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2月26日到来,英国陷入节礼日的购物狂欢当中。

    这天一早,叶惟和莉莉离开萨里到了伦敦切尔西区,很多的艺术馆和古董店形成这里浓厚的人文气息,还有那些售卖有趣小玩意的小商店。这正合两人的兴趣!果不其然,一个上午下来都各有收获。

    两人搭乘地铁前往旁边的富勒姆区,要到斯坦福桥球场观看下午1点开赛的一场英超圣诞大战:卫冕冠军切尔西主场迎战强势的升班马雷丁。他们坐在古旧拥挤的地铁长椅上,手握手地互相依偎,十几分钟的地铁满怀浪漫。

    当随着热闹的人流走进球馆,叶惟非常兴奋,这是他第一次现场观战英超!莉莉也很欢乐。

    因为他有可能会成为曼联球员,他们没有到纪念品商店买件蓝色球衣或围巾穿戴上,免得被镜头找到拍下。早已订好的球票是在南看台的sl2区域,它是球门后面边上的底层观众席,虽然不比像东看台底层视线好,却是全场气氛最棒的位置之一。

    只因东西看台许多观众是游客,而南北看台几乎全是球迷。能容纳超过41600名观众的巨大球场已经坐了个满,两人刚刚吃完充当午餐的汉堡,比赛就要开始了!

    “go-chel色a!go-chel色a!go-chel色a!”他们观看球员们的比拼,与周围狂热的球迷们一起呐喊和唱歌。当切尔西进球,也都疯狂地大吼大叫,参与进这激动人心的欢呼,坐包厢哪有这么激越?

    两人几乎站着看完的全场,加油也是没有停,嗓子都喊沙哑了,还好都不是唱歌的。不过这场比赛最终战成2:2,被一只首次踢英超的升班马逼平,这对于切尔西是失败的,球迷们很不爽,穆里尼奥气黑了脸。

    “我又发现了伦敦一个优点。”走出球馆时,叶惟搂着莉莉的肩膀对她笑说。

    “热爱足球?”莉莉说着英伦腔,却故意说soccer。

    “不是。”他说,她又问:“那是什么?”他笑道:“在这里耍流氓是一种天然。”说着凑去吻了她脸蛋一口。她既是乐笑也是不依,周围人来人往的呢!

    ……

    在27号晚上,两人乘坐飞机离开游玩多天的伦敦到了法国巴黎,继续奇迹浪漫之旅的第二站。

    从28号到30号,在这三天中,他们漫步在塞纳河畔,参观在卢浮宫,在埃菲尔铁塔上欣赏夜景,在巴黎歌剧院观看演出,在香榭丽舍大道购物,在枫丹白露森林郊游,在那些城市的小街巷留下足迹,在那些美好的时刻拥吻。

    30号晚他们飞往了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准备迎接新年。

    也在欧洲旅游的家人们早有会合计划,两人当晚就先分开过,莉莉陪她妈妈,叶惟陪父母和妹妹去了,朵朵对这天是望眼欲穿,见到哥哥比吃了一斤糖还开心。31号上午,两家人各自过,下午一起游玩,让他们都松了一口气的是大家相处愉快,大人能找到大人的话题,朵朵则是粘着莉莉,比吃了两斤糖还开心。

    两人原本计划晚上二人世界到布鲁塞尔广场看跨年烟火表演,但在朵朵的哄骗搅缠下,只能集体行动,还没有去人山人海的广场,而是在附近比较人少的街道。

    朵朵千吩咐万吩咐,如果在零点前她睡着了,一定要叫醒她看烟花。两人不负重托,应该说是他不负重托,她睡着了都他背着这小屁孩。轰轰轰的声响中,璀璨的烟火绽放在夜空上,朵朵欢欣地拍打小手掌:“好美啊!”

    有大人看管她,叶惟和莉莉尽可以手牵手地仰头望天,脸上的笑容安宁,心中的感觉如此幸福。

    疯狂的2006年过去了,充满新希望的2007年到来!有你的每一天,都是一出爱与欢笑的浪漫喜剧。

    回到酒店闲下来后,叶惟给吉娅发去一条短信:“吉娅大师,20岁生日快乐。”

    “能更敷衍一点吗?妈的。”吉娅回复。

    “哦不好意思,忘记了,还有新年快乐!”

    ……

    北美大陆也迈进2007年,在过去的22-28号圣诞档一周,北美影市如常地爆发超过3.3亿票房总额。新片《博物馆奇妙夜》以7905万强势夺冠,而《我们是马歇尔》不出预测地收获失败,8天总票房1703万。

    扩大规模至852家影院的《追梦女郎》继续优异,单馆26,221让总票房升至2296万;《龙骑士》和《夏洛特的网》则继续低迷。少女三部曲各有各的征程,《灵魂冲浪人》再收下320,875美元后,以放映11周93,062,976的总额全线下画。

    1000万制片费收到9306万北美票房,尽管最终没有破亿,ss的巨大商业成功却是毫无疑问。

    这部史上最卖座的冲浪电影必定要载入影史,关于电影本身、关于它引发的那场叶惟和影评界的口水大战,这也是电影媒体们在编写2006年大事记时不可缺少的内容。

    正如詹姆斯-卡梅隆无法让《洛杉矶时报》炒掉肯尼思-图兰,叶惟也无法让全美影评界这庞然大物有什么改变。

    诚如许多媒体所说,影评界的影评也许确会越来越没水平,成了影谈,名存实亡。但影评界是个与好莱坞同生同休的稳固工业,它所起的作用可不只是写普通观众看到的影评,更多像颁奖季的影响、电影节的评审、理论书籍的撰写、制片厂的发行评测、影人们的被鉴赏需求等等,学者们和影评人们是不会死的,南加大电影艺术学院的五大专业之一正是评论研究(c日tical-studies)。

    媒体影迷可以预见,类似的口水战还会发生,不过viy这次战斗又确实改变了metac日tic和烂番茄等站的评分系统,也让更多影迷明白影评的多面性,以及又赞了他两次。

    也是这一周,第7周的《可爱的骨头》在1016家影院收下3,152,647,总票房升至135,878,122。而《冬天的骨头》在15家以本周最高的平均单馆82,612大收1,9,180,总票房升至1,542,288,下周35家影院让影迷们持续煎熬。

    惟密们的2006年十分难忘,不但有少女三部曲,还有一堆堆偶像那丰富而惊人的私生活新闻。上半年的viy放荡不羁,下半年的viy神秘莫测,谈起这个天才浪子,说什么的都有。

    最新的viy争议之一是近日火爆的诱tube恶作剧视频“大猪恶霸的一天”,有媒体质疑叶惟玩得过火,有女权组织批评叶惟不尊重女性,有家长协会指责叶惟的“美化欺凌”对青少年造成极大的恶劣影响。

    为什么那么严肃呢?网民观众们是笑个不停。但叶惟在新年之际于脸谱表示:

    “一开始就标明了《大猪恶霸的一天》是x级视频,小孩子和心智未发育的人不能看。我拒不接受所有拿女性、欺凌等命题对我的指责,因为……认真的!?好吧,鉴于诱tube没有视频分级系统,而网络上的小孩子太多,而且没人管管。删了吧,喜欢大猪恶霸的大伙儿,不好意思,下个视频见。”

    于是想再来一遍的人们找不到视频了!viy拍了频道近来连续删了两个超级病毒视频。

    另一个八卦是坎迪丝-阿科拉在26日正式发售的专辑,它受到音乐界和社交网络大众反响的一致好评,无数粉丝在推特叶惟说他的广告打得不错,自己正循环播放some-girls。

    好事者们看到了更多耐人寻味的歌词,started中的“我是第一个把你打倒在门边的人”是什么意思?“我可以是你的唯一吗?”又是什么意思?这真的成了一宗悬案。

    为了宣传和营销,阿科拉完全可以说“这些歌不是我和他的故事,但他给我的创作带来了很多灵感”,可她没有这么做,并没有作过回应。这让她的新生歌迷们很着急!要往逼ll波ard打榜就要炒作,绯闻是一大利器,她闷声不吭的怎么冲榜?怎么当歌星?如果她告诉媒体这整张专辑都写的叶惟,她受了怎么样的情伤,她如何痴情又如何悲惨,炒得越大越好,保证多首歌会上榜。

    最大的八卦源于妮娜-杜波夫扰乱社会治安被捕一事。在新闻曝光后,公关就解释妮娜是一时年少无知,以为摄影队已经拿到取景许可才参与拍摄,她对这事深表歉意。妮娜也亲自在脸谱撰文道歉称“我相信一切坏的都会过去,未来会更好。”

    娱乐八卦媒体们没有放过这个话题,妮娜可又是新生代红星,又是叶惟前女友,一时间争议四起!

    tmz联系询问了当地警局,得到消息说妮娜当时几乎拒捕,当事警官透露:“她一直告诉我们她是电影明星,让我们放她走,这对我们不管用。”有媒体说“分手原因曝光”、“又一个好莱坞坏女孩?”,但更刻薄的是“还好她不是嘉莉”、“抓错人了,她不是嘉莉”、“她中魔了”……

    而对viy少女帮的揄揶也纷纷扬扬,核心成员中已经有两位进过局子,一个家暴,另一个扰乱社会治安;奥尔森和叶惟拍过神秘的《粗话世界》;劳伦斯在冬骨中的表现已不能简单地称为假小子,初显的公众形象也大大咧咧……都是些刺头!

    甚至有网络媒体迫不及待地宣布未来少女帮又名为“烂女帮(bad-girl-pack)”。

    看到tmz独家曝光的妮娜拘留照,神情憔悴,双手举牌,最痛心的莫过于她的影迷粉丝们,这个傻姑娘!

    惟娜粉们期待viy会说些什么声援“还是好朋友”的正牌前任吗?他连阿科拉都支持。他们和盼着制造新闻的媒体们等来了失望,从圣诞到新年,除了删视频声明和那些“圣诞快乐!”、“新年快乐!”,叶惟没有说过什么。

    他在哪里?网络上早已有了多起叶惟和莉莉在欧洲旅行的目击事件,他们还一起现身斯坦福桥球场观战支持切尔西。在球场摄影师的镜头捕捉下,齐齐呐喊的两人又秀了一把恩爱。

    ……

    新年1号这天,叶惟和莉莉在布鲁塞尔如愿二人世界了一天,晚上7点半搭乘飞机前往中国香港,中转芬兰的赫尔辛基,13小时后到达香港机场是当地时间的2号14:30了,奇迹浪漫之旅的亚洲站开始!

    这次真是行程紧密,中国、韩国和日本都要去,不过由于莉莉的内地签证还没办好,就去不了北京、上海等地。

    莉莉并不陌生亚洲城市,她小时候跟着她爸爸世界巡演到过,与她妈妈常年旅游也到过。这也不是她第一次到香港,没什么大惊小怪的,甚至像比叶惟还熟路。

    “这边。”熙熙攘攘的航站楼里,她背着旅行包走在前面。

    “有意思……”他嘀咕,心里说的是,what-the-**!搞什么呀!唔系啊嘛!

第594章 已经长大了    圣诞节如期而至,伦敦并没有下雪,大多数景点和商店都关门了,交通基本靠走,街上游客们显得很孤独。

    在萨里郡的金雀花山酒店,叶惟和莉莉在甜蜜中醒来,在酒店吃过早餐后,他们推着自行车离去回到她家的庄园。乐呵呵的琼心照不宣,两人陪伴了她一早上,下午同坐一辆自行车出去游玩。

    乡野小公路上,叶惟踩着车子,莉莉侧身坐在后座抱靠着他的腰背,彼此的热度让周围萧瑟的树木野草都十分温暖。

    此前长时间纯纯的恋爱让两人对于突破那层关系有些莫名的复杂情感,紧张、仿佛害怕打开潘多拉魔盒,发生了就会有什么变得不同。现在,是的,有什么不同了,更好了。

    自行车停在惠特摩尔公共林地路边,两人亲密地走在冬林间,她挽着他的左手臂,他时不时凑去吻她一下,就是情不自禁。

    他们在开阔的枯野草地上双手拉着双手,笑闹地转圈,看谁最先转晕。莉莉毫无悬念地先往草地倒去,像醉得入了骨髓,“天哪……”叶惟一把抱住她倒在地上,“没事!我抱着你,哈哈。”

    又在潺潺的小溪河边戏水,又观察和摄影那些合眼的植物,又在一棵古老巨大的橡树树身上刻字。

    叶惟用防身瑞士军刀刻上li,莉莉拿过在旁边刻上vi。她刚刚刻好折上小刀,一笑,他就忍不住把她抵在树身上热吻起来,她热烈地回应,直至都吻得气喘吁吁。

    心中的甜蜜与激情如同无尽的海洋,不过当夕阳时分回到她家庄园,他收到巴德发来的短信掀起了一圈很大的涟漪。

    “有意思。”庄园的马厩边,叶惟看着手机的短信而嘀咕了句。莉莉正抚摸着塔莎的马脖子,闻言望向他,这声“interes挺”是无语的意思,问道:“出什么事了?”他看看她,耸了耸肩,不知道要怎么说,就说出事实:“号那天,妮娜在佐治亚州因为在i-75高速公路的路桥上参与摄影被当地警方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逮捕了。当天她父母交了5000块保释金接了她出来。”

    都事发两天了。他早已吩咐过布瑞恩不要因为未来女孩的事情烦他,结果到现在这事被新闻曝光了,竟然由巴德告诉他。

    “噢……”莉莉颦起双眉,饶是口才了得,这下也不知该说什么。

    “有些傻,还好吧,她也许只是……”叶惟说着,却说不下去只是什么,哑然失笑起来:“哈哈哈哈哈!”莉莉被他逗得似笑非笑,随即严肃起脸容:“惟,我不认为这件事好笑。它是很疯狂,但我们不清楚全部,我们不在那里。”

    “我笑是因为…”叶惟顿着话语,“我他马的无能为力。这肯定不是妮娜的主意。斯马(smarr)是哪里?那摄影团队真聪明(smart),跑小地方去违法拍照片,走运点就成了,他们不走运。”

    “妮娜一定很难过了。”莉莉不想像是假惺惺,却不想掩饰心情,“她不该得到这些遭遇。”

    “妮娜总是非常的热情,这是她为什么是她。”叶惟望着手机屏幕的nina-was-arrested-for-disorderly-conduct……吁了一声。

    莉莉点了点头,既不掩盖自己对最大情敌的吃醋,也不想被造成坏影响,“那你要做什么吗?你得做点什么。”叶惟立时搂住她,认真道:“不做什么。这事不由我管,妮娜会好的,她是个硬骨头。什么是我要做的?和你一起。”莉莉微嗔:“做朋友该做的。”

    “是的我也这么想。”叶惟哂然一笑,过两天再向布瑞恩大发雷霆一番,现在就给妮娜发条朋友间的节日祝福问候短信。他说道:“我给她发条短信。”莉莉嗯了声,扭开身子继续抚拍塔莎。

    叶惟微笑着按动手机发出短信:“妮娜,圣诞快乐!才知道你前两天的事情,欢迎加入无序善良的阵营!让我这个老游侠告诉你吧,你将发现这个世界更精彩了,战士啊,拿着你的斯玛神剑前进!lol”

    ……

    迈阿密还正是临近中午,热闹的海滩到处是游人在晒太阳、散步、玩耍、游泳……

    杜波夫一家四口也在沙滩一处躺在沙滩椅上晒太阳。

    前两天得知妮娜出事后,康斯坦丁和米哈埃拉第一时间赶到了门罗县福塞斯警局保了妮娜出来。这件事给他们家的圣诞假期蒙上一层阴影,但没有人责备妮娜,这又怎么能怪她。

    米哈埃拉很动气,认为是《nylon》的责任。杂志那边却说摄影阶段由摄影师负责,杂志只是照片的顾客。摄影队则说妮娜是自愿参与的违法拍摄,她不愿意没人能强迫她。现在出事了,“流浪少女”摄影集取消,他们也很遗憾,但只能这样。

    案件有律师、媒体那边有公关应付,关键是妮娜的情绪,一家人都很担心。米哈埃拉在警局见到妮娜时,她正在拘留室的铁栅门后啜泣,从门罗到迈阿密的一路上,她都没怎么说话,完全不像是她。

    米哈埃拉心里清楚女儿的难过,清楚她现在有多么反感这种搞砸事情的“笨”。

    这两天来,全家人都以言语和行动安慰妮娜,她的男朋友瑞安、好友们、甚至她的表妹珍妮也都电话安慰过了。

    “我很好!我才不在乎,我本来就不是什么淑女,我是个顽皮的假小子。”妮娜表现得乐观开朗,却分明失去了活力。

    这时候,亚历山大起了身,问道:“小妹,我去游泳了,你来不来?”妮娜躺在她的沙滩椅上没动,懒洋洋的道:“不去,我晒太阳晒得好好的。”亚历山大无奈地摇摇头,自己一个走向湛蓝的大海。

    透过太阳眼镜,妮娜望着阳光明媚的天空,思考着怎么也整理不清的思绪线团。在警察局、在这里,这几天都在想,今天为什么是这样?明天呢?这是什么问题?

    她想了很多,感觉对自己有了很多真正的认识。

    可这种感觉已经有过很多次了,事实证明,似乎每次都不灵,总还有下一次,又下一次。

    想着想着,隐约听到旁边的手机响了声,妮娜拿过一瞧,心头顿时窒息般揪起,他又凑什么热闹了…关他什么事了……她打开短信看,看了许久,盯着那个“chaotic-good”,忽然的失笑,多么书呆啊。

    不过老实说,这是几天来最有趣的安慰。以前一起玩dnd,这书呆都选择无序善良,说什么“神明和恶魔都不能束缚我!”,而她通常选择最棒的中立善良,现在确实变成无序善良了吧……但还属于善良的阵营!

    “呵呵。”妮娜越发地乐了,去年他被逮捕,今年到她了,谁叫他们曾经一起抢劫过银行呢。

    谢谢了,尤尼克。她按动手机回复道:“虽然是这样,当我是在公路的车子上,我还是会系好安全带。lol!我很好,现在在迈阿密海滩玩得开心。圣诞快乐!”她审查了几遍才按下发送,如果这短信被莉莉-柯林斯看到,也是没问题的,幽默、亲和、得体、没有单词拼错……

    呼!妮娜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笑了这么一笑,心中的焦虑少了好多,有了个决定。

    过了18岁,就休学搬到洛杉矶全力发展!米丽娅姆的话很难听却不无道理,要往演艺业发展,多伦多真的不比洛杉矶,机会什么的都少了,也不方便。奥尔森那些人直接参加“未来女孩”采访摄影,她还得飞过去。

    到了洛杉矶后,还要报读顶级的表演培训班,把演技练上去,上去,再上去!妮娜-杜波夫不会比任何人差!

    “就这样!”妮娜想得雄心大发,以前笨是以前的事,经历这个教训,以后会不同的。

    现在不是中世纪,现在是女权崛起的时代,是时候离开家这个安乐窝,是时候出去闯荡了!就算摔倒,爬起来就是。在这个假期,想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再一步步地努力实现所有目标,自己还年轻,一定可以!

    那个喜欢抱着男朋友蹭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了。

    妮娜想起了少女三部曲,贝瑟尼,苏茜,琳茜,尤其想起了芮,越想越坚定了念头。这就是电影的力量,可以激励人心,指明方向。那书呆真的好了不起,受益的人肯定不只是她,这真了不起!

    她想演那样的电影,总有一天会的。

    “那很酷!好好游泳吧,享受阳光,享受大海,享受人生。”那书呆又发来一条短信。

    “我复活了!!!”妮娜大吼一声,没回复地放下手机,摘掉太阳镜,跃起身高呼着冲向大海:“我又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啦!戒烟,戒忧郁,做自己!”她双手往沙滩按去,翻了几个跟斗,手上作势舞动,依然能做到!

    《舞出我人生2》快开拍吧,等不及了!

    那边的米哈埃拉和康斯坦丁都惊喜的坐起身。

    噗通!妮娜奔进了浅水区,差不多就扑进大海里,仰头是阳光,俯头是海水,双手双腿游动地游开去。白色比基尼衬映着身姿的婀娜,一头黑棕长发熠熠生辉。

    我才不演超级英雄的女朋友,我要演超级英雄!

    我可是一个未来女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