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艾玛,你是个聪明女孩,真的很适合《南茜-朱尔》,多么棒的一个少女侦探。案情可以查明,真相可以得知,但有一个地方,不是你用几条短信就能查清楚的,这里。”

    叶惟说着拍拍自己的胸口,眼神温暖的直视着艾玛,“我们的心。”

    艾玛保持着翻起白眼,满脸愤怒的涨红,一副我才不听你发呓疯的神态。

    “事实上,被你揍了一顿,又告诉了你真相,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叶惟惬意的靠着沙发,“你只知道事情的表面,我和朱莉娅像两个十恶不赦的家伙,把你当傀儡的算计了你,现在还要辩解,真是些混蛋坏蛋。”

    “不是吗?”艾玛冷笑。

    “是,也不是。”叶惟抬手指着会客厅的外面,“你姑妈是个好姑妈,我不知道她的内心,可我知道一些情况,因为你,她半路复出演lms!她前后打了多少电话给我,谈过多少,全是你的事情,她对你比对她自己还好。

    她也许有些自作主张,但她对你,真不是超级巨星朱莉娅-罗伯茨,只是一个姑妈,一个爱她的侄女的姑妈,全部就是这样。”

    厅外的走廊上,三个女人听得有点感动,朱莉娅无奈的笑叹,惟格,今天不是说些好话就能解决!

    “blahblahblahblah!”就听到艾玛不耐烦的话声,“我知道她爱我,对我好,我感谢她!她就是不该用这种方式。”

    “你是个喜欢读书的人,你明白读书其实是自己一个人去体验一段旅程,是一种自己和自己的内心对话。但最近一段时间,我越来越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不敢去想很多事情,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你。”

    叶惟停顿了话,目光上望明亮的天花板吊灯,声音却有阴暗:“我对不起,我背叛了你,我们的一切……当然我是个混蛋了,死了也不值得可惜。你的笑容、你的拥抱、你的‘惟’……我有什么资格拥有呢?

    电影拍得好?这不足够,永远不,所以算了吧。

    还有我感觉我背叛了电影,虽然好朋友合作很常见,先于一个项目之前就定下女主角的人选,又不是为她专门做的项目,这不对,我对不起电影。”

    艾玛转眸的望向他,脸容在缓和下来,有在听。

    “……从我和你姑妈说定之后,那是2004年10月9号,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从那开始,我就一直对你有一份愧疚。这份愧疚一天比一天重,像只厉鬼般缠绕着我们的友谊。为什么今年来,我会对你态度冷酷?”

    叶惟再次看向她,激动了点:“因为我害怕!《灵魂冲浪人》越近,我就越害怕。害怕什么?继续欺骗你、你没有达到要求却当上女主角、电影搞砸了、这件事被你知道……别人不知道,但我自己知道,知道有多么羞愧。”

    “你应该羞愧……”艾玛见他站起身走来,顿时瞪大双眼,“走开。”

    叶惟还是走到她前面,双手握拳伸出,艾玛一瞬间皱了皱眉目,条件反射而已,她疑惑的看着他的双拳,evil-乳in

    “知道我的纹身是什么意思吗?”叶惟问。

    “意思是你是只恶魔。”艾玛不屑去多看。

    “它有你的名字。”叶惟说,艾玛一愣,“我的名字?”再看就注意到e和r,心头噗通一声,加快地跳动起来。叶惟又道:“e是emma,r是roberts。”艾玛的脸又开始发红,这回的激动却不同之前。

    “我是只恶魔?”她小声。

    “不,因为这件事,我感觉自己是个罪人,正在走向毁灭。我想告诉你,但我谁都不能告诉,只能用纹身来表达了。”

    叶惟看着艾玛的神色转变,老早就知道她算不上犟,也不是要和家族划清界线,就怕别人瞧不起她、不承认她。认识她第一天怎么哄,现在就怎么哄,摆出对她的尊重,让她感到自己很重要,事情就好了。

    先把她哄好了,再解决其它的问题,下午的时候就不该和她冲突。

    “谁知道是不是……”会客厅沉静了半晌,艾玛嘀咕说,“就算是,你确实是个罪人……”

    “是的,我有罪。”叶惟语气郑重,“可是我就要为自己辩解一下,你以为我就是扯线木偶吗?你姑妈希望我接拍《奇幻精灵事件薄》,再想办法选你当女主角,我没答应。

    我有我的打算,我对你也有着打算,《灵魂冲浪人》是最适合我们的项目!也可以说是为你做的项目。”

    艾玛沉默着不说话。

    “你姑妈一开始也不同意,她希望我先拍《可爱的骨头》,把苏茜给你,我也拒绝了。如果苏茜能给你,我一定给你,但不行!贝瑟尼行。所谓的定死其实只是提前,不管你怎么参加选秀会,你都只会赢得贝瑟尼而不是苏茜。

    你要明白对于电影的一切,我都是非常认真的,我尽我最大的能力不去背叛它,每天入睡时,还能说自己是个拍片者。”

    叶惟深呼吸了下,“我选你演贝瑟尼,最大的原因是你适合演,我们要做的不是争吵,是怎么做到更好!”

    “我不可能演……这样还怎么演……”艾玛满脸的委屈,敷着冰袋的手脚摆动,“你不用说了,你就觉得我是寄生虫……”

    “我从来没那么觉得,我只是想你的表演更好,更快的完成我们认识那天说好的目标,创造你自己的名字。”

    叶惟叹了声,无助的摊手道:“艾玛,如果你退出《灵魂冲浪人》,只剩不到一个月,我去哪里再找一个适合的人选?比你更好的人选?我找不到,我需要你!艾玛。”

    一句i-need-诱,艾玛的大眼睛神光暴亮,迎着他灼热的目光,她的气息悄然加重。

    “我们先把电影好好拍完,你再怎么打我都可以。”

    叶惟弯下了身,双手去握着她展露在冰袋外的双手手指末梢,温声道:“艾玛-露丝-罗伯茨,我需要你来演我的电影,让我们的双手放下仇恨、罪恶,翻到新的一页,成为一致对外的拳头,好吗?”

    艾玛的手很冰凉,纤指末梢却迅速地火热起来……

    “答应我吧。”叶惟手上握得更紧,凝望着她,“答应我!演我的电影好吗?不是任何的原因,就是因为我需要你。”

    “……唔,呀……”艾玛支吾着什么,看着他鼻青脸肿的样子,听着他温柔的话,想着他拳头的纹身,什么气都没了。

    “我需要你。”叶惟又说,“我需要你,我需要你,我需要你,我需要你……”

    他越说一声,艾玛的脸颊越红一分,突然一下仰头,叫道:“好吧!好吧!你们这些坏人”他高兴地大笑,她翻起了白眼,“只是为了电影!才先不跟你计较,等拍完了,我还要打你一顿。”

    “当然,当然。”叶惟笑着点点头,“最重要是电影。”

    “但是我的努力都成了裙带关系……”她转瞬就又纠结。

    “没有裙带关系能赢得奥斯卡提名,我们朝着这个目标挺进,一切都会好。”叶惟认真说,艾玛疑虑着点头,他笑道:“我会对你更严格的。很痛吗?”他抚抚她的手指头。

    “我觉得我的手轻微骨裂了。”艾玛开始抿嘴哭丧着脸。

    “等你好了,什么时候我教你拳击。”叶惟笑了笑,“《百万美元宝贝》那样。”艾玛凶恶的冲他吐了吐舌头。叶惟道:“你现在可以这样,一秒一个表情,表演时绝对不行。”

    艾玛讶然的皱起了抬头纹。

    “我能去叫你妈妈、姑妈她们进来吗,她们站在外面挺累的。”叶惟说。

    “哈哈……”艾玛顿时失笑一声,露着整齐的贝齿,“她们不会吧……是的,她们会。”

    与此同时,会客厅外的走廊,三个女人都神情复杂,听到叶惟的脚步声响起走来。

    “我们不能让艾玛和他走得太近。”朱莉娅轻声说,坎宁安、丽莎都点头同意,这种男生太危险了,艾玛会被吃得渣都不剩的,以前是叶惟没那意思,现在呢?她们不敢确定。

    虽然说年轻时和坏小子有一段情事也会有很多收获,会是人生的刺激回忆。但不是叶惟,他不只是坏……和这人约会,同龄女生一天就能迷恋他,最后难以抽身,很容易被伤透。

    “也许已经迟了。”丽莎叹气。

    这时候,只见叶惟走出了门口,脸上挂着微笑,“女士们,非常荣幸的得到了艾玛的原谅,大家都辛苦了,进来吧。”

    三人实在笑不出来,艾玛不闹了,公关方面却还有很多工作,而且艾玛的形象、名誉,已经有了永久性的影响……

    “好饿,忙到现在我还没有吃晚餐。”叶惟询问,“坎宁安女士,能给我点吃的吗?”

    “臭小子。”朱莉娅白了他一眼。

    “我总算知道艾玛学谁的了。”

    ……

    叶惟在艾玛家吃过晚餐才走,由艾玛家的保姆车载着回到圣莫尼卡的住所,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当他一看到破得不成样子的屋子大门,不禁哀嚎一声:“耶稣!”

    今晚只能用沙发椅子什么的顶着门了。

    还好客厅里收拾好了,尽管收拾得不怎么样。

    “嘿嘿。”那边坐沙发上看着电视的吉娅转头望来,幸灾乐祸的笑问道:“怎么样?”

    “这不有趣。”叶惟一边走去,一边指指自己的右额,“5针。”

    “才5针。”吉娅有点小失望,“艾玛怎么样?为什么她打你啊?”

    “她没事,感情纠纷,行了吗。”

    “闹成这样,她要退出《灵魂冲浪人》了吧?”

    “退出了,然后重新加盟了。”叶惟坐在吉娅旁边,见他颇为惊讶,他笑说:“艾玛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女孩。”吉娅顿时骂说:“该死的,我还想看你更狼狈一些的……”他愕然的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就是这意思。”吉娅按着沙发起身,“我走了,不然该我们传绯闻了,外面好多狗仔。”

    叶惟瞥了瞥拉紧窗帘的窗户,摇头道:“现在我理解为什么明星都要住那种大豪宅了,我也得再找个更隐蔽的住所,这里住不下去了。”

    “是不方便带女孩回来吧?”吉娅拿回手机、手袋等物。

    “是啊,狡猾的兔子有三个窝。”叶惟说。

    “你去酒店不就得了。”

    “有时候酒店,有时候就一定要有个窝才尽兴。”叶惟见吉娅真要走了,连忙叫道:“嘿,吉娅,陪我说会儿话。”

    “不行,吉娅大师有个约会。”吉娅往屋外走去,“你再不回来,我都要直接走了,就这样啦,你叫个火辣模特陪你吧。”

    “不是今天!吉娅,吉安-卡拉,吉娅大师!”

    不管叶惟怎么叫,吉娅离去了,客厅里寂静了下来。回想着傍晚到现在发生的事情,叶惟突然一声鬼叫:“我真是个大混蛋,哇嗬!!!”他笑了起来,又渐渐静下。

    寂静,可怕的寂静。

    叶惟拿出手机翻起通讯录,按了一会就要打给艾米-罗森,按下时猛然停住,为什么要打给她?没有其他能聊天的人了吗?他转而打给了列夫,一接通笑道:“哟,兄弟。”

    “哈哈哈!惟哥,怎么回事?”列夫的乐笑声传来。

    “天啊,你们这些人……这不是有趣的事。”叶惟自己也笑了,“真他马想不到艾玛那么大力气,我的肩背到现在还痛。”

    ……

    夜空下的布伦特伍德,豪华的女生卧室里灯光明亮。

    evil-乳in原来是因为我吗?

    艾玛躺在床上转来转去,就是睡不着,想着什么想得忽然捂嘴偷笑,不让崔姬和斯特兰杰听到她的笑声。

    那个混蛋,真恨他,但又还是很喜欢他……

    恨一个人的时候,他什么都是不好的;爱一个人的时候,他什么都是好的。

    不过真的真的真的,惟真不错!原谅他吧?

    想想今天他都被打成那样了,也没有还一下手,事后也没有半点生气,那么温柔,那么真挚……友谊吗?为什么就不能是爱情!可以的,机会已经来了,真的来了。

    “现在是我的时间,我想要看见,我想要梦想,我想要过一种奇幻的生活”

    甜美的少女歌声响了起来,还有轻笑声:“我想要打斗,我想我的人生远远不只是一个犯罪现场!”

    ※※

    艾玛-罗伯茨暴力事件第二天2月7日星期二。

    媒体们、好事者们等到了!

    叶惟和艾玛-罗伯茨的公关发言人进行了联合声明,称这事是因为好朋友之间的误解纠纷导致的争闹,对于引发的不良影响,两人都深表歉意,并且祈望以后不再发生此类事件。

    viy还在其博客发文解释,形容为“一场激烈了一点点的吵闹”,呼吁影迷粉丝们不要责怪艾玛,给予她谅解。

    两人的友谊不会受此事影响,“事后我们有了一场谈心,更了解彼此了”,《灵魂冲浪人》的合作还将继续,什么都没有变化。

    不是感情纠纷?这种时候,人们更喜欢去看看八卦媒体们说什么。

    tmz采访到了很接近两人的知情人:“他们约会很久了,但viy还同时约会多个女生,艾玛终于忍受不了才情绪失控。”

    “艾玛不是那种能容忍男生同时有多个约会的人,叶惟触犯她的原则了。”laineygos私p的知情人也这么说。

    八卦媒体都沸腾了,说什么的都有,叶惟和妮娜-杜波夫还有联系,叶惟和艾米-罗森、艾玛-罗伯茨在三角恋……而主流日报媒体的娱乐版,都纷纷给了这件事头条。

    海外媒体也是争相报道,中文网络更不会错过惟哥的新闻,着实是一宗奇闻!

    一时间,全世界都有人知道,朱莉娅-罗伯茨的侄女艾玛-罗伯茨暴力袭击了叶惟。

    就在沸沸扬扬之中,周二这天的傍晚时分,两人又有新动态!

    显然摆明让狗仔们拍摄,先是艾玛-罗伯茨再一次到了叶惟住所,在宅子的前院,她声泪俱下的向叶惟说着什么,那样子看上去十分可怜,她知道错了。

    叶惟温暖的轻拥她的肩膀,笑容阳光的安慰她,他没有责备她的意思。

    接着两人一起同车出街,先是到圣莫尼卡薰衣草餐厅吃了晚餐,然后到amc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之后他把她送回了家。

    就这样,八卦着这事的人们都心感甜蜜可爱,说暴力可能严重了,情侣的争执而已,没什么大问题。

    但有些真实面貌浮出了水面:

    艾玛-罗伯茨是个会出拳揍男生的人,哪怕体形比她大两倍,照样把对方揍个头破血流。

    她和叶惟的关系不简单。

    叶惟是个纯正的花花公子,他的私生活很刺激,什么闷蛋、不懂追女孩再一次被证明是诬蔑。

第418章 百万美元宝贝    “艾玛-罗伯茨在叶惟住所因对其使用暴力被捕!”tmz

    “感情纠纷?功夫!艾玛-罗伯茨家暴叶惟被警方带走!”laineygos私p

    “艾玛-罗伯茨被警方带离叶惟住所,叶惟满脸鲜血随行”e!online

    2月6日夜晚,因为一起突发的惊人事件,一众娱乐八卦网站炸锅了!不是传闻,不是编造,有照片为证!

    在雅虎娱乐,在tmz,在社交网络,人们都可以看到清清楚楚的一系列照片:

    从两辆警车驶来,到扣着手铐的艾玛-罗伯茨被带上警车,叶惟走回屋子去,他的脸庞就像血腥恐怖片的截图。

    好事者们、影迷粉丝们纷纷看得惊愕,有没有搞错?

    viy好勇斗狠是出了名的,他已经因为打架进过两次警局了,一次把迈克尔-安格拉诺等好几个青少男打得满地找牙;一次把一个壮年男人和女人打翻,还因此惹上了至今未解决的官司。

    有不少关于叶惟身手的传闻,什么功夫高手、太极传人……现在看看他那样子,像和泰森还是阿里的干了一架。

    艾玛-罗伯茨打的?

    再看看她的样子,显然叶惟完全没有还手,只有这样才可能。

    难以置信!

    艾玛-罗伯茨!

    那么个小不点……

    what-happened!?

    “他们吵得很厉害。”tmz采访到了报警的叶惟邻居费尔基先生,一个蓄着八字胡的白人中年人,谈到案发经过的声响,他说道:“太可怕了,不断有人喊着‘我杀了你’、‘去死啊’,还有可怕的打斗声惨叫声,我们家的孩子都吓哭了。”

    “那应该是一把尖细的女性声音。”费尔基先生不是很确定,“事情太吓人了。”而谈到之前两人争吵的是什么,他这么回忆:“听得不清楚,多半是感情矛盾,青少年就那样。”

    功夫高手viy被一个娇柔纤巧的小女生打得满脸血。

    果然,青少年男孩最害怕的是青少年女孩,天才也不例外。

    第二波照片曝光!

    “叶惟到达圣莫尼卡ucla医疗中心&整形外科医院看伤!”tmz

    “viy惨遭毁容?最英俊年轻导演头衔恐不保”雷达在线名人网

    狗仔们追踪着叶惟的行踪,在艾玛-罗伯茨被警方带走不到十分钟后,有多辆车辆到了叶惟住所,走下了些助理保镖人员,吉娅-科波拉也来了,没有他的绯闻女友艾米-罗森的身影。

    然后叶惟上了一辆黑色保姆车走了,早已候好的狗仔车一路跟踪到了医院,在助理保镖们的护送下,叶惟下车进去了。

    当他出来上车离去,已经是45分钟之后。狗仔们拍到的照片里,他帅气的脸庞没有破相,但有多处轻微青肿,右侧眉角缝了不知道多少针,嘴角有点擦伤,脖子左侧有几道触目惊心的抓痕,看上去非常狼狈。

    对比前几天叶惟西装革履的出席奥斯卡提名人午宴,那不可一世的风光,那个英姿勃发的少年……

    真是让少女粉丝们心痛!

    造孽啊!

    “艾玛-罗伯茨疯了吗?暴力狂!”、“viy别和她合作,别和她合作!”、“她要是杀了viy,我杀了她!”、“所以惟和艾玛-罗伯茨的绯闻是真的?噢天!”、“抓她坐牢就对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叶惟的伤势如何?艾玛-罗伯茨要在警局关上多久?什么罪名?

    媒体们持续八卦关注!!!

    ……

    “噗!!!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那道摇摇欲坠的屋门,看着乱得好像被黑手党进来抄过家的客厅,当叶惟等人一走,负责守屋的吉娅终于可以尽情大笑,想着他鼻青脸肿的模样,她笑得几乎滚地,无力的倒在沙发上,肚子抽搐不已,双脚踢动了几下。

    “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打得好,原来是你不该招惹艾玛啊,打得太好了,哈哈哈哈……哈哈!!!”

    ……

    圣莫尼卡警局外面早已蹲守着一群狗仔队了,将近晚上7点,狗仔们一阵骚动,叶惟来了!

    两辆黑色保姆车靠车道边停下,四名保镖助理先下车开路,叶惟接着下车走去警局。狗仔们争相围上去,笑喊的问着:“惟!怎么了?”、“艾玛怎么会在你家?”、“艾米-罗森在哪里?”、“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叶惟没有说话,脚步不停,一脸温和的微笑,在两名助理的陪同下进了警局。

    十几分钟后,狗仔们又一阵骚动,艾玛-罗伯茨出来了!

    他们要冲上去拍照,被保镖们竭力地拦着,小艾玛看着挺好的,脸容没有表情,一双大眼睛像有一点点泪红。

    咔嚓咔嚓咔嚓!

    摄影闪光铺天盖地而去,照亮了夜幕下的这片空地,叶惟和艾玛-罗伯茨没有停留,一起径直地走上一辆保姆车,然后助理保镖律师们也各自上车,两辆车就扬长而去了。

    艾玛-罗伯茨在警局总共被拘留了一个半小时。

    网络上直播着这事的事态发展,一众八卦网络更新消息,好事者们纷纷跟进!

    对于众多媒体的访询,圣莫尼卡警局发言人杰奎琳-西布鲁克斯透露:“艾玛-罗伯茨涉嫌犯了袭击罪,受害方叶惟没有起诉她的意愿,但他身上有多处明显的轻伤,不适宜就此撤案,案件已经移交给检察官了。”

    他还透露叶惟亲自为艾玛交了2000块的保释金。

    也就是,艾玛-罗伯茨会不会入罪还没有定论。

    媒体大众们其实都知道,肯定不会啦,人家小男女当打情骂俏而已,要不是有人报警都不会被人知道。就算检察官要起诉艾玛,少年法院也不会判她坐牢,最多是些社区服务。

    不过现在,看八卦不嫌事大!

    人们最为关心几个问题,冲突的原因是什么?叶惟和艾玛是什么关系?真的只是好朋友吗,还是他们的绯闻是真的?

    绝对是真的!八卦媒体已经盖棺定论,人们也感觉清楚明了,这回是实打实得不能再实的证据摆在面前,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吵着打了起来。这还能叫绯闻?这叫事实。

    经此一事,两人的合作会不会受影响?“贝瑟尼”会不会更换人选?

    毫无疑问的是艾玛-罗伯茨的形象已经大受影响,说起她,一向是甜美、阳光、健康、文静、知书识礼;现在少不了另一面,强悍,凶暴,母老虎。

    谁都知道一定会有危机公关,人们期待着两人的公关!

    ……

    “我们真像《百万美元宝贝》,我是伊斯特伍德,你是斯万克,当然了。不如就这么解释吧?我们在练习拳击。”

    “你个混蛋。”

    “我混蛋?我缝了5针!医生说差一点眼球就爆出来了。”

    “我的脚踝好痛……这车上有冰吗,给我敷一下……”

    尾排右座上,艾玛忍受不住了,露出痛苦的神色,看着车厢内的周围,询问旁边的助理。她受伤了,双手拳头都肿了,手腕也有些折伤,在追打他的过程中右脚踝扭了一下,之前还不觉,但越来越严重。

    坐中排右座的叶惟皮粗肉厚,虽然挨了不知道多少拳多少脚,却没有多大事儿,都是些皮外伤,伤得最严重的是右眉角,5针,护理得当就不会留疤痕。

    “我全身都痛。”叶惟回头说,见艾玛恨恨的眼神望来,不由叹息道:“都这样了,你还不满意?”

    “啊!”艾玛突然一声尖叫,“不是我被抓了,事情就没了,是你害我的……你们才是坏人……”她哽咽了起来,眼眸涌满了泪水,又大叫:“这下好了!我也暴力伤人了,你个混蛋……”

    满车的助理,叶惟不好说什么,“我们能一起解决的。”

    “谁和你一起!”艾玛被触及痛脚一般,抡起拳头又要打他,立即就痛得呲牙咧嘴……

    “打人的报应。”叶惟说,见她还要凶,认真的道:“这件事是非常严肃的!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我是没所谓,你呢?电影呢?哈?!”他绷紧了脸,“外界肯定都说我们有交往,可我们明明没有,真是跳进密西西比河都洗不清了。”

    “电影?”艾玛一提就喘粗气,瞪着他的双目转动、眨动、翻动,做着各种奇怪的表情,“说啊,说我的表演有问题啊!”

    叶惟回过头不理她,从前面的倒后镜只见艾玛用左手竖起中指:

    “你想要我的左手?拿去!只能这样给你!”

    “我再说一遍,这件事是非常严肃的!!!”叶惟有点生气,“我们都陷入麻烦了,所有的我们这些人!你懂吗!?”

    ……

    “哈哈哈哈!viy……我很抱歉,但非常好笑……”

    多伦多的夜色已深,女生卧室里,妮娜看着台式电脑屏幕上的照片,叶惟血流满脸、艾玛扣着手铐,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爆笑了起来,左食指指了指屏幕,活该!

    那么喜欢打人,专程跑去旧金山打人,那么喜欢惹女孩,这回爽不爽,被个小女生打成这样。

    “哈哈哈。”不去管心中隐现的复杂滋味,反正最新消息他没事,妮娜放心的取乐,看着他走进警局的照片,第三次了吧!

    不管艾玛-罗伯茨为什么在那里,为什么打他。

    “漂亮的一顿!”

    ……

    所有人都震惊了!

    “老天!”汤姆-汉克斯听闻后的第一句话。

    莱斯利-达特再三地确认:“艾玛打惟格?艾玛打惟格?她有什么受伤吗?他呢?”

    “惟格还好吗!?没有伤到头吧?”乔恩-菲尔海默吓出了一身冷汗,小情侣闹别扭可以,别把viy给打伤了啊!!!狮门把巨额的筹码都押在他身上了。

    高兹曼很早就有预料,viy到处拈花惹草,迟早要出事,没想到是艾玛!最不能是的人。

    “噢我的天,不会是因为《灵魂冲浪人》吧?怎么了?”贝瑟尼-汉密尔顿十分惊疑。

    艾丽斯-西伯德惊得说不出话,知道叶惟没有还手后,这才松出一口气,又担心起另一个问题,“有伤到他的脸吗?”

    “怎么就没有打死他呢?”从好友的来电听闻消息后,某个粗眉少女如是说。

    ……

    “我花了我的时间,学习我的台词,试图去把它搞定。这种生活领导着我,它困住了我的天真,我真想大声尖叫,把过去抛之身后,现在是我的时间!”

    “别唱我的歌!”

    “我想要看见,我想要梦想,我想要过一种奇幻的生活。我想要打斗,我想我的人生远远不只是一个犯罪现场,你能看到吗?我想成为,我想成为。”

    夜幕下,黑色保姆车在向布伦特伍德前进,嘹亮的男歌声在风中飘扬。

    说到斗嘴,艾玛怎么可能是叶惟的对手,不一会儿,她就被气得满脸通红,看着前边还在倾情演唱的叶惟,快被气哭了。

    这是她在《unfabulo》唱的一首歌《i-wanna-be》,也收录在去年发行的唱片中。这混蛋把一句歌词改了,本来是“i-wanna-fly”,他唱“i-y-life-to-be-much-摸re-than-jt-an-ali逼”也就变了味。

    “我想要飞翔”下的ali逼是指托辞的意思,可这个词的主要意思是犯罪现场、不在场证明或辩解……

    “no-figh挺-high!”叶惟继续唱着,周围人艰难地忍笑。

    现在我飞得很高,成了,现在我打得很嗨……

    “给我闭嘴……”艾玛语带哭腔。

    “知道哭吗?还知道哭吗?”叶惟停下了歌声,看向车窗外的街景,“我希望你妈妈、你姑妈不会对你figh挺-high,我真不想看到。”

    “你真是个大混球!”艾玛抓狂的甩手,“我不再喜欢你了,我恨你!”

    “很好,但这只是个开始,你会更恨我的。”叶惟笑笑,“因为我要对你更严格了。”

    “我不要演你的电影!我不可能演……”艾玛哽咽,“我不是扯线木偶……”

    见她要说起来,叶惟连忙又唱:“no-figh挺-high!i-……”

    在争吵声中,黑色保姆车驶进了布伦特伍德一栋豪宅的前院范围,艾玛在其母亲凯利-坎宁安的搀扶下,一拐一拐的走进屋子,叶惟跟了上去,还要解决这事。

    两个姑妈都来了,丽莎-罗伯茨-吉莲、朱莉娅-罗伯茨。72岁的祖母都被惊动,打来了电话。

    看到这些人,看到崔姬和斯特兰杰,艾玛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委屈,小声的抽泣起来,同时却又越发镇定,眼神恢复着凌厉。

    家庭私人医生检查过没大碍,只有一袋袋的冰块缠绑着她的双手双脚。

    其实没有人要责怪她的情绪失控,首先关键是现在要怎么解决,对外要怎么说。

    此时雅致时尚的会客厅里,众人正就讨论着这个问题,除了当事人,在座三人全是艾玛最亲的人,绝无可能有叛徒。

    “创作分歧怎么样?”叶惟坐在米色单座小沙发上,“我们因为电影的角色创作起了争执。”

    “你觉得有人会相信吗?”对面长沙发上的朱莉娅脸色很沉,却知道这事不能怪到叶惟头上,是艾玛起了疑心,偷用她的手机发短信查明的,艾玛也招认了。这女孩真是,真是!唉。

    “说什么会有人相信?感情纠纷?”叶惟自嘲的看着对面的三位中年女人。

    众人都明白这点,只有感情纠纷最有说服力,但不能这么说,两人之前没在恋爱约会,他又有多起绯闻了,不行。

    “好朋友的纠纷,因为有个误会,你说话有点难听,艾玛失控打你,现在误会解除,没事了。”朱莉娅说,几乎是确定语气。

    “我可以接受,毒舌viy嘛。”叶惟耸肩。

    斜对面的小沙发上一直沉默的艾玛忽然冷声道:“有问过我吗?整件事情,你们就没有问过我!怎么公关都好,我退出《灵魂冲浪人》了,我不要你们来安排。”

    “艾玛……”朱莉娅万般无奈,坎宁安劝解说:“艾玛,这也是你自己努力赢得的。”

    “这不是,这是裙带关系。”艾玛说得激动,“我所有的努力,都因为你们的安排成了裙带关系,我做错什么了!?”

    叶惟没有说话,一边听着她们轮番地劝说艾玛,一边按动手机回复着一些短信,家人那边早就交待好了。

    过了一会,不管怎么劝,艾玛的心意已决,不但不要演贝瑟尼,还要和他断绝来往,她妈妈劝不了,她俩姑妈也劝不了。

    “惟格?”朱莉娅实在是劝不动,她们越说,艾玛越气,已经连公关都不配合的态度。见叶惟抬头望来,朱莉娅使使眼色,在电话里说好过了,你要搞定这件事!

    叶惟茫然的样子,看看三个没撤了的中年女人,看看坐在那里女王般抚着一只猫、抱着一只吉娃娃的敷着冰袋的艾玛,问道:“我能打她吗?”

    “不能。”三个女人不约而同的急说。

    “我能骂她吗?”

    “别太难听……”

    “ok。”叶惟皱皱眉头,大概有了主意,“女士们,请你们先行回避好吗,我和她单独说。”见艾玛妈妈有些犹豫,他失笑道:“放心,如果我需要求救,我会喊的,我可不想把命丢在这里。”

    当下,三位女士默然的起身离去了,坎宁安把崔姬和斯特兰杰都抱走,会客厅里只剩下叶惟和艾玛。

    一个坐在这边沙发,一个坐在斜对面的沙发,相视着。

    “哼。”艾玛翻白眼。

    “我要告诉你一个真相,其实我和你姑妈说好的不是优先考虑,就是只能是你,艾玛-露丝-罗伯茨,只能由你演我的新片女主角。理论上说你被定死了演贝瑟尼,那也是说得通的。”

    听到叶惟这么说,艾玛的脸容霍地通红,尖声大叫:“我早就知道!!!”

    这一声怒吼,把外面走廊上偷听的三个女人都吓了一跳。朱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