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艾玛-罗伯茨在叶惟住所因对其使用暴力被捕!”tmz

    “感情纠纷?功夫!艾玛-罗伯茨家暴叶惟被警方带走!”laineygos私p

    “艾玛-罗伯茨被警方带离叶惟住所,叶惟满脸鲜血随行”e!online

    2月6日夜晚,因为一起突发的惊人事件,一众娱乐八卦网站炸锅了!不是传闻,不是编造,有照片为证!

    在雅虎娱乐,在tmz,在社交网络,人们都可以看到清清楚楚的一系列照片:

    从两辆警车驶来,到扣着手铐的艾玛-罗伯茨被带上警车,叶惟走回屋子去,他的脸庞就像血腥恐怖片的截图。

    好事者们、影迷粉丝们纷纷看得惊愕,有没有搞错?

    viy好勇斗狠是出了名的,他已经因为打架进过两次警局了,一次把迈克尔-安格拉诺等好几个青少男打得满地找牙;一次把一个壮年男人和女人打翻,还因此惹上了至今未解决的官司。

    有不少关于叶惟身手的传闻,什么功夫高手、太极传人……现在看看他那样子,像和泰森还是阿里的干了一架。

    艾玛-罗伯茨打的?

    再看看她的样子,显然叶惟完全没有还手,只有这样才可能。

    难以置信!

    艾玛-罗伯茨!

    那么个小不点……

    what-happened!?

    “他们吵得很厉害。”tmz采访到了报警的叶惟邻居费尔基先生,一个蓄着八字胡的白人中年人,谈到案发经过的声响,他说道:“太可怕了,不断有人喊着‘我杀了你’、‘去死啊’,还有可怕的打斗声惨叫声,我们家的孩子都吓哭了。”

    “那应该是一把尖细的女性声音。”费尔基先生不是很确定,“事情太吓人了。”而谈到之前两人争吵的是什么,他这么回忆:“听得不清楚,多半是感情矛盾,青少年就那样。”

    功夫高手viy被一个娇柔纤巧的小女生打得满脸血。

    果然,青少年男孩最害怕的是青少年女孩,天才也不例外。

    第二波照片曝光!

    “叶惟到达圣莫尼卡ucla医疗中心&整形外科医院看伤!”tmz

    “viy惨遭毁容?最英俊年轻导演头衔恐不保”雷达在线名人网

    狗仔们追踪着叶惟的行踪,在艾玛-罗伯茨被警方带走不到十分钟后,有多辆车辆到了叶惟住所,走下了些助理保镖人员,吉娅-科波拉也来了,没有他的绯闻女友艾米-罗森的身影。

    然后叶惟上了一辆黑色保姆车走了,早已候好的狗仔车一路跟踪到了医院,在助理保镖们的护送下,叶惟下车进去了。

    当他出来上车离去,已经是45分钟之后。狗仔们拍到的照片里,他帅气的脸庞没有破相,但有多处轻微青肿,右侧眉角缝了不知道多少针,嘴角有点擦伤,脖子左侧有几道触目惊心的抓痕,看上去非常狼狈。

    对比前几天叶惟西装革履的出席奥斯卡提名人午宴,那不可一世的风光,那个英姿勃发的少年……

    真是让少女粉丝们心痛!

    造孽啊!

    “艾玛-罗伯茨疯了吗?暴力狂!”、“viy别和她合作,别和她合作!”、“她要是杀了viy,我杀了她!”、“所以惟和艾玛-罗伯茨的绯闻是真的?噢天!”、“抓她坐牢就对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叶惟的伤势如何?艾玛-罗伯茨要在警局关上多久?什么罪名?

    媒体们持续八卦关注!!!

    ……

    “噗!!!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那道摇摇欲坠的屋门,看着乱得好像被黑手党进来抄过家的客厅,当叶惟等人一走,负责守屋的吉娅终于可以尽情大笑,想着他鼻青脸肿的模样,她笑得几乎滚地,无力的倒在沙发上,肚子抽搐不已,双脚踢动了几下。

    “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打得好,原来是你不该招惹艾玛啊,打得太好了,哈哈哈哈……哈哈!!!”

    ……

    圣莫尼卡警局外面早已蹲守着一群狗仔队了,将近晚上7点,狗仔们一阵骚动,叶惟来了!

    两辆黑色保姆车靠车道边停下,四名保镖助理先下车开路,叶惟接着下车走去警局。狗仔们争相围上去,笑喊的问着:“惟!怎么了?”、“艾玛怎么会在你家?”、“艾米-罗森在哪里?”、“你们怎么打起来了?”

    叶惟没有说话,脚步不停,一脸温和的微笑,在两名助理的陪同下进了警局。

    十几分钟后,狗仔们又一阵骚动,艾玛-罗伯茨出来了!

    他们要冲上去拍照,被保镖们竭力地拦着,小艾玛看着挺好的,脸容没有表情,一双大眼睛像有一点点泪红。

    咔嚓咔嚓咔嚓!

    摄影闪光铺天盖地而去,照亮了夜幕下的这片空地,叶惟和艾玛-罗伯茨没有停留,一起径直地走上一辆保姆车,然后助理保镖律师们也各自上车,两辆车就扬长而去了。

    艾玛-罗伯茨在警局总共被拘留了一个半小时。

    网络上直播着这事的事态发展,一众八卦网络更新消息,好事者们纷纷跟进!

    对于众多媒体的访询,圣莫尼卡警局发言人杰奎琳-西布鲁克斯透露:“艾玛-罗伯茨涉嫌犯了袭击罪,受害方叶惟没有起诉她的意愿,但他身上有多处明显的轻伤,不适宜就此撤案,案件已经移交给检察官了。”

    他还透露叶惟亲自为艾玛交了2000块的保释金。

    也就是,艾玛-罗伯茨会不会入罪还没有定论。

    媒体大众们其实都知道,肯定不会啦,人家小男女当打情骂俏而已,要不是有人报警都不会被人知道。就算检察官要起诉艾玛,少年法院也不会判她坐牢,最多是些社区服务。

    不过现在,看八卦不嫌事大!

    人们最为关心几个问题,冲突的原因是什么?叶惟和艾玛是什么关系?真的只是好朋友吗,还是他们的绯闻是真的?

    绝对是真的!八卦媒体已经盖棺定论,人们也感觉清楚明了,这回是实打实得不能再实的证据摆在面前,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吵着打了起来。这还能叫绯闻?这叫事实。

    经此一事,两人的合作会不会受影响?“贝瑟尼”会不会更换人选?

    毫无疑问的是艾玛-罗伯茨的形象已经大受影响,说起她,一向是甜美、阳光、健康、文静、知书识礼;现在少不了另一面,强悍,凶暴,母老虎。

    谁都知道一定会有危机公关,人们期待着两人的公关!

    ……

    “我们真像《百万美元宝贝》,我是伊斯特伍德,你是斯万克,当然了。不如就这么解释吧?我们在练习拳击。”

    “你个混蛋。”

    “我混蛋?我缝了5针!医生说差一点眼球就爆出来了。”

    “我的脚踝好痛……这车上有冰吗,给我敷一下……”

    尾排右座上,艾玛忍受不住了,露出痛苦的神色,看着车厢内的周围,询问旁边的助理。她受伤了,双手拳头都肿了,手腕也有些折伤,在追打他的过程中右脚踝扭了一下,之前还不觉,但越来越严重。

    坐中排右座的叶惟皮粗肉厚,虽然挨了不知道多少拳多少脚,却没有多大事儿,都是些皮外伤,伤得最严重的是右眉角,5针,护理得当就不会留疤痕。

    “我全身都痛。”叶惟回头说,见艾玛恨恨的眼神望来,不由叹息道:“都这样了,你还不满意?”

    “啊!”艾玛突然一声尖叫,“不是我被抓了,事情就没了,是你害我的……你们才是坏人……”她哽咽了起来,眼眸涌满了泪水,又大叫:“这下好了!我也暴力伤人了,你个混蛋……”

    满车的助理,叶惟不好说什么,“我们能一起解决的。”

    “谁和你一起!”艾玛被触及痛脚一般,抡起拳头又要打他,立即就痛得呲牙咧嘴……

    “打人的报应。”叶惟说,见她还要凶,认真的道:“这件事是非常严肃的!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我是没所谓,你呢?电影呢?哈?!”他绷紧了脸,“外界肯定都说我们有交往,可我们明明没有,真是跳进密西西比河都洗不清了。”

    “电影?”艾玛一提就喘粗气,瞪着他的双目转动、眨动、翻动,做着各种奇怪的表情,“说啊,说我的表演有问题啊!”

    叶惟回过头不理她,从前面的倒后镜只见艾玛用左手竖起中指:

    “你想要我的左手?拿去!只能这样给你!”

    “我再说一遍,这件事是非常严肃的!!!”叶惟有点生气,“我们都陷入麻烦了,所有的我们这些人!你懂吗!?”

    ……

    “哈哈哈哈!viy……我很抱歉,但非常好笑……”

    多伦多的夜色已深,女生卧室里,妮娜看着台式电脑屏幕上的照片,叶惟血流满脸、艾玛扣着手铐,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爆笑了起来,左食指指了指屏幕,活该!

    那么喜欢打人,专程跑去旧金山打人,那么喜欢惹女孩,这回爽不爽,被个小女生打成这样。

    “哈哈哈。”不去管心中隐现的复杂滋味,反正最新消息他没事,妮娜放心的取乐,看着他走进警局的照片,第三次了吧!

    不管艾玛-罗伯茨为什么在那里,为什么打他。

    “漂亮的一顿!”

    ……

    所有人都震惊了!

    “老天!”汤姆-汉克斯听闻后的第一句话。

    莱斯利-达特再三地确认:“艾玛打惟格?艾玛打惟格?她有什么受伤吗?他呢?”

    “惟格还好吗!?没有伤到头吧?”乔恩-菲尔海默吓出了一身冷汗,小情侣闹别扭可以,别把viy给打伤了啊!!!狮门把巨额的筹码都押在他身上了。

    高兹曼很早就有预料,viy到处拈花惹草,迟早要出事,没想到是艾玛!最不能是的人。

    “噢我的天,不会是因为《灵魂冲浪人》吧?怎么了?”贝瑟尼-汉密尔顿十分惊疑。

    艾丽斯-西伯德惊得说不出话,知道叶惟没有还手后,这才松出一口气,又担心起另一个问题,“有伤到他的脸吗?”

    “怎么就没有打死他呢?”从好友的来电听闻消息后,某个粗眉少女如是说。

    ……

    “我花了我的时间,学习我的台词,试图去把它搞定。这种生活领导着我,它困住了我的天真,我真想大声尖叫,把过去抛之身后,现在是我的时间!”

    “别唱我的歌!”

    “我想要看见,我想要梦想,我想要过一种奇幻的生活。我想要打斗,我想我的人生远远不只是一个犯罪现场,你能看到吗?我想成为,我想成为。”

    夜幕下,黑色保姆车在向布伦特伍德前进,嘹亮的男歌声在风中飘扬。

    说到斗嘴,艾玛怎么可能是叶惟的对手,不一会儿,她就被气得满脸通红,看着前边还在倾情演唱的叶惟,快被气哭了。

    这是她在《unfabulo》唱的一首歌《i-wanna-be》,也收录在去年发行的唱片中。这混蛋把一句歌词改了,本来是“i-wanna-fly”,他唱“i-y-life-to-be-much-摸re-than-jt-an-ali逼”也就变了味。

    “我想要飞翔”下的ali逼是指托辞的意思,可这个词的主要意思是犯罪现场、不在场证明或辩解……

    “no-figh挺-high!”叶惟继续唱着,周围人艰难地忍笑。

    现在我飞得很高,成了,现在我打得很嗨……

    “给我闭嘴……”艾玛语带哭腔。

    “知道哭吗?还知道哭吗?”叶惟停下了歌声,看向车窗外的街景,“我希望你妈妈、你姑妈不会对你figh挺-high,我真不想看到。”

    “你真是个大混球!”艾玛抓狂的甩手,“我不再喜欢你了,我恨你!”

    “很好,但这只是个开始,你会更恨我的。”叶惟笑笑,“因为我要对你更严格了。”

    “我不要演你的电影!我不可能演……”艾玛哽咽,“我不是扯线木偶……”

    见她要说起来,叶惟连忙又唱:“no-figh挺-high!i-……”

    在争吵声中,黑色保姆车驶进了布伦特伍德一栋豪宅的前院范围,艾玛在其母亲凯利-坎宁安的搀扶下,一拐一拐的走进屋子,叶惟跟了上去,还要解决这事。

    两个姑妈都来了,丽莎-罗伯茨-吉莲、朱莉娅-罗伯茨。72岁的祖母都被惊动,打来了电话。

    看到这些人,看到崔姬和斯特兰杰,艾玛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委屈,小声的抽泣起来,同时却又越发镇定,眼神恢复着凌厉。

    家庭私人医生检查过没大碍,只有一袋袋的冰块缠绑着她的双手双脚。

    其实没有人要责怪她的情绪失控,首先关键是现在要怎么解决,对外要怎么说。

    此时雅致时尚的会客厅里,众人正就讨论着这个问题,除了当事人,在座三人全是艾玛最亲的人,绝无可能有叛徒。

    “创作分歧怎么样?”叶惟坐在米色单座小沙发上,“我们因为电影的角色创作起了争执。”

    “你觉得有人会相信吗?”对面长沙发上的朱莉娅脸色很沉,却知道这事不能怪到叶惟头上,是艾玛起了疑心,偷用她的手机发短信查明的,艾玛也招认了。这女孩真是,真是!唉。

    “说什么会有人相信?感情纠纷?”叶惟自嘲的看着对面的三位中年女人。

    众人都明白这点,只有感情纠纷最有说服力,但不能这么说,两人之前没在恋爱约会,他又有多起绯闻了,不行。

    “好朋友的纠纷,因为有个误会,你说话有点难听,艾玛失控打你,现在误会解除,没事了。”朱莉娅说,几乎是确定语气。

    “我可以接受,毒舌viy嘛。”叶惟耸肩。

    斜对面的小沙发上一直沉默的艾玛忽然冷声道:“有问过我吗?整件事情,你们就没有问过我!怎么公关都好,我退出《灵魂冲浪人》了,我不要你们来安排。”

    “艾玛……”朱莉娅万般无奈,坎宁安劝解说:“艾玛,这也是你自己努力赢得的。”

    “这不是,这是裙带关系。”艾玛说得激动,“我所有的努力,都因为你们的安排成了裙带关系,我做错什么了!?”

    叶惟没有说话,一边听着她们轮番地劝说艾玛,一边按动手机回复着一些短信,家人那边早就交待好了。

    过了一会,不管怎么劝,艾玛的心意已决,不但不要演贝瑟尼,还要和他断绝来往,她妈妈劝不了,她俩姑妈也劝不了。

    “惟格?”朱莉娅实在是劝不动,她们越说,艾玛越气,已经连公关都不配合的态度。见叶惟抬头望来,朱莉娅使使眼色,在电话里说好过了,你要搞定这件事!

    叶惟茫然的样子,看看三个没撤了的中年女人,看看坐在那里女王般抚着一只猫、抱着一只吉娃娃的敷着冰袋的艾玛,问道:“我能打她吗?”

    “不能。”三个女人不约而同的急说。

    “我能骂她吗?”

    “别太难听……”

    “ok。”叶惟皱皱眉头,大概有了主意,“女士们,请你们先行回避好吗,我和她单独说。”见艾玛妈妈有些犹豫,他失笑道:“放心,如果我需要求救,我会喊的,我可不想把命丢在这里。”

    当下,三位女士默然的起身离去了,坎宁安把崔姬和斯特兰杰都抱走,会客厅里只剩下叶惟和艾玛。

    一个坐在这边沙发,一个坐在斜对面的沙发,相视着。

    “哼。”艾玛翻白眼。

    “我要告诉你一个真相,其实我和你姑妈说好的不是优先考虑,就是只能是你,艾玛-露丝-罗伯茨,只能由你演我的新片女主角。理论上说你被定死了演贝瑟尼,那也是说得通的。”

    听到叶惟这么说,艾玛的脸容霍地通红,尖声大叫:“我早就知道!!!”

    这一声怒吼,把外面走廊上偷听的三个女人都吓了一跳。朱莉

第417章 女生出拳    “怎么了?哈哈哈哈哈。”

    艾玛的冷笑声响彻屋子客厅,“事到如今,你还以为什么事都没发生!真有趣。”

    “你告诉我?”叶惟疑惑,脱掉黑色运动外套挂到衣帽架上,短袖红t恤遮不了的小手臂和手指纹身都已经好了。

    “哼哼。”艾玛的目光望去,看见衣帽架上有件女性淡棕长外套,不禁寒声问:“你和艾米-罗森是来真的对吗?”

    叶惟要走向厨房那边,“这件事?这是我的私生活。我们是好朋友,但这已经超出好朋友管理的范围……”艾玛挡在了前面,脸容怒气横生,他无奈道:“每个人有自己的交往,我们没在约会!”

    “那我就和你谈工作!”艾玛微喘粗气,“你是因为我姑妈才给我角色,《阳光小美女》、《灵魂冲浪人》都是!”

    “艾玛,别这么想……”

    “不用否认了,不用装了!那些短信是我发的,我都知道了!”

    那些短信?叶惟怔了怔,立即明白过来,大事不好,看着她涨红的脸,急想着怎么挽救,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是说你姑妈发给我的短信?噢!是你?”他失笑起来,“你在侦查?拜托,女孩,你完全误会了……”

    “我不是白痴,这就是一个交易。”艾玛的眼睛能冒火,话声发颤:“我姑妈出演《阳光小美女》,你的新片女主角一定是我!肯定是这样,叶惟,你敢说不是!?”

    叶惟停住了笑容,什么都没说的走到一旁沙发坐下,说道:“请坐,我们慢慢谈。”

    “我不坐!”艾玛一声尖叫,“你给我说清楚。”

    “我和你姑妈说好的是会优先考虑你。”叶惟温声说,想让她冷静下来:“我之所以答应你姑妈,是因为我欣赏你、喜欢你,我想和你合作,你的表现也足够让我选择你。”

    “你说的可是,好但还不够好。”艾玛抓紧着手袋。

    叶惟轻叹道:“这是因为我持有高要求,选秀会上也没有更好的了。”

    “不,因为这是个交易!”艾玛烦躁的来回走动。

    “优先考虑。我们所有的选择都会受情感的影响,优先考虑不是我开创的。有什么问题?关键是我们把电影做好。”

    “别再跟我说那一套了!”她又突然忍不住地大吼,“什么问题?!全都是问题!我得到角色是因为我姑妈,我不管怎么努力都只能得到贝瑟尼!我想演苏茜、别的,都不行,我在按照你们的剧本走,我成了你们的扯线木偶!!!”

    她猛地把手袋砸向他,双眸泛起了眼泪。

    “你还问我有什么问题!?你知道、你知道我有多恨当扯线木偶,我想靠自己打拼成功,可你们推着我成为一条寄生虫……”

    叶惟被手袋砸了肩膀一下,一边拿着放好在旁边,一边道歉说:“对不起,这件事无论如何,瞒着你是我们的错误。但是事情没那么复杂,艾玛,我什么时候不严格对你?我不会让一个不行的人当我的女主角!”

    高声了一句,他又温声劝解道:“事实是你真不错,我能看到你的资质,你距离我所要求的那个表演层次也已经非常接近了,就差那么一点点,我们一起努力完成好吗?这件事只会是件好事。”

    “你不用转移话题了,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早就被定死了演贝瑟尼!”艾玛骤然又吼,踢了旁边的茶几一脚。

    “你演不了苏茜不是定死,是因为你不适合,你不是那种类型。”叶惟认真说,去把茶几移好,“你适合贝瑟尼。这个故事、这个角色差吗?多少人想得到,各种真正卑鄙肮脏的手段!”

    艾玛瞪着目,“你想说我很幸运?”

    叶惟耸了耸肩,“你当然是个幸运女孩,但你似乎从来没有意识过这一点,没有珍惜你的出身,我不想这么说!”他说得有点来气,“多努力一些会死吗?我让你怎么怎么,你就说‘难啊’、‘怎么可能’、‘你好冷酷’……”

    “我努力了!我努力了!!”艾玛大吼,“是你不相信我有努力!努力了就一定行吗,我不知道怎么才叫进步,但我努力了!!!”

    “很好!那就继续,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叶惟说。

    “你个混蛋……”艾玛痛苦的双手捂着额头,看着他平和的俊脸,越看,越陷入到一股无法平息的恨怒中。

    当我白痴,当我小女孩,当我扯线木偶。

    还在这里试图狡辩,试图给我洗脑……

    “我这么喜欢你,这么支持你……”艾玛气喘的喃喃说着,双手握成拳头,“而你一直就这么看待我,裙带关系的小婊子!”

    “没有。”叶惟无奈地靠向沙发背,真不知怎么说了。

    “十个人选全都是内定的吗?”艾玛问。

    叶惟摇头,“不,只有你是。不能说内定,优先。”他拿出手机,“我打给你姑妈,我们一起解决这事。”

    你姑妈,你姑妈,你姑妈……

    艾玛的双眼暴睁,到了现在还这样,他心里就这样,什么好朋友,什么读书交流,什么合作,什么玩,全都是看在她姑妈的份上,全都是因为她姓罗伯茨,过去一年半,什么都是假的……

    怪不得不拍《另界》,他根本就不喜欢《另界》,应付我才读的而已。

    怪不得和妮娜分手了,也没和莉莉复合,都没有和我约会试试的意思,就去找个老女人。

    十个人里面,其实数我来路最卑鄙,最被他看轻……

    内定、优先,都是交易,有没有问过我?当我是什么!?

    艾玛看着他按动手机,听到他说“真想不到”,突然有什么炸了,抡起拳头就冲去,“我杀了你!!!!!!”

    “嘿!”叶惟惊讶的瞪目,两三步的距离,一瞬间,艾玛的拳头已经近在咫尺,仿佛无尽地放大,他一下侧身左边躲去,还是被她一拳打在右肩上,力道大得让他几乎倒在沙发,手机飞了出去

    “我杀了你!”艾玛疯了般连连大喊,居高临下的对着他,双拳不断地捶打,打得砰砰嘭嘭响!

    她是真的下了死力,叶惟抱着头、抬着手臂去挡,没用,被打得剧震,肩背一阵阵疼痛,“冷静!艾玛,艾玛!”

    嘭嘭嘭又三拳,嘭嘭嘭嘭嘭又五拳!

    叶惟的脑袋都挨了一记,有点晕,这样下去真要被她打晕,只好拨开她的拳头,猛然起身,然后逃窜

    “啊!!!”艾玛尖叫地追着他打,出拳,出脚,扔东西!

    叶惟自然不会还手,他身高180cm多,她150cm多,差着两个头,他虎背熊腰,她娇小玲珑,但一方是打不还手,一方是打得还不够,形势一面倒。

    “艾玛,艾玛-罗伯茨,冷静!!”叶惟在客厅里转来转去,茶几都掀翻了,不少东西都被撞倒。

    “别叫我,你个混蛋恶棍大傻瓜!”艾玛满脸的狂暴,没有停下的意思,这时又追回沙发边,看到什么就抄起,把这个金球奖奖杯朝他脚下砸去

    砰!!叶惟的左小腿肚一下巨痛,趔趄的几乎摔倒,什么东西!?奖杯!?他愕然的回头看去。

    就见到一只举起的拳头越来越大,嘭!!!他的右额眉角被狠狠打了一下,火辣辣的痛,头晕目眩,感到右眉角被打破了……

    “去死啊!!!”艾玛暴吼着继续对他拳打脚踢,纤白的双手沾上了鲜血。

    ……

    夕阳西下,映得天空一片红通通。

    比弗利山庄的一栋庄园豪宅里,两个宝宝都由保姆带去了,丈夫还没回家,朱莉娅-罗伯茨正躺在宅子的山景阳台的一张休闲椅上,听着音乐,享受着悠然的黄昏时光。

    阳台音响现在播的都是80年代的经典曲目,这些歌让她仿若回到了青春的年代,像艾玛的年纪。

    看着艾玛从小宝宝长成一个婷婷的少女,那么漂亮,那么乖巧,她真的很欣慰,艾玛的演艺事业也可以放心了,把《灵魂冲浪人》、《南茜-朱尔》一演,不是最火红的新生代女演员也差不多了。

    甜美的形象必定是新生代的第一。

    那女孩瞧着就甜。朱莉娅-罗伯茨笑咧起了大嘴,这时正听着史提夫-汪达的《i-jt-called-to-say-i-love-诱》,放旁边休闲桌上的手机忽然来电了,拿起来看看,viy打来的。

    那臭小子,她好笑的接通,“你好?”

    “嘿!”

    “我杀了你!!!”

    听到一把颇熟悉的怒叫声传出,朱莉娅-罗伯茨霍然变了脸色,坐起了身子,声音渐大的问道:“惟格?hello?那是艾玛的声音吗?惟格!?你和艾玛在一起?艾玛在做什么!?”

    “艾玛,艾玛-罗伯茨,冷静!!”

    “别叫我,你个混蛋恶棍大傻瓜!去死啊!!!”

    朱莉娅站起身,脸色又发白又青绿,不断叫喊:“艾玛!!!惟!?怎么了?!你们在哪里!?停下!听到我说的吗,停!!!”

    手机的尖叫打闹声在响,阳台音响的轻快温暖的歌声也在伴随响着:

    “没有新年要庆祝

    没有巧克力夹心糖要赠送

    没有初春,没有歌唱

    实际上这只是普通的一天

    没有四月的雨

    没有花儿盛开

    没有六月内周末举办婚礼

    但这是什么

    一些真切的东西

    由三个我必须对你说的字组成

    我打给你只是想说我爱你

    我打给你只是想说我有多么在乎

    我打给你只是想说我爱你”

    “我打死你!!!”

    “别打了,我投降,不行了,呜呜我流血了,我晕血的……停手,天啊,噢……”

    ……

    嘟嘟

    “这里是911,有什么能帮你?”

    “你好,我的邻居家有激烈的打斗声,那是个明星的家,我听到有人叫‘杀了你’,要出事了,地址是圣莫尼卡12街……”

    ……

    圣莫尼卡12街,一栋居民屋子暂时平息了下来,少女粗重的喘息声一阵接一阵,少年也是喘息不已:“老天,你弄得到处都是血……我的血!也许让你演贝瑟尼真不太适合,鲨鱼怎么可能咬得了你?”

    “死!!!”撑着电视柜喘息的少女突然又暴起,抡着拳头冲去

    “救命……”少年发出了悲鸣。

    忽然这时候,两人都听到外面传来了迅速由远而近的警笛声。

    透过客厅没拉窗帘的窗户,可以望见前院草坪外停下两辆警车,转眼间走下四个壮硕的警察,三人白人,一个黑人,他们都快步地奔来,有人拔出了手枪,有人提着个圆形的长铁柱。

    “艾玛,立即从后门走,快,快啊!!”

    他顿时惊呼起来,见她呆呆愣愣的还站在那里,连忙去拉她走,她却一下躲了开,“别碰我!”

    “警察!屋里的人听着,立即停止施暴,立即放下武器,开门!现在!”

    还没待两人怎么样,屋门就砰砰轰轰几声巨响,警察用撞门锤强行开门了,没几下,屋门就被一只脚砰的踢开,两名警察率先持枪地冲进来,大喊着:“警察,警察,所有人别动!”

    突然,警察们的神情都一愣。

    ……

    接到报警之后,圣莫尼卡警局迅速出警,根据报案人的说辞,这是一宗非常严重的家庭暴力案,已经有致人死亡的可能性。

    据说还是明星的家,不会是又一宗辛普森杀妻案吧。

    美国对于家庭暴力执法十分严格,不管是自己、邻居、路人报警,只要情况属实,执法就不会被当事人的意愿所左右。如果女方有明显的伤痕,不管她说什么,程序上一定要把男方带回警局,等待法官的发落。

    女方实施家暴,也一样处理。

    当带队的刘易斯警官等人破门而入,看到的景象完全出乎意料,只见是一高一矮的一对青少年男女。

    少女除了满脸大汗,双手沾着一点鲜血,什么伤痕伤势都没有,还一脸凶横,施暴者的眼神。

    旁边的少男年长一些,身形更是能相当少女的两个,然而他衣衫凌乱,满脸的鲜血,眉角鼻子都在流,肩膀脖子上都有被狠抓的伤痕,被施暴者……

    他们知道那个亚裔少男是谁,电影天才,叶惟。

    有暴力伤人案的案底,一个打两个。

    但这回,女方施暴。

    “嘿,警官们,我是惟格,你们好吗。”

    叶惟抹了抹脸上的鲜血,微笑的走去,就像招呼来作客的客人们,“你们知道,我可以解释眼前这一切。那个女孩,艾玛,我和她刚刚在玩闹,然后我摔了个跟头,磕成了这样。”

    “他在撒谎,他是个骗子!”艾玛哽咽的大叫,“我打了他,那又怎么样!?他该打!”

    其实警察们一看客厅乱七八糟的,都知道刚才有过打斗。

    “她输了我们的游戏,有点儿激动,别跟她计较。”叶惟笑呵呵的说,“警官们,辛苦了,我们去吃晚餐?”

    “天才男孩,我们得把她带回警局。”刘易斯警官很严肃,“你们明星不想曝光丑闻,但我们警察要按照程序办事。”

    叶惟看着两名警察走向艾玛,一名光头白人警察拿着手铐要给她扣上,艾玛的脸色僵冷,像在死撑着心中的惊慌,又像是死不悔改,他急道:“真不用这样,真的不用!别抓她,拜托!”

    哒!艾玛的纤细双手被扣上了手铐,警察们就带着她往屋外走去。

    “她只是个芭比,不是木兰!你们相信她能把我打成这样吗?我自己摔倒的!”叶惟还在说着。

    “小子,你还是快去医院处理伤口吧。”看着他满脸血,大肚子的黑人警察不忍心般皱脸。

    “好吧,你们不明白,她是射手女校的学生!这点程度只是玩,什么时候她拿弓箭射我才是事,你们知道?”

    叶惟一边说,一边跟着走出屋子,知道不可能再挽回了,也就不再解释,走向艾玛旁边,跟着安慰道:“没事,不用怕,马上就能保释的。我想你更需要担心的是,你要赔我屋门修理费。”

    他笑了起来,艾玛冷着不说话,脚步不停的走向警车。

    突然,两人都注意到一个糟糕的情况,街道东面有五、六个狗仔在,他们正举着照相机对着这边疯狂地拍摄,一片片闪光!

    该死的……

    这事要全世界都知道了。

    就在明亮的摄影闪光照耀中,艾玛弯身坐进了一辆警车后排,叶惟站在警车外说着安慰话。很快,两辆警车开动,往南边的警察局驶去。

    叶惟目送着警车开远,无视那边的狗仔们,往屋子走回去。

    回到屋内,他往沙发找了圈找回手机,才发现和朱莉娅-罗伯茨通话了有五分钟,结束后有了好几个的未接来电。

    当下他打给了罗伯茨,立即被接通:“艾玛!?惟格?发生什么事了!?”

    “是我。”叶惟一边走去卫生间,一边道:“艾玛不知道怎么的知道了,然后跑到我的住处揍了我一顿,我没还手,有邻居报警了,警察来了,艾玛被抓了。也许是家庭暴力,也许是袭击,我不知道。外面有狗仔队,全拍到了。”

    手机传出朱莉娅-罗伯茨崩溃的狂叫:“你一定要处理好它!你一定要处理好它!!你要亲自去警察局接艾玛,明白吗!?让这件事甜蜜一点,甜蜜化……”

    “是的,我知道。”叶惟呼了一口气,“但在这之前,我需要去医院一趟。”

    “……艾玛把你打得很伤?怎么发生的……”

    “就那样发生了,我说不定都多处骨折了。我不意外,我总是说,她是霹雳艾玛,我一直都知道。”

    ……

    咔嚓

    一张洛杉矶圣莫尼卡警察局的嫌犯正面拘留照拍下,照片中是一个娇美的金发少女,她双手举着嫌犯信息板在身前,两只大眼睛微微上翻,透着凶光。

    嫌犯拘留信息:

    个人信息:

    名字:艾玛-罗伯茨

    性别:女

    出生日期:02/10/1991

    民族:白人

    眼睛:绿色

    头发:金色

    身高:155cm

    体重:41kg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