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感觉怎么样?”莉莉问。

    “一言难尽。”叶惟一边开车一边说。

    夏令时结束后,洛杉矶下午5点不到就日落了,叶惟6点下班后到莉莉家接了她前去圣莫尼卡海滩的one-pico餐厅共进晚餐,此时已是夜幕。这是5号凌晨后,他们三天来第一次约会。

    这几天的事态发展,在他们的意料之中,但又不在设想中。

    他们一起幻想过会是全世界鼓掌祝福,那没有发生;他们也幻想过全世界知道后哦的一声就不理会了,那同样没有发生;他们还想过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他们都能处之泰然,微笑以对,那…也是没有发生。

    叶惟望着前方繁华的夜路,从后视镜瞧得见后面有狗仔队的几辆车跟着,向副驾的莉莉说道:“你知道一开始我真的非常激动高兴。”莉莉点头,他开始时说什么都带着笑声。

    “外界什么报道、什么声音都好,我看着都在笑。”叶惟笑了声,“就是有一股不可抑制的快乐,祝福我们的,我笑,骂我们的,我也笑,就是太开心了。”莉莉听得也脸露笑容,“我觉得那是得意。”

    “是啊,然后就像……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觉,就像《毕业生》的结局,当激动过去,很快就木然了。像…wtf?这样好像又不是我要的,但不这样又不行,总有这一天,真让人沮丧。”叶惟的语气都低落了些。

    莉莉点头,又摇头说不,“一点点,我早就告诉过你了,我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他转头看看她,她有点嗔态,似在说“看看现在,明白我之前用心良苦了没!”

    “当明星就得承受这个。”叶惟耸肩,其实在私生活方面,他向来不怎么在乎外界的声音,如果在乎那一天都活不下去。自然而然地过自己的生活就好,假的坚决反驳,真的是什么就什么,时间一长差不多是自己,这种生活态度还行。

    但在莉莉的事情上,他就是做不到那么洒脱或者说理智。他怒道:“我想把那些坏蛋全部狠揍一顿,至少骂一骂,我昨天几乎就骂了,可是又不想反而把事情闹大。”

    “别听他们的闲话,他们了解些什么呢?”莉莉豪气的唱了句,张大嘴巴地笑,眸子满是调侃之意。

    “我真有些受不了他们不了解却在说三道四。”叶惟连连地摇头,“事情没我想的有趣,我现在就想赶紧平静下来吧,我们也只是一对情侣,没什么好关注的。”他看看她的笑脸,“你呢,感觉怎么样?”

    他一直以为恋情公布后,她会是更纠结的那个,需要他抱着安慰唱“来吧,别哭了,一切都会好的”,没有,她淡定多了。

    “我还好。”莉莉俏皮的歪头,“我讨厌的是非自愿的失去**,但这个行动是我们的决定,之前都由我们掌控。之后这几天的事,我还有点庆幸只是这样呢,我以为会更轰动更烦人的,现在的我的影响力真比不了小时候的我。”她自嘲一笑。

    “哈哈。”叶惟笑着驶向海边停车场,“为什么我感觉到你有不安?”

    莉莉抿嘴的唔了声,两道英眉微皱,“是有一些,不是因为外界说什么,只是老问题……我不想分享这些,我们的感情、故事,我们的爱。现在就像有什么…不只是属于我的、我们的,这真的不好。”

    “一种被洗劫的微妙感觉,我也有。”叶惟理解她的心情,“以前我们的世界是**于这个世界外的,可现在两个世界在交汇。”莉莉双眸一亮,他又笑道:“没关系的,其实我们没失去什么,只不过是透了几缕阳光照到这个愚人世界而已,我们的世界还在那里,还是只属于我们。”

    莉莉甜得不由轻笑出声,她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他全然明白她的心意,我们可不只是一对情侣,是灵魂伴侣!

    叶惟驶向一个空车位,继续笑说:“又或者比喻为我们在一个只属于我们的遥远星球,我们所发出的光,地球捕捉到时其实都过去一亿光年了,那有什么关系?我们每一天都在发光发热。”

    “一亿光年,那可真远。”莉莉轻声,“我还有点害怕。”

    “害怕什么?”叶惟问道。

    “时间是没有击败我们,但时间确实改变了我们。”莉莉又颦起了粗眉,“这一季的我们真的很好,我不知道下一季的我们会变成怎么样。我有些多愁善感了,没办法,我是菲尔-柯林斯的女儿。”

    她又自嘲,这几天她像改了名字,不是叫莉莉-柯林斯,就叫“菲尔-柯林斯的女儿”。

    叶惟边停车,边哈哈笑道:“我可受不了不会伤春悲秋、还说伤春悲秋的人是白痴的俗物。”莉莉高声的笑说:“而我可受不了看着夕阳就哭的娘娘腔!”叶惟大叫:“我没有!”莉莉乐道:“有一次你就有。”

    “那是沙子吹进眼睛了,我称之为‘浪漫险’。”叶惟一停好车,就冲冲的看向她,“你知道什么会让我哭吗?”

    莉莉上翻了下双眼,“失去我?”

    “是啊!”叶惟笑了起来,“还有看不到你的改变,那会让我哭,不能和你一起改变,那会让我哭!人们经常说最美好的时分是我们初识时,我要说,去他马的最美好的时分是我们初识时!那不是真正的爱情,那是爱自己、爱自己憧憬的想要的,不!如果人生若只如初见,那我怎么了解你的内心?怎么去爱你?”

    “我不知道……”莉莉的眸子有点儿闪避他的凝视,那双眼睛太灼热了。

    “我知道!那最好分手,因为那不是爱。”叶惟温柔了些,“莉莉,我不怕改变,不怕任何新情况,那会让我看到更多的你,更多的自己!我想要越多越好的了解你、拥有你、爱你,我要知道你的爱有多深,我对你的爱又有多深。”

    莉莉也凝视着他,“那么…最美好的时分是我们一起时,这够了么?”

    “只要是每个晴天和雨天。”叶惟伸手去抚抚她的脸。

    “我们有些莎士比亚了不是吗?”

    “谁在乎,一直都是。”

    两人都大笑起来,互说的这一通情话就是最新的ia光芒,地球人,一亿光年后再捕捉吧,哈哈哈!

    他们此时不舍得下车离开这个充满爱的世界,可是狗仔队的车辆纷纷跟着驶来停在周围车位,距离如此之近,让他们透过车窗都能看见邻车内的狗仔身影,这些人拿着单反相机就拍,一片片的闪光打来。

    “惟格!莉莉!”、“莉莉,你今天真漂亮!”、“终于拍到你们的同车照了!”

    狗仔们的摄像机、录音笔等都已经开动,就差一个电视直播镜头。

    两人都瞬时变得安静,这次约会既没有故意招惹、也没有刻意躲避狗仔队。这几天狗仔们就像影子一样,要躲开绝对得费上很大的劲。但现在的情况是他们的约会照有个高价钱,狗仔们拍不到不会罢休,拍到了、公众看到了、热点过了,就不会这样……

    他们再怎么着,也不是皮特和朱莉、克鲁斯和赫尔姆斯啊,永远都不要,可没那兴趣。

    “怎么办?”莉莉用眼神示意。

    “我们应该带保镖助理的。”叶惟微声说,“不下车了,我们换个地方。”

    看看两边,一下车那不是被狗仔们包围了吗?从这里到餐厅还要步行一大段路。这些人绝不会有任何善意,拍照片、制造新闻才是目标,比如激怒他让他做点什么,而他不确定当某个狗仔对莉莉无礼,自己会不会一拳打去。

    “好。”莉莉应了声,俏脸没了笑容,面无表情的。

    叶惟当下倒车离去,而狗仔们急忙跟上,刚下了车的狗仔扑回各自车辆,没多少时间差,这辆大众polo加速又慢,甩不开。

    “决定了,过几天买辆新车。”叶惟说道。莉莉对这事没意见,只道:“别把这辆车卖了。”他笑应:“永远不,这将是文物古董。”她微笑问:“那接着去哪里?”他没作多想:“主道的漏勺?要是餐厅外面还有路边车位。”她点头:“去看看。”

    没几分钟,车子就在夜幕中从海边停车场驶到了主道,两人高兴的看到漏勺餐厅对面街道还有车位。虽然要过斑马线,但狗仔们在这怎么也得收敛点,而且没那么多路边车位让他们停,走的时候能甩掉他们。

    趁狗仔们措手不及,车向又正好,叶惟赶紧驶去那车位停下车子,占住了,莉莉一声激动欢呼!

    叶惟下了车,往咪表投了币,对驶过的一辆辆狗仔车摆手笑呼:“拜拜!都滚蛋去吧。”莉莉也已下车,这次约会当然有打扮好,白色的外套和七分裙,穿了一双高跟鞋,提拿着棕色小手包,诠释着什么叫优雅之美。他没什么特别,黑外套搭牛仔裤。

    他还是低估了今天这些狗仔,和平时的散兵游勇不同,他们都不是单兵作战,几乎每辆车都司机一人、摄影师一人,车里似乎还有一整套的通讯设备,又有专人负责联络。

    一辆辆狗仔车前驶没几码就在车位边的虚线区停车,争相的打开车门,手举相机的狗仔们汹涌出来,咔嚓咔嚓的就开拍!

    “viy,看这边!”

    “笑一个!”

    “吻她,吻她,吻她!”

    那群高端狗仔发出欠揍的笑声,同时一刻不停地按着相机快门。挑衅是专业行为,就算叶惟不暴怒打人,只要他冷冷脸,新闻就是“叶惟和莉莉-柯林斯外出约会,遇记者冷脸”,又或是“叶惟和莉莉-柯林斯约会不愉快,就餐后冷脸离去”,如果女方同时冷脸,那就更好了,“叶惟和莉莉-柯林斯就餐后不欢而散,目击者称两人发生激烈吵架”、“叶惟和莉莉-柯林斯就餐后当街争吵,疑因恋情公布压力过大”……

    这时候才晚上7点多,街道上的游人不少,约会的情侣、推婴儿车的父母、游客等见况都惊疑望去,有明星!?

    “婊-子养的。”叶惟不禁深呼吸,望着他们那无耻的嘴脸,脸庞不由自主地冷下,右手就要竖起中指。

    反正他向狗仔竖中指的照片能装一箩筐……

    “走啦,别理他们。”莉莉对前边的狗仔们视若无睹,在她不想看到它们的时候,她绝对看不到。他对新闻没那么敏感,她可不,她知道它们在做什么,但它们惹错人了,砰!

    莉莉一脸亲和的微笑,左手挽住叶惟的右手臂,带着他转身走向斑马线。

    这本是喜人的一幕,狗仔们现在却很失望,他们不是同一伙人,售卖同一件事就不能编得太假,取决于事件中那张决定性的照片,之前是叶惟冷脸,现在成了“叶惟和莉莉-柯林斯外出约会,街头挽手展亲昵”,这自然不如“首次”约会就吵架更有话题、更值钱。

    “嘿!”被她一倚、被海风一吹拂,叶惟清醒了很多,心头又温暖又觉得很有趣,边走边笑问她:“你什么时候对pda这么热衷了?这个活不是由我来调度的吗,突然被你抢走,真不习惯。”

    pda是public-display-of-affection的编写,指情侣在公众场合不顾他人感受地拥抱、亲吻等秀恩爱行为。

    “必要的时候。”莉莉转眸的看他,心中的甜蜜让手上搂紧了些,“这样就好,千万不要吻我。”

    叶惟听令的噢了声:“那糟了,明天我们去不了斯台普斯中心看球赛了。”

    这是tlb宣传工作的一环,明天8号晚上7点半的nba常规赛湖人队主场迎战森林狼队,他要坐在场边座看球亮相,往电视出出镜,让媒体们报道一下,并提及他的新片要上映了。本来派拉蒙安排tlb的几位主演一起去,最好是丽兹和他去,如今最好是莉莉和他去,其他少女就不用去了。

    这回他是一定要去看的,莉莉还在考虑要不要一起去。

    一起去的话,肯定会被kiss-cam对准,到时候是吻还是不吻呢?

    “为什么?可以去,我有点兴趣了。”莉莉笑说。叶惟问道:“那kiss-cam?我是没所谓,法式湿吻都行,开玩笑。”莉莉哼了声,轻易解决:“kiss-cam不是问题,我们叫发行人员向球场的导播打声招呼,我们能上镜,但不能上kiss-cam,就行了。”

    叶惟顿时怔了怔,“对啊!”就这么简单。他有些好笑:“有时候我真不记得自己有名人特权。”

    两人和几位路人一起过斑马线,都停下了话语。那边的狗仔队继续在拍照,路人们都有打量他们,所幸没有瞧见明星就要签名合影的年轻人。来到对面街,两人就走向漏勺餐厅。

    “我更想看你踢球。”莉莉的轻声有着娇痴的语气,“好久没看过了,飞驰的6号!”叶惟听了劲头十足,“球技还在!等周日休息,我就拉扯一帮家伙踢场友谊赛,到时你给我加油。”莉莉鼓劲地靠了靠他的肩膀。

    “忙完手头的工作后,我想到英超的球队试训,曼联或者阿森纳,怎么样?”

    “你说过,梦想就是要去追的!”

    “酷!”

第565章 我们又在一起了    2006年11月5日刚过零点,刷新叶惟的fac的人们都看到有一篇新的图文日志:

    “我们又在一起了。爱真是有趣和神奇!”

    图片由两张照片连合而成,左边的标明摄于2003年11月,右边的则是2006年11月,都是叶惟和同一位少女手牵手的走在夜幕下街道红砖墙边往左走去,都少女带着他走在前面。一切几乎相同,不同的是他们都长大了。

    “噢!”看着这行文字,看着图中两人的笑脸,网民们都始料不及,什么!?这是…这是宣布恋情?

    天才浪子viy,又有了正牌女朋友!

    不是伊丽莎白-奥尔森,不是艾玛-罗伯茨,不是詹妮弗-劳伦斯,不是艾丽西卡-维坎德,不是茉迪-赛明顿……

    不是任何传得像模像样的绯闻女友,是又,是复合……不是妮娜-杜波夫,不是艾米-罗森,比她们都要早的一任。

    这粗眉少女是谁?

    在这信息时代,消息在全球范围内光速传播,很多人的手机电话响了起来,很多媒体夜班办公室一片惊呼,嘶!明天的娱乐版面都要定稿送印了,现在得立即修改,叶惟这一出不得不报道!尽管关于他的新闻已经有了《可爱的骨头》首映礼。

    这不只是viy有了新女友那么简单,这个女孩来头不小!他们的故事终于浮出水面。

    报社夜班编辑们手忙脚乱,而一些新闻网站的夜班办公室也陷入震惊,radaronline、tmz等八卦网站更有慌怒,狗仔们怎么搞的!人家都公布恋情了,还没拍到哪怕一张他们的约会照!?

    得知消息的总编们气得跳脚,这新闻的商业价值被完全浪费!本来可以弄成全美关注的大八卦……报道!赶紧报道!

    所有的娱乐新闻网站都争相报道,只是叶惟这篇日志标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正规媒体们报道时不得不使用他的其它图片和那少女出席活动的图片拼到一起来报道:

    “叶惟脸谱公布新恋情,与前女友莉莉-柯林斯复合。”

    “哇噢!”丽兹望着电脑屏幕里的雅虎娱乐头条,还真有一点点羡慕,“过去和现在,真有趣。”她老早就很喜欢叶惟了,跟他一起时总是很欢快,但又没有喜欢到不顾一切争抢他那种程度,现在看着又像失去了什么。

    莉姿-奥尔森,你能拿命运怎么办呢?

    “历史性的时刻,欢呼吧!”消息灵通的安娜索菲亚第一时间欢呼雀跃,真为他们高兴!两人的死党朋友们全都沸腾,有ha裤na-matata的高昂歌声响起。大多数人都刚刚知道,这俩家伙复合多久了?地下情的本领太高明了!

    “什么?什么!什么!?”

    詹妮弗收到了艾丽西卡的一条尖叫般的短信,瑞典那边是早上6点多了,艾丽丝起床后习惯性地看新闻、刷刷viy社交网站,结果就看到……詹妮弗连滚带爬的起床扑向电脑桌,虽然早就知道他有女朋友,当事情落实,暗恋的心还是有些五味杂陈……

    是谁啊?行业中人吗?

    开机上网登上叶惟的脸谱,她顿时就看到他的最新日志,看到图中的少女。

    她不像艾丽丝那样是viy的狂热粉丝,但打从暗恋上人家之后,这些天又闲得发霉,她有翻过叶惟的情史,所以知道这是谁。英国摇滚巨星菲尔-柯林斯与二婚前妻吉尔-塔沃曼(比弗利山庄女性俱乐部主席)的17岁女儿,莉莉-柯林斯。

    “好吧。”詹妮弗面无表情的望着电脑屏幕,“明白了。”

    叶惟和莉莉-柯林斯的绯闻始于去年10月《人物》的一篇八卦,说他们曾经有过约会,好得总是粘在一起,这在他们就读的私立名校哈佛-西湖不是秘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分手了,应该和克里斯汀-斯图尔特的介入有关。

    那是在2004年7月底8月初,叶惟先是被拍到和斯图尔特在某影城停车场接吻和同车离去,没几天后和斯图尔特的前男友迈克尔-安格拉诺在咖啡馆打架,还喝了酒。

    那时横空出世的他从阳光天才一下转为泡妞、违法喝酒、打架、永不道歉的坏小子,但他在博客的公开声明中坚称自己没错,还斥责斯图尔特:“我从来没有跟她约会,那天鬼知道她想着什么,她找到了我,在停车场强吻了我,产生了一个巨大的误会。”

    现在两人的复合恋一宣布,有些事情按逻辑和时间关系都清楚了,显然这件事就是他们的分手原因,可能分手的痛苦导致了叶惟的醉酒打架。

    为什么号称零成本的《天使之舞》能获权使用菲尔-柯林斯的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诱-ll-be-in-my-heart?

    为什么04年6月初叶惟在viy说了专栏写的《记我不可思议的九年级》文末写了一首诗?

    我害怕时,她握着我的双手

    我孤独时,她在我身旁高歌

    我欢愉时,她也笑容灿烂

    我的心,为之痴醉

    哈,瞧我看到了什么,夏天里百花齐放,秋天里百花凋零,为什么,我看世间万物,都是百合花呢?

    百合花,因为你,我拥有了一切

    最后一句“lily”首字母大写不是因为位于句首,而是指一个人,莉莉-柯林斯。

    这首诗说了一切了。早在2003年11月他们就在一起,15岁和14岁,也许还更早,他们可是同校的,青梅竹马啊!而且那时候viy还不是什么大人物,众所周知的还落入家道困难的窘境,分明柯林斯有帮助他追梦,她就是“追梦联盟”的股东之一,后来还携父出席了《阳光小美女》首映礼。

    那会叶惟和妮娜-杜波夫还在一起,他和柯林斯甚至连合照都没有,那就是两人之前最亲密的公众事件了。

    现在,他们的所有都要重新定义,像叶惟的第一任正牌女友不再是妮娜-杜波夫,而是莉莉-柯林斯,也许是他最爱的人。

    “公主。”詹妮弗不知为什么而叹,永远光芒万丈但高雅正气的公主。

    从前有一座城堡,聚居着热爱国王菲尔的歌声的人们。小公主莉莉从小随国王露面,她可爱而善良,美丽而亲和,每位民众都爱极了她。某天国王和王后离婚了,民众因为小公主的悲伤而暴怒不已,国王成了被唾弃放逐的人,但小公主还是公主,国王为她游吟歌唱,王后力尽所能的保护她,民众期望着她长大成人的那天。

    公主没有让人失望,从来没做过什么受非议的事,每次露面都光彩照人、温暖人心,还外出随国王参加了2000年和2004年两次奥斯卡颁奖礼。公主读历史悠久、学风森严的名校,她才华出众,写得一手好文章,在少女时尚杂志写专栏,连在《洛杉矶时报》也登过稿……

    “这样的女孩,连我都喜欢。”詹妮弗沙声的嘀咕。

    这就是至今公众视线里的莉莉-柯林斯。

    某天城堡外面来了个潇洒英俊的天才骑士,公主被他迷倒了,两人坠入爱河。

    虽有分离,最终又在一起。当骑士在城堡内,他们就卿卿我我;当骑士出去斗恶龙,为解公主的思念,他就天天在诱tube的ia-songs频道唱歌给公主听。ia是什么意思?现在民众不用猜了,interes挺和amazing,也就是love。

    其实公主不比那些维密天使好身材,甚至不比骑士游荡时相识的一些女子更漂亮,但可能只有她,这么个在骑士微末时就与之相爱的才女公主,才能让他那么个天才浪子“看世间万物都是百合花”。

    真他马美好!一个公主,一个天才,这可能还都是他们青春期的初恋!

    詹妮弗撇撇嘴,咽下吐口水的冲动,仿佛听到他笑说“老妹,故作粗鲁不能让你感觉更好,接受就是了。我当然爱公主,不可能爱你个女牛仔。”是啊!她是个无聊的人,他和她坐一起就扯些无聊的东西。

    与莉莉-柯林斯一起呢?是不是整天诗词歌赋,舞文弄墨?听听音乐,谈谈电影,看看话剧,喝茶!他们一定很爱喝茶。

    詹妮弗随手刷了几遍在快速增多的日志评论,不是每个人都有她清楚,有好些评论都在疑惑:“这是谁?”、“同学?像个富家女。”、“她是个明星吗?”、“哇哦,她的眉毛真粗,一看就是个严肃暴脾气,viy你在开玩笑吧?”

    有一个失落的女生声音得到很多响应:“作为妮娜-杜波夫和你的粉丝,我一直都希望你们会复合,没想到等来的竟是这样。我不清楚你们的事情,但我真的心碎了,但是也祝福你们!你和她看上去也很好。”

    也有一条男生评论语气很冲的写道:“viy你个傻蛋,艾米-罗森是更好的!快点分手,快点追回她。”

    并不是没人认识这是谁,viy铁杆狂热粉认识,菲尔-柯林斯的歌迷更认识,这是他们的莉莉公主啊!

    一直被蒙在鼓里的民众们涌来留言板,英国腔的惊呼满天飞:“太惊人了!噢我的主,菲尔-柯林斯的宝贝女儿被搞定了。”、“莉莉!!!!!!英国人都要疯了。”、“我不知说什么好,晴天霹雳,糟糕的一对。”、“莉莉,如果你是要憎恨报复菲尔,用不着这样,真的,别和另一个混蛋走在一起。”、“viy的新罪行,或者旧罪行……?”

    这就是问题所在,两人不是新在一起,而是复合,有着一个美好如童话的青春故事。

    这要怎么说呢?要嘲弄、唱衰并不容易。今时不同过去了,惟黑们要拿柯林斯父女的昔日帮助去攻击叶惟也没有道理,他们帮不出来一个新生代权霸电影天才,特立独行的文化偶像。

    两人搭配吗?莉莉绝对配得上叶惟,叶惟也绝对配得上莉莉。

    再说人家15岁、14岁时就相恋了!

    与其说很多viy影迷粉丝是失望,不如说是意外、惊讶、突如其来。之前一点八卦都没有,还以为惟哥的新女友是奥妹,从银幕情侣到现实情侣,没想到是这个谁?

    媒体们真是炸了,凌晨公布的消息,5号白天的各大日报娱乐版面都在报道,《洛杉矶时报》、《纽约时报》、《多伦多星报》这些主流媒体都说着这条确定的新闻。

    而网络上早已传遍全世界,在新闻评论板、在社交网站、在4chan、reddit等综合讨论区,网民们议论纷纷,说什么都有。

    媒体大众的这次巨大的哗然,倒不是主要因为“悲伤的失败者”叶惟又有了女朋友,这种事已经不稀罕了,今年来他花花得带个女星超模出街不是什么事了。是因为这是小猫王“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是个bastard,我对不起她”的唯一亲生女儿。

    现在每位viy关注者都清楚了那粗眉少女是莉莉-柯林斯,只要一找五花八门的新闻看看,简直比当事者还清楚:

    “她是出身名门的淑女,菲尔-柯林斯的女儿、叶惟的新女友你知多少。”雅虎娱乐

    “叶惟和莉莉-柯林斯情史线索大集合,原来他们早就情深义重。”好莱坞生活

    “花花公子叶惟为旧爱毅然收心,她竟是菲尔-柯林斯的女儿”ok!

    “叶惟昔日写给女友莉莉的情诗曝光”gos私pcenter

    “viy两次打人事件都因莉莉而失控?”radaronline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是破坏叶惟和莉莉-柯林斯旧恋情的第三者?”tmz

    几天之间,一堆堆关于两人的确定消息、推测、猜想、八卦……在汹涌,翻腾,爆发!

    一群群不透露姓名的、非常接近叶惟或莉莉的、早就知道的知情人士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

    “他们复合了有一段时间了。”一位知情人告诉tmz,“是惟格起的头,他做了很多事情去打动莉莉,与所有绯闻女友断绝来往、希斯克拉姆、做慈善,她给了他一个机会。”

    其实这个知情人说的完全是事实联系,希斯克拉姆不是唱歌给莉莉听,还能是谁呢?至于为什么他突然把ia-songs频道的视频全部删除,知情人透露:“他们不想闹得太高调了。”

    “他们是在哈佛-西湖认识的,莉莉是最早赏识他的电影才华的人之一。”另一位知情人告诉《纽约邮报》,“正是有她的全力支持,年仅15岁的viy才得到一展身手的机会。”这又是废话,斯皮尔伯格和菲尔-柯林斯交情不浅,说不定这就是内幕。

    英国媒体们也在炸锅,《太阳报》、《每日邮报》、《泰唔士报》……说起受关注的星二代,贝克汉姆夫妇的孩子是在前茅的,莉莉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她让菲尔成了全英最讨厌的人啊。终于也谈恋爱了吗?但怎么……菲尔有什么看法?

    菲尔怎么想还没人知道,网络上满是viy的少女粉丝的心碎声,她们宁愿叶惟一直花花或者单身。

    很多不友善的声音,酸溜溜的、仇恨的、调侃的,“猜猜他们能维持多久?”叶惟和妮娜-杜波夫宣布恋情后三个月就分了,和艾米-罗森更是宣布即分手。但也很多祝福的、津津乐道的声音,可是图片苦少,甚至没有他们的约会街拍照。

    洛杉矶狗仔们才是全疯了,在叶惟和莉莉-柯林斯的事情上,他们太过失败。

    难道两人交往都不出街的吗?他们清静不下去的了,跟踪!死死的跟踪!

    媒体们想挖掘、民众们想知道这段恋情的更多细节。被各方各国记者询问取料时,不管什么题目,叶惟的公关团队一概都回应:“他们感情很好,多谢大家的关心。”

    而除了那篇宣布日志,叶惟和莉莉都还没有再说过什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