0

    “惟格,这件事是怎么回事?”

    艾玛施暴事件不只是个人的事,也离不开《灵魂冲浪人》项目,叶惟因此多了些不被人知的麻烦,拥有项目50%股权和发行权的狮门影业有权过问,乔恩-菲尔海默在电话中十分惊疑。

    叶惟就说是好朋友纠纷,对项目不会有什么坏影响。

    “我们信任你,把所有权力都交给你了,但惟格,你一定要做好工作。”这次乔恩的语气强硬了些,“这种事随时会毁掉一个项目,特别是你这种这么独特的项目。”

    “是的,我明白,这次是我们不好,没有下次。”叶惟作出了保证,“我不会让你为难的,ss的前期筹备一切良好,不是吗?私生活是私生活,电影是电影,没事。”

    “你是个天才,不用我教怎么办,我们就等着你拍出一部好电影。”乔恩以这种方式施压。

    “三部。”

    叶惟费了些唇舌才把不满的狮门给安抚下来,而普雷通那边,汉克斯和高兹曼都知道内情的,没多说什么,只是叫他处理好,别再有损害项目的行为,老天!是他被艾玛打。

    除了投资方,当然还要和贝瑟尼团队、贝瑟尼本人解释。

    贝瑟尼也有些不满,最近项目接连的争议、他的纹身,以及这件事都让她感到不安,汉密尔顿家是虔诚的基督徒家庭,不喜欢卷入这些事情中。

    “影响并没有那么坏,没人真的责怪艾玛,她太娇小了,打我显得像一场玩笑。只有我自己知道她真的几乎杀了我,开个玩笑。艾玛失控是因为我没照顾好她的感受,我相信上帝不会罪责她。”

    “惟,那上帝会罪责你吗?”贝瑟尼叹息的问。

    “当然会,我缝了5针,这不是罪责是什么?”

    叶惟安慰了她一番,并保证没有下次,贝瑟尼才算暂时消了疑虑。

    其实《灵魂冲浪人》的改编权早已卖给追梦联盟,什么都已经启动,贝瑟尼团队想收回是不行的,最多退出和闹翻。

    但他不想和贝瑟尼闹翻,感情上、工作上都不想,艾玛她们还要学冲浪,有些镜头可能需要贝瑟尼亲自完成,也要获得他们更多的资料和拍摄支持,还有以后的宣传。

    为什么闹翻?现在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这些调解无疑平添了很多工作,艾玛这一顿揍真是揍得够呛。

    不过叶惟如今有四个私人工作助理了,新雇的两人分别是马科-德克森、达丽卡-乔伊斯,两人都是经验老道的三十多岁的上层助理,再加上吉娅和帕雷拉,总的来说,他轻松多了。

    他也不必再像lms前筹那样,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亲自把每个环节都做到150%。

    比如分镜表和故事板,lms时绝对比得过希区柯克,这并非是必要的,视乎自己的执导需要。

    李安说:“直到电影学院二年级,我都规规矩矩地做分镜表。但对我来说电影制作是寻找电影生命一个过程。我喜欢直到最后一天的合成都用那种有机的、不定的方式。我也发现很难把移动的图像放在静止的画面里。现在只有别人要求我,我才做分镜表。比如技师需要分镜表总结、规划场景。”

    叶惟不太想做分镜表了,但拍摄期只有一个月,为了精确和高质量,他还是把分镜表做好,到时候可以执行和更改,就是不会乱糟糟。

    但他只是画线条草图,火柴人加文字描述,定好机位、镜头运动等,再由合作的分镜团队来完善画工,概念图等方面也是。

    这不是偷懒,而是常规方式,导演和分镜师、画师的合作,如果都由自己去细画,就算不玩不眠,他都没那么多时间。

    制片事务方面,有彼得-赫勒、马克-福利尼奥两位老搭档去带队执行,叶惟不管那些非创作工作。话说回来,作为一个制片人,他独自把项目的预算全部搞定,用权势镇着投资方的行政,已经什么都做了。

    他可以把工作时间和精力最大化的放到创作上,就像人物解剖;而前筹期的剧组各部门工作,他负责下达任务、验收成果、做出决定,说行还是不行,说还要怎么样。

    所以每天的工作,谈不上有多累,也没有多轻松。

    创作是一种不平均的东西,要讲究灵感、激情、心情等等,这些玩意却不是电源开关,有时候苦苦寻找它,它不知道在哪里,有时候没想见它,它却在那里欢蹦乱跳。

    叶惟被艾玛揍不郁闷,郁闷的是昨天回家,又被老妈子因此责斥了一顿,儿子被打啊!还是朵朵好,听说哥哥摔了一跤,紧张得不得了。

    九位少女也纷纷有短信问候。

    真的难为她们了,最近他和她们都有短信交流,不说吧好像漠不关心,说吧又能说什么,说这也不是,说那也不是。茉迪显然没想那么多:“viy,你还好吗?”他回复:“还不错。”

    荔枝发了一句《异形魔怪》的经典台词:“如果是第三次世界大战,我都不会给你一支枪。”

    “只有人类和外星人的战争,才会让我踏上战场。”叶惟笑着回复她,不是电影台词。

    和荔枝说话总是挺有趣,本来和艾米-罗森也是,6号出事那天晚上,他就接到了艾曼妞的来电,她很生气。

    “怎么回事!?”

    “就这么回事。”

    “你说过你和艾玛-罗伯茨只是好朋友。”她的话声有点发颤,“这算什么?”

    “我和艾玛确实只是好朋友,她打我是因为工作的事,总之我没有和她约会。另外,艾曼妞,我们是约会关系,不是恋爱关系。这件事你怎么想都可以,但不要指责我,我们没到那种程度。”

    艾米没有听进去,很激动:“我说过,不要带女孩回家!我刚走一天,你就带女孩回家……”

    “家!?我们必须结束了,艾米,你太认真了,我怕你了。”叶惟还没说完,就被艾米挂了电话,正当他长呼了一口气,却收到她的短信:“我们还没有完。”

    叶惟咧着嘴角摇摇头,这可不有趣。

    生活就是要有乐趣。

    7号晚上送了艾玛回家后,他去了趟列夫家玩,心情才好了不少。

    8号星期三中午,贾斯汀-丁伯莱克又打来电话,自从在《领头狗》庆功派对结识后,他和丁伯莱克通了一些短信,关于奥斯卡提名,关于前几天周末,丁伯莱克开了个派对,叫他去玩。

    那天不怎么有空和心情,他没去。

    这让丁伯莱克当时很不高兴,没想到才过几天,又来派对邀请:“哈哈哈!怪不得上次你不来,原来家里有母老虎。今晚我又开派对了!敢不敢来?”

    叶惟正缺着今天下班之后的消遣,一听,今天饶有兴趣,“ok,有美女吗?”

    “哈哈!”丁伯莱克惊喜的大笑,“那还用问?我请到了三位和维多利亚的秘密有合作的单身模特,还有大量的美女!大家都是来寻欢作乐的唷!”

    ……

    璀璨的夜空下,比弗利山庄的一栋庄园豪宅正十分热闹,从豪宅里面到后园,都有年轻男女在笑谈,喝酒的、喝饮料的;游泳池边的舞池,响着激昂动感的摇滚乐,有宾客们在跳舞,周围围着一群人欢呼大叫。

    从9点派对正式开始,丁伯莱克看了好几次手表,担心叶惟会爽约,快9点半,派对才盼来了这位电影天才。

    “天才!!!”此时灯光五彩的大后园里,见叶惟在自己助理的带路下走来,丁伯莱克顿时不顾身边的两个辣妹,激动的迎上去。只见他身着黑外套和蓝牛仔裤,爽朗的黑发,俊脸上有点被打痕迹。

    “嘿,老兄。”叶惟举目扫视热闹的周围,果然能看到很多的美女,什么类型都有。

    这不是夜店派对,能来这种私人地方的宾客应该不是骨肉皮,派对看上去很干净,一个交际玩耍的场合而已。他看看丁伯莱克,笑道:“不错的派对。”

    “viy!”、“噢你真来了!”这时候跟上来的两个辣妹兴奋地惊呼,她们想认识叶惟,丁伯莱克却把她们先驱赶了开去。

    他一手搂叶惟的肩膀,一手指着一个方向,“看到那个美女没有?棕发,穿浅褐上衣、白裤子那个。”叶惟点点头。

    丁伯莱克介绍道:“她叫安蒂-缪伊斯,19岁,5英尺7。7英寸(176cm),来自加拿大,参加过去年的维多利亚的秘密时装秀,模特界的新星!非常漂亮的纤腰、气质清纯,就我知道的不是很爱玩的人,做女朋友都没问题。你看她,在等着你搭讪呢。”

    叶惟望了安蒂-缪伊斯几眼,就移开目光四望,很快定在不远处的另一道高挑身影上,问道:“那个是谁?”

    “哪个?金头发,穿黑上衣、红中长裙那个?wow。”丁伯莱克看着惊慨了一声,如数家珍的说:“她是杜晨-科洛斯,21岁,5英尺7英寸(174cm),来自荷兰,也参加过去年的维多利亚的秘密时装秀,她更火一些,很有机会成为新的天使。”

    他看向叶惟,疑笑道:“你看上她?要挑战更大年龄差了?”

    “随便吧,她让我发情了。”叶惟笑了笑。

    “伙计,我不确定你们适合不适合。”丁伯莱克微微摇头,“她是那种……难度很高的,事业很明朗,不算有多爱玩,但不是菜鸟了,她对你的兴趣可能不会很大,你可能还真搞不定。”

    “你操过她们吗?”叶惟问,神情透着认真,“我不操-你操过的。”布兰妮也不。

    “没有,这些女人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丁伯莱克也认真说,“但她们肯定不是处女了。”

    叶惟一笑,“她来找乐子的对吧,她有着开放心态对吧,我不是无名小卒对吧,她不是超级模特对吧,如果全对,今晚我就能操到她。”他转目看看另一边的缪伊斯,“安蒂-缪伊斯,下回,你别操她了。”

    饶是已在欢场流连多年,丁伯莱克都被他的态度震住,“没那么容易,有信心是好事吧,祝你好运……如果搞不定这些,还有无数美女等着你,那些美妙的身体会排成一长排,你喜欢哪个就哪个。”

    “我不喜欢骨肉皮。”叶惟望着杜晨-科洛斯,想着什么,“我最喜欢有挑战性的,这可是乐趣。”

    “哈哈哈!那你试试,你放弃了,我再试。”丁伯莱克拍拍他肩膀,就大喊着走向舞池那边,“viy来了!!!!!!”

    一时间,豪宅的后花园立时一片沸腾,人们欢呼着往这边走来,女生们纷纷展露起了笑脸,惊喜,激动,期待!

    最年轻的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人!

    几乎可以确定的未来大导演!

    风头正劲的天才!

    “viy,viy,viy!”不知谁开的头,众人齐声地笑喊,刚刚的遭受家暴事件反而让他更显得亲和。

    叶惟就像一个国王般走去,丁伯莱克举起着右手,“静一静,听天才说话。”全场静下,叶惟对众人道:“我不是天才,只是个被乐趣召唤而来的家伙,所以没什么说的,谢谢大家,别让派对停下来!”

    “听到没有!”丁伯莱克大吼,泳池边随即继续响起了劲爆的摇滚乐,“让我们多点乐趣!”

    派对恢复刚才的面貌,众人跳舞、欢笑、喝酒、搭讪、笑语……

第419章 糊涂侦探    “艾玛,你是个聪明女孩,真的很适合《南茜-朱尔》,多么棒的一个少女侦探。案情可以查明,真相可以得知,但有一个地方,不是你用几条短信就能查清楚的,这里。”

    叶惟说着拍拍自己的胸口,眼神温暖的直视着艾玛,“我们的心。”

    艾玛保持着翻起白眼,满脸愤怒的涨红,一副我才不听你发呓疯的神态。

    “事实上,被你揍了一顿,又告诉了你真相,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叶惟惬意的靠着沙发,“你只知道事情的表面,我和朱莉娅像两个十恶不赦的家伙,把你当傀儡的算计了你,现在还要辩解,真是些混蛋坏蛋。”

    “不是吗?”艾玛冷笑。

    “是,也不是。”叶惟抬手指着会客厅的外面,“你姑妈是个好姑妈,我不知道她的内心,可我知道一些情况,因为你,她半路复出演lms!她前后打了多少电话给我,谈过多少,全是你的事情,她对你比对她自己还好。

    她也许有些自作主张,但她对你,真不是超级巨星朱莉娅-罗伯茨,只是一个姑妈,一个爱她的侄女的姑妈,全部就是这样。”

    厅外的走廊上,三个女人听得有点感动,朱莉娅无奈的笑叹,惟格,今天不是说些好话就能解决!

    “blahblahblahblah!”就听到艾玛不耐烦的话声,“我知道她爱我,对我好,我感谢她!她就是不该用这种方式。”

    “你是个喜欢读书的人,你明白读书其实是自己一个人去体验一段旅程,是一种自己和自己的内心对话。但最近一段时间,我越来越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不敢去想很多事情,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你。”

    叶惟停顿了话,目光上望明亮的天花板吊灯,声音却有阴暗:“我对不起,我背叛了你,我们的一切……当然我是个混蛋了,死了也不值得可惜。你的笑容、你的拥抱、你的‘惟’……我有什么资格拥有呢?

    电影拍得好?这不足够,永远不,所以算了吧。

    还有我感觉我背叛了电影,虽然好朋友合作很常见,先于一个项目之前就定下女主角的人选,又不是为她专门做的项目,这不对,我对不起电影。”

    艾玛转眸的望向他,脸容在缓和下来,有在听。

    “……从我和你姑妈说定之后,那是2004年10月9号,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从那开始,我就一直对你有一份愧疚。这份愧疚一天比一天重,像只厉鬼般缠绕着我们的友谊。为什么今年来,我会对你态度冷酷?”

    叶惟再次看向她,激动了点:“因为我害怕!《灵魂冲浪人》越近,我就越害怕。害怕什么?继续欺骗你、你没有达到要求却当上女主角、电影搞砸了、这件事被你知道……别人不知道,但我自己知道,知道有多么羞愧。”

    “你应该羞愧……”艾玛见他站起身走来,顿时瞪大双眼,“走开。”

    叶惟还是走到她前面,双手握拳伸出,艾玛一瞬间皱了皱眉目,条件反射而已,她疑惑的看着他的双拳,evil-乳in

    “知道我的纹身是什么意思吗?”叶惟问。

    “意思是你是只恶魔。”艾玛不屑去多看。

    “它有你的名字。”叶惟说,艾玛一愣,“我的名字?”再看就注意到e和r,心头噗通一声,加快地跳动起来。叶惟又道:“e是emma,r是roberts。”艾玛的脸又开始发红,这回的激动却不同之前。

    “我是只恶魔?”她小声。

    “不,因为这件事,我感觉自己是个罪人,正在走向毁灭。我想告诉你,但我谁都不能告诉,只能用纹身来表达了。”

    叶惟看着艾玛的神色转变,老早就知道她算不上犟,也不是要和家族划清界线,就怕别人瞧不起她、不承认她。认识她第一天怎么哄,现在就怎么哄,摆出对她的尊重,让她感到自己很重要,事情就好了。

    先把她哄好了,再解决其它的问题,下午的时候就不该和她冲突。

    “谁知道是不是……”会客厅沉静了半晌,艾玛嘀咕说,“就算是,你确实是个罪人……”

    “是的,我有罪。”叶惟语气郑重,“可是我就要为自己辩解一下,你以为我就是扯线木偶吗?你姑妈希望我接拍《奇幻精灵事件薄》,再想办法选你当女主角,我没答应。

    我有我的打算,我对你也有着打算,《灵魂冲浪人》是最适合我们的项目!也可以说是为你做的项目。”

    艾玛沉默着不说话。

    “你姑妈一开始也不同意,她希望我先拍《可爱的骨头》,把苏茜给你,我也拒绝了。如果苏茜能给你,我一定给你,但不行!贝瑟尼行。所谓的定死其实只是提前,不管你怎么参加选秀会,你都只会赢得贝瑟尼而不是苏茜。

    你要明白对于电影的一切,我都是非常认真的,我尽我最大的能力不去背叛它,每天入睡时,还能说自己是个拍片者。”

    叶惟深呼吸了下,“我选你演贝瑟尼,最大的原因是你适合演,我们要做的不是争吵,是怎么做到更好!”

    “我不可能演……这样还怎么演……”艾玛满脸的委屈,敷着冰袋的手脚摆动,“你不用说了,你就觉得我是寄生虫……”

    “我从来没那么觉得,我只是想你的表演更好,更快的完成我们认识那天说好的目标,创造你自己的名字。”

    叶惟叹了声,无助的摊手道:“艾玛,如果你退出《灵魂冲浪人》,只剩不到一个月,我去哪里再找一个适合的人选?比你更好的人选?我找不到,我需要你!艾玛。”

    一句i-need-诱,艾玛的大眼睛神光暴亮,迎着他灼热的目光,她的气息悄然加重。

    “我们先把电影好好拍完,你再怎么打我都可以。”

    叶惟弯下了身,双手去握着她展露在冰袋外的双手手指末梢,温声道:“艾玛-露丝-罗伯茨,我需要你来演我的电影,让我们的双手放下仇恨、罪恶,翻到新的一页,成为一致对外的拳头,好吗?”

    艾玛的手很冰凉,纤指末梢却迅速地火热起来……

    “答应我吧。”叶惟手上握得更紧,凝望着她,“答应我!演我的电影好吗?不是任何的原因,就是因为我需要你。”

    “……唔,呀……”艾玛支吾着什么,看着他鼻青脸肿的样子,听着他温柔的话,想着他拳头的纹身,什么气都没了。

    “我需要你。”叶惟又说,“我需要你,我需要你,我需要你,我需要你……”

    他越说一声,艾玛的脸颊越红一分,突然一下仰头,叫道:“好吧!好吧!你们这些坏人”他高兴地大笑,她翻起了白眼,“只是为了电影!才先不跟你计较,等拍完了,我还要打你一顿。”

    “当然,当然。”叶惟笑着点点头,“最重要是电影。”

    “但是我的努力都成了裙带关系……”她转瞬就又纠结。

    “没有裙带关系能赢得奥斯卡提名,我们朝着这个目标挺进,一切都会好。”叶惟认真说,艾玛疑虑着点头,他笑道:“我会对你更严格的。很痛吗?”他抚抚她的手指头。

    “我觉得我的手轻微骨裂了。”艾玛开始抿嘴哭丧着脸。

    “等你好了,什么时候我教你拳击。”叶惟笑了笑,“《百万美元宝贝》那样。”艾玛凶恶的冲他吐了吐舌头。叶惟道:“你现在可以这样,一秒一个表情,表演时绝对不行。”

    艾玛讶然的皱起了抬头纹。

    “我能去叫你妈妈、姑妈她们进来吗,她们站在外面挺累的。”叶惟说。

    “哈哈……”艾玛顿时失笑一声,露着整齐的贝齿,“她们不会吧……是的,她们会。”

    与此同时,会客厅外的走廊,三个女人都神情复杂,听到叶惟的脚步声响起走来。

    “我们不能让艾玛和他走得太近。”朱莉娅轻声说,坎宁安、丽莎都点头同意,这种男生太危险了,艾玛会被吃得渣都不剩的,以前是叶惟没那意思,现在呢?她们不敢确定。

    虽然说年轻时和坏小子有一段情事也会有很多收获,会是人生的刺激回忆。但不是叶惟,他不只是坏……和这人约会,同龄女生一天就能迷恋他,最后难以抽身,很容易被伤透。

    “也许已经迟了。”丽莎叹气。

    这时候,只见叶惟走出了门口,脸上挂着微笑,“女士们,非常荣幸的得到了艾玛的原谅,大家都辛苦了,进来吧。”

    三人实在笑不出来,艾玛不闹了,公关方面却还有很多工作,而且艾玛的形象、名誉,已经有了永久性的影响……

    “好饿,忙到现在我还没有吃晚餐。”叶惟询问,“坎宁安女士,能给我点吃的吗?”

    “臭小子。”朱莉娅白了他一眼。

    “我总算知道艾玛学谁的了。”

    ……

    叶惟在艾玛家吃过晚餐才走,由艾玛家的保姆车载着回到圣莫尼卡的住所,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当他一看到破得不成样子的屋子大门,不禁哀嚎一声:“耶稣!”

    今晚只能用沙发椅子什么的顶着门了。

    还好客厅里收拾好了,尽管收拾得不怎么样。

    “嘿嘿。”那边坐沙发上看着电视的吉娅转头望来,幸灾乐祸的笑问道:“怎么样?”

    “这不有趣。”叶惟一边走去,一边指指自己的右额,“5针。”

    “才5针。”吉娅有点小失望,“艾玛怎么样?为什么她打你啊?”

    “她没事,感情纠纷,行了吗。”

    “闹成这样,她要退出《灵魂冲浪人》了吧?”

    “退出了,然后重新加盟了。”叶惟坐在吉娅旁边,见他颇为惊讶,他笑说:“艾玛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女孩。”吉娅顿时骂说:“该死的,我还想看你更狼狈一些的……”他愕然的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就是这意思。”吉娅按着沙发起身,“我走了,不然该我们传绯闻了,外面好多狗仔。”

    叶惟瞥了瞥拉紧窗帘的窗户,摇头道:“现在我理解为什么明星都要住那种大豪宅了,我也得再找个更隐蔽的住所,这里住不下去了。”

    “是不方便带女孩回来吧?”吉娅拿回手机、手袋等物。

    “是啊,狡猾的兔子有三个窝。”叶惟说。

    “你去酒店不就得了。”

    “有时候酒店,有时候就一定要有个窝才尽兴。”叶惟见吉娅真要走了,连忙叫道:“嘿,吉娅,陪我说会儿话。”

    “不行,吉娅大师有个约会。”吉娅往屋外走去,“你再不回来,我都要直接走了,就这样啦,你叫个火辣模特陪你吧。”

    “不是今天!吉娅,吉安-卡拉,吉娅大师!”

    不管叶惟怎么叫,吉娅离去了,客厅里寂静了下来。回想着傍晚到现在发生的事情,叶惟突然一声鬼叫:“我真是个大混蛋,哇嗬!!!”他笑了起来,又渐渐静下。

    寂静,可怕的寂静。

    叶惟拿出手机翻起通讯录,按了一会就要打给艾米-罗森,按下时猛然停住,为什么要打给她?没有其他能聊天的人了吗?他转而打给了列夫,一接通笑道:“哟,兄弟。”

    “哈哈哈!惟哥,怎么回事?”列夫的乐笑声传来。

    “天啊,你们这些人……这不是有趣的事。”叶惟自己也笑了,“真他马想不到艾玛那么大力气,我的肩背到现在还痛。”

    ……

    夜空下的布伦特伍德,豪华的女生卧室里灯光明亮。

    evil-乳in原来是因为我吗?

    艾玛躺在床上转来转去,就是睡不着,想着什么想得忽然捂嘴偷笑,不让崔姬和斯特兰杰听到她的笑声。

    那个混蛋,真恨他,但又还是很喜欢他……

    恨一个人的时候,他什么都是不好的;爱一个人的时候,他什么都是好的。

    不过真的真的真的,惟真不错!原谅他吧?

    想想今天他都被打成那样了,也没有还一下手,事后也没有半点生气,那么温柔,那么真挚……友谊吗?为什么就不能是爱情!可以的,机会已经来了,真的来了。

    “现在是我的时间,我想要看见,我想要梦想,我想要过一种奇幻的生活”

    甜美的少女歌声响了起来,还有轻笑声:“我想要打斗,我想我的人生远远不只是一个犯罪现场!”

    ※※

    艾玛-罗伯茨暴力事件第二天2月7日星期二。

    媒体们、好事者们等到了!

    叶惟和艾玛-罗伯茨的公关发言人进行了联合声明,称这事是因为好朋友之间的误解纠纷导致的争闹,对于引发的不良影响,两人都深表歉意,并且祈望以后不再发生此类事件。

    viy还在其博客发文解释,形容为“一场激烈了一点点的吵闹”,呼吁影迷粉丝们不要责怪艾玛,给予她谅解。

    两人的友谊不会受此事影响,“事后我们有了一场谈心,更了解彼此了”,《灵魂冲浪人》的合作还将继续,什么都没有变化。

    不是感情纠纷?这种时候,人们更喜欢去看看八卦媒体们说什么。

    tmz采访到了很接近两人的知情人:“他们约会很久了,但viy还同时约会多个女生,艾玛终于忍受不了才情绪失控。”

    “艾玛不是那种能容忍男生同时有多个约会的人,叶惟触犯她的原则了。”laineygos私p的知情人也这么说。

    八卦媒体都沸腾了,说什么的都有,叶惟和妮娜-杜波夫还有联系,叶惟和艾米-罗森、艾玛-罗伯茨在三角恋……而主流日报媒体的娱乐版,都纷纷给了这件事头条。

    海外媒体也是争相报道,中文网络更不会错过惟哥的新闻,着实是一宗奇闻!

    一时间,全世界都有人知道,朱莉娅-罗伯茨的侄女艾玛-罗伯茨暴力袭击了叶惟。

    就在沸沸扬扬之中,周二这天的傍晚时分,两人又有新动态!

    显然摆明让狗仔们拍摄,先是艾玛-罗伯茨再一次到了叶惟住所,在宅子的前院,她声泪俱下的向叶惟说着什么,那样子看上去十分可怜,她知道错了。

    叶惟温暖的轻拥她的肩膀,笑容阳光的安慰她,他没有责备她的意思。

    接着两人一起同车出街,先是到圣莫尼卡薰衣草餐厅吃了晚餐,然后到amc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之后他把她送回了家。

    就这样,八卦着这事的人们都心感甜蜜可爱,说暴力可能严重了,情侣的争执而已,没什么大问题。

    但有些真实面貌浮出了水面:

    艾玛-罗伯茨是个会出拳揍男生的人,哪怕体形比她大两倍,照样把对方揍个头破血流。

    她和叶惟的关系不简单。

    叶惟是个纯正的花花公子,他的私生活很刺激,什么闷蛋、不懂追女孩再一次被证明是诬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