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媒体大众真有些料想不到叶惟的回应长文能这么犀利,他似乎句句在理,还多了个挡箭牌,大卫-梅里克。

    教过叶惟的格瑞丝-艾西老师听了笑叹,典型的viy恶作剧!被捉弄的对象都快气疯了,他还能理直气壮的开脱:“我这是让你们瞧瞧什么叫误导!而且既然50岁的大卫-梅里克这样做被传颂为经典,那还是确实欺骗了观众六个月,18岁的我没骗任何人,只是在一天之内自黑了一把,顺便看你们出丑,怎么就不好了?”这下子谁想骂他还得先给他理由。

    众人自然注意到他行文中的幽默,最耐人寻味的无疑是调侃流行体育电影那几段话,影迷们纷纷在评论板为他注解:

    “一个老头儿”显然是指《百万美元宝贝》,那同样是“教练—选手”类电影,这类电影的教练一般都是落魄的问题失败者,“在肖申克监狱坐过牢的黑人老头教练”不是摩根-弗里曼还能是谁,他在奇幻喜剧《冒牌天神》里就演上帝,笑眯眯的,一点不吓人。

    弗里曼还是《百万美元宝贝》里教女主角打拳的两位拳击教练之一(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另一位是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白羊毛般的发须”应该是指他。叶惟把他们这对教练组合称为“熊猫”,一半黑一半白。

    拿一部奥斯卡最佳影片代表泛滥成灾的政治正确体育片,这个从coach到gucci、prada再到panda的谐音笑话真是讽刺到极点。很多影迷粉丝打上lol,不只是幽默,文章中针对影评界的主要几点质疑做了睿智的回击,不能说没有道理。

    还有自信的“影评界年内又会赞我两次”,媒体们知道这就是了,可以拿来做新闻的言论!今天刚有声音批疑叶惟没有好好拍《冬天的骨头》,心思时间都花在搞事上,他就这样搞砸的《灵魂冲浪人》,还敢说这种狂话。

    但叶惟这么搞像是有意扩大关注度,一出自导自演的恶作剧后,这场口水战把更多人卷进来了,还上了谷歌新闻热搜榜。之前是普通的影评争议,现在往娱乐八卦发展去了。

    被涮了一把的影评界估计正气得发颤。卢-拉姆尼克不知道别人,他自己就真的气得不轻,骂过那么多电影人,第一次被整蛊,整得好像他真有犯过什么蠢,无耻的小子!

    被屡次戏弄的欧文-格雷伯曼心情不可能好到哪里去,47岁的人了,纽约影评人协会的重要一员(30多个纽约主流刊物的影评人),他开始写影评的时候叶惟还没有出生呢。

    还不等影评界有什么反应,叶惟同步更新了一篇名为《是时候评测影评人们了》的文章,标明了欢迎媒体转载。

    影迷们一看就兴奋地哈哈大笑,这才是viy的杀着!媒体们也是哗然,这回出丑的可不只是格雷伯曼一个:

    【一直以来,电影人只有被影评人打分的份,观众则只能看着他们是竖起大拇指还是中指。

    那我们应该相信哪位影评人?谁的影评最可靠?谁的最差?谁是广告机器,谁是平庸分子,谁最“电影冷淡”,谁最热情似火,谁最毒舌,谁最陈词滥调,又是谁最公正严明,其影评仍然坚守着影评人的荣誉?

    为了搞清楚这些问题,我们团队在这个周末日夜不停地求知,通过基于metac日tic和烂番茄上真实的数据统计,并对影评人们加以解析,我们有了一些有趣的结果。由于影评界劳苦功高却很少有人问津,我们准备了一些奖杯嘉奖他们。谁会荣获最傻瓜影评人奖?是时候评测他们了!】

    叶惟团队瞄准了50位最有影响力的、目前还正活跃在大众视线的影评家,全是北美广播影评人协会成员(bfca奖是近年最主要的奥斯卡风向标之一),肖恩-爱德华之流被如常的忽略了。

    那怎么评测?团队以metac日tic的60分为界,粗暴地划分一部电影是good或bad,以此找出1996-2006年即最近十年的200部好片和200部烂片,50位影评人全都看过其中好坏各50部的,只多不少。

    再根据他们在metac日tic的个人平均评分,去与metac日tic的影评界平均评分、观众平均评分,烂番茄观众喜爱度平均评分作比较,分为好、烂、综合三项,这就得出他们的影评写得如何的参考结果。

    比如某位影评人评过100部好电影,平均分是80分,评过100部烂电影,平均分是65分,综合是72.5分。而三个比较项分别是65分、68分和70分,那意味着比最狂热的烂番茄用户还高了2.5分的这位影评人,每天都在胡说八道,要不就是习惯打分写评前先嗨起来,总之随便一位烂番茄用户都比他更懂得分辨一部电影的好烂,随便一句话都比他的影评更具有客观的批判性。

    叶惟在文中写明:“取样电影数量越多越能说明问题,本想每人至少统计500部,时间紧张只能100部了,但已经符合科学,以后有需要再补全。”他还说罗杰-艾伯特不在50位影评人之中,因为拿过普利策奖的艾伯特就不要和同行们争这些奖了,不过仍会公布艾伯特的评测情况。

    横向柱形图把评测结果一目了然的列出,媒体大众每一个都赫然看到欧文-格雷伯曼排在了高高的第一位,他的每项平均评分都比同行和普通观众高,而且不是高一点点……好评分90.6,差评分73.09,综合分81.45,比同行高了16.3%(差评分甚至高了24.3%)!比烂番茄观众高了9%!全是最高。

    叶惟点评说:【欧文,又是你!但为什么我们一点都不意外?大概这就是《娱乐周刊》风格吧,虽然我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也许因为缺乏竞争的环境磨尽了欧文脑子的灵光,在统计过程中,我们发现他给《正义前锋》打了b+,“如果辛普森把她的超短裤挂起来后,还能继续星运上升,这不会让人惊讶”,杰西卡-辛普森,看好你的超短裤了,有人在打主意。欧文还评了《狗镇之主》a,“罕见的青春反叛神话”,更大的神话其实是它们的评分都高于《好家伙》的b。评了c的《阳光小美女》我们就忽略不计了,毕竟这种例子在欧文这里不会让人惊讶。欧文,拿着吧,最傻瓜影评人奖,非你莫属。】

    影迷们笑翻之际有人去查看,还真是这样,《好家伙》和lms这两部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电影在烂番茄上各96%和97%、97%和95%的评分,格雷伯曼给了b和c。而叶惟引用他的影评句子“it-pson’s-star-keeps-日私ng-long-after-射-has-混g-up-her-short-shorts.”就在那里,格雷伯曼本意是称赞辛普森演得好,不必卖弄性感也能当演员,被viy一解释就笑死人。

    很多人忽然明白叶惟为什么抓着格雷伯曼编笑话,原来早已有内情,怪不得嫌弃他给《灵魂冲浪人》a的好评。

    这个奖不只是点评冠军,把所有高得出奇的影评人都揪出来了。叶惟继续以其毒辣的言语进行颁奖,最傻瓜第二名是《坦帕湾时报》的史蒂夫-珀塞尔,仅以微弱的劣势落败,高出同行16%,高出观众7.8%。

    【拥有最高的差评分74,没有人比得过史蒂夫赞美烂片的坚持不懈,他赞叹《蓝色激情》“简直是一场狂欢!”考虑到他住在酷热的坦帕湾,那的确是一场狂欢。有时候他又会作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他评论《人类之子》“这是一部深思熟虑的枪战冒险片,拍得不错。”然后评为b。头脑不清醒可能不是他的错,只是天气太热了。】

    珀塞尔对ss也给了b-,尽管他大赞了它一番“相当有趣的明亮的令人鼓舞的”,但他“作为评论家要去抱怨它的缺陷”。

    第三名是丽莎-施瓦茨鲍姆,《娱乐周刊》的另一位影评人,打分高于同行12.7%。

    【正因为有丽莎的存在,欧文在他的工作单位才不显得那么尴尬,他们就像青蜂侠和加藤。在欧文的带领下,丽莎在《娱乐周刊》已经尽力挑剔了,不过人总有点喜爱,丽莎绝对是布兰妮-斯皮尔斯的铁粉,她以b+赞美内容和评论都惨不忍睹的《穿越乡间路》为“布兰妮被安然无恙的送上大银幕,我们所喜爱的这位20岁超级巨星女孩正在成名的高速公路上前进。”这部2002年的青少年电影本想把布兰妮捧成电影明星,然而至今我们没看到布兰妮的第二部电影,也许是出车祸了吧。(别误会,我也是布兰妮的铁粉,噢宝贝宝贝。)】

    关注者们被叶惟的跑调笑话逗得哑然失笑,连小甜甜都调侃了,真够嘴贱的!传言他和贾斯汀-汀布莱克是好朋友……

    果然是史诗级的口水战!viy铁粉们可不管他开谁玩笑,这才真的是一场狂欢!

    viy以一张嘴巴有理有据的群攻几乎所有主流影评人,爆烈的火力让人完全无法招架。

    评测无差别,《洛杉矶时报》两个影评人,称赞ss“gangbters”的肯尼思-图兰排在没什么危险的中游,只比同行高4.1%;还没评过ss但有骂过《嘉莉》是“奇耻大辱”的贝琪-夏基,她排在第五名,评分特点是高于同行很多达10.7%、低于观众一小些的4.3%,可信度有限的表现。

    【贝琪-夏基是个谜一般的人物,在她还在为《芝加哥论坛报》写稿的岁月里,她就夸奖过不少的烂片,像把连欧文-格雷伯曼都以c级批评“这部电影唯一杀死的是你的时间”的《惊声尖叫3》称为杰作。我们都不知道贝琪具体为什么尖叫,可以肯定的是与惊恐无关。对了,她还经常把一些低评的浪漫爱情喜剧捧上天。】

    谁都看出叶惟在讽刺夏基不懂恐怖片,抓着机会为《嘉莉》出气。

    在评完这些出色的傻瓜影评人后,就是平庸影评人们了。斯蒂芬-金2004年就发文炮轰过理查德-科利斯等一群影评人的平庸,好烂的电影都稳当评价了事。这次获得最平庸影评人的人还正是《时代周刊》的科利斯,统计表明他的评分是最接近大众的,几项数值都相差不足0.1。

    【难以置信的精确,说的是科利斯对于普通观众的心理把握,他就是全美民众的一面镜子。所以科利斯的影评和你在电影院听到的陌生人谈论,甚至在幼儿园随便问一位小朋友的看法,都没有分别,像我5岁大的妹妹,她也会说《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很棒的电影”。如果让欧文来点评,“读科利斯的文章唯一得到的是浪费时间”,还有浪费纸张。】

    《今日美国》的克劳迪娅-普格以0.2%、《好莱坞报道者》的柯克-霍尼克特以0.3%的微弱对比差距紧随其后拿下亚军和季军。他们的影评也都是稳妥第一的风格,几乎都是废话。

    两人都给了ss中间值的2/4分,一边说很好,一边说但应该更好,它的宗教基调阻碍了他们打好评。

    【“叶惟的幽默用错地方,非理性的态度令人无话可说。”在一场影评争端中,普格如是说。现在面对冷冰冰的数据,不知道普格作何感想?她似乎把理性理解为平庸,想从她的影评中找到超短裤是很难的,并不是没有,她好评《疯狂农场》“一部热情招待年轻观众的甜美、温和、有趣的电影”,我正好看过这部被影评界骂臭的喜剧,怎么说呢……普格还给高评的《圣诞精灵》两星评分,“不惹人讨厌但像糖浆般太甜了。”】

    【当霍尼克特给像《红磨坊》、《钢琴家》、《弗里达》、《牙医的秘密生活》都打了差评,他真的没有出问题?“这部电影缺乏让观众进入故事并认同角色的具体个人时刻。”他这么评说《钢琴家》。但霍尼克特拥有从烂片堆把评分平均回来的本事,看完施瓦茨鲍姆评为d、普格打了1.5/4分的《麻辣宝贝》后,“这也许是高血糖的垃圾食品,但由不断上升的年轻女演员布兰妮-墨菲和人小鬼大的达科塔-范宁组成的励志团队,让你忘记了那些危险的甜味剂。”难怪不喜欢牙医。】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530章 多好的人    “卢-拉姆尼克”是叶惟的恶作剧?!

    媒体大众对此一片凌乱,叶惟和“拉姆尼克”的两个fac都喧嚷起了人们的笑声、惊疑声和骂声。

    惟密们自然为只是虚惊而松了一口气,有人享受到当中的好玩滋味,看看正骂得兴起的惟黑们像被一拳打碎了门牙!他们真的都被viy耍惨了。也有人不满,惟哥你这是在搞什么?自己人都被耍了,而且这样真的好吗?

    而相比尴尬,惟黑们恍了恍神就继续进攻,讥嘲这种行为无聊又幼稚,叶惟果然是个白痴!

    一些网络媒体人也斥责叶惟这样几乎等同于造谣,今天不是愚人节,他这么做是断送他的正义性,把自己推向反面。所以一些惟黑媒体是出了丑,但也让帮他的那部分媒体感到着急,别整得别人想帮都帮不了。

    各方都知道叶惟肯定会拿出一个说法。没有等待多久,恶作剧大白几小时后快凌晨,叶惟的社交网站就有了更新:

    【哇噢!今天“卢-拉姆尼克事件”是怎么回事?事情很简单,正如你们所见到的。

    卢真的是个影评人,事实上他经常去烂番茄点评电影,他只是没有为一家八卦报纸打工。我真的有送他礼物,请他为我写一篇好的影评。还要是半夜从黄页里找到他,再从酒店赶往卢的家,先看电影再评论。卢很喜欢我的新电影,没有礼物他也会打满分,但我毁了人家的好梦,怎么能不作点补偿?

    无论如何,这不是谎言,我们自始至终的每一句话都由真诚所组成,卢还在个人资料中介绍了自己。可是这份真诚似乎太过显见了,反而使一些人往谎言去想,哪里都没有说的贿赂成了“真相”。

    这事儿关乎看待事物的态度,我非常赞同贝瑟尼-汉密尔顿的一句话:“当你十分靠近某些事物,你就很难看到它们曾经或现在真实的样子。(ething,its-hard-to-色e-things-as-they-t乳ly-were-or-are.)”你们知道,不要只看你们以乍眼间看到的外表,要以多个角度去看、用心去看,不然你很容易被自己欺骗,骗子叫陈词滥调。

    或许有些人骂我“还不是你误导!”,人们被各种各样的误导左右着观念和认知,那么好骗!这才是最可怕的。

    唔…好像有人问我是不是在指《灵魂冲浪人》的评价争议。是的!没错!影评界对它普遍的差评正误导着一部分观众,不是普遍高度好评的那大部分观众。一些影评人抱怨这部电影是个谎言,贝瑟尼虚假,每个人的言行举止都假。

    我不能同意半点。首先,为什么?为什么贝瑟尼的心态和行为假?那些差评中没有一篇给出有信服力的理由,都只说因为“简单”、“人物太聪明”、“缺乏真情实感”、“宗教情感过重”……

    不好意思?请容我打断一下,贝瑟尼是个非常虔诚的基督徒,宗教情感在她的内心世界起着支柱的力量。这部电影讲的是她的故事,我不可能去探讨因果,我只能也只想如实反映她的内心的面貌。

    我是个不可知论者,但你和我都知道宗教信仰对一些人来说就是一切,贝瑟尼从不否认这一点。

    “太多的宗教情感”不能是评它烂片的原因,因为这是贝瑟尼故事的原样,这是真实。但不是我自夸,宗教背景不会影响一个观众从《灵魂冲浪人》获取力量,它绝对不是讲了个简单故事。

    有另一部分影评人批评它是忽略现实痛苦的心灵鸡汤。也许是因为影片的痛苦峰值没有达到他们的需求吧贝瑟尼痛哭着从海滩这头打滚到海滩那头,遍体鳞伤后再站起来问题它不是那样的一个故事,贝瑟尼也不是那样的一个人。

    对于一位13-14岁的青春少女,坚强振作并不需要多么复杂的过程,直达贝瑟尼的灵魂深处,她的黑暗也就那些了。没有更多,更多的所谓“真实”的黑暗和难题是你们的,不是她的,她这样就已经是真实的她了。

    说到这,我们就有了一个问题,是改编剧本阶段就考虑过的问题,是要一个真实的贝瑟尼,还是要一个评论界眼中的真实贝瑟尼?如果选择后者,就要把很多不属于她的黑暗加诸于她,她想的、说的、做的将是个成人内心的假少女。

    我虽然无意拍一部青春电影,更不想拍一个假的贝瑟尼故事。所以我选择了前者,一个遭到鲨鱼袭击失去左臂后醒来第一句话是“我什么时候再能冲浪?”,一个月后重新训练,两个月后重返大海赛场,有痛苦,但更有坚强的真实的贝瑟尼。

    年岁的增长不代表让人拥有更大的勇气,通常是恰恰相反的让人失去勇气。

    “越多生活智慧,越少勇气”、“初生的小熊不怕狼群”等这些谚语也告诉着我们这点,这正是发生在贝瑟尼那的一个情况,她的勇气有多个来源,我敢说其中之一是她的年少。

    年老的你们觉得应该更痛苦、更多挣扎、心态转变时更复杂,那是会发生在一个老了的人那里,不是她!为什么不愿意放下成见地看看这个13岁少女?你们没看到她那双满是纯真希望的眼睛吗?

    所谓的年少勇气就是没想那么多,相信一切梦想都能成真,贝瑟尼相信了成年人不轻易甚至永远不会相信的,所以她创造了奇迹,而不是还在纠结要不要继续冲浪。但她一样有少女的善变(少男也会),她有受挫心、有过哭泣、想过放弃,她没有的是铁一般的决心或者从此以后不再有烦恼的电影式觉醒,就算她成为冲浪冠军,她依然会有下一次、下下一次的挫折与沮丧。

    《灵魂冲浪人》已经呈现了最真实的贝瑟尼,我不明白这怎么会是虚假?

    我更不明白“为什么是剧情片而不是纪录片”这种差评原因算是什么,为什么存在传记电影?为什么你是影评人?为什么我要写这篇日志?我都想知道原因。

    话说回来了,你们要什么,我还是懂一些的,一个黑人教练,或者一个老头儿,最好的是,一个有着白羊毛般的发须的、在肖申克监狱坐过牢的黑人老头教练。那我的电影就有了政治正确盾牌,这比上帝吓人多了。

    但我们到底有多少部这样的“教练—选手”电影了呢?好的坏的,被赞的被骂的,改编真实的虚构的?

    《红粉联盟》(1992),《冰上轻驰》(1993),《茶水男孩》(1998),《光辉岁月》(2000),《心灵投手》(2002),《卡特教练》(2005),《重振球风》(2006,还在上映),《我们是马歇尔》(定档今年12-22)……

    老天啊!太多了,根本就数不过来,只能说些具有代表性的,似乎世界离开教练就什么都无法运转(对不起,我的足球教练们,我爱你们!),不是的,我们还有gucci,不喜欢就prada好了,谁不喜欢熊猫呢?

    这是好莱坞体育电影最大的陈词滥调,仿佛在这类影片中教育主角的唯一合法人是教练,其他人一旦那么做了就是太聪明,即使是主角的父母。拜托,谁不会说几句“一切都会好的”?

    大伙儿,一切都会好的!

    假的,这件事好不了了。首先我得说,我自己也是影评人,熟悉我的一些朋友大概也知道,无意冒犯,我要开始粗鲁了,影评界存在着一些傻瓜!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意为傻瓜(fools)。不过我倒也相信,他们今年内又会赞我才华横溢,两次。

    另外今天这事不是我的首创,只不过是对大卫-梅里克的模仿而已。也许有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简单的告诉你吧。

    传奇戏剧制作人david-mer日ck(1911-2000,《你好,多莉!》等作品共获得过9个托尼奖,以及28项提名,个人2次荣誉奖)在1961年他的新剧《地铁就是用来睡觉的》(subways-are-for-sleeping)开演前,他料定纽约七大剧评人霍华德-陶布曼、沃特-科尔、约翰-查普曼、约翰-麦克莱恩、小理查德-沃茨、诺尔曼-纳达尔和罗伯特-科尔曼将会抨击这部音乐剧,然后……

    梅里克从纽约的黄页里找到和他们同名同姓的七个普通市民,邀请他们去看新剧的内部演出并获得他们名字的使用权,再哄他们说出如“一部近三十年来最伟大的音乐喜剧”、“有史以来最好的音乐剧”、“一部神话般的音乐剧,我爱它”等陈词滥调好评,再在《纽约先驱报》刊登全页广告,把这七位剧评人的好评和姓名(用粗体字)都登了上去。

    这部“好评如潮”的音乐剧演了205场,几乎持续六个月,观众们看得开心极了,没有人在乎另一群剧评人说了些什么。

    你要说观众受到误导了吗?这或许是名气、评论怎么影响观众的本质,当你带着朝圣和包容的心理去看某个作品,那什么都是好的,不好的也能容忍或者自找理由变为好的,你总是看到它的好;当你带着怀疑和挑剔的心理去看,那什么都是坏的,一点点不好就不能容忍,好的也能变为坏的,你总是看到它的坏。

    1961年是这样,到现在还是这样,不只是发生在怎么看一部作品,而是发生在看待任何一件事物,客观和主见很少露脸。

    不过事实证明在现今年代,你不可能用这招欺瞒世人六个月那么久了,狗仔队真的无处不在。

    谈起大卫-梅里克这事,当年的人们有称赞他机智,有骂他假宣传,现在则大都是说美事一桩。很多事情需要时间去做评判,我把话放在这里了,45年之后当人们再谈起“卢-拉姆尼克事件”,只会报以欢笑并且称赞我这人有趣,可能还会说“你看看,你看看,叶惟当年为了警醒世人,连自己的声誉都肯牺牲,多好的人啊!我爱他。”

    谢谢!说真的,这太好玩了,哈哈哈。

    什么……还有更好玩的?欧文-格雷伯曼又出了风头?请看同步更新的另一篇文章《是时候评测影评人们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