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北京时间9月3日21:00,一架飞往美国洛杉矶的波音777在首都机场起飞了,开始13小时的航程。

    商务舱里很是安静,旅客们在座位上看电视、玩电脑、谈话、休息。叶惟靠椅的想着事情,从28号傍晚忙到现在,回想起来脑子有点空,但这趟旅程是问心无愧。

    在《洛杉矶时报》的专栏最近两篇都写游记,明天9月4日的一篇中国游记已经写好了。

    前两天他亲自把《让宝贝回家》写了个英文版放上英文博客,之前西方媒体翻译的都多有不准确的地方,他加以注解,不想被人曲解拿去制造事端。

    也没什么,他一向在左翼的阵营,影视娱乐业总体是偏左的,史蒂芬-科拜尔越骂总统越火,而且一个行业众多圈子,山达基教帮都在那里,“胖妞事件”不会影响事业,电影的成绩才会。

    接下来就是要成立慈善基金会,他出钱,事务交给索尔顿律师等专业人士去做,caa有这种服务。

    其实不只是自己做善事,叶惟才知道鲁妮-玛拉前阵子作为志愿者造访了内罗毕西南的基贝拉贫民窟,那是非洲第一大贫民窟和世界第二大贫民窟。他和她交往的时候说过想去肯尼亚看玛拉河之渡,还有去贫民窟看望孤儿。她倒是先去了。

    无论如何,这个千金小姐也被震撼了心灵,要开始慈善事业,正创立着她的非营利机构,要在基贝拉贫民窟建立一所大型孤儿院,计划占地5-10亩土地那种,为孤儿们提供住房、食物和医疗照顾。

    现在是筹集资金阶段,鲁妮准备办几场巨人队和钢人队的纪念品慈善拍卖会,她邀请他出席,也邀请他一起做这件事。

    “我的机构准备叫‘基贝拉的面孔(faces-of-kibera)’,怎么样?”鲁妮问他。

    “艾鲁的面孔呢?”他反问。

    他和她有点分歧,鲁妮想先救助基贝拉,他想先救助艾鲁,不过他的慈善重点在中国。

    在北京的几天,叶惟不但录制节目,也有会见了一些人,事是可以办的,但必定路漫漫其修远兮了。

    基金会还没成立呢,就已经得到不少善款的主动承诺了。中国、美国的都有,鲁妮就要捐钱;安吉利阿-朱莉要捐钱还要领养胖妞,有她加入很好,她有很大的慈善力量和经验;艾米发短信问她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像当基金会的形象大使?算了吧,艾曼妞,惟哥才是形象大使。

    还有很多热心人,“宝贝回家”充满着希望,总会起到一些帮助的。

    叶惟出神的想了很久,看了看走过的漂亮空姐,思绪停了一会又想开了。

    原本的旅游计划没有完成,没去成都卧龙熊猫基地,大熊猫细嗅百合花的照片自然没有拍成。胖妞事件发生后,实在是忙不过来,“全世界都是百合花”短片只能偷空做好一个简单版。

    他越想,越有一股难言的感触。就好像一直身在美梦,到了非洲,那些触目惊心让他半梦半醒;再到了中国,他感觉彻底从美梦中醒来。他看到了一个他马的白痴的现实世界。

    万千的思绪纠缠在一起,自己好像失去了造梦的能力。

    但是对雪莱说的“爱情和饥饿统治着世界”有了另一层新一种的理解,这里面有爱情、自己的饥饿、别人的饥饿。

    他以前虽然热衷慈善捐款,慈善活动却没怎么做,学校的社区服务都嘻哈的对待。自己不饥饿之后,他的目光很少去看别人的饥饿,这次旅程启示他,应该多去看、多去管,不然没资格说世界。

    地球很小,但这个世界真是他马的大,可以做的、要做的事情真他马多,不只是爱情,不只是电影。

    电影是一种讲述、提问、感悟分享,不是答案。

    想着想着,叶惟又有一股确切感,自己真的变得更好了,更强大了,他给孩子们力量,孩子们也给力量他,有了更多的梦想,更大的责任感。他还挺喜欢的,不过……

    爱情不是时光的奴隶,也不是饥饿的奴隶,不是任何一切的奴隶。爱情就是爱情,独立在那里。

    她喜欢这个更好的叶惟吗?

    一张粗眉的面容出现在眼前,叶惟不由得微笑,不知是什么心情,离那个雨夜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她还好吗?

    回到洛杉矶就去找她。

    ……

    洛杉矶当地时间9月3日星期天17:00,一架从北京来的波音777顺利的降落在洛杉矶国际机场。

    从叶惟博客得知的归期消息,专门来的与长期守在机场的狗仔们进入战斗状态,果然不久后就见叶惟随着旅客们出现在航站楼。十几个狗仔纷纷走上去,一边按动相机快门,一边笑呼:“viy,欢迎回来!”、“做得好啊!”、“你的图片拍得真不错!”

    叶惟身着灰长袖t恤和牛仔裤,拖着两大个行李箱,背着一个帆布旅游背包,神情平静的走来。

    “惟,看这边!”

    杰夫-弗里特是拍摄viy的行家,很多街拍照和八卦照都是出于他的相机,还被竖过中指,那次是叶惟和琳赛-艾林森约会。

    都说非洲可以改变一个人,一段时间不见,弗里特也有媒体们热议的“viy变了”的感觉,就像正在拍着年轻时的鲍勃-迪伦、西恩-潘、詹姆斯-迪恩、约翰-列侬那种人,这种成熟深邃智慧文艺愤怒叛逆禅静的奇特混合,在现在的年轻人里基本找不到。

    不是说18-21岁左右,像近来红起来的乔纳森兄弟不行,21-24岁也没有、24-30岁也难以见到,25岁的约瑟夫-高登-莱维特不行,就不是那类型,27岁的希斯-莱杰接近但也不行。

    现在这些生长于新世纪的小伙都缺乏一种与时代和社会、世界的成熟冲突,他们过得太安逸了,才华又太少。

    弗里特很早就从叶惟这拍到那种冲突,今天更加清晰,这18岁天才浪子像是从旧时代走出来的文化偶像。

    “viy,说点什么?”、“谈谈那些北极熊?”、“谈谈你的慈善?”狗仔们纷纷说着。

    叶惟什么都没说,直接从他们旁边走过。

    狗队们继续跟拍到了航站楼外,直至叶惟坐上了一辆前来接他的房车,这是viy现有的另一辆车。

    ……

    当回到布伦特伍德的家已经是六点多,房车在前院草坪外的车道停下,叶惟刚刚下车,托托第一个激动的扑向他,朵朵几乎同时,欢欣的大笑大叫:“哥哥,有没有去爬长城?哥哥!买回来什么好吃的?哥哥!”

    “哈哈哈!当然有啦!”叶惟一把将朵朵抱起高高的举起,她健康活泼又快乐,天真烂漫,真是太好了。

    老爸老妈都在笑看的打量他,老爸忽而赞道:“儿子,你真让我骄傲。”老妈点点头,满脸欣慰的神采,对于一个大学毕业后工作没几年就当起全职家庭主妇的女人,孩子就是她的命。

    叶惟说自己2岁学《千文字》并没有撒谎,他小时候是饱受妈妈的教育摧残,老妈当年有个中西结合的“超级宝宝”计划。他一直觉得这导致了自己后来的逆反心理,朵朵出生后,才好过一些。

    不肖子似乎真的长进了,老妈肯定高兴的了。

    全家合力的搬拉行李,一路欢笑的来到屋子客厅。朵朵兴奋的围着两个行李箱打转,期待着会有什么礼物,显然她去中国旅游得到和他小时候一样的待遇,如同到了垮掉派们心中的理想国度。

    “礼物时刻!”老爸一声欢呼,和朵朵一起市侩的开启礼物箱,托托在旁边凑着热闹。

    笑眯眯的老妈终于训话:“惟,妈妈很骄傲。”他耸耸肩:“我也没做多少事。”老妈又笑说:“在你这个年龄已经很多了。妈妈总算不用担心你了。”

    “我才不相信。”叶惟听了一笑,“我这辈子都会被你罗嗦,你可是妈妈。”

    “那我就管管你,慈善要做,但不要耽误青春。”老妈却这么说,“青春只有一次,你要做的是好好享受。你爸爸和我挨了很多苦就是为了你和朵朵活得轻松点,别那么累了。”

    叶惟不禁好笑的看着老妈,“妈,你真够滑稽的,我玩的时候你让我别玩,我不玩了你又让我去玩,从小都这样!”

    老妈没说什么的拍了他肩膀一下,走去一起拆礼物。

    “朵朵,你好漂亮。”老爸给宝贝女儿戴上一串肯尼亚的五彩珠链,朵朵嘻嘻的手舞。

    “那叫马赛珠。”叶惟笑说,又给他们介绍了很多礼物,就提着背包走去楼上,“亲人们,我先回房间了,有点事要赶时间。”

    礼物狂欢中的三人说着:“去吧,去吧。”就托托跟随着他。

    来到二楼卧室,叶惟用台机电脑把“全世界都是百合花”短片拷贝了一张dvd,虽然和开始的剧本做得不同,但简简单单的未尝不好。诗不行,礼物不行,唱歌不行,借口不行,作为一个电影人,这就是压箱底的看家本领了,希望能博佳人一笑吧。

    他拿着手机就给莉莉发去一条短信:“嘿,在家吗?我旅游回来了,有份礼物要送给你。”

    有个可怕的事实,这是时隔两个多月第一次给她发短信,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被拉进了黑名单。

    看着手机屏幕,叶惟感到心脏又发紧、又发闷、又发酸、又发痛……跟之前毫无变化的感觉,仿佛并没有过那趟旅程。

    过了许久,手机突然响起美妙的一声叮咚,莉莉回复了!他连忙打开查看,真是!只见短信说:“谢谢了。”

    谢谢了?什么意思,能不能找你?叶惟疑惑了一瞬,随即大喜的失声高呼:“这就是了!”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泡妞高手,当然可以!女生犹豫就等于有机会,她不说“no”就等于“yes”,而且你不在黑名单!

    我就说了,好人有好报,哈哈!她喜欢这个我。

    正当心脏像枯草浇了水般舒服活跃,手机又来了一条她的新短信:“我不在家。你别去我家,小心狗仔队,你到你家北面街口把礼物交给我的保姆就好,谢谢了。别误会。”

    别误会?误会什么?别误会“我不是接受你,这只是礼仪”,还是别误会“我不是拒绝你,现在先就这样”?

    前者的可能更大。叶惟皱皱脸,她没让我去哪里找她,也没有解释,无论她在家或在哪里,她不想看见我。所以……她没有以前那么厌恶我了,也许还有点好感“他帮助了一些孩子”,但是没有想复合的那种喜欢我。

    不管了,当她收到这份礼物,无赖小流氓又一次的表白,她会给出答复的。

    叶惟把拷贝好的dvd装进一个牛皮纸封套,用黑色记号笔写上“to-lily”和“v”,就拿着往房外走去。

    天空还明亮,没有狗仔队,他步行来到街道的北街口,等了一会,就把这份礼物交到了开车来的玛德琳的手上,没有询问莉莉的近况,笑语问候了几句就让玛德琳走了。

    “已经交达,今天一定要拆开看。”叶惟给莉莉发了条短信。

    “谢谢了。”不多时,她又这样回复。

    好吧。叶惟散步了开去,走在干净的街道上,看着两边大栋大栋的高档住宅,有的人家前院有小孩在草坪玩耍,响起一阵阵的欢笑声,这么优美的社区,太过令人感慨。

    当到了日落大道的老地方,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

    一个心念生起,他走向一处街边灌木丛,8月14日的时候他发现那只留言纸飞机还在,当时是原封不动。

    现在看不到灌木丛中有,被谁拾走了吗?是她吗?

    叶惟心头有点跃跃,但刚一细找,心顿时沉了下去,只见纸飞机是掉进了灌木丛的深处。他把它拿起来端详,好像没有被拆开过,因为被浇灌打湿都快烂成一个小纸团了。

    他默然的轻轻拆开了纸飞机,纸张两面都没有增多任何的文字,而他写下的文字则已经模糊,看不清楚原来的面貌。

第481章 表扬才对    “胖妞事件”在中国引发社会轰动的同时,在西方也受到媒体们的强烈关注。

    早在叶惟把自己探访非洲肯尼亚内罗毕贫民窟,给孩子们送物资放电影的善讯传上博客,并呼吁全世界关护非洲孩子,就已经被西方媒体,特别是美国媒体一番报道了。

    孩子,慈善,等干什么?要么像不喜欢叶惟的媒体那样不报道,一报道当然是一片掌声。

    美国的明星名人不做慈善的是少数,通常或多或少都有慈善事迹。

    这些慈善有的出于道德,美国有社区服务文化,不管在大学或中小学,学生们常年都有参与公益服务,私立是必须的,公立也越来越多必须,据统计美国12岁以上的青少年人群超过60%参加过各种志愿活动。这种助人为乐的精神很多会延续下去。

    也有的慈善是出于利益,这年头不做慈善太烂了,别人做,你不做,那还有什么名声当明星?

    这已经成了一种竞赛,不但要在美国做,还要到海外去,那些贫困的国家地区。caa等大经纪公司都有一条龙慈善服务。

    但无论是哪种,要做慈善都要付出两样东西,一个是金钱,另一个是时间。

    像叶惟终于被媒体报道“viy去度假了”,不是任何的旅游胜地,却是又穷又危险的非洲,还要大笔钱撒出去。

    就算他是做秀,这个秀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做,很少人会做。

    安吉丽娜-朱莉2000年到柬埔寨拍《古墓丽影》,因为当地的难民和血泪史深受感触,人生观大变,开始慈善之路。先是主动当上联合国难民署(unhcr)的志愿者,一年内去了两个非洲难民营,又到柬埔寨和巴基斯坦的难民营工作。

    2001-8-27她被unhcr任命为亲善大使,此后每年都去世界各地的难民营探访,并且反战、和平、呼吁世界关护难民们。她单身时把自己1/3收入捐给难民,与布拉德-皮特一起后成立了“jolie-pitt慈善基金会”,为30多个慈善机构提供支持。

    2002年,她从柬埔寨收养了她的第一个孩子,7个月大的马克多斯;2005年,她又从埃塞俄比亚领养了一个女儿,6个月大的萨阿拉;2006-5-27,她在非洲纳米比亚生下她和皮特的第一个女儿夏伊洛,两人出售夏伊洛的第一张照片给《人物》和《hello!》所得的410万和350万全部捐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免被狗仔队得到这笔钱。

    近几天朱莉公开表示如果“胖妞”没有找回父母,她将要收养。

    她还在非洲的生态保护与社区发展、儿童移民和教育、人权和妇女权利等方面都有实际行动、资金投入和成果贡献。

    朱莉、朱莉和皮特的关系有非常多争议,她从不是什么乖乖女,年轻时一等叛逆。但当人们谈到她在慈善、人道主义事业上的成就,都会翘起两只大拇指。

    谁想和她抢这些掌声,就要确实做她做了的事情。

    相比朱莉,叶惟现在的慈善成就还差得远。

    有没有人年轻时不叛逆,没什么争议,又热衷慈善的呢?当然是有的,像晚年的奥黛丽-赫本。

    像艾米-罗森,以时间长河来说,2008年,22岁的她担任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乳腺癌防治运动“粉红丝带”的官方代言人,还是为全球提供人道援助的国际民间非营利机构诱thaids的大使。2009年,她走在抗议反同性恋婚姻权的8号提案的街头游行队伍的前面。2012年,她参与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cb)的公益服务,还为“全球绿色-usa”的环保工作出力。她一直在保护流浪宠物、野生动物救援等方面有贡献。

    全是非营利工作,还要出钱,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像“粉红丝带”官方代言人一当,从8月起到年底都要做这事了,而其他同龄女星们不会停,都在为银幕事业打拼抢占山头。不过这对罗森不是事,早在2006年初她就突然隐退。

    对于当这个代言人,艾米-罗森表示:“我感激得到这个帮助年轻女性提高对乳腺癌的认识的机会,我希望能鼓励女性像我这样加强防治本病的意识,和去过一种健康的生活。我自豪能支持苏珊-科曼终结乳腺癌恶化的承诺。”

    所有的慈善以及基金会,只有自己知道真不真心,但就算有钱人为了避税和名声才弄的基金会、明星名人才做的活动,人家还是做了事情。媒体大众对此有共识,一事归一事,做慈善就得赞。

    叶惟,这位现年18岁的“阳光大坏蛋”,没人想到他会跑去北极,也没人想到他会跑去非洲,之前什么风声都没有,直至青少年选择奖的代念获奖感言和亲自披露。

    话题制作机就是这样,去北极一趟,惊逗北极熊的视频火爆全球;去非洲一趟,媒体大众鼓掌称赞,支持者们被他拍摄的贫民窟和大草原摄影照所触动:一个黑人小女孩站在破屋铁门框中直视镜头,闪着纯真的黑眼睛和笑脸;一群小孩在泥坑上踢着布条足球;夕阳下,一只母象用鼻子去蹭小象……

    看着像他在非洲重获了新生。tmz等娱乐八卦网站都纷纷惊呼:“viy真的收心了?”

    当寒山诗一译,叶惟信佛了?

    少年天才,19岁时决定要寻找“东方真谛”,从嬉皮士到禅人,从放荡不羁到心如止水,到印度修行,几乎出家当和尚,信仰佛教禅宗,严格素食主义,一周洗澡一次臭气熏天,得了胰腺癌初期不接受现代医学手术治疗,采用心灵疗法、饮食疗法、草药疗法,甚至灵媒巫医,“我不想让他们把我的身体切开。”拖得不行才手术,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完美主义者,理想主义者,说的是史蒂夫-乔布斯。

    禅是嬉皮士们的梦想或臆想。

    叶惟公开的宗教信仰向来古怪并且自相矛盾“无神论者+泛神论者”,人们渐渐了解到这小子好像什么都信,上帝也信,佛也信,神也信,圣也信,但又好像什么都不信。一首寒山诗诉说他的参禅之心,还有到中国去了。

    这首译诗得到的赞扬,还不及女粉丝们的惊叫多:“viy,不要出家当和尚啊!”

    然而事情很快却180度大转变,就在叶惟似乎要与世无争的时候,“胖妞事件”发生了。

    又是孩子和慈善,中国?人权问题!

    发展中国家都有流浪儿童,拐带的问题发生在全世界,所以这不是西方攻击中国的常规工具,但这回不同,有叶惟打开了局面,不管是不是带有政治目的,西方主流媒体对中国的人权状况纷纷一番质疑。

    叶惟没有什么理会,他的态度在《让宝贝回家》就说清楚了,就是要这些声音骂骂“官老爷们”,骂得他们非要做事不可。

    不过与此同时他也被骂了,一部分美国右翼媒体指责他亲中亲得过了火,有些言论简直像是叛国。

    这场口水战一开始就注定了右翼势力的失败。

    美国是移民国家,双重国籍太平常了,有新移民的,有像美国+柬埔寨这种方式的安吉丽娜-朱莉。叶惟说的是自己美国+中国,并不是第一次这么说了,他一向有明确的中美关系立场,在全球都通用:“世界和平,永无战争。”

    也就是因为中国的崛起对美国形成威胁,才有这些口水。

    但viy说的不是政治,做的不是坏事,而是人道主义的大大好事。右翼势力根本不能指责他去管中国的流浪儿童,所谓“叶惟不爱美国”也充满主观色彩,左翼媒体纷纷怒责右翼把叶惟的善良政治化,这是对一个年轻人的种族迫害。

    叶惟还没有回应呢,一些左翼人士已经坐不住了。

    奥利弗-斯通,这位现年60岁的老人家,年轻时参过军打过越战,战争结束后开始专注反战反美30年。最有名、影响力最大的自然是越战三部曲《野战排》、《生于七月四日》、《天与地》,还有《华尔街》、《刺杀肯尼迪》、《尼克松传》等,两次荣获奥斯卡最佳导演(奥斯卡共3获奖,8项落选提名)。

    他不亲美,不亲中,什么都暴脾气的客观来。曾经因为编剧的《龙年》(1985)激怒华人社区,但又是王颖的《喜福会》(1993)制片人之一。在时间长河中,2013年他在日本广岛演讲中痛批日本是“恶霸”美国的走狗,批判日本政府篡改历史的态度,应该向中国乃至全亚洲道歉。

    意见一来,他谁都敢骂,美国的丑事一出,必定有奥利弗-斯通。这不,由他执导编剧的《斯诺登》2016年上映。

    2006年9月初,他向《洛杉矶时报》痛斥右翼分子对叶惟的迫害,与美国宣扬的所谓普世价值观完全相违背,充满着谎言,非常恶心。

    有着非凡影响力的76岁垮掉派天王加里-斯奈德也发声了,这位平时隐居在山林中的禅师称赞了叶惟的善行,又说:“我们都是自然之子,只有众生和睦,懂得佛说的四大皆空,才能真正获得自由。”

    而9月2日叶惟在博客撰文回应:“这真是莫名其妙!我不想让别有用心的人闹大这笔混帐,简单说吧,我在哪里慈善都和政治无关,如果我有超人的力量,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全世界都去,我终会拥有的。”

    惟密们都是支持viy的,客观的中立派这回也声援他,他热爱中国是他的自由,是中国又不是政党,多少的“斯奈德”们热爱,还不让一个华裔热爱了?他在美国做的慈善少了?表扬才对!

    叶惟方声势浩大,右翼媒体和惟黑们只能草草的收场,本来也只是想酸一把,能怎么样呢,全世界没哪里像美国这么不统一的。

    闹了一通,其实还是喜欢叶惟的人继续喜欢,更喜欢了;憎恨叶惟的人继续憎恨,更憎恨了。

    而大部分年轻人根本就不关心这些,只知道viy连北极熊都敢去招惹,又热衷慈善,真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