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史上最糟糕的一次真人密室逃脱游戏!

    三人走进这家叫“迷宫房间”的游戏店时快晚上九点了,这家店有四个迷宫,都是限定在一小时内凭搜索、推理、算数等逃出迷宫,莉莉已经预订好了其中一个侦探逃出古屋的。

    接待他们的工作人员马科斯刚一照面就惊讶的认出叶惟,而和他一起来的两人,小女孩显然是他妹妹,叶惟作为成年人能带儿童进店,而这个浓眉少女……

    马科斯还没反应呢,少女彬彬但又威严的让他叫老板过来,之后一番交涉,她搬出了顾客的隐私权等等什么的,警告如果游戏店有任何向媒体曝料,都将要追究法律责任。大家都被吓着了,老板连声说绝对不会。

    叶惟兄妹两人游手好闲的看看这看看那,全程没参与,马科斯真不知道这少女是叶惟的女伴还是助理了。

    搞定所有曝光隐患后,很快,三人就来到古屋迷宫开始游戏,都兴致冲冲。

    叶惟满心想要打破42分钟这个顾客最快逃脱纪录,立即搜索起房间内最显眼的古典书桌,莉莉跟随旁边一同行动,有种他们是福尔摩斯和艾琳-艾德勒的感觉。但还有“华生”,朵朵到处蹦来跳去,“哥哥,莉莉,这是什么?我找到了一把钥匙!”

    两人霍地望去,朵朵在墙角的地上捡到一把铜钥匙,正举着查看。

    “给我。”叶惟走去要拿过,很明显这是打开什么锁的钥匙。

    “不给!我找到的。”朵朵跑开。叶惟要强抢,莉莉叫住他,童声的哄道:“朵朵,这是团队游戏,我们是一支团队!合作才好的。”朵朵还在犹豫,叶惟心痛时间的白白流失:“快给我!”

    刚要交出钥匙的朵朵顿时抓紧在手中,“不给不给!”

    叶惟旋即有个主意,“我们用一颗糖交换你的钥匙。”他看看莉莉,她点头笑道:“还有。”她伸手进衣袋,却只能拿出几块空的糖纸,不由怔着的看看他。叶惟一看朵朵偷笑就知道怎么回事,卷起衣袖要动手!

    “等等,朵萝茜,你去试试打开那些箱柜,说不定里面有糖呢。”莉莉继续要哄,叶惟没那个耐心:“你个小坏蛋想困死在这里是吧?我可以成全你。”朵朵一点不害怕的吐舌:“哥哥你不用吓我,这只是游戏。”

    “这不是游戏,这是生或者死!”叶惟真要抓狂,5分钟就都花在争吵上面,这才是开始啊。

    莉莉边瞪他边轻声:“你就没有撒娇的时候吗?”她被他倏然袭击般箍抱地吻了一口,“现在就是。”她翻眸白了他一眼,嘴角俏笑,扭身要挣开。叶惟抱紧她还要亲,“今天逃不出去了,我们玩点别的。”

    “噢,你们亲亲!”朵朵见状惊呼。

    “一边去。”莉莉用力推开叶惟,笑盈盈的再去和朵朵谈判,团队精神!

    朵朵并没有在犟只是玩而已,当下听了话,亲自去开书桌的抽屉,一个个的试开,但是手脚很慢,等她好不容易成功靠墙杂物柜的一个抽屉,总用时都过10分钟了。

    当一个小时过去,别说破纪录,三人还被困在最开始的书房里。

    马科斯等人都傻了,开店以来还没有客人止步书房,平均25分钟就能出去,天才viy竟然!老板对此很惊疑,难度太高了?开门做生意,太容易和太难都不好。老板诚心的问三人意见,朵朵作了代表发言:“哪里都找不着糖果,玩得没意思。”

    叶惟是捂着脸走出游戏店的,这要是传了出去,他的公众形象就得破灭。

    最开心的人是莉莉,回到车子后,不加忍耐的笑了个半死。

    已经晚上十点多,是时候启程回家。半个多小时后,叶惟先把麻烦鬼朵朵送回家,发誓不会再带她去玩真人密室逃脱;再送莉莉回家,见还有些时间,他停车在街道边,与她二人世界。

    没了电灯泡,甜蜜就抑不住了,两人在一记绵长的热吻中互诉相思和爱恋,吻了又吻,相视而笑。

    过了一阵,渐渐又谈及《灵魂冲浪人》,莉莉更清楚到叶惟是真的在烦惑,还没解开心结。她想帮到他,可是这一次,她却并不能真正明白他为什么苦恼,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ss是那么棒。

    她只能给予他自己真挚的意见:“惟,在我看来,这部电影很好,很好!我不骗你,我一点都不喜欢它幕后那些事,我听都不想听到,一点都不喜欢!但它打动了我,贝瑟尼重新振作那里,我都哭了,《剪刀手爱德华》才能让我哭,你也有那本事。”

    “我的问题就是它不能让我哭。”叶惟微笑地叹息,仰头靠着驾驶座,“我不知道,我还要想想。”

    莉莉握着他的手,“想好了告诉我,有什么都告诉我。”

    叶惟点点头,手和心都一片温暖。

    ……

    放映一结束,吉娅就着魔般按动遥控机,一遍遍的回放那些华彩片段,看得连连赞叹。詹妮弗和艾西丽卡也在看着感慨着,想想《冬天的骨头》也会有这么好甚至更好……

    三人一起到酒店餐厅吃过晚餐才散班,吉娅再回到套房时见时间差不多了,就给叶惟发短信:“如果这就是你要的,吉娅大师被你耍了,ss的震撼力让我怀疑自己当初质疑你是否正确。”

    这都不满意?要么是叶惟耍人,要么是完美主义作祟,或者两方面都有。

    直到凌晨一点多,吉娅都睡下了,手机的短信声让她醒来,一看是叶惟的回复:“没有耍你,但我也在困惑这些感受。”

    吉娅在奇怪的心情中和叶惟聊了一会短信,然后是电话,发现他多少有点是完美主义,最核心的原因则是失控,从前制到后制,他在失控状态中完成的这部电影,现在就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味。

    听听他说的,她觉得超棒的那些形式手法,他在质疑是不是“过多”,因为他的感觉不是这样。

    从电影诞生之初,现实主义(realistic)和形式主义(formalistic)就是划分电影风格最常用的两个词。

    不过它们在规则那些极端倾向这两种风格的电影才最好用,但风格极端的电影属于少数,通常是处于两者的中间,那就是古典主义(clas私cism)。这么说吧,一般情况下,纪录片是现实主义,剧情片是古典主义,而先锋派电影是形式主义。

    《四百击》是现实主义,《阿甘正传》是古典主义,《罗拉快跑》是形式主义。

    叶惟的电影里《粗话世界》是形式主义,其它的全是古典主义,其中《婚期将至》、《灵魂冲浪人》偏向于形式主义,现在拍摄中的《冬天的骨头》则偏向于现实主义。

    现实主义就是少用、最好不用技法,蒙太奇手法也是被反对的,摄影机是纪录的工具而不是所摄的表面可见的事物的“评论”发声筒。最高准则是简单、自然、直接,导演宁可抹杀自己,也不做操纵、不显现自我。像叶惟在w’sb开机前就告诉大家,他要躲起来拍这部电影,幕后每个人都要这样,让演员们和素材成为观众唯一所见。

    但不是意味现实主义就缺乏艺术性,而是最好的现实主义者懂得怎么隐藏其艺术手段。

    形式主义就不同了,正正的相反,导演最关心的是如何表达他对事物主观和个人的看法,什么技法需要就用,所以通常比较花哨,还有很大程度的操纵和对“现实”风格化的处理,像叶惟在ss用的两次分割画面以及其它很多。那还不算什么,有些非常抽象的先锋派电影,可是以纯粹的形式和技巧构成唯一内容来表现自我。除了导演自己谁都看不懂。

    一般形式的艺术是显见的,但这些手法无疑会分散观众对内容的注意力,察觉到导演的存在,听到镜头在说话。

    叶惟对ss的设想本是没有明显偏向的古典主义,结果他说杀青后不满意拍到的素材,感觉只用那些素材无法完成他想要的电影,他就铆足了劲在后制阶段挽救回来,更多的形式技法、更多的操纵,对观众进行自我情感的灌输,而不是观众自己客观的品味。

    但他又有两大尴尬,一是因为半路出家导致风格不彻底。比如一些镜头的角度就没做好,高角度镜头更能呈现出画面中人物的困境、卑微感、无力感以及被伤害、有危险等,有些应该用高角度的镜头他却拍了水平视线。这是让影片某些部分显得平实的元凶,虽然他尽力营造为暴风雨的前夕的感觉,包括使用pray-for-rain这首歌作配乐。

    二是形式主义是源于导演想强烈、显露地表达自我,可他不是,他是带着功利的目标去做,因为大概那么做观众会喜欢,他就那么做,这实际是商业片的宗旨,他这么拍独立电影,就似乎与艺术无关了。

    这样感动得了别人,感动不了他自己。

    看着自己一手做出来的《灵魂冲浪人》,他就又不满、又困惑。

    困惑为什么别人真的会喜欢,困惑如果这样就能把电影拍好,甚至拍出一部经典,电影艺术到底是什么?

    ss的首映反响对他造成了很大的认知冲击,他在思考更多,关于现实、形式、主观、客观、自我情感、观众共鸣、黑手操纵等等……这涉及一个最基本的导演问题,他想怎么样去拍电影?

    说回w’sb开拍那天清晨的分歧,叶惟之所以顺了詹妮弗的意思就有这方面的原因,他意识到拧耳朵这个人物行动对于詹妮弗的“芮”是操纵扭曲的,那是他不能容许发生在w’sb里的事情。他要遵从现实主义的最大感觉,应该说幻觉,就是电影的世界是未经操纵地反映了真实的世界。

    《灵魂冲浪人》不是,作为一部改编真实故事的电影却不是。

    它是如此的戏剧化,不是得益于开场那句“ba色d-on-a-t乳e-story”,它的信服力就会差上很多,那非他所愿。

    吉娅虽然听得懂这些,却不代表她到达了这里,她根本无法领会他的心情,就更别说给他什么指导了,她这次还真做不了大师。不只是她,同龄人中有谁可以?不是谁都是viy这种天才,就算才华出众的,像泽维尔-多兰那小子,也差得太远。

    他们还在为设计出一个长镜头或者蒙太奇自我感觉良好,人家叶惟在苦恼该选择长镜头还是蒙太奇?他们还在对着什么青少年伤痕题目或真心或强说愁的长吁短叹,人家叶惟的艺术感触都不知道去到哪里了,让他自己都迷惑。

    这怎么交流?

    “小子,老实说,《婚期将至》的时候我还能看见你,《阳光小美女》的时候我就看不到你了,现在?你的境界暂时不是我可以理解感受的,我都不明白你怎么能做出那些蒙太奇,最不明白你怎么能整体处理得那么自然!”

    “我不知道。”

    听到他的惘然,吉娅长长的一叹,“不说了,我们谈这个我就只能赞你,你该找像我家老头那些大师谈谈,我希望你不会被凯瑟琳-毕格罗那种四十五十岁的老女人搞到手,你现在很危险。”

    “老天…吉娅,苏珊-萨兰登怎么样?她六十岁,拜托!我是莉莉的人。”

    “苏珊不就是莉莉吗?”

    ……

    夜幕下的洛杉矶机场灯火通明,一架架客机如常的起飞降落。

    叶惟独自坐在候机椅上等待即将的登机,中转达拉斯再回斯普林菲尔德,明早10点到达。这一走要等20号晚再回洛杉矶,21号星期六那天是朵朵6岁生日,他早已安排好21号剧组放假而周日开工。

    结束了和吉娅的通话,叶惟放下手机,望着偌大的机场,一声苦笑。

    吉娅胡思乱想却有句话没错,他感觉无法和同龄人谈这些问题,找不到人谈,吉娅不行,多兰不行,列夫他们更不行,莉莉也不行,他知道莉莉的心意,她的爱让他欢喜,自责烦闷没了,但困惑还在。

    什么时候找那些“电影小子”谈谈?又冒昧又不好说话。

    叶惟翻动起手机的通讯录,有些迷茫。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520章 它让我不安    ss的首映礼圆满结束后,接着没有庆功活动,叶惟与艾玛、贝瑟尼、戴米安、多兰等同龄人去吃了顿晚餐才匆匆回家,当回到家也已经晚上八点了。

    天空早已入夜,叶家的热闹则早已散场,陈诺和科尔温早回家为学业奋斗,就列夫、巴德还在,他们留下来吃的晚餐专程等他回来一聚。在客厅刚刚欢聚一会,他们赞了影片一通后就露出了真面目。

    “惟哥,介绍我认识贝瑟尼吧!”列夫的大鼻子张动,“这部电影让我爱上她了,我单身。”

    “别罗嗦了,给我电话号码。”巴德气哧哧的,好像叶惟说不就要揍他。

    叶惟上下打量他们,“贝瑟尼是个虔诚基督徒你们都知道的,在她那里没什么hang-out、休闲约会、约会、严肃约会这些事,只有两种,一,你们是男朋友和女朋友,二,你们不是。等你们谁成功和她发展了,做好准备男女朋友的时候才有接吻,订婚了才可能让你接触一下,三垒就只可能完婚那天了。你们喜欢吗?”

    两人顿时闷声,不是想当花花公子,约会都没有接吻就的确……

    “我喜欢,感觉这是上帝的安排。”列夫作了个重大决定,仿佛贝瑟尼对他就有兴趣。巴德支唔道:“惟哥,我想清楚了,我喜欢的是艾玛演的贝瑟尼,我想追求艾玛。”

    “你?”叶惟瞥瞥他,实话实说:“先练出一身肌肉,艾玛只喜欢帅哥,像我这么帅的。巴德,运动改变人生。列夫,介绍你认识可以,但贝瑟尼太传统了,等我拍完《冬天的骨头》你还有那想法,我再给你当爱玛。”

    正兴奋的列夫一声嚎叫:“惟哥!我还以为今天就能认识。”

    “今晚剩下几小时没空陪你们,我有别的更重要的安排,哈哈哈!”叶惟大笑,向来承认自己重色轻友的优良品德。时间不多,当即下了逐客令,带上朵朵开上有儿童安全椅的家里suv出门去。

    朵朵很高兴他带她出去玩,一会儿问去哪里,还不知道他和莉莉复合了;一会儿说要学冲浪,又问遇着鲨鱼怎么办,又说想去看望艾玛,看了她还有两只手才能放心。

    这颗电灯泡虽然烦人,但如果公主还有什么生气,她可以卖萌救哥哥。

    越来越驶近莉莉家,叶惟的心情越发变得明朗,确定了没有可疑车辆跟踪才驶到豪宅的外面,发出短信:“我到了,安全。”

    很快有回复短信:“收到。”

    叶惟放下手机,扭头看向朵朵,严肃的说:“朵朵,哥哥要告诉你一件事。”朵朵很少见他这么严肃,惊呼道:“艾玛的手真没了?”叶惟正声:“我有了女朋友。”朵朵感到奇了:“哥哥你不是一直有吗?”

    “不是……”

    小孩子不懂事,叶惟不想废话,望向车窗外的眼睛突然一亮,只见一道倩影走出大屋子走来,她中长棕发披肩,身着时尚的白色长外套和牛仔裤,右手挽着一个浅红手袋,着厚底鞋却还步伐优雅。

    他降下车窗,她朝这边看来,英丽的脸容顿时露笑,就这么看着她,他都心满意足。

    朵朵奇怪的也望车外,瞥见什么而惊疑:“那个是…那是莉莉,哥哥,莉莉!”她惊讶的目光随莉莉而移动,莉莉走到车边拉开一边后车门,边坐进来边笑打招呼:“嗨,朵萝茜!好久没见了。”

    “莉莉!”朵朵喜叫着张手要抱,苦于被绑在安全椅上。她忽然会意,惊喜道:“你们又好了!?”

    “算你聪明,哈哈!”叶惟大笑,趁安全赶紧锁上车门开车离开。莉莉系好安全带,俏皮的伸手点了点朵朵的脸颊:“是的,怎么样?”朵朵忙不迭地点头:“好,当然好啊,太好了!”

    她打从记事起哥哥就和莉莉在一起了,后来和妮娜,现在又和莉莉!娜娜、莉莉她都喜欢,最棒了。

    “莉莉,有糖吃吗?”朵朵的大眼睛闪过企盼。

    “有。”莉莉早有准备,从外套衣袋拿出一颗好时水果软糖拆了包装,喂到朵朵的嘴边。

    朵朵一口吃进嘴巴,还没嚼呢就感慨开了:“真甜……”只是一颗小软糖,几下就没了,她又讨要:“莉莉?还有么?”莉莉还没说什么,叶惟就叫停:“别给她了,出发前她已经吃了一包mms。”朵朵急忙解释:“是哥哥你吃,我才吃几颗,你一口就把整袋吃光了。”叶惟失声:“什么?我是什么?吃豆人?”朵朵吐舌头作嘘。

    看着这兄妹两人争吵起来,莉莉笑得欢乐,因为糖小,还是再给了朵朵一颗。

    朵朵一边嚼糖,一边朝前排耀武扬威的比划v手势!

    “你嚣张不了多久了,你快开始掉牙的了。”叶惟边开车边说。

    他零点的航班,11点就要去机场,在那之前就得回家,所以这次约会也就够看一场电影。莉莉做好了安排,不是看电影,是去西好莱坞一家今年新兴的真人密室逃脱游戏店玩。他们以前都没玩过,对此很感兴趣。

    车子在夜幕下行进,莉莉说起了ss,连声称赞拍得精彩动人。朵朵点头同意:“艾玛好坚强哦!”叶惟纠正:“不是艾玛,是贝瑟尼。其实…我自己不太满意。”莉莉微怔的问道:“说说?”

    望着前方的夜路,叶惟忽地一叹:“它还可以更好,很多方面,像表演,艾玛的表演我最不满意……”朵朵听得懂这句,心切的护着艾玛:“哥哥你怎么看的电影,艾玛那么好。”叶惟无奈:“我是导演,那是我拍的,你只是导演的妹妹。闭嘴!”

    “我也觉得很好。”莉莉声援委屈的朵朵,可能因为她对艾玛没多少醋意吧,能欣赏和感动艾玛的演绎。

    叶惟说道:“影片现在的面貌不在计划内,杀青后开始后期制作之前,你知道…我就不满意那些素材,我觉得总体属于平庸,就想在后制上尽力去补救,我只能使用更多的形式手法。也许效果还不错,但我知道这是补救,我在片场没做好才要那样,我没有掌控它,我也没有投入它…没有足够的投入。”

    他顿着话语,等路况平静了,又道:“我像个工匠,只是不在做好莱坞爆米花,做的独立电影爆米花,我自己的爆米花。我没想它要做爆米花,我想创作它而不是制作它……这也许是一部很好看、很励志的电影,也许大家很喜欢,但它让我不安。”

    朵朵都被绕晕了,好像眼前有很多爆米花在飞,“哥哥,你在说什么?”

    莉莉已经明白他的纠结,不由又恋慕又好笑,替他翻译的道:“你哥哥是说‘我不喜欢不用心的电影,但我不用心就可以把观众迷得神魂颠倒,我太有才华了,这让我不安。’”

    “哈哈。”叶惟闻言失笑,“怎么你就这么了解我?没错,无论我的才华是高是低,这都是浅层的,没到深层。”

    “你真懂乘势赞自己。”莉莉却嗔说,“反正,我们看的人都被感动了,真的很鼓舞人心。”她鼓励道:“嘿!像影片里说的,要从坏事中发现好事,或许影片在你计划内反而不好呢?现在是好电影就够了,观众也需要这样的电影。”

    叶惟点点头,心里又宽了很多,“你说得对,但愿是好电影吧。”她轻笑:“就是。”他告诉了她自己的慈善决定:“我想在这部电影上面,我怎么都得做一些正确的事情,我当场宣布后真是松了一口气。”

    “惟。”莉莉的心跳因他的善良潇洒而鹿撞,“就这件事,你非常了不起。”

    “谢谢。”叶惟一笑,“我这个人呢?”

    “那还用说吗。”

    “我知道,混蛋。”

    “你知道就好。”

    朵朵趁两人笑着打情骂俏没留意,小手悄悄地伸去探进莉莉的衣袋……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