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场小雨下得不多,当叶惟和莉莉到了机场旁边的万豪酒店分别入住了一间订好的客房,一番梳洗换了套衣服,接着在大堂碰面,来到宽广的酒店草坪,雨已经停了,天公真是吝啬。≮≮.╳╋.┭

    凌晨1点了,早上6点的航班。两人准备游逛个通宵,回程的时候在飞机上再歇歇,近4小时的航程呢。

    他今天下午就要带队前往欧扎克山脉,将在那边待上一个半月,不过个别节日和《灵魂冲浪人》映礼等日子会回洛杉矶。复合3天就要分离这么久,两人自然是恋恋不舍,这段时间就尤为珍贵了。

    这个时分在游逛的旅客并不多,也不用担心有狗仔队,灯光映亮了四周,两人一边漫步,一边倾谈。

    “《冬天的骨头》会是一部完全的**电影,当然了,制片风险也要全部自担。”

    “我能投资吗?赚点钱。”

    “唔……不能!”

    “为什么?”

    “因为不一定能赚钱,3oo万预算,也许最后票房只有15o万,这是可能的。”

    “哦?”

    “完全的**电影就是不做半点商业的考虑,不在乎有多少人看、有没有人看、有没有人喜欢看。我拍我的电影,讲我要讲的东西,你喜欢那你就看,你不喜欢那你就不要看。这样的原著故事、这样的**片,注定了它的受众群体是非常小的,就像《蛋白石之梦》,别说是只喜欢看商业片的观众,甚至很多喜欢lms的观众去看,都会说‘这是什么鬼东西?烂片。’它的‘娱乐性’是给那些文艺片观众的高端需求一面,这个群体的数量从来且永远是少数。

    虽然是少数,一部好电影宣传得当就会相对的卖座,但12月15日就上映,不参加圣丹斯等电影节宣传造势,这么迫切的行一个弄不好,如果我又‘两连败’了,15o万票房也许都没有。我不在乎,我就当花3oo万给自己一个尽情拍片的机会,有时候你拍摸vie,有时候你拍fi1m,我这次就是要拍一部能被我自己认可的good-fi1m。它拍出来不是为了售卖,是为了创作。”

    叶惟对聆听着的莉莉耸了耸肩,“好消息是,good-fi1m就是good-fi1m,能欣赏的人就能欣赏,影评界和**片影迷界会喜欢的,所以我想……”他顿了下话语才说:“如果拍好了,它将是我今年三部电影里对颁奖季最有冲击力的一部。”

    “前两部?”莉莉接话的问,现在十分关心。

    望着星稀的夜空,他握住了她的手,说道:“《灵魂冲浪人》的影评人放映会还没有办,我也不确定,像有些平庸,没有搞砸但也没有拍得多好……当时我的处于狂乱,我是用一种极度不稳定的状态完成的《灵魂冲浪人》,像是用一堆**的原材料生产了一个连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的东西,我只知道它一定会爆炸,炸着观众或者炸着自己,下个月它上映了才知道。”

    “会好的,我祈祷。”她微笑说,“最近我的祈祷都灵验了。”

    听到她说祈祷,叶惟想起什么,不由道:“莉莉,我知道过去的就过去了,但我还是要说,我抱歉我亵渎了我们的圣地。”

    莉莉知道他是指夏威夷,心头紧,手上顿时握紧了些,“过去的就过去了。”

    “我没有亵渎我们的圣树。”他又说,她看他,他继续说:“我18岁生日那天,我自己一个人去了那里露营,我才现原来你早就去过了。那时我想触摸树上的刻字,但我没有…我不能亵渎它。莉莉,我们会有新圣地的,一定会。”

    她眸光闪烁的看着他,突然掂起脚,吻了他脸庞一下,说了句:“傻子。”

    他被吻的左脸露起幸福的笑容,左手抽起搂着她,又听她说:“休斯顿不是我们的新圣地,下次长线旅游再决定。⊥≡≥.╈┮.╳”

    “当然。”叶惟点点头,“然后是《可爱的骨头》,它已经很**电影,但像lms那样具有项目的商业性,故事、卡司、原著效应、行,才25oo万预算,它是那种再烂也很难亏本的影片。但它是好是坏?我同样不确定。我觉得它已经是我的最好,问题是有没有控制好那条线,让结构、节奏和情感有效,当局者的我不确定。”

    他凑向她耳边,神秘的道:“不过你一定会喜欢。”

    “为什么我一定会喜欢?”莉莉故作不相信。

    “那是我的电影。”叶惟说,莉莉失笑:“你的电影…我还不喜欢《粗话世界》呢。”他好笑说:“你都没有看过。”她肯定说:“不用看就不喜欢,说不定我也不喜欢tlb。”我不喜欢伊丽莎白-奥尔森。

    叶惟轻叹道:“老实说,tlb的改编太难了,什么都难,就连沙蒙家那只狗的处理也难。对《驱魔录像》我都有很大的信心‘它能行的!’对tlb我没有,我只是‘嘿我尽力了,但行不行不知道。’”

    “会好的,我也祈祷。”莉莉装着严肃脸,因为你。

    “而《冬天的骨头》!还没有开拍,我就有极大的信心了。”叶惟没去看她,望着夜空,话声中透着豪壮:“我感觉我已经完全掌控了它。从立项到现在我读了原著无数遍,我给你念一段,芮被坏蛋们几乎打死的时候,她说:

    ‘我有两个弟弟,还没办法照顾他们自己……我妈妈病了,而且她一直…不会好。不用多久,条子就会把我们的房子收走,把我们赶出去…只能睡在田里…跟狗一样。跟他马的狗一样。要保住我家的房子,唯一的希望就是…就是,我得证明……爸爸已经死了。是谁杀的他,我不需要……知道。我永远不需要知道。如果爸爸做错了什么事,他已经付出了代价。但要是没了房子……我永远没办法养着他们三个……孩子们还有妈妈…没办法。’

    全场寂静,只有一瞬间,坏蛋们不是良心现,他们在窃窃的笑谈着什么,芮听不清楚。那一段太震撼了,这绝对将是影片的华彩场景,芮那时候还穿着裙子,之后她就只穿裤子了,她的女权力量觉醒了。所以原著的节奏脉络本来就非常清晰,场景画面也是像看得到,很好改编。

    关键是我现在的状态,前几天我还像一团霉的冰,又冷又阴沉,那时候的心境很适合去拍这个故事。我什么都不做的就站在片场,就能让片场的氛围达到最适合。”

    看着叶惟又表演“芮”、又激动地大呼小叫,莉莉忍着莫名的笑意,“是我不好,我破坏了你的好状态,sta1e-ibsp;她重复了遍,叶惟才现自己无意中说了句搞笑话,sta1e-ice也等于“牛马尿结成的冰”,“笑柄冰淇淋”也可以,顿时也笑了:“是的,笑柄冰淇淋,viy最新推出的天才产品,吃了会成为笑柄。”

    莉莉翻了记白眼,他给她挖了个粗鲁陷阱,但她还是要踩:“因为是用动物的尿做的。”等着我的复仇…问题他不介意粗鲁。

    “你没有破坏我的好状态,恰恰相反,你让我控制了它。”叶惟笑说起正经话题,“不受控制的冰冷状态不适合工作。演员可以全冷,有导演呢没事;但导演的内心一定要有火,能控制自己,才能控制全局。无法控制自己的导演就是……我拍《灵魂冲浪人》那时的状态,迷失了,可能这样可能那样。但是现在!”

    他张开了双手,“我可以是甜甜圈,也可以是冰淇淋,太好了!我能最大积极的去拍电影,这就是最棒的状态。”

    莉莉忽然俏皮的绕到他右边,又掂起脚尖,嗞的吻了他右脸庞一下,“现在呢?”

    叶惟一瞬间像是石化,突然举起了右拳,以巴斯光年的语气大喊:“to-infinity-and-beyond!”

    她用力推了他一把就跑开,他一站定就全追上去一把抱住她,没有见到别的旅客,两人尽情地笑闹。v≦网≠.┼┼.┮c╊o┭m╳

    好一阵,才又漫步相谈。他继续说:“这个故事、这部电影,主演的挥至关重要。而我,我准备躲藏起来,不让观众看到什么导演痕迹,让他们忘记了看着电影,以高度的代入感,把所有的注意力投入到故事和演员的表演当中,像看着纪录片。这也是一种讲故事的方式。”

    “嗯。”莉莉听着点点头,其实不能全部明白,但她喜欢这样,听他看他讲拍电影,严肃但又轻松的交流。

    “所以。”叶惟一笑,“我得让‘芮’的演员詹妮弗-劳伦斯领导这部电影的幕前,就是当人们谈起它,先想起的不是我,而是说‘那是詹妮弗-劳伦斯的电影’,我要《冬天的骨头》是她的,我要她凭‘芮’提名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可我还不知道她能不能胜任。”

    “你很看重她。”莉莉心头生起一点不恰当的醋意,记得他说过,他和玛歌特-罗比……

    “我看重我每一位的演员,只是并非每一位的表现都能让我满意。”

    叶惟越说越认真:“如果我能做到那样,我就证明了我是好导演。那不是把电影交给演员,有句话始终是对的:电影是导演的。演员只能决定她是不是领导一部电影的幕前,电影是好还是烂由导演决定,演员领导一部烂电影是没有意义的。就像我是个搭建舞台的人,如果我只是建出一个又小又破的舞台,神级表演也不顶用;要我搭出一个好舞台才行。”

    他颇感挑战和压力的笑,“怎么躲起来地做好一切,那不容易做到。无论如何,这是我今年最后的冲奖机会了。为了你,一定要能去奥斯卡!”

    “加油,但最重要的是电影本身。”莉莉的醋意渐退,挽着他的手臂,鼓劲说:“那也只是一个奖,酷点,你很酷的。”

    “有一个好消息。”他说,她的明眸看来,他说道:“现在奥斯卡的风向是**电影,像今年的角逐和狮门的《撞车》拿了最佳影片。我得知的情况是这股风还在继续,所以《冬天的骨头》能是good-fi1m而且宣传公关不差的话,就算真的只有15o万票房,也许……”他一笑,“我是说也许能提名最佳影片,这也是可能的。”

    莉莉打量了他一眼,笑问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谦虚了?”

    她看得出他的电影才能有着跳跃式的进步,相比两年三个月前,相比1o个月前都是。

    每当他展现这一面,就会提醒她“这小流氓是电影天才,最才华横溢的大才子”,敢16岁不到就要当导演,总是激情自信十足的,“我要提名最佳影片!”才是他的风格。但现在怎么?还要说两个也许。

    她不喜欢这样,她喜欢任何事情只要做就要努力做到最好的态度。要么就不在乎奥斯卡,在乎了就不要“也许”。

    “不是谦虚,是我怕做不到了,让你失望。”叶惟讪笑,“我很怕对你说了要怎么怎么,却没有做到。以前就怕……”

    “努力了就行。”莉莉握住他的大手摆了摆,“我喜欢激情和自信、努力了但没有做到的你,不喜欢任何畏畏尾的你。我就充满信心!”她感觉到当初一起为lms做梦追梦的感觉,“《冬天的骨头》会好的!票房、奖项都会。这是我们的新梦想。”

    她举起了与他握着的双手,高高的举起,笑呼了声:“yeah!”

    叶惟心里既有暖流,更有一股难以自抑的爱意,搂住她就吻了一口,大声以示决心:“我会努力的!拍不好就不见你了。”

    “拍不拍得好都要见我。”莉莉清笑了起来,擦了擦右脸颊,“我的学业和事业也会努力的。”

    “加油,支持你。∈≠.╊.”叶惟也笑了的点点头。她一直追求着她的梦想,当初她和他说好的梦想,也已经取得了一番成就。《e11e-gi》英国版的专栏“纽约机密”还在写,也在《洛杉矶时报》、在《vogue》美国版等地都登过稿了,小才女的名声在鹊起。

    不过人们叫她还是“菲尔-柯林斯的女儿”,说这位“城堡里的公主”就像她父亲,才华横溢,多愁善感。

    “明年……”莉莉仰眸的望向夜空,“等我18岁成年了,学校那边我会申请创建我的特殊项目,把更多时间放到事业上,正式进入这个行业,在从出生就开始走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但有了一些分岔选择。”

    她看着他,说得十分认真:“除了唱歌,我要多尝试几个方向,主持人,记者,演员,模特,有机会就试试,都寻求机会。没什么是玩票的,我都会努力。”

    他做什么事情都很棒,她也要努力那样。

    “ok。”叶惟这声ok拖得很长,像在说“哇这么多。”

    莉莉不由得微嗔,虽然知道他的支持态度,他坏坏的眼神却很恼人“就你还当模特”,想到那些维密天使,眼睛余光瞥见自己的小孩身材,她五味杂陈,声音都沉了:“不是内衣模特,世界上又不是只有内衣,正常的情况下,你都不会只穿着内衣。”

    她扯了扯身上的牛仔外套的衣领,抬脚示示白长裤,“还有其它衣服的呢,那些模特!”

    没说你当不了模特啊!叶惟忍下了笑意,点头道:“是的,那叫模特,而内衣模特只是叫内衣模特,差远了。”

    “我知道的…我再怎么努力也成不了模。”莉莉气过后一声叹息,“我也没想往模特界扎根展,就是觉得模特都很勇敢,走t台秀需要很大的勇气,我想挑战自己,然后战胜自己。”

    “拜托,刚才你还说我不够自信。”叶惟安慰的搂住她,莉莉苦笑着靠了靠他:“做到我自己的最好吧。”他笑道:“做不到也没什么,我还想当个歌星呢。”似乎是讨打……

    莉莉捶了他胸口一拳,“你现在行的,你现在唱歌很好了。”

    “没有兴趣。”叶惟摇头,“也许某一天我会出单曲,甚至一张专辑,但整天唱歌、开演唱会什么的,我做不来。”他突然有个主意:“嘿!我们组一支两人乐队,你当鼓手,我当吉它手和主唱。”

    莉莉似没好气似撒娇的一通作势打鼓,像是“咚咚咚咚咚,锵!”的甩了下秀。

    叶惟几乎笑翻在地上,“果然是鼓王的女儿。”她噗通的笑了:“你知道的,我不会打鼓!就会一点点,像你不会拨牙。”他急忙说:“我会啊,比较痛而已,但也比较有创意。”她笑说:“组乐队可以,只属于我们,不和公众分享。”

    “你的心意也是我的心意!”他为此兴冲冲的,“我们起个乐队名字吧,‘不想当歌星’怎么样?”

    dont-apopstars?她皱皱眉,“不好,要一个词的。”

    “应该有什么语言一个词可以表达这个意思,可惜我不会。”

    “想一想!才说你自己有创意。”

    “你也想一个,当我们走到那棵树,我们同时说。”

    “好。”

    两人手拖手的一步步走向前方那棵挺拔的槐树,走得很慢,相视而笑,不知道彼此想着什么。

    当走到了槐树前,几乎同时的,叶惟说:“staess。”莉莉说:“私1ence。”无星乐队和无声乐队。

    下一瞬,她噢了一声,staess比私1ence好,词意更准确,使用频率又肯定比私1ence低,她说道:“staess!”

    “不……!”叶惟想到什么的叫停,“你现了没,staess有a没有i,私1ence有i没有a。∧?⊥≠≈≦网”莉莉也醒觉:“是啊。”他自然的有了主意:“我们创造一个新词,私lsta,意思是无声无星,无声是你,无星是我。”

    莉莉笑着连连地点头:“这个好,私lsta,真的很酷,很有趣。”

    叶惟向她伸去手掌,“最有趣的是,一支伟大的乐队诞生了。”

    “它叫‘无声无星’!”她和他一记击掌,被他拉着手搂进了怀中,就要亲吻,她笑了起来:“等等!为什么你不想和我一起拍电影?我也是演员啊,老演员,2岁就开始表演了。”她笑得更欢。

    叶惟背靠着槐树,饶有兴趣的扬起了嘴角,打量着怀中的她,“那你的表演才能怎么样?”

    “应该还好。”莉莉挺有信心,在学校有上戏剧表演课和参加活动,哈佛-西湖的表演学向来不错。

    “你觉得表演是什么?或者说,最吸引你的是什么?”他笑问。她思索着回答:“…体验自己想体验的,从中寻找想寻找的。”他顿时皱眉:“你这想法…很危险,这样去表演很容易情感错乱。表演的体验只是一种启,你不能直接寻找,那也找不到。”

    她静了下来的说:“我知道,表演学也这么说。就是…之前,我是想从表演中得到些补偿,那种从现实世界里得不到的东西……现在我要重新审视了。”她嫣然一笑,“一切又都不同了。”

    “我也是。”他搂了搂紧她,又道:“表演的宗旨是不做自己,入门是本色表演。让我看看你的天赋和现有实力吧!”

    viy选秀会、未来女孩们在心中一闪而过,莉莉来了兴趣和复杂的好胜,“那就按照你那场选秀会的程序来考考我。”

    不包括绯闻,那场选秀会的传闻一直有很多,像他给了艾玛-沃特森很低的评分,外界仍然不理解他为什么把似乎普普通通的詹妮弗-劳伦斯当宝贝,还有坎迪丝-阿科拉“叛乱”的谜团……

    她了解他对电影的热爱和专业,昨天的通话里也有聊过这方面,他做那样的选择是因为那是他的判断。只有艾玛-罗伯茨不完全是,他隐晦的说了选择艾玛有人情分,也是“家暴事件”的原因。

    就谈到这了,他们很好很好,却没有到可以轻松回顾他那些混账的程度,也许有一天可以,也许永远都不,过去就过去了。

    “不要优待我,也不要说假话,我看得出的。”莉莉着重强调,离开他的怀抱,后退了几步的站定。

    “ok。”叶惟也想知道她的情况,当下先给她讲了考核方式:3分钟演三种动物的动物模拟、3分钟的无声即兴表演、念一句电影台词和1分钟问答。

    “清楚了,开始。”莉莉说。

    夜空下的树边,叶惟比她还要紧张的长呼了一口气,也端端正正的站好,大声宣布道:“女孩们,欢迎来到viy选秀会!你们是最特别的一组,只有三个人,莉莉-柯林斯、波比和丁根。时间有限,立即开始。”

    莉莉没有受用他的幽默,真的严肃脸,没吃药但是感觉头脑相当清醒。不管有没有恋爱这层关系,她都好奇自己在电影天才viy的眼中有什么表现、如果当初去参选能不能赢得一个角色。

    “请表演一只猫。”叶惟认真的观察着莉莉。

    猫?莉莉抿着嘴儿,转眸的想了想,“喵”的一声开演,对他作着猫咪疑惑的表情。

    叶惟面无表情,竭力的忍着上前抱住她的冲动,因为太可爱了,专业点!

    “喵喵?”莉莉眨巴了几下眼睛,好像在传递着什么眼神“看,我是一只猫哦!”

    还不用半分钟,叶惟已经知道了她的大致水平……

    莉莉的嘴巴、脸颊都在皱起,像在演猫咪的胡须在颤动。

    “ok,请表演一只狐獴,就是丁满。”差不多1分钟,他还是下意识的袒护着她,她的表演太缺乏变化了,连细节都不够多,没什么表现欲,而同时,几乎是一边演一边说着“我在表演”,并不自然,狐獴适合她演。

    “嗯。”莉莉又想了想,才提起了双手,警备的放在身前,张头四望周围,酒店大楼灯火通明。

    她还真是从容。叶惟心里说,相比选秀会时1o位少女一起争着表演的那种情形,她是最淡定的那个。莉莉就这么站着来回张望。大概过了1分钟,他又说:“ok,请演一只……剑齿虎。”

    “好的。”莉莉应了声,起“呜呼”的低沉咆哮,挺起了英气的粗眉。

    叶惟突然道:“你很饿,前面有一只野兔。”对于动物模拟突然变成即兴表演,莉莉听说过的了,继续演着像猎食一般走动了几步,眼眸扫视周围,继而盯住了树边。

    他快声道:“你扑上前要吃那只野兔!”她应声张大嘴巴,双手作了一个前扑的动作,起“呜唔”的嚼食声。他大叫:“野兔跑了,你没有逮住它,你只是吃了一嘴巴的泥。”他想她会演出老虎吐泥然后凶猛再扑,但她是气急的甩手,他再说:“那只野兔挑衅你,它在扭动屁股!”莉莉顿时噗的一笑,说起了人话:“兔子兔子,我不吃你了,你教我怎么吃草。”

    “ok。”叶惟一怔,这也是…理解力和创造力!他鼓掌道:“动物模拟结束。”莉莉微笑的样子似在询问成绩,他没有评价的说:“接着是无声即兴表演。动起来,你走在公园的路上。”

    莉莉原地踏步的演着走在路上,就和平常一样。“你往一张长椅子坐下。”她演着坐下,但还是站着。“你从背包里拿出一本书来看。”她双手摆动的拿书静看。“有人过来搭讪你。”她微抬头的看去,一脸礼貌的微笑。“他说你已经被狙击手瞄准了,随时就会开枪打死你。”她收起了微笑,疑惑的皱眉,看看周围,收好书拿起包要走。“你看到了有狙击枪的红光点就在你身上!”她愣住的停下脚步,还保持着礼貌,只是更疑惑。“说话!”她问了句:“不好意思?”

    “红光点消失,就这样了。念一句你喜欢的电影台词吧。”叶惟说。

    “嗯。”莉莉看不出他的评价,也不知道自己表现得如何,耐着跃然的心,“那我念《阳光小美女》的…小流氓的!”他点点头,她故作粗声的念道:“注意你的眼睛,活得不耐烦了吧?”

    见他又露出了神秘的微笑,她不由有些娇嗔的撑腰,瞪着他说:“认真点好吗?”

    “我非常认真。”叶惟更是好笑,“说真的,选秀会比这残酷得太多了,我笑一下算什么?没必要进行问答了,我清楚你的思维能力。”见她不悦,他连忙改口:“一个问题,为什么地球是圆的?”

    “因为地球是个混蛋。”莉莉几乎想都没想。

    “bad-egg…说得好,哈哈!”叶惟忍俊不禁,笑得非常满意。莉莉顿时也笑,撑腰作着红地毯走秀的po色,这才问道:“怎么样?”他沉吟的道:“如果只说外形气质,你适合演‘苏茜’,很适合。”莉莉抿着嘴巴张开,“但是?”

    “但是你的表演力非常稚嫩。”他看着她,坦白的说:“你有天赋的,也挺有灵气,不过还没有上道。”她皱皱眉:“那我没有得到角色?”他点头:“丽兹综合起来赢了你,所以苏茜会是她,而其他角色都不适合你。”

    莉莉本就有点失落,听到丽兹,听到他叫丽兹丽兹,更有点郁闷,又问道:“那能排在什么级别?和丽兹她们比?”

    “唔,莉莉,你别生气。”叶惟微微的耸肩,“现有实力的话,你比不过她们。”

    “那么糟吗?”她不自然的挽动秀。他呵的笑道:“不能说是糟糕,你要知道那些女生在表演方面全是万里挑一的材质,而且她们就是做这个的,艾玛、丽兹,你知道她们上表演课好多年了,詹妮弗-劳伦斯、茉迪-赛明顿,她们出身普通家庭,但她们都是表演天才。还有最大的分别在于,这些人都对表演有着偏执和狂热,她们不是只想当明星的,她们都可以成长为优秀演员。”

    他摊开双手,“而你呢?你只是想试试当演员,你最感兴趣的最努力的都不是这个方向,你和她们比什么。”

    “是这样。”莉莉心里舒坦了许多,透露计划说:“惟,对我来说,主持人是第一位的。但是想当脱口秀主持人只在本职上努力并不够,演员能让我快的积累名声,那可能是全部事业的突破口。我有在认真考虑提高演员事业的比重和长远展。”

    叶惟笑道:“我会看好你,一是你可以进步,二是…评估一个演员的未来需要综合考虑,人脉关系是其中一方面,你在这方面的优势太大了。”莉莉笑问:“你?”他瞪目道:“你父母!你的家族。以你的身份、你的人脉,还有你的美丽,签个好经纪、一个个适合你的而且很好的电影试镜、让哪个大人物帮忙打声招呼,这些都是你想要就能有的东西。”

    “再者你不是不会表演,你的演技已经足够赢下那些只需要你本色表演的试镜了。你一登上银幕,全世界就‘哇噢,那是谁?仙女?’所以你当然会成功的,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如果你有心展演艺,绝对会比那十个女孩中的一些人更成功,不是那些表演天才,西尔莎-罗南、詹妮弗、丽兹、茉迪。”

    他句句在理,莉莉没有反驳,只有些自嘲:“我不想被人说全靠裙带关系,我也不想虚伪的说自己没靠家里。我想那样都不可能,身份是无法改变的;你知道我也没那么迂腐,开始肯定要他们帮忙打通道路的,然后我自己走。”

    “还有我。”叶惟走向她,“也帮你打通道路,然后一起走。”莉莉展颜的笑了:“还有你……”

    他双手搭搂着她的肩膀,温声道:“我只是回馈。如果不是你的帮忙,我的事业不会是这样展,我怎么能认识拉莫?怎么能见到威利斯?又被汉克斯注意到?再见到斯皮尔伯格?这些大人物有把我当回事的一个原因是你父亲,他们都知道的,我和你在约会是一回事,但菲尔-柯林斯支持了我是另一回事。

    当你让我使用诱11-be-in-my-heart做短片的配乐,你父亲就已经自动加入和支持我了。斯皮尔伯格和他还是老朋友呢,你说有没有影响?你父亲还有那个天才青少年圆梦基金,也许他们还以为我是受他考核过的呢,‘菲尔-柯林斯说行!我可得重视这个15岁的小子了。’我后来才想明白这一层,谢谢你。”

    “他才没有,他肯听我的已经赚一大笔了。”莉莉不以为然的轻笑,打趣他的问道:“全是我帮的忙,你准备怎么回馈我?”

    “哈哈哈!”叶惟大笑,“还能怎么,什么时候我们合作拍部电影。”莉莉大方的点头:“会的,但我不确定要不要第一部电影就演你的电影,我想**些。”他笑说ok:“你考虑了,拍完《冬天的骨头》之前我都不会去想下部电影,我要把它当作是我最后一部电影来拍。”

    莉莉心塞了一下,几乎抬手去捂他嘴巴,“别说这种话,什么最后一部,不吉利。”

    “收回收回!2oo6年最后一部。”叶惟举手投降状,笑道:“如果你有意第一部电影就和我合作,那我得留意我又想拍的、又适合你演的项目了。”

    “我适合演什么?”莉莉明知故问。演员方面一切还没有开始,没有经纪人也没有经理人,没有简历,大头照都还没有去拍,但她的英国金牌经纪人祖母说她适合演大家闺秀……

    “每个演员都有类型,而你没有选择。”叶惟突然停住了嘴巴,等等…坏了。

    莉莉没有怒嗔,只是也取笑自己:“是啊,性感火辣型。”

    “不是,优雅

第488章 可不可以永远这样    9月11日星期一,太阳照常升起,今天不是什么节日,没有什么假期,工作上学都得恢复,《冬天的骨头》剧组继续前筹。

    这天上午一早,吉娅就察觉到了,其他人也陆续发现叶惟的好心情。怎么回事?viy全然没了前些天的阴沉,他在焕发着阳光,时不时就笑,做事热情爽利。

    中午在茶水间吃过外卖午餐,叶惟没有和周围谁聊天,一边饮茶,一边按着手机发短信,忽然又笑了几声。

    对面的吉娅以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他,太明显了,这是恋爱中的人儿。谁?她知道他在追求莉莉,但至今没有成功,现在这是?当茶水间没有别人,吉娅终于忍不住的八卦:“花花公子,有新约会了?”

    “是啊。”叶惟头都不抬,憨笑的看着手机屏幕,“新约会。”

    “丽兹?”吉娅之前就看出些迹象,丽兹对叶惟有兴趣。

    “不是。”叶惟向吉娅展示般摇了摇手机,“我的她说我不是达西先生(mr。darcy),是喷嚏先生(mr。hachis),有趣。”吉娅正疑惑着,他一边按手机一边轻笑说道:“如果你是伊丽莎白,我就是达西先生;如果你是珂赛特,我就是马吕斯;如果你是简,我就是泰山;如果你是鲁滨逊,我就是星期五;如果你是杰克,我就是恩尼斯;如果你是科波拉,我就是白兰度;如果你是白兰地,我就是威士忌;如果你是我,我就是你。”

    吉娅错愕的望着他,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张着嘴巴半晌才说出话:“wtf?谁啊?多兰?”

    “她!”叶惟瞪了吉娅一眼,随即又笑开了,“她叫伊师塔,一个好女孩。”

    伊师塔?吉娅想了想,不认识,就没有朋友叫这名字。不由有些感慨和惋惜,前几天他还在为莉莉发狂的呢,转眼就和这个伊师塔卿卿我我了。但不能怪他,他苦追了莉莉三个多月了吧,这可是浪子viy。

    真好奇什么样的女生能让他迅速这样?简直像中魔。

    “改天介绍我认识。”吉娅心怀祝福,只要他对电影态度良好,她就看得过眼,他这新开始似乎还不错。

    “一定会。”叶惟继续笑发着短信。

    ……

    丽兹发短信给叶惟问今天有没有心思出去玩,却收到他这么的回复:“没时间,我有约会,成功了!lol,帮忙先保密!”她怔了几秒,才噢的反应过来,就说了,哪有女生抵挡得了那样的追求。

    没机会和他试试约会喽,她有点失落,还好这份情感才萌发了没几天,吃了一个苹果后,她就看开了,那就继续好朋友、事业搭档、粉丝。再过了一会,她开始为叶惟感到开心,有情人能在一起,好事!

    “哇噢,恭喜你们!为了庆祝,是不是要办个美食派对?记得邀请我。”她再发去短信。

    “如果有就邀请你。”叶惟回复。

    ……

    叶惟今天没有加班,日程事务都做完后,17:30准时走人。

    刚刚复合、他后天13号就要带队前去欧扎克山脉,他和莉莉都非常珍重这两天。与莉莉复合一事,除了父母,他还只短信告诉了妮娜、艾米和丽兹。

    告诉妮娜和艾米是因为这个消息对她们都有特别的意义,也让她们放心,他不惨,幸福极了,都加油追寻自己的幸福吧!告诉丽兹是因为她在追求他,他很感谢丽兹多次的安慰,不想她有什么误会而做不了朋友,这样清楚了就好。

    至于列夫、陈诺、吉娅大师、艾玛等人,等着某一天“惊喜”吧。巴德?胖子知道等于全地球知道,列夫的所谓风声就是从巴德那听来的,几乎被他们害死。

    大伙儿没什么可生气的,朵朵都还不知道呢。

    中午通短信的时候,莉莉说她告诉了安娜索菲亚,他才知道安娜很是关心过这事,好几次向莉莉为他求情,说他不是坏蛋。

    他和安娜有一阵没有联系了,下班后他打给她一通感谢电话,安娜正十分欣喜:“我退出了,你们天生一对。”小妮子已经拍完《仙境之桥》,她想客串《冬天的骨头》,但可惜还是没有角色。

    阳光让天空一片明亮,不用10分钟,叶惟就开车到了圣莫尼卡第三步行街西段外,与莉莉约好在街口的植物恐龙喷泉边见。

    心情是那么跃跃,从昨晚到现在还没见过面,对于刚刚复合的心,这16个小时的分离像有一年之久。虽然心切,他没有忘记做好反侦察戴上了墨镜。总不能戴上盖伊-福克斯面具。

    停好车子,叶惟和四个游人一起走过斑马线,从十字路口走进步行街。

    确定周围没有狗仔,也没有被人注意,他才走向街道中的第一个植物恐龙花坛喷泉,早已见到一位中长浅棕发少女伫立在恐龙边,她身着花格子衬衫和蓝牛仔裤,背着个斜挎小包,也戴着大墨镜。

    一走近,他不由露起微笑,只见她也翘动嘴角。

    两人默然的往街里走去,街上的游人不多,而他们越走越近,路过街道两边的一间间各色商店,越走越近……

    就在明亮的天空下,优美的街道上,他的右手和她的左手碰了碰,两只手握牵在一起,两颗怦然跃动的心连系在一起,奇妙的感觉没有变,只是更好了。

    “你有黑眼圈了。”他说。

    “才没有,那是墨镜。”她说。

    “无论如何,你别戴了,不然我们真像蓝调兄弟。”他说。

    “你肯定不知道,其实《蓝调兄弟2000》是在1998年上映。”她说。

    “片名都能起错,难怪那么烂。”他说。

    两人顿时都笑出了声,随即又继续默然的漫步街头。

    第三步行街有太多的去处,他们去逛书店、工艺品店、古董店,渐渐都摘下了墨镜。以前他们这对老古董最喜欢的购物方式之一是到各种的农贸集市跳蚤市场淘旧东西,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一起去淘了,比两年三个月还要久。

    “请叫我基督山伯爵。”叶惟把找到的一个精致漂亮的布娃娃献宝地呈给莉莉,维多利亚时代风格的大沿帽和白长裙,可爱的脸蛋,像是“聋子”那类,问道:“怎么样?”

    莉莉左手接过瞪眸的端详了一番,虽然不知是什么品牌和出产,也不知这是什么娃娃,但设计、做工、布料等都不错。这家伙一向有“娃娃运”,“见它搞笑就买了”的淘到很多好东西,又一次!

    “你先回答我。”她负在后背的右手也献宝地伸出,手掌上是一只剑齿虎塑料模型玩具,他不喜欢看标本,但非常喜欢收集动物模具,只要是动物模具就行。

    “哇哦!”叶惟立即接过打量,“‘史前王国’有新成员了。”

    “我的‘白裙王国’也是。”莉莉看着手中的娃娃,弯眸的说:“你好,我叫莉莉,你呢?”

    “她叫么么。”

    “难听,那最多是绰号。”

    她拿着娃娃,他拿着剑齿虎,打斗一般比划碰撞了几下,都笑得像个小孩子。

    它们都不名贵,却因为有了回忆和意义而变得不凡,这正是收藏小玩意的乐趣,以钱财直接买一屋子也比不过这一件。

    尽管如此,当游着逛着购物着临近7点,离开第三步行街时,两人都手提着好几袋的收获放回各自的车子。不是贪心,也不是现在他阔绰了就逞富翁,只是两人都热情于建造他们的新世界。

    两人到海滩看日落,到码头的奥尔布赖特餐厅吃晚餐,之后又到旁边的playland-arcade玩。

    街机游戏乐园有几乎所有经典的投币游戏机,不过让游客们总的来说,这里不是多好的一个游乐地,没什么新游戏,机器又旧又吞钱,场地小,周围街机的噪音巨大,大人小孩的笑声和呼叫声也很吵。

    叮叮铃铃声中,两人牵着手的走动游玩在不同的街机前,玩吃豆人过关了他们大笑击掌,玩空气曲棍球被吞钱他们互做生气的鬼脸,玩双人打地鼠他们全神贯注地挥锤而又大呼小叫:“那里!”、“哎!”

    “我们去玩弹珠。”打完地鼠,赢钱的欢呼未落,叶惟兴冲冲的就要走,莉莉却道:“惟,等等。”他看向她,她有些不自然的夸张咧嘴笑:“我先吃次药,利他林,它能让我…保持正常。”

    他正要说什么,她又急说:“我有尝试停药,但医生建议一直保持药物治疗到成年,这会降低并发其它精神疾病的可能。”

    “我有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叶惟点点头,对她温慰道:“不是白天两次,晚上不吃的吗?”莉莉抿抿嘴的说:“我昨晚有吃。如果不,也许…我就不是我了。”

    他握住她要探向斜挎小包的纤手,紧紧的握着,笑说:“没关系的,不管你是时刻注意力惊人,还是会有点小迷糊,这都是你,我都喜欢。这甚至不是缺点,我的轻率才是缺点。”

    凝视着他的眼睛,莉莉渐渐的露起笑容,“那今晚不吃了。”

    “不只是今晚,遵照医嘱的来!”叶惟说,莉莉说:“遵照医嘱,我还不能接近你呢。”叶惟假装没听到的继续说:“我是医生的儿子,对于这些,我真的能理解。笑什么?牙医也是医生!”他也笑了。

    不是这个意思的莉莉笑得更欢:“是的,我知道,你告诉我的。”

    突然见有年轻游客走来,似乎瞅了他们俩一眼,他拉着她的手就快步走人,“弹珠!”

    夜空越发清幽,两人玩弹珠、玩滑雪球、玩投篮……爱恋在欢笑中迸发,激情在甜蜜中苏醒。他没感觉她有什么不同,依然那么灵慧,连小迷糊都难以察觉,动人的光彩流转在她的眼眸中,映得他也神采飞扬。

    在圣莫尼卡码头玩到10点半,两人才驾车回家,还是他先送她回家再走。

    时间相比昨晚还很早,却不能每晚都那样,生活还有工作学业等事情的,也要为她的健康着想。睡前电话当然不能少,不过两人说好每天最多聊30分钟,不管说话不说话都30分钟,之后用随身听一起听一首歌,歌完了,就同时挂断。

    昨晚、今晚,他们不停地试探、倾诉和分享,试探彼此的心,倾诉自己的心,分享着个人现状、对新事物的看法和感受,新的电影、新的音乐、新的事件……既在填补着那片空白,又在互相作着新探索。

    旧的,新的,好的,坏的,你的,我的,我们的,都融进心田。

    30分钟的交流十分短暂,却足以让他们都做个好梦,迎接可以确定又充满未知的新一天。

    “莉莉,我有个想法……”在快要通话结束时,叶惟语气神秘的说了一个想法。

    “好主意!但为什么是休斯顿?很多城市也会啊。”莉莉兴致高涨的问。

    “如果在德州也可以浪漫,就证明了一个情况,然后我们说‘休斯顿,我们有麻烦了,我们疯了。’”他笑说。

    “那就休斯顿!”她笑应。

    两人都对明天又多了一份跃跃的期待。用ipod播起了the-weepies乐队的pain挺-by-chagall,两人微笑的安静听着悠扬的歌声和彼此的气息,少年/少女,可不可以永远这样?生如夏花,死如秋叶。

    “雷声在远方轰隆,一道宁静的闪电

    我很任性,而你坚持要拽拉出最好的我

    你是月亮,我是海水

    你是战神玛斯,呼唤海神尼普顿的女儿

    有时候就必须要下雨

    我们飘浮着,就像夏加尔的油画中的那对恋人

    周围是蓝天和忧郁的小镇

    手握的鲜花衬映结婚礼服

    我们生活在高空之上,身边有卫星环绕”

    ……

    “我明天九点开工。”

    12日下午下班前,叶惟交待好了吉娅。离开公司后,他就开车前去洛杉矶机场,在机场寄泊好了车子,戴好墨镜,背上旅游背包。

    在人来人往的航站楼内,他远远就见到那道少女身影坐在候机椅上,旁边放着个小旅行袋。

    18:45起飞—:57降落的航班,他们将在休斯顿过一晚,明天早上再赶06:10起飞—07:40降落的航班回来。但是!酒店订了两间套房。

    两人隔着好几个座位而坐,都按动着手机。直至机场广播提示要登机了,起身,走向登机口。

    出发!

    ……

    星期日,九月12日,2006

    休斯顿,33c~c,多云/小雨,无风/西北轻风,亏凸月,降水量5。54毫米

    当地时间零点,一架从洛杉矶来的客机在疏细的小雨中降落休斯顿洲际机场,不久旅客们陆续地走下飞机,冒着黑夜和细雨前往出站口。

    叶惟和莉莉一起走下了飞机,踏在机场微有雨水的地面上,都摘掉墨镜,仰望夜空中飘洒的小雨,相视而笑。

    没有打雨伞,没有用衣帽遮挡,也没有脚步匆匆的奔去。

    清凉的雨水落在秀发上,落在脸庞上,落在握牵的双手上,落在相拥亲吻的情侣上。

    在热吻中,什么都确定了,德州也可以浪漫,他和她真的疯了,管它呢,他/她喜欢就好。

    “我是这座城市谦卑的一员

    看上去似乎有无尽大海般的我们这种人

    清醒的梦想家,我在阳光下的街道和他们路过

    我们的房间里充满欢笑

    我们把每个小麻烦都变成希望

    有时候就必须要下雨

    我们飘舞着,就像夏加尔的油画中的一对恋人

    周围是蓝天和忧郁的小镇

    手握的鲜花衬映结婚礼服

    我们生活在高空之上,身边有卫星环绕

    每个人都说“你们不行,你们不行,你们不行,别尝试了”

    尽管每个人都那么说,如果他们有机会,他们也会像我们这样飞翔

    有时候就必须要下雨

    周围是蓝天和忧郁的小镇

    手握的鲜花衬映结婚礼服

    我们生活在高空之上,身边有卫星环绕

    身边有卫星环绕

    有时候就必须要下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