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艾梅柏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虽然和叶惟的绯闻让她的名气有所上升,但这种事情就是一阵风,绯闻过去越久,没有新动态越久,就越没有人记得她,狗仔队也都不见了。┞┡╪w{ww。

    现在叶惟收心了,疑似恋爱了,媒体们都在关心他的女朋友是谁,根本没有人在乎艾梅柏-希尔德的死活。

    说起她,不过是viy浪荡时期一众绯闻女友里最不起眼的那一个而已。她不是天才女演员,不是模苗子,没有名门身世,只是一个普通的性感青少年。

    也确实是那样,加上“没钱的”就更清楚了。失去了叶惟给的金钱支持,那种随手为她花十万美元做造型、随手为她支付衣服鞋包等奢侈品的账单、她想去哪旅游去哪旅游……这几个月来,刚刚过上奢华的明星生活的艾梅柏,又变回了像样的晚礼服都不多一件,需要节衣缩食的小演员,还要重新做起那些低端的商业活动。

    像车模,如今还去当车模?好歹的viy绯闻女友?杜晨-科洛斯、琳赛-艾林森她们可是为阿玛尼等奢侈品牌走秀的……

    艾梅柏不甘心,她应该身着漂亮的半礼服,出现在什么高端时尚品牌的活动,场地铺着入场红地毯,一大群媒体记者争着追逐,闪光灯闪亮个不停,她不但能得到报酬和礼物,还会认识到很多上流人物,一起笑谈潮流。

    那才是她要的生活,而不是穿个衬衫牛仔裤去给一个汽车品牌站台。

    这一切都和她越来越远了,电影事业也是停滞不前。叶惟是给了她一些帮助,然而caa看不上她,没有换成顶级经纪人,她6续参加过几个电影试镜,全部以落败告终。

    她真是受够了,受够低下、失败和向什么老男人大人物抛媚眼,那些色迷迷的目光简直让她作呕,尤其在和叶惟交往过后,感觉就像从天堂跌回了地狱……

    怎么能回到叶惟的身边?艾梅柏一直在努力诱惑他,却只得到一次次干脆利落的拒绝,甚至不是通电话,而是冷冰冰的短信。他总是说:“我不会再见你的了,别再不良信息给我。”

    不良信息?她既觉得事情可笑,又觉得自己可悲。

    叶惟是天才,他的意志不会被她左右,她知道一切可能都徒劳,她的时机也不多了。前些天看到叶惟在机场的照片,她就察觉到不对,几乎从未见过他那个开心样子,他在恋爱……

    对于叶惟的女朋友是谁,艾梅柏不相信是伊丽莎白-奥尔森的,六月初那时在费城,叶惟还抱着她睡觉呢。

    她知道他放荡时也有些痛苦,能让他痛苦的女生不多,一定是他爱的人,他突然要做好男孩,那也一定是为了他爱的人。一开始她猜测是不是艾米-罗森,她最清楚两人不是和平分手,那天叶惟魂不守舍的,还几乎打死了闯入他家后园的那个狗仔。

    但她没有找到这种迹象,如果叶惟是和罗森复合,又决定了收心,需要“一言难尽”吗?不是艾米-罗森。

    妮娜-杜波夫?她觉得也不是,他们也不需要“一言难尽”。叶惟还有什么前女友?不太可能是那些久远的小女友,她猜来猜去,最后看着“希斯克拉姆”唱against-a11-odds的视频,突然就想通了。

    那不只是绯闻,叶惟和菲尔-柯林斯的女儿恋爱过,而且复合了。

    作为一个还算懂男人的女人,艾梅柏明白,那就是了,那是个公主,那是他的公主,什么女生都比不过的挚爱。她继而明白自己应该好些年头里都没有机会了,3年?5年?她都老了。┞╪┝。

    回到叶惟的身边,依靠他而有一番事业、成为大明星的想法,似乎全部完了。

    艾梅柏不甘心,在生活的步步压迫中,在又一次的试镜失败后,一个存在已久的念头像火苗烧成大火般窜了起来。

    时机真的不多了,时间过去越久,叶惟和那个公主的复合感情就会越稳固,什么手段的作用都会越微小,而且《冬天的骨头》马上就要开拍,如果真要行动,立即就要行动……

    真受够了!大不了当真人秀明星,那也是被媒体大众追逐的明星。

    从八卦媒体那可以得知叶惟现在在哪里,甚至是具体的酒店。还有他的行程,去芝加哥录制《奥普拉脱口秀》!她真羡慕,有一天自己也会去录的……就从斯普林菲尔德开始。

    26号这天下午到了这座城市,艾梅柏没有去希尔顿花园酒店,而是在附近旅游。晚上见时间差不多了,她到了一家咖啡厅,给叶惟短信,要抓住这个从他那里成为赢家的最后机会。

    艾梅柏对叶惟的情感向来复杂,崇敬、喜爱、看不透、还有些害怕,怕惹他不高兴就被赶走。做这件事她不得不给自己壮胆,想着叶惟还比自己小近两岁,由着心情中的那股疯狂,措辞带有命令式的强硬:

    “我来了斯普林菲尔德,我有些事要和你面谈,不要拒绝我。”

    她紧张的看着手机屏幕,没一会就有了回复,打开一看:“你走吧,我不会见你,有什么事情电邮谈。”

    早就知道会这样,叶惟痛苦落寞时都没有理会她,何况沉浸在刚刚复合的快乐之中的现在?她以前信天主,同样信的最好朋友死于车祸后就不信了,她就坐在副驾,看着那可怜女孩被撞得血肉模糊,就死在她面前。

    好人坏人还不都一样死。艾梅柏一键键的输入这条短信:“惟哥,我不得不这么做。如果你不肯见我,我会去找莉莉-柯林斯,告诉她一些你不会想我告诉的事情。我就是想见到你,求你了!”

    短信出去后,很快手机就有了来电,叶惟打来的,艾梅柏顿时又舒心又愀心,自己没有猜错。刚一接通来电,就听到他久违的沉沉声音:“你想怎么样?”

    “惟哥!我需要面谈。”艾梅柏看看有零星顾客的周围,咖啡厅也不行,最好是酒店房间,**诱惑是她最大的本事。

    “我说了不。也许你想要一个角色,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不会受你的威胁。”

    叶惟认真的语气透着沉怒:“你真要惹怒我,我会怎么做?很简单,《男孩都爱曼迪-莱恩》还没有找到行吧?等着参加电影节出售对吗?我会高价买下它,这种商业片就是为了卖钱的,所以我一定会买到。我买走之后,就扔在我家的杂物房里,永远不行。你出演的每部小成本**商业片,我都会那样做。你知道那意味什么吗?意味你完了。”

    “惟哥……”艾梅柏下意识想急忙辩解,这就是为什么害怕他,她太清楚了,叶惟不生气时什么都好,让她都感觉自己成了公主,但一旦惹火他,没什么好结果。

    她不会蠢到以为叶惟为了莉莉-柯林斯像个流浪汉就好欺负,谁以为viy好欺负谁一定不带脑子。

    这个行业没谁可以封杀谁,没有叶惟,她大可以搭上另一个大人物,就算得罪了叶惟的圈子,她也还有机会。不过假如叶惟真那么报复,《男孩都爱曼迪-莱恩》可能会让她获得小成功,继而得到更好的机会,被扔在杂物房就不可能会.(?。c〔om如果那样……还是趁早去真人秀界展为好。

    艾梅柏犹豫中说道:“我的话重了些,我只是想见到你,我太想你了。”

    “谢谢,但是。”叶惟忽然叹了一声,“艾梅柏,我们早就结束了,快四个月之前我就说得清清楚楚。我不怕你电话录音,我每句话都能公开出去,我们都知道我们的曾经只是些放纵,我不要再那样了,我属于一个女生的了,结束了。”

    听着他的话,艾梅柏想起曾经幻想过自己一直跟着他,任由他怎么样,最后她会嫁给他……只是些放纵?就让我去当车模?

    她骤然气得颤:“我一定要见到你,就在今晚。我手机里有些我们的照片,我悄悄拍下的,你不会想它们泄露。惟哥,我这么说我就不怕你的报复,我可以去混真人秀,大不了退出娱乐行业,我是个德州女孩,怎么都饿不死我。可你想闹么?”

    “你受了什么刺激?”叶惟平静的问道,“告诉我。”

    艾梅柏按断了通话,把手机里的一张照片了给他,也许当初拍的时候就有预感,她得留点证据,证明艾梅柏-希尔德和叶惟真的生过。她附上一条短信:“你想这些照片被你的公主看到吗?”

    ……

    这时候刚回到酒店外面,看着手机收到的一张床照,叶惟紧皱着眉头,其实算不上丑陋,只是他在睡觉,赤身的艾梅柏睡在枕边的自拍,正常的约会照,他也没有不正常能让她拍下。

    这种照片被放出去,他自己没所谓,他和艾梅柏约会过不是秘密,但是……

    眼前闪过一张少女的笑靥,不能让她再受伤害,不能。

    没有回复艾梅柏,叶惟打给了吉娅,一接通就说道:“吉娅,我需要你的帮忙。”

    “回来斯普林菲尔德了?什么事?”吉娅很疑惑。

    “是的,和我一起去见一个女人。”叶惟想说得轻松点,却不住地下沉:“艾梅柏-希尔德,她来了这里,她疯了。我不想见她,只是…她开出了一条让我无法拒绝的条件……是的,我被威胁了,我必须见她,我能搞定的。我不想这件事被别人知道,如果出了什么差错,你得给我作证,特别是向我女朋友伊师塔:这不是单独见面,我他马不是自愿的,没生任何的劈腿。”

    “行,我会盯好你的。”吉娅干脆的答应帮忙,没有多问情况。

    不久,叶惟在酒店大堂和吉娅会合,一起到了停车场,开着他在这里的代步车一辆黑色路虎出去了。

    副驾上的吉娅还有心情开玩笑:“我希望不会成了我们传绯闻。”叶惟一边开车,一边无奈说:“谁都清楚我们不可能。”吉娅倒是好笑:“我不漂亮,但我也是女的。”他接话说:“我是说你有男朋友。”她一下摆手:“已经散了,你才知道?”

    “是的……”他能说什么呢。

    “我这人不适合恋爱。”吉娅叹说,“我要单身一年努力工作。”

    叶惟没有搭话,注意着有没有被可疑的车辆跟踪,这里道路小、车不多,又是夜晚,被跟踪的话一清二楚,还好没有。他绕了一些路才到了和艾梅柏说好的路口,一驶近就见到她了,身着棕色大衣和黑裤黑靴,挽着个红手袋,站在那里很惹眼。

    他开车过去停下,透过车窗瞅了她一眼,“上车。”

    “惟哥!”艾梅柏正高兴,就见到副驾座上的吉娅,脸色顿时变了,“我说的是单独见面。”

    吉娅探头这边,惊疑的问道:“你能看见我?我明明隐形了啊。”她抬起左手的中指,上面戴着一只装饰银戒指。

    “上车。”叶惟大声。

    艾梅柏只好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还没有系好安全带,车子就开动起来,一路朝着郊外去。可能是想起《男孩都爱曼迪-莱恩》,她泛过一个心念……不会的,叶惟犯不着冒险对她杀人灭口,吉娅-科波拉也不会愿意同伙,也许。

    一路沉默,不到1o分钟,车子就驶到了东面的荒野,夜幕下一片寂静。

    车子停在公路边,车灯打亮了周围,三人都下了车。叶惟和艾梅柏往路边的平原走远了些,吉娅靠着车子的望着他们,看得见却听不清楚两人说什么。

    “你想怎么样。”叶惟站定在寒风之中,看向艾梅柏。一段时间不见,她依然美艳,一头淡金的长,性感的脸容,鲜红的嘴唇,曲线浮凸的身姿。但他毫无感觉,只是压抑着一股闷怒。

    “我想给你b1ojob。”艾梅柏走近他,不管远处的吉娅-科波拉有没有在看,她的眼眸光,伸手要去拉他的裤子。

    “嘿!”叶惟连忙抬起双手,后退了几步,喝止说:“放尊重点!你不是要谈什么事情吗?不谈我走了。”

    借着夜光,艾梅柏看着他地渐渐笑起来:“惟哥,你真可爱。”她第一次用可爱去说他,娇笑道:“看看你,看看你现在,装作一个天真、敦厚、专情的男生,真不知道你想骗谁,骗你自己?”

    叶惟张口就要说什么。

    “你能骗自己多久?”艾梅柏笑问,继续走近他,媚惑的看着他,“你相信自己会这样下去?你甘心?你是天才viy!你属于一个女生?莉莉-柯林斯?没有胸,没有屁股,没有细腰,没有长腿,长得也就那样,她有什么好?”

    “闭嘴。”叶惟说。

    他凌厉的眼神凶得像只老虎,艾梅柏却不怕了,挺动双峰,秀着一双黑皮紧身裤裹着的长腿,继续问他:“就她,你甘心?整天对着一个育不良的小女孩,再也操不到真正的美女,你甘心?你不会甘心的,你会腻的,总有一天你会的!1年?5年?7年?1o年?就算1o年,你也只有28岁,你还年轻,多少的美女等着你操,演员、模特、运动员,从18岁到3o岁,有多少!?”

    她大叫了一声,几个月来受的气、对他回归黑暗的渴望,都在话语中:“惟哥,以你的才华魅力,以你,不管你看上哪个,只要你去追求,你都能操到她们,让她们都为你呻吟,被你玩得心碎,这才是花花公子做的!来吧我的男人。”

    这些话在她潜意识里酝酿太久了,既是诱惑,也就是她的想法,呵笑的道:“一个布丁能满足你?我不相信。”

    “闭嘴!!!”叶惟猛然的大吼,随即又压下怒火,“不要再提她,你说什么都不要提起她。你想怎么样,直接告诉我。”

    “以后都不能碰火辣**,你甘心吗?可能吗?”艾梅柏的语气弱了几分,但还在说:“我知道你爱她,1年后呢,1o年后呢?就算莉莉-柯林斯还爱你,你还爱她?我也懂爱情,我曾经就很爱我的前男友,就是那个推荐我看安兰德的混蛋。”

    她笑了笑,“我现在一点都不爱他。惟哥,女人也会变心的,变起来比男人还快。你们都不是普通人!普通人认识不了很多人,但你们不同,你们每天都能认识新的帅哥美女,不是你变心,就是她变心,你们不可能长久!”

    “你肯定心里有数的。”她直视叶惟寒冷的双目,“用不着多久,你们就会分手。为什么不现在就回来?因为你们没有做过?那小女孩看着像个处女,你等什么,把她操个够就回来!或者离她远远的,不然你迟早会伤透她,这是你这类人会做的,你不用对我装,我认识你,坏小子!”

    “**,我真的变了。”叶惟突然的失笑,“换了以前的我,我已经一拳把你打晕了。”

    他摊开双手,对微怔的艾梅柏说道:“是的,每个人都有黑暗,你知道我一些黑暗,你不知道的是我已经找到了战胜黑暗的方法!我可以告诉你,我甘心,我他马甘心!”

    “我不是白痴青少年。”他笑望着夜空的繁星,“我是个聪明人,聪明人糊涂半年得到了个代价高昂的答案。我现在非常非常清楚我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真正爱的是什么:正直。那些不可能的东西。纯洁的、自始至终的、理性的、自我忠诚的、表里如一的东西,像一件艺术品。”

    听着这安兰德的话,艾梅柏心绪翻腾,“你也说那是不可能的。”

    “那就从我开始变成可能。”叶惟咧嘴,右食指戳着自己的胸口:“我是个坏小子,现在都还是。曾经是花花公子、是我自己鄙视的那类人,那又怎么样?婴儿的我还尿床呢,那我一辈子都会尿床吗?已经过去了。”

    他一笑,又说:“即使我的爱情失败了,我也不会再当花花公子,不会把这个世界让给那些我鄙视的人!”

    “你会变的,像你以为自己变了的那样变……”艾梅柏说。

    叶惟说:“我吼叫着‘我肯定不会变’没有意义,去努力才有意义。而我1oo%肯定,我甘心,我感恩,我珍惜,我爱她。”

    艾梅柏沉默了起来,知道诱惑和请求都没用了,也许有一天有用,却显然不是现在,其实一开始就知道。她只是想告诉他,她这样做并不全部是功利……

    “惟哥,我要当一个电影明星,让全世界的人都认识我,不管这是个什么世界。”

    向他走前一步,她继续说出自己想要的:“以你的才华,只要你愿意,你就能让我梦想成真。我要和你合作,我不奢求你开一部电影让我演女主角,就《冬天的骨头》的‘盖尔’,我可以演!”

    她不由得语气激动:“盖尔是个早婚少女妈妈,学校的性感青少年,这种角色就是让我演的,什么色都能染。让我演吧!别说你决定不了,这部电影完全是你的,你让谁演都行。”

    “你演不了。”叶惟一口拒绝,“你的外形不适合,演技不行。没人比艾丽西卡-维坎德更适合‘盖尔’。”

    克莱丽莎本可以给我,不给;盖尔也可以给我,还是不给。艾梅柏抑不住怒气的大声道:“我不管,惟哥,你没听明白,我要演‘盖尔’,不然我就让你的公主看看那些床照。”

    “艾梅柏,我有什么对不起你?”叶惟的声音沉。

    “这是你教我的!”被他厉看了一眼,艾梅柏有些歇斯底里:“狐狸精就要这样,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不要奉承对方,掌控对方!你教我的。我就威胁你这一回,你给我这个角色,以后我都不会烦你。我不怕你报复,我想好做真人秀明星了,我们的床照、性-爱录像就是第一场秀……我有偷拍**录像,你可以不信,但你会看到,你的公主也会。”

    叶惟的呼吸变得急促,脸色在气红。

    “惟哥……”艾梅柏看着他,冷声说:“你给我‘盖尔’,我给你那些。”

第492章 这很复杂    《半个尼尔森》年初在圣丹斯电影节被叶惟看中并且高价买断,继而得到ifc/悬崖的联合发行机会。

    有了悬崖出的100万宣传费,制片人詹姆-帕特里科夫、主创瑞安-弗雷克和安娜-波顿大半年来带着hn跑了众多的电影节,收获到一列表的提名和获奖荣誉;近来又举办了影评人放映会,到了9月15日上映时,hn已经是评论界公认的经典。

    《洛杉矶时报》的肯尼思-图兰打了5/5的满分:“导演瑞安-弗雷克用厚脸皮、克制和敏锐的心理,瑞恩-高斯林用富有领导力的演出,把一个陈旧的主题以一种引人入胜的新方式,拍出了这部典范的美国独立电影。”

    《艾伯特与罗佩》的理查德-罗佩以3。5/4分呼吁:“你必须要去电影院一趟,但请一定是看这部电影。”《好莱坞报道者》的詹姆斯-格林伯格以3。5/4分赞说:“瑞恩-高斯林的表演说明了他是一个专业天才和最优秀的年轻演员之一。”《纽约时报》的曼诺拉-达吉斯以4/5分感慨:“hn是一个稀罕的奇迹,一部美国虚构电影竟然有着政治的心脏。”

    《娱乐周刊》、《沙龙》、《今日美国》、《旧金山纪事报》、《多伦多星报》、《芝加哥太阳报》、《华盛顿邮报》……主流影评里36家媒体给予好评甚至高度的赞誉,只有《纽瓦克明星纪事报》和《纽约邮报》这两家半八卦媒体打了2/4分的差评。

    hn的烂番茄新鲜度高达95%,观众喜爱度83%,imdb-7。5分。

    影评人比普通艺术观众还要喜爱这部film,还要称赞弗雷克夫妇等filmmakers,70万制片成本做出这样的好片,它和他们都当得起这个名词,比《大人物拿破仑》、《婚期将至》还要当得起。

    因为它的艺术性是微型独立片中罕有的,它已成了06-07颁奖季的一匹不容忽视的黑马,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导演的提名都有冲击的希望,更别说最佳男主角提名,瑞恩-高斯林似乎已经预定一席了。

    就看hn能不能收下一定的票房,进一步加大影响力;也让ifc有决心对它投入冲奖的宣传公关费,以期在电视播放、影碟等周边有所收盈,并提高自身的品牌价值。

    hn是好电影并没有争议,在叶惟买之前买之后,评论界都没有说过这是部烂片。

    问题只是思索影业、米拉麦克斯、焦点、温斯坦影业、自由式发行等公司高管都没想到会这么好,都认为生意场上不值150万,明着暗地的奚落叶惟当了冤大头,第一次逛圣丹斯做电影现货交易就闹出任性轻狂的笑话。

    到底谁是笑话?行业媒体们一直等着看热闹。

    评审团大奖-剧情片的被索尼经典重金买走的《成人式》很惨淡(160万北美票房),世界电影单元-剧情片的《百万杀人游戏》更惨淡(12万北美票房),《雪莉宝贝》、《圣徒指南》等都不中用,诸多影片难担冲奖重任,只好放到明年的淡季才发行。

    而《半个尼尔森》,口碑评价冠绝第22届圣丹斯,一部可以通过砸钱冲奖而再赚钱的经典,它现在属于叶惟和ifc。

    有够思索的发行主管马克-乌尔曼、自由式发行的创始人苏珊-杰克逊等人后悔的!怎么当初就……

    其实从《大人物拿破仑》起,viy的毒辣眼光就被行业认知,只不过他的影评时常又有像前几天那样强烈推荐的《蛋白石之梦》这种票房推不起来的艺术片,让人无从确定他什么时候是商业、什么时候是影迷。

    但天才毕竟是天才,自己买就不要亏,以现在的hn票房不佳都难亏钱了,如果票房也很好那真是走运。

    偌大的圣丹斯800多部电影、32部入围评奖的剧情片,叶惟偏偏买走了hn,不是走运是什么?

    当9月15-21日这周过去,北美一周票房排行榜新鲜出炉,排在这个档期大规模上映的新片就没什么好东西:

    周冠军《重振球风》只收到1750万(3000万预算,平均单馆4,995,42%新鲜度,81%喜爱度),亚军是斯嘉丽-约翰逊的新片《黑色大丽花》1282万(5000万预算,平均单馆5,760,32%新鲜度,27%喜爱度),亏钱是肯定的,别想颁奖季。

    而hn在3家影院收下18万多票房,平均单馆是本周第一的60,549。

    波m形容它为“可畏的黑马”,各路的票房预测机构纷纷发言,保守的说500万,乐观的说800万,狂热的说1000万。无论是哪个数字,150万买断价都顿时变得便宜甚至超值,影片收益不是只有票房!尤其是这种可能会有几个奥斯卡提名的口碑之作。

    不管是哪个数字,hn的名头都在越发响亮,它在颁奖季的分量越发加重。

    “这是一个惊喜的硕果。”ifc的发行主管比尔-皮尔逊兴奋的向《综艺》表示,“我们都被它惊人的吸引力震撼了。”

    用震撼去说ifc的全体心情最贴切不过。有了过去几年的佳绩,今年ifc雄心壮志的调整发行策略为每年30部独立片,结果在hn之前发行的部没有一部可以发展为大规模上映,最好的《文字游戏》最高154家影院收到300万票房,其它的都破不了百万票房,然后hn登场了。

    毫无疑问,hn将会是ifc今年发行成绩最好的那部电影,成为继《我盛大的希腊婚礼》、《婚期将至》后的第三支柱。

    皮尔逊等人简直想抱住叶惟亲上几口,想这么做的人还有很多,弗雷克夫妇就是其中之一。现在他们就像两年前的赫斯夫妇一样名声鹊起,从此电影制作人圈又崛起一对夫妻档。

    而赫斯夫妇的喜剧新作《疯狂神父》(3500万预算)在6月暑假档就上映了,收下8000万北美票房,40%新鲜度和54%喜爱度,评价一般但是个人再创佳绩,比不过叶惟的恐怖,却没有掉队。

    每当接受媒体采访,一谈到发行,弗雷克夫妇必定会谈及叶惟,谈到传奇的正流传开来的:“150万?ok。”

    “他很忙,我们联络得不多,但一直是互相敬重的朋友。”这对模范夫妻这样定义他们和坏小子叶惟的关系;当被问及有可能的颁奖季相逢,两人都笑说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如果成真那当然好,那意味大家都拍出了好电影。

    对于hn的首周成绩,叶惟在博客上有所表示心情,就一句话:“half-nelson-also-can-call-handsome。”(《半个尼尔森》也可以叫做《英俊》)

    影迷粉丝们则打趣他是在养育怀中的一条蛇,viy自己三部新片都准备冲奖的,现在却养出hn这条巨蟒,真不知道它会不会转头把他一口吃掉。

    但坏小子已经先又一次威风了,这次是在电影购片上,是走运或实力都好,事实摆在眼前。行业媒体们感叹被tet痛击的一众片商还是没吃到教训,“最佳愚蠢奖”颁给了连失tet和hn的思索影业。indiewire网调侃“他们真要思索一番该怎么办了。”也许是请叶惟去当购片部经理,关键是要请得动。

    hn不是叶惟的生活全部,只可能是小小的一部分,八卦媒体持续挖着他的感情生活,近几天有了个新信息,叶惟自曝的。

    高校学生社交网站fac在9月11日向所有互联网用户开放,任何用户输入有效的电邮和年龄段即可加入。这个网站还只是学生们的基地,更没有什么明星名人实名玩fac,叶惟成了最早的一批人中的最早,在9月13日就开通了他的脸谱,并透过博客公布了开去,粉丝数量立即就从零井喷式上涨。

    其中包括很多新闻记者和狗仔,众人最为关注的个人情感状态终于在16号被叶惟设置。

    适合叶惟设的选项有“单身(私ngle),恋爱中(in-a-relationship),恋爱中但保有交友空间(in-an-open-relationship),一言难尽(it-s-plicated),已订婚(engaged)”。八卦者们还以为大坏蛋会设花花公子专用的“恋爱中但保有交友空间”,正如他的上半年,结果他设了“一言难尽”,媒体大众都很失望。

    不过因为设置“恋爱中”要连系另一个用户而公开,“一言难尽”就等于说:我有女朋友了。

    叶惟不是单身,就不可能单身。媒体大众对此都知道,只是“plicated”究竟是谁?

    ※※

    斯普林菲尔德是个乡村小地方,但叶惟的日子过得很开心,白天充实地工作,晚上都在酒店里过,继续工作、健身、写文章看电影等业余爱好,还有音乐创作。

    无声无星乐队不是说说就算,他现在不会和莉莉说说就算,用吉它作曲,拿纸笔作词,他正做着《莉莉之歌》的最新版,以倾诉自己对复合的心情。

    “我们乐队的第一首歌,我已经作曲作词好了。”20号周三这天晚上的电话里,他对她笑说。

    “这么快!那我就只负责打鼓?”莉莉惊呼,“唱给我听。”

    “30号在丹佛见面的时候再唱,你尽情期待吧,大概就是。”他卖关子的唱起旧版《莉莉之歌》:“莉莉,莉莉”

    “看来我们乐队的名字真是起对了……”她似无奈的笑了起来,说笑道:“要我带个架子鼓去吗?”

    “带个铃鼓就行。”他大笑。

    因为时差和各自的忙碌,两人的每晚电话不是一定30分钟,有时候更多,有时候当天都忙就少聊一会,但爱情的热切、温暖等滋味自在心头,恋人要腻在一起也要有空间。

    叶惟的工作不只是w’sb的前筹,慈善事务也要跟进,不多,因为老妈帮他打理正在创立的慈善基金会了。

    自从朵朵上学后,就算不请保姆,还得亲自教养她,老妈的空闲时间仍然多了很多。现在当他的慈善团队主管可谓一举几得,她可以如愿地做意义的事情,也确实让他轻松不少“你享受青春去”,基金会还肯定没有信任危机。

    对于慈善事业,他将投入大量的资金,亦会拉拢别的善款,老妈可有得忙了。

    阳光的日子好像真的过得特别快,转眼就临近九月底。

    hn成绩很好,叶惟自然高兴,但心跳才刚刚开始加速,10月6日《魔女嘉莉》就会上映,次周10月13日是《灵魂冲浪人》。距离公映日越快,影片的宣传就越发力,它们都是。

    狮门准备为ss举行影评人放映会了,是好是烂很快会有个数,每当想起来,他也会闪过一些紧张。

    不管怎么样,2000家影院发行势在必行,这部实打实的lms之后的viy新作,好坏都有这个卖点。ss的宣传策略是网络、传统两面推进的,网络旨在吸引年轻观众,而传统重在吸引家庭观众、主妇观众、基督徒观众,《奥普拉脱口秀》就成了最适合的宣传地点,节目方面则是一拍即合。

    26号叶惟飞往芝加哥参与了这期脱口秀的录制,一起出镜的还有贝瑟尼和艾玛。他和两人都好久不见了,艾玛长大了点,也就一点,她的眼睛挺准的,在后台一看见他就问:“你恋爱了?”

    “是的。”他点头。

    “花?”艾玛又问。

    “是的。”他又点头,“请帮忙保密!”

    “恭喜你们。”艾玛呼了一声,翻白眼地笑说:“我可以彻底死心了。”

    “是的。”他还是点头。

    尽管《奥普拉脱口秀》有着它崇高的地位,作客的嘉宾们往往会打开话匣子,很多明星名人猛料都是从这里自曝出去和自跳出去的,但叶惟和艾玛的家暴事件、他的感情生活都和节目组说好不去讲的,贝瑟尼和ss才是主角。

    所以节目录制下来,叶惟不是说话最多的人,说也是说拍摄过程、这部电影怎么怎么样,只谈了几个个人问题。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有她的方式,说好不问推动气氛差不多了却又问,想套出他的现状:“老实说吧,你现在约会着谁?”

    台下的观众们一片高呼,叶惟顿时笑了声,艾玛和贝瑟尼都笑看着他,他回答说:“我只能说所有我现在的绯闻都是不实的,以八卦媒体的标准,我在约会着你呢。”全场大笑,奥普拉和两位少女都笑得前仰后合。

    录完节目在后台,三人和奥普拉合影留念,他又悄悄要了个写上寄语“ia-forever”的签名,奥普拉知道这是情侣祈求的祝愿,就不知ia是指什么。希斯克拉姆暴露了“ia”,它的意思外界一直在猜,当然猜不出来。

    叶惟当晚就回到了斯普林菲尔德,还没有回到酒店,在车途中收到一条艾梅柏的短信:“我来了斯普林菲尔德,我有些事要和你面谈,不要拒绝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