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圣诞节如期而至,伦敦并没有下雪,大多数景点和商店都关门了,交通基本靠走,街上游客们显得很孤独。

    在萨里郡的金雀花山酒店,叶惟和莉莉在甜蜜中醒来,在酒店吃过早餐后,他们推着自行车离去回到她家的庄园。乐呵呵的琼心照不宣,两人陪伴了她一早上,下午同坐一辆自行车出去游玩。

    乡野小公路上,叶惟踩着车子,莉莉侧身坐在后座抱靠着他的腰背,彼此的热度让周围萧瑟的树木野草都十分温暖。

    此前长时间纯纯的恋爱让两人对于突破那层关系有些莫名的复杂情感,紧张、仿佛害怕打开潘多拉魔盒,发生了就会有什么变得不同。现在,是的,有什么不同了,更好了。

    自行车停在惠特摩尔公共林地路边,两人亲密地走在冬林间,她挽着他的左手臂,他时不时凑去吻她一下,就是情不自禁。

    他们在开阔的枯野草地上双手拉着双手,笑闹地转圈,看谁最先转晕。莉莉毫无悬念地先往草地倒去,像醉得入了骨髓,“天哪……”叶惟一把抱住她倒在地上,“没事!我抱着你,哈哈。”

    又在潺潺的小溪河边戏水,又观察和摄影那些合眼的植物,又在一棵古老巨大的橡树树身上刻字。

    叶惟用防身瑞士军刀刻上li,莉莉拿过在旁边刻上vi。她刚刚刻好折上小刀,一笑,他就忍不住把她抵在树身上热吻起来,她热烈地回应,直至都吻得气喘吁吁。

    心中的甜蜜与激情如同无尽的海洋,不过当夕阳时分回到她家庄园,他收到巴德发来的短信掀起了一圈很大的涟漪。

    “有意思。”庄园的马厩边,叶惟看着手机的短信而嘀咕了句。莉莉正抚摸着塔莎的马脖子,闻言望向他,这声“interes挺”是无语的意思,问道:“出什么事了?”他看看她,耸了耸肩,不知道要怎么说,就说出事实:“号那天,妮娜在佐治亚州因为在i-75高速公路的路桥上参与摄影被当地警方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逮捕了。当天她父母交了5000块保释金接了她出来。”

    都事发两天了。他早已吩咐过布瑞恩不要因为未来女孩的事情烦他,结果到现在这事被新闻曝光了,竟然由巴德告诉他。

    “噢……”莉莉颦起双眉,饶是口才了得,这下也不知该说什么。

    “有些傻,还好吧,她也许只是……”叶惟说着,却说不下去只是什么,哑然失笑起来:“哈哈哈哈哈!”莉莉被他逗得似笑非笑,随即严肃起脸容:“惟,我不认为这件事好笑。它是很疯狂,但我们不清楚全部,我们不在那里。”

    “我笑是因为…”叶惟顿着话语,“我他马的无能为力。这肯定不是妮娜的主意。斯马(smarr)是哪里?那摄影团队真聪明(smart),跑小地方去违法拍照片,走运点就成了,他们不走运。”

    “妮娜一定很难过了。”莉莉不想像是假惺惺,却不想掩饰心情,“她不该得到这些遭遇。”

    “妮娜总是非常的热情,这是她为什么是她。”叶惟望着手机屏幕的nina-was-arrested-for-disorderly-conduct……吁了一声。

    莉莉点了点头,既不掩盖自己对最大情敌的吃醋,也不想被造成坏影响,“那你要做什么吗?你得做点什么。”叶惟立时搂住她,认真道:“不做什么。这事不由我管,妮娜会好的,她是个硬骨头。什么是我要做的?和你一起。”莉莉微嗔:“做朋友该做的。”

    “是的我也这么想。”叶惟哂然一笑,过两天再向布瑞恩大发雷霆一番,现在就给妮娜发条朋友间的节日祝福问候短信。他说道:“我给她发条短信。”莉莉嗯了声,扭开身子继续抚拍塔莎。

    叶惟微笑着按动手机发出短信:“妮娜,圣诞快乐!才知道你前两天的事情,欢迎加入无序善良的阵营!让我这个老游侠告诉你吧,你将发现这个世界更精彩了,战士啊,拿着你的斯玛神剑前进!lol”

    ……

    迈阿密还正是临近中午,热闹的海滩到处是游人在晒太阳、散步、玩耍、游泳……

    杜波夫一家四口也在沙滩一处躺在沙滩椅上晒太阳。

    前两天得知妮娜出事后,康斯坦丁和米哈埃拉第一时间赶到了门罗县福塞斯警局保了妮娜出来。这件事给他们家的圣诞假期蒙上一层阴影,但没有人责备妮娜,这又怎么能怪她。

    米哈埃拉很动气,认为是《nylon》的责任。杂志那边却说摄影阶段由摄影师负责,杂志只是照片的顾客。摄影队则说妮娜是自愿参与的违法拍摄,她不愿意没人能强迫她。现在出事了,“流浪少女”摄影集取消,他们也很遗憾,但只能这样。

    案件有律师、媒体那边有公关应付,关键是妮娜的情绪,一家人都很担心。米哈埃拉在警局见到妮娜时,她正在拘留室的铁栅门后啜泣,从门罗到迈阿密的一路上,她都没怎么说话,完全不像是她。

    米哈埃拉心里清楚女儿的难过,清楚她现在有多么反感这种搞砸事情的“笨”。

    这两天来,全家人都以言语和行动安慰妮娜,她的男朋友瑞安、好友们、甚至她的表妹珍妮也都电话安慰过了。

    “我很好!我才不在乎,我本来就不是什么淑女,我是个顽皮的假小子。”妮娜表现得乐观开朗,却分明失去了活力。

    这时候,亚历山大起了身,问道:“小妹,我去游泳了,你来不来?”妮娜躺在她的沙滩椅上没动,懒洋洋的道:“不去,我晒太阳晒得好好的。”亚历山大无奈地摇摇头,自己一个走向湛蓝的大海。

    透过太阳眼镜,妮娜望着阳光明媚的天空,思考着怎么也整理不清的思绪线团。在警察局、在这里,这几天都在想,今天为什么是这样?明天呢?这是什么问题?

    她想了很多,感觉对自己有了很多真正的认识。

    可这种感觉已经有过很多次了,事实证明,似乎每次都不灵,总还有下一次,又下一次。

    想着想着,隐约听到旁边的手机响了声,妮娜拿过一瞧,心头顿时窒息般揪起,他又凑什么热闹了…关他什么事了……她打开短信看,看了许久,盯着那个“chaotic-good”,忽然的失笑,多么书呆啊。

    不过老实说,这是几天来最有趣的安慰。以前一起玩dnd,这书呆都选择无序善良,说什么“神明和恶魔都不能束缚我!”,而她通常选择最棒的中立善良,现在确实变成无序善良了吧……但还属于善良的阵营!

    “呵呵。”妮娜越发地乐了,去年他被逮捕,今年到她了,谁叫他们曾经一起抢劫过银行呢。

    谢谢了,尤尼克。她按动手机回复道:“虽然是这样,当我是在公路的车子上,我还是会系好安全带。lol!我很好,现在在迈阿密海滩玩得开心。圣诞快乐!”她审查了几遍才按下发送,如果这短信被莉莉-柯林斯看到,也是没问题的,幽默、亲和、得体、没有单词拼错……

    呼!妮娜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笑了这么一笑,心中的焦虑少了好多,有了个决定。

    过了18岁,就休学搬到洛杉矶全力发展!米丽娅姆的话很难听却不无道理,要往演艺业发展,多伦多真的不比洛杉矶,机会什么的都少了,也不方便。奥尔森那些人直接参加“未来女孩”采访摄影,她还得飞过去。

    到了洛杉矶后,还要报读顶级的表演培训班,把演技练上去,上去,再上去!妮娜-杜波夫不会比任何人差!

    “就这样!”妮娜想得雄心大发,以前笨是以前的事,经历这个教训,以后会不同的。

    现在不是中世纪,现在是女权崛起的时代,是时候离开家这个安乐窝,是时候出去闯荡了!就算摔倒,爬起来就是。在这个假期,想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再一步步地努力实现所有目标,自己还年轻,一定可以!

    那个喜欢抱着男朋友蹭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了。

    妮娜想起了少女三部曲,贝瑟尼,苏茜,琳茜,尤其想起了芮,越想越坚定了念头。这就是电影的力量,可以激励人心,指明方向。那书呆真的好了不起,受益的人肯定不只是她,这真了不起!

    她想演那样的电影,总有一天会的。

    “那很酷!好好游泳吧,享受阳光,享受大海,享受人生。”那书呆又发来一条短信。

    “我复活了!!!”妮娜大吼一声,没回复地放下手机,摘掉太阳镜,跃起身高呼着冲向大海:“我又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啦!戒烟,戒忧郁,做自己!”她双手往沙滩按去,翻了几个跟斗,手上作势舞动,依然能做到!

    《舞出我人生2》快开拍吧,等不及了!

    那边的米哈埃拉和康斯坦丁都惊喜的坐起身。

    噗通!妮娜奔进了浅水区,差不多就扑进大海里,仰头是阳光,俯头是海水,双手双腿游动地游开去。白色比基尼衬映着身姿的婀娜,一头黑棕长发熠熠生辉。

    我才不演超级英雄的女朋友,我要演超级英雄!

    我可是一个未来女孩。

第593章 扰乱社会治安    临近圣诞节,这一年也快到头了,ctv频道为《迪格拉丝中学》办了个粉丝见面会,人气高涨的妮娜也有出席。

    虽然才演了半季,她的风头却全场最盛,青少年粉丝们无论男生女生都高呼“妮娜!妮娜!”,这让她非常开心,很有一股事业有成的成就感。但同台的米丽娅姆-麦克唐纳不怎么高兴。

    在活动现场后台的洗手间,补妆的两人不期而遇。

    “妮娜,你的人气真高。”米丽娅姆说道。

    “你也不差。”妮娜和对方的交情一般,从她进剧组的第一天起,女主演之一的米丽娅姆就瞧她不顺眼,说话都冒着酸气。

    “你和我们是不同的。”米丽娅姆一边拿着粉扑对着镜子补粉,一边说着:“我们只是些普通人,没什么上升空间,年纪一大演不了这剧集,也就没什么新片约了。你不同,你是好莱坞明星,以后是要演超级英雄女朋友的。其实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在这。”

    妮娜不太想搭话,“我有档期。”既能练表演又能聚人气和赚钱,为什么不?

    “我是觉得,这对我们这些人很不公平。”米丽娅姆叹了声,看了看她,“我们演了些什么、整套剧集,因为你一个人,‘米娅-琼斯’,没有观众再在乎了。媒体、观众,大家都等着看你,其他人出场都不耐烦。你还要拍迷你集是吧?我就不懂你为什么不去好莱坞竞争。你在这里和我们玩,有意思吗?你该去和伊丽莎白-奥尔森、詹妮弗-劳伦斯那些人玩。”

    “谢谢关心了,但用不着你来管我的事情。”妮娜的脸色冷了些,收拾好收拾盒转身走人。

    “你知道瑞安之前和我约会的对吧?”米丽娅姆忽然又说,“你比我年轻漂亮,他变心了,我不怪他。”

    妮娜什么都没说,脚步不停地离开洗手间。瑞安也来了,等到活动结束同车离去时,她才问起是怎么回事。

    驾驶座上开车的瑞安有些吞吐:“米丽娅姆没说清楚,我和她之前是约会过几次,没有发展下去,还只是朋友。我和你在一起后,就没有再和她出去过了。”

    “哦。”妮娜眨了眨眼,他以前也说只是朋友,如果是这样那就这样,“你别骗我。”瑞安连忙说:“怎么会!”她说道:“那没事了,别和麦克唐纳来往,我讨厌她。”瑞安应了下来,她不想再说这事,从手袋拿出一包万宝路女士香烟,取出一根点燃抽起来。

    “妮娜,别抽那么凶。”瑞安说。

    “开好你的车。”妮娜撅着嘴深吸了一口,长长地呼出一股烟雾,“你得学会互相尊重。”瑞安默然的点点头。

    “唔……”她却摇摇头,还是男烟够劲,这玩意抽着尽是甜味。

    ……

    妮娜有一个很好的圣诞计划,全家到迈阿密旅游,把cpp也带上!去年圣诞节过得不好,今年可要补回来。不过在假期之前,她要工作,工作,工作!好好地创造一番事业,这才是现代女性的使命。

    《人物》的“未来女孩”采访摄影要到来年的1月4日在洛杉矶进行,她到时要以最好的姿态出现,别让那些女孩小瞧。

    在平安夜前,她还有一个工作机会,就是为专注流行文化和时尚的《nylon》杂志出镜拍一辑商业摄影照。它虽然不是过百万发行量的大杂志,21万销量也不少,虽然不是封面访谈,但它是月刊,新年1月封面还落不到她头上。

    这次的摄影主题是“流浪少女”,也许因为她成名的“玛姬”和“嘉莉”都很孤独吧。

    摄影师马克-加里特把摄影地点选在美国佐治亚州的门罗县,所以她选了相邻佛州的迈阿密,号工作完就前去和全家会合。

    她不喜欢带着家人工作,助理人员放假了,这是有摄影师、灯光师、化妆造型师、助理等人的常规专业摄影团队,没有危险,她就独立到达门罗县的社区“斯马”。

    第一次听说这个地方,smarr让她想到s迷le,挺好的名字,这里的风景更好!

    冬季了但仍然阳光温暖、气候宜人,树木不萧索但也不完全茂盛,像初秋的景色。这地方又真的非常偏僻,《冬天的骨头》里那种偏僻,乡村间很多场景都很荒旧,像路边锈迹斑斑的废铁,在多伦多就很难找到。

    几个场景下来,妮娜很是愉快,换了好几套初春休闲装,走在残旧的铁轨上、孤寂的树林中,又漂亮又独特。加里特这位新晋的时尚摄影师,她觉得能行!

    坐着团队保姆车到了又一个摄影地,一条车来车往的郊外道路边。众人在绿化地上忙活起来,妮娜看看一步开外就汽车川流不息的单向公路和对面公路,又看看绿化地另一边的分叉路口,他们来的路,明显是普通公路。

    “这是高速公路吗?”她不由疑问,看着一辆大货车驶过,然后又一辆,轰隆隆的车响震得耳痛。

    “是高速公路。”加里特的青壮络腮脸上神情平常,讲解道:“没关系的,等准备好摄影了,当有车流的间隙,你就走出去自然的走在路上,我们都就在这盯着,一有车辆靠近,就会提醒你走回来。”

    妮娜看起了周围,没有栏杆,一步的距离,车流虽然不断,的确会有一小段没车的间隙时间,可以趁机拍到照片。

    “真的没关系,有什么比流浪在高速公路上更迷人?”加里特又说,“妮娜,我们有创造力,但需要你的信任。”

    “呵呵。”妮娜有点憨笑,流浪在车流中,听着很酷……安全当然要考虑,可很多事情如果光顾着安全也就做不出来了,而且这是《nylon》的专业摄影团队,谁都不会想出事的,她也应该拿出专业精神来,笑道:“行!”

    不多时,众人开始摄影,有助理专门留意车流,拿着个喇叭随时叫妮娜回来。

    等了好一阵才出现车流间隙,加里特顿时说:“现在!”妮娜赶紧走了出去,心头提到了嗓子眼,脸色保持自然,做出行走的po色,感觉到相机镜头正拍下一张张照片。

    “妮娜!!!”

    听到一声喇叭大叫,妮娜立即转身跳回路边草地,呼出紧张的一口气,“拍好了吗?”

    “拍到了,这也太了不起了!”加里特很激动,众人也喜笑纷纷,妮娜比了一下大拇指。

    这下团队的劲头更高,要拍更危险、更叛逆的一张,妮娜趁车流空隙时穿行到高速公路双向的中间,坐在低矮的水泥护栏上,茫然的望向一边。当拍摄完毕,她奔了回去,众人又一阵庆祝欢呼。

    妮娜也真是高兴,不只是酷,努力的感觉踏实而让人满足。

    加里特更有个好消息:“以这辑照片的质量,我应该能为你游说《nylon》购买10张!”

    “哈哈,那就好!”她无法不欣喜,合同签的是5-10张,买满10张那可是一笔不少的钱啊。

    在这股喜悦中,团队再驱车离开高速公路到了旁边的路桥上,过往的车辆很少,他们可以好整以暇地拍摄。妮娜站在桥边,望向高速公路远处的车辆,接着又坐到路桥边的护栏上,双手撑着水泥,双脚悬了出去。

    “很好,很好……”加里特正连连地按动相机快门。忽然这时候,有警车的刺耳警鸣声从远而近地传来,众人都只见三辆警车从小镇方向传来,连忙都站到桥边,合力把妮娜拉起身来。

    妮娜心头像被石锤砸了一记,有些蒙了,这些警车不是冲他们来的吧?

    顷刻间,三辆警车没有驶过去,而是停在众人旁边。车门相继打开,五、六个满脸凶相的警察走下车,其中一个警官模样的白人中年平头男人瞧了瞧众人,嗓音粗沉:“因为涉嫌参与扰乱社会治安行为,你们被逮捕了,跟我们回警局吧。”

    “嘿!”妮娜最先一声惊呼,迅速变了脸色,棕色杏目瞪大,什么?扰乱秩序?

    众人都陷入无措,领头的加里特上前交涉:“警长你好,我们只是路过下车拍几张照片,没影响过往车辆,这就走了……”

    “先生,我们已经接到报案你们在i-75高速道上乱来。”平头警官没什么罗嗦的意思,“在路桥上摄影也属违法,你们被逮捕了。”在他说着的同时,几位警察拿着手铐扣了加里特带向警车,以及其他人……

    门罗县是个人口不到3万的小地方,县城福塞斯警察局平时没什么事做,所以出了这档事,是一定要管的。

    “等等……”妮娜双手避开一位警察的手铐,急得话声发颤:“警长,警长们!我们这是专业的摄影,他们是《nylon》的团队,我、我叫妮娜-杜波夫,是个演员和模特,我演过两部电影!《驱魔录像》、《魔女嘉莉》。我们没做什么坏事。”

    “我不管你是谁,小姑娘,你被逮捕了。”平头警官亲自从腰间拿出一副手拷上前去。

    “不,不,请听我说!”妮娜连声恳求,看看周围,翻腾的心海只剩一个念头,我不能被逮捕的,不能,不能,不能……绝对不能被逮捕!不然这件事肯定会曝光,然后每个人都知道,然后…然后谁都会知道……妮娜-杜波夫进了局子……

    “你是想要拒捕?”平头警官冷笑的问,似乎随时就一下把她按倒在地,“你们这些人,我见得多了,以为这里是小地方就能胡闹。超级明星,现在我要逮捕你回警局,你可以拒捕。”

    团队众人纷纷都急喊:“妮娜,别拒捕!”、“听他的,妮娜,别冲动!”

    “我不知道的……”妮娜还在闪避那副手铐,像在解释又像在自语:“我不是故意的,这是专业的摄影团队,我不知道的……”她几乎哭出声地哀求:“能就放我走吗?我不能,不能被逮捕的……”不能被知道做了这种蠢事的,这种蠢事。

    “妮娜!!”

    砰一声,平头警官一把扯住她的手臂,猛力地强行扣上了手铐。

    警察们粗暴地揪着众人走上警车。

    ……

    咔嚓!一张福塞斯警局的嫌犯正面拘留照拍下,照片中是一个棕发少女,发侧染了几绺紫色、红色、黄色等的发束,烟熏妆的漂亮脸容面无表情,杏目木然的望着镜头。

    嫌犯拘留信息:

    个人信息:

    名字:妮可莉娜-杜波夫

    性别:女

    出生日期:01/09/1989

    国籍:加拿大

    民族:白人

    眼睛:棕色

    头发:棕色

    身高:170cm

    体重:50kg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