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艾丽丝,我要先和你讲讲,什么是盖尔?”

    “噢,好的。”

    “你认为呢?”

    “一个善良的无知少女。”

    “盖尔-洛克伦是一个伙伴(私dekick)。”

    叶惟读《冬天的骨头》的第一遍就看明白,因为写得十分清晰,相对于芮,盖尔也是一个更好把握的人物。

    原著这么介绍盖尔:

    【盖尔-洛克伦是芮最要好的朋友,因为怀上了弗洛伊德-朗安的孩子,不得不跟他结了婚,住在这黄褐色的房车里,就在公婆家的旁边。二年级的时候,学校组织大家到猛犸泉旅游,芮和盖尔在一张野餐桌下追同一只青蛙,结果脑袋撞在了一起。两人揉着脑袋,站起身来。从她们眼神相接的那一刻起,两人就一直十分亲密。每年空闲的时候,她们都快乐地交换衣服,聊聊梦想和对其他人的看法。盖尔有了一个四个月大的宝宝,名叫奈德。她也新添了一层疑惑的伤逝,一种被遗弃的悲情,仿佛她眼睁睁看着这伟大的世界朝前滚滚而去,而一夜之间自己却被困在了原点。】

    最后一段话可谓把盖尔的心态揭露得一清二楚。

    而在写作编剧学里,芮是主人公,盖尔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标准的私dekick。

    什么是私dekick(伙伴,搭档,死党)?伙伴不同于盟友,除了戏份的多寡,最大的一个不同点是盟友因为各种原因而和主角统一战线,可以是被迫的、利益的、不得已的;而伙伴只有一个原因,“追同一只青蛙”。

    主角和伙伴有着相同的目标,在w’sb里是找到芮的父亲,过上好的生活,对女权的争取。

    看看伙伴的工作,看看盖尔都做了些什么:

    一:伙伴追随主角,共处的时间非常多,还会和主角在完成目标的旅途中共患难,但不是故事的推动者和发起者,在整个过程中都不是任何重大转折抉择的来源。伙伴通常很有自知之明,不会和主角争功劳,所有推动故事发展的思想和力量都是主角的,但伙伴会给故事带来各异的戏剧性,也会提供另一个层面的关注和共鸣。

    所以盖尔跟随着芮一起寻找芮的父亲,但她从来不是出主意、拿主意的人,她只是力所能及地帮助。

    二:伙伴对主角绝对忠诚,简单来说,在任何情况之下,伙伴永远不会背叛主角。

    为了芮,盖尔什么都可以贡献,她丈夫的小车,她的时间,还冒着被丈夫和公婆责骂的风险。

    三:伙伴不和主角拥有一样的能力,说白了,你再有能力再了不起,你从来不会和主角一样厉害。

    华生厉害吧?福尔摩斯更厉害。罗恩厉害吧?哈利-波特更厉害。盖尔是更加女性化的少女,她是妻子和妈妈,她有个小宝宝,她要喂奶,她有她的本事,但没有芮的能力。

    四:伙伴不会死亡。有趣的是结局时主角可以死,伙伴不会死,大概这是伙伴唯一的福利了。因为伙伴象征着延续,如果伙伴死了就等于破坏了主角承载对社会未来的使命,也能这么说,如果主角连伙伴都救不了,你还当什么主角,还救得了谁?但反过来主角结局时死了,伙伴却可以继承主角的遗愿理想,把他的传奇讲给别人听。除非以毁灭告终的结局。

    所以追寻目标的过程中,芮几乎被打死,盖尔毫发未伤,她好好的照顾芮。

    五:伙伴不会经历人物成长。因为伙伴的存在是为了服务他们的英雄,给伙伴成长经历就会让整个故事分散掉,也使得主角的光芒变得黯淡。如果伙伴有成长,那就不是伙伴,而是主角了,一个故事双主角、三主角都行,但伙伴不是主角。

    结局时芮完成了女权觉醒,而盖尔依然迷茫的困在原点。

    六:伙伴经常质疑主角的行为,并引发冲突,然后提供建议。因为伙伴是世界上最了解主角的人,主角的优点、缺点、弱点、内心、内裤尺码……别说其他人了,比主角自己还了解。通常主角要做这件事,伙伴要不会说“这样真的行吗?”主角说“我只知道我一定要这么做。”伙伴就会“哦好吧,告诉我你的想法。”伙伴要不就说“你这样真的好吗?”主角就会“呃让我想想。”

    盖尔就是这样,芮就是那样,而盖尔能做什么?帮助主角吧!

    七:如果这是个爱情故事,同性伙伴通常会有喜剧爱情,去呼应、烘托主角的浪漫爱情。是的,你们屎尿屁,我们诗歌画。

    所以盖尔以她悲剧的婚姻生活控诉没有女权是什么样子,衬托芮在这方面尚存的自由和未来可能性。

    “盖尔真是一个尽忠职守的好伙伴!艾丽丝,你说呢?”

    10月3日w’sb的片场继续在“多利家”,这个大场景的戏远没有拍完,这时候中午午餐时间,众人回了大本营进餐休歇。繁忙山坡的偏静一处是线上人员区,叶惟坐在导演椅上,与旁边的艾丽西卡、吉娅聊天谈戏。

    艾丽西卡早已听得愣愣的:“我认为?这很酷……”吉娅持相反意见:“这才不酷,这只是很可怕。”

    叶惟耸了耸肩,继续说道:“这的确很可怕,当你了解了创作故事和讲故事的门道后,会少了一些乐趣,但也会多了一些新乐趣。有得必有失,至少你现在知道了聪明的话就不要和主角争功劳,不然你不是伙伴,你是死得很惨。

    盖尔有什么魅力?她既不像贫嘴驴那么搞笑,也不像-d2那么可爱,就只是个普通人。

    但她真是这个故事的重要一员,尤其对于拍摄一个现实女权状况而不是讨好女权的故事,盖尔就是那个人,让假女权主义者们,意思是包括极端的、疯狂的、伪装的那些女人一边恨得牙痒痒“这个没用的女人”,一边长吁短叹“看男人多坏”的那个人。

    盖尔是不是女权主义者?是,也不是,她的情况就像四个月的宝宝,女权初生状态的时候……bang!只能伤逝了。

    她是一个叛逆的、向往女权的却最后被自己和现实扔向传统的女性代表。

    她漂亮,与男生厮混,被人搞大了肚子,不得不嫁人生孩子,走上她的黄脸婆之路。年轻丈夫还在搞外遇,她还得忍受,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夜之间一切就全完了。这就是盖尔的生存状况,也是很多很多年轻女性的生存状况。

    盖尔能看到女权主义潮流大势的前进,但她被抛弃了,其实那股潮流不断都在抛弃女人出来。一个女人总会因为遇到某一个男人,爱情,或者意外怀孕,或者金钱、其它什么东西,就完了。这是女权主义者不想承认的事实。

    这样不一定得不到幸福,一个女生,一个男生,爱情,结婚,生儿育女,白头到老,怎么就不幸福了?

    真女权主义者说“我们谈谈婚后怎么保持我的事业追求,怎么分配经营家庭的事务。”假女权主义者说“怎么就幸福了?为什么怀孕不由男人来?”女孩们,为什么站着撒尿不由女人来?那很累的知道吗,上个洗手间还要站着,我们也要坐着一边撒尿一边玩手机,不然不公平。

    别笑,我很认真的!芮和盖尔都是真女权主义者,特别是盖尔,她偏向于传统,她只是希望丈夫能对自己好好的,也能和公婆好好相处,日子可能过得很清贫但也时常有欢乐,然后奈德健康的长大,也许再生一个女孩,周末一家四口开着房车、穿着印有爱探险的朵拉的t恤去游玩之类。有一天小女儿迷上了选美比赛,有机会到加州参加“阳光小美女”全国赛,在盖尔的坚持下,全家出发了,谈着九步成功法则的弗洛伊德、不考上军校就不说话的奈德、自杀的同性恋弟弟、吸毒的老混蛋家公……

    但她不会得到的,她是个失败的爱情追求者,她也是个失败的女权追求者,她是个失败者。

    还不是喜剧,这是悲剧,可怜的家伙。w’sb结局时是那样,但在未来呢?

    也许突然一天,盖尔女权觉醒了,受够了!去他马的。要么抛下了奈德,要么带着奈德,带着奈德吧,因为她的善良。她带着奈德坐灰狗到了加州,走在路上忽然被个家伙发现“你这姑娘长得很有气质,有兴趣做演员吗?我是个导演,叶惟。”盖尔说“我们母子有口饭吃就行了。”哇那是真的叶惟,他让她本色演出了一部关于骨头的电影,在冬天怎么御寒保护好骨头之类。

    没想到这一演就成了个大明星,这个少女单身妈妈被八卦媒体疯狂挖掘黑历史,但谁在乎,那只是帮助她扩大知名度,好莱坞式故事、美国梦、追梦女郎、奥普拉脱口秀、《时代周刊》,迪拜一堆富翁邀请她免费去旅游,但她忙着呢,为洋基队开球、为超级碗中场表演、为麦当娜演唱会当嘉宾、为叶惟的新电影首映礼走个场,叶惟高兴得向每个人大喊“看到了吗,我和盖尔-洛克伦是朋友!”

    盖尔到处大谈自己的不堪过去和女权意识,她成了女权主义者们的又一个领袖。她读大学进修自己,她做了大量的女权运动工作,当了联合国女权大使,由别人代笔的自传成了畅销书……几十年后,她正式参政了,先是加州州长,然后是竞选女总统,她的参选口号是“每个女性都是主角!”

    然后所有女性都疯狂了“啊啊啊!”被女性们掌控着男性们也疯狂了“啊!”,“嘿我的伙伴,看来你想晚上点击选择‘你是否年满18岁。’”然后男性们就像“啊啊啊,盖尔!盖尔!盖尔!”最后盖尔成了又一位美国女总统,为什么是又?因为以现在的女权运动趋势来说,在那之前早就有老女人当上了,也许是希拉里,她女权得连自己丈夫搞外遇都ok,因为她不在乎。盖尔延续了美利坚精神,伟大的盖尔。

    而奈德成了一个终日沉迷于派对的堕落星二代,在搬进白宫之前,某天吸毒过量死了。盖尔称之为“人生最悲痛的时刻”,还有一场震撼的演讲“男人都是垃圾,包括我儿子。”她的民调上升到前所未有那么高。

    但也可能有一天,盖尔离婚了,奈德归她,她成了单身妈妈,以她微薄的酒吧服务生薪水和小费一个人养育着奈德。被粗鲁的垃圾男人言语调戏、拍拍屁股只是家常便饭,一次有个酒鬼真的很过分,那不只是拍,那是揉,盖尔泼了他一脸酒水,结果是向他苦苦道歉,还有哭着哀求暴怒的老板“我错了,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不要解雇我,我需要这份工作”,盖尔吻干净那酒鬼脸上的酒这事才解决了,这还是好运的。

    她也许再被哪个混蛋玩弄感情、溜人前还偷走她的钱;也可能一直保持单身,有那么两三个长期****,偶尔和英俊风趣的男客人一夜情,他们在卧室里疯狂做爱,奈德就在客厅里看着电视,播着《芝麻街》呢,但他没在看,他听着那些奇怪的声响,一心想着“我长大后一定要给妈妈过上好生活”但奈德从来没有得到好的教育,在公立学校里尽被欺凌,高中没读完就不读了,他有过闯荡,就只是成了一个外卖员,但他爱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其中最大那个女儿叫苏茜。

    是的,盖尔成了“奶奶”。某天她和苏茜通电话谈起了初吻,盖尔说“苏茜,我的宝贝,别担心那个,我和芮(ree)的初吻就好极了,你和雷(ray)也会好的,记得使用你的舌头。”苏茜悲惨的被个中年变态奸杀了,奈德疯了,可怜的盖尔!她真想死了拉倒,但她还得想办法帮助这个家庭振作起来。

    这是最有可能发生的盖尔,也是原著给出的答案。

    当上女总统的盖尔是假女权主义者们做梦都想要的盖尔,讨好女权就那么发展、就那么拍,不是完全不可能,一亿个盖尔中可能会出一个;当上奶奶的盖尔是现实世界的盖尔,那其他的99999999个盖尔的代表。

    现在我们要拍的是现实的盖尔,她只是个没有能力、几乎什么都没有的普通小女孩,突然之间莫名其妙的就怀孕成了妻子和妈妈,她都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直到现实告诉了她,她的人生完了。

    她向芮提供帮助没什么女权的色彩,不过是想提供帮助,给自己个正当的理由离开那辆破房车,离开那个所谓的“家”,在外面多待一会而已。这算是女权觉醒吗?这不算。

    所以艾丽西卡,很抱歉,你的角色就是这个样子,这个作用。芮的未来可以是女总统,盖尔只可以是奶奶。因为盖尔的存在,芮才显得更加强大,女权这事才显得更需要、更迫在眉睫,也更值得思考现状和如何去发展。”

    叶惟拿起一瓶矿泉水拧开,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以眼神来回看爆笑过后静默的艾丽丝和吉娅,开口道:“说话啊?”

    “我的荣幸……”艾丽西卡有些痴然,身心都在发热。

    这是viy第一次这样给她解剖盖尔,不是从演员—人物的角度,而是从作者和导演的创作角度,以前她只知道盖尔自身怎么怎么,哪知道隐藏着这么多艺术,还有“乐趣”,听他说话真是一种享受。

    她又微笑问出一个疑惑:“为什么原著的答案是盖尔成为奶奶?”

    “为什么?”叶惟把矿泉水放回旁边的垫箱上,说道:“因为gail这名字有两个含义,其中之一是监狱的意思,盖尔的人生就是个监狱。”艾丽西卡顿时噢了一声,点头的笑了起来。

    “我的名字含义是地球。”吉娅说,叶惟不想让她威风:“在外星人看来,地球等于监狱。”吉娅果断的比了一下中指。

    “我的是真诚的意思。”艾丽西卡笑说。

    “gail的另一个含义是为什么有等会的戏,我说这么多是因为……”叶惟正又要开说,却见到詹妮弗拿着几个百吉饼走过来,继而闯进了导演休息区。他立即沉下了脸,以冷漠的目光看着她,“走开。”

    詹妮弗怔了怔,“老兄,我只是……”

    “走开。”叶惟又说了一遍,“别他马的惹毛我。”

    艾丽西卡、吉娅都看向詹妮弗,知道不能帮腔。这种事情昨天清早开始就一直发生,叶惟警告了谁都不要帮詹妮弗除非想惹毛他,而詹妮解释说那是为了适合的气氛,给她一个芮的真实处境,都为了电影,让大家不要过问。

    “老兄,现在不是休息么?”詹妮弗想留下,站着就行,远远的听着艾丽丝一阵阵大笑,真的想参与。她和叶惟目光对峙了几秒,微微耸了耸肩,转身走去,开始有点讨厌他了……

    “嘿,詹妮弗!”叶惟突然叫唤,詹妮弗惊喜的转身走回去:“我能留下?”他却问道:“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胖?”

    艾丽西卡一愣,吉娅张圆嘴巴,当面说一个女生胖超贱,而且詹妮还不胖。

    “没有。”詹妮弗好笑的语气,就听到叶惟说:“那我告诉你,你很胖。”

    她笑了笑,自己真不胖,只是不瘦,在现实里没有人会觉得她这样是胖,上了影像会显得有点胖而已。谁不想很上镜?但代价是现实里瘦得能被风吹起来,她不想长成那样。

    “胖就胖吧,这就是我,我妈妈告诉我,健康才是最美丽。”

    “你妈妈有没有告诉过你,你很好,你很漂亮,你很聪明,你很特别……”叶惟问道。

    “有啊……”詹妮弗点头。艾丽西卡、吉娅也都默然地点头,都会有的吧。

    叶惟认真的说:“无论你妈妈说了些什么,那不是真的,那只是妈妈脱口秀,别以为你与众不同。现在,走开。”

    这家伙!詹妮弗有些真生气,心中泛起在学校被欺凌的记忆画面,“去你的。”她骂了声就转身离去,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事情就这么运转,表现派需要理智的头脑,他却在扯着她失去理智,所以她就得在自己失去理智之后快速回归,再去想芮怎么样,而不像方法派直接就演。这样做的好处是她多了更多的情感经验,可以更理解、更想象芮的内心,以及激发潜意识里相应的部分去创作。但非常难!

    她听到叶惟还在喊说:“jl,妈妈脱口秀里只有一句话是真的,‘我爱你!’妈妈会不停说,因为妈妈知道,你个可怜的小东西,你不会从我这里之外的人那听到这句话了。jl,懂数学吗,你得到的‘我爱你’有个总额,妈妈说得越多,别人说得越少,为什么你总被欺凌,因为你很惹人讨厌!你浑身甚至散发着猪屎的气味!”

    听着这些viy说了,吉娅的表情被一辆大货车刚刚迎面撞击了一样,詹妮弗这都能忍住,真强……

    艾丽西卡皱眉的望着加快脚步走远的珍,她的背影似乎有点颤抖。

    “我们说回刚才的话题。”叶惟突然像变了一个人,温声的道:“艾丽丝,我说这么多是因为那场戏可能会用上,我必须把这个素材拍下来,剪辑的时候再看看用不用。”

    “我没问题的,我是个专业演员。”艾丽西卡对他一笑,“吻戏、****、床戏,只要是为了艺术,对手是女演员男演员,我都可以。”吉娅也觉得叶惟大惊小怪,不就是盖尔和芮的热吻戏嘛,有什么大不了。

    换了另一天,叶惟不会这么重视,说道:“今天是你的生日,18岁生日,这对你有多重要?今天你做的每件事都应该是特别的、有意义的、以后回忆起来会说‘哇噢’的,所以每件事,我得向你解释清楚为什么,好不好我不知道,但你需要知道。”

    “谢谢。”艾丽西卡一时间说不出别的话,忽然理解了珍的意思,她现在一定是让人毛骨悚然的神情,无法自然反应。

    叶惟继续解释道:“盖尔和芮的接吻,是对假女权的一个绝妙讽刺。”

    原著这么写的:

    【芮第一次亲吻男人的时候,其实对方并不是一个男人,而是盖尔扮成的“男人”。随着这个吻渐渐深入,扮成男人的盖尔把芮推倒在树荫底下的一片松针上,舌头深深地伸进芮的嘴里。芮发现自己吸吮着想象中这个男人的舌头,直到她尝到早晨喝的咖啡还有雪茄烟的味道。口水从她唇间流到下巴上。她睁开眼,然后微笑起来。继续扮男人的盖尔粗鲁地揉捏着她的乳房,亲吻着她的脖子,低声地喃喃。芮说:“就这样!我就要这样!”就在这样的嬉笑之中,她们练习了三个季度,一有独处的机会,就撅起嘴唇做准备。她们轮流扮演男人,轮流在上面和下面,一个哼着声争取,一个叹着气接受。芮第一次亲吻一个真正的男孩儿时,他的嘴唇软软的,羞怯地贴在她的嘴唇上,干干地一动不动,直到最后她不得不开了口:“舌头,甜心,舌头。”结果这个她叫作甜心的男孩儿转过头说了声:“恶心!”】

    什么是真的男女差异?什么是假的男女差异?假女权往往混淆、无视、否定它们的存在。

    整本书,芮和盖尔虽然都是异性恋,却表现出一种同性恋的亲密。首先女生就会表现得那样,天知道她们怎么想的,但她们能手牵手的一起去玩,而两个男生再怎么死党也不会手牵手的一起去玩,如果不小心碰到了,还得来个严正声明“伙计,相信我,那是无意的。”但两个女生好起来,可以拉手,可以抱着睡觉,亲嘴就为了好玩和训练。

    “没有,没有这回事。”极端女权主义者不会承认这些差异,“你关心这个做什么?我们谈着女权!不想谈?那谈谈为什么你一把年纪还和你妈妈住在一起。”一不小心,话题就被她们转移了,真气人。

    芮和盖尔的亲密表现是一种男女差异,也是一个隐喻,在假女权的眼中是没有男生的,男人都是渣滓,那找个女生谈恋爱过日子去吧,却又不行,不是那种感觉。只要是异性恋,男生离不开女生,女生也离不开男生,这个事实都要被假女权去扭曲。

    女生和男生有些“差异”是性别歧视,是假的,应该被推翻的;有些差异则是真的,应该被继续承认和直视的,那样大家都活得更轻松。只是通常被假女权所道德绑架,什么都要推翻,恨不得女生也是男生。

    所以这段真是把假女权讽刺得爆炸,芮和盖尔假扮男人,那时她们都没有觉醒真女权,只是假女权的假男人和女权方式“有时候就哼着声争取,有时候就叹着气接受”,在同性之间互相嬉笑和崇拜,亲着的是女人,想着的却还是男人。结果来真的了,要和男生接吻了,假扮惯了男生的芮就被嫌弃,因为通常“甜心”应该是男的叫女的,就连这个假女权都要争。是的,很多假女权主义者就是“恶心”。

    你们知道,我打过女人,也被女人打过,有趣的是我打女人的那次,很多女权组织跳出来说“该死的叶惟,你个暴力渣子,连女人都打,你怎么能打女人,就算她往你脸上扔了一陀屎,你也不能动她一下,因为她是女人。”我被女人打的那次,那些女权组织又跳出来了‘艾玛宝贝,打得好!冲冲冲,继续打!打死他!肯定是他的错,肯定!”

    无论如何,除了男女差异,这段还有又是女权面对现实的脆弱、假女权面对现实的荒谬。那么女权的盖尔就因为一个不入流的弗洛伊德-朗安,她的力量、她的人生可以因此全部完蛋。

    这是女性的一个由来已久的情况,为什么?这很复杂。

    是时候说说gail的另一个含义了,欢快的、放荡的,词源是gay,同性恋者,她和芮,还有,假女权、失败女权似乎唯一承认的‘女性是高贵的,男性是下贱的,配得上女性的只有女性’,转头被人搞大肚子。

    但是这些内容。”

    叶惟看着听得入神的艾丽丝,说道:“我不知道能不能在一部电影里全部表达出来,也许行,也许不行,在剪辑室才能知道答案,现在先把素材拍好。”

    “没问题。”艾丽西卡点点头,“我想吻珍很久了。”

    “哈哈!”他不禁大笑,她也笑了:“女生。”

    “不好意思?”静了许久的吉娅疑惑,突然的大声:“为什么我18岁生日的时候,你只是一通电话?嘿,我是吉娅大师!你的伙伴!”叶惟问道:“什么时候?”吉娅答道:“2005年1月1日。”

    叶惟摊开双手,“选择在新年出生,你就怪不了别人不重视你的生日,你自己的错,不是我的。”在艾丽西卡的笑声中,他笑道:“那时候我……唔,那时候,我和妮娜在欧洲旅游呢,当时我们在恋爱……”

    妮娜的笑脸在心中闪过,他沉静了下来,《魔女嘉莉》就要上映了,这部电影…他之前没有出席首映礼,是通过内部dvd看的。一来因为忙,二来狮门的宣传策略改变了,不想让他和《嘉莉》扯上太多关系而影响了《灵魂冲浪人》的宣传效果。

    他非要出席也可以,但没有,感觉现在还不适合和妮娜见面,她应该也不想他出席,那样她可以更轻松自在的看电影。大家都还需要时间,等她什么时候有了新恋情,也就好了吧。

    不过《嘉莉》上映之后,叶惟想,自己有必要打个电话和妮娜谈谈……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504章 又是这个梦    “嘿,妮娜,最新消息!我和莉莉重新开始了。哇噢,是吗?我们都会有好运和幸福的,亲爱的,期待你的好消息。”

    “你在说什么?”

    整个世界朦朦胧胧的,好像什么都飘在半空中,湛蓝的安大略湖在底下又像在旁边。妮娜看着笑容兴奋的尤尼克,大感莫名其妙,不由挥手捶了他胸口一拳,“死呆子,你疯了?谁是莉莉?”

    尤尼克叹息的道:“你还算好,但比不过她,和她比,你就是个蠢蛋。”

    “我蠢!?你要死了,你已经死了!”妮娜霍然的大怒,噘着嘴提着气,双手环胸的侧身,“给你十秒安慰好我!不然……我告诉你,你也许会受到我好几个月的抵制,碰都不让你碰一下,我也不碰你一下,你自己看着办。”

    突然间,整个天地轰隆隆作响,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地面就已经开裂出了一条巨大的裂谷,她在这边悬崖,他在那边。

    怎么了?不该这样的。

    妮娜眼睁睁的看着好多女人从四处涌现,叫喊着“viy”的围住了尤尼克,一个个要和他亲嘴,有明星有模特还有海蕾她们……尤尼克和她们笑闹了起来,发出着一阵阵的欢笑。

    “你们谁啊,停手!走开!!”她急得大跳,张舞着双手,“不准碰他,他是我的,只有我能碰他!你们听到了吗,滚蛋啊,再不走我打你们了!!!”

    没有人理会她,只是继续的笑闹,尤尼克左搂右抱着两个超模,她急疯的大叫:“尤尼克!!!”突然蓝天变白了,一个身着蓝花图案的白色晚礼连衣裙的少女从天而降,就那样飞向了尤尼克。

    “莉莉。”尤尼克一看到那少女顿时停了,那些女人一瞬间都消失不见。少女落在他的旁边,有些生气的揪住他的耳朵,拉着他转身走去,很快就走远了。

    不,不!妮娜急得团团转,却隔着一道鸿沟过不去,只能大喊大叫:“尤尼克,尤尼克,尤尼克!!!”

    在对面的悬崖,尤尼克回头望来,做了个拜拜的手势,那少女也回头望来,对她说道:“可悲的失败者。”

    妮娜浑身都气抖了,但更大的是痛苦,看着尤尼克,不明白的哭问:“我们一起努力,我们是个整体,我们的巴黎……我们环游世界的计划,米米、顾小姐、以后的宝宝……你都忘了吗?对你来说,那都是什么?”

    尤尼克没说话,那少女说道:“省省吧,他是我的惟,跟你玩玩而已,当真了?惟,走吧,这个老女人让我不舒服,一看她那样子就知道没长脑子。”尤尼克叹息道:“妮娜,给你个建议,回去保加利亚当吸血鬼,明白我的意思吗?你总是上当。”

    “她听不明白的。”少女拉着尤尼克继续越走越远,越走越模糊。

    “尤尼克!!!”妮娜喘气着看了看左右,又望向前方,两边悬崖的距离……可以跳过去的,绝对可以!

    一个空翻就行!

    她后退了几步就往前面冲去,在悬崖边跳了起来要翻腾过去,什么,零分!?突然身体往底下的深渊掉去,她尖叫起来,这回完了,死定了,要摔成很丑的一滩了,没了,什么都没了。

    “为什么会这样……”

    ……

    妮娜猛然的惊醒过来,没有睁开眼睛,在黑暗中脑子就完全清醒了,老天……又是这个梦!

    第一次做这个梦是知道尤尼克也是viy的那天晚上,那时候还不是完全这样,后来有一段很长的时间都不曾再梦过,但是今年来…最近几个月…最近这个月……经常都做这个梦,都变得更加丰富了。

    莉莉-柯林斯无论怎么样都不会飞啊,有地心引力,不可能。

    还有你,叶惟,我当然明白你什么意思!诱-always-逼te不就是句双关嘛,你总是咬人,你总是上当受骗。当时就不应该原谅这混蛋,当时尤尼克就死了,一整个就是欺骗,全是欺骗……

    保加利亚人就等于吸血鬼吗,那你是不是等于熊猫,刻板印象!

    什么老女人,不就大你两个月吗?还有为什么要空翻的跳过去,那都不是跳远的最好动作,为什么我不能飞?

    不知所谓的梦!

    “滚蛋。”妮娜没好气的嘟囔,真讨厌这个梦,就只会破坏好心情,他们真讨厌,说话好过分啊啊。

    知道,没错,这是自己的梦,道理上不关别人的事,但!什么都有原因嘛。记忆!

    像表演学说的情感记忆有它的触发机制,人的潜意识无时无刻都在运转,才会经常在不需要一些记忆的时候、没想过它会出现的时候,突然冒了出来。活像走在路上突然遇到了前任。

    哎,事情都这样了,大家都前进了,这些记忆就不能乖乖的埋藏心底吗?出来捣乱什么!滚,快滚。

    不想睁开眼睛,因为睁开后就很难再睡着了,但又想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妮娜睁开眼睛看向床头柜的闹钟,卧室里光线昏暗,5点半,还好快天亮了,10月3号,距离6号又近了一天……

    今天星期二,没什么特别的上学天。虽然她现在有些演艺事业,还是上高中的,和爸妈说好以后还要上大学,什么时候毕业另说,至少是个大学生。她也想那样,那样显得更有文化,其实就想更有文化。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一个心思盘绕在心头:“以前我是贪玩了点,不等于我蠢;我是活泼,但那些知性、优雅、成熟、智慧、艺术的一面,我也有,我也可以。又漂亮,又好身材。”

    又年轻!人生长着呢,不为追求和取悦任何人,努力是为追求和取悦自己,了解自己,塑造自己,一个更好的自己。

    总之就是,做最好的自己,让好事发生!

    哈哈,真有道理。

    最近喜欢上了看书,不是书虫那种,但比以前好多了,还在系统地学习法语,妮娜觉得自己真的聪明成熟了很多,不再是一年前那个只会嘻嘻哈哈粘着男朋友的小女生了,这叫女权觉醒。

    也许哪天超能力也觉醒!就飞吧,反正不要吸血鬼,也不要嘉莉。

    《魔女嘉莉》6号星期五就要公映了,登陆2579家北美影院。

    妮娜想那正是让自己最近经常做那个梦的原因,以及时不时会想起叶惟的原因,这是仍然在连系着她和他的一条纽带,等这部电影过去了,有什么就会完全过去,然后就哈库拉玛塔塔。

    一去想《嘉莉》上映这件事,心脏就有种紧张的发抽、期待的跃动,复杂,非常复杂,天啊!

    事实上,她不只是幸运,但她真的很幸运,尤尼克说那叫福气,去年《驱魔录像》,今天就演了新版《魔女嘉莉》,学校里现在大家都叫她嘉莉,很多朋友都叫她富婆,那算什么。

    《嘉莉》的预算高达1500万美元,比《灵魂冲浪人》还高500万,是今年狮门影业预算最高的一部电影,其次是1200万的《怒火攻心》,ss和《电锯惊魂3》都是1000万。

    别人还以为她是女主角,片酬怎么都有一百万吧?有就好了,只有25万,没有分成。

    不过比莉莉-柯林斯好,她是有钱,她父母的钱。

    妮娜轻哼了声,转了个身继续假寐。25万对于她挺多的了,给了佣金交了税也还是阔绰得很,而且有了名气,有caa安排其它商业,真是财源滚滚来,衣物还有品牌赞助。

    当明星有好的方面、不好的方面,更优质的生活就属于好的,所以她的紧张中有着忧虑,完蛋了怎么办?

    算了,以前也没想过会当电影明星,以为体操退役后混个与艺术相关的工作就不得了,现在最糟糕还可以演电视剧呢。

    说是这么说……

    那不就是被淘汰了吗?

    一阵没由来的心痛,妮娜捶了枕头几拳,才不!正要转个身,肩背却猛地扯了一下压着的长发,她一声痛叫,气恼的咕嘟起来:“闭嘴,我不会剪的,这把长发是我的命。”

    以前和尤尼克一起时,每次发生这种事,他都会说:“剪个短发吧,舒服一年半载。”

    那混蛋留过中长发,因为“那是了解女生的重要一课”,他确实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睡觉时会压扯到,梳理时会很痛,洗头时一系列麻烦,披垂时扰得脸痒痒,扎马尾时有重力坠在后面。”

    “妮娜。”尤尼克的声音又温柔又真挚,“我希望你剪掉你的长头发,那样你会过得更轻松快乐,短头发的你我也喜欢。如果我们要走,我的莴苣姑娘,我们不需要用长头发,我会用给你写的情书铺砌成台阶,把你接下来。”

    为什么他的情话总是还那么清晰?妮娜思考哲学问题一样去思考,大概是还没有听到更动听的情话。

    又是一阵没由来的心痛,还有一丝想不清楚的恨意……

    上星期《嘉莉》在洛杉矶举行了首映礼,她和作伴的妈妈一起出席,妈妈现在兼职她的经理人;剧组里该出席的都出席了,金伯莉、斯蒂芬-金等人,但是叶惟没有去。

    他只是那天发了一条短信给她:“我已经看过内部dvd《嘉莉》了,挺酷的,妮娜,你演得非常棒,前进!”

    “谢谢,继续努力!”她回复。

    就是那样。她很久没有见到过他了,也很久没有和他通过电话短信了,上上次是他和柯林斯复合的消息,她回复说:“哇,恭喜!!!太棒了,要好好的在一起噢,祝好运!”

    其实心情很复杂,但真有一大部分是为他感到高兴,一小部分是妒忌……

    本来以为他会出席的,为什么他就不出席呢?

    最近几天,妮娜越想越有些不能释怀,大家都说“viy太忙了”,又要忙ss的宣传,又要忙拍摄《冬天的骨头》,只是策划之一的《嘉莉》就忙不过来了。

    “真有那么忙吗?那天他的电影都没开拍,出席个首映礼而已。”

    妮娜不禁的抱怨出声,知道w’sb昨天才开拍,叶惟有在他的博客、脸谱等地更新了一篇日志,晒出一些片场照片。她总觉得那个詹妮弗-劳伦斯很嚣张,却没什么特别,就比她高一点点,她有一个哥哥,劳伦斯有两个。

    她看过w’sb原著,比绝大多数人看得都早,那时候叶惟还没确定真要改编拍摄呢。他考虑过由她演“盖尔”,后来说她太漂亮了不适合,那芮怎么样?他又说类型不同。

    “cpp,你说呢?”妮娜看向听到动静走来床边的顾小姐,懒洋洋的问:“我是不是更厉害?”

    顾小姐的可爱竖耳扭了扭,就当说“是”吧。

    “他就是不想见到我才不出席,但我们怎么了?我们是和平浪漫的分手,我们是好朋友啊!他怕什么?早就没事了!等我找到个新男朋友,我们甚至可以一起出去四人约会,没事啊!”

    妮娜瞪着顾小姐,它圆滚滚的眼睛却望向别处,“看着我!这真是让我生气,他把正常的关系弄得不正常。就算你,cpp,你对前任也肯定会有不同的感觉,第一次坠入爱河、第一次性和有着很多很多特别的前任。我才不会见到他就绕路走,但他现在竟然那样,为什么?尴尬?他?这真是让我生气……为什么不出席呢,像土星奖那样不好吗?”

    “呜唔……”顾小姐趴在地板上。

    “我还以为你的混蛋爸爸会出席,再往他的专栏写篇影评,什么都没有,好像要撇清关系似的。”

    妮娜说得自己气呼呼,“我和他交往一年多,一起成长像两个孩子成了大人,难道还比不过他和艾米-罗森几个月?莉莉-柯林斯不高兴?我们交往的时候,他和柯林斯从不见面吗?我有说过他什么吗?首映礼都不参加,气死我了。”

    她翻了个身,平躺的望着天花板,又喃喃道:“再过十年、二十年,我见着他,我一样想骂他就骂他,我们就这个关系!”

    不过不同于《海神号》完蛋,《嘉莉》真的很好看,她演得也真不错,不只是她自己觉得,妈妈都看得落泪了,现场大家看了也都说好,掌声非常热烈。

    她不清楚评论界的反响,就希望会超好,烂番茄新鲜度100%、喜爱度95%、imdb有9分那么好……不对,一般想得太好就不会实现,还是降低点……新鲜度90%、喜爱度85%和imdb-8分。

    票房当然更要好,同期新上映的对手有《无间道风云》和《德州电锯杀人狂前传》,要打败《无间道风云》拿到周冠军似乎不太可能,那有多少个巨星?拿第二名吧,恐怖片第一!最后北美票房破亿,全球票房收个两亿。

    而且…这么想也许不好心,谁叫他那么讨厌,她巴不得《嘉莉》的票房比他的三部电影加起来都高。

    “不,不是我的心肠怎么样,他毁了我们的浪漫分手,他根本就不尊重我,他知道我想他出席的,但他没有!”

    他害我这么去想的!就不能高高兴兴的吗?妮娜突然坐了起身,憋着一口气的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双手按动编入了一条短信:“hello,by-bee。what-flower-are-诱-gathe日ng-honey?”

    你好,大忙人,你都在忙碌着什么啊?

    你好,忙碌的蜜蜂,你在采集着什么花的花蜜?

    等等……妮娜怔住的读了好几遍,lily是百合花……答案是lily!

    “我创造了!”她顿时一拍床板,望着那边惊起身的顾小姐,狂喜的叫出声:“cpp,我创造了!这是一句双关语,太讽刺了,噢我的天,哈哈哈哈!”

    by-bee和lily

    哈哈哈哈!

    “我才是个天才……”妮娜乐得在床上滚来滚去,扔开了手机,双手伸着食指比划着击中、击中、又击中!

    正当顾小姐兴奋地摆尾,她却很快的笑停下来,拿过手机按了几下,只是把短信保存到短信箱里,并没有发送出去。手机放回床头柜,她继续闭目假寐,想着不知什么。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