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柯达剧院里一片沸腾,观众们持续的掌声响完整首四分钟的let-it-be后,片尾演职表没有完,掌声也还在继续。

    这部电影就像催泪版圣诞老人的礼物袋,装满一件件令人潸然泪下的事物。有人因为苏茜的遇害而落泪,有人因为沙蒙家的破碎,有人则因为时间的消逝……

    也许一直只是揪心,忽然听到一句对白,或者看到一幕画面,因而共鸣或感触,心灵的保护壳终被银幕打破,眼泪就止不住了。影片的情感统一造就了这个或早或晚的感动过程,一场电影下来,几乎所有观众都有过热泪盈眶。

    现年47岁的老戏骨派翠西娅-克拉克森从演多年,最大的荣誉成就莫过于凭传奇的独立电影《四月碎片》获得第76届(2004)奥斯卡最佳女配角提名,她这次来助阵是因为支持老友斯坦利-图齐,而且是原著粉丝。

    派翠西娅和苏茜同龄,1973年时她就14岁,这电影仿佛把她带回那个年代,服装、布景、道具等各方面都无可挑剔,既是70年代风格,现在看着却又顺眼;配乐和插曲更是说不出的动人,琼-贝兹、披头士……真让人感慨。

    她知道电影是导演的,但这电影的表演绝对会被媒体大众赞得最多,它好得简直已经预订了一个演员工会最佳群戏表演奖的提名,包括着叶惟!

    有些导演有着深厚的表演功底,不是说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那样,像伍迪-艾伦以《安妮-霍尔》拿过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同时获得最佳导演和最佳原创剧本),叶惟这次演出无疑又添了一个例子,他表现得游刃有余,演活了“雷”并赋予了角色更多,在群戏中从容亮眼,他还只有18岁,这是最惊人的。

    在一部正确的电影中,每位演员的表现都会得到加成,若然抛除这点,萨兰登和薇姿是稳定的,里维斯和图齐是突破的,他们都演出了另一种戏路的自己,在她看来,都足以冲击奥斯卡了。

    特别是图齐,那故作无辜的微笑、怪异的声音,活生生一个变态。

    反派总是容易出彩,老戏骨遇上好电影就不会差,一众新人演员可能才是这电影最大的台前亮点。那些少女演员的精神面貌不是儿童风格、或青少年风格,而就是独立文艺片里的演员,不管是不是本色表演,都那么自信、富有层次、极具信服力。

    表演有层次变化是很多有名誉的成年演员都做不了的,但一部电影里,苏茜、两个琳茜都被演员塑造得情感复杂而层次分明,露丝和哈莉也有各自的层次感,克莱丽莎因为戏份少和角色情感单一,没什么变化,却很有爆发力。

    正是有了她们的上佳表演,故事要表达的成长变迁才现于银幕,就算有天才导演带领她们,要把握这些角色的内心、再细腻地演出来,那可真的不容易。

    她们可都是些十几岁的少女啊!

    演小琳茜的西尔莎-罗南也就12、13岁,就这么个小女孩,把无忧无虑的二女儿、因失去大姐而成的成熟长女、因父母失常而成的末路冒险者、破案后的伤心二妹……全都演活了。

    这部电影无论好坏都会有一个里程碑,它是这些前途无量的女孩们完全或真正意义上的银幕首秀。

    “唉!”艾玛鼓掌中叹了一声,带着傲气来,灰溜溜的走。

    她不是瞎的,很早就开始张着嘴巴地观看,这些人…这些人像不是演的,而是活在银幕里,让她不得不服气。奥尔森在开场时说的话是“谦虚”而已,这根本不在同一境界……罗南就别说了,还是人吗…还有那个茉迪,戏份不多却每场戏每个镜头每句台词都像是华彩。其他三人也不差,罗比以那一点戏份愣是把一个刻板的愚蠢刻薄金发女郎演得生动,怒吼布莱恩、犹豫着捡电筒那里让她活过来了,好导演和好演员。

    艾玛想,自己的贝瑟尼好呢,还是苏茜、琳茜好呢?打个平手吧…也许……

    但她知道被吓到的肯定不只是她一个,除了安娜笑嘻嘻的,阿曼达和卡米拉没所谓,周围那些为机会而来助阵的女孩们都快吓傻了。瞧瞧米夏卡姐妹那可怜样、瓦妮莎-哈金斯的僵硬笑脸,她们都知道的,加入viy帮的门槛都没过,与这些表演天才竞争是痴心妄想!

    “老天啊。”吉娅其实也很惊讶,看银幕成像和在片场看拍摄是两回事,丽兹在片场被叶惟骂得不少,什么“你的想法呢”、什么“你个榆木脑袋”,可是以现在这阵势,只要影片的评价够高、公关够投入,丽兹冲击一下奥斯卡提名都行。

    伊丽莎白-奥尔森!一颗电影明星要从此升起了,她也许会很胖,她也许会穿些很糟糕的衣服,但她要发达了。

    对于叶惟,吉娅真的叹为观止,人家这就是泡妞高手!银幕内,要吻前任女友,如何让现任女友可以接受?前任女友的灵魂,现任女友的身体。银幕外,要吻绯闻女友,如何让女友还兴高采烈的?看看那些百合花!

    而且lily也是elizabeth的昵称之一,这要是复合不成,哄不了莉莉,哄丽兹也行,这真是……

    “太棒了!”

    观众席对银幕故事的肃敬渐渐结束,此起彼伏的赞呼声伴着掌声响起。

    小说改编电影多数情况都不能让人满意,各方粉丝这回却真满足,在精彩的编排整合下,想看的基本上都看到了,哈维先生死得又好,还有很多原著所没有的震撼。像结局场景,苏茜在天堂禁闭了那么久,冲破灵魂黑夜的自由时刻才那么有力量吧。

    最棒的是影片拍出了“可爱的骨头”,时间的过去、沙蒙家等人和小镇的变迁、新骨头的长出。

    从开始的怀有敌意到入戏后,莉莉看得到奥尔森等人的惊人演技,她这个业余演员还真暂时比不过。她的心情有随故事而动,但也许是她铁石心肠,或者注意力不够集中,第一次眼眶湿润是在那个五年时间快过的蒙太奇。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看着就突然生泪,时光是仁慈还是残酷?再大的苦痛似乎都可以被时光治愈,什么都可以被改变、被磨平、被带走……另外假日被忽略了,它也悲伤的,它知道哈维先生是坏人,却无法告诉人类,只能默默守护沙蒙家,可是它又守护不了……看到假日去世到了天堂,它高兴的发现苏茜还好,她几乎哭出声。

    可不知出干什么心态,她不想在旁边的混蛋面前表现得太感动,要怪就怪“雷”的恋爱段落,影响她欣赏电影。

    苏茜和雷初吻时,她是皱着眉头的,要不是握着他的手,她会望向别处,苏茜和雷二度接吻时,她有些木然,被银幕内外的情感冲得七零八落。雷和露丝接吻?她都深呼吸。

    “快了,你快要激动得吻我了。”沙蒙家的团聚晚餐要开始时,叶惟对莉莉笑说。

    莉莉很奇怪,为什么?他哪来的信心?他就落泪得多了,一开场就双眼泛泪,苏茜遇害那段,他靠在她肩膀上抽泣,她搂着他无声地安慰,拍这场戏一定让他非常难过。

    很快,她看着银幕中的百合花花海,一下红了脸,不是害羞,被不只是惊讶、激动、好笑、甜蜜的一股莫名心情冲的,想起了很多,想起他多次说“你一定会喜欢这部电影”,原来是这么回事……

    “全世界都是百合花。”叶惟轻声说。莉莉心头快跳,失笑地打了他手臂一下,“无赖。”他凑去问:“不吻我一下吗?”她单手推开他的脸庞,“就不让你得逞。”

    叶惟笑了起来,正当坐好身姿时,她却凑来吻了吻他脸庞,随即又端正坐好。

    ……

    片尾全部结束后,柯达剧院里趋于平静,在全场三千多观众嘉宾们的注目中,开场时没有登台的基努、薇姿走上舞台作完场,叶惟也随着再次登台,他穿回黑色休闲西装外套,拿着一本《可爱的骨头》的站在旁边。

    首先发言的基努感谢了各方很多人,谢谢叶惟时透露他当初一句“杰克能让你革新人们对你的表演的看法,你能让杰克感动千万观众”打动他加盟,这让全场又掌声四起。接着薇姿也一番感谢,分享了些初为人母的心情,亦让台下一片掌声。

    “谢谢。”叶惟从薇姿手中接过麦克风,认真的望着前方观众们。

    众人在望着他,丽兹、茉迪、达科塔等都很高兴神气的tlb少女们同样期待的望着,导演还要说些什么呢?

    “要散场了,谢谢大家。”叶惟一边说,一边左手单手翻开手中tlb的最后一页,说道:“艾丽斯在她的感谢辞最后一句是这么写的,这也是我此时此刻的心思:最后要给莉莉汪一声。汪!”

    “呼呼!”欢笑高呼声掌声轰然而起,观众们原本知不知道的这下都知道,lilly是艾丽斯-西伯德心爱的狗狗,和苏茜同义。“i-wish-诱-all-a-long-and-happy-life.”是故事的结束,“and-a-woof-to-lilly.”是书和首映礼的结束。

    viy这真够心思,真够对原著和这场首映礼的敬意!

    叶惟汪了一声后就满脸笑容,又说:“我是你的小狗!”

    观众们欢呼不已,这句“i-m-诱r-puppy.”真够亲和热切!

    “谢谢观看,我爱你!”

    全场的欢呼更大,伴有女粉丝的尖叫!

    极少数知道“莉莉”是指谁的人看着叶惟在示爱女友兼逗弄全场,都噗通的大笑,“哈哈哈!”丽兹笑得停不下来,这太酷,太有趣了!换了她要幸福得晕倒……别人家的男朋友啊!

    “呼!”莉莉转眸的呼了一口气,好了这下好了,多巴胺太多了,不知道会不会适得其反。

    这人就是想哄得她晕头转向,她一迷糊就答应“海风吹拂,晴空万里”或者“烟花灿烂,繁星璀璨”的方案……都这样了,都这样了……她想起那天第一次闲逛,他们自行车竞速到巴林顿狗狗公园玩,谁输了就要向狗狗们汪几声,然后……

    这是因果报应。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

第561章 我祝大家都幸福长寿    “以前我觉得这里一成不变,但每次回来都不一样。”

    银幕影像对准了雷和露丝,他们开着一辆银白色小轿车在小镇的闹市,街道路人的衣着已有80年代的气息。车前镜头,雷一边开车一边闲说。露丝看看他,说道:“你知道那个充当垃圾填埋场的落水洞吧?那一带也要开发为住宅区了。”

    “我知道那里……”雷的话声稍顿,眼神似是忆起了什么,“苏茜跟我说过那个落水洞,她说那里‘不可思议!’”他模仿起苏茜的感叹语气,说罢笑了笑,“可我还没有去过。”

    露丝脸露起了微笑,神采已经不像当年的古怪,而是有如跳跃的兔子一般机灵,声音也透着她的狡黠:“为什么我们这次不去看看呢?你知道我喜欢那种地方。”

    “行啊。”雷点头说,“先回家吧。”

    银幕上一个车子在小镇路上驶远的转场镜头,银幕外的观众们心潮暗涌,苏茜就在那里,也许算是……

    转场到了沙蒙家后院,大树、城堡和假日的墓碑都还在,但与苏茜遇害前相比,没有了花卉,只有些荒草,这里缺乏打理多年了。大男孩巴克利正拿着一把锄头在翻土;他抬手擦满头的汗水;他站在城堡边看着手中的花种包装袋,模样十分认真。他显然是要重整花园。

    吱嘎的推门声,巴克利走进一间卧室,从窗户格局等看得出是以前苏茜的卧室,摆设几乎都没变,就多了张老人摇椅、有件皮草大衣挂在墙上。巴克利打开置于窗边墙角的一个杂物柜,可以见到那两个底片纸盒和苏茜其它的东西都堆放在里面,他没有多看的从衣服格里拿了一条黑色方格呢连衣裙,关上柜门。

    屋子饭厅,正当巴克利拿着连衣裙走回院子去,蓄着些络腮胡子的杰克正靠在厨台边倒咖啡,他看着走过的儿子,目光似是聚焦那条连衣裙,脸庞闪过紧张的异样。

    镜头一切,巴克利正走向大树那边,后面杰克从屋门快步追来,边走边叫着:“巴克!”

    巴克利回身看去,“爸,怎么了?”

    斜侧角双人中景里,右上方向追来的杰克问道:“你拿这条裙子做什么?”巴克利说得有点理所当然:“我得给我的作物围个保暖的屏障。”杰克一把从儿子手中拿过连衣裙,平静的声音压着怒气:“这些是苏茜的衣服。”他没多说什么的转身走。

    杰克没有看到,但观众们都看到他身后的巴克利脸上冒出了一股无名的怒火,怒得小脸和耳根都红透,“我为什么不能用这些衣服?”杰克的脚步停住了。巴克利几乎怒吼的又问:“我为什么不能用这些衣服来围作物!?”

    正面镜头中,杰克脸色木然的回身,过肩镜头,只见到巴克利的正面怒容,以及后面不远的一排挖得整齐的田圃。

    “因为这些是苏茜的衣服……”杰克有点愣愣的,手上把裙子抓得更紧了。

    “她已经死了。”来回的单人镜头中,巴克利越来越生气,而杰克越来越愣:“我知道……”巴克利怒斥道:“不,你就是不明白!就是不肯放手!!”杰克急于解释却说得缓缓:“不是,巴克,这些是她的衣服,她以前穿过这些衣服啊……”说到最后他有点喘息,沧桑的脸庞在发红。巴克利同时的大声斥着:“你要我们怎么办呢?我、琳茜,还有妈妈!妈妈就是因为受不了才走的,你真是烦死了!”当镜头切去,他的怒容就快要哭。

    杰克还是愣愣的,手上把裙子抓紧到胸前,不愿放手的样子,呼吸都变得困难的说:“对不起,巴克……”

    “这太不公平了!!!”巴克利一声激动的大吼,动手要去抢那条裙子,“苏茜不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不是只有你伤心的!!!”

    “巴克…巴克……”杰克抓着连衣裙的双臂不由自主地晃颤,满脸红得可怕,喘息声十分难受。当裙子被巴克利抢了过去,他忽然嘭的整个人倒在地上,浑身在抽搐,手上捂按胸口……

    “爸爸!!”巴克利顿时失声惊呼,一瞬间吓得脸色发白,惊慌的喊了起来:“外婆!!爸爸…外婆!!”

    银幕上骤然而又必然爆发的冲突让剧院陷入黑暗,观众们也都感到心脏在抽痛,小时候的巴克利是那么懂事,但无疑这些年在他成长过程中,母亲离家出走、父亲依然心系着苏茜,都没有给予他足够的爱。

    他不是已经长大的琳茜,只是个从四岁起接连失去大姐、母亲、狗狗的十岁孩子,他能怎么办呢?

    而且巴克利说的难道错了吗?有时候总得放手,让过去过去。

    可是杰克又有什么错呢?那些是苏茜的衣服啊!

    银幕来到苏茜的天堂,虽然空间大了几圈,却仍被密不透风的古木森林包围,地面是略显荒芜的野草地。近景镜头中,苏茜微微低头,满脸的茫然若失,没有急叫也没有落泪,似是早已流尽了泪水。

    到了现在,这些痛苦也不能击倒观众们了,只是加强着那个共同心愿:沙蒙家快点好起来吧!

    影像转场到了一间看着单人住的小公寓客厅,阿比盖尔一边走动,一边拿着作响的黑色大哥大接通:“你好?”大哥大传出了外婆严肃而急切的话声:“阿比,是我。杰克…心脏病发作了,现在还在急救。”

    阿比盖尔一下变了脸色,静了几秒,颓然的说:“我这就回去。”

    场景一转,杰克躺在医院病房的病床上,右边的心电监视器发出低沉而规律的低鸣,他正闭目昏睡。巴克利正把一束盛开的白色百合花放进左边床头柜的花瓶中,他脸有自责的望着病床上的父亲,轻轻的说:“苏茜,请别带走爸爸……我需要他。”

    很多观众不由叹息,其实巴克利也非常坚强。

    苏茜是苏珊的昵称,苏珊的意思是百合花。巴克利放置百合花陪伴父亲这个举动,无疑说着父亲好过来是最重要的,他就不和苏茜争什么关爱了,他只要父亲好过来。

    心电监视器的滴嘟滴嘟声转为了飞机在远处降落的轰鸣,银幕出现了几个空镜头,繁忙的航站楼过道,旅客们在来来往往。一个身着棕外套和褪色牛仔裤、长发扎成马尾的中年女人挽着一个小行李袋,从过道那边匆匆走来,她忽然停下脚步。

    侧面全景中,阿比盖尔站在左侧,而琳茜和塞谬尔从右侧走去。塞谬尔的脚步慢了点落在后面,琳茜走得不快但还是走到了多年未见的母亲面前。正面中近景,阿比盖尔呆住了,目不转睛的看着长大了的琳茜。

    反打正面近景,琳茜也在凝视着母亲,她的眼眶有点儿发红,眼神清澄而复杂,脸颊泛着一丝因为陌生而生的羞涩,她的嘴唇微张,轻唤了一声:“妈妈。”

    大琳茜这登场以来的第一句话,那份真挚浅哀,触动着银幕外的观众们的心灵。

    “琳茜。”阿比盖尔说,声音微微有点颤抖,“你爸爸还好吗?”

    琳茜没有说话,恍恍出神的说不出第二句话。这时候走上来的塞谬尔说道:“沙蒙太太,医生说沙蒙先生的情况还稳定。”这声沙蒙太太却让阿比盖尔有些不自然,琳茜依然没有说话,三人站着也没有走动,气氛在尴尬起来……

    虽然没有话语,琳茜的神情着实说了很多话,她这些年的心情、变化、坚强,要坚强就不是一件容易事。阿比盖尔渐渐羞愧的没去看女儿,琳茜却又主动开口:“你老了,但和我记忆中的样子差不多。走吧,妈妈。”

    阿比盖尔想说什么但说不出的点点头,先迈开了脚步。琳茜和塞谬尔一起走去。

    银幕外的气氛也这才有所轻缓,从背面全景中,观众们都看到母女两人越走越近,而塞谬尔帮忙地拿过行李袋。

    一个医院外景后转场到医院的走廊,三人匆匆的走来,巴克利和外婆坐在走廊这头的椅子上,看到他们,外婆立时笑着起身走去,“阿比盖尔!哇哦,你看上去真不错啊。”

    “妈。”阿比盖尔叫了声,柔和的目光却是望着外婆后面的那个大男孩,“巴克利?”在她的心中,儿子应该是个胖嘟嘟的小男孩,脸蛋儿整天是纯真的笑容,她到底都错过失去了多少呢……

    “大家叫我巴克。”巴克利的语气略带敌意,神情也有带刺的仇意。琳茜上前搂着他的肩膀,调和的对他笑笑。

    “巴克。”阿比盖尔轻声重复,也试着对他笑笑,“你长得好高了。”

    巴克利冷冷的低声骂了句:“去你的。”他这声充满恨意和怒火的粗话、那如同看着仇敌的眼神,让银幕内外的众人都一怔,他继续冷说:“别装着你在乎。”阿比盖尔的面容愣住,拼命压抑着哭腔:“我……”

    开心果外婆此时也怔着的样子,还是琳茜,她摇摇巴克利的肩膀,话声平静而温柔:“巴克,以前我们玩大富翁,每次你耍赖,苏茜都会叫骂,而妈妈总是帮着你,所以你下次继续耍赖。”巴克利的脸色在变化,琳茜又说:“你不是要找妈妈吗,现在她回来了。”巴克利甩开琳茜的手,一言不发的向前走了。阿比盖尔一脸颓丧难过。

    这样的家庭团聚,真是让观众们心碎。又有美好在破灭或在破灭的边缘,恨意占据着巴克利那颗童稚之心,他一方面有所理解母亲的出走,另一方面憎恨着她。

    影像转场到了小镇的野外。都穿大衣的雷和露丝从一个施工警示牌边走过,这里还没有封锁起来。露丝似有感应的说道:“每次来这里,我就感觉到苏茜。”雷看着野草丛生的周围,露丝又喃喃说:“我感觉她就在这里……”

    一个郊野的大远景后,银幕又回到医院。阿比盖尔推开病房门走了进来,她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杰克,而那边的杰克睁开眼睛的望来,他看上去好很多了,声音仍有些虚弱:“你好啊,我的姑娘。”

    一瞬间,阿比盖尔红了目眶,“杰克……”

    当她往病床左边坐下,杰克伸出插有输液管的右手去握她的手,轻笑说:“你看,我非要变成这副德性,你才会回家。”他的手被管子拉扯着探不过去。阿比盖尔探身向前的把脸颊靠向他的手心,回眸的望他,哽咽说:“你这人真固执……”

    “那你呢?逃得远远的,重新开始。这么做有用吗?”杰克微笑的问道。阿比盖尔没有回答,目眶更红了。杰克又问道:“和孩子们见面还顺利吗?”阿比盖尔坐了起身,摇头的说:“太难了。”杰克看着她,说得很轻:“琳茜、巴克利,他们都还好,还撑得下去。但苏茜……她永远不会回家了。”他说到最后,颤抖的话声几乎不可听见。

    阿比盖尔的双眼涌起了泪水,呆坐了好几秒,忽然这才啜泣地回答他刚才的问题:“没用的。我在哪里都看得到她,我看到的每个女孩、每个孩子都让我想到她。如果是兄弟姐妹几人的,我就都想起琳茜和巴克利……我对不起他们,对不起你,甚至对不起我妈……”说着说着,她已经哭了起来。

    杰克还是微笑的样子,“留下来好吗?反正苏茜她就是无处不在。”阿比盖尔的眼泪再也不想压抑地滚滚而下,她握着丈夫伸来的手,坦露心声的激动哭说:“苏茜,我爱你…我爱你们……”

    特写镜头中,杰克的眼角也流出悲泪,喃喃的说:“苏茜,我们别无选择,但我们爱你……”

    阿比盖尔低身探去搂着杰克,她的肩膀哭颤,床头柜上的百合花随风轻摆。

    观众们看得百感交集,沙蒙夫妇的泪语是心声,又仿佛是向大女儿道别,他们要走了。他们都不想接受苏茜已死、永远不会回家的事实,但他们都知道,是时候要接受,想苏茜、爱苏茜都没有关系,但是时候要前行了。

    为了琳茜,为了巴克利,为了他们自己,为了这个家,他们别无选择。

    他们要回家了,那个没有苏茜-沙蒙的沙蒙家。

    银幕中天堂上,苏茜看着影像墙里相拥的父母,她掉着眼泪,露出了释然的哭笑。全景镜头,天堂四周的巨树徐徐地后退了一圈,有耀眼的阳光照洒而下,照耀着苏茜。

    这个命运悲惨的少女在渐渐看开了,家人们不逝的爱消解着她的恨,把她从黑暗的泥潭中拉上来。

    场景一转,影像和苏茜都离开医院到了郊野,雷和露丝站在落水洞的旁边,望着这即将被填充建房子的落水洞。雷有点感触的说:“对于14岁的女孩儿,说这是不可思议的并不奇怪。”露丝皱着眉头,似乎有些不舒服。

    “怎么了?”雷问她。

    “很奇怪的感觉……”露丝叹了一口气,“我没事。”

    “我想去摘些野花给我妈妈。”雷望向山坡不远处的一堆野生花草。露丝说道:“你去吧。”雷点点头的走去。露丝的神情真诚,轻声的呼唤:“苏茜,我知道你在这里,我能感受到的。这些年来我一直都为你祈祷,我不知道那晚是怎么了,但我很对不起,我没有帮到你。”

    斜侧全景中,她度了两步,环顾着周围,大声了些:“苏茜,难道你不想要什么吗?我想帮你!”

    露丝的叫喊“苏茜!”响在天堂上,苏茜从右边影像墙收回目光,抿着嘴巴、双眉轻皱,似有一丝嫌弃自己的神采。她转过身,另一边就出现了雷的全息影像,他正在野花丛边摘花,英俊的脸庞近在咫尺。

    苏茜落寞痴然的样子让人看得到她的心痛,这本是她的男朋友、她的爱情、她可能的终生伴侣……

    “雷……”苏茜轻唤,抬手要触碰他的脸庞,“我想告诉他一些话。”

    当她一触及,雷的影像就化作光雨落下,她的手触了个空。她突然一声锥心刺痛的大叫:“ray!!!”

    突然这时候,银幕被一片白芒铺满,正如苏茜升上天堂的那次转场,但是这一次,她是坠落凡间。

    剧院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因为观影心理早已允许这种可能性,没几个观众去想原理,一双双眼睛只见当白芒散去,苏茜仰躺在落水洞边的草地上,她睁开了眼睛,吸气声响起,她用力的大口大口呼吸,从眩晕中醒来。

    “露丝!”随着雷的一声惊叫画外音,全景镜头,他奔了过来,“露丝!你还好吗?”他跑到露丝右边跪坐在地上,放下手中的野花,疑惑的低头靠近她,“你昏倒了吗?”

    躺在地上的苏茜怔怔的看着他,从难以置信、惊讶到灿烂的一笑,“雷……”

    观众们也纷纷笑了。

    “我们回去吧。”雷还没有察觉到的抱着露丝的手臂扶起她,不正经的道:“如果你需要,我可以抱你回车上。”侧面双人中景,左边的苏茜笑容复杂:“我不是露丝。”雷疑惑,仔细打量了她几眼,语气有些不确定:“我认识你吗?”

    苏茜语带笑声的说:“那天我不是在偷拍葛蕾丝-塔金,我是在追踪野象和犀牛。”雷的面容顿时凝住了,如在梦中的轻唤:“苏茜-沙蒙。”苏茜刹那间热泪盈眶,“听起来像‘三文鱼’。”

    柔和的配乐响起,在全景镜头中,两人相拥在一起,他吻向她,她仰头迎去,湛蓝的天空在上,落水洞在右边,朵朵野花在脚边,近景镜头,两人吻在一起,如此深情而绵长的一吻,如此唯美。

    全景镜头缓缓地旋转,他抱着她的腰身也在一边吻一边转动,如梦如幻,此刻阴阳不分彼此。

    然而当近景中的两人吻得有点喘息的分开,苏茜的身影就开始在模糊隐淡,雷看着她痴情的脸容,温柔的说道:“苏茜,你真漂亮,我爱你。”苏茜的脸容更痴,似被真爱滋润着心田,身影虽然越发朦胧,灰蓝双眸的神采却越发明亮动人。

    真正的爱继续化解着苏茜的哀伤怨恨,她不愿离开家人,也舍不得离开他,只是是时候了。

    苏茜浅露微笑的道:“我也爱你,但我必须走了…雷,记住我,但不要想我。”

    雷闻言很失落,无奈的道:“学校里没教这个。为什么他们不教?”

    “我也想知道……再见。”苏茜的笑语还没有完全落下,就身姿一歪的要摔倒,雷连忙抱住她,镜头升空。当接着的雷的过肩镜头,只见他抱在怀中的人已是露丝了,她缓缓地睁开眼睛,轻声惊道:“我刚才到了天堂……”

    雷笑了,抱着她,仰头望天空,轻笑说:“这真是不可思议。”

    放映厅里也有观众轻笑声起,气氛在放松下来,空气在变得温暖,破碎的心灵正被治愈,这才真是不可思议。

    银幕影像转场到了沙蒙家饭厅,夕阳的昏黄阳光从外面照进,一个移动长镜头把饭厅里忙碌的景象拍下,系上围裙的琳茜在厨台边忙着做意大利面,塞谬尔和巴克利在把餐盘、刀叉等餐具放在餐桌上。

    “大伙儿,要我帮忙些什么吗?”外婆走了进来,她爽朗的声音让银幕内外的气氛更加明快。琳茜转头的笑道:“只要你乖乖坐好不要捣乱!”外婆故作生气的嚷嚷:“嫌外婆老喽,嫌外婆不中用喽,我看你是不想学我的独门美容术了!”

    “我不需要。”琳茜笑着耸肩的回身继续忙活,那边塞谬尔笑说:“是啊!”

    外婆站在餐桌边扫了眼,骤然惊讶的样子,“拜托!酒呢?快去拿酒杯和香槟来,还说不要我帮忙!”巴克利说:“我去拿!”外婆冲他说:“小鬼,你这么积极,也没得喝酒。”巴克利笑讪讪。

    这时银幕从欢乐的饭厅到了入夜的社区街道上,一辆大众旅行车驶过,阿比盖尔开着车,杰克恢复了七、八成精神的坐在副驾上。下个镜头,车子停在前院路边,他们走进灯火通明的家门。

    有欢声笑语的画外音传来,杰克也露起笑容,阿比盖尔眼神深深的望着周围。

    天堂上,苏茜微笑的望着影像墙里的父母走进热闹的饭厅,餐桌上放着不算丰盛但足够温馨的意大利面、奶酪蛋糕和苹果派,还有一瓶香槟和两只高脚酒杯,众人迎着两人的归来,晚餐要开始了。

    苏茜的轻柔旁白响起:“我的死引发了家中亲人的很多改变,有些改变平淡无奇,有些改变的代价相当高昂,但往往都壮丽动人。这都是在我去世后发生的。”

    与她的旁白同步的影像是人间饭厅,一家人往餐桌入座,琳茜扶着杰克坐好在主人位,外婆拉着阿比盖尔让她坐在杰克的左边,叫嚷着:“斟酒,巴克,为你妈妈的回来斟酒!”阿比盖尔还有点不自然,拿着一瓶香槟的巴克利也不自然,却没有拒绝,闷头上前为母亲倒了一杯酒。

    “谢谢,巴克利。”阿比盖尔的不自然转为惊喜感动,不觉的还是叫了巴克利。

    巴克利并没有去纠正她,唔的应了声。众人都笑了的面面相觑,再给他们些时间吧,母子两人会和解的。那边的琳茜笑得最是灿烂,这时候有门铃声作响,她一边走去一边笑说:“我去看看,准是雷和露丝来了,我邀请了他们。”

    “那快请啊!”外婆热情叫嚷,塞谬尔搬置椅子,而沙蒙夫妇的笑容稍微静了静,雷让他们都想起苏茜。

    开门镜头,琳茜看见门外的雷和露丝,两人提起了手中的宝塔图案中餐外卖盒,雷说道:“外卖来了。”琳茜笑道:“辛医生,露丝。”雷失笑了声:“还不是呢。”露丝说:“不一定是。”琳茜招手道:“进来啊!”

    镜头一切,雷和露丝随着琳茜走进热闹的饭厅,杰克大笑:“雷,露丝,欢迎欢迎,请坐!”阿比盖尔因为许久不见的变化而笑哇了声,众人纷纷笑语着入座,巴克利抢先的坐到父亲右边。

    响起的苏茜旁白盖了他们的笑语:“我开始以另一种积极方式看待这个没有我的世界。我的死引发家人朋友们的变化仅仅就像身体上的骨骼,尽管有了缺失,但在不可知的未来终将长出新的骨头,变得圆满完整。我以生命的代价让我看到这一神奇的生命循环。”

    外婆坐在阿比盖尔旁边,而雷和露丝坐到对面,琳茜和塞谬尔也坐下了,众人开始这顿热闹的晚餐。

    镜头从窗外院子升上夜空,转回到苏茜的天堂,从她的近景笑脸拉远为全景,忽然间有白光从她身边亮起,向着四周迅速地蔓延,一朵朵白色百合花盛开在野草地上,改变了那些荒芜,与此同时,镜头成了俯角大全景。

    苏茜展开了双手,在柔美的音效中,百合花花海从中间空地向周围的繁密森林继续盛放开去,几秒间以可见的速度把整个天堂都变为了灿烂而纯洁的百合花花海,无尽无边!

    见不到之前的黑暗森林、残破屋子、死河等,也没了人间的影像墙,天堂不再是个雪花玻璃球,全是百合花。

    而苏茜站在花海中间,她的主观镜头望去,在远处的花海间,假日领跑一般欢奔在最前面,哈莉、苏菲、利娅、温蒂等女孩女人结伴的笑语走来。

    苏茜望着她们,不自然的笑露着一口白牙。

    她抬步走去,左手挥了挥,远处就有一座色彩斑斓的庞大的过山车光化地出现在花海中,从众人身后延至这边,右手挥了挥,原本破屋方向的上方远处就有一座华丽宏伟的童话城堡矗立在花海中,正是巴克利他们造的那一座。

    旁白声也欢快了些:“说实话,我还会想念他们,他们也忘不了我。不过我们都成长了,差不多吧,却也不尽然。”

    她双手舞动的同时挥摆了一下,天空上飞过一群群的欢乐小鸟,花海间有了各种的野生动物,斑鹿、兔子、长颈鹿、马、大象、犀牛……都在安乐的走动,欢聚在苏茜的超级天堂。

    “我祝大家都幸福长寿。”

    随着这句结束语旁白的落下,片尾曲的前奏钢琴乐声开始响起在已经全场观众起立的柯达剧院,披头士乐队的let-it-be!影像中苏茜与哈莉等人和假日聚在一处,她抱起了那个叫苏菲的棉布连衣裙小女孩。

    终场的大银幕切至黑场,上下两行的巨大白字显示着影片主创们的名字:

    directed-by

    vigor-yeah

    “每当我发现自己陷入困境

    圣母玛利亚会来到我身边” creenplay-by

    vigor-yeah

    迷chael-arndt

    “述说着智慧的话语,由它去吧”

    ba色d-on-the-novel-by

    alice-色波ld

    “而每当我身处黑暗的时候

    她就会站在我的面前”

    produced-by

    vigor-yeah

    “述说着智慧的话语,由它去吧

    由它去吧,由它去吧

    由它去吧,由它去吧

    轻语说着智慧的话语,由它去吧”

    在完场的那一瞬间,柯达剧院就轰然的掌声雷动,就像掀起了一股巨浪,三千多的观众们起立着鼓掌,也有人在擦拭目眶感动的泪水,有人在不可抑制的低笑,有人忍不住的高呼“太棒了!”

    叶惟这个天才船长,带领所有人进行了又一趟不可思议的电影旅程。

    艾丽斯-西伯德、格伦-大卫-戈尔德这对夫妻在激动拍着手掌,彼得-杰克逊、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前来助阵的嘉宾们,tlb剧组成员们,那陆续出现在银幕上的制片人们、部门主管们、主演们!都笑语鼓掌不已,哇噢!

    “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伤心人们

    都会同意

    那里会有一个答案,由它去吧

    虽然他们也许会分离

    他们仍然有机会重聚

    那里会有一个答案,由它去吧

    由它去吧,由它去吧

    由它去吧,由它去吧

    那里会有一个答案,由它去吧

    由它去吧,由它去吧

    由它去吧,由它去吧

    轻语说着智慧的话语,由它去吧”

    在一场毁碎心灵的酷刑后,在被难以承受的痛苦侵袭几乎整部电影后,可爱的骨头奇迹地从破碎的身心长出!

    媒体人们、影迷们、普通观众们也都在鼓掌感慨,毫无疑问的经典之作!是年度最悲伤的电影,也是年度最感人肺腑的电影,如此灵气、感性、细腻、深刻、恰到好处……从绝望到自由,宛若苏茜的天堂。

    电影版好极了的把原著呈现于大银幕,并且绽放出电影的力量和光芒。

    伊丽莎白-奥尔森、基努-里维斯、蕾切尔-薇姿、斯坦利-图齐、苏珊-萨兰登、西尔莎-罗南、叶惟、达科塔-约翰逊……

    玛歌特-罗比,凯尔茜-周,茉迪-赛明顿!

    很多人终于都明白了,明白了viy选秀会的选人原因,明白了叶惟曾在宣传访谈中对这部电影的一句介绍:

    微笑着悲痛,坚强着哭泣。

    导演、编剧、制片人、演员,他做到了。

    “由它去吧,由它去吧

    由它去吧,由它去吧

    轻语说着智慧的话语,由它去吧

    而每当夜空乌云密布

    仍然会有一缕光芒照耀着我

    陪伴我直至明天,由它去吧

    我被音乐之声唤醒

    圣母玛利亚走近我

    述说着智慧的话语,由它去吧

    由它去吧,由它去吧

    由它去吧,由它去吧

    那里会有一个答案,由它去吧

    由它去吧,由它去吧

    由它去吧,由它去吧

    那里会有一个答案,由它去吧

    由它去吧,由它去吧

    由它去吧,由它去吧

    轻语说着智慧的话语,由它去吧”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