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goodbye,film-c日ticism.

    hello,摸vie-talk.”

    学校图书馆里,妮娜读着笔记本电脑屏幕里的the-death-of-film-c日ticism,嘴巴微微的喃动。当看完了,她把网页拉上去瞥了几眼,又看看书桌上带着的那本《暮光之城》,眼神中透着一丝掩不住的失落。

    没有更近,只是越来越远了。

    但是…有个问题,谁可以?真的有同龄女生可以吗?

    “多么书呆的一个家伙。”

    ……

    《影评之死》彻底引爆了这场口水战,关注的媒体大众为之哗然,相比文章的质量更因为其观点,其中之一是网络助长了大众的傲慢愚蠢,而杀害影评和其它东西,叶惟还同意观众素质的倒退导致了电影的没落这种说法,虽然他也有对“良好的商业片”等的肯定,这实在是知识分子的口吻,但viy又向来以接地气著称。

    众多惟黑抓着这个作为黑点,但众多惟密和影迷却说看到了一个迷影英雄,那颗还没有腐朽的真心!

    媒体们称叶惟有旧时代论战的遗风,不过现在是宝琳-凯尔和苏珊-桑塔格都去世了的年代,卢-拉姆尼克等人打打口水战可以,上升到这么严肃深入的程度就恕不奉陪了,谈ss就谈ss,谈影评界生存状况做什么。

    倒是被调侃惨了的欧文-格雷伯曼站了出来,在《纽约时报》表示:“叶惟的话是他的态度,美国的影评界拥有一个分工明确、结构稳定的系统,我相信再过十年、二十年,影评都不会死。”

    格雷伯曼说的其实是两个不同的东西,叶惟的观点当然不是指哪天起就再也不会有影评和好影评了,而是指影评的影响力日渐衰退,这点是公认的事实,最后没人看了,生存空间小得跟死了没什么分别。

    《纽约时报》采访到大卫-波德维尔这位著名学者则坦然承认:“学术界和影评界都面临着危机,未来关于电影的对话会充满互联网,而电影评论早晚是会死的,到时人们只会重复背诵自己的喜好。”

    波德维尔在学术界的影响力不是叶惟可比,他老人家这一发话,顿时引发学界的大动静,而影评界又岂容他们放肆。这场口水战就此转变成针对影评会不会死这个问题的知识圈激战。

    但普罗大众真的不感兴趣,惟密们也不那么关注了,因为叶惟不再参与了,他在fac表示:“已经说了现在想说的话,全心拍电影中!”随着叶惟止战,ss口水战渐渐结束,留下的是必定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结束的争议。

    口水战很难有胜负,叶惟取得上风却是有目共睹,尤其当罗杰-艾伯特、安东尼-莱恩(3/4,《纽约客》)、“最平庸的影评人”理查德-科利斯(4/5,《时代周刊》)、斯蒂芬妮-扎克拉克(3/4,《沙龙》)等一批主流影评人打了迟来的好评。就连《洛杉矶时报》另一位影评人贝琪-夏基也在网络发了3/4分的影评,不再是“奇耻大辱”,而是“让人苦笑中落泪。”

    一些影评人虽然被叶惟调侃惨,但毕竟是职业影评人,一年中被骂被轻蔑不知多少次,搞私怨是最愚蠢的做法,叶惟今年可还有两部电影。这样除了与“糟糕影评人”分开,未尝不是对叶惟的一种还击。

    胜利者叶惟却好像失去了什么,“viy说了”专栏关闭!

    这个惊人的消息对专栏读者们简直是晴天霹雳,写得好好的怎么就?

    很多粉丝在叶惟的社交网站诉说着惋惜和挽留:“我和你的专栏共度了两年多的美好时光,不能继续下去吗?”、“我还记得你的《胶片之死》,那时候都还不是专栏呢。”、“这消息让我太难受了,买不到lat的人大概不会理解在周一清晨,一边吃早餐一边读报纸上偶像的专栏的感觉,那就像一周开始的仪式。”……

    在这网络时代,viy说了确实是许多年轻人还捧着报纸读的理由。尽管“viy说了”闭栏不会对lat的总体销量造成冲击,但它有所下降是必然的,损失了电影版的人气专栏的lat在官网发文表示惋慨,并感谢叶惟风雨不改的133期专栏连载。

    有人欢喜有人愁,叶惟的读者不只有一个群体,《all-dead》的读者们中很多就不读他的专栏。

    这部网络连载末日小说断断续续的也更新26章了,紧张悬疑,人物丰满,而且经常有同类作品难见的黑色幽默,叶惟还亲手画了一些人设和插画,所以它有着一定的人气。然而更新速度又慢,时间又不固定,最近叶惟还说在w’sb杀青前都不会有更新。

    但现在“viy说了”关闭!他不用再每周都花时间写一篇专栏文章了,空出来那块时间做什么?《all-dead》粉丝们在叶惟的社交网站打响争夺战般,喊出了口号:“all-time!all-dead!”

    盯上叶惟的时间的不只是他们,诱tube上“viy拍了”频道的粉丝们也很着急:“什么时候出新视频?”上个视频还是八月份火爆全球的“北极熊向人类的问好”,真怕他突然宣布viy频道也关掉。

    viy最大的粉丝群当然是电影明星那一面,留言蜂拥而至:“娱乐新闻说《周六夜现场》邀请你做一期表演嘉宾,可是你拒绝了!为什么?”、“影评不写就不写了,我期待看到你参加综艺节目!考虑考虑《与星共舞》吧?”、“我推荐《极速前进》,第11季快开拍了!”、“有没有勇气录制一届喜剧中心吐槽大会!?”

    《影评之死》怎么样反而没有被在乎,知识分子惟密们一片叹息。

    不过也想看他做客脱口秀……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534章 打我一下    《影评之死》的平淡反响让丽兹很为叶惟愤慨,事情不该是这样,它应该名噪一时。

    她真喜欢那句“good-things-didnt-happen,bad-things-e-in-threes.”这不是文章中最美的句子,不风趣幽默,也不深奥,但她从中感到了一种时代不再,英雄末路的悲情。

    从那开始就满溢着这种情感,切合电影和影评的从好转坏,一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不可避免地崩塌破灭,最后叶惟把专栏都关了,这真是壮烈,像烟花一样。她能感受到他的心情,那悲痛、悲愤,面对无法阻挡的大潮,他依然爆炸般迸发出自己的火花,希望惊醒别人,多一个算一个。多有男子气慨啊!

    真不枉费我喜欢他!丽兹看得澎湃,可是呢,好事都没有发生,坏事全来了。

    在lat官网和叶惟的社交网站,不是没有赞叹和共鸣,但更多的是“viy你都在想着些什么?”、“说实话很失望,我还以为会有十则笑话,这个东西我只看了几眼。”、“每当在这种时候,我就不能理解精英知识分子,或者说书呆子。”……

    丽兹有些气不过,化名与网友们争论了几个回合,这篇文章考究详尽,言辞犀利而深切,让人深思自己是如何被个人喜好影响对电影的评判,还有影评该怎么写,还有!没什么网友理会她。

    媒体大众反应冷淡的另一原因是影评界当起了缩头乌龟,没人写长文和叶惟论战,连漫骂都没有,弄得像叶惟说了一大堆废话。他也没什么好再说的了吧,又要忙拍电影。

    这事至少说明了一点,影评真的正在死去,振聋发聩的声音都没人听了。她其实早也明白,大众并不真正关注那些值得深思的事情,除非有一个巨大的超级巨星在玩把戏或者什么的。

    这场口水战如果叶惟没有玩那些把戏,又恶作剧又评测影评界,《影评之死》的影响力将会更小。而ss的争议可能就被影评界和媒体定义为他输不起,现在大家好歹不那样看,他的目的应该达到了。

    周一那天晚上,丽兹给叶惟发去赞佩短信:“你的文章让我感触良多。如果谁不喜欢某个东西,说其它什么东西才是棒棒的,也许有其他哪个谁碰到那东西,然后认为它也是棒棒的。我是说…你应该明白,有人不喜欢但有人喜欢,我们对待一切都受着喜爱和认知的影响,没办法说是谁对了谁错了。我觉得这是令人欣慰的,也是令人悲哀的。”

    叶惟可能在忙,拍夜景戏?过了很久,她都忘记留意手机了,却来了他的回复:

    “世界上多数事物都不是简单的对或错,是人们喜欢简单的评定方便大脑回路。我认为悲哀的不是多面性,而是很多事物的面向对象是特定群体,但人们正在混淆趋同着一切,由不对口的群体去评判一件事物并以之作为标准。就像由一群小孩子评判《粉红猪小妹》和《谁陷害了兔子罗杰》谁更伟大,《粉红猪小妹》获胜,它对于小孩子这个群体确实是伟大的,这没有错误,错的是为什么要由小孩子群体去评判《谁陷害了兔子罗杰》?人们还能接受并且这将成为主流?这似乎就是影评大众化、民主化、简单化,并结合为最大群体‘互联网’后的结果,可悲。”

    丽兹边看边想,突然敲了敲脑袋,才回复说:“是啊,可悲!心情都被你这事弄得不好了,有笑话吗?要那种影评人的。”

    过了一会,手机又收到叶惟的短信:【丽萨-施瓦兹鲍姆看了《纽约时刻》后评了d“这电影比纽约第五街人行道上小贩兜售的gucci手袋还假。”奥尔森姐妹听闻后很生气:“这白痴甚至从来都没有拥有过一个gucci手袋!”、“这婊-子甚至从来都没有拥有过一个gucci手袋!”之后她们叫小妹来作评判,到底那女人是白痴还是婊-子?小妹说:“都是。”奥尔森姐妹四处张望,“在哪里?”】

    丽兹一看就忍都忍不住的噗通呵呵傻笑,玛丽,阿什利,别怪我!这实在经典。波th(都是)和波at(船),不只是谐音笑她们两个蠢,还摆明是救生艇那种船,真够讽刺的。

    “喂!这可不是调侃影评人。”她回复。

    “你说什么?她们也是影评人!”叶惟回复。

    丽兹的笑声更大,还真是!

    “荔枝,不扯了,回聊,我要打给我的公主了。”

    “ok!”

    ……

    ss口水战闹得纷纷扬扬,但在星期一,w’sb剧组如常地开工拍片。叶惟早已通过吉娅向所有人通达了他的意志:“片场外的一切事情都与你们无关,好好把芮的故事讲好!”

    其实剧组每位成员都被ss所鼓舞,它的品质有目共睹,观众评价和票房又是那么生猛。之前质疑viy一年三部电影的人都看到了,tet不是一次偶然,他可以在一个很短的制片周期内做出好电影来,这绝对是罗杰-科曼都羡慕的本事。

    大家的劲头都很高,詹妮弗和艾丽西卡也都这样。

    虽然ss陷入争议,艾玛的表现获得了各界几乎一致的掌声,零星的批评微不足道。也许除了叶惟还没有谁对她们的期望是明年进奥斯卡,所以艾玛这种表现和家世,ss这种成绩,已经确保她会挺进明年的儿童、青少年选择奖等奖,怎么能不满意?

    过去周末狗仔队有拍到朱莉娅-罗伯茨的新照,她与丈夫到餐厅就餐,看着就心情极好,笑大一张嘴巴,很为侄女骄傲吧。

    未来女孩们气势正劲,媒体对viy选秀会的质疑自然暂时隐退了,现在艾玛和谢琳都惊艳亮相,还有一个之前没被人留意的特丽莎-梅诺尔,相比之下她都不被叶惟重视,茉迪-赛明顿呢?她们呢?

    外界想知道,两人也都想知道。

    那天一早在片场,叶惟拿着一份《圣路易斯快邮报》让她们看,报纸的电影娱乐版对他今年的颁奖季行情打了个大问号,ss完了,tlb有最难改编之称,w’sb又像撒钱玩似的。不只是《圣路易斯快邮报》,很多媒体都在看衰他。

    “这些人啊,他们会‘惊掉下巴’的。”他大笑中再次表示了他对她们的信心和期望:“你们两个能让我出尽风头。”

    詹妮弗老实不客气的点头,我的荣幸!

    后来发生的事让她看出来了,叶惟这个人多狡猾,他在打你一巴掌之前,总会先给你一颗糖吃,这样你被他打了也就还记着他的好,想着“他打我是有原因的,他可是给我糖吃的人。”

    她不是在比喻,这天真的被他打了一拳,对左肩膀又快又重又狠的一拳。她的“主意”,情愿的,被打惨了,左肩青了一大块,手抬不起来,一扯动就痛,她却觉得有必要,他打得好……

    芮被揍的那场戏今天拍摄,周日化妆组和她并没有休息,在酒店忙着做脸青鼻肿的造型。每次都花很久做好一个造型,得了通知的叶惟溜过来看看,说句“不行”就走。从早到晚一次又一次,她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不断变化,变得奇形怪状,最后一个把她都吓着,脸肿成了猪头,眼角裂开,鼻子断了,嘴巴歪了,到处是鲜血,太惨了。

    不管导演满不满意,她用手机先把这珍贵时刻拍下来留作纪念,并发给了家人开玩笑:“因为不听话,我被导演打惨了。”没想到一语成谶。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叶惟打量了这个妆半晌,还是不满意,“你的眼神,差着你的眼神。”

    詹妮弗挺无奈,说真的从小到大,她就是个上树捣蛋、下河捉鱼的野孩子,和两个哥哥打过架,和一些女孩也打过架,揍人和被人揍都是常事,已经尽力的演了,她不明白还差什么。

    “你有被人痛扁过吗?”叶惟问。

    “没有。”詹妮弗如实说,她既没有痛扁过谁,也没被谁痛扁过,没到那种程度。

    “也许,我是说也许,你需要被人痛扁一次。”叶惟犯了难,伸手捏她妆肿的脸颊,妆容很坚固,他却似乎有点嫌弃,“你非常倔强,你没有跪下来过,不是对谁,是对生活,你一直在奋争,但你从来没有绝望的失败。”

    詹妮弗觉得自己都历尽磨难了,但也知道自己不过是个16岁少女,这可怎么办?

    叶惟按按她的肩膀,“先就这样吧,拍摄的时候再看。”

    然后这天剧组从白天工作到晚上,晚餐、上妆,终于在农舍片场开始拍她被痛扁后哀求坏蛋们放她一条生路那场戏。叶惟也开始变得不满,而且急速地加重,在又一次ng后,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怒吼了她一通,像要生吞了她。

    詹妮弗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暴怒的viy,后来才听说他在ss片场喷过安德鲁-加菲尔德一次。

    “不好意思!?劳伦斯小姐,你没被打过吗?你从什么城堡来的!?你他马懂不懂什么叫破碎的强硬,什么叫恐惧,崩溃,跪地求饶!那些人要虐杀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你说不定下一秒就会被人用这条马鞭勒死!你还犟!?你有什么资本犟?因为从剧本那知道自己不会死?你他马表现派,倒是给我表现真实的芮啊!”

    “那、那……”詹妮弗想说什么说不出,事实上有些被吓着,片场的死寂让她更加慌乱,“我是不太明白……”

    “我不想再给你罗嗦分析,你就想象现在被我暴揍了一顿,你还得求我不解雇你,你这块屎!你什么都不是,你就是块屎!明白吗,这场戏就是这样,你什么都不是,你就是块屎!!你什么都不是,你就是块屎!!哀求别人不要把你踩得稀巴烂的一块屎!!!”

    她真是被吼得丢了魂,大概就他可以,换了别人都不行,他太凶了。不知是什么想法,她说:“你能不能打我一下?”

    吉娅等人怔了怔,但叶惟等了很久一般,骤然就挥拳砸向她的左肩膀,砰的一声闷响,片场每个人都听得到,都愣住了。詹妮弗被打得几乎摔倒地上,她呆目的望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浑身不受控制的发颤……

    “继续拍。”叶惟冷声的大喊。

    接下来的事情,詹妮弗有些不记得了,这场戏不是用表现派演的,体验、方法演技……谁知道呢,就那么全部演完。

    但从这一拳开始,她的日子像彻底地落入地狱,才清楚叶惟要冷对一个人可以到达何种冷酷无情的境地,即使明知道是为了电影好,为了符合剧本的片场气氛,也一样难煎,甚至有时候怀疑需不需要、值不值得。

    叶惟对艾丽丝超级好,她很难不羡慕,人家也是拍戏,怎么就像“维坎德小姐”?因为住一个房间,她知道艾丽丝迷viy迷到了一个新高度,读了那篇《影评之死》能有一百次,每天都关注ss口水战的所有新动态,还收集媒体评论文章。

    “专栏关闭太可惜了。”

    “没什么,我重获更多的空闲时间,这叫你关了一扇窗户,开了一扇门,比如到瑞典旅游。我喜欢瑞典,我计划明年就到斯德哥尔摩玩。”

    艾丽丝听了满脸兴奋,“在斯德哥尔摩,我闭着眼睛都能走在路上。到时候我当你的导游?”

    “为什么不?但你不是来自田纳西州的吗?”

    “哈哈!”

    w’sb的片场总有这副景象,两人或更多人在笑谈,詹妮弗游荡在旁边,没有说话,她说了什么当即就会冷场,直至她走开。整天都这样度过,20号周五下午收工后,小暴君为庆祝他妹妹的生日回去洛杉矶,周六休息,周日复工。

    她和艾丽丝都送上礼物给他捎去。这属于工作外的私交了,最先是他摊手要:“朵朵收到越多人的礼物越开心!随便送点就行,价格不准超过35美元。”她在酒店旁的超市买了套30美元的儿童积木,盒子上标明适合“5-8岁儿童”,可她送出手后才想起,那是天才的6岁妹妹……还玩积木不?

    难熬的日子让她每天都看一遍拍摄日程表,快了快了,还有一周多就杀青,之后就……

    转念想想,心头顿时又难抑地不舍,一个月真短…疯了吗?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狗屁!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