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叶惟最近过得怎么样?八卦媒体大众都很关心,这个坏小子又去拍电影了,这回是偏僻的只有15万人口的密苏里州的斯普林菲尔德,它是乡村音乐的一个圣地,因为50年代的全美第一个乡村音乐演出电视节目《奥扎克庆典》就在这录制。

    但在今天,除了特意去的,这里没有专业狗仔队。这意味viy的私生活可能会变得更神秘,人们所见的他最新一辑照片拍于洛杉矶机场,谁都看出大坏蛋的心情很不错,一扫前阵子的颓气。

    他的头发修剪短了,他还向镜头微笑挥手,久违的阳光帅气却像是透着一股诡异。

    什么事这么开心?忧伤的viy去哪了?媒体和影迷粉丝都看不透,与传言中的女朋友没分手?有了新恋情?

    浪子依然个性,却真的和落实绯闻渐行渐远,三个月来只有伊丽莎白-奥尔森,但也就一次出街被拍兼迅速否认。一些没有证据的流言、一个从未露面的女朋友,这就是叶惟现在的感情生活状况。

    八卦媒体又着急又议论纷纷,还在给叶惟做媒推荐新女友的人选,列出包括艾玛-沃特森等一榜单的同龄单身女星。

    ※※

    现在有时候想看笑话,叶惟直接去看八卦媒体的扯淡,每次都会乐得大笑。莉莉是因为觉得正常人就不会向媒体公众宣布恋情,只是作为公众人物才要这样,不到必要时能拖就拖;而他真是乐在其中,太有意思了,让每天都有好心情。

    心情好,什么都显得很顺利。13号晚上到达斯普林菲尔德的剧组下榻酒店希尔顿花园后,他立即在酒店的一间小会议室会见了詹妮弗和艾丽西卡。

    经过十来天的角色体验,她们都似乎沧桑了一点,这段时间在保镖助理的监护下,她们住在远离市区的偏荒山区上,亲自劈柴烧饭,过着“芮”和“盖尔”的生活,还将继续到开拍那一天。

    “女孩们,为什么地球是圆的?”一见着两人,叶惟就开口笑问,随从吉娅大师瞥了他一眼。

    两个少女都一怔,正要回答,他突然叫住:“想好了!”詹妮弗顿时明白了,机智的冷声回答:“这他马的关我什么事。”艾丽西卡也会意了,以盖尔的语气笑说:“它怀孕了,怀孕了就不同了。”

    “哈哈哈。”叶惟高兴的笑了起来,她们有这个意识,时刻揣摩和模仿着各自的角色,这非常好。

    她们都为他的热情而有点惊讶,跟前不久的办公室会面完全不同,艾丽西卡感觉看见了熟悉的叶惟,不由激动。

    “让我看看你们现在的表演才能吧!”叶惟往小会议桌边的布艺椅子坐下,拿起桌上一份剧本翻了翻,就让她们排一场芮去找盖尔借汽车的戏,作了个请的手势。

    在他和吉娅的注目下,詹妮弗和艾丽西卡几乎不用看剧本就开演,长时间的准备让她们娴熟每一场戏,实地体验更给她们建立角色和场景的各方面都起到大帮助。

    叶惟越看她们的演绎越等不及开拍,很棒!相比选秀会的时候,她们有了足称的进步,都是演着角色的演员,这和莉莉那半桶水的本色表演简直……还是不要比了。

    当两人演完这场戏,他鼓起了手掌,心头松了一口气,确定了不需要换角,也许没有谁比她们更适合了。

    “很好!”叶惟对两人笑说,“保持这样。还有大半个月,你们还可以更好的,不要给自己设置极限,更好,更好!”他认真了些:“我要的是会对我说不的演员,自信、强大、热烈、有自我想法,但真的有实力,明白吗?”

    得到viy的表扬和鼓励,两位少女都难掩高兴之色,相继点头:“明白。”、“我会的。”

    吉娅比她们还清楚这对她们有多重要,在开拍前一天才突然换角的事情并不稀罕,特别w’sb是一部叶惟独资+制片人+导演的独立电影,权力全在他一手上,还是非工会项目,他什么时候都能想换就换掉她们,一群替补少女排队等着呢。

    “我不要应声虫。”叶惟对两人的回答不满意,或者说不喜欢,皱眉的道:“丽兹-奥尔森让我很失望,就因为她认为演员只是导演的工具,她困住了自己。我不希望你们也那样,这部电影是演员的,你们好好想想这个。”

    詹妮弗、艾丽西卡看着都若有所思,就不知是不是真有领悟。

    “艾玛-罗伯茨怎么样?”詹妮弗忽然问。

    “艾玛……”叶惟咧了咧嘴,就模仿艾玛的戏法地白了她一眼:“比你好多了,因为你是个零。”

    知道这是笑骂,詹妮弗笑了声,艾丽西卡微笑,吉娅却生气般瞪他:“你吓唬个小女孩做什么?”叶惟抿嘴露酒窝的笑:“有趣啊。”如果艾玛在这里,一定被他们俩气得出拳。

    其实叶惟对艾玛有些愧疚,却不知要怎么弥补,也许是再度合作。西尔莎,茉迪,丽兹,还有眼前显然不差的这两位,他都想再合作。不过连拍三部少女电影后,短期内有没有兴趣再拍还没去想过。

    无论如何,先拍好《冬天的骨头》!

    ……

    14号星期四开始,叶惟带领剧组进行实地的筹备工作。

    其中一大方面是勘景,这个故事外景多于内景,内景也直接用实景拍,所以工作量并不大,确定拍摄地后只在于布景。

    这天原著作者丹尼尔-伍德里尔来剧组一起行动,作为当地人,他推荐了很多取景地。剧组当然列入考虑,只要适合拍摄、导演满意就采用。伍德里尔不像艾丽斯-西伯德的图新鲜,《与魔鬼共骑》被李安搬上银幕时,他就知道拍电影怎么回事了

    w’sb在8月7号上市至今的销量一般,但它就不是走畅销书的路子,书评界和书迷界非常好的反响就够了。它的书迷是幸福的,这样冷峻的一本黑色女权小说上市4个月后竟然就有电影版面世,《哈利-波特》似的,演员们看上去还挺像。

    常规规模的剧组班底在洛杉矶时就完成了主体的组建,各个部门再在当地招收便宜好使的杂役。

    而之前的招收女权主义成员也有不错的结果,叶惟特别欣赏当中几个人。

    比如20岁的制片助理莉娜-杜汉姆,很有才华的纽约女孩,她在奥柏林学院上学,秋季学期请了长假来的,这次对她来说是个难得机会。杜汉姆之前用一千美元自编自导了一部15分钟短片《dealing》,本想参加圣丹斯电影节但是落选,只好成了年底12月的诗兰丹斯(slamdance)电影节。

    那是1995年三个被圣丹斯拒之门外的导演创办的电影节,时间和地点都与圣丹斯相近,专门接收圣丹斯的落选作品。之后1997年又有被诗兰丹斯拒绝的人办了诗朗丹斯(s露mdance)电影节。

    如果都在圣丹斯、诗兰丹斯、诗朗丹斯落选……自己办个电影节吧,诗伦丹斯(slimdance,slim微小的,无价值的)。

    又比如24岁的第二副导布丽特-马灵,和她男朋友27岁的联合第二副导迈克-卡希尔。两人都是有傲骨的真正远离好莱坞的独立电影人,已经联合导演、编剧、摄影、剪辑地拍过纪录片《拳师和芭蕾舞女演员》(预算85,000)颇受赞誉;去年马灵联合制片了纪录片《全民关注》,而卡希尔剪辑了纪录片《莱奥纳德-科恩:我是你的男人》。

    两人都想保持独立精神的同时,事业有进一步发展,w’sb的机会让他们看到了某种可能性。

    叶惟当然清楚那是什么,以他如今的财力、人脉和独立电影界的地位,是可以投资、提携别人的,就看他们有没有实力了。

    《粗话世界》、w’sb的制片商都是悬崖电影,当他独资时就用它,投资达鲁姆他们的《狗狗的圣诞节》也是(30万占股45%)。这部预算65万的家庭喜剧片2月时开拍,拍了6周,6月时制作完毕,正和狮门、ifc等发行商谈着买卖。

    这种纯商业片在圣丹斯、诗兰丹斯能入围都没有作为的,谈判桌上争取的是买断价格、有没有影院发行的可能。

    叶惟关心过,基本上没有。这种电影太多了,发行影碟和电视就还好,发行银幕就是烂片。但每个拍片者、追梦者都不会甘心这样,达鲁姆他们还在努力,他是理解和支持。

    第二制片商的他也做不了决定,只要是买断,最差也不会亏。

    不过在圣丹斯以150万买断北美版权的《半个尼尔森》就不同了,它将由ifc发行在9月15日上映,虽然有保底100家影院的放映规模,首周先行3家影院,当周像它这样试水的独立新片还有11部。

第490章 无声无星    9月13日星期三早上7:40,一架从休斯顿飞来的客机顺利降落在洛杉矶机场。新的一天早已开始了,各个航站楼里都一片热闹,一批正在离去的旅客中有一对戴墨镜的年轻男女,背着帆布背包的少年,单肩背着小旅行包的少女。

    两人相隔不远的走了一段路,他走近了她,说道:“干净,没发现有狗仔队。”

    “保持墨镜,提高警惕,他们可能出现在每一个地方。”她说得严肃。

    “了解,甚至火星都有勇气号。”

    “还有……”

    “机遇号。”

    “我知道的。”

    “我知道你知道。”

    “哈!刻薄鬼。”

    “我准备学习大活变人类型的魔术,当遇到紧急情况,我就把你或者自己变走。”

    “那快学,越快越好。”

    又走了一段路,要走出航站楼到外面了,两人的脚步都慢了下来。之前已经说好就在这里作别,保姆玛德琳的车就停在外面准备接莉莉走;而叶惟自己开车回去圣莫尼卡。

    要道别了,复合才3天,又要分离16天才将见面。9月24日是哈佛-西湖今年的返校节,叶惟是可以回去凑热闹的,但时间上太赶,筹备事务却还有很多,他不打算回去了。她觉得就该这样,加油把电影拍好!

    两人约定9月30日周六晚在两地中间的丹佛见,次天1号游玩一个白天,晚上就各回洛杉矶和斯普林菲尔德。

    不舍、期待30号、对未来满怀信心,经历了这么多,分离半个月算什么?况且每天都能电话联系。

    停步的两人只是轻拥了一下,并没有亲吻,周围人来人往的呢,有没狗仔队莉莉都不喜欢。

    “那么……”莉莉看着叶惟,有墨镜的遮挡,她可以尽释爱恋的微笑,眼眸秋波流转,但看起来只是个微笑,不管他是天才恶棍坏蛋英雄绅士流氓傻子,他是我的,全部是我的。

    她摆摆右手,笑语道别:“再见,惟,我会想你的。”

    “再见,我也会想你的。”叶惟被墨镜遮着的眼睛满是灼热的爱恋,多好的女孩啊,竟然是我的,以前怎么就那样蠢。

    “bye-bye。”莉莉也想依依不舍一番,但毕竟是在危险的机场。她当下首先的往外面走去,很多拖着行李箱的旅客们在等车,她的眼睛虽然望着却没有聚焦,在回味这次疯狂的浪漫之旅,回味这几天……每一天都变得更好。

    当就要走出门口,上一次机场离别的情景突然涌上心头。那是2004年6月8日,她去英国伦敦,他留在洛杉矶,就像现在这样,他们恋恋不舍但又心安期待……那天他们作别的话记得也是这样,“我会想你的。”、“我也会想你。”

    莉莉的心骤然止不住地剧痛,痛得无法抑制,她转头一看,只见他还站在那里,她摘掉墨镜,快步的奔回去。

    “嘿?”叶惟疑惑的看见走远的莉莉又奔回来,还没有几秒,她就奔到跟前,双手一把抱住他,埋头在他的胸膛,紧紧的抱着。这一瞬,他感觉和她真的心连着心,清楚感到她的勇气和害怕、决然和忐忑、爱和恨……

    他双手搂着她的肩背,埋头在她的秀发中,也是紧紧的箍抱。

    “…我爱你。”莉莉微有点哽咽的声音温柔而刚强,“就是…就是不要再毁掉这些。”

    叶惟不由得深深的吸气,说不了别的话,“我爱你。”

    两人搂抱得更紧,用力得犹如想把彼此箍死。这竟然是他们第一次在确定恋爱的时候这样互说i-love-诱,以前他说得很多,却没有做到;她一直珍重这句话的分量,一直不舍得、不敢、不能说,竟然就到了现在。

    现在说了,说了就要做到,都是。他/她知道她/他知道。

    不管不顾从旁边路过的旅客,过了好一会,两人才渐渐的松开彼此。

    “刚才的道别不算数,我们要换一种道别语。”莉莉抬头的看他,伸手去摘掉他的墨镜,看着他的眼睛。

    叶惟低头凝视着她的双眸,“什么样的?”

    “总之不要迷ss,这个词不好。”莉莉颦着两道的粗眉,“i-ll-迷ss-诱”能有很多意思,我会想念你的,我会错过你的,我会失去你的,错过、失去才要想念,这不吉利。

    “噢该死的,这个词太贱了。”叶惟会意过来,立即也不喜欢迷ss,“我们要有一句只属于我们的道别语。”

    莉莉抿嘴的点头,“我就这么想的。”

    看着她,他由着心动,自然地就说了句:“starless,but-诱。”

    她顿时舒眉的笑了,眸光痴然,笑容灿烂,也轻声说了句:“私lence,but-诱。”

    两人都感觉走在一道共同编织的爱情彩虹之上,不只是甜蜜,不只是浪漫,“没有星星,但有你。”、“没有声音,但有你。”直到天空的星星都陨落,直到世界也失去了声音,整个宇宙都结束,但是,还有你。

    这就是ia以后的道别语,全世界只有ia用的爱情语言,每一次道别是每一次誓约。

    “再见,没有星星,但有你。”他笑说。

    “再见,没有声音,但有你。”她笑说。

    “没有星星,但有你。”

    “没有声音,但有你。”

    “还有你。”

    “你。”

    两人说了一遍又一遍,每一遍都情深意重,占据着彼此的心。渐渐的渐渐的,不愿分开的紧握的两只手才松开。

    莉莉又抬手去轻抚了他的脸庞一下,相视一笑,挽了挽单肩包,转身走去。

    叶惟望着她走远,在走出大楼门口的时候,她又回头望来笑了笑,这才走出航站楼,他忽而的傻笑了起来。

    ……

    这天十分繁忙,上午剧组作着出发前的最后准备,中午叶惟回家了一趟拿行李,就托托在家,朵朵在学校,爸妈在诊所,昨天就道别过了。下午剧组线下众员前往机场,要到密苏里州的斯普林菲尔德,15:18的航班,中转丹佛预计22:34到达。

    叶惟今天再次来到洛杉矶机场,还是背着那个帆布包,行李箱由助理拖着,也就是吉娅。

    这回被狗仔队拍个正着,不过成群结队的,没事。因为心情好,叶惟对狗仔挥手致意,那个狗仔中年男人很惊讶,吉娅也是,他通常是无视或者竖中指。

    “看来你很高兴啊。”当坐上飞机的普通舱的座位,吉娅对叶惟说。预算有限,所有人都坐热闹的普通舱。

    “吉娅大师,为什么地球是圆的?”叶惟却突然笑问。

    “你真是问对人了。”吉娅以轻蔑的目光看他,“你不知道,gia的含义是地球。”叶惟一怔:“噢…现在知道了。”吉娅神气道:“所以你也可以叫我地球大师。”叶惟耸肩道:“酷,但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为什么地球是圆的?”

    每个人的答案都会不同,如果是丽兹可能会说:“因为它吃得太多了。”

    “因为是个ball就能f。”吉娅说,周围这么多旅客,没有直接爆粗,ball有fuck的俚语意思。

    “天呐……吉娅!”叶惟顿时皱起眉头,很扫兴的望向另一边,“别这么粗鲁,伙计,你把气氛都破坏了。”

    viy说不要爆粗,吉娅摊开手掌,找谁说理去?没好气的问:“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地球是圆的?”

    叶惟想起什么而微笑,声音洋溢着快乐:“因为这样就有什么是永远的了,至少人生结束前都是。它转来转去,怎么转都不会变,时间过去,时空扭曲,地球转了820圈,还是圆的,没有变。”

    “为什么你说820圈?”吉娅疑惑,等于是820天,两年半?两年多。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告诉你?”叶惟转过头,不说。

    吉娅真要被气着,问道:“我不知道你怎么了,拍电影没问题吧?”

    “当然没有问题。”叶惟声轻力重,满心的振奋跃跃,准备了这么久,有了这么多的新才能新感想,有了和她的新梦想,等不及了。他笑呼道:“来吧!《冬天的骨头》,独立电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