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新浪娱乐__电影宝库__好莱坞__正文

    叶惟未婚妻伊丽莎白-奥尔森谈订婚:很有趣,全是我拿主意

    2013年2月26日10:18

    近日叶惟和伊丽莎白-奥尔森在他们位于蒙大拿州的私人庄园订婚,据悉当天双方亲属和十几名密友出席见证了甜蜜。

    现年25岁的惟哥和现年24岁的奥妹在2006年合作《可爱的骨头》时因戏生情,影片开拍不久即从片场传出绯闻,惟哥为追求奥妹一改浪子作风,此后两人开始频频外出约会,于2007年1月宣布恋情,2010年起同居至今。

    戴上了订婚戒指的奥妹在接受美国著名杂志《娱乐周刊》的采访中大谈订婚,她表示:“整个订婚全是我拿主意,他什么都不管,我问他意见,他说‘最后还不是你做决定’,真是个混蛋。虽然很累,但也很有趣,我状态还挺放松的,同时我也为设计婚礼感到很兴奋!就像是办一个一生一次的大派对一样。我们有完婚计划的,很多事情都计划好了。我妈妈希望她的外孙子或者外孙女在洛杉矶长大,她可真是多虑了,我和他都在洛杉矶长大的,还能去哪里呢?肯定不是北极,我可能有很多脂肪,但我怕冷。”

    看见这对金童玉女经过7年的爱情长跑,终于要步入婚姻殿堂,全球网友均表示羡慕嫉妒恨,不过也祝福他们白头到老。

    ※※

    “惟,是我,鲁妮,星期天来纽约看球赛不?nfl揭幕战,巨人队对小马队。”

    4号周一这天,鲁妮-玛拉就打给了叶惟,邀请他周日到巨人体育场看球。她觉得他其实是单身状态,否则不可能独自一个人去旅游。她喜欢叶惟,他真的改变了她,如果有机会,她不想错过。

    “不去了,没时间。”叶惟消沉的声音从手机传出。

    她继续热情的说:“这是揭幕战,会很精彩的。我们在包厢里看,媒体们不会知道。我用家里的私人飞机接你来往,时间上由你安排,就看一个晚上而已。”

    “我不想把一个晚上浪费在别人的胜负上面,那够我拍一部电影的了。”

    “噢……”鲁妮知道自己的份量还不能让叶惟改变主意,又郁闷、又好奇和羡慕到底是哪个女生让他这样神魂颠倒。

    “那你有兴趣参加我的慈善拍卖会吗?”

    “慈善我都不会拒绝,但我直接捐钱就是了,小曼宁的一只臭袜子留给别人吧。”

    “拍卖会的意义在于推广,你知道的。”

    “不说了,不想说话。”

    ……

    9月5日星期二,美国电影业有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件发生。

    迫于近年一次次评级风波事件,以及因为纪录片《影片未分级》、实验电影《粗话世界》造成的巨大舆论压力,mpaa终于在官网上公布了其完整的评级规则、策略、步骤和申诉程序等,这是该组织历史上首次这么公开透明。

    这不但是迫出了评级手册,还证明了mpaa不是不可战胜的,后者的意义重大,“姥姥”这回输了。

    电影行业媒体们对此纷纷报道,《好莱坞报道者》称“mpaa迫于批评压力公布评级准则”,《幕后》称“独立电影人促使巫婆展示了它的毒苹果”。这正是独立电影界对好莱坞、mpaa获得的一场重大胜利。

    这回可以胜,下回也可以,这次胜利是以后一次次影片评级抗争成功的基石。

    如果要论起功劳,《影片未分级》以导演和编剧科比-迪克为首的团队要记一等功,还有愿意出访出镜的一众大牌小牌电影人;叶惟团队功不可没,像《幕后》的报道所说他把评级系统的争议从行业丑闻闹成了公众热点,各界的批判给了mpaa致命一击。

    《粗话世界》更是给了独立电影人们报复方式的启示,mpaa实在不得不做点什么以平息舆论。

    尽管评级手册还是有很多模棱两可,可以被mpaa控制,但这怎么都是一大进步,独立电影界为此一片欢腾。

    科比-迪克54岁,而叶惟年仅18岁,以实际行动影响“旧好莱坞”,这个电影天才有点当年“电影小子”们的风范了。

    21世纪好莱坞的一大改变就是科技的进步使得全民都是狗仔队,明星名人们的隐私前所未有的被暴露彻底、被传播迅速,还要自己在新兴社交网络自曝,几乎真是活在镜头之中。

    但是tmz等八卦网站和纸媒最近对叶惟很无奈,《国家询问者报》那样的胡扯过时了,现在什么都讲图片、影像为证。叶惟旅游回来好几天,看看他被狗仔、普通曝料人拍到的都是些什么?人们所看到的viy只是越发落魄。

    破产传闻已经被叶惟做的慈善粉碎,他却仍然开着那辆大众polo,有些不修边幅,黑发又长又乱的都没有去修剪。

    人们最惊奇的是他一些浪子行为,不是左搂右抱两个美女,是坐在大街边和两个邋遢的流浪汉一起吃晚餐,看上去也像个流浪汉。在狗仔拍到的照片集中,有几张是一伙妙龄美女相谈走过,看都没有看路边的他一眼。

    还有他躺在公园草坪上睡觉、独自坐在街头吃东西。就算是寻常的走路街拍照,当没有助理随从跟着的时候,叶惟都是面无表情,样子像是严肃,又像低落颓废。

    tmz采访到的知情人这么说:“惟患上了忧郁症,拍摄《可爱的骨头》就已经给了他很大的心理压力,他妹妹的走失惊魂、这次旅游的见闻都加重了他的病情。我们这些身边人都劝他去看看心理医生,但viy嘛,他说心理医生都是骗钱的家伙。”

    另一位知情人则表示:“叶惟失恋了,伊丽莎白-奥尔森向他提出结束,但他真的很钟情她。”

    radaronline、《国家询问者报》等各有说法。

    有网友把叶惟的一系列落魄压抑的图片整理成“sad-lo色r-viy”张贴在4chan论坛,这是个在2003年上线模仿日本著名论坛2chan的综合讨论区,流行于欧美年轻人们。网站创始人克里斯托弗-普尔是个同样年仅18岁的it天才。

    4chan经常会搞出些年轻人大叫酷的事端,这回就是。

    以前网友们是贴viy的女朋友们的火辣图集,贴他怎么风流倜傥,这回贴他怎么潦倒,这种反差实在太大了,头号花少开一辆破车、死火了还要自己修理、各种在街上像个流浪汉……

    “悲伤的失败者viy”这个meme一被张贴顿时大受欢迎,很快经由博客和新闻网站分发传播,在全球都流传了起来。

    人们都说叶惟得了忧郁症。

    而女粉丝们都看得十分心痛,怎么回事?viy的女朋友呢?不是说有了女朋友吗?谁啊?就这样照顾他?

    《娱乐周刊》就感慨,真不知道妮娜-杜波夫、艾米-罗森等叶惟的前女友、绯闻女友看到他这样,是什么感想?

    ……

    “骑手,今晚想不想做点运动?”艾梅柏给叶惟发去一条短信。

    三个月来她和他的状态就像回到第一次约会之前。说起叶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说法,她则是对他的黑暗面有很多了解,那可是亲身经历。一个人在黑暗待久了就会渴望光明,在光明待久了也会渴望黑暗,她相信总有一天,叶惟又会突然回复她让她去哪里,当她一到达,他就把她一顿暴骑,衣服都还没有脱光。

    对于叶惟,她早已不只是为了事业,说“爱他”似乎还没有到那种程度,但她不想结束,不想要去勾搭哪个老男人。

    当然日子还是要过的,事业上继续努力,生活上先不和男人约会了,电影圈很小的,现在还有狗仔队关注她。她真是双性恋,想约会和做爱就先和女人来,惟不会介意的,直男都不会介意。

    发了短信,她又给他发了一张在浴室对着镜子自拍的半露照挑逗他,一手拿手机,一手举着一张小纸牌:“viy,plea色-fuck-me”

    艾梅柏希望叶惟快点回来黑暗,只有他回来黑暗,她才有机会。

    ……

    “惟!?你躺在这里做什么?你还好吗?”

    9月7日星期四傍晚,在圣莫尼卡海滩边一处僻静的停车场边,琳赛-艾林森惊讶的看见叶惟半躺在地上,不是躺在沙滩休闲的看大海,是这里的水泥地,就靠在蓝色的垃圾桶边。

    她刚刚结束了一组海滩写真的摄影,团队一群人正要离去,但她瞅见了疑似叶惟的身影,还以为看错了,只是一个无业游民。以扔垃圾为由走过来一看,竟然真是叶惟。

    “琳赛。”叶惟抬头的看来,“好久没见了。”

    琳赛看看周围,不像是电影片场,想不明白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这怎么会是那个潇洒不羁的viy……

    “没什么,本来想看大海,突然想感受可回收垃圾的心情。”叶惟耸耸肩,“皮克斯可以制作这么个题材,一群可回收垃圾的冒险故事,再提倡环保。你知道不,这是种复杂的心情,塑料袋的和牛奶瓶的都不一样。“

    这就是电影天才吗?琳赛更加疑惑,他是认真的,还是真的忧郁症?

    不管怎样,她都不忍心看他这样,虽然和他约会的时间不算长,她很喜欢他,他的才华,个性,还有床技。

    “我们去聚一聚?”琳赛问道,她还在单身,如果他也是,他想,今晚就可以重燃激情。

    “不了。”叶惟想都没想,似乎对她180cm的纤长身子和可爱兔牙不再感兴趣,自顾自说着:“别管我,你走吧,我再坐一会就走,我要想明白报纸们的心情。那是一份头条记载有大事件的主流报纸,它高傲、严肃、出口成章、不屑八卦小报,但可悲的是它要和一份八卦小报一起被回收,那八卦小报就像丁满或者贫嘴驴。主流报纸看它不顺眼,骂它‘你的存在真是给报纸丢脸’八卦小报听了大叫‘丢脸?有!’它风速的翻动了起来,唰唰唰唰!噢我的天,它翻到了一页,上面是汤姆-克鲁斯跳沙发的新闻。但主流报纸不服气,它翻到一页,是乔治-布什。什么新闻?随便吧,他什么新闻不丢脸。”

    琳赛被逗笑了,心里也越发不是滋味,“惟,你确定?”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走吧。”叶惟说。

    “如果你想聚聚,就打给我。”琳赛说罢叹了一声,转身离去。

    ……

    “你知道洛杉矶哪里有卖你送的那种蜜饯吗?”就算珍惜着吃,快一个星期,蜜饯全都吃完了,丽兹发短信问叶惟。

    “不想说话。”

    “你不用说话,发短信就行了。”

    “整天吃,你就不会饱?”

    “你玩过贪吃蛇吧,我现在只是lizzzzz,差得远了。”

    “这么嚣张,就不告诉你。”

    “li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的时候才嚣张。”

    “好吧,事实上我还有一些存货,现在去汉姆比公园,给你。”

    “公园哪里?老地方?”

    “你决定。”

    今天是10号周日,不用上学,又闲着,在这下午3点多,丽兹稍微打扮了一番就开车前去汉姆比公园,虽然她更看重内在美,女孩子总是要打扮的。

    周末公园里挺是热闹,一些家长带着孩子在草地上玩耍,也有游人在树边休憩,有几个小孩在玩着抛接球的游戏。

    丽兹看了几眼,就径直走向较隐蔽的老地方。这次没有先到,只见叶惟已经坐在长椅子上,他身着黑色皮薄外套和牛仔裤,帅气的脸庞好像又沧桑了点,她一看不由皱了皱眉,不用问就知道还不行,心里替他不好受。

    “嘿。”她走到长椅前面,看看叶惟的两边,没有发现任何的食物踪影,疑问道:“蜜饯呢?”

    “在你来的时候,我已经吃完了。”叶惟抬目的看来,突然恶作剧得逞的样子,发出诡异的笑声:“哈哈哈哈……你个傻子,哈哈哈,丽兹兹兹兹兹,伊丽莎白-奥尔森!你个傻子……”

    丽兹的表情开始变得古怪,双眸委屈的看着他,什么都没说,就看着他。

    “哈哈哈……”叶惟的笑声渐渐停下,轻叹道:“吃太多的零食不好。一来对身体没益处,二来吃饱零食,正餐就没胃口了,正餐没吃好,又去找零食吃,这是个恶性循环。”

    “就几袋吃了一个星期!你还想我怎么样。”丽兹有些不高兴的往长椅坐下。

    “上天真不公平。”叶惟扭着头的打量她,“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不是卡伦-卡朋特?把你的食欲分十分之一给她,那该多好啊,我就能亲耳的听到她唱歌了。”

    丽兹颦眉的眨动眼睛,“我不相信转世,但也许我上辈子就是卡伦-卡朋特。”她瞪眸的指着自己,“这辈子我才要吃。”

    “你才不是。”叶惟嫌弃的摇摇头,“我看你上辈子是只大熊猫。”

    “那也挺好的。你的努力怎么样了?”丽兹忽然就问起来,其实心里挺关心的。

    叶惟的脸色顿时塌了下去,抿着嘴巴,眼神失了神采,完全没有上个星期天那种明亮的灼热“我很接近了。”

    丽兹的心噗通一跳,“嗯?”叶惟仰头望向天空,无措的挠了挠下巴,“我不知道,连自愿备胎都没得做了。”丽兹一怔:“什么?怎么会?”自愿备胎都没得做?什么意思?被莉莉骂了?

    “我不知道……”他身体向前倾的垂着脑袋,像不想让她看到他的痛苦,“丽兹,我不知道,别问了。”

    “惟。”丽兹凝起了灰眸,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恰当地表达自己的心意,这个世界不是只有莉莉,你旁边就坐着个莉兹,我们可以试试的。她说道:“看开点,世界上有很多种幸福,我们没有爱情的幸福,可还有美食的幸福,这对吃货来说很重要的呀。”

    叶惟抬转头的看着她,丽兹也转头的看着他,不约而同的微笑了下。

    “今晚一起去看一场电影?”丽兹自然的笑问。

    叶惟沉默了一小会,微微的摇头:“不了,谢谢了,我没事的。”

    “明白。”丽兹抿嘴点头,“也许改天。”她看着没说什么只是越发低落的他,心头突然猛痛了一下,不由得伸手去拍按他宽厚的肩膀,久久的按着没有抽回手。

    没错,你会没事的,也许有我呢。

    ……

    9月8号-14号本周上映新电影:

    《魔界契约》,惊悚,2681家影院

    《好莱坞庄园》,剧情,1548家影院

    《冬荫功》,动作,1541家影院

    《断桥》,剧情,84家影院

    《雪莉宝贝》,剧情,5家影院

    《蛋白石之梦》,剧情,4家影院

    《纸偶》,惊悚,3家影院

    《红门》,剧情,2家影院

    《小小警探》,犯罪,2家影院

    《蹓狗男人心》,剧情,2家影院

    《推小车的人》,剧情,1家影院

    《旋转家族》,喜剧,1家影院

    《信任杀机》,纪录片,1家影院

    《9/11圣人》,纪录片,1家影院

    如果他自己一个人看电影,他很少会选择看商业片,当他心情低落,他更喜欢看电影寻找答案,独立文艺片才是他的最爱。

    他每周至少看一部新片,他有长期稳定的观影影院、稳定的观影位置,他开玩笑说过“我喜欢到影院看文艺片就因为通常都可以想坐哪里就坐哪里。”如果这些没有改变的话。

    洛杉矶有上映的……独立电影,剧情片,艺术院线……兰乔公园区皮科大道,地标影城……

    《断桥》,《雪莉宝贝》,《蛋白石之梦》

    这是在做什么呢?这样有什么意义?真是可笑,都关掉……但是,就是这样了吗?不清不楚的结束?

    本来结束了,被他弄得乱七八糟的,必须停止这一切!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能找到他,我不行?

    《断桥》:一个过气的乡村音乐明星普赖斯回到家乡,在那里他重逢了中学时代的女朋友安吉拉。他们都已经各自经历了很多,这对旧恋人再次走到一起,而随后普赖斯第一次见到他一直不知道的16岁女儿。

    《雪莉宝贝》:因为毒瘾抢劫而入狱三年的雪莉出狱了,她试图重归社会,并夺回由哥哥家养育的亲生女儿的监护权,成为一位好母亲。当她重遇和自己过去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男人迪恩,她能勇敢的告别过去吗?

    《蛋白石之梦》:本片改编自童话《我的隐形朋友》,一个小女孩因为失去想象中的朋友而生病,她的蛋白石矿矿工父亲、小镇便利店侍应母亲和11岁的哥哥为了她的健康和梦想,开始在全镇寻人的行动。

    绝对是《蛋白石之梦》!

    自己就会选择这部,没什么理由,就是对它最感兴趣。

    而且《断桥》没办法散心,《雪莉宝贝》虽然是由玛吉-吉伦哈尔主演,他和吉伦哈尔姐弟都是朋友,但它参展过今年的圣丹斯电影节,那几天…他去过还买了一部电影,很可能已经看过了。

    《蛋白石之梦》,那家伙最喜欢这种了,像海报上说的“一部独特的家庭电影”,他最近又关注着贫困孩子们,一定是这部。

    如果他还有一点点像过去的他,这个周末,这几天,他会去看的。

    如果自己和他还有那么一点点默契,一点点宿命,如果会发生,一定是《蛋白石之梦》。

    ……

    周日夜幕下的皮科大道上车来车往,织成一股似乎永远不会中断的车流。观众们进出着地标影城,要看电影的人们兴致盎然的进去,看完电影的人们或满意或失望的离去,家庭观众、情侣观众、朋友、一个人。

    叶惟走进地标影城的售票大厅,没有走向售票窗口,而是走向海报墙,来之前没有观影目标,是电影都行。

    他看着偌大的海报墙,一张张正在上映的海报和预告上映的海报,看到了《灵魂冲浪人》,独臂的艾玛-罗伯茨在一道湛蓝巨浪上踏着白色冲浪板冲浪,soul-surfer,一个关于爱、信念、家庭和重拾自我的真实故事。

    “a-vigor-yeah-film”标语十分明显的标在海报上方,还注有一行字体小些却仍然显眼、生怕别人不知道的:“一个电影天才,最年轻的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人”

    film,我也希望是film。

    叶惟哂笑了声,目光移了开去,脚步走动起来,《好莱坞庄园》?无聊。《魔术师》?有些意思,但不够独特。

    文艺片呢,《断桥》…无聊,安全措施是多么重要啊伙计,这都不懂,难怪你过气。《雪莉宝贝》…老天,玛吉,看看你!用不用这么巨大,不是指你的胸,是你的人像在海报上,太吓人了。

    目光停在一张海报上,一个身着鹅黄色斑点连衣裙和白色长袖t恤的小女孩展着双手的站在公路上,背景是荒芜的小镇,看上去很清新有趣,opal-dream,an-exceptional-fa迷ly-film,关于孩子故事的家庭电影,就它吧。

    到售票窗口买了票,即将放映的一场还有大量门票,没有去买任何食物,叶惟就往放映厅走去。

    光线暗弱的放映厅里零散的坐着几个人,站在影厅入口一眼望去几乎没有。他不禁摇头,一部小成本独立文艺片可以得到展映机会,要么它的品质很不错,要么像《婚期将至》初版的情况,它眼下比那更惨,一场连十个观众都没有。

    也好,乐得清静。叶惟抬步入座,想坐哪里就坐哪里,后排太远,前排太近,走向中排的区域,他的专座被一个观众身影占了,这就算了吧,隔着近十个座位坐下。

    他望着前方正播放电影预告片的大银幕,没看进去,渐渐的出神。

    过了一阵,电影快要开场了,放映厅的上座率并没有变化,观众人数还是十只手指数得尽。

    他的眼睛余光,注意到右手边的那个观众起身了,似乎还要离场不看,但那道身影却走了过来,往他右手边的座位坐下。

    叶惟突然意识到什么,心头猛地揪紧,全身像有电流在旋转,无法呼吸,忘了呼吸。旁边的人是…眼睛余光隐约的看到……却不敢确定,也没有转头去看清楚,不确定就可能是……

    那是个少女,披肩的浅棕中长发,粗粗的眉毛,她也是目不斜视的望着大银幕。

    两人都没有说话,甚至一动都没有动,过了半晌,电影开场了。

    叶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只好努力集中注意力进入大银幕的世界,想以此让自己回过神来。

    开头几分钟已经能看出这部电影的风格,镜头剪辑等各方面很简陋,非常的快,很重的痕迹,配音一听就不是在片场录的,后期录的音轨,却不是adr,对白声和人物们的节奏不一致,还没有背景音,所以听着很假。像是学生作品,但这就是纯粹的独立电影,多看几分钟,越看越有味道了,快节奏交待出了大量的内容……

    “好像挺好看的。”旁边的少女忽然说话,轻轻的,英气的,熟悉而久违的声音,她是莉莉。

    “是啊。”叶惟就这么开口了。

第484章 旅游疲劳综合症    2006年9月4日星期一,叶惟休假半个月后复工了,不管是什么心情,都要投入到工作之中。

    《冬天的骨头》前筹期只准备了不到一个月时间,足够了,因为它是百分百的独立制片,换言之相比ss和tlb都少办公室政治,就没有。而且它没任何的大场面,中场面都没有,外景戏很多,演员很少,所以各方面的筹备都很轻松。

    筹备工作的大部分要在实地进行,剧组在洛杉矶待上小半个月,9月13日就出发前往密苏里州的欧扎克山脉。那是小说的故事背景地,也是作者丹尼尔-伍德瑞尔的居住地。

    这天早上,叶惟都浑浑噩噩的,别人还以为他是得了旅游疲劳综合症,又或者是心系着贫苦的孩子们。

    其实他在回想着昨晚的电话,一切都那么凌乱,自己好像说了“你想呕吐是吧”、“海里还有很多其它的鱼”……

    想起她说的“我很高兴你的理解,这对我很重要”,过程不怎么美好,但是也有了结果…过程怎么可能美好呢。

    追求失败总是会有苦涩的,失败……

    尽管tet和lms都属于是失败者电影,叶惟不喜欢失败,从小都不,也许没有人会喜欢。然而睡了一觉后,看着太阳照常升起,天空重新一片明亮,他确切的知道,在对莉莉的复合追求中,自己失败了。

    只能到此为止。

    他曾经向妮娜、艾米都说过,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曲折,他要和莉莉再次在一起,好好地和她在一起。但那时候有尊重过莉莉的意愿吗?没有。他并不想就这样放弃,但如果坚持只是在伤害她,怎么能不停下?

    叶惟越想越觉得自己好笑,诚然自己被很多女生喜欢,甚至是迷恋,或者就想来一次激情。这些宠坏了他,以为自己收心了,变好了,表明态度就能重新拥有莉莉,一开始满怀绝对的自信,以一股狂热去行动,想着很快就会好。

    凭什么呢?

    莉莉说“不,我们过去,我们不可能了,我不喜欢你了。”

    他还是抱以“是真的又怎么样?”的态度,你会喜欢我的,我这么好,我还会更好,哪天你突然就重新喜欢我了。

    这只是又一次另一种的自大,自私,自作多情,自以为是。就像她说的“这不是在片场,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就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这份爱情的消逝,不愿意接受自己已经失去了她。

    直至昨晚,不怎么潇洒的接受了。

    叶惟想起去年前往墨西哥的路上,那次夜风中的倾谈。那时候莉莉和他说,不是现在,是曾经有一段时光,他们爱得太深了,对爱情、对方、对方心目中的自己,对所有这些的要求却又太多太高,高得击败了他们。

    她早就感受深刻,把要求的线一次次降低,但他只是一次次践踏她,伤透了她;而当她稍微践踏他那条仍然很高的线,那自私的“她要怎么对我”的尊严线,他就发疯发狂,一直没什么改变。

    这三个月他试图任她践踏,但昨晚…他真的受不了,当他马的什么自愿备胎,如果她有一点点鼓励……而不是烦怒……

    爱情是互相的,不管承认不承认,他都明白。

    ia,被生活打败了,一点不剩。

    “怎么了?”吉娅看出了些不对劲。叶惟摇摇头,不想和她诉苦,“旅游疲劳综合症。”

    吉娅继续是他的特邀助理,她当然是女权主义者。w’sb广招女权主义者收到热烈的回应,这几天他都会参与面试工作,他要的不只是女权主义者,更要是真正的独立电影人,越多这种成员,电影越多独立片的基因。

    要说拍w’sb毫无技术方面的难题,数字拍摄更让一切简单轻松。说大了就是“芮”走来走去,在山区各个场景中与人物们对话,没有ss的冲浪戏,没有tlb的绿幕戏,没有特效,没有lms的舞台戏,行车戏都没有几场。

    就像是tet的升级版。叶惟和二度合作的摄影师迈克尔-格雷迪有谈过影片的摄影风格,确定要多些并不摇晃的手持摄影,旨在构建一种紧靠的观感,犹如冷风扑面而来。

    肖恩-毛瑞尔今年和他接连高强度的合作了ss和tlb,已经很累的了。

    这个累不是体力上的累,是脑力上的累。每一种创作结束后都要一个缓冲期,让心情走出来,让脑子重新启动。电影团队创作也这样,演员非常需要,线下职员同样需要。他自己重启得快,他们却不一定,所以这回他更多的起用tet的合作者,像朱莉-贝格霍夫出任艺术指导,以及新的合作者。

    除了他,最重要的是演员,因为这是一部好坏成败很大程度取决于主演发挥的电影,特别特别是“芮”的发挥。

    艾玛那样的不行,丽兹那样的也不行。

    这天下午,叶惟在联合总部的ceo办公室会见詹妮弗-劳伦斯、艾丽西卡-维坎德。从年初到现在一直有电邮等的联系,却是很久没见了,相比选秀会的时候,两人都长大了一些,但并没有破坏她们的外形气质,只是更好了。

    “你们……”叶惟坐在旋转办公椅上,打量着办公桌对面的两位少女,“你们多大了?”

    詹妮弗和艾丽西卡都怔了怔,viy知道的啊,忘记了?问年龄不是必须,对于演员重要的不是真实年龄而是表演年龄。但是他问,詹妮弗就回答:“16岁零20天。”艾丽西卡也答道:“17岁零11个月,我下个月3号生日……”

    “16岁和18岁。”叶惟忽然一声长长的轻叹,让两人不明所以,他说着:“你们,你们…你们……”

    两人都看着他,只见他的目光游走着她们,两人很快都有些不自然,詹妮弗微动了下身子,艾丽西卡挽了挽秀发。

    无论她们未来会不会有一番成就,现在不过一个是肯塔基州来的底层中产家庭农场女孩,另一个是瑞典来的小演员,两人都是no波dy。而对面的是天才viy,现时好莱坞新一代最有权势的人。

    去年8月年轻版《people》杂志《teen-people》推出新榜单“好莱坞新一代权力榜top10”,由年轻人选出最具权力的红星。上个月公布了今年的榜单,去年叶惟没有入围,今年直接冠军;第二名是去年的冠军阿什顿-库彻(28岁),第三名则是林赛-罗翰(20岁)。

    还是好莱坞新一代头号花花公子……

    “未来女孩们”中已经有四个人和viy传过绯闻,还不包括她们和年仅12岁的罗南,等于4/7。tet的妮娜-杜波夫就是他的前女友。叶惟有和他的同龄演员恋爱、绯闻的惯例,ss有艾玛-罗伯茨,tlb有伊丽莎白-奥尔森,现在w’sb会不会……

    但传闻viy有了女朋友,很可能是奥尔森,还只是传闻。

    两人被他这么看,都不由有点正常的胡想,坏小子在想什么?

    艾丽西卡不躲避他的目光,如果叶惟想约会她,她会非常高兴,那就像梦想成真。

    “你们很年轻。”叶惟终于说话,神情认真,语气也是认真:“十年之后,2016年,你们分别是26岁和28岁,对于人生还很年轻,对于演员已经不再是青春年少时期。你们觉得自己到时候会怎么样?”

    两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皱眉道:“说啊,想什么都说说。”詹妮弗就说道:“我依然是演员,也许还是个导演。”他看向她,“你想当导演?”詹妮弗点点头:“我有在看导演学的书籍,如果演员当不成,我就专职学做导演。”

    “所以导演是给当不成演员的人当的,对吗?”叶惟问。

    “不,我是说……”詹妮弗定住了眼睛,“我长得不算漂亮,如果当演员行不通,我要找个别的办法留下来,我喜欢电影。”

    叶惟微笑道:“那就继续,学些导演的门道没坏处的,你会更理解什么是电影,更好的去表演。”他看向艾丽西卡,“你呢?”

    “我还是个演员。”艾丽西卡忘不了那次早餐,“也许结婚了……可能没有在美国多成功,但我肯定还是演员。”

    “你们都想自己能长久的吃演员这碗饭对吧。”叶惟见她们说是的,笑了一声:“就这点要求?我看到更多,我看到十年后的2016年,你们同时提名奥斯卡最佳女主角。”

    两位少女都笑脸了起来。

    “其他人我不知道,还有西尔莎-罗南,那女孩生来就是为了表演的,完美无疵。”

    叶惟的目光在她们的眼眸之间移动,郑重的道:“这不是开玩笑,也不是鼓励,这是目标!一个约定,2016年你们要同时提名奥斯卡最佳女主角,不一定是第一次,但那年一定要有。十年,我对你们的最低要求了,行吗?”

    “我会努力的。”、“我尽力!”两人都点头答应,权当他是在鼓励,也确实被鼓励到了。

    “那么现在,从这个办公室滚出去。”叶惟指向外面,看着怔住的两人,“收拾好你们的行李,明天就先前去欧扎克山脉,不是去旅游,是去好好观察当地人,他们怎么说话,怎么走路,怎么看别人,怎么想事情,学习他们的一切。

    剧组已经为你们都安排好了,你们还会做些劈柴、烧水的山活,应该挺艰苦的,你们还会接触当地的帮派分子,不用担心安全,担心学不好吧。如果不乐意,觉得自己挨不了苦、害怕……”

    叶惟顿了顿,沉声的说:“现在就滚蛋,别耽误我时间。”

    “我不怕,我做农活多了。”詹妮弗脸露一丝兴奋,viy很重视这部电影。

    “我没做过农活,但我也不怕,我只想我能达到你的要求。”艾丽西卡不经意的说了点其它心思。

    叶惟后仰的靠向椅背,“去吧。13号我会再见到你们,希望到时候你们已经能给我点惊喜。”

    她们见他望向天花板,双手抱着后脑勺,意兴阑珊不准备再说什么的样子,都识趣的起身要走。

    “再见。”艾丽西卡感觉他和自己记忆中的叶惟变了不少,不只是外表更成熟,他的幽默呢……

    “viy,再见。”詹妮弗道别说。

    “等等,你们知不知道……”叶惟突然叫住离去的两人,她们回头看去,他问道:“有没有可能…只是因为旅游疲劳综合症?我是说其实没有什么不对,只是一种错觉……算了,忘了吧,你们走吧。”

    两人应了声,都带着疑惑的走了,走出办公室,关上了门。

    办公室里陷入了寂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