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早上好,祝你的新电影拍得一切顺利,让观众们喜爱得《深入骨头》、《可爱的骨头》、《冬天的骨头》!lol”

    “!!!洛杉矶才凌晨四点,你在梦游?o_o”

    “定时发送的。我在-_-”

    “真智能, ̄-_- ̄”

    “那是眉毛?才没有那么细!”

    “▆▆▆▆__▆▆▆▆

    〇________〇”

    “鼻子呢?”

    “这里,┻”

    “总算又能呼吸了。”

    “你的鼻子真像中指。”

    ……

    将近日出了,天空染成了一片橙红,光线越发的明亮,爆笑声响彻了山林间的w’sb片场,惊得四周的树林有群鸟飞起。现在已经只剩下单一的一把男生笑声,就是停不下来。

    “惟格!”吉娅不得不认真的疑问,没看见詹妮弗都要哭了吗,叶惟还笑得几乎滚地,太刻薄了。

    副导演安德森、摄影师格雷迪都觉得这样不好,其实刚才大家笑只是条件反射,viy这笑得过分了,却不好说些什么。他是这里唯一的国王,他想让詹妮弗-劳伦斯立即滚蛋也就一句话的事。

    “哈哈哈!”叶惟还在笑着,清朗的笑声还超级贱,像恶作剧得逞还是什么的。

    杜汉姆听得出来,学校里那些恶人的笑声就是这种笑声,就算詹妮弗甩叶惟一巴掌,她敢肯定,她试过,这种人反而会笑得更加起劲,笑得你精神崩溃,留下心理阴影,每晚做恶梦都响着这种笑声。

    那人是真真正正的坏蛋……

    “惟。”艾丽西卡一时情急,想说些什么为詹妮弗求情,或者调解这个场面,她感觉心脏在破碎。

    “我知道我很可笑……”詹妮弗声音颤抖的说了句,双目在泫然,“我只是想演好这个角色……”

    在刚刚深呼吸的时候,叶惟已经惊觉到事态不好,自己因为詹妮无意中说了句有趣话,联想到和莉莉的嬉笑爱恋,一笑就收不住了,却制造了完全错误的信号。

    一瞬间脑海急速地运转,就有了应对。听着詹妮的哽咽,他大笑的说道:“你知道什么?你屁都不懂。”

    诱-don-t-know-shit。这句话顿时让片场更加鸦雀无声,有些老油条想起拍《灵魂冲浪人》时,viy狂喷了加菲猫一通。

    搞什么鬼!?吉娅几乎要怒喊,毕竟叶惟才是导演,忍着没说话。这也太伤人了,詹妮弗是个新人不假,她是不怎么懂电影和片场,但至于这样骂她吗?难道他要踢走詹妮弗换上替补演员?

    “我……”詹妮弗的面容一阵红一阵白,周围的风景、众人、一切,都在天旋地转。

    “你根本就不懂我现在的心情!”叶惟突然亲昵的推了她的后脑勺一下,看着她错愕的眼睛,感慨的笑道:“哇噢!你个女牛仔,你真是惊喜到我了!我太他马高兴了!”

    什么?整个片场都一愣,吉娅最先反应过来,翻了记白眼,fuck。

    “难以置信!我到底找到了什么?一个表演天才?比那更多!”先不去管那些疑虑,叶惟放大着心中高兴的那部分,环顾周围愕然的众人,笑问道:“你们呢?你们在笑什么?以为我嘲笑她?她好笑?她愚蠢?不不不!”

    艾丽西卡激动中笑了,想起那顿早餐,是的就是这样,他可以前后两句话就让人的心情从天堂到地狱又到天堂!

    “我赚到了!”叶惟大叫一声,拉过懵了的詹妮弗的手臂,认真的道:“我要向你们隆重介绍,这是个勇敢、天赋异禀、才华横溢的女孩,她有一颗优秀演员的心。你们谁觉得她在犯蠢?不!她只是在和我争夺着对‘芮’的控制权,这他马的就是一个好演员应该做和必须做到的事情!不管这回是不是笨拙的,下回、下下回,她不断地进步,很快,她将会是可怕的!”

    詹妮弗任他拉着,一张脸涨了个通红,就像悬在半空中,不知道刚才是真的,还是现在是真的,还是…怎么回事?

    刚才笑没笑的众人都一片安静,因为叶惟没说谁也没看谁,老油条们理解这种导演训话,菜鸟们则有些凌乱。杜汉姆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真不愧是viy,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们可以不相信我的话,可以不屑我的信心!”叶惟拍了拍詹妮弗的肩膀,她的泪珠被拍得掉落,他越说越大声:“但我要告诉你们,这个女孩前途无量,大明星?是的!奥斯卡?是的!当她站上奥斯卡的领奖台,她的获奖感言会有这么一句:谢谢那些曾经嘲笑我的人!包括你,叶惟,现在你们可以闭嘴了,带上你们的赞叹滚蛋,因为我不在乎!”

    众人仿佛能听到集体哇噢了声,viy对他的未来女孩们的信心从来不是秘密,但说到这种程度好像还是第一次,在ss、tlb片场就没有过。谁都听明白叶惟另一层意思:你们对詹妮弗放尊重点,我笑她可以,你们不行,她是我的人,别他马冒犯她。

    “jl,我改变主意了,这场戏就按照你说的来拍,不拧耳朵了。”

    叶惟对詹妮弗认真的说,这是经过了权衡考虑的决定,相比几个喻意,一个没被摧毁的女主演更重要、最重要。那只是原因的其中之一,总的来说他犯了错误,没有做好导演工作,这不是不可共存解决的分歧。

    “嗯呜……”詹妮弗哽咽着点点头,想说些什么却说不了话,竭力地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他在说什么?不拧耳朵了?这人真坏,自己是被他弄哭的,不是丢人,是这人太坏了……

    “嘿没事。”叶惟温声的安慰,“我理解你,全部。”

    他望了望日出的天空,魔法时间过去了,光源已经变得不适合之前的布置,詹妮弗的情绪也不能立即开演,她学得洗个脸补补妆,他有些话要和她单独说清楚。

    “休息半小时!”叶惟大喊,开机都没有半小时呢,“大家去吃点早餐、晨运什么的。詹妮,跟我来,我们谈谈戏。”他说罢往大本营相反方向的北边山路走去。

    一场片场风波就这么平息,当下众人各做各事,没有人谈论刚才,很多人去食物桌那边拿零食。

    吉娅上去搂了搂詹妮,艾丽西卡也走来和詹妮拍拍手掌。

    “我没事。”詹妮弗抹了一把眼泪,快步跟上走远的叶惟。

    ……

    叶惟察觉到自己出了问题,被莉莉说中了,他太开心了,既不是发霉的冰,也不是平常那样,随时就能开心得跳舞,随时就会得意忘形,被她害惨了,她怎么那么好。

    办公室、片场都高得独裁的权力也使自己有时候,不是有了架子,而是过于肆意待人,刚才自己真欠揍。

    如果这是拍疯狂的喜剧,这没有问题,但w’sb不是,这种个人心态、氛围对于他自己、整个团队的创作都不正确,这使得潜意识的对口情感受到压制,这种时候的“好状态”是假的。

    一个诗人在狂喜状态写一首忧伤的诗,那能怎么样?

    假如《断背山》片场是嘻嘻哈哈的,假如李安和希斯-莱杰等人笑闹着拍完,他们的表现也许就很糟糕了。

    还好这个问题在刚刚开拍的现在就暴露,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这样不行。

    走在僻静的山林小路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周围的秋天晨景,就算身处于萧索的景象中,甜蜜的心却一点颓败的感触都没有。怎么办呢?真不想运用情感记忆……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叶惟回头一看,对跟来的詹妮弗笑了笑,“刚才吓着你了,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呃……”詹妮弗的心情已经平复了很多,却又变得不懂如何和他相处,“没什么,我有点情绪化了。”

    “不,刚才是我混蛋,我很高兴,但我表达的时机和方式不对,你该打我的,艾玛-罗伯茨就会。”叶惟笑说,詹妮弗不由哈哈失笑,他伸出手掌,“我们没事了?”她和他击了击掌,“我们不酷谁酷?”

    “伙计,你选择用表现派去演芮,我的感受就像……”叶惟边走边细说刚才,“惊讶。”

    “老兄,我没分那么清楚。”詹妮弗连忙要解释,“不过…是的!我不喜欢体验派,不喜欢方法演技,我不想往表演投入我任何的情感。”还是干脆承认吧,不然他导戏说情感,她想的是理智,那还怎么合作,被解雇也认了。

    一口气说罢,她长呼了一口气,“我就这么去表演的。”

    “所以才见鬼,伙计。”叶惟耸了耸肩。

    所谓表现派,其实是个很松散模糊的体系,鼻祖之一的法国著名戏剧演员大柯克兰(1841~1909)这么说“表演不是演员和角色合二为一,而是演员以绝对的理智冷静来真实表现角色的情感。”顺便说一下,他是最出名、最代表的“大鼻子情圣”。

    这实际上是古典戏剧表演方法,与之几乎对立的是体验派,亦即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源于20世纪早期的莫斯科。

    斯坦尼(1863~1938)把表演彻底改变了。他是第一个把表演艺术做成体系的人,毕生以他自己的才华激情,加以前人的精华经验,整理编订了一整套的理论、技巧、训练方法等等,著有演员必读的《演员的自我修养》、《塑造人物》、《创造角色》和《我的艺术生活》。

    简单的说,他主张演员需要为艺术奉献,表演是完全地融入角色,运用自身的记忆和想象、并通过精确的肢体动作去表达真心实意的情感,把角色细致入微地写实。这就需要长时间的训练,包括形体技术、情感体验、严格的自我分析和批判等。好莱坞的心理医生们真的要感谢斯坦尼。

    而所谓的方法派,method-ac挺,是体验派的美国化。如果说理查德-波列拉夫斯基(1889~1937)还是斯坦尼的真传门生,师承于他的李-斯特拉斯伯格(1901~1982)就是方法派的鼻祖。

    20世纪20年代,波列拉夫斯基带着莫斯科艺术剧院团队流亡到了纽约,斯特拉斯伯格被他们的演出震撼了,随后参加了波列拉夫斯基的培训班,并在30年代与导演哈罗德-克鲁曼组建了“团体剧院”,他把从体验派学到的东西加以整理和发展,创造出两大有美国快餐文化性质的核心“即兴表演”和“情感记忆”。

    斯坦尼说“表演需要精确细致到每个微小动作的排练”,说“演员和角色的情感统一、真挚、可信”,斯特拉斯伯格说“不,即兴表演也可以”、说“你演的时候你想什么观众哪知道,角色悲伤,你也悲伤就行了,运用你的情感记忆,情感的驱动力是否一致不重要”。

    他的理念和方式就像打开了一条捷径,大受欢迎的同时,他也确实培养出一个个优秀的演员,遍布戏剧和电影等,像阿尔-帕西诺就是其中之一。而师承哈罗德-克鲁曼的女戏剧大师乌塔-哈根(1919~2004)是方法派另一个重要人物,她自己是3次托尼奖得主,她也传授了众多演员和表演老师,比如英国最著名的表演老师之一的多琳-卡农,把英国的表演方式也改变了。

    但时间一长,分流的理论主义自然就多,斯特拉-艾德勒(1901~1992)就不服气斯特拉斯伯格,她在团体剧院当演员时和斯特拉斯伯格屡屡冲突,因为她用他的方法派越演越困惑,“这样演起来不对路啊!好像没有了激情,有的只是痛苦,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为了寻找答案,她当时到了莫斯科探访斯坦尼问他究竟。

    于是有了斯坦尼对方法派唯一的表态:“因为你忽视了最高任务和贯串动作,所以你的表演没有欲望,也就没有动力。”最高任务、贯串动作是其体系的核心之一,前者是指角色在剧本规定的情境里的欲望需求,后者是指角色为了完成任务所做的一个完整的系列行动。他的话等于说“你们这些方法派情感上偷梁换柱,行动上乱七八糟,当然不行了。”

    艾德勒有一种恍然大悟,她回到美国后开展自己的方法派。

    相比斯特拉斯伯格,她更着重想象力,要从“情感记忆”和“最高任务”间取得平衡,当一个演员要演的情景是角色走在瑞士的一个湖边,斯坦尼是“一定是走在瑞士的湖边”,斯特拉斯伯格是“走在厕所边、飞在天空上,随便吧,情感一致就行”,艾德勒的原话是:“如果你感受不到你在瑞士的湖边,你就用记忆中以前在自己家乡的湖边替代。”

    而在后来,她开发了很多想象力的训练方法,对于剧本本身越发的回归,强调表演时要把自己放进特定情景之中。想象力越高越好,你不必有过真实的体验经历,也不必拿自己的情感记忆换来换去。

    她也追求形体的训练、行动的准确,一方面继承了斯坦尼体系,名言有“选择体现智慧”,“决定成就的是行动,而不是话语”,另一方面她强调在表演中可以作出独立的、个人的选择,而不是一味地遵守准备时、排练时由别人和自己所设定的死板套路。

    艾德勒派系的成就一点不输斯特拉斯伯格派系,马龙-白兰度、沃伦-比蒂、罗伯特-德尼罗等人都是她的亲传弟子。

    表现派、体验派、两个方法派,在演员平时的训练培养、表演前的筹备、表演时的心理状态和形体行动,都有很多的不同,很多的不能共存,以至于一个演员往往要站队。

    比如詹妮弗要演芮,体验派会坚定的说“我是芮!”,斯特拉斯伯格方法派笑呵呵的说“我是不是芮没关系,观众觉得我是芮就行”,艾德勒方法派感受着说“我想象我是芮”,而表现派耸肩说“什么?我在模仿芮而已,想象、设计、排练、表现,我们的最好朋友是理智和冷静!”

    人的性格各异,演员当然要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法门。

    但是说到难度,从常理和现状而言,斯特拉斯伯格方法派最容易,也最被全世界演员使用,缺陷也很明显,演员很容易演什么角色都是自己,像莱昂纳多;其次是艾德勒方法派,但对想象力天赋的要求极高;再是体验派。表现派现在属于异端。

    叶惟之所以担心甚至失望,就因为詹妮弗要用表现派,好像是一种好高骛远。他还没有导演过表现派演员,艾玛是方法派;丽兹用着艾德勒方法派目标着体验派,好笑的是她的想象力被自己困着。

    这些少女里面,没有别人会说“我不想往表演投入我任何的情感”,只有这家伙,詹妮弗-劳伦斯。

    “呃,老兄……”詹妮弗看着他,说出心里话希望能得到理解:“我两年半前开始学表演,在参加选秀会之前,我就已经什么都学了,今年来我接受了你布置的那些体验派训练,我没有爱上体验派,我反而确定了。”

    她故作着尴尬的表情,“我爱表现派。我是发现,当我保持着头脑清醒,不投入情感、不代入角色,那是最好的我。我试过了!让我用什么情感记忆,我就是演不了,也没有意思。”

    “我说了,你天赋异禀。”叶惟摊举了下双手,望着天空中东面初升的太阳。

    他的脚步大了点,詹妮弗也快步跟上去,继续道:“我是觉得那样很蠢,我就是我,我不想失去对自己的控制,那样很不自在。好吧老兄,我没有艺术奉献精神……”

    “伙计。”叶惟又一次不禁笑了,推了她后脑勺一下,“长了个聪明脑袋就要好好的使用,对吗?”詹妮弗顿时也失笑了:“我不知道,表演这事就挺蠢的。”叶惟设想的问道:“如果有一个角色,你冷静着怎么都演不好,但只要你失去一点点的理智,就会很好很好。你会怎么做?”

    詹妮弗认真的想了半晌,幽静的山林让那股反感如此明显,摇头道:“那我不演那个角色。”

    “所有角色都这样呢?”叶惟又问。

    “不可能!”她大叫,他说“假如!”她乐笑了起来:“那我只演搞笑的喜剧,能做我自己的。”

    “我演‘婚礼之神’可不只是做自己。噢!我明白了,你不想因为演戏就痛苦,像小时候打疫苗的那个痛。”

    “是的,我不想。”詹妮弗破罐子破摔了,“我喜欢看着角色,我不管那算不算艺术,我喜欢那种感觉。是不是很落后?”

    她屁都不懂但懂这个,现在表现派不但过时,还会被认为低廉下作。虽然表演都是欺骗,但人们喜欢听说一个演员为了一个角色表演前做了好几个月的体验、表演时投入巨大的感情、表演后出了很多心理问题;却不会喜欢听说一个演员只是在表现那个角色,像一台冰冷的机器。

    她不清楚viy的态度,但经过今年来的合作交流,他先是理所当然的把她视为方法派演员,今天又……

    “也不是。”叶惟组织了下说辞,讲道:“其实就表演来说,方法派是走捷径,它有太多的缺陷了,你以为我就喜欢情感替代?一点都不,说不定演着哪个角色就情感错乱、就发疯了,演着都像是对自己的一种背叛,我也不喜欢。”

    “哈哈!”詹妮弗高兴被理解,更高兴他似乎是“自己人”,就是这种感觉,“你也没有艺术奉献精神。”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当导演?我这么帅。”叶惟刚说罢,就被她抬手推了一下后脑勺,他笑道:“方法派能这么昌盛,只是它容易,还正好吻合镜头表演的节奏,前5分钟你还演着a这场戏的镜头,你要开心;现在你演着b这场戏,你要伤心;5分钟后你要演c这场戏,你又要开心了。而三场戏在剧本上不是连贯的顺序,波om!体验派演电影更容易疯掉。

    体验派也不是最终答案,什么才是,谁知道呢。但如果你用表现派演出比方法派更好的效果,为什么不?长远来说,你可以获得更大的成就,也许更加接近表演的真谛,也许还能开创你自己的体系呢。”

    “也许!”詹妮弗大笑,被他说得真有点害羞,她懂个屁啊,真蠢。

    叶惟停住了脚步,以示话语的认真:“你这样能演好,那就这样,但你一定是要能演好。我会用表现派去导你,再用一些你乐意用的艾德勒方法,只是想象,不投入情感,怎么样?”

    “好,我一直也都有用想象。”詹妮弗也正起了脸容。

    “刚才在片场我那番话,不是为了给你出头,是我对你的真实看法。”

    叶惟凝视她的眼睛,慢语说道:“我要你领导这部电影!它不会拿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但它会拿最佳女主角提名甚至获奖,因为它是你的。它不是我的,不是艾丽西卡的,它是你的电影。”

    “老兄……”詹妮弗有些愣着,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心跳像在情感爆发。

    “不要十年后了,就现在!就你!这不是一个愿望,这是一个目标。为了完成目标,我会对你非常残酷,你想象不到的。”

    他的沉声像在冷笑,凌厉的目光对着她神光闪烁的眼眸。

    “你害怕、没有信心、没有兴趣的话,立即说,立即滚蛋,我立即换人,下午就能接着拍,那就是方法派。”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501章 我保留意见    早上6:40,斯普林菲尔德的天空初亮,大概7:10会日出。

    今天开机的w’sb剧组想抓住这半小时魔法时间多拍几个外景镜头以提高效率,拍摄期只有一个月,拍摄表却像有两个月,而且片场的国王viy又高要求,一切都很紧张。

    viy不只是高要求,严肃、冰冷、孤沉,之前在整个前筹期,几乎没有人见过他说笑,最多是礼节的微笑,面无表情是他的标志。没人知道他是不是如八卦说的因为失恋而颓靡,但他的心情肯定不好。

    这让片场的气氛十分凛冽,寒风中有压抑的气息,新人们的感受无疑更重,viy的目光令人生畏。

    看到那人走近,两位少女顿时都紧张起来,艾丽西卡脸露微笑,詹妮弗不觉地站得笔直,板起了脸容。

    昨晚她一整晚在套房的床上转来转去,思绪朦胧而凌乱,像睡着了又像没有。她本想出去闲逛一圈吹吹夜风,却怕被viy知道,然后觉得她不专业不听话,就在开拍的前一刻换人了,她带着行李滚回路易斯维尔去。

    每当一想那种可能,她都几乎要哭,这些天他一直都好像不满意。

    “感觉怎么样?”他走近就问道。

    “我感觉这里的风景真好。”艾丽西卡比较自然。

    “还好。”詹妮弗正容的回答,眼睛好像不会转动了,心头翻搅着空白。

    “嗯。”他打量了下她们,似鼓励的道:“只是拍电影,把你们准备的发挥出来就行了。丽兹-奥尔森发短信让我对你们说‘祝你们断一条腿。’就是祝你们好运。”

    “是的,我已经收到了。”艾丽西卡点点头,詹妮弗也点头:“我也是。”

    “那她有没有说‘记得别像我那样只会吃东西和应声’,如果她没有,我说了。加油!”他微笑了下,转身走去了。

    当他走远,詹妮弗才长松一口气,肩上的千万磅随即又压下,这是自己的人生转折机会,还是和偶像合作,天才viy!回想两年半前在纽约发梦,今天是梦想成真,演电影、女主角、天才力捧……

    不能搞砸!

    一定不能搞砸!

    ※※

    在剧组各个部门的金字塔里,导演组的顶端人物自然是导演,接着副导演、第二副导、附加第二副导、第三副导……无论有多少副导演,制片助理都是最底层的动物,从事那些繁琐的、跑腿的非创作工作。

    20岁的莉娜-杜汉姆是w’sb的制片助理之一,投了简历、面试成功、进了剧组,一切很顺利幸运。相比短片入围了诗兰丹斯电影节,这个发展机会好得太多了。viy!

    她可以跟着天才学习,她的才华也许还会得到他的赏识,如果她真有才华。

    要知道传奇的女电影人凯瑟琳-肯尼迪最早就是斯皮尔伯格的《1941》的制片助理,被斯皮尔伯格赏识、提携和合作,先成了他的助理,加上她丈夫弗兰克-马歇尔,又开公司安培林娱乐,一起成就了一番大事业。

    杜汉姆把肯尼迪视为模版,她对和叶惟约会没有兴趣,不喜欢花花公子,但就电影来说,只有佩服。她希望这次合作之后,可以成为他的助理,学到更多东西、得到更多机会。

    那是最理想的情况,这么想的不只是她一个,吉娅-科波拉不是竞争对手,布丽特-马灵等人才是。好好努力吧!

    “怎么搞的!?谁快给jl找件外套披着,别冷着她了,快!!!”

    清晨的山林地正一片忙碌,剧组赶着在魔法时间内开机,已经天亮了,每过一分钟都是多一份浪费。

    杜汉姆因为负责的大部分是文案工作,在片场正闲着,这下听到叶惟的喊声,虽然这不是她的本职工作,但叶惟也没有指定谁来做,她连忙应道:“viy,我这就去!”

    话音未落,她就往回路跑向大本营那边,一路狂奔,到化妆车拿了两件女大衣,又一路狂奔,来到詹妮弗-劳伦斯、艾丽西卡-维坎德前面,笑道:“你们好,这是大衣。”叶惟已经走开了。

    她虽然是初涉专业片场,却不是不懂人事的笨蛋,她是制片助理,她们是大人物。

    也许还是叶惟的女伴。其实一直就有媒体八卦她们谁会不会是viy女朋友,不怎么可信,只是那种小报式胡扯。但昨晚叶惟和她们在酒店外嬉戏狂欢,惊动酒店继而被赶走,半夜才回来,这事现在大家都知道,他们纵情唱歌的动静太大了。

    大家不知道的是,他们之后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杜汉姆有个念头压不住,threesome?坏小子会看不到嘴边的美少女吗?大家心照不宣。三人都年轻,这没什么问题,也没人要管或者管得来。无论如何,她们是叶惟的宝贝,对她们好些。

    “谢谢。”詹妮弗拿过一件深蓝大衣披上,笑容很开心。

    “噢我不冷,但谢谢。”艾丽西卡也拿过大衣,没有穿上的拿着。

    “你!莉娜-杜汉姆,过来。”

    突然听到叶惟的叫喊,杜汉姆连忙向两位少女说“我走了”,就应着跑向主屋门廊那边:“来了!”他们正在那里作着机位等的布置,叶惟看着她问道:“杜汉姆,忙完你的活了?”她笑应点头,吉娅-科波拉哈哈说:“真勤快。”

    “那看好了,要开拍了。”叶惟微笑说,“顺便说一下,我喜欢你的名字,很好听。”

    “哈哈!”吉娅大笑。

    “谢谢……”杜汉姆有些不明所以,突然间,她听见副导演安德森喊了起来:“全世界准备!”叶惟在笑说闲话:“我们刚在谈着取昵称,我想在你的中学时代,如果你有被欺凌,可能已经有个昵称叫dumb-hand(笨手)了。”

    “他们直接叫我笨蛋。”她不由失笑,姓dunham就会这样。

    叶惟眨了下左眼,表示是亲近的玩闹:“那我叫你笨手。”

    杜汉姆点头笑说ok,当然不会介意,viy给取昵称!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她们果然是大人物。

    与此同时,整个片场人员们轰然的走动,安德森又在喊:“所有不参与镜头拍摄工作的闲人们走到一边安静待着,如果可以请不要发出你的呼吸声!甚至心里也不要说话!”

    联合第二副导布丽特-马灵、迈克-卡希尔带着詹妮弗走向远处的镜头起拍台位,这是个单人镜头,不用彩排,因为是数字拍摄的缘故,叶惟说了会很少彩排,拍着当彩排,好的直接采用,坏的重新拍。

    艾丽西卡走着过来,杜汉姆得到机会跟在摄影机旁边,又听叶惟说道:“笨手,你知道不,詹妮这是为了照顾菜鸟,如果不,她会说‘nonbatants,no波dy-摸ves,no波dy-gets-hurt!(非战斗人员们,没有人乱动,就没有人受伤!)’,意思是‘你们这些没事做的失败者赶紧滚到一边老实待着,看我们这些艺术家大显身手!’”

    nonbatant?杜汉姆大感有趣,真是形象的表明了有职位但处于空闲的人员,“那真有趣。”

    “有趣的多着呢,我再教你一句别的。”叶惟换了个表情,疑惑的看着走来的艾丽西卡,问道:“你是来自田纳西州的吗?”

    杜汉姆知道这个,顿时不禁露笑,这不是片场话,这是泡妞搭讪话“你是来自田纳西州的吗?因为你是我看到的唯一的十分女孩。(are-诱-from-tennes色e?becae-诱-are-the-only-ten-i-色e。)。”经典但老套,现在没多少男生还会用了,更别说viy这种泡妞高手,他在搞怪而已。

    艾丽西卡一怔,显然没听说过,疑惑着笑答:“不,我来自瑞典。”

    “那就奇怪了。”叶惟看了看左右,又看向她:“因为你是我看到的唯一的十分女孩,但你也是唯一甜得我不行的女孩。”

    杜汉姆、吉娅、不参与年轻人谈笑的摄影师迈克尔-格雷迪等人都纷纷爆笑,“i-m-from-sweden。”、“but-诱-are-also-the-only-s-done。”坏小子张口就是新经典。

    “哈哈。”艾丽西卡乐笑的同时眼眸溢彩,真的就好了。

    “开个玩笑!”叶惟认真正经的样子,说道:“艾丽丝,你非常美,但我这是说着玩的,你只是个香甜可口的女孩。” wedish-girl(瑞典女孩),sweet-delicio-girl(香甜可口的女孩),众人的笑声停不下,艾丽西卡耸了耸肩;杜汉姆心中嘀咕,果然不简单,这都当众调情了,昨晚viy吃了个饱吧……

    “我呢?”吉娅眯着双眼的看叶惟。

    “你一百分。”叶惟会意她的警告“搞什么?小心我向莉莉打小报告”,咳咳,刚才有点得意忘形,真的认真起来,拍了拍手掌:“大伙儿,再快点!魔法时间不多了。”

    他看看越发明亮的天空,看看远方萧索的山林。

    密苏里的冬天是会下雪的,在原著中所描述的外景都离不开雪,冰天雪地那种。不过十月份这里不会降雪,也就不可能拍出书中的严冬感。之所以选择在10月拍,档期并不是主因,而是他不打算以严冬作为影像画面的主基调。

    文字和影像的最大特性在于一个提供想象,另一个实现想象,读w’sb的严冬依然能百感交集,影像的话就色彩单调了。

    他不是没有拍过严冬,《驱魔录像》就是,严冬让人感觉绝望、压抑、惧怕;深秋则让人感觉破败、低落、危险迫近。后者更适合表现它复杂的情感。随着故事的推移,冬天感将会越来越强烈,直到最后凛冬的到来。

    “都准备好了。”安德森走来说,片场已经迅速的安静下来,闲人们走到镜头外的一边待着。

    “我们还等什么?”叶惟笑问。

    杜汉姆专注的看着这一切,这个镜头很简单,交给副导演、第二副导完成都行的,但这也是开机镜头!片场弥漫着一股新人们共有的紧张情绪。

    现在是魔法时间,最省事的是灯光部门,自然光充足而柔和,这种光质让画面特别清澄,背景的山林和近景的屋边有色彩明暗的对比,当詹妮弗走近,以屋灯的观众光源心理感给她打上副光突出她。

    看着灯光、录音、摄影、场务等部门一一就绪,周围密密麻麻站满人,大本营还有,屋内布景的还有,超过50人,杜汉姆不由心中感叹“真是大制作啊”,突然就听到打板的声响,然后是叶惟喊了一声:“fire!”

    片场顿时全然不同了,奇妙的寂静中,所有人望着远处的詹妮弗,她抱着一堆短小木头,面无表情的走来这边,一只杂毛中小型狗演员跟随右边,清晨的风朝左吹动她的裙角,浅露牛仔裤,活生生一个早起干活的山乡女孩。

    她走近屋子前边的劈柴点,木桩头边只还有零散的几根矮木和凌乱的木屑,当走到桩头边,她一下把怀中的木头都扔向地面,一通砰砰的响声,她一边走来屋子,一边喊道:“男孩们,还没起床吗?”

    “cut!完美!!!”

    ※※

    “为什么你不拧他的耳朵?你得拧他的耳朵!”

    “导演,你先听我说!在刚才的一瞬间,我的大脑告诉我,‘芮’的行为不是那样,她会更为严肃。”

    “你的大脑?你的心呢?等等!你不是要告诉我你选择了表现派吧?认真的?”

    “我…我没有做出选择,这是自然而然的,这样演我感到更自在。”

    “见鬼,真他马见鬼。”

    w’sb片场一片死寂,除了争执中的两个人,导演和女主角。因为没有被要求回避视线,众人有在看着,有在望向别处,都有点惊讶,开拍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小时,魔法时间都没过。

    听到一连串的damn,也在看着的杜汉姆不禁皱眉,那女孩真有种,看把viy给气的,连她都为之紧张。

    这场戏是原著的开篇,芮站在屋前的台阶上望着初晨的环境,小弟哈罗德走了出来,指了指小溪对面挂着鹿尸的小树,有了一番对话:

    【“也许今天晚上,金头发米尔顿会带一块过来给我们吃。”

    “可能吧。”

    “难道一家人不该这样吗?”

    “说是这么说。”

    “也许我们应该开口问。”

    她朝他看了看。哈罗德随意地微笑着,黑色的头发在风中飘动。芮一把抓住了哈罗德离自己最近的那只耳朵,拧得他张开了嘴,也挣扎着举起手来抓她的耳朵。她一直拧着,直到他疼得放弃了挣扎。

    “绝不。该让人家主动送来的东西,绝不能开口要。”

    “我觉得冷,”他口里嘟哝,揉着耳朵,“我们只剩粗玉米面了吗?”

    “多搁点黄油。黄油还多着呢。”

    他拉着门,两人都进了屋。

    “不,没有了。”】

    剧本的开头场景改编得不是只站着张望,而是通过芮砍柴、劈柴等一些行动去表现故事背景和人物心理;这场戏得到保留,发生于劈柴木桩边。哈罗德先出场,本来芮听了他的话,要扔下柴刀,拧他的耳朵教训他。她说“黄油还多着呢”,接着出场的桑尼说“不,没有了。”

    拧耳朵是写进剧本的角色行动,编剧和导演同一个人,那演员就应该这么演出来。没有彩排,结果詹妮弗-劳伦斯没那么做,她只是提着柴刀严肃地说。

    现在显然导演不满她擅自的即兴表演,但最可怕的是劳伦斯似乎还要硬抗。

    “该死的!”viy又骂了声,深吸一口气,对沉默的詹妮弗说道:“为什么要拧耳朵?那是芮的女性化表现,在这个阶段,她不喜欢拿柴刀劈柴!她会抓弟弟的耳朵,她的教导带有亲昵。还有这个场景,与最后的场景有着呼应的作用,那不是几句话能和你说清楚的。你认为呢?”

    杜汉姆默默地点头,聪明人都知道该怎么办……

    詹妮弗的声音不大却有着坚定:“我认为,我不知道那么多,但我觉得就芮这个人物,她在这里不会拧耳朵,她会拧盖尔的耳朵,但不会拧两个弟弟的,就是…她不是会害怕他们吗。”

    “我告诉过你!她的害怕是因为她爱他们,她不懂能怎么爱护他们!她希望他们更有骨气,做个好人,但她又得让他们学会生存,但学会生存又是在成为坏人,那是她唯一能教他们的,她唯一懂的,所以她害怕!她拧耳朵就源于这份复杂,她并不确定!她害怕有一天哈罗德的挣扎能打败她,那一天始终会到来,她害怕,所以她才要去确定,她还能带领他们!那是一场角力,家庭权力的、母权和父权的角力。我说得够清楚了吗?”

    导演的话震耳欲聋,众人都明白了,詹妮弗却还在罗嗦:“我是觉得…她的内心那么复杂痛苦,她应该是有些身体僵硬的,拧耳朵太活泼了…柴刀不也是她的力量吗……”

    “所以她扔掉,改用拧耳朵,因为他们是家人!难道哈罗德不听话,她还用柴刀砍他了?拧耳朵才是他们姐弟三人的力量比拼方式,也是芮现阶段的女权表达方式。你不能只考虑单个场景,要考虑整个故事。”

    “我…我就是有考虑。”詹妮弗还在说,大概周围众人的目光很冷,她的脸有点发红,“这里拧耳朵好像是为了你说的那些喻意去扭曲人物的表现。我觉得在日常生活里,芮就是那样。”

    “你有没有用心体会过角色?”他的语气在发沉。

    “我有!”詹妮弗急忙说,“我都看到她了,我只是不是她。”他问道:“你看到什么?”她说出想法:“芮不是一个感情奔放、不带脑子说话做事的人。从小的艰苦让她考虑事情、作出反应都不是从心出发的,是从脑子出发的,她没兴趣去拧耳朵,她不是城里人,不是私立名校的学生,她不是那样反应的。我是说……”

    片场突然间有了些火药味。

    艾丽西卡惊愕的看着像疯了的詹妮弗,她在讽刺他吗?她怎么敢!虽然viy总是说不要当他的应声虫,但是这样……这样真行吗?就像走在万丈高空的钢索上。

    杜汉姆看看周围,发现很多人似乎在莞尔,也是,一个16岁的新人演员对天才导演说什么心和脑……

    “魔法时间不多了,你想什么都好,就按照我说的来演。”viy同样十分强硬,指着演哈罗德的小男孩,命令道:“拧他的耳朵!要拧断下来一样。”

    “但是…但是……”詹妮弗的脸容越发涨红,看着他转身走回摄影机那边,真是急坏了,却毫无办法。她也应该乖乖听话才对,她懂些什么呢,但感觉真不是那样…逻辑不对。

    一旦这里是那样,定了基调以后都会那样,真不甘心。如果就这样……那不是和丽兹-奥尔森一样吗?

    明明是他说不要当应声虫。詹妮弗不由得跟着上去。

    “什么?”viy回头望了她一眼。

    “我保留意见。”詹妮弗嘀咕了句。

    片场静了一瞬间,随即不知道谁最先笑了出声,引起众人一片轰然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噗哈哈哈……!”

    摄影师在笑、副导演在笑,场记也在笑,录音师在笑,艺术指导在笑……如同多米诺骨牌被推倒,老油条们纷纷都笑了,吉娅被逗得也微笑。有时候笑果就是这样,听着别人笑,自己也忍不住笑,越笑越好笑。

    而且众人压抑了多时,这一笑真的停不下来,也真的非常刺耳。

    杜汉姆等新人们都为詹妮弗感到尴尬,有些不懂该不该笑,这是不是也在取笑他们?

    她只见詹妮弗的脸色连连的变幻,呆站在那里,像是快要哭的样子。

    她再看看导演,偏就他没有笑,他在看着周围……

    “很好笑吗?”

    ※※

    “为什么你不拧他的耳朵?怎么了?”

    “惟,刚才那一瞬间,我看到了‘芮’的内心,她很痛苦,痛得身体都发僵了,所以我觉得她的表现不应该是拧耳朵,就那么站着说就好。”

    “等等,你看到了芮?你选择了表现派?”

    “我不知道,老兄,我猜那是自然的选择,我没有去想,但自然就这么演了,我感觉更自在。”

    “真见鬼,老兄!你还真是天赋异禀,天啊,在现今这个年代、别说电影演员了,舞台演员有没有这么年轻的表现派优秀演员?我想不到有谁,连我都不是。不知道你会不会是,只是……你知道在选秀会的时候,应该说一直,我以为你用的方法演技,真见鬼……”

    “呃…演得好就行吧?”

    “道理是这样。”

    天空还未日出,w’sb片场正发生着一场意见分歧,叶惟又惊讶又担心甚至失望,表现派?wtf?

    詹妮弗不好意思的傻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对不对,诚恳的问道:“那么?芮的表现逻辑告诉我,这里不能拧耳朵。”

    “斯坦尼拉夫斯基让我转告你:给我拧耳朵。”他几乎不假思索,她急了:“但是!”他大声的打断:“这里需要拧耳朵,有很多作用不能简单给你说清楚,但绝对符合这个人物的反应逻辑。好吧,我告诉你……”他解释了一番,才又道:“清楚了吗?抓紧魔法时间。”

    很多战斗或非战斗人员都默然点头,艾丽西卡也有些急,珍!viy说得清楚了,听他的吧。

    “但我觉得。”詹妮弗还在争说,“我不懂导演、编剧那些,就是…我是从角色的本身来想,她不会为了表现你的意图就不是她,她有她的日常方式,就是…就是,这种事情、类似的事情肯定不是第一次了,她怎么会反应那样强烈?”

    “也许就是第一次呢?”叶惟耸肩问道,“第一次情况这么糟糕。”

    “我是觉得……”

    “你有想法很好,但这一回就那么演,拧他的耳朵。”叶惟强硬起了语气,指了指演哈罗德的小男孩,“用力地拧。”他说罢往几步外的摄影机边走回去。

    詹妮弗心里不情愿,不由得跟着上去,声音有点激动:“因为你的意图,你在控制芮。我是说我理解的、我看到的不是这样一个人。角色的行动逻辑,不是有一大部分是由演员创作吗?”

    “就那么演。”叶惟回头说。

    吉娅没有参与,杜汉姆等人不管老油条还是菜鸟,机灵的都主动回避视线了,不机灵的也像块木头,天知道人家什么关系。

    詹妮弗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只知道自己抗争失败了,真不甘心……她说着凌乱的想法:“惟,我不是不服你,两种表现可能都行,只是我们对芮的把握不一样,可能里面有男生和女生、城里人和乡下人的分别,我想我更懂这些乡下人。”

    “没时间了,你就那么演。”叶惟不耐烦似的瞪了她一眼。

    “哦。”詹妮弗心头发闷得难受,“那我保留意见。”

    片场静了一瞬间,叶惟突然噗通的笑了起来,却是闪念想起“笑柄冰淇淋(stale-ice)”,想起了莉莉,顿时越笑越好笑:“哈哈哈哈!有趣…哈哈哈,哈哈!”

    见viy乐不可支的,老油条们陆续被逗笑了,她under-protest?当然有趣了……吉娅都不禁失笑,搞什么?

    菜鸟们有的发呆,有的跟着傻笑,杜汉姆愣住,对小暴君生起着一股反感。

    “哈哈哈哈哈!”叶惟还在笑,笑得有点手舞足蹈,笑得脸都红了,“噢我的天啊,哈哈哈……”

    “呵呵。”詹妮弗先是傻笑了声,但听着四面八方响起的笑声,尤其是叶惟的狂笑,她很快就被尴尬、不安、难过、茫然等种种的心情填满,猛然才发现自己犯蠢了,还以为叶惟真把她当什么人物。

    “哈哈…ok,够了!”叶惟竭力地止住笑声,刚要深呼吸调整气息,想到什么,又爆笑起来:“哈哈哈哈!”

    詹妮弗感觉自己的面部肌肉变得僵硬,看了那边颦眉的艾丽西卡一眼,眼眶在被热流冲击……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