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褐熊剧院的银幕出现了影片第一次夜景。

    杂物繁乱的破屋被暗黄灯光和暗红火光融成的光线照亮,一家四人都在火炉边,康妮坐在摇椅上,男孩儿窝坐在沙发边做作业,却不太专注,互相拉扯对方披裹在身上的毯子。在旁边补毛帽的芮骂道:“我叫你们两个先把他马的作业做完……”

    她的话声被嘎哒的开门声打断,镜头切去只见是邻居家那个粗壮婆娘抱着一只大纸箱在推门,“嘿,芮。”连着骨头的鹿肉从纸箱边缘冒出,还有瓶酱油什么的。婆娘的目光一移,语气热了许多:“桑尼。”

    单人近景,桑尼在扭头望去。对话和镜头都有强烈的暗示,婆娘带鹿肉来为的不是谁,就是金头发桑尼。

    “哦,松娅。”芮起身地应道。

    “给你们带了些吃的。”松娅把纸箱放到靠近门口的一张高椅上,笑道:“桑尼是长个的时候,多给他吃点。”她这话等于告诉观众怎么回事,要不是丈夫这个私生子,她瞧都不瞧芮三个一眼。

    两个镜头明确了这点,一个是桑尼的单人近景,他在走去,看到肉的眼神如同初生野兽的目光;另一个是哈罗德和康妮的双人中景,他在咽了咽口水。

    “我们均着吃。”芮语气平淡,没有道谢。

    “那个条子,巴斯金,来找你们,还好吧?”松娅的肥脸有一丝明显的异色,询问不是出于关心,而是紧张着什么事情。

    “他是来找我爸爸的。”芮说道。

    “他在找杰苏普?”松娅的异样更甚,“你知道他在哪里吗?”芮微怔的答:“不知道。”松娅又问:“真不知道?”芮也有了点异样的点头,她已经感觉到不对劲。松娅近乎于明摆的拷问:“看来你没告诉他什么,对吗?”

    “我就是知道也绝不会告诉他。”芮回答得不假思索。

    观众们都能明白,什么事情都好,他们有一条最高的法律,不能败坏他们这一带的家族规矩,无论如何,警察是敌人。

    “哦好,那就好。”松娅当下没再多说,向围在鹿肉箱边的桑尼摆摆手就走了。哈罗德立时也冲来扑了上去,兄弟俩嗅动鼻子吸着肉味,都狂热的念叨:“好啊,太好了。”、“噢好啊……”

    芮站在那里,眼神凝固。

    到了这,银幕给了观众们一些问题,松娅送来肉粮算是帮助吗?她算是好人吗?为什么她那么着紧丈夫的私生子?

    场景一切又是清晨,芮走在一条荆棘丛生的小山路上,还是那身衣服,她在第二天踏上了寻父之路。

    在紧接的场景,芮到达一幢位于险峻山坡上的木房子前,观众都认识了又一位中年女人,维多利亚。她的红头发盘成髻,长得高挑圆润,穿着一条棕白格子连衣裙,颇为漂亮,看上去与山里其他女人都不同。

    她贤淑温柔的说“小声点,眼泪还没起床呢。”她显得人很好,给芮冲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让其“暖暖身子”,她还露出影片首次的真心笑容,似乎是个活在幸福当中的女性。但她有什么可幸福的呢?芮的第一句话是问“他在吗?”维多利亚说“正好昨晚他是我的。”这意味眼泪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她还幸福个什么劲?

    芮显然很喜欢维多利亚,也是露了一丝真心微笑,接过咖啡时还说了第一句有礼貌的话:“谢谢。”

    气氛立即就冷下,眼泪说着一句“你不该这样,别去找杰苏普。”走进厨厅,并非是什么好男人,好像也不是什么魅力男人。他身形瘦削,穿着褐绿t恤和灰白睡裤,棕黑短发蓬松,中年脸庞蓄有白须,右眼角有三滴黑眼泪纹身,慵懒的神情焕发着骇人的气势,一看就是个亡命吸毒鬼。

    镜头交待得干脆利落,他一往餐桌旁坐下,就从桌上的装满坚果的玻璃碗里抽出一小包冰粉,一边用小勺子勺了点,凑去鼻吸,一边说道:“出不出庭,坐不坐牢,由被控告的人自己决定,你说了不算。”

    芮对于眼泪吸冰没什么特别反应,却显得有些忌惮这个男人,轻声问:“你知道他在哪里,对不对?”

    “男人在哪里,根本用不着让你知道。”眼泪叔叔又说,维多利亚冲了杯热咖啡给他,没有反对的脸色。

    “但是……”芮又说。

    “我没有见过他。”眼泪语重了点,边说边从裤袋拿起一把黑色的手枪检查弹药地摆弄。芮平静的追问:“他会不会又跟小亚瑟那帮人一起混了?”眼泪的神色越发严肃,话声越发沙沉:“不管是谁,包括你,绝对不许跑到霍-克弗尔那边去。到处打听他们不想告诉你的鸟事,你会死得像一滩屎。你不是什么城里的傻逼女孩,这一点你应该清楚。”

    这时镜头切向站在旁边的维多利亚,她有心打圆场:“芮,你妈妈怎样了?”

    “还是老样子。”芮没有看她,双眼一眨不眨的对视着眼泪,又问道:“我们好歹是亲戚,不是吗?”眼泪也望着她,“别人不认那个。”芮终于熬不住般移开目光,露了点怯。维多利亚不忍心的帮腔:“眼泪,你认识他们,可以问问……”

    “闭嘴。”眼泪说了声,站起身要走。维多利娅顿时闭了嘴。芮突然冲眼泪骂道:“操妈的,爸爸是你唯一的兄弟!”

    尽量别打架,但如果一个人被打,最好两个人都流点血!

    眼泪猛地一步冲去,一把揪住芮的头发,作势一下几乎把她的脑袋磕向餐桌,又猛然一下往后拽起。仰角特写拍去,芮的脸朝上,双眉在紧皱,嘴唇在微颤,流露出满心的恐惧。维多利亚的画外音尖刻了些:“眼泪!”

    斜侧仰角近景,眼泪的冷脸从右上凑近左下的芮,仍是轻沙的语气:“你以为我忘了吗?杰苏普和我一起混了快40年了,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我也不会去打听他在哪里。你也老实在家待着,我不像杰苏普不肯打你,如果你不守规矩,我会揍惨你。”

    话音落下,他就放开了芮,拿起餐桌上的冰粉袋和手枪离去,背身走出门口时又说:“给她点钱,让她滚回家。”

    芮的双目像失了焦距,身体在椅子陷落下去,双手整理乱了的头发,却不只是不自然,而是在发抖。

    “芮……”维多利亚爱莫能助的样子,一边从衣袋掏出钱包和烟盒,一边道:“你还是听眼泪的吧。要不要抽根大-麻烟?”她从钱包拿了五六张小额钞票、从烟盒拿了一根长烟递给芮。

    芮还愣着几秒才回神接过钱和烟,“谢谢。”

    场景硬切,芮又走在崎岖的小山路上,边走边抽右手夹着的大-麻烟,娴熟的吞云吐雾显明她不是第一回抽,是个老烟民了。

    此刻银幕外看着这一幕的观众们,不少人感到心情矛盾,刚对维多利亚产生的好感、对芮的共鸣关心,忽然都像遭到了打击。“好女人”维多利亚怎么能给芮大麻?“英雄”芮怎么能就这么抽了?她的执着呢?是之前的理解有误吗?

    她缺乏教养、想偷东西、敌视警察都情有可原,但她完全自愿自然地抽大麻,不是和坏蛋们一样吗?

    观众席前排这边,叶惟压着声的问莉莉:“在一个没有好人的世界,谁是好人?”莉莉闻言若有所思。

    旁边也听见的詹妮弗想起那些角色创建分析,别用“城里/世俗”观念去要求和理解芮的“山乡/角落”观念,在芮的世界,从小吸烟饮酒抽大麻不属于“坏”,偷东西是可耻的,软骨头、泄密都是可耻的,但造冰贩毒不可耻。这是不同的思维,她不是一个普通少女,也不是一个普通乡下少女。

    普通观众可能难理解而定义为“复杂的人物”,行家一眼就看出门道!也是令人惊讶的。

    韦恩斯坦兄弟前几天就被惊着,影片的核心至此已经隐现,芮的非传统英雄面貌继续深化,与原著相比,她不但没有得到任何修正,比如不抽大麻,还“坏”得一目了然,原著没有详细的段落,电影可以停在接不接烟那里,不是非要有确切的镜头。

    这不只是关乎观众的观感,更是故事的主题,到底要说什么?这点还不是最要命的,女性人物们没有得到美化才是。

    不管原著怎么样,如果是在一部典型的女权电影里,她们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首先,芮显得太害怕了!对峙眼泪、反抗男权,她可以害怕,可以不像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但不应该害怕得身子颤抖。而且她这副模样彻底暴露了她的心灵,她只是个怀着一颗少女心、出口成脏装着假小子以保护自己的穿裙少女而已。

    在这场戏中,要芮“老实在家待着”的眼泪代表传统男人,要芮“你还是听眼泪的吧”的维多利亚代表传统女人,“不肯打芮”的杰苏普代表前卫男人,而芮代表女权女人。

    芮虽然生长于险恶艰难之中,但她不是生于“是女孩就扔掉”的家庭,也许有爸爸在的时候,芮根本从没有挨过揍,她像是山里的小公主。

    这隐喻很明显,现代女权主义之所以能崛起一大原因是因为部分女性抗击传统,另一大原因是因为部分男性“不肯揍”。就像杰苏普,爱护家庭的“坏人”,不揍女儿,老婆偷情生的儿子也好好养着,他是个传统男权社会(方圆三十英里内)的叛徒,也因此,他出事了。

    女权女人的凶恶是由那些前卫男人惯的、让的、给的,作势打她就让她吓得发抖,还从来没有和真正传统男权(霍-克弗尔)有过对决,眼泪怎么都还“给她点钱”,那些男人不会。

    芮找杰苏普是女权女人找女权男人的保护,否则泡沫一破,就会失去既失败又激励女性的女权之母(康妮)、成长中的女权男人(桑尼,哈罗德)、房子和林地(阵地,战果)。因为故事不神秘,从这个方向去推断后面的寓意,芮被打就是一种女权的破灭和另一种女权的觉醒,而她锯取女权男人的双手则意义她不再依靠男人去对抗男权和奋争女权。

    这样当然不比把故事美化简化为一位坚强少女为了守护温暖家庭宁死不屈,一路得好心女性相助,彰显了女权力量,感染了传统男人和传统女人,获得了英雄奖励好拍。

    要怎么美化怎么拍?

    女权之母不能偷情有私生子,发疯只因为遭受男权的压迫,她是无辜的牺牲品,警示后人的雕像。

    男人的附庸(松娅)会出于善意给芮提供帮助,绝不能心甘情愿的关怀丈夫的私生子,诱惑成长中的女权男人回归传统男人,非要做这些事也只能是出于男人的指使。正如被指使打芮的女人们,而在之后,她们会自我救赎,带芮去锯手。

    关键是她们不能有半点真心的快乐,这种故事里的每个女人都应该苦大仇深。快乐的男人附属(维多利亚)太碍眼也太软弱了,她可以服从于眼泪,但她至少要吵一架,显出她的不满和女权意识再服从。

    女权影片需要有这些人,她们行尸走肉般忍受过活,力所能及地帮助女权英雄,终被唤醒女权意识,至少有那苗头。

    你大可以说那样改编是卑鄙的,毫无疑问的却是它更容易形成一股单一清晰的情感:为芮感动,为女性喝彩。

    有时候电影有电影的方式。而在这里呢?康妮、松娅、维多利亚,她们甚至都对女性形象有负面影响。

    “女人”当中确实有这些类型的女人,因韶华不再无法再迷倒男人和人生失败而发疯(原著)、甘当男性的附庸、甘当某男人的情人之一、正当好男人没劲但一看见非法坏男人就心痒(杰苏普的情人)、年少鬼混被搞大肚子……

    问题是这些女人应该出现在一部女权影片里吗?一些女观众都已经不爽了,她们可不想牵连这个,都是臭男人的错。

    媒体人们也都很意外,即使是叶惟,竟然敢拍得这么狠!仿佛是对女性的鞭挞而不是摇旗呐喊。

    这究竟是不是一部女权电影?

    这么拍不是不行,没有陈词滥调更是好事,但一不小心就会翻船,只是揭揭女权的疮疤可成不了颁奖季的宠儿。在揭疮疤的同时宣扬女权,拍出一部寓意深长、具有说服力的非传统女权片,那样才行。类似《撞车》里的马特-狄龙。

    因为银幕影像如此的放肆,很多影迷大呼过瘾!

    这就是那种一场戏、一句台词都不能错过的电影,一个镜头就可以关系重大!经典文艺片则是,它明里讲着一个故事,暗里讲着另一个故事,甚至是另外好几个故事,值得多重的解读。

    有的片子明暗故事都讲得沉闷,不是今天。它的明面故事引人入胜,是否理解复杂的内涵并不妨碍每位观众对故事的关注,芮要找到她的父亲,而她困难重重,开始就碰钉子,唯一的叔叔不肯帮她,还警告她别再找了。

    她还能怎么办?她会去霍-克弗尔吗?

    这个时候,“盖尔”在银幕登场了。观众们终于得见最后一位未来女孩艾丽西卡-维坎德的亮相。

第578章 野丫头    银幕的影像很似现实主义叙事风格,由松散的一个个生活切片所组成,但又是完整的一天。

    开场戏后回到屋内客厅,芮在给一位坐在火炉边摇椅上的中老年女人喂药,女人满脸深陷的皱纹,一头乱糟糟的长棕发,没有焦点的眼神、木然的样子显然精神有问题,她一言不发地吞了药丸。

    镜头同时混剪着桑尼和哈罗德,他们正坐在面向电视的沙发上吃着玉米面糊,边吃边看着天线旧电视机上公共频道的什么早间剧集,忽然信号不好,荧屏影像模糊起来,桑尼有点烦躁的说着“拜托!”起身走去拍打电视机左侧,发出砰砰声响。

    “试试敲后面!”哈罗德说。

    “别费劲了,赶紧吃完,校车就要来了。”芮拿着梳子给母亲梳头,但桑尼还在拍打,哈罗德起身要帮忙,芮大声了些:“不是饿吗?能不能拜托你们把他马的早餐吃完?就要误车了!别他马的想逃学!明白吗?”

    哈罗德坐回去,桑尼停了下来。

    银幕外观众们知道了更多的状况,在普通人的认知里,这绝对是个糟糕的家庭,母亲精神失常是一回事,每件事都能吵起来却是另一回事;芮是个糟糕的姐姐,几乎每句话都是脏话,没有营造半点“家庭温暖”,正相反。

    然而观众们又渐渐的更理解为什么。

    相比前一个场景,俩弟弟似乎越来越不听话了,芮正在失去对他们的养育。她虽然粗鲁,却对上学一事非常上心,她知道那是最重要的。不过她自己呢?她看上去也就16、17岁。

    场景一切,全景镜头中,姐弟三人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她在连衣裙外又穿了件黑旧的外套。周围没什么美丽风景,有的就只是萧瑟残破,树木都没有叶子,路边枯褐的野草半人高,见不着有什么车辆和人烟。

    镜头切为从山上拍下去的广角,画框右侧的山路那头一小片空地停有一辆黄色校车。

    “尽量别打架。”芮的画外音把镜头拉回去,她对两个弟弟说着:“但如果你们有一个人被打了,你们最好两个人都流点血。”左边的哈德罗和右边的桑尼都点点头,芮没有亲昵的动作,“好。”

    影厅的气氛越发沉冷,芮在努力地守护、带领、教育他们,可她提供的到底是什么教育?

    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镜头没有停留,校车内,姐弟三人相继走上校车,车内坐了有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少儿,他们的神情都很不友善,一片吵杂的背景音。俩弟弟走向车尾,芮就站在车门边抓着拉手。

    司机是一个肥得像一堆肉的中秃白发老男人,他见着芮,顿时高兴的嚷嚷:“芮,回学校去?”

    “不,只是搭个车。”芮没什么好气。

    校车门关上了,司机一边开动,一边乐道:“你好久没来了,怪想你的。”

    在像是吵架的背景音中,单人侧面近景,芮面无表情的望着司机,说道:“如果你想操-我,操-你自己去。”

    “我那活儿早就不行了。”司机呵呵的笑说,校车在颠簸中驶去,“别老拿我寻开心。”

    “狗屁。”芮说道。

    对于银幕上发生着的事情,在满车的小孩面前说这些,镜头不以为意,没有渲染,也没有任何的情感波动。就这么平平常常的,小孩们在继续吵杂,芮继续站在那,司机继续开车。

    没有人觉得有问题,仿佛这是最正常不过的情况,仿佛这是校车内本来的模样。

    但观众们尤其是父母观众心感不安,在座的一些富人孩子纷纷皱眉和皱粗眉,就算是公立学校,这都太恶劣了吧?是真实还是戏剧化?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芮缺乏教养真不能怪她。

    场景一切到了学校的边门场地,远景镜头,背景的两幢学校楼就像简陋的大厂房,芮双手插衣袋的大步走着,镜头随着她从左往右横移,有走路般的轻微晃动。后面靠着一辆黄皮卡的三个男生入画,他们都在抽烟,其中一个叫道:“嘿!芮,来一炮?”

    芮径直的走过,像根本没有听到。镜头快剪间,不远那边有人在打架,一个瘦小男生正倒在泥地上被几个男生群殴,周围有几个浓妆艳抹的女生或在抽烟或在看着;不远处一对学生男女在一辆白皮卡边亲热,那男生正一手摸着那女生的胸,一手掀起伸进她的裙子里在活动。

    镜头依然平静得冷酷,也没有惨叫声、呻-吟声等背景音,只有芮重重的脚步声,她和其他人谁都没有大惊小怪,她就没有去看,像只是些最寻常的路人。当她看到一群五个的怀孕少女提着书包走来,她的目光才凝了凝。

    “芮。”、“回来玩?”她们都打招呼。

    “嘿,顺路而已。”芮回应,有点疑惑:“艾比,你也怀孕了?”镜头对准一位金发少女,她笑容牵强地摸摸微隆起的肚子。另一位红发少女说:“有她受的了,她不知道谁是孩子爸爸。”少女们都沉默的露笑,芮也脸露一丝似笑非笑,又一个棕发少女说:“最好是个带把的,那不愁爸爸。”艾比忽然说话:“是女孩我就扔掉。”

    “走了。”芮对此没有态度,继续前行。而早孕少女们走向学校,大家都那么自然而然。

    见不着老师,除了那个粗俗的司机,没有一位学校的教职员身影出现在银幕,只有一个个混帐学生,抽烟、打架、亲热、早孕……似乎学校不是一个增长自己的象牙塔,而是一个毁掉自己和别人的熔炉。

    观众们还能不明白吗?这个叫芮的少女满口脏话,但相比影片里的其他人,好像不是什么大事。在这种地方,她对两个弟弟的教育好像是……一种必要?一种正确?

    男的像野蛮人一般只忙着操,女的也像野蛮人一般只忙着被-操,全是些狗屁,这种地方。

    观影到现在也就几分钟,让媒体人们惊讶的可真不少!

    冷酷的影像每一段都在践踏常规,或者说蔑视包括独立文艺片在内的政治正确准则,一个个如此敏感的话题,作为主题拍一部电影都说不尽的内容,被陈列在那里,有如草芥,酝酿着一场不知什么的风暴。

    而卡希尔、马灵等电影创作者多少有些感叹,viy就是viy,心真大!这样去改编这个故事是走了最难的道路。

    w’sb原著是可以拍成一个简单、直接、有效的女权主义故事的,却不是这么拍。

    在这开头构建段落之中,芮没有遭到什么不公平伤害,并不是学校还挺好,学生们有着希望,只是芮因为她的家庭而辍学。没有,在这种学校,她的辍学什么都不算,甚至她的家庭困境也不算什么,校车上那些孩子,学校里这些人,表亲们哪个不是遭受着同一种环境困境?

    电影的焦点似不在一个家庭,而在一个地区,但这是关于一位少女英雄守护家庭的女权故事不是吗?

    问题是这个家庭一点都不可爱不温暖不美好,没有一两只卖萌的狗,或者一个笑得灿烂的小妹妹;问题更是这位少女也一点不可爱,没有提供正确教育,没有被不公平伤害,善良、有本事等都算不上。

    看着一个非常理的粗野家庭,一对如同狼虎幼崽的兄弟、一个动不动就脏话的少女,简直是一群讨厌的人。

    当危机出现,这样的少女要守护这样的家庭,观众会理解、会在乎吗?能产生共鸣吗?

    褐熊影院里一片安静,观众们都见影像到了一家简陋的小超市内,芮走在两排放满食粮的货架之间,她的目光留意着左右,突然就伸手从右边货架拿了一袋小包装的面粉,从衣底塞进黑外套,再双手环胸地抱着,若无其事地走去。

    不管超市的人员有没有看到,银幕外每个人看在眼里,芮在偷东西。然而正如镜头的平实、配乐的寂静,开映至今的气氛已经让人感觉:那又怎么样?不然她还能怎么样?

    忽然,芮还没有从下方走出画框,却又转身回去,把那袋面粉拿出来放回了货架。她驻足看了几秒,才转身离开。

    芮的从容让观众知道不是有被捉住的危险,这是她的意愿……她不想做这事。也许事情还没糟糕到要偷东西的程度,也许就是她的骨气在这次挣扎中赢了。下次呢?在这种环境总有下次。

    弟弟们在变坏,她也是。

    噢!精妙的故事策略。卡希尔、马灵等人看到了,叶惟使用了“执着—放弃执着”这个点来让观众产生共鸣和关心。

    当芮告诉哈罗德“永远别开口去要应得的东西”,当芮把不应得的面粉放回去,她就有了非传统英雄的执着,而且是有价值的执着。现实世界的是非本就不是全部都能说清楚,在善恶难分的贫险之地,她还能自有一股信念,并努力地教养两个弟弟。

    以她可以想到的、懂得的、能够的方式。

    她又怎么不是善良?这家人怎么不温暖?人们希望芮可以成功,无论她算不算得上是“好女孩”。

    就在因为这份共鸣和关心造成的更加沉重的气氛中,银幕回到那间破落的山屋,窄小的卫生间里,没再穿外套的芮在给母亲洗头,两人都没有说话;场景一切,芮在屋后山坡上晾着衣服,挂在晾衣绳上的都是些旧衣;场景一切,芮坐在屋前门廊上,一边啃着一块像发了霉的黑面包,一边翻看着一张征兵海报,样子若有所思,忽然啐了一口面包渣。

    芮似乎想应征参军去,她的神态动作却说明她是出于现实的考虑,她想离开这里。

    尽管参军是一种象征上的男性化,而她穿着裙子,那应该也是什么执着,但入伍了就能逃离这个鬼地方,告别这个家,可以考虑自己的事情,会有自己的事情……

    砰砰的声响!木屑乱飞,芮又在木桩头边劈柴,连衣裙的裙摆挽起束在牛仔裤里的腰间,她抡斧劈柴的动作熟练而有力,短促而迅疾。相比早上,桩头后边已经整齐地码着一个可以坐人的柴堆。

    在劈开又一块木头后,芮呼着粗气,咳的一声朝地上吐了一口痰,扔掉斧头,完工般坐到了柴堆上,两条腿分在两边,穿着黑靴的双脚稳稳地扎在地面,粗野得不像女孩。

    但她静静的望着前方。

    这时候银幕上出现了一连串的风景空镜头,又似是芮的主观:

    她看到开阔的天空被晚霞染红,有一群不知名的鸟飞过;她看到远方的枯林,萧索的树木此时显得有些柔和,那必定是鸟儿们的安乐窝;她看到或想象到一条林间的小溪,溪水在徐徐地流动,安静地沁入心田。

    当镜头再拍向芮,只见她双手撑着柴堆,双腿拢在一起,身子仰后的像要躺下,微仰的脸容忽而显得美丽。

    此时此刻,无论芮在想着什么,她的灵魂静了下来,她在幻想着、憧憬着、向往着、享受着那片存在于未来的宁静。

    镜头就这么静止一般,也没有声音,观众们都跟着芮在静下,那些美景让人看到了这位乡下巴姑娘的另一面,其实只要有机会,她也可以、也懂得城里人的那些狗屁。

    那才是她想要的吧,也是她为什么执着。

    此时所有这一切,都十分静丽。

    突然就被从远处山路驶来的汽车车声打破,芮回过神来,站起身望去,但似有期待的神情立即变成了急恶!她奔跑了去。远景镜头,就见是一辆警车,而桑尼的脑袋正从后座探出窗外张望着。

    “操他马的条子!”芮破口大骂,冲到了警车前面,几乎是截停车子,神态动作都充满攻击性,她叫喊道:“他们啥都没干!他们他马的啥事都没干!你们这他马的是想做什么!?”

    与此同时,警车的两侧后门打开,桑尼和哈罗德走下车,本来还笑嘻嘻的,被芮横了一眼,随即就木了脸,规矩地站好。

    “野丫头,我不过是把他们从校车站点带了一路。”一位中年警官边说边从车前门走下,他的个头一般高大,神态严肃,手枪枪套很明显的别在腰间。他看看周围,镜头随之扫去,那边的金头发米尔顿等几个男人在望来,透着可见的敌意。

    一听是这么回事,芮的惊急都没了,又一副冷冷的臭样,对俩弟弟说道:“再让我看见你们坐条子的车,你们就等着被宰了喂猪去吧。”俩弟弟在连忙点头,芮又说:“马上去把那些柴搬到厨房里,去!”他们跑开了。

    “我本来也要来的。”警官说。

    “这又他马的怎么了?”芮问道。

    镜头一切,两人的背影一前一后地走向木屋,警官在说着:“我得和你妈妈说几句话。”搬着柴薪的俩弟弟望见大姐站在门廊上,而警官走进屋子。斜侧中景,芮站在那里,警官的画外音从屋内传出:“康妮,最近还好吗?我能问你点杰苏普的事情吗?”

    没有任何回应的声音,芮面无表情。

    嘎哒,警官走了出来,与芮几乎并肩的站在门廊上,一声叹息,似是悲哀、怜悯。芮没有看他的说道:“你就告诉我吧。”警官问道:“你知道你老子在取保候审期,是不是?”

    “那又怎样?”芮问道。

    “你知道他是造冰的,还坐了好几年牢,对吧?”警官又问。镜头又扫了扫那边的金头发米尔顿等人,有人在抽烟,有人在望来。芮的画外音语气淡淡:“那是上一次,你们每一次都要有证据,这次你们没有证据。”

    “听着。”警官说,镜头切回门廊,他正视着芮:“我在这破路开了两个小时,不是来和你废话的,住在这里方圆三十多英里的家伙,谁不是毒贩?下周就要出庭了,但看样子我是找不到杰苏普了。”

    “也许他看见你来,躲起来了。”芮语气不变,继续在敌对的讽刺。

    “也许吧。但这事和你们也有关系,他已经把你们的房子和林地做抵押借贷了保释金。”警官说道。芮这才正眼的看向他,疑惑的皱起眉头:“什么?”警官重新戴上之前摘在手中的警帽,一边说:“杰苏普把一切都押出去了。如果他不出庭的话,按照合同,这里都会被收走。”芮的脸色变了,警官顿了顿的问道:“你们还有地方去吗?”

    芮的右手扶住了门廊护栏,怔怔的,“我会找到他的。”

    “丫头,我一直在找,而且……”警官欲言又止。

    “我说了,我会找到他的。”芮又说了一遍,更加的决然。

    那边的金头发米尔顿要走来,警官像有点懦怕,搁下一句“一定要让你老子明白这事的严重性。”就抬步离去。金头发米尔顿也走回去了,他们目送警官上了警车开走。

    而芮还站在原地,眼神定定的,想着不知什么。

    银幕外,观众们之前的疑问全都明了,事情就这样,寒冷,残酷。这个本就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的少女什么都没得到,得到了巨大的危机。她要找到她父亲?她要怎么坚持她要坚持的?

    她不能找不到,否则她、母亲、两个弟弟都将落入地狱,像野狗一样,她再也不会有自己的未来。

    放映到这里不过就是开头10分钟,以古典三幕式结构来说,第一幕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