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朦胧的月色下,叶惟和吉娅把艾梅柏送到附近的舒适酒店,就开车回去希尔顿花园酒店。w[ww。

    “怎么回事?”在路上,吉娅八卦的问了句,又不像是感情纠纷。

    吉娅是信得过的人,叶惟也想和别人说说:“她拿着些床照威胁我给她一个角色,不然就曝出去,我已经说服她改变主意了,没事。”吉娅听了立时好笑:“很不雅的床照?”叶惟摇头:“不是,我说我们只是聊天都可以的那种。”

    “那有什么用?谁不知道你是花花公子,这对你的名声没影响啊。”吉娅更好笑了,“别人还说你小子真威风呢。对她就不同了,难道b1onde真是没脑子的吗?”

    “不能那么说。”叶惟并没有憎恶艾梅柏,对她理解和宽恕:“每个人都有这种窝坐在地板上哭泣的艰难时刻,这种时候做什么都是情绪化的,艾梅柏也是那样而已。错误没有造成,所以我不怪她,我希望她能好好的,那我对她也可以安心。”

    吉娅想着什么的点点头:“那要不要我跟你的女朋友解释?”

    叶惟注意着前方的路况,答得有点随意:“不需要。别让她知道,她不讨厌你,但她不会喜欢听到艾梅柏。”

    等等!吉娅一怔,这句说得怎么好像“伊师塔”是熟人,一个心念生起,就问道:“那是莉莉吗?”

    “什么……”叶惟惊讶的看向吉娅。吉娅已经惊笑了起来:“哇噢!你们…哈哈哈!”叶惟被她逗得也笑了:“我可没说。”

    这等于承认,吉娅顿时更加感慨万端:“你们隐藏得真厉害,可这样真的很不厚道,连我都瞒骗着,我还奇怪什么女生那么魅力呢,能让你花痴似的,当然是莉莉了,噢我的天啊。”

    叶惟认真道:“帮忙保密,别说出去。”

    “我知道我知道。”吉娅大笑点头,“你们喜欢秘密恋爱,我知道。这消息让我的心情都好起来了,真是美好。”

    “是的。但是……”叶惟停着话,当黑暗的鬼影和这份美好要迎面相撞,该怎么办,他不想和吉娅讨论:“没什么。”

    回到酒店套房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因为时差,洛杉矶那边是晚上1o点。每天差不多这个时候,叶惟和莉莉都会先通短信再通电话,有时是他打过去,有时是她打过来。

    叶惟拿着手机在套房里度步了一会,站在卧室的大窗户前,望着外面的阑珊夜景,心绪很是凌乱。

    真的不想这份伤痕累累、旧伤未愈的爱情还要掺杂、对峙和纠结任何的麻烦和黑暗,怎么能,一想到莉莉会难过,他就觉得自己很衰……之前没这么强烈的自责随着得到她的爱而越深刻。

    一些鬼魅又如影随形:“你甘心吗?”、“1年后呢?1o年后呢?”、“你们不可能长久!”、“我认识你,坏小子!”……

    艾梅柏的一番话涌上心头,与各种的纷乱纠缠在一起,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甘心,他想永远,只是一旦被生活打败过,就会有怕被再次打败的恐惧。就这次往糟糕去想,艾梅柏那些床照和也许存在的性-爱录像被泄露了出去,莉莉会怎么反应,他不确定。

    现在不确定,1年后也不确定,1o年后能确定没事,如果1o年后还在一起的话。

    莉莉让世界变得一切不同,但还没有得到一个答案,他的这段过往会不会某天让一切戛然而止。因为那是实际存在的,他们以“过去就过去了”的方式面对,其实很多是直接跳过了,稍微提起莉莉都闷怒。像一颗随时爆炸的炸弹,随时都,他们可以不提,但媒体公众不会遗忘他的情史,相反时常就会提起……这颗炸弹让他恐惧。

    想着想着,叶惟突然这么想,如果这次就导致又分手,如果没有和莉莉复合,一年后、十年后自己会怎么样?

    他还没怎么想过这方面,那天晚上离开地标影城回到家,一路都一片空白,每有去想都心痛得无法继续,为了麻痹自己,他拉着朵朵不停的玩游戏,之后正玩着捉迷藏,就接到莉莉的电话了。

    这段日子沉醉在幸福快乐之中,更没有去品尝苦涩,但似乎必须要去品味这些苦涩,才是完整的心灵。

    叶惟越想越心惊,越心痛,越满心惆怅。

    不会去找妮娜或者艾米,她们不是备胎,她们都值得更好的追求,而不是“他追求莉莉失败了又来找我”,他不想是那样的事情,那么努力工作,一切顺其自然。十年之后,也许有了另一段的爱情,也许是好几段,也许就是个花花公子……

    而无论走向何方,都和莉莉结束了。

    突然这时候,手机来了短信,叶惟回过神地打开查看,莉莉的短信:“he11o。”他不由得微笑,心头舒着下来,打了过去。那边一接通,手机就传出莉莉的清笑声:“晚上好。”

    “晚上好。┟╪┠╡┟╪。”叶惟笑说。

    “回到斯普林菲尔德了么。”

    “没回到你就该看到飞机失事的新闻了。”

    “不好笑,别说这种话!”莉莉嗔了一声,随即带着兴奋的问道:“脱口秀录制得怎么样?”

    叶惟的心情很紧张,全没有平时的甜蜜轻松,“还好,像个绅士,忍着没有跳沙。莉莉!艾玛和吉娅都知道我们复合了,她们猜出来问的,我承认了。”

    “噢好吧…你没有挨揍吧?”莉莉的轻笑中有着些娇嗔。

    “没有。”叶惟知道艾玛和艾梅柏是不同的,他一直都说自己和艾玛没生过什么,莉莉也相信,她才会开艾玛的玩笑。但是艾梅柏……他不由欲言又止,“莉莉,你知道……”

    “怎么了?”莉莉听出不对劲。

    不能现在说!根本没有想好该怎么说,隔着电话又容易出事,见面时再说。叶惟话到嘴边急转弯的笑道:“惊喜!我要了奥普拉的寄语签名。”她的欢笑声让他暗呼一口气。

    今晚不是聊电话的好时间,只聊了一会,叶惟就托辞“时间不早了,我得休息了,明天还得早起工作”而要结束通话。

    “晚安,加油,4天后见。”

    “晚安,4天后见。”

    按断通话后,叶惟躺倒在白床单的大床上,感觉到一股无力,炸弹只是延迟了爆炸。这事似乎要么不说,一说就要说全部,周末见面就说真的适合吗,那么突然,总会有这次突然……

    想来想去,只是越想越心乱,万千的思绪渐渐地又不知道飘往了哪里,过去,现在,未来。

    可以肯定的是,喜悦和得到有时会蒙蔽珍惜的心,而痛苦和失去却更让人明白拥有时的宝贵。现在前所未有的感受到这次复合的美好,只比自己曾经以为的更多、更多、更多。

    这股心情从心海汹涌而出,如同巨浪,叶惟想写一歌,也许一诗,什么都好。

    一些旋律灵感已经在油然而生,作曲和编曲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过程,一开始是简单的旋律灵感,再用技术根据风格、基调、和想法去推敲展完善。写歌的话先作词后谱曲、先作曲再填词都可以,因人和因情况而不同。

    现在写词的情感、灵感和意欲都到了迸的状态,自然是先写词再谱曲再编曲。

    叶惟坐了起身,用手机哼唱地录下那些曲调灵感,就去拿过笔记本电脑来到书桌前坐下。望着屏幕中空白的文档,他闭上眼睛,让所有的心情都在黑暗中翻腾,就这样敲下了“ten-years-ago”这个歌名,开始写起来。

    写着,感触着,修改着,创作着。

    那股心情渐渐地而又行云流水般的通过诗词而表达出来,他感到了一种自我的释放,也感到那种创作的满足和美妙。35分钟后,他作好了这词,长呼一声,靠着办公椅的镂空椅背,双手握着地托下巴,看着屏幕中的歌词。

    过了有1o分钟,叶惟才重新动了,再把这词翻译出一个中文版,这就不去讲究押韵了,一些语句的双关也做了取舍:

    《十年前》

    我闭上眼睛,进入思绪的海浪

    几秒种,一片伤感的浮光掠影,幽阴的殇影随之而来

    晚霞初现,夜风吹拂,路灯亮,很多用功的学生在回家

    我像个没睡醒的傻子般到处找你,假装那只是巧遇

    心碎的声音带起的古旧旋律就像小丑的笑声和乌鸦的啼叫

    十年前,青春的我还开着那辆大众polo

    我会站在灼热的阳光下大喊

    希望你能看见并说喔噢

    十年前,青春的我还开着那辆大众polo

    我会写诗情画意的小纸条递给你问好

    希望你能回复并说喔噢

    如今旧时的一切都只在久远的思忆之中,犹如从未生过

    只是这份心悸倔强地抓着什么永远忘不了的东西

    也许是我自作多情,但我觉得我不是唯一的一个

    我记得那次是真正的巧遇,我在一家便利店正粗鲁地叫嚷

    你就那么突然出现我面前,噘动你的嘴唇,笑露你的甜美和打败我的一切需要

    十年前,青春的我还开着那辆大众polo

    我会站在无星的夜空下大喊

    希望你能看见并说喔噢

    十年前,青春的我还开着那辆大众polo

    我会经常绞尽脑汁作摇滚乐给你问好

    希望你能喜欢并说喔噢

    我想我不是唯一的一个

    我记得我们每一次相遇,你都会笑容灿烂,甜美得就像是最美丽的风景

    你说过我是个大才子,我的每句话你都喜欢

    但我也记得你哭着对我说过,我是个混蛋,祝我去死

    十年前,那时的我还青春

    你也年少

    ……

    在9月27日星期三,艾梅柏就离开了斯普林菲尔德,她接受了叶惟先期的1o万美元经济支持。┠═┝┡╪。

    两人没有走照片交易的法律程序,叶惟不想搞那么复杂,艾梅柏如果要闹事,一纸合同根本什么都不是,没有照片也有其它。但他知道她不会的了,她不是疯子,闹事对于她毫无利益。

    这1o万,名义是朋友间的借钱,其实直接给,叶惟也没所谓,不过这样大家都好接受,他也好交待。艾梅柏以后有钱了再还,就不用从事那些低端的商业活动来赚钱经营自己了,可以全力追求电影事业。

    叶惟决定周末见面时再告诉莉莉这些,继续白天努力工作,晚上花更多时间在ten-years-ago的作曲上;与莉莉的通话时间都不久,那块大石压得他做不到自然。

    但《冬天的骨头》的前筹一切都挺顺利,不知情的詹妮弗和艾丽西卡在努力中每天都有进步,不显眼却一定存在。

    《半个尼尔森》第二周(9月22-28日)的票房延续强势,在21家影院平均单馆32,4o8收下68万票房,总票房已是86万,正继续扩大放映规模,ifc预计最大可达5oo家。

    3o日星期六的下午,’sb剧组如期地完成了前筹,1o月2日星期一早上将准时开拍。

    叶惟带上旅游包和一把吉它到了布兰森地区机场,17:44乘坐飞机前往丹佛,中转达拉斯后,在当地时间22:57到达丹佛国际机场。当入住好距离机场不远的拉昆塔套房酒店预订好的一间套房,已经快凌晨了。

    莉莉早在白天就来到丹佛,玩了半天,入住了酒店的另一间套房。

    已经有16天没见了,就算天天电话也都思念成狂,两人电话说好在酒店的花园会面就出。但在灯火通明而热闹的酒店大堂,他们就相遇了,都没戴墨镜,远远就相视一笑,有一种久别重逢似的激动。

    丹佛的秋季天气很冷,晚上不到1oc,莉莉身着米色的毛呢大衣和深色铅笔牛仔裤,一双适应高原的黑色中靴,渐长的浅棕秀披在肩上,戴着浅灰毛手套和毛帽,青春优雅又飒爽。

    叶惟简单很多,灰大衣、蓝牛仔裤、运动鞋和半指手套,背着一把黑袋里的吉它。

    两人渐渐地走近,刚一走出酒店,他的左手和她的右手就紧握在一起,以力道诉说着彼此的思念,在寒风中漫步而去。

    “有没有高原反应?”叶惟问,莉莉微笑说:“不知道算不算,呼吸要大力一点,有助我提高注意力。”他一笑,松手抬起搂着她,她回眸瞥瞥他的吉它,“我的铃鼓放在房间呢,你都不提醒我。”

    “是我不好。”叶惟不由地道歉。

    莉莉心思细腻,对他又太了解,一眼就看出他有什么心事,其实这几天她都感觉惟有点不对劲,还以为是他工作繁忙的缘故,似乎并不是。她的心头在难受突起,问道:“生什么事了?”

    叶惟看向她的脸容,在周围路灯鹅黄灯光的照映中焕着美丽,四下无人,远处有一辆辆寂静停泊的汽车。不知是不是高原反应,他感到很难呼吸:“莉莉,是生了一件事,前几天26号晚上,我没告诉你,我是想当面和你说……”

    “嗯?”莉莉微颦英眉,“告诉我。”

    “我就是不确定该不该告诉你,好像不应该告诉你,但是……”叶惟呼出一团雾气,在黑暗中消散,“但是我又不想隐瞒你,我怕你突然怎么知道了会误会,但是我又怕你…我怕你生气。”

    “我听着。”莉莉又说,没有呼吸雾气,显然在屏着气息。

    “你先不要插话,让我把事情全部说清楚,我决定全部对你说。”叶惟松开了搂抱,一边走向草地,一边端正认真的讲述:“那天我刚刚回到斯普林菲尔德,收到一条短信,是艾梅柏-希尔德来的……”

    听到这个名字,莉莉应声的大皱眉头,凝定的双眸似有凶光,默然地大口呼吸。

    叶惟连忙快声起来,讲出了事情的始末和一部分心情,强调和艾梅柏平时没有来往,又强调和吉娅一起去的,但没说难听的应该没有的性-爱录像,只是说最普通的床照,他没有把柄和过错在她那里,她之所以疯是经济问题和赶在他们刚复合的时机。

    “最后我借给了她一笔钱,1o万美元。”叶惟如实地告诉面无表情的莉莉,话声在下沉:“然后她就走了,直到现在,我们没有任何的新联系,她知道不该纠缠我了。”

    “丑陋。”莉莉冷不丁的说了声,叶惟顿时羞愧的道歉:“对不起。”莉莉微微的摇头:“我是指这件事,你没什么要道歉的,除非你有对她做过什么过分事。”叶惟说道:“没有!当时就是…开放式的交往。”

    “那为什么不应该告诉我?”莉莉停住了脚步,抬眸的凝视着他,微颤的声音透着心痛和决然:“我知道你经历了些什么,你说过。过去就过去了,这四个月,我们还不够清楚吗?还要怎么样?”

    叶惟舒心中一时懵然,有点没想到…炸弹并没有爆炸,或者说并没有炸弹?

    “这件事,如果再生这种事情,你告诉我!”莉莉说得越激动,“你总是那样,你还是那样!在你不好的时候,不给我帮助你和我们一起面对的机会,你知道这对我有多不公平吗?像年初时…我本来可以和你一起度过那些难关,而不是你自己遍体鳞伤的度过了,我什么都不知道,还反而成了另一个难关。别再那么做了,我们在恋爱!”

    她主动地双手紧握着他的右手,“你就是不喜欢这样,但我从来都喜欢我们一起面对,好的坏的,快乐和痛苦。我不怕你和我分享痛苦,因为我也会那样做,这也就是恋爱啊!”

    “你说得对。”叶惟心头的乌云被她这番话击得尽散,有什么迈过去了,不是安格斯,就他对她坦然:“我一向不喜欢让你见到不好的我,我总想在你面前什么时候都很酷。”

    “傻子。”莉莉轻声的骂,慢慢的浅露起了笑容:“你不需要用这种方式向我展现你的男子气慨,你有太多方式、太多男子气慨了。就像…有时候我会不可理喻,你还对我笑,对我说一切都会好。”

    他不禁把她搂进了怀中,她靠着他又说:“无论事业、生活,无论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起面对。不要再像以前那样了。你的过去、我的过去,我们会逐渐全部拿下的,在现在和未来,一起。”

    你真是不可思议的好,而以前的我真是不可思议的蠢。叶惟重重地点了点头:“我答应你,一起。”

    “那个女人……”莉莉顿了顿话,“你的应对挺好,但别给她太多钱,别让她以为我们好欺负,我们才不是。”叶惟想起什么的哂笑:“那句粗话不适合由我骂她。”她立时推开他,瞪着他骂道:“白痴!骂你的。粗鲁的白痴!”

    “我错,我错!我写了一歌。”叶惟笑叫,莉莉佯嗔的歪头:“什么歌?”

    他一边把背后的吉它拿过来,拉开袋子从里面拿出一张雅致的信纸递给她,一边说道:“这事让我很大感触,我很害怕失去你,那晚我想如果我们没有复合、如果我就此失去你,十年后我会是什么心情?然后35分钟,我写了这歌。这几天我都有在谱曲,主旋律和伴奏都大致能唱了,我唱给你听。”

    莉莉接过了信纸,透过朦胧的灯光月光,她读起了纸上亲笔写的歌词,刚读了几行,心跳怦然且怅然,沉入那份意境之中。

    ten-years-ago

    i_to_the_色a_of_my_迷nd

    a_fe_色g_sorro_fee1ing_shados_fo11o

    sun色ts_sho,inds_b1oaps_g1o,have_many_ho迷ng_g日nds

    i_1ooked_for_诱_1ook_purb1ind,pretend_its_jt_stumb1es_absp;heartbeats_tos_1ike_s_1ike_bsp;2

    ten_years_ago,hen_i_as_sti11_d日ving_the_polo

    i_ou1d_stand_in_the_色ar_sun_and_be11o

    hope_诱_d_said_o-oh

    ten_years_ago,hen_i_as_sti11_d日ving_the_polo

    i_ou1d_日te_poem_paper_to_诱_say_he11o

    hope_诱_d_said_o-oh

    noapast_on1y_in_1ong_me摸ry,1ike_never_happened_before

    but_the_heartbeats_stub波rn1y_ever_fot

    maybe_its_unrequited_1ove,but_i_think_im_not_the_on1y_one

    i_remember_that_rea1_1ug_in_a_e11y_appeared_before_me,puckered_诱r_1ips,s迷1ed_诱r_eets_and_beat_my_need

    ten_years_ago,hen_i_as_sti11_d日ving_the_polo

    i_ou1d_stand_in_the_staess_sky_and_be11o

    hope_诱_d_said_o-oh

    ten_years_ago,hen_i_as_sti11_d日ving_the_polo

    i_ou1d_often_rack_rock_to_诱_say_he11o

    hope_诱_d_said_o-oh

    i_think_im_not_the_on1y_one

    i_remember_every_time_e_meet,诱_s迷1e_as_eet_as_the_摸st_beautifu1_色

    诱_said_im_a_master迷nd,my_ords_诱_a11_1ike

    but_i_a1so_remember_诱_c日ed_im_a_bad_guy,ish_me_to_die

    ten_years_ago,hen_i_as_sti11_a_诱ng_kind

    诱_a1so____________________

    “喔噢。”莉莉读完后,看看叶惟的笑脸,看看信纸上的优美诗篇,轻笑了起来:“不错。”

    不像他以前乱作,押韵方面都做好了。而“1ike-s-1ike-cros”是个双关,“像小丑的笑声和乌鸦的叫声”或者“像小丑喜欢自鸣得意”,都说着他的懊丧悔恨失落;“my-ords-诱-a11-1ike”也是个双关,“我的诺言你都愿意”或者“我的情诗和歌曲你都喜欢”,紧接的一句却完全心碎。用“a-e1e”代表商店去押韵,“beat-my-need”真是很妙,去商店买东西是需求,在商店不满叫嚷是要求,但是“你的笑容把这些和我所有要的一切都打败了”。

    莉莉看了又看,心扉涌满着甜意,从这一句句歌词中,她当然清楚了他的心意。

    叶惟故作正经的道:“i-hope-诱11-1ike,dont-ca11-me-to-die。”莉莉顿时失笑:“这句也可以作歌词,不过我最喜欢这句,a-fe-色g-sorro-fee1ing-shados-fo11o,这句真美…也真忧伤,但这句真好。”

    “ok。”叶惟抱起挂在身前的吉它,对她平静的道:“你好,我是希斯克拉姆,今天我要为你唱的歌是无声无星乐队的ten-years-ago。”莉莉的笑容更灿烂了。

    在高原的璀璨星空下,在酒店的花园草地上,他弹动起了吉它,清朗的嗓音温和而伤感地开唱:“我闭上眼睛,进入思绪的海浪。几秒种,一片伤感的浮光掠影,幽阴的殇影随之而来。……”

    她双手拿着信纸,眼眸微弯,听得痴然。

    感觉喘不过气,一定是高原反应

第494章 我要和她讲道理    “你给我‘盖尔’,我给你那些。╞╪┞╪╪。”

    艾梅柏似是豁出去了,眼神中带有一股疯狂,身子不知因为激动还是紧张而有一点颤抖,在夜幕下在路边荒原中很诡异。

    开什么玩笑,当然不行!叶惟作着深呼吸,一定要是艾丽西卡,没有别的人选,她那么努力、那么优秀,艾梅柏你真的比不过。但是…那些照片,怎么办,绝对不能让莉莉看到…不是现在……

    一把微微哽咽的声音响起“就是不要再毁掉这些”,心头越凌乱,过去已经过去,自己的残留麻烦不是她的,不该让她和他们的爱情对峙这些,不行,绝对不行。

    清晰的恐惧涌了上来,害怕再次失去她。

    但不可能给艾梅柏角色,不愿意,而且后果同样的不堪设想。

    叶惟猛地一下甩头,冷静!事情没那么糟,我可以搞定的……

    “惟哥,我就想要一个机会。”艾梅柏见他犹豫又说,话声有着狂热:“我不比别人差,我只是一直没有好机会,你能给我!”

    “你等等。”叶惟转身走向公路那边,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思维漩涡,只要抽身出来就能搞定。关键是…别去想莉莉!别让对她的情感扰乱了简单解决的方式。

    艾梅柏紧跟上来:“别想把我抛在这里就完事。”他举手道:“不是,我去喝口水!有些口渴行吗。”他径直大步走到车子边,双手环胸的吉娅疑问道:“怎么样了?”

    吉娅听不到两人谈了些什么,吼喊的话语在风中也变得扭曲,但她看得到两人没做什么,由于叶惟不断地闪避,他们没有半点身体接触;也猜得到情况不妙,看看viy压着愤怒的样子就知道。

    “吉娅,打我一巴掌。”叶惟指着自己的右脸,“大力点。”

    “啊?”吉娅愣了,叶惟催促说:“你就打!别问为什么,别说你下不了手。”吉娅迟疑道:“我爱好和平。”叶惟命令道:“这是我对你的助理工作要求!现在就行。”吉娅突然像条机器动般,左手猛然掴过去

    手掌有残影的抽来,电光火石之间,叶惟感觉捕捉到了那一瞬间的完全冷静。

    别去想那个女孩,没有她,艾梅柏也可以拿他的家人来作威胁对象,也可以直接拿他自己“叶惟你不想出丑吧,要么你出丑,要么给我角色”,这么想,事情就太简单了。

    艾梅柏的想法是什么?她才不会甘心当真人秀明星,这家伙不过是受了什么刺激,给自己一份底气来疯而已。她有多么想做一个银幕巨星,她就有多么容易被击败。

    艾梅柏,你15岁零9个月的时候在做什么?跟你的前男友在德州的农场仓库里偷吃禁果?

    而我呢,我弄哭了一个骗子制片人,在学校里搞众筹买电影剧本,游说布鲁斯-威利斯给我机会并且算成功了,几乎赚了15万。自从当上“大人物”,也真是挺久没有动动游说的舌头了,就品尝一下你这个布丁吧。

    就当吉娅的手掌掴至,叶惟霍然的侧身躲开,迷ss。

    “搞什么!?”吉娅一巴掌打了个空,有些惊讶和不满。

    只见他露出了坏坏的笑容,以黑武士的嗓音说道:“我是你爸爸。”

    吉娅的神情微变,“拜托。”

    “噢对不起!”叶惟突然想起吉娅的父亲在她出生前就因为意外去世,连忙真诚的道歉:“吉娅,对不起!你知道我没有恶意,我只是开《星球大战》式的玩笑。”

    吉娅耸肩,以尤达大师的话表示不介意:“恐惧是通向黑暗之路,恐惧导致愤怒,愤怒引仇恨,仇恨造成痛苦。”她看了看远处的艾梅柏,说道:“安纳金,所以先,别恐惧。”

    “谢谢大师,愿原力与你同在。”叶惟向艾梅柏大步走去,“我要和她讲道理。”

    艾梅柏看着远处的叶惟走近,呼隆的寒风吹袭下,她有点清醒过来,却更加的愤恨,当初给我“克莱丽莎”不就好了……出演viy的电影,成为大明星。这对他只是点点头,对她却是梦想成真。

    但前后不过几分钟,她奇怪的看到叶惟似乎不同了,他一脸温和的微笑,这让她愈加捉摸不到他的心思。

    “嘿,艾梅柏。w[ww。”叶惟打了声招呼,环顾四周的郊野夜色,夜风拂动着秋草,他笑问道:“你有没有看过李安的《与魔鬼共骑》?它就是在密里苏州拍的。”艾梅柏怔了怔才答道:“没有。”

    他看着她,介绍说:“那是一部南北战争题材的好电影,不过只有勉强及格的评价口碑,很多影评人和观众都说它是烂片。”他回想了下,“罗杰-艾伯特的评论很有代表性,罗杰说这部电影对于探究历史真相有激励的作用,但对于普通观众,它是节奏缓慢和令人生畏的。什么意思呢?”

    艾梅柏很讶然,为什么讲这些?

    叶惟自问自答的笑道:“就是说普通观众欣赏不来这部两个半小时的文艺战争片,可是《乱世佳人》近4个小时哦,它们不同。《与魔鬼共骑》非常的政治不正确。

    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几乎所有南北战争电影都说南方人怎么顽固、保守和落后,黑奴们都盼着喊着努力着要解放;而北方人怎么正义、先进、自由和伟大,这是一场关于人权的战争,南方人则是为了保家卫国或者保卫他们的利益和生活方式而战。站在南方人角度的《乱世佳人》也跳不出这个范畴,说的是时代变迁、新旧文明的碰撞,南方人对旧文明的眷恋、怀念和保护。

    但是真相呢?”

    “我不知道……”艾梅柏不明白叶惟到底想说些什么,“我也不在乎。”

    “真相是不只是洋基佬才能看到,当时很多南方人也看到了没有奴隶的新时代正不可阻挡地到来,他们不全是傲慢自大的笨蛋,也不全是凶残冷血的坏蛋。真相是当时很多黑奴都心甘情愿的、比奴隶主还凶的为南方而战,他们也有迷茫,但他们不想输,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他们不想改变。还有一个真相,那不是一场关于人权的战争,林肯、洋基佬都没有那么好心,你知道北方黑人其实普遍生活得比南方黑人更惨吗?像美国所有的战争,正义的说辞只是说得好听的外衣,其实都在于利益。”

    叶惟说得起劲,艾梅柏却越听越懵:“惟哥,我不关心政治……”

    他继续说着:“为什么看到时代潮流不可挡的南方大人物、当着奴隶的南方黑奴却不去改变?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纠缠的人性。《与魔鬼共骑》从原著到电影,就是说这些东西,一种非常尴尬矛盾的群体心理。

    明知道洋基佬说的那些是会胜利的,这场战争我们输定了,但这场战争还是要打,为什么?因为不甘心啊。为什么不甘心?不知道。南北战争打到后来已经是为了打而打,双方都没有道理可讲。当然最后邦联输了,战争打完了,所有黑奴被解救了,就好了吗?马丁-路德-金说不。当时很多黑人依然以奴隶自居,痛恨洋基佬,你在《乱世佳人》都能看到这点。为什么?

    一是因为北方人只是另一群混蛋;二是他们自己的心理枷锁还在,内心并没有被解放,他们的观念就那样。”

    叶惟看着茫然的艾梅柏,微笑道:“没有美国人敢这么拍南北战争,敢去说这些真话。这太可怕了对不对?从小学校就教我们‘正确的历史’,整个国家都说没有那回事,南方人也有前瞻眼光和善良?林肯没那么伟大?大量黑奴不想被解放?

    所有人都会骂你,胡扯!

    但是李安!这个外国老小子,他敢拍,他敢去触这个霉头,告诉美国人‘嘿,大伙儿,真相是这样的。’”

    “然后呢?”叶惟的话声渐渐高了起来,像击鼓般抑扬顿挫:“《与魔鬼共骑》,这部李安呕心沥血拍出的杰作,这部节奏温和但思想震撼的文艺战争片,这部好电影,我记得是近4ooo万的预算,不到1oo万的票房,6o多万。

    这就是艾伯特说的‘普通观众会对它望而生畏’,这就是普通观众做的,他们不喜欢看,并且踩一脚说那是一部烂片。李安因为这部电影几乎葬送了自己的全部,回去亚洲拍华语片了,《卧虎藏龙》。”

    “我不在乎,惟哥……”艾梅柏的思绪乱成一团,“我不想上历史课,你别扯开话题了,我要演‘盖尔’!”

    “不不不,这和你有着直接的关系。”叶惟对她笑笑,半举起双手,“因为《与魔鬼共骑》和《冬天的骨头》都是丹尼尔-伍德里尔写的书,他的作品有一个主要的特质,敢去说一些主流不爱听的话。你想演‘盖尔’,你读过这本书吧?”

    艾梅柏点了点头,“我读过几次。”

    “但我敢说你没有读懂它,你也不知道我要拍的是一部什么电影,所以你才会以为‘盖尔’能让你成为明星。”

    叶惟直视着艾梅柏茫然的双眼,举起右手食指,“我给你说一下,’sb有三个主要的命题:女权的觉醒,女权和男权的平衡,以及女权在现今现实里的脆弱。╡╡┞.〔《。c?o{m

    你知道不,如果为了讨喜,那你就只抓着第一个主题去拍,女权的觉醒。把人物、故事全都简单化,把‘芮’强硬化、酷化,以一种评论界和普通观众都爱看、都有能力欣赏理解的方式去拍,去讨好女权,只要拍一路硬朗的、一路酷的女权就行。”

    他皱皱眉头,思索着说:“我给你举个例子,芮被暴打的那里。在原著当中,芮被那群女人打得大小便失禁,几乎死掉,她可怜巴巴的哀求那些人放过她、救救她家。这就是女权在现实里的脆弱,芮非常坚强,但被一堆屈服于男权的女人打,能打死你,什么女权都没用。

    但拍成电影要这么拍吗?那也太难堪了,也让普通观众更难理解,‘导演!这不是女权觉醒的故事吗?怎么芮这么狼狈?这是个小可怜啊!《末路狂花》的那种气势在哪里?’”

    “我告诉你要讨好女权的话该怎么拍。”叶惟顿了顿,大力水手般的弯起右手臂:“把芮完全男性化、强大化就行了,没有大小便失禁,没有哀求,她要像《虎豹小霸王》里最后两个牛仔那样都快死了,还潇洒镇定的坐在那里,以轻蔑的眼神看着坏蛋们,以轻淡的语气说‘还有吗,都使出来吧,我赶时间去奥斯卡颁奖礼。’那会多么酷!”

    “惟哥……”艾梅柏都不知说什么好,直至“奥斯卡”让她心头一跳。

    叶惟好笑的哈哈几声,又道:“那真是一个少女吗?真是一个人吗?不!那只是政治正确的女权主义下的一种幻想产物,说白了,就是一个名义是少女其实是硬汉的产物。这有什么意思?”

    “我不奢求‘芮’,我不过想演‘盖尔’。”艾梅柏突然有些激动,觉得叶惟是在迷惑她。

    “你先听我说。”叶惟叫住了她,说得十分认真:“我要把这个故事完全的拍出来,我要拍出原著中芮从弯着身、到跪下来、再到站起来的一个过程,而不是从头到尾都站着。

    是的,芮会被打得大小便失禁,躺在自己的排泄物里求那些人放过她,猪狗都不如,只是个小小的微点。你知道不,这等于掴了女权主义一巴掌,极端女权主义者肯定要骂我,但我不在乎,影片依然是女权觉醒,只是多说了些皇帝的新衣那种话。

    《冬天的骨头》这样的一个故事,将会是这样的一部电影。虽然我有信心在评论界可以欣赏的范围内把它拍好,但是普通观众?”他说着笑了起来,哈哈大笑:“我对它的票房预期是北美5oo万。”

    5oo万?艾梅柏顿时怔住,viy的电影平均北美票房过一亿,这部怎么就5oo万?

    看见她变了脸色,叶惟知道她清楚那意味着什么,说道:“艾梅柏,坦白的说,先就算你去演‘盖尔’,也根本不可能就让你成为明星,‘盖尔’还只是个配角。”

    艾梅柏就像被锋针刺到了肉,尖声的道:“我相信以你的才华,《冬天的骨头》能在颁奖季有它的位置,不管票房有多少,它都能让我被行业认知,获得更多的机会,你不用骗我。”

    “你说得对,但有个前提。”叶惟反而走近她,盯着她,“前提是它是一部好电影!我的才华有一个核心叫专业,叫**精神,叫电影人的准则。选角是电影制作非常重要的环节,就算我的女孩要演盖尔,不然和我分手,我也不会答应她。”

    他的目光越凌厉,语气也重了些:“只能是艾丽西卡-维坎德演!谁来威胁我,我都不会改变,你不行,谁都不行。你以为我怎么成电影天才的?用性就能从我这里得到角色?我拍的什么?成-人电影吗?我要的不是床技,是演技!”

    艾梅柏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怔怔的看着面前的高大男人,天才viy……刚才他说的话,她还是第一次听。

    “你怎么可能理解!?”叶惟激动的挥摆双手,“我不是看轻你,我是说你不是创作者,这是只有对自己的作品全心投入、要做好每个细节的创作者才明白的心情。你知道吗,《与魔鬼共骑》的最后一个镜头,为了拍那个大远景镜头,李安他们专门开了一天车从密苏里州跑到堪萨斯州西部去拍,就是为了拍一个草原日出的画面。”

    他环顾着周围,双手从摊掌到握紧拳头:“为什么在密苏里州不能拍?那里面是有分别的,哪怕你看起来十分细微的分别,对于创作者都是巨大的;那种完成创作追求后的心情,那种满足、喜悦、美妙,因为一个细节自己能傻笑一天,你怎么可能理解!?

    我们不只是在拍电影,我们是在做一件艺术品!

    现在你要我让你演‘盖尔’?你杀了我,我都不会答应你!”

    “惟哥……”艾梅柏有些不敢对视他的眼睛,心跳乱得心头一片空白,“那你难道想那些照片……”

    “哈哈!”叶惟笑了声,摇摇头才说道:“你真有趣,第一天混这个行业吗?我再和你说些实质的制约。我突然换角,而且是换成你,艾梅柏-希尔德,媒体们会怎么说?

    如果你真能行那还是另一回事,但我们都知道你的实力还不行,我和你最后都会被骂死,这会毁掉这部电影的声誉,也毁掉我的专业声誉!我18岁零7个月,我有今天的地位,你以为靠什么?因为我英俊?”

    他指着西面加州的方向,话声又渐渐的激动:“我今年已经拍完了两部电影,《灵魂冲浪人》和《可爱的骨头》,都是不同的制片商和行商,但它们都绝对支持我。我和片厂的关系很轻松,没有不断地开会,剧本基本上由我说了算,我没什么来自行政的压力。你知道为什么吗?”

    艾梅柏说不了什么,看着叶惟一边度步,一边笑说着:

    “tlb做好了,派拉蒙给了很多的剪辑意见,几乎每个高层都给了我一封长文电邮,他们说‘完了完了,惟,你这样剪不行啊,这部电影要完了’,他们说应该这样剪那样剪。我都没有听,我一意孤行坚持我的版本,一个镜头都不肯修改。他们拿我没办法,因为这是部**电影,怎么做不是他们说的,但他们可以放弃行,至少不会投入那么大。

    通常他们都会这么做,你们这些**制片人带上它滚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做好亏本的准备都要给我行。为什么?”

    叶惟顿了顿,深吸一口气,又继续道:“因为行政压力没到我这里,我打个电话给我的监制斯皮尔伯格,我说‘史蒂文,相信我吧,这已经是最好的了。’然后斯皮尔伯格帮我摆平一切压力,大家就都变得说‘噢你拍得高兴就好,你想怎么样都好。’剧本是这样,拍摄是这样,剪辑也这样,派拉蒙是这样,狮门也是这样。

    为什么斯皮尔伯格支持我,为什么他们哪怕会亏本也要让我拍得高兴就好,我告诉你。”

    他抬起着右手的手指,“一,我控制住了预算,一开始说多少就多少,没有增加就没有压力;其中一部分还是我自己出的,很多钱等着投资我,这是个坚实的后盾。

    二,我的‘亏本额度’还是又高又满的。片厂都要和导演建立关系,为以后作打算,所以行业才有三振出局的规矩,现在的我就算亏掉几千万预算,任何片商都会容忍我,这几千万让我拍得高兴是我应得的!其他人也都会有。

    三,全行业说起我,电影天才,导演、制片、编剧、表演都能行,什么都能行,18岁,他们就想我拍自己想拍的东西,因为那随时可能就会是《星球大战》,《侏罗纪公园》,又或者《阿甘正传》,又或者《教父》,《泰坦尼克号》,《魔戒》……最差也是《婚期将至》。你以为这些是谁的主意?那些办公室动物?这些是创作者的主意!

    这些我想拍的、拍得高兴的东西,就是片厂要的。三回之内要有成功,不是这一回,就是下一回。

    但是!”

    叶惟长呼了一口气,看着艾梅柏木然的美艳脸蛋,继续道:“这一切都建立于一个前提,是的,专业声誉!

    斯皮尔伯格信任我、他们信任我,是因为我不会把电影乱搞,我没有不良纪录!也许我会拍出一部烂片,但不是因为和哪个女人上床了、被哪个女人威胁了而给她角色所导致,不是这种方式的拍烂,只是我真的搞砸了。

    只有是那种失败,我才会成长,以后的合作才有价值;乱搞的失败则只说明一个电影人不再是优秀的创作者,对自己的作品没有责任心、没有追求,也没什么才华、灵气可言了,以后还合作什么?幸好我不是。”

    他笑了几声,“所以你明白吗?我不会给你‘盖尔’,不会给你任何你不适合演、你没实力演的角色,所以我才能操好莱坞,而好莱坞还求着我再把它的屁眼也给操-了吧。你明白吗!?”

    艾梅柏的心情都成了一片死灰,威胁已经十分无力:“那些照片……”

    “我爱她,但我知道她希望我怎么做,就现在这样。”叶惟的语气平静下来,不去想那朵花,开始温柔地正式游说艾梅柏:“女孩,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合作,不是这次。我知道,我真的知道,你非常艰难,一个无权无势无钱的漂亮女人到哪里闯荡都不容易,我理解你。”

    “那你为什么……”艾梅柏心中的滋味难言,他这么温柔地安慰她可不多。

    “原因我说过了,你不适合。”如果不是怕万一,叶惟会轻拍她的肩膀,叹道:“你想当电影明星,急是急不来的,你的时间还没有到来之前,就要耐心等待。而如果你做了什么傻事,就等于葬送掉自己的所有可能,也许《男孩都爱曼迪-莱恩》很好呢?也许明年你就获得一个人生转折点式的机会呢?这都说不定的。

    但如果你以丑闻成名,就全部完了,你甘心只当个真人秀明星?”

    艾梅柏没有说话,眼眶有点红了起来,怎么会甘心……

    “我也会和你成为敌人。”叶惟又是一叹,真心实意的说:“我不想那样。我们是朋友,我们曾经也挺好的。你让我尽力的报复你,那有什么意思?别因为一时的冲动,毁掉你自己和毁掉我们。”

    “我们?”艾梅柏几乎哭了出来,“我们什么?你让我过惯了另一种生活,又把我踢回去,让我去当车模?我们?”

    叶惟顿时全明白了,她突然疯是因为经济出了问题,这就好办了。想想艾梅柏的优点,他的话声自然就很真诚:“车模?当然不了,除非是广告代言!我培养你、教你才不是想你去当车模,我是要你迷死全世界的男人。”

    “…我也想。”艾梅柏哽咽,“那就是我想要的。”

    “我不能拥抱你,以防万一。”叶惟展手抱了下空气,越加温情的道:“但看着你这样,我很心痛。这样吧,我有个主意,你那些照片和录像带,我花5o万美元买下来,这笔钱够你宽绰的继续闯荡,买些衣服、找个好住所、报读几个表演课程。”

    “我不是要钱……”艾梅柏急忙要说什么,“我要机会!”

    叶惟认真道:“你需要那笔钱,当明星很花钱,我知道。那就当是我投资你,当你以后富有了再还给我,好吗?”他抬手阻下她说话,又道:“艾梅柏,有什么机会我能给你的,我就会给你。你自己还能创造机会,你才2o岁,还在大好的青春,而且你的性感巅峰期还没有到。”

    艾梅柏睁大着眼眸,燃起了一道亮光。

    “梦露虽然早就成名于杂志,但是她在银幕方面。”叶惟想了想,“她也是25岁和3o岁左右,上了两个台阶才真正成了性感女神。安吉丽娜-朱莉2o岁的时候也不是什么人物。但你们这种类型的女人,越成熟就越火辣,直到巅峰期。”

    他打量了她几眼,笑道:“你还只是性感青少年,还不是性感女人呢,你就断掉自己的路了?那多傻。”

    被寒风一吹,艾梅柏忽然一下全清醒过来,是啊……

    “我们之间不存在战争。”叶惟看出她的变化,悄然松了一口气,安慰道:“所以你不要纠缠于无意义的固执。你也知道我不是一个不会疯的人,我经常都会想那些永远不疯的人是幸福还是痛苦,你这次疯,我很理解,我还有一点点欣赏!”

    他扬眉的笑道:“至少你有了挑战我、试图掌控我的勇气,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但还不行,这回继续还是听我的,怎么样?”

    艾梅柏望着叶惟,他已经把话说全了,“盖尔”不可能给她,而她还有广阔的未来。静默的僵持了一会,她突然就点点头,落泪的道:“惟哥,我很对不起…今晚我真的疯了……我想是因为我太想你了。”

    “没什么。”叶惟没有在意她的求情辩解,只要不闹事就好,说道:“相比报复,我现在喜欢宽恕别人。”他朝公路那边喊了声:“吉娅,过来!”接着又对她说:“你回去你住的酒店,洗个热水澡,好好的睡一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充满着机会和可能。”

    “谢谢,谢谢你,其实……”艾梅柏知道应该表示些诚意,最好能平息心头的不安:“其实没有性-爱录像带,只有些床照,我不会泄露出去的,我回去就全部删掉。”

    “ok。”叶惟微笑,悄然又松了一口气,好样的,之前真是被你吓着了。

    “怎么了?”走近过来的吉娅疑问。

    “艾梅柏需要拥抱。”叶惟说。吉娅愕然的样子似乎在说“这也是助理做的吗?”叶惟瞪目地催促:“友善点!”吉娅只好一把拥住了哭泣的艾梅柏,对方还真不客气的抱住她,吉娅感觉有点儿古怪……

    她看看率先走回车子去的叶惟,真是服了,真他马花花公子。

    仰望着夜空,叶惟仿佛听到警钟的响声,这次是好运,如果有下次呢?诱惑、黑暗和危险永远都在那里,要一次次去战胜,他有信心去战胜。只是这件事……

    要怎么和莉莉说?要不要说?说多少?为什么面对她就会毫无头绪?爱情真没有道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