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伴随着轻快的配乐,大银幕里的可爱岛北岸基督教教会,贝瑟尼、阿兰娜等一大群青少年在听青年导师莎拉的授课。@樂@文@小@说莎拉说得嘻嘻哈哈,众人也接连的笑闹,但贝瑟尼十分认真,近乎于严肃,显然她是这里最虔诚的那个信徒。

    “生活中会遇到很多困难挫折。”莎拉导师又说,“不过呢,‘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你的神必与你同在。’这是《约书亚记》第一章…第五句话。”

    镜头一切,一直没有说话的贝瑟尼突然举手,阿兰娜几人在看她,她说道:“莎拉,这是《约书亚记》第一章第九句话。”

    特写镜头中莎拉的胖脸一愣。

    在众人的轰然欢笑中,她走回讲台拿起一本《圣经》看了看,望向那边也在笑的贝瑟尼,大声道:“你说对了!但你是个书呆子。”众人的笑声更大,贝瑟尼笑着翻起了白眼。

    银幕外叶家里哈佛-西湖学子们的大笑有着另一层的乐趣,他们知道这个!惟哥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情!

    轻笑声响在影院放映厅,人们尤其年轻人们很难不喜欢风趣和蔼的莎拉导师,而贝瑟尼无疑向所有人展示了她有多么熟读经书熟知教义,甚至连青年导师都比不过她。

    褐熊影院里的汉密尔顿家知道这是戏剧化改编,艾玛清楚着这几句台词的深意,对于这句经文,莎拉是真正懂得的,已经接受和战胜过考验,贝瑟尼只是熟读经书而已,她是个还未经历过命运考验的书呆子。

    但贝瑟尼的心肠真好,她不但是纠正莎拉的错误,在随后莎拉向众人说起一个到夏威夷大岛的义工慈善活动,她表现得最为积极,当听到活动时间和训练时间冲突了,莎拉让她缺席吧,好好备战下个月的夏威夷地区赛,过后再参加以后的活动。

    然而贝瑟尼稍作犹豫之后就决定牺牲一个周末的训练时间,跟莎拉一起去帮助别人。她的声音开朗:“神爱世人,我们怎么能不呢?”莎拉笑呵呵的点头同意。

    多伦多,米哈埃拉看看妮娜,感觉从贝瑟尼那看到了女儿的影子,虽然妮娜对基督没那么狂热。

    贝瑟尼有青春年轻的活泼热情,在赛场上友善、在赛场下鼓励对手,她热爱家庭,忠诚信仰,熟经书而又热衷慈善,没有任何不好的东西,但是……当有这种念头,观众们感动的心都会生寒。

    因为那个必定的故事预期,贝瑟尼会出事,这样的贝瑟尼会出事。

    胡须胖子眯着的眼睛闪过一道异光,天才的胆子就是大……

    不管有多少的非议,viy的才华和高傲就在那里。影片放映到现在,镜头运用等调度很平实,还见不到有什么了不起之处,但就剧本改编来说,就故事主题来说,叶惟的处理非常大胆。

    第一幕过去一半了吧,贝瑟尼有什么错误吗?没有,她的一切都是正确的、美好的,是要嘉奖而不是惩罚的。

    而贝瑟尼被鲨鱼袭击在讲故事的游戏规则里是一种惩罚,上帝的惩罚,也即是命运的考验。

    在无数的故事中,包括叶惟自己的短片《天使之舞》,主角出事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使得主角出事,当主角认识到这个原因并解决问题,那么就重获新生,故事走向结束。

    试想一下,如果贝瑟尼对阿什利表现出哪怕一点点的傲慢,她被胜利和成功冲昏了头脑,忘记了上帝的旨意,她和莎拉导师起了争执,在训练和慈善之间选择了训练,就等于选择了自我,离开了爱。

    这是有罪的,这些铺垫就会自然的推动她受到惩罚。

    自我、冲浪vs爱、更广阔的一切,哪个更好?哪个是真理?

    这会顺理成章的成为影片主题,而当贝瑟尼经历了她的救赎之旅,因为什么事件触动心灵,也许就是某一次帮助别人的慈善活动,她摒弃了自我,感悟了上帝的真正教义,爱。她就复活了,再在一场冲浪比赛中拿下冠军,故事就完了。

    自我→摒弃自我

    重视外表→看淡了外表

    不帮助别人→帮助别人

    失败→胜利

    好莱坞和**电影都通常这么讲故事,现在这部《灵魂冲浪人》呢?

    叶惟不这么讲!一点点都不。现在大银幕中的贝瑟尼非但没有罪,她有功,她的仁爱、善良、美好每个人都能看到,她并不自我,超乎普通人的成熟,她为了帮助别人而牺牲自我,也许她是世界上最忠实的基督教教徒。

    贝瑟尼现在做的事情,本应该是她在影片结局后做的事情。如果编故事、讲故事的人资质平庸就会。

    胡须胖子心中一笑,叶惟还真的抓住了,有罪的贝瑟尼被上帝惩罚再进行救赎,怎么讲都只不过是平淡的故事,而无罪有功的贝瑟尼被上帝惩罚……

    影片的张力其实都在暗中埋下了,当灾难摧毁了这一切美好,得益于这个故事的巨大转折的真实说服力,那会震撼的。看来这是个自我救赎的故事,这也是个反传统自我救赎的故事。

    看着银幕的影像,专业电影人们一念间会想得更多,意料和惊奇得更多;但普通观众们就是在看电影,美丽的夏威夷、甜美善良的少女、惊人的故事预期,“不耐”这个词似乎不是很受欢迎。

    “羡慕”这个词在很多年轻人心中生起。

    贝瑟尼和阿兰娜都是在家自学的,谢里辅导她们,因为距离她们家最近的中学都有40分钟车程,费那时间还不如用于冲浪训练。谢里的教育既温馨又严格,这天是万圣夜的前夕,晚上在阿兰娜的怂恿下,贝瑟尼偷偷离家去参加年轻人们的夜间冲浪。

    但她是做完作业才去,而阿兰娜没有,还一直催促“顾不上了!”但她坚持,也因此去迟了,两人到的时候活动都快结束了,她们也下水冲浪游泳,看帅哥、笑闹,享受着青春。

    褐熊影院,看到这里,阿兰娜-布兰查德仿佛回到了三年前,真有些看傻了,叶惟不在那里,他却还原了出来。

    银幕里10月31日到来,放映厅的气氛开始凝滞,清晨在汉密尔顿家,谢里和贝瑟尼谈起昨晚的夜间冲浪一事,贝瑟尼笑着表示了歉意;汤姆要去医院做膝盖手术了,二哥提姆开车载他去;贝瑟尼要和阿兰娜父女三人去晨间冲浪训练;谢里和大哥诺亚留在家中作万圣节的装饰布置。

    “回头见,甜心。”

    “回头见,爸爸,手术顺利。”

    在屋子的门廊,众人笑语道别,贝瑟尼抱着冲浪板,兴冲冲的跟着阿兰娜三人走了。

    她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观众们的心在揪起,从洛杉矶到纽约,从夏威夷到多伦多,紧张的乌云在形成。那些不知情的极少数观众则还陶醉于明快的配乐声中,温情而又有着青春的动感。

    清晨的海岸风光无限,海浪声传进观众的耳朵,贝瑟尼四人来到海滩就欢笑着奔向大海,冲浪去!

    这注定是一个交叉蒙太奇,镜头一切就是在医院手术室,身着病服的汤姆躺在手术台,两名护士在忙活,外科医生大卫-罗温斯基推门走进手术室,问道:“汤姆,麻醉药开始起效了吗?感觉怎么样?”汤姆回答道:“一点点。”大卫点头笑说:“再过一会就该完全没感觉了,然后我们马上就让你回到大海和贝瑟尼一起冲浪。”汤姆笑道:“谢了,大卫。”

    场景一换,在隧道海滩,四人游向大海、冲浪、欢声笑语,有航拍镜头、海面镜头,没有海里仰拍镜头,似乎毫无危险。

    场景又一换,在汉密尔顿家,谢里和诺亚一边布置装饰一边聊天,她问道:“你们真的都有参加过月圆夜冲浪吗?”诺亚失笑道:“妈妈,岛上每个孩子都会去,贝丝也只是个孩子,今晚她还会去讨糖呢。”谢里脸露慈母的笑容。

    场景突然到了大海里面,仰视角度的镜头可以看到阳光从海面透下,一块冲浪板在划过,镜头刹那间急速上升,在冲出大海的瞬间切至俯视大海的全景镜头,只见贝瑟尼在冲浪。

    无数的观众心也骤然抽紧了一下,被镜头的运动吓了一跳。

    金伯莉-皮尔斯清晰的感到自己的心在一点点地收紧,由于前面的铺垫塑造,就算明知道会发生什么……也感觉紧张,反而因为有那个预期,而有另一种令人发寒的不安。

    没人想那发生,但它一定会发生。越是不想,越是不安,她真的拍砸了《嘉莉》。

    银幕中几个冲浪镜头和海里镜头的混剪后,放映厅像一根诡异地绷紧的弦线,随时就要断裂,这时俯视镜头下,贝瑟尼和阿兰娜躺在板子上随海飘浮,霍尔特和拜伦在远处,镜头向笑谈着晚上万圣夜活动的两位少女推近而去。

    阵阵哗然的海声渐变宁静,贝瑟尼闭上了眼睛,展开双手起舞般地戏水,海水在起伏,阳光照得海面波光粼粼。

    这一幕真是美极了,汹涌的暗流却让观众们的心绷得压抑,不忍心看这惊悚的反差。

    “贝丝……”阿兰娜划水要游近过去。

    镜头从阿兰娜的视角对准了贝瑟尼的左手,特写镜头,她的左手轻缓地摆动,就像在温柔地安抚观众们快要窒息的心。

    正面近景镜头,贝瑟尼闭目浅笑,轻声的感慨:“生活是如此美好,感谢上帝。”

    就在thank-god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之际,god的尾音已经成了惊呼惨叫,海面翻腾出一道灰影,贝瑟尼一下晃动。一个稍现即逝的大特写镜头,观众们眼睁睁看着那只温柔的左手猛地一下五指张开,在颤抖,在被染得血红的海水淹没并沉入黑暗。

    整个银幕仿佛溅满了鲜血,电影院爆起一片惊呼,周围的观众纷纷失声说着“噢不”,皮尔斯像被惊雷打中。

    古根海姆瞪大了眼睛,竟然在这里用这么句极其讽刺、渗人、恶毒的台词,viy真能把故事救回来吗?

    银幕中镜头惊急的切至全景,那道跃起的灰影落回了海里,海面同时被染开一片血红并蔓延开去,贝瑟尼几乎掉进海里,阿兰娜惨声的大叫:“鲨鱼,有鲨鱼!!!”

    配乐骤然地响起,犹如是突发的暴风雨,沉重惊慌轰隆,双人镜头中的霍尔特父子变了脸色,当即划水过去,“待在板子上,别掉进水里!”镜头一切,贝瑟尼勉强趴在冲浪板上,只剩一小段的左臂血流如注,她神情痛苦而茫然。

    “回去岸边!快!”什么都那么惊乱,霍尔特父子拉着贝瑟尼的板子帮助她划回去,阿兰娜紧跟在旁边,贝瑟尼的右手也在颤抖着划动。航拍镜头让观众看到四人距离海岸越来越近,一条触目惊心的血路在海中飘散。

    雷鸣般的配乐越发急悚,四人回到岸边搁浅处,“去叫救护车!”霍尔特冷静的一边用衣物给贝瑟尼扎堵住左臂伤口,一边指导着儿女帮忙,拜伦先冲向沙滩树林停车处去,阿兰娜帮手拉贝瑟尼回去。

    放映厅的空气凝固了,巨大的心理压迫侵噬着每一位观众……

    交叉蒙太奇在继续,医院手术室,大卫医生正要给汤姆开始手术,手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护士冲进来急说:“医生,我们需要这个手术室,一个13岁的女孩在北岸遭到了鲨鱼袭击。”

    也听到的汤姆神情一变,大卫跟着护士快步出去,汤姆惊问:“是谁?”

    “我去看看。”大卫回头看了眼,“汤姆,待在那里。”

    树林中拜伦在打电话;海滩上霍尔特父女在施救贝瑟尼;救护车在路上急行,鸣笛声十分刺耳。

    汉密尔顿家,谢里接起响起的手机,微笑的问:“你好?”几秒之后,她的脸色变得惊恐,手机掉落地上,她疯了般往外面奔去。诺亚惊问“妈妈?”的追上去。

    无数的父母观众感到心碎,银幕又回到海滩,冲回来的拜伦帮忙一起抬贝瑟尼到回去的林路。

    医院手术室,大卫回来了,严肃的对汤姆说道:“是贝瑟尼。”已被搬到病床上的汤姆一下涨红了脸,发出惊悲的一声,本能地挣扎着要下床,但双腿却已经无法动弹,只有上身在挪动。

    “汤姆,汤姆!”大卫连忙按住他,大声说:“别动,你别添乱,我们会全力救她的。”汤姆满脸的焚急悲痛。

    海滩边的林路,贝瑟尼被医护人员紧急地从冲浪板搬到担架,再推上救护车。霍尔特跟了进去,当救护车驶走,阿兰娜痛哭出声,拜伦搂住她的肩膀,也是不知所措。

    急行的救护车内,贝瑟尼躺在担架上,面容嘴唇都没什么血色,看上去神智也模糊了,走到了死亡边缘。

    一位先前在教会登场过的中年女护士握着她的右手,鼓励着道:“贝瑟尼,坚持住,上帝永远都不会离开或者抛弃你,上帝永远都不会离开或者抛弃你……”

    god-will-never-leave-诱-or-forsake-诱

    听着这句话,克莱尔空白的脑海没什么想法,有种说不出的痛心,她觉得哪怕是虔诚的教徒们这一刻都心情复杂。

    这时大银幕出现了三格分割画面,左边是诺亚开车载着母亲赶往医院的影像,谢里作着茫然的祈祷;中间是救护车向医院奔去、车内贝瑟尼垂死的影像;右边是医院手术室,汤姆被护士们推了出去,他神情沉重,在走道等待的提姆无力的靠着墙。

    三格分割,一家人,很快成了三个特写镜头,茫然的谢里、陷入昏迷的贝瑟尼、悲急的汤姆。

    车子、救护车和病床都在移动,他们都在移动,但他们被紧密连系着,连系他们的不只是镜头,还有血肉亲情。

    还有那撕心的痛!

    那痛把观众们也紧密的连系。

    因为贝瑟尼是完全无罪无辜的、美好的,观众才会有这样彻底的切肤之痛。

    镜头在说话!皮尔斯深吸了一口气,这就是导演做的,这就是导演!之前平实的影像以这个交叉蒙太奇大爆发,叶惟正往这部电影打上自己的烙印,他在淋漓尽致地表演,他的表演也让演员们谁都那么好。

    每次看到这里,朱莉娅-罗伯茨都深受触动,其实这部电影不可能是烂片,怎么可能?

    银幕中的三格分割画面在医院走廊融汇成了一块,医生护士推着贝瑟尼的病床赶向手术室,汤姆的病床被推走,谢里和提姆赶至的冲来。“宝贝!”在两张病床交错的瞬间,汤姆看着一个小时前还好好的女儿断臂昏迷,他的眼睛涌起了泪水。

    贝瑟尼的病床被推进手术室,谢里的脚步渐渐减慢停下,她双手捂着脸庞,掩住了哽咽哭声。诺亚和提姆都面如死灰,霍尔特有些愧疚的站在那里。配乐停下了,一片死寂。

    他们看不到手术室的情况,观众们同样看不到,只有死寂以及无法平息的心痛。

    前面20分钟看似平静的故事搅起了惊天巨浪的7分钟,往每个人的心脏都狠狠地刺了一刀。古根海姆已经明白了影片真正的主题,叶惟真正想谈的话都随着鲨鱼一起浮上水面了。

    放映厅再恢复声音是沙沙的海浪声,极致的柔光宛如是在天堂,阳光照映着金发,贝瑟尼行走在海面上,她张开双手,笑容灿烂的仰视天空。显然这是在出事前,她闭目想象的画面。

    “贝瑟尼?”

    突然有隐约的呼唤声响起,贝瑟尼张目转头看去,一声骇人的哗啦,海面爆起一道巨浪扑向她。

    观众们的心又一下抽紧,镜头一切到了医院病房,才总算稍松了下来,虽然明知道,贝瑟尼没死。

    全景镜头,只见汉密尔顿家、布兰查德家的众人都在,都沉默的走神。病床上的贝瑟尼输着血浆和点滴,她面色苍白,左臂成了一个被白纱布包扎好的布团。

    还没有人注意到贝瑟尼醒来了,她面无表情的样子,眼睛缓转了一圈看清楚周围,右手动了动,极轻的叹息了一声。

    这声叹息让谢里顿时看去,闪过的欣喜,强作的笑容,“嘿,甜心。”全景镜头,全房人都动了起来,阳台的汤姆奔来,阿兰娜望去,众人围向病床。贝瑟尼轻声的问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再冲浪?”众人又陷入了沉默。

    很多听得心酸的观众在叹息,她不是在乐观幽默,她是在认真的问,因为她已经明白过来,她隐约知道失去一只手臂对于她在冲浪赛场上、对于她的未来那意味着什么,她想确切知道。

    “等你康复了就行。”汤姆回答了这问题,他往床边坐下,紧握女儿的右手,骄傲的父亲、痛苦的父亲。

    “哦。”贝瑟尼无力的应了声,“我的肩膀好痛。”诺亚去叫医生,谢里连声的安慰:“甜心,会好的……”三人镜头中,那边的霍尔特说道:“你真的非常坚强。”拜伦点点头,阿兰娜嘴唇微动,想说什么安慰话没说得出来。

    大卫医生进了病房,与贝瑟尼一番交谈。观众们这才清楚之前具体有多么危急,贝瑟尼最多时失去了60%血液,如果不是霍尔特处理及时,救护得快,很可能就……

    大卫鼓励几句就要走了,在汤姆和谢里送医生出去的同时,走廊上莎拉导师脚步匆匆的到来。她打过招呼,当先地走进病房,“嘿,嘿!”那喜感的笑容和笑声,真让观众感觉有一道阳光透进愁云惨雾里。

    “贝丝,还好吗?”莎拉进入了双人镜头的画框右侧,往病床边坐下。

    “我不明白……”贝瑟尼转眸看看她,眉头从微皱到川字,“我是个坏人?”

    全景镜头,众人都没有说话,汤姆和谢里黯然神伤。

    贝瑟尼是坏人还是好人?古根海姆长叹,没错,这就是了。贝瑟尼当然是个好女孩,那为什么这种坏事会发生在好人身上?她那么善良,那么虔诚,那么好,如果真有上帝,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为什么让这种事情发生?为什么让不好的事情发生?

    当她问出“我是坏人吗?”这一句话,就意味她质疑上帝了,她的信仰开始动摇,美好开始破灭,种种的坏开始滋生。

    观众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最美好的事物在成尘,看着她身心都坠入深渊。但是为什么?贝瑟尼不明白,观众也不明白,所以就情感共鸣,同情她,紧张她,希望她找到答案,观众也想知道答案。

    他们知道会有的,因为另一个故事预期,贝瑟尼将会战胜一切困难而回到冲浪赛场。

    然而此时此刻,放映厅里是此起彼伏的深呼吸,各种不同的情绪翻腾交织在一起。

    银幕中,贝瑟尼双眼发红,莎拉低头凑近,没有之前一直的搞笑,她说得很温柔很热诚:“‘因为我知道我对你的安排。’这是主耶和华说的,‘安排是要培育你,而不是伤害你,安排是要给你希望和未来。’这是《耶利米书》29:11。”

    特写镜头,有泪水在贝瑟尼的眼眸泛滚,她睁得定定的,可见的哀伤,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可怕的沉默。

    影片放映到了31分钟,第一幕结束。

    本来完美、平静、毫无冲突的海面,因为这个真实的转折变得惊涛骇浪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515章 贝瑟尼的对手    “有请北岸地区青少年冲浪赛冠军得主领奖,贝瑟尼-汉密尔顿!”

    大银幕里的海岸边领奖台一片欢腾,观众们也看得高兴,这场冲浪赛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与其说是体育竞赛不如说是人物展现,戏里戏外每个人都看到了贝瑟尼的天赋、才能、远大美好的未来。

    贝瑟尼站上领奖台的正中,右手高高的举起奖杯,左手也在张扬,在掌声欢呼声中笑容灿烂!

    多伦多,放映厅里观众们坐了个大半满,与父母一起来观影的妮娜竖起两只大拇指,不是给艾玛是给贝瑟尼,同为运动员,她想自己大概明白所有这些心情,知道这有多么了不起。

    举起冠军荣耀的时候,那感觉就像赢得了目前能赢得的一切,还会继续赢得更多……

    洛杉矶,33岁的青年编剧埃里克-古根海姆有点疑惑,没有对手的设置!nyu艺术学院编剧学出身,担任过改编真实事件的体育电影《冰上奇迹》的唯一编剧(80%新鲜度,90%喜爱度,),他清楚该怎么运行。

    也许哪个故事不需要有对手,但涉及争胜的体育故事怎么能没有?像《冰上奇迹》里年轻的美国冰球队在奥运决赛面对连续四届冠军苏联队,没有任何人看好美国队,当黑马战胜了不可能战胜的对手,激动人心的奇迹就发生了。

    如果这部电影要登场对手,显然这个场景就是最好的登场时机,贝瑟尼可以赢也可以输,都能与第二或第一的对手建立联系,并一直延续到故事的最后,到时怎么处理都有更大的张力,奇迹般的冠军,或者虽败犹荣并且化敌为友,都会一起站在冠军领奖台上,再进行一番感人的演讲。

    这是竞技题材的常见桥段和主题精神,甚至连桑德拉-布洛克那部动作喜剧《选美俏卧底》(2001)都这么做;而以嘉奖场景作为结局就更广泛了,《星球大战1》也都是。

    但现在贝瑟尼没有对手!连这方面的苗头都没有。

    没任何的争执段落,贝瑟尼赢下冠军,阿兰娜第二名,另一个黑发少女第三名,一片和气。叶惟在想什么?

    古根海姆看着银幕里欣喜激动的汉密尔顿家,一时间想不明白。

    “汤姆老兄,你们女儿有实力成为职业选手。”赛事裁判组的一个夏威夷人中年大叔本与汤姆、谢里笑谈,“她的灵气、她的意志,她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两人都笑容骄傲,而汤姆特别的骄傲,他望着那边领奖台上的贝瑟尼,说道:“她是天生的冠军。”

    特写镜头把科林-费斯望女成龙的眼神完全呈现在银幕中。

    朱莉娅-罗伯茨不禁赞叹,费斯这演得真好!艾玛真的该学着点。

    lms和ss都有望女成龙的父亲,但心理、行为和表现是不同的,lms的理查德与成功失败的关系不只是对女儿的期望,那已经成了他的人生哲学、对待所有人的划分方式,又因为其它生活压力,所以理查德很严肃烦躁,偶尔地搞笑。

    而“汤姆”是很欢乐和善,偶尔的严肃,正是那不经意间显露出的一点点严肃全然暴露了他心中的骄傲与期望,这不是他的生活哲学,但他有这么一个女儿,他就成了一个骄傲的父亲。

    理查德巴望着奥利弗成功;贝瑟尼的成功让汤姆愿望她更成功,这是两者的不同。相同的是汉克斯和费斯都传神的演绎了一位父亲,还没有遮掩其他演员的光彩,而是把群戏带动起来,都是最好的演员。

    这种骄傲也表现在谢里、诺亚和提姆那,全家人都沉浸在冠军喜悦当中。当大叔本跟他们说有专业的冲浪手经纪公司要签约赞助贝瑟尼和阿兰娜,他们和走来的布兰查德一家、贝瑟尼,众人都惊喜极了。

    两个少女欣狂得又蹦跳又大叫,进军职业选手!

    有没有兴趣?

    “是的,是的,是的!”她们连连的欢呼,两家人都欢天喜地。

    银幕外投入了故事的观众们亦感到高兴,这时镜头一切,画框右近景是那个获第三名的黑发少女斜侧面,她抱着冲浪板,面无表情的望着远景那边的贝瑟尼等人,大景深让众人和经纪人的笑脸都十分清晰。

    很明显没有经纪公司看中她,她似乎没有成为职业选手的机会。

    古根海姆顿时上了心,这少女其实就是对手?银幕上一个反向镜头,左近景的贝瑟尼欢笑中望见了远处的黑发少女,她的笑容微变,她注意到只有前两名被赞助的情况了。

    这不像是在建立对手……

    “嘿,阿什利!”

    银幕中的海滩边停车场,黑发少女阿什利在离去,贝瑟尼的呼唤画外音响起,阿什利回头看去。过肩镜头,贝瑟尼奔近了过来,“我们能谈谈吗?”阿什利疑惑的问:“谈什么?”

    在单人镜头的切换间,贝瑟尼与阿什利谈起了刚才的比赛,她透露了从父亲那里得到的致胜秘诀,又给了自己的建议,最后更是作出邀请:“平时我和阿兰娜都一起接受我们父母的训练,不如你加入我们?”

    阿什利被她的真挚热诚感动了,之前冷淡的脸容露着微笑,“不了,谢谢,我有别的训练安排。”

    “那行。”贝瑟尼点头,笑道:“下次比赛我们再比比。”

    “嗯,我不会让你的。”阿什利笑说。

    “我也不会。”

    在这次谈话中唯一的一个侧面双人镜头里,左边的贝瑟尼伸出左手,右边的阿什利伸出右手而左手抱着冲浪板,两人笑着击了击手掌,成为了朋友!

    古根海姆倒吸一口冷气,普通观众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却知道。

    阿什利不是坏人式对手,也许是对手式朋友,但这是朋友。在这个故事中,贝瑟尼将没有对手!叶惟以最高调最明确的方式宣示了这一点。

    朋友式对手和对手式朋友产生的情感作用是不同的,为什么主角们总是有对手?因为这是最原始的故事,人们就总有对手,学业职场生活等等,每个人都有过对手,赢过和输过。

    当看上去最强劲的反派人物对抗主角,还一副嘲讽嘴脸“你是个垃圾,看我怎么收拾你”,这就会产生最原始、最简单也最容易的情感共鸣,这可恶的家伙算哪根葱?无论是否认同主角,观众们就会站到主角这边,因为他们认同一件事,赶紧把这个反派收拾掉,别再让他在那里嚣张了。

    虽然对手不一定是那么典型的坏人或恶人,也不一定会可恨,却一定是和主角对立的,这才有冲突。

    贝瑟尼的对手是自己?这正是古根海姆更惊讶的,灾难不是对手;自己不是对手,不应该是……

    原因还是在于情感共鸣,尽管任何陷入自我斗争的人物的内心世界都必定挣扎纠结,但如果缺乏外部世界的明确对抗力量,这种主角就容易惹人烦,因为什么个人问题都不是通用的。

    当主角的问题要归咎于自己,主角痛苦,有些观众会感同身受;有些观众却不但不痛苦还觉得主角矫情,只因不一定有那样的情感记忆和纽带,他们并不理解,也就无法体验到一场情感之旅。

    所以还不如建立提供外部对抗力量的反派,一个嘲讽,谁都情感共鸣了。

    但是……凡事没有绝对,不应该只是因为很少故事的个人问题会有通用属性,也因为无论如何,太难刻画此类主人公。

    贝瑟尼的故事通用吗?几念之间,古根海姆就一下惊醒,断臂能归罪她自己吗?这是绝对的不公平遭遇,这是通用的观众情感纽带,而且贝瑟尼将不只是内心痛苦,还有外部对抗力量她的身体。

    不过要做到观众们一路追随贝瑟尼,依然太难太难,自己当对手能否有足够的戏剧冲突张力?想一想漫长的第二幕……

    叶惟能行吗?古根海姆看着银幕中贝瑟尼击出的左手,心头一闪询问起此刻的感受,那就是……她是个天使般的好女孩。

    贝瑟尼真好!

    安静的放映厅内,这个感想众多观众也都有,善良、热心、为他人着想、温暖甜美的笑容,真是上帝的好孩子。但与此同时,那股不安的暗流越来越强烈了,正在涌上心头,似乎喜欢得贝瑟尼越多,就越为她感到揪心。

    身为viy铁杆粉丝,即使上周的《嘉莉》大失所望,克莱尔还是第一时间来影院看ss,当看到这一幕,她的心脏在隐隐发痛,好像自己成了那条鲨鱼的帮凶。

    “哈哈!”酒店套房里,吉娅忽然的失笑,詹妮弗和艾丽西卡都瞥了她一眼,神情像是说“这都笑?”吉娅和她们很难解释,“阿曼达-阿什利”是个虚构人物,最先在剧本都不叫这个,在片场拍摄时突然改了名字,摆明是阿纳斯塔西-阿什利。

    可能那小子当时是图好玩、为了泡妞,当时没事,现在莉莉看了会不会联想会意?有人有麻烦了,哈哈哈!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