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来到香港最紧要是什么?当然是吃!

    叶惟可不管莉莉要保持苗条身材还是不,他的胃酸已经漫上脑袋了。在欧洲尤其在英国的这段时间,虽然入乡随俗也享受美食,只是那些土豆也吃得他明白了为什么“potato-digger(土豆挖掘机)”有“没希望和讨厌的家伙”这俚语意思。

    当往尖沙咀的洲际酒店的一个海港景豪华套房下榻好,再来到铜锣湾渣甸坊。

    渣甸坊是条露天市集步行街,到处是廉价的服饰杂货商铺和地道的小吃食店,都挤塞笼的摆出到又小又狭窄的街道,街坊们游客们人流如潮。两人一进街就被各种的粤语话声、各样的美食香味所包围,十分的喧腾。

    莉莉对那些地摊货衣服饰物很感兴趣,叶惟的眼睛鼻子则在寻找着那些鱼蛋、烧卖、肠粉……

    “就今天!别去想什么卡路里,什么有没有益,就吃一天!”他对她说,“好吗?”

    经过一家家大排档、茶餐厅,莉莉时不时也咽口水,却有点犹豫:“你知道我和汤米-希尔费格签约了,我不能发胖的。我就吃一点,但要控制着。”叶惟顿时没劲的道:“拜托!我还想着我们吃遍香港。”莉莉转眸抿嘴,“那就一天!多做点运动抵消掉。”

    “你是说……”叶惟的语气暧昧,平安夜那次后就到现在了,因为她要休养,也应该好了吧?超大号双人床哦。

    “我要估算好摄入的卡路里,然后减掉。”莉莉拿出手机在按计算器,没注意到他的异样,“你也要的,你现在可是候选专业运动员。”叶惟走向旁边一家老旧但干净的大排档,“爱因斯坦说过,吃了再算!”

    一些顾客正在店前食野,或站着或坐在塑料小凳子上,他给了档口大婶零钱,笃了一串**的鱼蛋就开吃起来,爽!

    莉莉跟在他旁边认真地估算了一番,问道:“这么一串算150卡路里够么?”叶惟耸耸肩,边啃鱼蛋边说:“我觉得多了些,算50差不多了。”她微噘嘴,“那算100好了。”见她的神态像在说“瞧,我为你豁出去了!”他不由惊笑,这本来就100左右。

    他已经比过钱,她熟头熟路地拿了一支长竹签笃了一串鱼蛋吃了颗,脸上露起笑容。

    “怎么样?”叶惟总算有些东道主的感觉。莉莉点了点头,“很棒。”她俏皮的扬眉,“找回了久违的味道。但我更想吃云吞面,在加州都吃不到那种风味。”叶惟无奈地深有同感,“是的,我也爱这里的云吞。”

    他们的存在吸引来周围街坊的目光,倒不是有个鬼妹,是这个后生仔很眼熟。

    这时候档口大婶问道:“靓仔,你系唔系荷里活嗰个惟仔啊?”叶惟以蹩脚的粤语笑答:“不是,我不是伟仔,我是伟哥。我也不是荷里活的,我是独立电影圈的。”大婶却认出他的纹身了,激动地大笑:“哎呀!我个女好霖你噶!签个名好喔?”

    “得!映张相都得。”叶惟乐意地点头,又咬了颗鱼蛋,“咁有无优惠先?”

    “请你吃啦!”大婶笑花了老脸。

    街坊街里都望来,莉莉大感高兴的问:“你们说什么?”叶惟说道:“她说她的女儿很喜欢我。”莉莉听了直翻白眼。

    这趟旅行注定充满着欢笑!

    晚上两人到了太平山凌霄阁这边游玩,俯瞰香港的夜景,满目维港两岸闪耀的高楼大厦,别有一番美丽。

    又去这儿的杜莎夫人蜡像馆玩。它一直都想给叶惟做个蜡像多地展览,但他一直都予以谢拒。莉莉对此也好奇,“为什么不?”叶惟耸肩,“你不是要我保护好**吗?”莉莉乐了,“那不错。”

    蜡像馆很大,有多个主题展区数十尊的全球明星名人蜡像,有些做得很真,在几步外望过去分不清楚真假,站在旁边都阴风阵阵,有些则做得一般,一看就是个精致的假人。

    馆里的游客人来人往,与心宜的蜡像合照。而在世界首映展区,梦露、赫本、亨弗莱-鲍嘉、德普、皮特等都很热门。

    趁没人留意的时候,叶惟找了个空位站着一动不动,屏着呼吸,定着眼睛,右手作着举拳打人的“经典姿势”。莉莉站在对面远处忍着笑地用相机拍照。等了没一会,就有一伙年轻游客走向他,这尊蜡像身着灰色长袖t恤和牛仔裤,双手衣袖捋起,露出标志性的中文纹身。

    “咦,叶惟都有。”游客们说着广州话和普通话,围着他左瞅右瞅,“做得真像!”、“他的眼睛好有神采。”

    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莉莉快要笑翻在地,拍着他们要和这尊叶惟蜡像合影,有个女生还伸手去搂抱他。

    “咸猪手啊!”叶惟突然惊叫一声,逃跑般奔了开去。游客们吓得失声四散,几位女生一反应过来就都激动尖叫!是真的叶惟,真人!看到那边的粗眉洋妞更加确定无疑!

    在被游客活捉之前,叶惟奔向莉莉抓住她的手一溜烟往外面逃去,“走啊!”后面传来着游客们的惊呼!

    “哈哈!”莉莉的笑声停不下,笑得气都急促,“这要是录成…视频……惟,这太好笑了……”

    “那等会我们再来一次!”叶惟也笑不停,“你拍下来,我们做个诱tube视频,哈哈哈!”

    ……

    北美时间1月4日,第13届演员工会奖公布提名名单。作为奥斯卡评委中最大的力量,演员们的风向将直接预示奥斯卡演员奖名单的面貌,媒体影迷粉丝们都是全程关注。

    这份名单中,黑马们继续奔跑,瑞恩-高斯林凭《半个尼尔森》入围最佳男主角!

    而年仅16岁的詹妮弗-劳伦斯冲进最佳女主角的角逐!伊丽莎白-奥尔森的落选使得双骨之争决出了些胜负,工会力量的倾斜已经意味十之**谁进奥斯卡,劳伦斯势不可挡。

    但双骨之争还在继续,罗南和维坎德双双提名最佳女配角,“哈维先生”斯坦利-图齐现身最佳男配角!同时还有眼泪叔叔。这场内战依然充满悬念。tlb还入围了最佳演员阵容的竞争,其中当然有叶惟的名字。

    这天也是《人物》杂志为未来女孩们摄影和采访的日子。

    此前六位受邀少女都答应出席,各方团队就排序的问题也已谈妥,封面照片将采用两排式排位,173cm的詹妮弗,170cm的妮娜,都168cm的丽兹、艾丽西卡从左到右地站在后排,年少的罗南和娇小的艾玛坐在前面一张精致长木椅的两边。

    为了避免矛盾,排位分布由票房总额高低决定。照片的焦点位置无疑在于妮娜和丽兹,但她们的票房最高,颁奖季风云人物詹妮弗现在的一两百万票房还不及她们的零头,艾丽西卡也是,所以她们站两边。而因为左上的高度惹人注目,左下不如右下强势,艾玛就坐在右边。

    至于着装只能一模一样,六人都穿同款的职业女性风范白衬衫和白长裤,没什么饰物,发型都自然地披肩或马尾,发色则以她们的成名发色来,詹妮弗棕色,妮娜黑棕色,丽兹棕金,艾丽西卡棕红,罗南和艾玛都金发。

    而专访文章每人都有回答两个问题的空间,都能彰显个性。

    摄影有室内室外多个场景,外景有公园、海滩等,采访在圣莫尼卡海滨酒店的一个小会客厅进行。

    早上9点,一众未来女孩陆续地到来,罗南带着母亲,丽兹和艾玛各带助理,詹妮弗和艾丽西卡相伴而来。妮娜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来得准时却也是最迟那个,总会有个最迟的人。

    当她走进宽雅的会客厅,原本欢声笑语的气氛顿时凝固了一下,一众坐着单人沙发椅的女孩都望来。妈妈助理们和工作人员都不在,先给些时间她们内部聊天,为等会的采访作好准备。

    迎着她们的目光,妮娜悄然地深呼吸,是啊,我不属于你们的圈子,我不是viy选秀会出身,没演过少女三部曲,我是viy前女友,没有金球提名,《嘉莉》失败了,来自东欧保加利亚,摇头是点头的吸血鬼之乡,我甚至不在那份未来女孩宣言中,今天之前只和艾玛是普通普通朋友,我还刚因为犯蠢进了局子……

    那又怎么样!?女孩们,妮娜鼓起雄心大步走去,我是吸血鬼女王!

    “妮娜!真高兴把一张脸孔对应一个名字。”一个少女最先起身走来,“久仰大名了哈!”

    ……

    因为妮娜的事情,布瑞恩和身处香港的叶惟通了个电话,被冷斥了一顿:“你就告诉《人物》,如果敢踢妮娜出去,敢对她有什么不友善,这个专题别做了,绝对没有一个女孩会出席的。”

第595章 新年快乐    12月26日到来,英国陷入节礼日的购物狂欢当中。

    这天一早,叶惟和莉莉离开萨里到了伦敦切尔西区,很多的艺术馆和古董店形成这里浓厚的人文气息,还有那些售卖有趣小玩意的小商店。这正合两人的兴趣!果不其然,一个上午下来都各有收获。

    两人搭乘地铁前往旁边的富勒姆区,要到斯坦福桥球场观看下午1点开赛的一场英超圣诞大战:卫冕冠军切尔西主场迎战强势的升班马雷丁。他们坐在古旧拥挤的地铁长椅上,手握手地互相依偎,十几分钟的地铁满怀浪漫。

    当随着热闹的人流走进球馆,叶惟非常兴奋,这是他第一次现场观战英超!莉莉也很欢乐。

    因为他有可能会成为曼联球员,他们没有到纪念品商店买件蓝色球衣或围巾穿戴上,免得被镜头找到拍下。早已订好的球票是在南看台的sl2区域,它是球门后面边上的底层观众席,虽然不比像东看台底层视线好,却是全场气氛最棒的位置之一。

    只因东西看台许多观众是游客,而南北看台几乎全是球迷。能容纳超过41600名观众的巨大球场已经坐了个满,两人刚刚吃完充当午餐的汉堡,比赛就要开始了!

    “go-chel色a!go-chel色a!go-chel色a!”他们观看球员们的比拼,与周围狂热的球迷们一起呐喊和唱歌。当切尔西进球,也都疯狂地大吼大叫,参与进这激动人心的欢呼,坐包厢哪有这么激越?

    两人几乎站着看完的全场,加油也是没有停,嗓子都喊沙哑了,还好都不是唱歌的。不过这场比赛最终战成2:2,被一只首次踢英超的升班马逼平,这对于切尔西是失败的,球迷们很不爽,穆里尼奥气黑了脸。

    “我又发现了伦敦一个优点。”走出球馆时,叶惟搂着莉莉的肩膀对她笑说。

    “热爱足球?”莉莉说着英伦腔,却故意说soccer。

    “不是。”他说,她又问:“那是什么?”他笑道:“在这里耍流氓是一种天然。”说着凑去吻了她脸蛋一口。她既是乐笑也是不依,周围人来人往的呢!

    ……

    在27号晚上,两人乘坐飞机离开游玩多天的伦敦到了法国巴黎,继续奇迹浪漫之旅的第二站。

    从28号到30号,在这三天中,他们漫步在塞纳河畔,参观在卢浮宫,在埃菲尔铁塔上欣赏夜景,在巴黎歌剧院观看演出,在香榭丽舍大道购物,在枫丹白露森林郊游,在那些城市的小街巷留下足迹,在那些美好的时刻拥吻。

    30号晚他们飞往了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准备迎接新年。

    也在欧洲旅游的家人们早有会合计划,两人当晚就先分开过,莉莉陪她妈妈,叶惟陪父母和妹妹去了,朵朵对这天是望眼欲穿,见到哥哥比吃了一斤糖还开心。31号上午,两家人各自过,下午一起游玩,让他们都松了一口气的是大家相处愉快,大人能找到大人的话题,朵朵则是粘着莉莉,比吃了两斤糖还开心。

    两人原本计划晚上二人世界到布鲁塞尔广场看跨年烟火表演,但在朵朵的哄骗搅缠下,只能集体行动,还没有去人山人海的广场,而是在附近比较人少的街道。

    朵朵千吩咐万吩咐,如果在零点前她睡着了,一定要叫醒她看烟花。两人不负重托,应该说是他不负重托,她睡着了都他背着这小屁孩。轰轰轰的声响中,璀璨的烟火绽放在夜空上,朵朵欢欣地拍打小手掌:“好美啊!”

    有大人看管她,叶惟和莉莉尽可以手牵手地仰头望天,脸上的笑容安宁,心中的感觉如此幸福。

    疯狂的2006年过去了,充满新希望的2007年到来!有你的每一天,都是一出爱与欢笑的浪漫喜剧。

    回到酒店闲下来后,叶惟给吉娅发去一条短信:“吉娅大师,20岁生日快乐。”

    “能更敷衍一点吗?妈的。”吉娅回复。

    “哦不好意思,忘记了,还有新年快乐!”

    ……

    北美大陆也迈进2007年,在过去的22-28号圣诞档一周,北美影市如常地爆发超过3.3亿票房总额。新片《博物馆奇妙夜》以7905万强势夺冠,而《我们是马歇尔》不出预测地收获失败,8天总票房1703万。

    扩大规模至852家影院的《追梦女郎》继续优异,单馆26,221让总票房升至2296万;《龙骑士》和《夏洛特的网》则继续低迷。少女三部曲各有各的征程,《灵魂冲浪人》再收下320,875美元后,以放映11周93,062,976的总额全线下画。

    1000万制片费收到9306万北美票房,尽管最终没有破亿,ss的巨大商业成功却是毫无疑问。

    这部史上最卖座的冲浪电影必定要载入影史,关于电影本身、关于它引发的那场叶惟和影评界的口水大战,这也是电影媒体们在编写2006年大事记时不可缺少的内容。

    正如詹姆斯-卡梅隆无法让《洛杉矶时报》炒掉肯尼思-图兰,叶惟也无法让全美影评界这庞然大物有什么改变。

    诚如许多媒体所说,影评界的影评也许确会越来越没水平,成了影谈,名存实亡。但影评界是个与好莱坞同生同休的稳固工业,它所起的作用可不只是写普通观众看到的影评,更多像颁奖季的影响、电影节的评审、理论书籍的撰写、制片厂的发行评测、影人们的被鉴赏需求等等,学者们和影评人们是不会死的,南加大电影艺术学院的五大专业之一正是评论研究(c日tical-studies)。

    媒体影迷可以预见,类似的口水战还会发生,不过viy这次战斗又确实改变了metac日tic和烂番茄等站的评分系统,也让更多影迷明白影评的多面性,以及又赞了他两次。

    也是这一周,第7周的《可爱的骨头》在1016家影院收下3,152,647,总票房升至135,878,122。而《冬天的骨头》在15家以本周最高的平均单馆82,612大收1,9,180,总票房升至1,542,288,下周35家影院让影迷们持续煎熬。

    惟密们的2006年十分难忘,不但有少女三部曲,还有一堆堆偶像那丰富而惊人的私生活新闻。上半年的viy放荡不羁,下半年的viy神秘莫测,谈起这个天才浪子,说什么的都有。

    最新的viy争议之一是近日火爆的诱tube恶作剧视频“大猪恶霸的一天”,有媒体质疑叶惟玩得过火,有女权组织批评叶惟不尊重女性,有家长协会指责叶惟的“美化欺凌”对青少年造成极大的恶劣影响。

    为什么那么严肃呢?网民观众们是笑个不停。但叶惟在新年之际于脸谱表示:

    “一开始就标明了《大猪恶霸的一天》是x级视频,小孩子和心智未发育的人不能看。我拒不接受所有拿女性、欺凌等命题对我的指责,因为……认真的!?好吧,鉴于诱tube没有视频分级系统,而网络上的小孩子太多,而且没人管管。删了吧,喜欢大猪恶霸的大伙儿,不好意思,下个视频见。”

    于是想再来一遍的人们找不到视频了!viy拍了频道近来连续删了两个超级病毒视频。

    另一个八卦是坎迪丝-阿科拉在26日正式发售的专辑,它受到音乐界和社交网络大众反响的一致好评,无数粉丝在推特叶惟说他的广告打得不错,自己正循环播放some-girls。

    好事者们看到了更多耐人寻味的歌词,started中的“我是第一个把你打倒在门边的人”是什么意思?“我可以是你的唯一吗?”又是什么意思?这真的成了一宗悬案。

    为了宣传和营销,阿科拉完全可以说“这些歌不是我和他的故事,但他给我的创作带来了很多灵感”,可她没有这么做,并没有作过回应。这让她的新生歌迷们很着急!要往逼ll波ard打榜就要炒作,绯闻是一大利器,她闷声不吭的怎么冲榜?怎么当歌星?如果她告诉媒体这整张专辑都写的叶惟,她受了怎么样的情伤,她如何痴情又如何悲惨,炒得越大越好,保证多首歌会上榜。

    最大的八卦源于妮娜-杜波夫扰乱社会治安被捕一事。在新闻曝光后,公关就解释妮娜是一时年少无知,以为摄影队已经拿到取景许可才参与拍摄,她对这事深表歉意。妮娜也亲自在脸谱撰文道歉称“我相信一切坏的都会过去,未来会更好。”

    娱乐八卦媒体们没有放过这个话题,妮娜可又是新生代红星,又是叶惟前女友,一时间争议四起!

    tmz联系询问了当地警局,得到消息说妮娜当时几乎拒捕,当事警官透露:“她一直告诉我们她是电影明星,让我们放她走,这对我们不管用。”有媒体说“分手原因曝光”、“又一个好莱坞坏女孩?”,但更刻薄的是“还好她不是嘉莉”、“抓错人了,她不是嘉莉”、“她中魔了”……

    而对viy少女帮的揄揶也纷纷扬扬,核心成员中已经有两位进过局子,一个家暴,另一个扰乱社会治安;奥尔森和叶惟拍过神秘的《粗话世界》;劳伦斯在冬骨中的表现已不能简单地称为假小子,初显的公众形象也大大咧咧……都是些刺头!

    甚至有网络媒体迫不及待地宣布未来少女帮又名为“烂女帮(bad-girl-pack)”。

    看到tmz独家曝光的妮娜拘留照,神情憔悴,双手举牌,最痛心的莫过于她的影迷粉丝们,这个傻姑娘!

    惟娜粉们期待viy会说些什么声援“还是好朋友”的正牌前任吗?他连阿科拉都支持。他们和盼着制造新闻的媒体们等来了失望,从圣诞到新年,除了删视频声明和那些“圣诞快乐!”、“新年快乐!”,叶惟没有说过什么。

    他在哪里?网络上早已有了多起叶惟和莉莉在欧洲旅行的目击事件,他们还一起现身斯坦福桥球场观战支持切尔西。在球场摄影师的镜头捕捉下,齐齐呐喊的两人又秀了一把恩爱。

    ……

    新年1号这天,叶惟和莉莉在布鲁塞尔如愿二人世界了一天,晚上7点半搭乘飞机前往中国香港,中转芬兰的赫尔辛基,13小时后到达香港机场是当地时间的2号14:30了,奇迹浪漫之旅的亚洲站开始!

    这次真是行程紧密,中国、韩国和日本都要去,不过由于莉莉的内地签证还没办好,就去不了北京、上海等地。

    莉莉并不陌生亚洲城市,她小时候跟着她爸爸世界巡演到过,与她妈妈常年旅游也到过。这也不是她第一次到香港,没什么大惊小怪的,甚至像比叶惟还熟路。

    “这边。”熙熙攘攘的航站楼里,她背着旅行包走在前面。

    “有意思……”他嘀咕,心里说的是,what-the-**!搞什么呀!唔系啊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