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怎么了?哈哈哈哈哈。”

    艾玛的冷笑声响彻屋子客厅,“事到如今,你还以为什么事都没发生!真有趣。”

    “你告诉我?”叶惟疑惑,脱掉黑色运动外套挂到衣帽架上,短袖红t恤遮不了的小手臂和手指纹身都已经好了。

    “哼哼。”艾玛的目光望去,看见衣帽架上有件女性淡棕长外套,不禁寒声问:“你和艾米-罗森是来真的对吗?”

    叶惟要走向厨房那边,“这件事?这是我的私生活。我们是好朋友,但这已经超出好朋友管理的范围……”艾玛挡在了前面,脸容怒气横生,他无奈道:“每个人有自己的交往,我们没在约会!”

    “那我就和你谈工作!”艾玛微喘粗气,“你是因为我姑妈才给我角色,《阳光小美女》、《灵魂冲浪人》都是!”

    “艾玛,别这么想……”

    “不用否认了,不用装了!那些短信是我发的,我都知道了!”

    那些短信?叶惟怔了怔,立即明白过来,大事不好,看着她涨红的脸,急想着怎么挽救,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是说你姑妈发给我的短信?噢!是你?”他失笑起来,“你在侦查?拜托,女孩,你完全误会了……”

    “我不是白痴,这就是一个交易。”艾玛的眼睛能冒火,话声发颤:“我姑妈出演《阳光小美女》,你的新片女主角一定是我!肯定是这样,叶惟,你敢说不是!?”

    叶惟停住了笑容,什么都没说的走到一旁沙发坐下,说道:“请坐,我们慢慢谈。”

    “我不坐!”艾玛一声尖叫,“你给我说清楚。”

    “我和你姑妈说好的是会优先考虑你。”叶惟温声说,想让她冷静下来:“我之所以答应你姑妈,是因为我欣赏你、喜欢你,我想和你合作,你的表现也足够让我选择你。”

    “你说的可是,好但还不够好。”艾玛抓紧着手袋。

    叶惟轻叹道:“这是因为我持有高要求,选秀会上也没有更好的了。”

    “不,因为这是个交易!”艾玛烦躁的来回走动。

    “优先考虑。我们所有的选择都会受情感的影响,优先考虑不是我开创的。有什么问题?关键是我们把电影做好。”

    “别再跟我说那一套了!”她又突然忍不住地大吼,“什么问题?!全都是问题!我得到角色是因为我姑妈,我不管怎么努力都只能得到贝瑟尼!我想演苏茜、别的,都不行,我在按照你们的剧本走,我成了你们的扯线木偶!!!”

    她猛地把手袋砸向他,双眸泛起了眼泪。

    “你还问我有什么问题!?你知道、你知道我有多恨当扯线木偶,我想靠自己打拼成功,可你们推着我成为一条寄生虫……”

    叶惟被手袋砸了肩膀一下,一边拿着放好在旁边,一边道歉说:“对不起,这件事无论如何,瞒着你是我们的错误。但是事情没那么复杂,艾玛,我什么时候不严格对你?我不会让一个不行的人当我的女主角!”

    高声了一句,他又温声劝解道:“事实是你真不错,我能看到你的资质,你距离我所要求的那个表演层次也已经非常接近了,就差那么一点点,我们一起努力完成好吗?这件事只会是件好事。”

    “你不用转移话题了,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早就被定死了演贝瑟尼!”艾玛骤然又吼,踢了旁边的茶几一脚。

    “你演不了苏茜不是定死,是因为你不适合,你不是那种类型。”叶惟认真说,去把茶几移好,“你适合贝瑟尼。这个故事、这个角色差吗?多少人想得到,各种真正卑鄙肮脏的手段!”

    艾玛瞪着目,“你想说我很幸运?”

    叶惟耸了耸肩,“你当然是个幸运女孩,但你似乎从来没有意识过这一点,没有珍惜你的出身,我不想这么说!”他说得有点来气,“多努力一些会死吗?我让你怎么怎么,你就说‘难啊’、‘怎么可能’、‘你好冷酷’……”

    “我努力了!我努力了!!”艾玛大吼,“是你不相信我有努力!努力了就一定行吗,我不知道怎么才叫进步,但我努力了!!!”

    “很好!那就继续,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叶惟说。

    “你个混蛋……”艾玛痛苦的双手捂着额头,看着他平和的俊脸,越看,越陷入到一股无法平息的恨怒中。

    当我白痴,当我小女孩,当我扯线木偶。

    还在这里试图狡辩,试图给我洗脑……

    “我这么喜欢你,这么支持你……”艾玛气喘的喃喃说着,双手握成拳头,“而你一直就这么看待我,裙带关系的小婊子!”

    “没有。”叶惟无奈地靠向沙发背,真不知怎么说了。

    “十个人选全都是内定的吗?”艾玛问。

    叶惟摇头,“不,只有你是。不能说内定,优先。”他拿出手机,“我打给你姑妈,我们一起解决这事。”

    你姑妈,你姑妈,你姑妈……

    艾玛的双眼暴睁,到了现在还这样,他心里就这样,什么好朋友,什么读书交流,什么合作,什么玩,全都是看在她姑妈的份上,全都是因为她姓罗伯茨,过去一年半,什么都是假的……

    怪不得不拍《另界》,他根本就不喜欢《另界》,应付我才读的而已。

    怪不得和妮娜分手了,也没和莉莉复合,都没有和我约会试试的意思,就去找个老女人。

    十个人里面,其实数我来路最卑鄙,最被他看轻……

    内定、优先,都是交易,有没有问过我?当我是什么!?

    艾玛看着他按动手机,听到他说“真想不到”,突然有什么炸了,抡起拳头就冲去,“我杀了你!!!!!!”

    “嘿!”叶惟惊讶的瞪目,两三步的距离,一瞬间,艾玛的拳头已经近在咫尺,仿佛无尽地放大,他一下侧身左边躲去,还是被她一拳打在右肩上,力道大得让他几乎倒在沙发,手机飞了出去

    “我杀了你!”艾玛疯了般连连大喊,居高临下的对着他,双拳不断地捶打,打得砰砰嘭嘭响!

    她是真的下了死力,叶惟抱着头、抬着手臂去挡,没用,被打得剧震,肩背一阵阵疼痛,“冷静!艾玛,艾玛!”

    嘭嘭嘭又三拳,嘭嘭嘭嘭嘭又五拳!

    叶惟的脑袋都挨了一记,有点晕,这样下去真要被她打晕,只好拨开她的拳头,猛然起身,然后逃窜

    “啊!!!”艾玛尖叫地追着他打,出拳,出脚,扔东西!

    叶惟自然不会还手,他身高180cm多,她150cm多,差着两个头,他虎背熊腰,她娇小玲珑,但一方是打不还手,一方是打得还不够,形势一面倒。

    “艾玛,艾玛-罗伯茨,冷静!!”叶惟在客厅里转来转去,茶几都掀翻了,不少东西都被撞倒。

    “别叫我,你个混蛋恶棍大傻瓜!”艾玛满脸的狂暴,没有停下的意思,这时又追回沙发边,看到什么就抄起,把这个金球奖奖杯朝他脚下砸去

    砰!!叶惟的左小腿肚一下巨痛,趔趄的几乎摔倒,什么东西!?奖杯!?他愕然的回头看去。

    就见到一只举起的拳头越来越大,嘭!!!他的右额眉角被狠狠打了一下,火辣辣的痛,头晕目眩,感到右眉角被打破了……

    “去死啊!!!”艾玛暴吼着继续对他拳打脚踢,纤白的双手沾上了鲜血。

    ……

    夕阳西下,映得天空一片红通通。

    比弗利山庄的一栋庄园豪宅里,两个宝宝都由保姆带去了,丈夫还没回家,朱莉娅-罗伯茨正躺在宅子的山景阳台的一张休闲椅上,听着音乐,享受着悠然的黄昏时光。

    阳台音响现在播的都是80年代的经典曲目,这些歌让她仿若回到了青春的年代,像艾玛的年纪。

    看着艾玛从小宝宝长成一个婷婷的少女,那么漂亮,那么乖巧,她真的很欣慰,艾玛的演艺事业也可以放心了,把《灵魂冲浪人》、《南茜-朱尔》一演,不是最火红的新生代女演员也差不多了。

    甜美的形象必定是新生代的第一。

    那女孩瞧着就甜。朱莉娅-罗伯茨笑咧起了大嘴,这时正听着史提夫-汪达的《i-jt-called-to-say-i-love-诱》,放旁边休闲桌上的手机忽然来电了,拿起来看看,viy打来的。

    那臭小子,她好笑的接通,“你好?”

    “嘿!”

    “我杀了你!!!”

    听到一把颇熟悉的怒叫声传出,朱莉娅-罗伯茨霍然变了脸色,坐起了身子,声音渐大的问道:“惟格?hello?那是艾玛的声音吗?惟格!?你和艾玛在一起?艾玛在做什么!?”

    “艾玛,艾玛-罗伯茨,冷静!!”

    “别叫我,你个混蛋恶棍大傻瓜!去死啊!!!”

    朱莉娅站起身,脸色又发白又青绿,不断叫喊:“艾玛!!!惟!?怎么了?!你们在哪里!?停下!听到我说的吗,停!!!”

    手机的尖叫打闹声在响,阳台音响的轻快温暖的歌声也在伴随响着:

    “没有新年要庆祝

    没有巧克力夹心糖要赠送

    没有初春,没有歌唱

    实际上这只是普通的一天

    没有四月的雨

    没有花儿盛开

    没有六月内周末举办婚礼

    但这是什么

    一些真切的东西

    由三个我必须对你说的字组成

    我打给你只是想说我爱你

    我打给你只是想说我有多么在乎

    我打给你只是想说我爱你”

    “我打死你!!!”

    “别打了,我投降,不行了,呜呜我流血了,我晕血的……停手,天啊,噢……”

    ……

    嘟嘟

    “这里是911,有什么能帮你?”

    “你好,我的邻居家有激烈的打斗声,那是个明星的家,我听到有人叫‘杀了你’,要出事了,地址是圣莫尼卡12街……”

    ……

    圣莫尼卡12街,一栋居民屋子暂时平息了下来,少女粗重的喘息声一阵接一阵,少年也是喘息不已:“老天,你弄得到处都是血……我的血!也许让你演贝瑟尼真不太适合,鲨鱼怎么可能咬得了你?”

    “死!!!”撑着电视柜喘息的少女突然又暴起,抡着拳头冲去

    “救命……”少年发出了悲鸣。

    忽然这时候,两人都听到外面传来了迅速由远而近的警笛声。

    透过客厅没拉窗帘的窗户,可以望见前院草坪外停下两辆警车,转眼间走下四个壮硕的警察,三人白人,一个黑人,他们都快步地奔来,有人拔出了手枪,有人提着个圆形的长铁柱。

    “艾玛,立即从后门走,快,快啊!!”

    他顿时惊呼起来,见她呆呆愣愣的还站在那里,连忙去拉她走,她却一下躲了开,“别碰我!”

    “警察!屋里的人听着,立即停止施暴,立即放下武器,开门!现在!”

    还没待两人怎么样,屋门就砰砰轰轰几声巨响,警察用撞门锤强行开门了,没几下,屋门就被一只脚砰的踢开,两名警察率先持枪地冲进来,大喊着:“警察,警察,所有人别动!”

    突然,警察们的神情都一愣。

    ……

    接到报警之后,圣莫尼卡警局迅速出警,根据报案人的说辞,这是一宗非常严重的家庭暴力案,已经有致人死亡的可能性。

    据说还是明星的家,不会是又一宗辛普森杀妻案吧。

    美国对于家庭暴力执法十分严格,不管是自己、邻居、路人报警,只要情况属实,执法就不会被当事人的意愿所左右。如果女方有明显的伤痕,不管她说什么,程序上一定要把男方带回警局,等待法官的发落。

    女方实施家暴,也一样处理。

    当带队的刘易斯警官等人破门而入,看到的景象完全出乎意料,只见是一高一矮的一对青少年男女。

    少女除了满脸大汗,双手沾着一点鲜血,什么伤痕伤势都没有,还一脸凶横,施暴者的眼神。

    旁边的少男年长一些,身形更是能相当少女的两个,然而他衣衫凌乱,满脸的鲜血,眉角鼻子都在流,肩膀脖子上都有被狠抓的伤痕,被施暴者……

    他们知道那个亚裔少男是谁,电影天才,叶惟。

    有暴力伤人案的案底,一个打两个。

    但这回,女方施暴。

    “嘿,警官们,我是惟格,你们好吗。”

    叶惟抹了抹脸上的鲜血,微笑的走去,就像招呼来作客的客人们,“你们知道,我可以解释眼前这一切。那个女孩,艾玛,我和她刚刚在玩闹,然后我摔了个跟头,磕成了这样。”

    “他在撒谎,他是个骗子!”艾玛哽咽的大叫,“我打了他,那又怎么样!?他该打!”

    其实警察们一看客厅乱七八糟的,都知道刚才有过打斗。

    “她输了我们的游戏,有点儿激动,别跟她计较。”叶惟笑呵呵的说,“警官们,辛苦了,我们去吃晚餐?”

    “天才男孩,我们得把她带回警局。”刘易斯警官很严肃,“你们明星不想曝光丑闻,但我们警察要按照程序办事。”

    叶惟看着两名警察走向艾玛,一名光头白人警察拿着手铐要给她扣上,艾玛的脸色僵冷,像在死撑着心中的惊慌,又像是死不悔改,他急道:“真不用这样,真的不用!别抓她,拜托!”

    哒!艾玛的纤细双手被扣上了手铐,警察们就带着她往屋外走去。

    “她只是个芭比,不是木兰!你们相信她能把我打成这样吗?我自己摔倒的!”叶惟还在说着。

    “小子,你还是快去医院处理伤口吧。”看着他满脸血,大肚子的黑人警察不忍心般皱脸。

    “好吧,你们不明白,她是射手女校的学生!这点程度只是玩,什么时候她拿弓箭射我才是事,你们知道?”

    叶惟一边说,一边跟着走出屋子,知道不可能再挽回了,也就不再解释,走向艾玛旁边,跟着安慰道:“没事,不用怕,马上就能保释的。我想你更需要担心的是,你要赔我屋门修理费。”

    他笑了起来,艾玛冷着不说话,脚步不停的走向警车。

    突然,两人都注意到一个糟糕的情况,街道东面有五、六个狗仔在,他们正举着照相机对着这边疯狂地拍摄,一片片闪光!

    该死的……

    这事要全世界都知道了。

    就在明亮的摄影闪光照耀中,艾玛弯身坐进了一辆警车后排,叶惟站在警车外说着安慰话。很快,两辆警车开动,往南边的警察局驶去。

    叶惟目送着警车开远,无视那边的狗仔们,往屋子走回去。

    回到屋内,他往沙发找了圈找回手机,才发现和朱莉娅-罗伯茨通话了有五分钟,结束后有了好几个的未接来电。

    当下他打给了罗伯茨,立即被接通:“艾玛!?惟格?发生什么事了!?”

    “是我。”叶惟一边走去卫生间,一边道:“艾玛不知道怎么的知道了,然后跑到我的住处揍了我一顿,我没还手,有邻居报警了,警察来了,艾玛被抓了。也许是家庭暴力,也许是袭击,我不知道。外面有狗仔队,全拍到了。”

    手机传出朱莉娅-罗伯茨崩溃的狂叫:“你一定要处理好它!你一定要处理好它!!你要亲自去警察局接艾玛,明白吗!?让这件事甜蜜一点,甜蜜化……”

    “是的,我知道。”叶惟呼了一口气,“但在这之前,我需要去医院一趟。”

    “……艾玛把你打得很伤?怎么发生的……”

    “就那样发生了,我说不定都多处骨折了。我不意外,我总是说,她是霹雳艾玛,我一直都知道。”

    ……

    咔嚓

    一张洛杉矶圣莫尼卡警察局的嫌犯正面拘留照拍下,照片中是一个娇美的金发少女,她双手举着嫌犯信息板在身前,两只大眼睛微微上翻,透着凶光。

    嫌犯拘留信息:

    个人信息:

    名字:艾玛-罗伯茨

    性别:女

    出生日期:02/10/1991

    民族:白人

    眼睛:绿色

    头发:金色

    身高:155cm

    体重:41kg

    ……

第416章 来电惊魂    多伦多,还是满世界一片白雪茫茫。

    韦克斯福德艺术学校,涂鸦走廊上三个少女正倚墙地聊着明星八卦,“viy真和艾米-罗森在一起了,他们被拍到同车出街。”、“我也看新闻了,他的新车真酷。”、“我不怎么喜欢艾米-罗森。”

    突然,三人都停下话声,让一道抱书的黑棕长发身影走过,才继续谈起来,“其实是viy甩了杜波夫吧?”、“那还用说。”

    真是些八婆!妮娜冷着脸色走过,谈他也不谈他获得奥斯卡提名,谈什么绯闻……

    她轻吁了口气,可是为什么他和艾米-罗森?他应该和莉莉-柯林斯复合的啊,这真没有道理……

    “唉。”妮娜又叹一声,越想越心塞,停!别去想他了,分手了,不关你的事了。

    说不想,却整天都不禁的想,无数纷乱的念头,总有这个阶段的,想吧,尤尼克……

    放学后傍晚回到家,天空已经漆黑入夜,妮娜在饭厅玩着笔记本电脑,无线上网看着他的博客,喃喃自语:“我也是个演员,我是个艺术家……我不是笨人,不是俗人,我是艺术家……”

    “妮娜……”在一体厨柜边做着晚餐的米哈埃拉看看女儿,有些担忧。

    “我要更努力,更好。”妮娜凝眸,我说过的,分手是为了彼此更好,他会看到的,我会是一个全新的我。心头渐渐活跃,“我要更多的演出,电影要演,剧集也要演!”

    我也是个有追求的人,我也是非常优秀的女演员,我也是未来!

    妮娜有点兴冲冲的打开imdb,登上个人页面查看:

    fil摸graphy

    actor(2credits)

    car日e(pre-production)——2006

    car日e-white

    the-exorcism-tapes——2005

    maggie-sweetzer

    还只有《驱魔录像》和前期制作的《魔女嘉莉》,真少。

    她拉动一圈,点开个人简介页面,看着“微型简介”一栏,现版本没写几句话,几乎都是关于tet,撇撇嘴,留意到右上角的“edit”,有了主意,编辑一个新简介!

    “妈妈,我要编辑imdb上我的简介,你说怎么写好?”妮娜一边问,一边点击编辑,要登陆账号,点击创建新的账户。

    “把你自己介绍出来就好。”米哈埃拉忙着往烤箱做烤饼,旁边顾小姐嗅动着鼻子。

    “嗯。”妮娜注册了个账号叫nina/迷chaela-dobrev,和妈妈联合编纂!接着编写了起来:

    “nina-constantinova-dobreva-oved-to-canada-at-the-age-of-two-and-has-lived-in-toronto……”

    这些信息好写,但怎么介绍自己呢?她写了又改,改了又写,中途叫妈妈过来给予指导和意见。

    说自己喜欢旅行,喜欢体育运动……

    “但是,最重要的是,表演是她的热恋,而她把它视为是一个刚刚开始的冒险。”妮娜嘴角微笑,pas私on,adventure,多好的词!继续:“她相信沿着表演的旅程和我们创作的人物将帮助我们了解自己。”

    哈哈!多艺术。

    “along-the-way-will-help——understand-our色lves。”她不由得意的念了几遍,真酷,看上去真像回事。

    点击提交。

    一股成就感涌上心头,妮娜举起双手,大叫:“成功了!”

    从今天起,好好努力!

    ※※

    叶惟过问的不只是自己的项目,还有其它几个。

    比如像《暗物质》,这是独立公司多样图像(my日ad-pictures)的项目,改编自1991年震惊全美的卢刚事件,知名戏剧导演陈士争执导,梅丽尔-斯特里普加盟出演女主角。

    于情于理,当《暗物质》团队邀请他看看剧本,说说意见,他没有拒绝。

    只是看过之后,他感觉不怎么好,这剧本没有表现出卢刚的偏执、颠狂,对物理学、人世、种种政治的一种建立在扭曲上的超然,老去着重中国大陆的背景对其的影响,无病呻吟的东西。

    当斯特里普问他的想法,叶惟颇是为难,电影没有绝对,说不定陈士争拍出一部经典呢,如果因为他几句话,导致斯特里普退出了,那他就是毁了别人得来不易的机会。

    但他真的不喜欢这个剧本,就只说“卢刚的改编失去张力”,还好斯特里普没有退出,她想演这个故事,也想和陈士争合作。

    《暗物质》是人际交往,《魔女嘉莉》是策划,它计划5月份开拍,已经定档10月6日,《灵魂冲浪人》上映前一周。

    叶惟对这项目非常上心,它决定着妮娜能否成为新一代恐怖尖叫女王,一直跟进着它的剧本和剧组。

    编剧是劳伦斯-科恩,他也是旧版嘉莉的编剧,还改编过斯蒂芬-金的《小丑回魂》、《燃烧森林》等;而导演是金伯莉-皮尔斯,她是旧版导演布莱恩-德-帕尔玛的老朋友,处女作《男孩别哭》,希拉里-斯万克获封奥斯卡影后之作。

    帕尔玛是大师级的人物,旧版嘉莉虽然是他早期的作品,也足够经典。现在要重拍,真没有几个导演敢接,狮门、斯蒂芬-金都想邀请女导演来拍,希望新版往女性视角的方向突破。

    金伯莉-皮尔斯可以说是最适合的人选,《男孩别哭》(1999)后她还没有拍过新片,在2003年底,她筹划数年的项目《沉默之星》接近开拍却因为资金问题而搁置,就到现在了。

    她对《魔女嘉莉》充满兴趣,那种绝望感也是她所擅长的。

    但编导阵容太老了,这是叶惟最大的疑虑,现在要拍新版,却找来这些老东西。老东西是一把双刃剑,拍好了就是姜还是老的辣,拍砸了就是老套陈腐,跟不上时代潮流。

    他能做的只有跟紧点,各方面多提意见,尽力帮助金伯莉拍出一部好电影。

    《驱魔录像2》还没有开启,预定2007年三月档,他是不管的了,没空,狮门能做成什么样就什么样吧。

    十位少女都开始了各自的训练计划他给她们布置的任务,看书籍、电影等等,都是对她们的表演和各自角色有所帮助的材料,因人而异。像荔枝的表现力不需要加强了,需要的是收敛;茉迪却要开拓她的想象力和表现力。

    十人中,最让他劳神的自然是那几个全新人,事情小到比如打理好imdb和imdbpro的个人页面,都是影人展现自我的平台。

    她们的简介资料都交给了吉娅,吉娅再给她们编辑好。

    不然谁给这些新人编写?尤其还没有经纪人的。自己编辑可以,基本都会注册个像是别人的马甲或者直接匿名,所以“by:anony摸”是最常见的情况。傻子才说是自己,那样没有说服力和格调。

    只有茉迪、坎迪丝和艾丽西卡还没有美国经纪人,叶惟都吩咐她们先不要签经纪,他会给她们物色的,签好经纪才有用。

    坎迪丝的角色最小,准备量也最少,她说正好有时间做她的音乐专辑去;詹妮弗一心演戏,但《冬天的骨头》计划10月才拍摄,还有8个月,他要求她在此期间不要去忙任何其它,专心的训练,她接受了。

    最着急的还是谢琳和艾玛,只剩一个月不到了,还得学习冲浪。谢琳是配角还好,没那么多内心戏,但是艾玛。

    提起这女孩,叶惟就不禁叹息,到底是什么问题?她有不错的天赋,也不算懒,态度还算端正,却就是没什么进步。

    怎么才能让她的演技进入另一个层次?头痛!

    “艾玛的表现怎么样?”这天下午近傍晚,朱莉娅-罗伯茨发来短信询问。

    叶惟能说什么呢,我拿她没有办法?我快对她绝望了?如实地回复罗伯茨:“不错,但还不够好,我会继续训练她。”

    “别忘了我们的交易。”罗伯茨又发来短信。

    “不会的。”叶惟回复。

    “别让艾玛知道。”

    “我明白的。”

    ※※

    “在整个选秀会过程中,叶惟有什么违规非法的表现吗?”

    “没有。”

    “他有没有什么让你感到不安的话语?暗示?”

    “没有,惟的每一句话都让我膜拜。”

    “你没什么要投诉他的?”

    “没有!我给他打满分。”

    “对于有媒体指责叶惟选你是搞裙带关系,你有什么解释吗?”

    “太可笑了!我和惟是好朋友,我们谈合作很久了,你说有没有感情分在里面,我会说有,好朋友合作不正常么?只有我们?

    什么裙带关系,难道我要像尼古拉斯-凯奇那样叫个艾玛-戴奇才行?不,我就要姓罗伯茨!不管我怎么努力,都会有人说我搞裙带关系,真是受够了。”

    因为sag的调查,艾玛气了个满头冒烟,说着说着就裙带关系,总是这样!

    sag是这样,那些媒体也这样,什么“viy看在朱莉娅-罗伯茨的份上才给艾玛-罗伯茨女主角”、什么“艾玛-罗伯茨一无是处,除了有个好姑妈”、什么“艾玛-罗伯茨又矮又小,鲨鱼一口能咬掉她半边身”……

    太可笑了,太可恶了。

    虽然惟出面支持了她们,这几天,还是有很多很多的声音,把她的脑海搅得乱七八糟。

    走在路上,感觉每个人都对她指指点点,看,艾玛-裙带关系-罗伯茨!

    真是有苦无处诉,跟朋友说得太多吧,好像她很在乎似的,一点都不酷;跟妈妈、姑妈、二姑妈她们说吧,又铁定要被教育一番;跟惟说吧,又怕他觉得她娇气、小女生……

    艾米-罗森有什么好?不就年长了几岁,高点,成熟点。

    还是周末那天到父亲家,主要是去探望5岁大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格蕾斯,小孩子无忧无虑的真好。她和格蕾斯诉起苦:“最糟糕的是有时候连我自己都那么怀疑。”

    能不吗,惟一直好像很嫌弃她,选秀会也没什么好话,可她就是得到了一个女主角,她和贝瑟尼都不像。

    “你问问他啊!”格蕾斯这么说。

    问问惟?如果真有什么内情,又怎么可能问得出来,除非……

    一个念头像魔鬼般生出,在心头盘缠不去,不但没有消散,还越发地壮大。她想知道答案,却又有点害怕……被这个想法折磨了几天,10号就是15岁生日了,她不想带着疑虑过生日。

    终于在6号星期一这天下午,放学之后,艾玛去了比弗利山庄姑妈家做客,两个宝宝快一岁三个月大了,很活泼可爱。

    跟着姑妈母孩三人在花园花架边玩了一阵,见姑妈笑得开心,十分投入的教着宝宝们学语,时机到了。

    “哈哈哈,晚上?去看电影怎么样?hello?hey?噢!手机没电了。”

    艾玛苦恼的看着关上的手机,眼睛余光留意着姑妈,心中满是紧张,在奥斯卡最佳女主角面前表演……她摇了摇手机,平常的道:“姑妈,我的手机没电了,能借你的手机回个电话吗?”

    “马大哈。”姑妈不为意的拿出手机递来,又笑着教宝宝去了。

    艾玛暗松一口气,连忙拿着手机走开一些,翻查通讯录快速的找到vigor-yeah,巨大的紧张骤然扑来,手指有点发抖,按动手机键发去了一条短信:“hoa-going?”

    她看看那边的姑妈,看看手机,后背骤起冷汗,就像007、汤姆-克鲁斯谁的在执行任务。

    快回啊,viy,快回复啊!

    “哈哈哈,看什么电影?我不知道,你说呢?新上映的《来电惊魂》?我有听说过,还没看……”

    过了一小会,有短信来了!艾玛连忙要打开看,一颗心跃到了嗓子眼,瞪大眼睛就看见他说:“good-but-not-good-enough。i-will-keep-train-her。”

    好但是还不够好?她一下大皱眉头,这句话等于说不好……

    她感觉自己正打开着潘多拉魔盒,可以就这样停下,什么事都没发生,也可以进一步查明……她抿抿嘴,又发去一条短信,“don‘t-fet-our-trade”她没用deal,而是trade,完全的交易意思。

    看着手机屏幕,满心希望着会看到一条回复像“exce-me?”、“ean?”

    新短信,“i-won‘t。”

    艾玛一张脸霍然的涨红,这件事情里……有个交易。

    她手指颤抖的再发去:“don‘t-let-emma-know。”

    “i-understand。”

    这是个交易。

    不能让艾玛知道的交易。

    我能演贝瑟尼,是一个交易,是裙带关系,是黑幕……

    叶惟,朱莉娅-罗伯茨,你们怎么敢!

    艾玛眼睛都红了,生起着燃烧一切的怒火,把手机里的刚才这些已发短信、已收短信都删掉,过了一会叶惟没有发来新短信,她调整好气息,装着没事的过去把手机还给了姑妈,说该走了,就告辞离去。

    “去圣莫尼卡。”坐进小车里,艾玛沉声的向保姆司机说,牙关抑不住的颤动。

    ※※

    “我现在在你家前院,立即回来!别说不行,我有个惊喜给你,你不来我不走的了。”

    傍晚时分,下班了,叶惟正想着去哪里,艾米回了纽约,她有一段时间没回大学了,周末才再来洛杉矶……随便吧!这时他收到了艾玛的短信。

    我家?圣莫尼卡的?肯定,不然她哪用得着站前院。但现在那里经常都有狗仔队!其他人就算了,他不想和艾玛传绯闻,很多的原因,就是不想。

    知道艾玛刁蛮起来真不会走,办公室和住所很近,和她罗嗦还不如快回去,什么惊喜?

    不到十分钟,叶惟开车回到住所,还好没发现街道上有什么狗仔,果然见一道少女身影站在门廊上,淡金长发披肩,蓝色牛仔外套,粉红t恤和白裤,挽着个棕色小手袋,一脸笑容。

    往前院车道停好车子,叶惟下车走去,疑问道:“你中强力球了?还是买到好书?进屋再说吧。”

    “惟,很多人都说我能赢得贝瑟尼是因为裙带关系。”

    “那些人是白痴。”

    “他们是白痴?”刚刚走进屋子客厅,艾玛的声音突然高尖了起来:“还是我是白痴?你当我是白痴!?”

    叶惟回头看去,见她激动得面红耳赤,感觉有些不对劲,“怎么了?”

    “怎么了!?哈哈。”艾玛冷笑,握紧了拳头,“哈哈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