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9月11日星期一,太阳照常升起,今天不是什么节日,没有什么假期,工作上学都得恢复,《冬天的骨头》剧组继续前筹。

    这天上午一早,吉娅就察觉到了,其他人也陆续发现叶惟的好心情。怎么回事?viy全然没了前些天的阴沉,他在焕发着阳光,时不时就笑,做事热情爽利。

    中午在茶水间吃过外卖午餐,叶惟没有和周围谁聊天,一边饮茶,一边按着手机发短信,忽然又笑了几声。

    对面的吉娅以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他,太明显了,这是恋爱中的人儿。谁?她知道他在追求莉莉,但至今没有成功,现在这是?当茶水间没有别人,吉娅终于忍不住的八卦:“花花公子,有新约会了?”

    “是啊。”叶惟头都不抬,憨笑的看着手机屏幕,“新约会。”

    “丽兹?”吉娅之前就看出些迹象,丽兹对叶惟有兴趣。

    “不是。”叶惟向吉娅展示般摇了摇手机,“我的她说我不是达西先生(mr。darcy),是喷嚏先生(mr。hachis),有趣。”吉娅正疑惑着,他一边按手机一边轻笑说道:“如果你是伊丽莎白,我就是达西先生;如果你是珂赛特,我就是马吕斯;如果你是简,我就是泰山;如果你是鲁滨逊,我就是星期五;如果你是杰克,我就是恩尼斯;如果你是科波拉,我就是白兰度;如果你是白兰地,我就是威士忌;如果你是我,我就是你。”

    吉娅错愕的望着他,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张着嘴巴半晌才说出话:“wtf?谁啊?多兰?”

    “她!”叶惟瞪了吉娅一眼,随即又笑开了,“她叫伊师塔,一个好女孩。”

    伊师塔?吉娅想了想,不认识,就没有朋友叫这名字。不由有些感慨和惋惜,前几天他还在为莉莉发狂的呢,转眼就和这个伊师塔卿卿我我了。但不能怪他,他苦追了莉莉三个多月了吧,这可是浪子viy。

    真好奇什么样的女生能让他迅速这样?简直像中魔。

    “改天介绍我认识。”吉娅心怀祝福,只要他对电影态度良好,她就看得过眼,他这新开始似乎还不错。

    “一定会。”叶惟继续笑发着短信。

    ……

    丽兹发短信给叶惟问今天有没有心思出去玩,却收到他这么的回复:“没时间,我有约会,成功了!lol,帮忙先保密!”她怔了几秒,才噢的反应过来,就说了,哪有女生抵挡得了那样的追求。

    没机会和他试试约会喽,她有点失落,还好这份情感才萌发了没几天,吃了一个苹果后,她就看开了,那就继续好朋友、事业搭档、粉丝。再过了一会,她开始为叶惟感到开心,有情人能在一起,好事!

    “哇噢,恭喜你们!为了庆祝,是不是要办个美食派对?记得邀请我。”她再发去短信。

    “如果有就邀请你。”叶惟回复。

    ……

    叶惟今天没有加班,日程事务都做完后,17:30准时走人。

    刚刚复合、他后天13号就要带队前去欧扎克山脉,他和莉莉都非常珍重这两天。与莉莉复合一事,除了父母,他还只短信告诉了妮娜、艾米和丽兹。

    告诉妮娜和艾米是因为这个消息对她们都有特别的意义,也让她们放心,他不惨,幸福极了,都加油追寻自己的幸福吧!告诉丽兹是因为她在追求他,他很感谢丽兹多次的安慰,不想她有什么误会而做不了朋友,这样清楚了就好。

    至于列夫、陈诺、吉娅大师、艾玛等人,等着某一天“惊喜”吧。巴德?胖子知道等于全地球知道,列夫的所谓风声就是从巴德那听来的,几乎被他们害死。

    大伙儿没什么可生气的,朵朵都还不知道呢。

    中午通短信的时候,莉莉说她告诉了安娜索菲亚,他才知道安娜很是关心过这事,好几次向莉莉为他求情,说他不是坏蛋。

    他和安娜有一阵没有联系了,下班后他打给她一通感谢电话,安娜正十分欣喜:“我退出了,你们天生一对。”小妮子已经拍完《仙境之桥》,她想客串《冬天的骨头》,但可惜还是没有角色。

    阳光让天空一片明亮,不用10分钟,叶惟就开车到了圣莫尼卡第三步行街西段外,与莉莉约好在街口的植物恐龙喷泉边见。

    心情是那么跃跃,从昨晚到现在还没见过面,对于刚刚复合的心,这16个小时的分离像有一年之久。虽然心切,他没有忘记做好反侦察戴上了墨镜。总不能戴上盖伊-福克斯面具。

    停好车子,叶惟和四个游人一起走过斑马线,从十字路口走进步行街。

    确定周围没有狗仔,也没有被人注意,他才走向街道中的第一个植物恐龙花坛喷泉,早已见到一位中长浅棕发少女伫立在恐龙边,她身着花格子衬衫和蓝牛仔裤,背着个斜挎小包,也戴着大墨镜。

    一走近,他不由露起微笑,只见她也翘动嘴角。

    两人默然的往街里走去,街上的游人不多,而他们越走越近,路过街道两边的一间间各色商店,越走越近……

    就在明亮的天空下,优美的街道上,他的右手和她的左手碰了碰,两只手握牵在一起,两颗怦然跃动的心连系在一起,奇妙的感觉没有变,只是更好了。

    “你有黑眼圈了。”他说。

    “才没有,那是墨镜。”她说。

    “无论如何,你别戴了,不然我们真像蓝调兄弟。”他说。

    “你肯定不知道,其实《蓝调兄弟2000》是在1998年上映。”她说。

    “片名都能起错,难怪那么烂。”他说。

    两人顿时都笑出了声,随即又继续默然的漫步街头。

    第三步行街有太多的去处,他们去逛书店、工艺品店、古董店,渐渐都摘下了墨镜。以前他们这对老古董最喜欢的购物方式之一是到各种的农贸集市跳蚤市场淘旧东西,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一起去淘了,比两年三个月还要久。

    “请叫我基督山伯爵。”叶惟把找到的一个精致漂亮的布娃娃献宝地呈给莉莉,维多利亚时代风格的大沿帽和白长裙,可爱的脸蛋,像是“聋子”那类,问道:“怎么样?”

    莉莉左手接过瞪眸的端详了一番,虽然不知是什么品牌和出产,也不知这是什么娃娃,但设计、做工、布料等都不错。这家伙一向有“娃娃运”,“见它搞笑就买了”的淘到很多好东西,又一次!

    “你先回答我。”她负在后背的右手也献宝地伸出,手掌上是一只剑齿虎塑料模型玩具,他不喜欢看标本,但非常喜欢收集动物模具,只要是动物模具就行。

    “哇哦!”叶惟立即接过打量,“‘史前王国’有新成员了。”

    “我的‘白裙王国’也是。”莉莉看着手中的娃娃,弯眸的说:“你好,我叫莉莉,你呢?”

    “她叫么么。”

    “难听,那最多是绰号。”

    她拿着娃娃,他拿着剑齿虎,打斗一般比划碰撞了几下,都笑得像个小孩子。

    它们都不名贵,却因为有了回忆和意义而变得不凡,这正是收藏小玩意的乐趣,以钱财直接买一屋子也比不过这一件。

    尽管如此,当游着逛着购物着临近7点,离开第三步行街时,两人都手提着好几袋的收获放回各自的车子。不是贪心,也不是现在他阔绰了就逞富翁,只是两人都热情于建造他们的新世界。

    两人到海滩看日落,到码头的奥尔布赖特餐厅吃晚餐,之后又到旁边的playland-arcade玩。

    街机游戏乐园有几乎所有经典的投币游戏机,不过让游客们总的来说,这里不是多好的一个游乐地,没什么新游戏,机器又旧又吞钱,场地小,周围街机的噪音巨大,大人小孩的笑声和呼叫声也很吵。

    叮叮铃铃声中,两人牵着手的走动游玩在不同的街机前,玩吃豆人过关了他们大笑击掌,玩空气曲棍球被吞钱他们互做生气的鬼脸,玩双人打地鼠他们全神贯注地挥锤而又大呼小叫:“那里!”、“哎!”

    “我们去玩弹珠。”打完地鼠,赢钱的欢呼未落,叶惟兴冲冲的就要走,莉莉却道:“惟,等等。”他看向她,她有些不自然的夸张咧嘴笑:“我先吃次药,利他林,它能让我…保持正常。”

    他正要说什么,她又急说:“我有尝试停药,但医生建议一直保持药物治疗到成年,这会降低并发其它精神疾病的可能。”

    “我有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叶惟点点头,对她温慰道:“不是白天两次,晚上不吃的吗?”莉莉抿抿嘴的说:“我昨晚有吃。如果不,也许…我就不是我了。”

    他握住她要探向斜挎小包的纤手,紧紧的握着,笑说:“没关系的,不管你是时刻注意力惊人,还是会有点小迷糊,这都是你,我都喜欢。这甚至不是缺点,我的轻率才是缺点。”

    凝视着他的眼睛,莉莉渐渐的露起笑容,“那今晚不吃了。”

    “不只是今晚,遵照医嘱的来!”叶惟说,莉莉说:“遵照医嘱,我还不能接近你呢。”叶惟假装没听到的继续说:“我是医生的儿子,对于这些,我真的能理解。笑什么?牙医也是医生!”他也笑了。

    不是这个意思的莉莉笑得更欢:“是的,我知道,你告诉我的。”

    突然见有年轻游客走来,似乎瞅了他们俩一眼,他拉着她的手就快步走人,“弹珠!”

    夜空越发清幽,两人玩弹珠、玩滑雪球、玩投篮……爱恋在欢笑中迸发,激情在甜蜜中苏醒。他没感觉她有什么不同,依然那么灵慧,连小迷糊都难以察觉,动人的光彩流转在她的眼眸中,映得他也神采飞扬。

    在圣莫尼卡码头玩到10点半,两人才驾车回家,还是他先送她回家再走。

    时间相比昨晚还很早,却不能每晚都那样,生活还有工作学业等事情的,也要为她的健康着想。睡前电话当然不能少,不过两人说好每天最多聊30分钟,不管说话不说话都30分钟,之后用随身听一起听一首歌,歌完了,就同时挂断。

    昨晚、今晚,他们不停地试探、倾诉和分享,试探彼此的心,倾诉自己的心,分享着个人现状、对新事物的看法和感受,新的电影、新的音乐、新的事件……既在填补着那片空白,又在互相作着新探索。

    旧的,新的,好的,坏的,你的,我的,我们的,都融进心田。

    30分钟的交流十分短暂,却足以让他们都做个好梦,迎接可以确定又充满未知的新一天。

    “莉莉,我有个想法……”在快要通话结束时,叶惟语气神秘的说了一个想法。

    “好主意!但为什么是休斯顿?很多城市也会啊。”莉莉兴致高涨的问。

    “如果在德州也可以浪漫,就证明了一个情况,然后我们说‘休斯顿,我们有麻烦了,我们疯了。’”他笑说。

    “那就休斯顿!”她笑应。

    两人都对明天又多了一份跃跃的期待。用ipod播起了the-weepies乐队的pain挺-by-chagall,两人微笑的安静听着悠扬的歌声和彼此的气息,少年/少女,可不可以永远这样?生如夏花,死如秋叶。

    “雷声在远方轰隆,一道宁静的闪电

    我很任性,而你坚持要拽拉出最好的我

    你是月亮,我是海水

    你是战神玛斯,呼唤海神尼普顿的女儿

    有时候就必须要下雨

    我们飘浮着,就像夏加尔的油画中的那对恋人

    周围是蓝天和忧郁的小镇

    手握的鲜花衬映结婚礼服

    我们生活在高空之上,身边有卫星环绕”

    ……

    “我明天九点开工。”

    12日下午下班前,叶惟交待好了吉娅。离开公司后,他就开车前去洛杉矶机场,在机场寄泊好了车子,戴好墨镜,背上旅游背包。

    在人来人往的航站楼内,他远远就见到那道少女身影坐在候机椅上,旁边放着个小旅行袋。

    18:45起飞—:57降落的航班,他们将在休斯顿过一晚,明天早上再赶06:10起飞—07:40降落的航班回来。但是!酒店订了两间套房。

    两人隔着好几个座位而坐,都按动着手机。直至机场广播提示要登机了,起身,走向登机口。

    出发!

    ……

    星期日,九月12日,2006

    休斯顿,33c~c,多云/小雨,无风/西北轻风,亏凸月,降水量5。54毫米

    当地时间零点,一架从洛杉矶来的客机在疏细的小雨中降落休斯顿洲际机场,不久旅客们陆续地走下飞机,冒着黑夜和细雨前往出站口。

    叶惟和莉莉一起走下了飞机,踏在机场微有雨水的地面上,都摘掉墨镜,仰望夜空中飘洒的小雨,相视而笑。

    没有打雨伞,没有用衣帽遮挡,也没有脚步匆匆的奔去。

    清凉的雨水落在秀发上,落在脸庞上,落在握牵的双手上,落在相拥亲吻的情侣上。

    在热吻中,什么都确定了,德州也可以浪漫,他和她真的疯了,管它呢,他/她喜欢就好。

    “我是这座城市谦卑的一员

    看上去似乎有无尽大海般的我们这种人

    清醒的梦想家,我在阳光下的街道和他们路过

    我们的房间里充满欢笑

    我们把每个小麻烦都变成希望

    有时候就必须要下雨

    我们飘舞着,就像夏加尔的油画中的一对恋人

    周围是蓝天和忧郁的小镇

    手握的鲜花衬映结婚礼服

    我们生活在高空之上,身边有卫星环绕

    每个人都说“你们不行,你们不行,你们不行,别尝试了”

    尽管每个人都那么说,如果他们有机会,他们也会像我们这样飞翔

    有时候就必须要下雨

    周围是蓝天和忧郁的小镇

    手握的鲜花衬映结婚礼服

    我们生活在高空之上,身边有卫星环绕

    身边有卫星环绕

    有时候就必须要下雨”

第487章 我们    “11点了,那么……我是送你回家,还是再闲逛一会?”

    “我不想现在就回家,现在还很早啊……”

    “是的,我也不想。╟要╟┡┠看书┟”

    “那再闲逛一会。”

    “我们去看场电影怎么样?我们好久没有一起看电影了。”

    “噢…对啊,那去看场电影。”

    夜幕下,路灯照亮的街头,叶惟和莉莉各自开上自己的车子,前去15分钟车程的西田世纪城的ambsp;微笑挂在两人的脸上,他们默契的没有选择再去地标影城,也没有“拆穿”安格斯和伊师塔的回事,就像今晚并没有生过那次相遇和倾谈,就像好事突然就生了。

    ucla就在不远,时间不早但有不少的年轻人观众来影城看午夜场,其中大都是青春情侣。叶惟被认出的机率相当高,两人反侦察的一前一后进了影城,买了喜剧动画片《疯狂农庄》的门票,再走向放映厅。

    叶惟还在过道没有进场,等在前面的莉莉一看到他,惊讶的走来说:“格斯!怎么这么巧。”

    “嘿,伊师!”叶惟一怔后顿时笑了,“哇噢,又见面了,一个晚上两次电影院巧遇,我们还真有缘。”

    莉莉忍着笑意,纤巧的肩膀在微微抖,“谁说不是呢,我们真有缘。”叶惟边走边笑道:“那一起看?”莉莉翻眸着歪头:“不了,我刚刚和我那个前男友复合了,我和他一起来看的。”

    “真巧!我也是,我和我那个前女友复合了。”叶惟摆手拉拢着彼此,“我们该认识,应该会成为好朋友的。”莉莉这还笑着,那就瞪瞪眸示意有观众来了,叶惟连忙道:“但我女朋友在等我,所以,改天。”

    “改天。”莉莉点头,就先进场,走去影厅中排区域的空位,厅内上座了分散的一小半人。

    叶惟后脚的走进影厅,往莉莉左边的空位坐下,右手握住了她放在椅沿的左手。两人相视而笑,就望向前方的大银幕。

    《疯狂农庄》是一部非常史蒂夫-欧德科克的电影,它的影评口碑和观众评价都很烂,要不说搞笑,要不说无聊。但这部近乎恶搞的烂片却让放映厅里响起一阵阵欢乐的观众笑声。

    叶惟和莉莉也是乐笑个不停,心情让大银幕的一切都好笑。9o分钟一场电影下来,笑容一直都在,两只手几乎一直相握。

    散场后已经凌晨1点了,是时候该回家去了,明天周一,他还得工作,她还得上学。要看┢┢┡┟书┠

    两人又一前一后的离开影厅影城,在夜空下的停车场又碰面了,长吻了一记,就开上各自的车子走人。他先把她送回家再回家,2o多分钟后,在莉莉家的宽阔前院开外车道,透过两重车窗,两人没有下车的相邻道别。

    “惟,明天见。”

    “明天见。不对,现在已经是明天了!”

    “那傍晚见。”

    “傍晚见。”

    “再见……”

    “再见。”

    “晚安。”

    “我的公主,晚安。”

    “…你走啊。”

    “让我看着你安然的走进屋子,我就走。”

    “我已经在家了,你先走。”

    “不,无关女权男权,这是我身为男朋友的职责。”

    “好了好了,我走啦,男朋友!”

    “再见。”

    “…再见。”

    “晚安,还不走?”

    “哈,晚安。”

    莉莉笑着终于先开动车子驶进了前院,叶惟在路这边看着,只见她把车子停好,开门下车,蝴蝶飞舞般转过身,左手拎着斜挎小包,右手朝这边张合了几下手掌,像在说“bye-bye”,步伐轻灵的往亮着灯火的大屋走去。

    在她走进屋门的时候,她又朝这边道别地挥挥手,这才转身进屋,关上屋门。

    “啊!”叶惟顿时情不自禁的一声低吼,仰头地靠着椅背,满脸的笑容,出哈哈咔咔的偷笑声,他马的太好了。

    怎么会这么好,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噢我的天!”他突然想到什么,脚下一蹬,搭在方向盘的双手连忙动作,开车赶回家去,不由得车很快,不到5分钟就回到自家的街道,看到自家的屋子了。要┟┞看┝┞书1.┟

    车子停好在前院车位,他几乎是飞奔的下车,往安静的屋子冲去。

    ……

    “噢喔…”刚一关上屋门,莉莉就后背靠在大门上,微微闭上了笑眸,露着洁齿的深吸了一口气,想让噗通噗通如同鹿撞的快跳了一个晚上的心脏缓和下去,却怎么都不行。

    太好了,比以为的还要好。

    “莉莉。”塔沃曼闻声而走来,已经知道女儿刚才是和谁去约会,虽然有忧心的一面,但真为女儿高兴,看看她开心得,很久没见到她这样了。塔沃曼笑语着还是要警告:“快2点了!只此今晚,快去休息,明天用心上学,别做坏事。”

    还在回想今晚,莉莉突然想到什么,立时快步往二楼卧室奔去。

    “听到了吗?”塔沃曼大声的问。

    “听到!我会的。”那边走在楼梯上的莉莉笑声回应,转眼就见不着她如风的身影。

    ……

    当叶惟冲进了屋子,托托先激动地迎上来,朵朵早已睡下,本来已睡下的爸爸妈妈起了床,这时八卦的走来。他们不清楚状况,只知道他出去赴约了,而他现在不受管的。

    “惟?”顾乔疑问了声,看见儿子的笑脸,难道……

    “哈哈哈!妈妈,成功了,世界之巅!”叶惟大笑着跑过。

    顾乔和叶浩根一听顿时真为他高兴,也放下了心,“天才花少”完了,未来不知道,暂时肯定完了。他们只见儿子一阵风的冲向厨卫,很快又一边拿着一瓶冰水咕咚咕咚的喝,一边奔向楼上。

    叶惟冲回了自己的卧室,把外套一扔,还没扑到床上,已经拿出手机拨打了出去。刚刚往床上躺下,还没有扯过被子,就听到通话哒的被接通,他笑道:“嘿,才1:5o,聊会儿电话?”

    “那就聊一会。”

    ……

    宽敞的女生卧室里灯光朦胧,莉莉睡在床上被窝里,拿着手机到耳边,刚一接通来电,听到他说:“嘿,才1:5o,聊会儿电话?”她心头又暖暖的,又怦然的,轻声道:“那就聊一会。”

    太久没有这样聊电话了,上周和他的一通电话是那么不愉快,现在回想起来却不同了滋味。┠╟┞要┢看书┡

    “真是奇妙……”她不由说。他的话声从手机传出:“这是个奇迹,莉莉,对我来说,这是个无与伦比的奇迹。我没办法告诉你这有多么、多么美好,我就是感觉…太好了。”

    莉莉弯了弯眼眸,忽然不想说话,听着他轻轻的气息声就已经很美好。

    那头的叶惟也是没有说话,听着她的气息声。

    两人都觉得,也知道对方觉得,无论闭上眼睛看着黑暗,还是睁开眼睛看着微光,就这么静静的,都很好。

    但他们又都有太多的话要说,又都不知道要从何说起。时间过去越久,越有点局促了,比他们的第一次闲逛还要笨拙。

    “嘿,我准备把转送给了朵朵的娃娃们抢回来给你。”叶惟开口说。

    “我又不是小孩子……”莉莉本意只是打趣,听着却好像在说自己的身材,顿时羞嗔的翻白眼,他还是知道了,她失落自己没长成那些内衣模特似的,真衰。

    “我也不是,但我有两个大娃娃。”叶惟笑说。

    “你?”莉莉支唔着不予评论,波比和丁根?却听他说:“是的,-d2和c-3po。”她轻笑了声:“谈谈你的旅游?我想听。”

    “好,那从头说起。”叶惟当下谈起了之前的旅程,所见所闻所感所得,一点点的都向她诉说。

    莉莉默默听着,偶尔才说几句话,从旅游渐渐的谈了开去,各种的话题,有时就几句话,有时聊上许久。越聊越感觉对他的了解已经空白了一大片,惟真的变化了很多,这让她既怅然又放松,非常的奇怪。

    “两点半了…再聊一会?”

    “嗯,噢糟了,我才想起来,这个周末的作业还没做完,这几天…太忙了。”

    “怎么办?”

    “要靠adhd了。”

    “哈哈,你个坏女孩。”

    “闭嘴,大混蛋。”

    两人都在试探,谈这些以前不曾存在他们爱情中的,还有像以前那样笑骂对方,明明在刚复合的现在这样做很危险,但是感觉……还好啊,都在回来,或者都在萌生,管它呢,真的很好。

    有什么好顾忌呢,他/她是我的,一定是。╟┟╟要看┝书┢

    “为什么你要那样?”前一句还聊得好好的,莉莉忽然就声音微颤,“有我爱你还不够吗?”

    “够,比那更多。”叶惟握抚枕头边声音外放的手机,低沉了点的说道:“我想之前我对此没有感触,但现在?天啊。”

    “‘聋子’被我烧掉了。”莉莉哽咽说,“3月份的时候……”

    “…愿它安息。”叶惟轻声,“它在天堂看到我们现在,会欣慰的。”

    “整个箱子所有你的东西都烧掉了。”她又说。

    叶惟笑了笑,又是那股难言的心痛,这只恶魔没有死去,永远都不会,它一有机会就会吞噬心脏。他以这种不知是否恰当的方式安慰她:“我上周日把a11-the-od-is-li1y的所有文件都删了,很多东西是dvd里没有的,我本来想做个1o分钟短片。不过应该能恢复找回来。”

    “别!”莉莉闻言叫道。他疑问:“嗯?”她握着手机的右手掌在烫,就像因为想通什么而热起来的心,“过去的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不去做什么补偿和挽救,是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先接受掉,就把它们扔掉!”

    “没错。”叶惟心头也更加明了,吸收养分扔掉残渣,“过去是过去了,重要的是未来。”

    说到这,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念了句雪莱:“fear-not-for-the-future,eep-not-for-the-past。”念罢顿时笑了起来,感觉正式找到了复合后的相处方式,而不会因爱生拙,这就是了。

    只是当初怎么都没想到,机场一别,过了两年三个月才算真正“再见”,青春的两年三个月。

    “好久不见了。”莉莉说,“我们。”

    “还来得及。”叶惟知道她的意思,“我们可年轻了。”

    “hey。”莉莉的话声清爽而温柔,“告诉我关于晴天和雨天,别告诉我关于年少时光。”

    te11-me-a波ut-summer-days-and-rainy-days,dont-te11-me-a波ut-诱ng-days-and-eay-days。

    因为她这句微风般却深入灵魂的情话,叶惟的心猛跳起来,人都会老去的,不可能永远年轻,他和她会一天天老去,有的不只是年少时光,如果在那之后,还会一起度过每个晴天和雨天,那永远都来得及。

    这个女孩……怎么才能不爱她?他不禁感慨道:“明天不想工作了,什么都不想做,除了和你一起。”

    先说起情话的莉莉却呕了一声,嗔道:“把电影拍好,拍成《疯狂农场》那样我不会满意。”叶惟笑了声:“ok!努力努力努力。但是,《疯狂农场》很好笑啊!”她说道:“不是你的正常水平。对了,你拿到奥斯卡提名,还没恭喜你呢,恭喜你。”

    “别提了,明年我们一起去奥斯卡!”叶惟决然说,为了这个目标也要拍好。

    “呵哈,可以,你有提名的话。”莉莉打趣自己:“先是我爸爸的小女孩,然后是你的女朋友。媒体肯定说‘她也就这样了。’好可悲。”叶惟哈哈大笑:“没什么,你永远比我多出席一次。”

    “多么幸运!”莉莉也是笑了,转了个身,换成左手拿手机。说到出席颁奖礼让她想起那个问题,颦了颦眉的道:“惟,我知道…我们的关系总有一天会曝光。”

    叶惟是的了声,而且现在不比两年前了,一是狗仔队的本领和数量飞展,二是他的关注度高了不知多少倍,最被八卦的名人之一,很多次今天和他约会,明天全世界就都知道。

    就算再怎么反侦查,曝光的那一天绝对会比明年2月底3月初才举行的奥斯卡要早。

    “我不想由八卦媒体宣布我们的复合。”莉莉的心思很矛盾,“但我又不想这么快就宣布……我想我们先保密。”她眨着眼眸,想着自己的心情,“不是不确定,是我不想这么快就…分享。”

    “莉莉,在这件事上,我没所谓。”叶惟实在没什么在意,“私下该知道的人知道了就行。至于媒体公众,什么时候,什么方式,什么内容,由你决定。”

    莉莉语气郑重认真:“不,这是我们的事,你的想法非常重要。”新的开始不是沿袭失败的过去,她以前有时候也没有考虑好他的感受,像这件事。她说:“我们必须处理好这方面。”

    “我的想法和你差不多,多清静几天算几天,而且别人都不知道,这很有意思。”叶惟笑说。

    “有趣?”莉莉惊声,他大笑:“是的!我都幸福得融了,但大家说他真惨,这很有趣。”她噗的笑了:“既然这样,先全力保密!你不要惯坏我,因为我也不会惯坏你。”

    “你惯不惯坏我没关系,你不能不让我惯坏你。”叶惟说,“你知道不,在今晚,我前所未有的确定,你的美好、你的美丽,那是值得我一辈子尽力去守护的事物。”

    “呕!”莉莉顿时又嗔了声,对他的情话还有一点不自然,会心闷的想他和多少女生说过这些,却又感到自己正在渐渐的…渐渐的沦陷。她晃晃头,把有点压扯到的头挽放上面,同时搭话:“昨晚还是今晚?”

    听到他又一阵大笑,她好笑的问:“你在想什么?”他慢悠悠的说:“我在想,你真可爱。”

    “好吧,我在想…今天早上会怎么样?”莉莉说着闭上眼睛又睁开,不想睡,睡了一觉醒来,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太阳照常升起,而我们在互相的‘早上好’中开始新一天。”叶惟温声说。

    这股共织的情愫让两人又忽然不想说话,但过了很久,都没有半点局促,仿佛能透过手机凝视对方的笑脸。

    直至一声手机电量不足警示声突然地响起,莉莉看看快空了的电量槽,时间也3:11了,只好说:“惟,我的手机没电了。那么,晚安?”

    “嗯,晚安,做个好梦。”

    “晚安。”莉莉没有挂断通话,继续听着,等待对方的挂断。静默的过了一阵,叶惟并没有挂断,她不由笑道:“你挂断啊。”他说:“我不想挂断。”她其实也不想,“手机真没电了,都警告我了,比我妈妈还早。”

    “哈哈哈,我一边充电一边聊的,所以最后挂断的人会是你。”

    “你不能这样!上次道别是我先走,这次轮到你了。”

    “什么上次这次,我不认,我是个无赖。”

    “那好,我挂断了,拜拜!”莉莉大声说,“晚安,好梦,回头见。”她一转眼眸,模仿通话挂断的短嘟了一声,立即屏住了呼吸,嘴角在翘起。

    “噢终于挂断了,这女孩,怎么说呢,当然的未来脱口秀主持人,她有话唠的天赋!”叶惟忍不住的大笑,“不好意思,笑场了,真不是有意的……”

    莉莉也笑了起来:“你挂不挂断?别耍赖。”叶惟说:“好,我挂断,晚安。”他的话声渐远:“一个导演,一个主持人,这下可好了,我们能从晚安谈到早上好,再从早上好谈到晚安。”她嗔道:“你没有挂断!我能听到。”

    “那我们怎么办?真是困住了。”

    “我不知道……就这样也挺好的。不如我们什么都不说,就这样,由它去。”

    “就这样。”叶惟轻声。

    “就这样。”莉莉呢喃。

    他和她静默地没有再说话,想来彼此都闭上眼睛,泛着微笑,在黑暗中聆听心动的声音,就像一歌,那么清甜自然,那么温暖舒服,那么恋恋不舍夜晚的过去,又那么迫不及待清晨的到来。

    手机的电量在流逝,通话总会自然地结束,但有一样是不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