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卢-拉姆尼克”是叶惟的恶作剧?!

    媒体大众对此一片凌乱,叶惟和“拉姆尼克”的两个fac都喧嚷起了人们的笑声、惊疑声和骂声。

    惟密们自然为只是虚惊而松了一口气,有人享受到当中的好玩滋味,看看正骂得兴起的惟黑们像被一拳打碎了门牙!他们真的都被viy耍惨了。也有人不满,惟哥你这是在搞什么?自己人都被耍了,而且这样真的好吗?

    而相比尴尬,惟黑们恍了恍神就继续进攻,讥嘲这种行为无聊又幼稚,叶惟果然是个白痴!

    一些网络媒体人也斥责叶惟这样几乎等同于造谣,今天不是愚人节,他这么做是断送他的正义性,把自己推向反面。所以一些惟黑媒体是出了丑,但也让帮他的那部分媒体感到着急,别整得别人想帮都帮不了。

    各方都知道叶惟肯定会拿出一个说法。没有等待多久,恶作剧大白几小时后快凌晨,叶惟的社交网站就有了更新:

    【哇噢!今天“卢-拉姆尼克事件”是怎么回事?事情很简单,正如你们所见到的。

    卢真的是个影评人,事实上他经常去烂番茄点评电影,他只是没有为一家八卦报纸打工。我真的有送他礼物,请他为我写一篇好的影评。还要是半夜从黄页里找到他,再从酒店赶往卢的家,先看电影再评论。卢很喜欢我的新电影,没有礼物他也会打满分,但我毁了人家的好梦,怎么能不作点补偿?

    无论如何,这不是谎言,我们自始至终的每一句话都由真诚所组成,卢还在个人资料中介绍了自己。可是这份真诚似乎太过显见了,反而使一些人往谎言去想,哪里都没有说的贿赂成了“真相”。

    这事儿关乎看待事物的态度,我非常赞同贝瑟尼-汉密尔顿的一句话:“当你十分靠近某些事物,你就很难看到它们曾经或现在真实的样子。(ething,its-hard-to-色e-things-as-they-t乳ly-were-or-are.)”你们知道,不要只看你们以乍眼间看到的外表,要以多个角度去看、用心去看,不然你很容易被自己欺骗,骗子叫陈词滥调。

    或许有些人骂我“还不是你误导!”,人们被各种各样的误导左右着观念和认知,那么好骗!这才是最可怕的。

    唔…好像有人问我是不是在指《灵魂冲浪人》的评价争议。是的!没错!影评界对它普遍的差评正误导着一部分观众,不是普遍高度好评的那大部分观众。一些影评人抱怨这部电影是个谎言,贝瑟尼虚假,每个人的言行举止都假。

    我不能同意半点。首先,为什么?为什么贝瑟尼的心态和行为假?那些差评中没有一篇给出有信服力的理由,都只说因为“简单”、“人物太聪明”、“缺乏真情实感”、“宗教情感过重”……

    不好意思?请容我打断一下,贝瑟尼是个非常虔诚的基督徒,宗教情感在她的内心世界起着支柱的力量。这部电影讲的是她的故事,我不可能去探讨因果,我只能也只想如实反映她的内心的面貌。

    我是个不可知论者,但你和我都知道宗教信仰对一些人来说就是一切,贝瑟尼从不否认这一点。

    “太多的宗教情感”不能是评它烂片的原因,因为这是贝瑟尼故事的原样,这是真实。但不是我自夸,宗教背景不会影响一个观众从《灵魂冲浪人》获取力量,它绝对不是讲了个简单故事。

    有另一部分影评人批评它是忽略现实痛苦的心灵鸡汤。也许是因为影片的痛苦峰值没有达到他们的需求吧贝瑟尼痛哭着从海滩这头打滚到海滩那头,遍体鳞伤后再站起来问题它不是那样的一个故事,贝瑟尼也不是那样的一个人。

    对于一位13-14岁的青春少女,坚强振作并不需要多么复杂的过程,直达贝瑟尼的灵魂深处,她的黑暗也就那些了。没有更多,更多的所谓“真实”的黑暗和难题是你们的,不是她的,她这样就已经是真实的她了。

    说到这,我们就有了一个问题,是改编剧本阶段就考虑过的问题,是要一个真实的贝瑟尼,还是要一个评论界眼中的真实贝瑟尼?如果选择后者,就要把很多不属于她的黑暗加诸于她,她想的、说的、做的将是个成人内心的假少女。

    我虽然无意拍一部青春电影,更不想拍一个假的贝瑟尼故事。所以我选择了前者,一个遭到鲨鱼袭击失去左臂后醒来第一句话是“我什么时候再能冲浪?”,一个月后重新训练,两个月后重返大海赛场,有痛苦,但更有坚强的真实的贝瑟尼。

    年岁的增长不代表让人拥有更大的勇气,通常是恰恰相反的让人失去勇气。

    “越多生活智慧,越少勇气”、“初生的小熊不怕狼群”等这些谚语也告诉着我们这点,这正是发生在贝瑟尼那的一个情况,她的勇气有多个来源,我敢说其中之一是她的年少。

    年老的你们觉得应该更痛苦、更多挣扎、心态转变时更复杂,那是会发生在一个老了的人那里,不是她!为什么不愿意放下成见地看看这个13岁少女?你们没看到她那双满是纯真希望的眼睛吗?

    所谓的年少勇气就是没想那么多,相信一切梦想都能成真,贝瑟尼相信了成年人不轻易甚至永远不会相信的,所以她创造了奇迹,而不是还在纠结要不要继续冲浪。但她一样有少女的善变(少男也会),她有受挫心、有过哭泣、想过放弃,她没有的是铁一般的决心或者从此以后不再有烦恼的电影式觉醒,就算她成为冲浪冠军,她依然会有下一次、下下一次的挫折与沮丧。

    《灵魂冲浪人》已经呈现了最真实的贝瑟尼,我不明白这怎么会是虚假?

    我更不明白“为什么是剧情片而不是纪录片”这种差评原因算是什么,为什么存在传记电影?为什么你是影评人?为什么我要写这篇日志?我都想知道原因。

    话说回来了,你们要什么,我还是懂一些的,一个黑人教练,或者一个老头儿,最好的是,一个有着白羊毛般的发须的、在肖申克监狱坐过牢的黑人老头教练。那我的电影就有了政治正确盾牌,这比上帝吓人多了。

    但我们到底有多少部这样的“教练—选手”电影了呢?好的坏的,被赞的被骂的,改编真实的虚构的?

    《红粉联盟》(1992),《冰上轻驰》(1993),《茶水男孩》(1998),《光辉岁月》(2000),《心灵投手》(2002),《卡特教练》(2005),《重振球风》(2006,还在上映),《我们是马歇尔》(定档今年12-22)……

    老天啊!太多了,根本就数不过来,只能说些具有代表性的,似乎世界离开教练就什么都无法运转(对不起,我的足球教练们,我爱你们!),不是的,我们还有gucci,不喜欢就prada好了,谁不喜欢熊猫呢?

    这是好莱坞体育电影最大的陈词滥调,仿佛在这类影片中教育主角的唯一合法人是教练,其他人一旦那么做了就是太聪明,即使是主角的父母。拜托,谁不会说几句“一切都会好的”?

    大伙儿,一切都会好的!

    假的,这件事好不了了。首先我得说,我自己也是影评人,熟悉我的一些朋友大概也知道,无意冒犯,我要开始粗鲁了,影评界存在着一些傻瓜!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意为傻瓜(fools)。不过我倒也相信,他们今年内又会赞我才华横溢,两次。

    另外今天这事不是我的首创,只不过是对大卫-梅里克的模仿而已。也许有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简单的告诉你吧。

    传奇戏剧制作人david-mer日ck(1911-2000,《你好,多莉!》等作品共获得过9个托尼奖,以及28项提名,个人2次荣誉奖)在1961年他的新剧《地铁就是用来睡觉的》(subways-are-for-sleeping)开演前,他料定纽约七大剧评人霍华德-陶布曼、沃特-科尔、约翰-查普曼、约翰-麦克莱恩、小理查德-沃茨、诺尔曼-纳达尔和罗伯特-科尔曼将会抨击这部音乐剧,然后……

    梅里克从纽约的黄页里找到和他们同名同姓的七个普通市民,邀请他们去看新剧的内部演出并获得他们名字的使用权,再哄他们说出如“一部近三十年来最伟大的音乐喜剧”、“有史以来最好的音乐剧”、“一部神话般的音乐剧,我爱它”等陈词滥调好评,再在《纽约先驱报》刊登全页广告,把这七位剧评人的好评和姓名(用粗体字)都登了上去。

    这部“好评如潮”的音乐剧演了205场,几乎持续六个月,观众们看得开心极了,没有人在乎另一群剧评人说了些什么。

    你要说观众受到误导了吗?这或许是名气、评论怎么影响观众的本质,当你带着朝圣和包容的心理去看某个作品,那什么都是好的,不好的也能容忍或者自找理由变为好的,你总是看到它的好;当你带着怀疑和挑剔的心理去看,那什么都是坏的,一点点不好就不能容忍,好的也能变为坏的,你总是看到它的坏。

    1961年是这样,到现在还是这样,不只是发生在怎么看一部作品,而是发生在看待任何一件事物,客观和主见很少露脸。

    不过事实证明在现今年代,你不可能用这招欺瞒世人六个月那么久了,狗仔队真的无处不在。

    谈起大卫-梅里克这事,当年的人们有称赞他机智,有骂他假宣传,现在则大都是说美事一桩。很多事情需要时间去做评判,我把话放在这里了,45年之后当人们再谈起“卢-拉姆尼克事件”,只会报以欢笑并且称赞我这人有趣,可能还会说“你看看,你看看,叶惟当年为了警醒世人,连自己的声誉都肯牺牲,多好的人啊!我爱他。”

    谢谢!说真的,这太好玩了,哈哈哈。

    什么……还有更好玩的?欧文-格雷伯曼又出了风头?请看同步更新的另一篇文章《是时候评测影评人们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

    …

第529章 怎么回事    口水战升级!!!

    叶惟的《笑话五则》一出,媒体们关注者们的声音纷纷杂杂,其中很多人叹说:“可怜的欧文-格雷伯曼!”

    格雷伯曼在《娱乐周刊》供职16年了,贵为这家无聊但显赫的杂志社的首席影评人,大风大浪见过不少,但这么被人公然嘲弄真的不多,而且他确实给ss打了a的高评价,赞说“这是一场不可思议的感人至深的人生冲浪。”

    天才电影人却让他闭上嘴巴并滚到一边去,似乎得到他的称赞是一种耻辱。

    人们期待着格雷伯曼的回应,先看到的是15号周日这天的战况。

    几乎所有纸媒的娱乐版面都有这场口水战的新报道,叶惟那边,七则笑话被大量转载;影评界这边,像《纽约邮报》这种类小报的影评人都炸了。《纽约邮报》的另一位影评人凯尔-史密斯就登出长文痛斥叶惟和类似现象:“正因为拍电影的这些人顽固自恋,烂片才充斥在我们的眼球。”

    史密斯在把叶惟分类,这小子拍了烂片被批评就骂影评人,最没品行的那种!93%喜爱度自然不会出现在他的长文里。

    不只是他,不只是类小报或小报,被群嘲的各界影评人越来越多地加入讨伐叶惟的行列中。

    《今日美国》的克劳迪娅-普格发文表示“叶惟的幽默用错地方,非理性的态度令人无话可说”;《奥勒冈人报》的迈克尔-罗素以“叶惟嘲讽影评界突显其危险的膨胀”为题回击;《西雅图时报》的莫伊拉-麦克唐纳德之前有惟密的形象,这次驳斥他“现实的善好不是赞颂一部电影的理由”……

    火力强大!主流影评家们合力声讨一个人,话语权的缺失让当事人几乎没有翻身的可能。但现今有了互联网,一切更加复杂,而纸媒的速度实在跟不上变化快,还好有网络媒体更紧密的注视着事态!

    两度骂叶惟“无耻”的卢-拉姆尼克在他刚开通的fac上更新日志称“叶惟向我赠送礼物,让我为他的新电影说好话!”他晒出一组照片,只见是一支售价350英磅的百利金钢笔,包装盒的标识牌都还没有撕,附有一张精美的礼卡,上面果然有叶惟的笔迹写着的:“致亲爱的卢,请用这支笔为我写一篇华丽的影评!谢谢。你的朋友viy。”

    虽然“geo”不一定就是指好评,这却无庸置疑是一桩行贿……

    似乎有人在推动,这篇日志早上一出就在网络迅速传开,顿时间一片哗然。aol、雅虎新闻等网站争先恐后的抢头条,像fox新闻这种历来不喜欢叶惟的站点也第一时间报道和抨击,叶惟这回丢脸大了!

    这种行业丑闻不多见但不是第一次发生,但发生在天才电影人和知名影评家那就极少了,或许就没有。

    通常是某个小演员试图收买影评人,恳求“就算骂电影,也请认同我的表演”、“多赞我几句”之类。没有明星会这样做,只有那些没有公关、经纪团队,不懂生态又紧张成绩的无脑小演员才会自作主张这么做,希望事业上升却总是葬送自己。

    因为对于影评人来说,这是个当英雄彰显正义的难得机会,不管出于真心或名利,总会曝光出去并痛骂行贿者。

    对行贿者是丑闻,对拒不受贿者是佳闻!

    叶惟什么身份?什么脑子?竟然做这种蠢事!

    太棒了!刚要撤离的惟黑们立即汹涌出动,在各个新闻评论板,在社交网站,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数落着叶惟无耻、肮脏、虚伪的行为:“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原因,小东西是恼羞成怒。”、“viy你可以闭嘴了,你就是个白痴。”、“一边骂影评界,一边送礼物,真是个伪君子,呵呵。”、“如果叶惟是个笑话,那也是个根本不好笑的失败笑话。”……

    什么!?刚要宣示胜利的惟密们很震惊尴尬,那就是viy的笔迹和签名,这点公众不陌生,因为他很多的原画、手稿都曝光过。但这是为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这在正常的公关范围内吗?

    面对确凿的证据,viy阵营的每一位都很难去辩驳,很多人也无法接受,尤其ss是一部阳光励志的电影。

    这事让网上的风向来了个急转,声讨叶惟的、嘲笑的、质疑他不是第一回做而所以天才名头有水分的、表示失望的……viy阵营突然地陷入崩裂,只盼望发言人有个好解释,别让这个污点那么难看。

    网媒们在争相报道,可以预见明天的纸媒肯定也会这么报道:“叶惟试图贿赂《纽约时报》影评人卢-拉姆尼克!”

    《影评之死》还登不登了?活生生的第八则笑话!

    开什么玩笑!?这无疑是叶惟的亲朋好友们得知消息后的第一反应,一定是模仿的笔迹,可是拉姆尼克敢这样说又不太可能是诬陷,怎么回事?惟不知情的发行公关?

    狮门公司同样的惊讶,哪有这回事?公关都不是这么公关的,哪怕是那些金球奖评委影评人,送礼物、请旅游都早已不行,去年因几瓶啤酒闹出了人命。

    而因为商业片的票房和影评界的评价没什么关系,花钱在那里除了花钱没别的用处,还不如一个电视广告管用,所以商业片特别是大片从来不管赞骂,只管收票房;文艺片则是影评界的立足之本,他们的读者和行业都不是傻子,那些臭名昭著的“影评人”只会被影迷唾弃、被影评界除名。

    比如肖恩-爱德华(shawn-edwards),他是fox4频道新闻节目kansas-city的影评人,但在烂番茄上是找不到他的任何言论的,他也没有出现在metac日tic的影评人条目下。人们指责他是电影发行商的公关,甚至可能连那些短评句子都不是他写的。为此,爱德华多次加冕efilmc日tic评选的“年度广告机器奖”,别说影评家了,影评人生涯其实已经结束。

    肖恩-爱德华、大卫-曼宁之流只能骗骗压根不熟悉影评界、平时很少看影评,偶尔碰见好评广告增加了兴趣的普通观众。

    相反欧文-格雷伯曼是整天被人吐槽,被叶惟取笑和影评人无关,他还是个被认可其合法性的影评人。

    什么是一部电影对影评界的公关?那是舆论导向。一部独立电影通常从年初的圣丹斯电影节就开始运作,成功的话在上映前早就有了一股声势,像《半个尼尔森》今年做的,通过在多个电影节扬威建立起威望,影评界不打好评、不把它送进颁奖季都不行了。

    所谓的影评界还分派系,洛杉矶、纽约、芝加哥等等,不同的协会、不同的风格,每年各个影评人协会奖都有一些分歧争斗。电影的评论公关不是靠收买一两个影评人就可以搞定,收买一两十个也不行,随时成了丑闻而毁于一旦。

    叶惟清楚这些!清楚试看dvd的包装连木盒都不能用了,送支百利金钢笔?他抽大麻抽高了都不可能做出这种蠢事。

    正当狮门要出新闻发言人做危机公关,却收到神秘的知会……

    这天下午,tmz就宣布了一个惊人消息,它联系上卢-拉姆尼克要了解详情,拉姆尼克却对此事表示了惊疑:“那不是我,我还没有开通过fac。”脸谱网才公开一个月,不是学生去玩脸谱仍是件新鲜事。

    那不是卢-拉姆尼克?

    那是谁!?

    tmz记者留意到一点此前不被人注意的细节,“卢-拉姆尼克”的资料并没有自称为“《纽约邮报》的影评人”,而是goodandba的影评人,打开这个一听就很可疑的网站,只有几行文字信息:

    【soul-surfer-is-a-geo-film,viy-is-a-good-man.(o日ginal-score:4/4)

    lou-露menick,goodandba】

    搞什么鬼!“卢-拉姆尼克”是最明显不过的恶作剧,背后可能是任何一个人,但他怎么会有叶惟的亲笔礼卡?模仿的?

    tmz惊愕、得知的媒体大众也都惊愕,一篇篇打上问号的新闻被更新在各网站上。这事儿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到了晚上,很多人才知道就已经有了几次变化,简直像希区柯克的电影般迷雾重重。

    就在事情闹得乱哄哄之际,事态惊天的反转!

    “拉姆尼克”更了又一篇日志“谢谢viy的礼物,你这个人和电影都很好!”,他晒出自己和叶惟的一张合照,不是那个中年人卢-拉姆尼克!一个笑容憨厚的年青人,他还晒出自己的驾照,还真的就叫lou-露menick,密苏里州斯普林菲尔德人……

    惟密惟黑们的脑子都嗡了声……所以这整个就是叶惟的恶作剧?手机用户请访问m..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