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姓沙蒙,听起来像‘三文鱼’,名叫苏茜。”

    一把清脆而柔和的少女话声响彻了柯达剧院,满座的3400位观众中第一次观看这部电影的人全都没有想到开场画面。原著读者们没想到,书不是这样;演员们也没想到,剧本并非如此。

    不是开卷语,也不是苏茜的往昔,与旁白同步的银幕影像是苏茜在天堂!

    就算有预告片带来的一点心理准备,原著读者们都还是惊讶。

    鹅毛大雪在飘洒,一个身着宝蓝色连帽外衣和黄色喇叭裤、头戴绒球多彩帽的少女站在雪地中,她的披肩棕金长发和帽子两边的一对编绳铃铛被寒风吹动,苏茜-沙蒙。

    中景镜头里,她神情疑惑的看着周围,伸手去接飘落的雪花,微微抬头的望天空。

    与此同时镜头在拉远,苏茜显得越来越小,她身后不远矗有一所残破的维多利亚式双层房屋,一群乌鸦从屋顶飞起离去。当影像成了俯角大全景,只见她和屋子所处的小圆雪地被繁密黑暗的森林包围,巨树无尽的蔓延开去,填满了整个世界,而天空满是鬼火般的幽绿极光,阴沉而诡异。

    凿心的孤寂,凿心的冰冷,凿心的禁闭。

    莫名的恐惧。

    这是天堂还是地狱?

    一开头,十来秒的一个场景,观众们的心就轻微揪了揪,生起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观感。但不管是斯皮尔伯格,或是彼得-杰克逊,或是懂行的影迷们,多少都知道这一丝揪心不是别的,正是影片的基调。

    一部好电影通常在开头场景就做了很多事,往观众的潜意识产生了很多作用那只无形大手将要带领他们走向何方。

    彼得-杰克逊同样没有想到叶惟这么整,电影一开始,观众就要不自觉地定义它的基调、方向、叙事范围和内在世界:要以什么心态看它?应该意料些什么?应该期待些什么?它有什么是可能的和不可能的?

    导演要越早越好的把这些答案告诉观众,帮助观众建立最合适的观影心境。

    杰克逊虽然和叶惟有巨大的改编分歧,却知道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有效的情感统一是任何电影都需要的,开头的构建就已经是重中之重。叶惟这回干脆利落地告诉了观众们“观影需知”:

    苏茜是说故事的人,她身处于一个充满奇幻色彩的地方,银幕上是可以发生种种超现实的事情的。

    这部电影会很哀伤忧苦,要静静的看,细细的感受。

    你们也可以感到悬疑:苏茜这是在哪里?怎么了?接着又会怎么样?你们可以惊奇—“竟然有那么个地方。”可以有毁灭预期—“苏茜会到达那里。”可以有故事目标—“苏茜得离开那里,因为她明显被禁锢了。”

    当观众早知结局甚至剧情,还要制造悬念是非常困难的。叶惟做到了,通过一场顶级的开场戏。

    通过“天堂”。银幕上的天堂和原著中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天堂完全不同,叶惟把它变成了一个看得到的笼牢,也是一个故事目标。观众从开场就有个心念,期待看到苏茜的天堂不再是那样恐怖,期待她冲破黑暗禁锢,重获自由。在没有看到之前都不肯退场,他们被勾住了。

    这个钩子使得故事的张力不只是在于抓捕哈维先生,更在于人物的发展变化。

    杰克逊也有这种想法,但没到这种程度,他想的是天堂如原著,目标是苏茜能否到达某处,像一众受害者聚会的那颗橄榄树。而叶惟说那将是无效的,当苏茜在自己的天堂想怎样就怎样,为什么还需要到目标地?天堂绝不能是想象力和特效的展示架。

    不过他觉得以他的案件中轴改编方案是可行的,而叶惟的方案……想到看过的剧本,毫无疑问,这个天堂正为这部电影而设。叶惟说过“那里没有天堂,只有一个监牢。”这混蛋天才小子的确是有些才华。

    普通观众们不知道这一丝揪心的背后有那么多,看着银幕影像的光线色彩变得明亮,跟随苏茜的旁白而到了一间70年代风格的雅致书房:“在我小时候,我有过很多的玩具,我永远忘不了那个雪花玻璃球。”

    全景镜头中,画框左边的书桌后,一个英俊亲和的中年男人在忙着做瓶中船,右边地上满地的儿童玩具,一个四、五岁的金发小女孩在玩,她的目光忽然望着书桌上的雪花玻璃球,放下手中积木走去。

    景物镜头让人看清楚玻璃球有一只围着红白条纹围巾的企鹅,接着斜侧面的近景镜头拍到小苏茜胖嘟嘟的脸蛋,她天真纯洁的蓝眼睛仰望着玻璃球。这眼神让观众们感觉心都被暖化了。

    几个镜头间,杰克走去抱起小苏茜再坐下。小苏茜擦着泛泪的眼睛,难过的说:“它好孤独。”杰克拿起水晶球翻转让雪花落下,笑道:“苏茜,别担心,它在里面过得很好,圈住它的是一个完美的世界。”

    小苏茜继续望着那个玻璃球,脸露可爱的微笑。

    “那时候,我真的相信。”平静的旁白声却让剧院里的气氛进一步下沉。

    无论是米夏卡姐妹,还是媒体人们,谁都看得出开场两个场景的联系,天堂就是雪花玻璃球,苏茜就是那只企鹅。杰克的话错了,其实它很孤独,它在里面过得一点儿都不好,它想离开那里。

    “我有个小我一岁的妹妹,琳茜。我爸爸说琳茜刚出生那阵子,我非常忌妒妹妹,他亲眼目睹我试图做的一件臭事,从此每逢有人来家里做客,他都会炫耀的谈起来……”苏茜的话声稍显活泼,说到最后有点无奈。

    同步的银幕影像是全景镜头的沙蒙家客厅,大苏茜、克莱丽莎和小琳茜坐在沙发上,杰克和阿比盖尔站在沙发边,杰克正眉飞色舞的乐说:“克莱丽莎,你猜怎么着?苏茜爬到摇篮上面,想往琳茜头上撒尿!哈哈哈哈!”

    三人镜头中,沙发中间的克莱丽莎顿时也大笑,左边的苏茜一脸无语状,右边的琳茜落井下石地叹说:“她现在还会想这么做。”苏茜瞬时反击说:“你现在还睡宝宝摇篮。”姐妹两人互瞪。

    反打双人镜头中,杰克搂着阿比盖尔,夫妻俩满脸笑容。

    瞎子都看得到这对男俊女美的夫妻非常恩爱,都非常爱这个家庭,看看他们的笑容和眼神!而书迷们留意到没有巴克利,这应该是他还没有出生前的场景,众人的妆容服饰都在尽力地显小,阿比盖尔穿着职业装,意气飞扬,像一个职场女性。

    剧院的气氛又有所热烈,基努-里维斯和蕾切尔-薇姿还是那么搭配!西尔莎-罗南、玛歌特-罗比看上去也都很好。

    “其实我们姐妹感情深厚,也因为琳茜想当心理医生,而我想当野生动物摄影师,除了衣服,我们没什么好争的。”

    很多观众在微笑,而且越发的灿烂。

    银幕中一间温馨的女生卧室里的睡床边,身着白色睡衣的苏茜惊喜的拿着一台黑色的柯达傻瓜照相机,她手忙脚乱的装上胶卷。旁白声也变得高兴起来:“今年爸妈送了我一份最棒的生日礼物!有了它,我就可以实现梦想了。”

    苏茜一装好胶卷,就开始不停地自拍瞎拍,对着傻瓜机摆出各种的po色和表情,微笑的、面无表情的、要美的、鬼脸的、大笑的,随着咔嚓咔嚓声,一张张照片在银幕定格。旁白激动说着:“我好喜欢用相机把拍照的时刻捕捉下来,相机的闪光灯一闪!时光就停顿了,得以永远保留。而且这些影像全是我的!谁也无法把它们从我手里夺走。”

    这时她在窗边自拍,突然看见窗外的什么,立即拿着相机往房间外面冲去。

    镜头剪辑间,苏茜冲下楼梯,从屋子客厅冲出去,客厅里琳茜在看报纸,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在玩玩具,阿比盖尔望着冲过的苏茜,明显疼爱的没好气样子,瞧瞧这野女孩!

    “那是住对面的葛蕾丝-塔金!我长大后可要追踪野象和犀牛,现在先就她吧。”

    苏茜的主观镜头,一个看着有二十多的运动服女人在街道对面屋子的前院草坪做着早操动作。镜头反打后,苏茜鬼鬼祟祟的躲到自家前院的灌木丛后面,装模作样的扮着野生动物摄影师,单手地拿着相机连连地拍了一张又一张。

    葛蕾丝-塔金跑动起来了,在街道朝着画框右上方跑去。苏茜连忙弯着腰快着步的跟去,一边跟踪一边拍照,神情过瘾,在这个后退拍的正面长镜头中,她突然双眼微瞪,一瞬间满脸慌张,往旁边人家前院的橡树躲去。

    她双手垂下的贴着树身,偷偷的望着那边。

    主观镜头只见一个高大英俊的黑发亚裔男生骑着一辆红色自行车往这边来,他和葛蕾丝-塔金打了声招呼,看上去成熟自信。

    “他是雷-辛,他们家去年搬来社区,快一年了。他爸爸是宾州大学的历史系教师,而他……”苏茜的旁白声有点轻柔,流露着女生的爱慕之情。影像中她在大树边闪来躲去,当雷过去了,她已经溜到树的另一边,眼神痴痴。旁白继续说:“雷见多识广、博学多才,似乎比我们这些小镇孩子聪明八百倍,他实在太酷了。”

    苏茜收回目光,看看手中相机,没了劲的走离大树回家去。

    看到这里,观众们很难不喜欢这个古灵精怪、情窦初开的美丽少女,她的每个表情动作都那么可爱,她的话语颖慧有趣,她善良,她机灵,她简直完美!而每位观众又都看见,伊丽莎白-奥尔森惊艳亮相!

    正是奥尔森好得令人意外的非凡表演,“苏茜”才得以跃然银幕。

    她真是奥尔森姐妹的妹妹吗?很多媒体人有了这问题,奥妹的演技比她的两个姐姐高太多了,灵气十足,绝对是最好的银幕首秀开头之一。奥尔森家真的要出电影明星了。

    有件事也已经可以肯定,viy选秀会的十个胜者没有一个会是水货,苏茜让人惊赞,小琳茜也活灵活现。

    艾玛看得有些呆,骄傲的心正被伤害,好像根本不是同一回事啊……如果让她去演苏茜,能不能有这表现真不好说。

    惊讶的人很多,瓦妮莎等助阵少女明星们实实在在的看出差距,这就是“天才导演的女主角”吗?这怎么能叫“笨手笨脚的演不好”?奥尔森当然走运了,像经纪人们说的,电影失败了,苏茜也不会失败。

    就在全场为奥尔森的表演默默喝彩的同时,坐前排区域的主演少女们默默地击掌庆贺,表演时间才刚刚开始!

    不过,叶惟呢?去哪里了?

    viy在银幕中亦已登场,除了客串,他上次演戏还是《婚期将至》,而这次更像本色出演。一众影迷粉丝相当期待他的戏份,最期待的自然是吻戏。艾丽斯-西伯德在微笑,无论看多少次都感到不可思议,那就是苏茜和雷。

    “我不知道我四岁大的弟弟巴克利长大后会不会聪明,他总是做些蠢事,一年前那次真是吓死人了。”

    银幕影像已经转场,不同造型的苏茜坐在屋子后院门廊上慢条斯理的涂着脚指甲油,微微有点叹息的旁白声刚落,就有惊急的小孩声响起:“苏茜!苏茜!”她抬头望去,慌忙起身奔去。

    气氛紧张起来,俩小孩的双人镜头,巴克利全身发颤的躺在树下,站着的另一小男孩奈特急道:“巴克利吞了一根树枝!”近景镜头中的苏茜顿时变了脸色,慌了两秒,立即抱起巴克利,一边跑动一边叫喊:“琳茜!救命啊!!!”

    砰的一声!轻快的配乐响起。在车库里,一个花盆被砸破;一只手从泥巴里拿出备用钥匙;一辆红色的马自达老爷车驶出车库;苏茜打着方向盘,巴克利躺在后座上;车子驶上道路,歪歪斜斜的疾驰而去。

    “小心啊!”苏茜惊叫,车子奔在小镇车来车往的街道,她紧急的拉着手刹,旁边一辆轿车也是急停,她惊慌道歉:“不好意思!”又立即踩下油门,车子又奔去。道路上鸡飞狗跳,路边的路人们纷纷侧目,显然刚来小镇的雷也在,他惊愕的望着飞车少女奔过。过了段路,显然在急赶回家的杰克和阿比盖尔在一辆大众旅行车里望向车窗外奔过的马自达,也傻了眼。

    车子冲到医院大门外停下,早已准备好的医护人员把巴克利抱出放担架车上抢救去了,轻快的配乐也渐渐消逝。

    多么机智英勇的一个女孩儿!这一段让柯达剧院响起了观众笑声,书迷们很满足,太棒了,原著就在银幕上。

    镜头一切,医院病房里,沙蒙家一家人都在,巴克利躺在病床上,苏茜和琳茜坐在左边,右边近景医生在向沙蒙夫妇说着什么,两人听得心有余悸的样子。外婆也来了,浓妆艳抹的,一头电卷发,穿着件明显是二手货的旧貂皮大衣。

    苏茜旁白说着:“医生说如果不是我及时送救,巴克利就救不回来了。而琳恩外婆说……”

    医生转身走了,外婆大声的说道:“苏茜,佛说救人一命胜过建造一座教堂,你会快乐地长命百岁的!”众人皆微笑。单人近景镜头中,苏茜的俏脸也露起庆幸的微笑。

    “像往常一样,琳恩外婆错了。”

    影像转了场,在一个充当垃圾填埋场的落水洞上方,沙蒙家一家五口欢笑着合力把一个老旧的冰箱踢下去。当旧冰箱坠进落水洞,掉进洞底被淤泥吞了进去,姐弟三人欢呼雀跃,杰克与他们一一击掌,幸福的一家。

    上升镜头升向天空,苏茜的声音有了些哀伤:“在1973年12月6日,我被杀害时不过十四岁。”

    影片放映了不到10分钟,剧院里突然的一片寂静,一张张刚刚还在笑的观众面孔没了表情,一颗颗心在发寒。

    不知道是谁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谁已然眼眶湿润。

    彼得-杰克逊双手环胸,这个故事开头好拍,把苏茜介绍给观众们认识就行了,之后呢?线索越来越多,结构越来越复杂,还有天堂……随时都可以崩溃。小子,你就能从头到尾拍好吗?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555章 为什么会有冰河世纪    所有人的目光都像在望来,茉迪就这样迈起脚步走去,走向那片闪光,走向柯达剧院,这是一个人生新起点。

    她不知道自己的步姿自然不自然,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待,仿佛一切变得梦幻,心在舒畅地跃动,她笑了。害羞的人能当演员吗?能,当然能了!但是要开朗起来,做个积极快乐的追梦人。

    不管记者或影迷粉丝,焦点都不在赛明顿那里,既不是成名明星,也不是奥妹、达妹,她们正一人一边的占据了叶惟,让镜头拍着“苏茜、露丝和雷”的合照。

    记者们拍得开心,叶惟终于显现了些不羁,左手搂丽兹、右手搂达科塔的搂着她们的腰身,两位少女一个白裙一个黑裙,一个清纯一个冷艳,衬得休闲装的他意气风发。

    当茉迪走近,他笑说起了什么,丽兹也在笑语,茉迪羞涩的走去一起合照。

    “混蛋。”对面街道,莉莉移了移望远镜,对准他搂腰的手,留意有没有不礼的动作。没有,但要不要搂得那么紧……瞧瞧他笑的!像占了多大便宜。大坏蛋……这下没人说得了他了,名正言顺了,手感怎么样呀?

    如果自己现在走过去,好像三年前还没约会前在学校里那次,他会是什么反应?真想瞧瞧。

    望远镜镜头不时的移动,红毯上的众人齐聚到那块大广告牌前拍剧组合影,艾丽斯-西伯德夫妇到了,之前先到的图齐和萨兰登也重新出来了。无论他们演的角色在电影中是什么关系,此时他们都如老朋友一样亲密,享受着这个时刻。

    ……

    红毯秀之后是观众入场,而与此同时,嘉宾们大都还在后台。毕竟嘉宾总数不多,后台热闹而不拥挤,谁想找谁说话都能找到。叶惟一走进来就被“争抢”,丽兹等人还没走开,他正想找彼得-杰克逊说几句,已经有几个女生朝他走来。

    其实他认不出来是谁,因为不看迪士尼频道很多年了,也懒得猜测她们的心思,想说什么说什么。

    “我是你的大粉丝!”艾莉森-米夏卡热情似火,“今天能来为你助阵,我兴奋得好几天没睡着。”阿曼达-米夏卡点头笑道:“是啊我能作证,她昨晚半夜就开始试衣服了,老天。”艾莉森不依的嗔怪妹妹。

    “谢谢。”叶惟微笑,要说一对青春美丽的姐妹向你齐说恭维话,那本该是令人飘飘然的,只是她们太表面了些,让他觉得“妈-的,你们连这个都演不好,就这样的演技能给你们演什么?”继而觉得她们是俗物,那就不但不享受,反而恶心了。

    他自己是俗物,所以他不喜欢俗物。

    “惟,我能和你交换号码吗?”艾莉森大施电眼。

    “呃…行啊。”叶惟无法拒绝这点小要求,有点不情愿地与她们都交换了号码,用的工作手机。

    米夏卡姐妹还没走开,瓦妮莎-哈金斯笑脸着走来,一番认识,她说她有1/8中国血统,又惋惜的说:“年初我想参加你的选秀会的,但我和迪士尼的合同让我参加不了,真的非常遗憾。”

    叶惟耸耸肩,“没什么,选秀会就是个相识的渠道,现在也是,有机会可以合作。”

    “那当然好。”瓦妮莎欣然点头,“你看我在《歌舞青春》演得还好么?”叶惟坦白说:“我还没有看过。”瓦妮莎愣了愣,有点尴尬的哈哈笑,《歌舞青春》在今年一月电视首播就火了,没几个青少年没看过,她问得理所当然,他却说没看过。

    “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高中生才可以看。”叶惟笑说,还没看是由于忙碌和没兴趣,年轻人们喜欢得疯狂,他偏就不看,这让他感觉良好。又说道:“我想你演得肯定不差,唱得也不错,不然它很难有它的成绩。”

    瓦妮莎听得欢喜,也和他交换了号码。

    “viy!”另一把热情声音传来,是阿曼达-贝尼斯,她一过来就毫不客气的把瓦妮莎推开,“我真想你!”

    不知道为什么,叶惟感觉贝尼斯的眼神有点儿古怪,想我?好像这是第一次见面吧。贝尼斯自顾自说着:“我听说《足球尤物》首映礼有请你出席助阵,可是你拒绝了。”是有这么一回事。《足球尤物》是梦工厂的遗产,能有这部足球电影,还要得益于前几年英国片《我爱贝克汉姆》的意外卖座。他笑道:“那时候我在夏威夷拍电影,真的是没空。”

    “借口,你是不想看到我吧。”贝尼斯语气幽怨,突然笑了起来:“呵呵,开玩笑!”

    “我知道。”叶惟也笑,但还是感觉怪怪的……

    不得不说,卡米拉-贝勒今天可真漂亮,他乍一看到,心头跳了跳,像哇噢的一声。

    白黑色裙、浓黑双眉、小麦色肌肤,修长纤致的双手双腿,精巧的锁骨,撑起神秘弧度的酥-胸,那短袖大袖口让人的目光无从躲避,不经意间就瞧见若隐若现的抹胸,犹如回到最青涩幼稚的偷瞄女生袖口的岁月。

    他从小就看卡米拉的广告和影视表演,她成年复出后两年上演了四部电影,还演了罗兰-艾默里奇的新片《史前一万年》(1.05亿预算)的女主角,等这部商业大片上映了,不出意外她就会彻底走红。所以说她想巴结他,言重和自恋了,交际而已。也许因为这样,在这些助阵嘉宾里,他看卡米拉最顺眼。

    “我还记得你在《侏罗纪公园2》里演的那个小女孩。”叶惟一副粉丝的语气。卡米拉弯眸的笑说:“我自己不太记得了。”他想起了什么,顿时说道:“吃我的三文治!”她惊道:“你怎么会记得的?”那是她不多的台词之一。

    “因为那一幕很可爱,一直就没有忘记。”叶惟话音未落,就醒觉释放了错误的信号,卡米拉妩媚的眨了眨右眼。

    她的结交很自然:“惟格,有空我们出去喝杯咖啡或者吃顿午餐,我想我们能谈上很多。我知道你在慈善事业上的热诚,事实上我是非盈利组织kids-with-a-cae的国际代言人之一,我们帮助遭受贫困、饥饿、缺乏教育、忽视或虐待的儿童。我想了解你的基金会,看我能不能提供什么帮助。”

    “那很棒。”叶惟缓缓的点头,“但也许电邮比会面好。因为据我所知,我现在要成为任何一个女生的男闺蜜前,都需要经过我女朋友的审批。”当波y-f日end都当不够,guy-f日end?一去不复返喽。

    卡米拉一怔,显然极少被男生拒绝,对方还是个花花公子?她打趣般的道:“那你的生活真苦。”

    “不,不算。”叶惟扬起嘴角,“我正陷入无药可救的热恋,而且永远不愿意清醒。”

    “我不知道你女朋友,我觉得这又不冲突,这没什么啊。”卡米拉不敢认同的苦笑,“我有很多男闺蜜,我男朋友也可以是很多人的男闺蜜,这有什么不对?我个人可不想过那种异性朋友之间单独见个面聚一聚都不行的生活。”

    叶惟耸了耸肩,“没办法,她甚至没有世嘉游戏机,她是个穴居人,但她也是女王,女神,我的灵感。”

    听了这话任谁都明白,卡米拉同情般的一声叹息,上前拍了他肩膀一下,“可怜的囚徒,那电邮再联系。”

    嘿!叶惟不知道卡米拉听出来没有,“射-doesn-t-even-have-色ga.射-s-such-a-troglodyte.”和“the-queen,the-goddess,my-inspiration.”都是《侏2》的经典台词,斯皮尔伯格夫妇在哪里?说了有趣话没人欣赏可真难受。

    看着卡米拉走远,那裙里小翘-臀一扭一扭的,他呼了一口气,真是个惹火尤物!

    吉娅忽然轻飘飘的从旁边窜出,把他吓了一跳。吉娅也望着卡米拉的背影,“那屁股怎么样?”叶惟一边看一边道:“还用说吗,太神了。”吉娅说:“她是你的菜,对吧?”叶惟点头道:“绝对是我的菜。”

    “那你要当她的男闺蜜了?”吉娅八卦问。卡米拉-贝勒的男闺蜜众多,那是多得出了名的,媒体们因此向来对她颇有非议,贝勒还回应过说:“我永远都不会为了我有很多男闺蜜而抱歉,而且我永远都会有。”

    “什么?”叶惟惊奇的看向吉娅,这家伙听了多少?

    “看来你不了解她。”吉娅说,“她是个贱人。”

    “拜托,伙计。”叶惟嘀咕,因为开始入场,周围没人,“她挺酷的嘛,你不能随便说别人逼tch。”

    吉娅以大师的口吻说:“我是提醒你她是什么类型,你别跟我犟,你没有我清楚这些好莱坞女孩,这人很喜欢发-浪。你对你自己的定力真那么自信,就和她玩吧。”

    “不!”叶惟一口否定,“那她的审批一定不会过了,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感到可惜呢?”

    “什么审批?”吉娅疑问。

    “你别管,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都带来了。”

    ……

    柯达剧院的3400个座位已经座无虚席,观众嘉宾们人头攒动,华丽的灯光从高层圆顶照洒而下,全美最大的主舞台之一,闪耀的巨大银幕,都在筑建着这场电影首映礼的盛大!

    tlb剧组全员、明星们和媒体人们坐在靠近舞台的几个区域,而各种来路的普通观众坐在后面和高层座位。

    莉莉坐在底层的很后面,要用望远镜才能看清楚舞台上的人影。这是她自己要求的,理论上离热区越远、越不容易被认出,这时热闹的周围就没有谁注意她,她又不出名,没人认识。

    坐在热烈的气氛中,她由衷的高兴起来,爱他,就也爱托托。

    “viy和伊丽莎白-奥尔森真的很搭配,这甜蜜的一对我能接受。”

    “我期待他们的吻戏好久了!”

    左手边有观众在说话,几个女生的唧唧喳喳声,好像在谈着什么八卦。

    “会不会有床戏?原著里有床戏,他们疯狂的做……”

    “我不盼那个,pg-13级能到什么程度啊?我就盼他们吻得激烈点,我喜欢激吻。”

    “你说他们做过没有?”

    “那当然了。”

    “他们没在交往。”莉莉忍不住嘟囔,真傻。那几个少女里却有人听到了,问道:“你有什么新消息?”莉莉左看了她们一眼,轻声道:“惟不是否认绯闻了吗?他和奥尔森没有关系。”

    隔着个还没入座的空位,最左边的金发少女好笑说:“明星就那样,先否认,过一阵子就是真的。”莉莉随即问她:“但是如果是真的,viy有什么必要否认?他那么多绯闻,否认的哪个最后成真了?”少女们一时说不上来,金发少女突然想到:“斯嘉丽-约翰逊!还有艾玛-罗伯茨,你相信他们只是好朋友?”

    莉莉有点语塞,心中生起一股闷气,不由翻了记白眼,“青少年。”说你们呢,你们只是青少年!

    这声满带嘲讽的“teenagers”让这群女生都怒了,忽然有人注意到什么,大笑声起:“哈哈哈!她脑袋上有鸟屎。”金发少女瞪目地看清楚后顿时也是大笑,好几个女生探头望去,前排还有人好奇的回头望。

    莉莉一惊,她们的笑声很尽兴,右手边像一个家庭的几位观众也微笑点头,不像是她被捉弄。她坐了一会,还是从手袋里拿出化妆镜照镜看,只见额头上方的头发真有一滩凝固了的淡褐色鸟屎……

    什么时候中招的?顶着这鸟屎多久了?怎么会…这样!?

    她连忙去抓,左边的女生们又幸灾乐祸的笑起来,金发少女笑道:“可能是一只麻雀把你的脸当成鸟巢了。”这个对她眉毛浓粗的讥嘲让她们又一顿笑。而周围其他观众都不想介入一群青少年女生的纷争。

    想反击,偏偏头上就是有一滩鸟屎!莉莉气得几乎发颤,起身要去洗手间清理。

    可是这时候忧伤的tlb主题音效提示要开场了,大银幕直播着舞台情况,叶惟带着六位主演少女登台作开场,宽广的剧院内响彻了雷鸣般的掌声,数千观众们纷纷起立,就像掀起着人浪。

    莉莉也在鼓掌,犹豫着要走还是留下,不想错过开场,但开场后马上就放映,难道要顶着鸟屎看完首映吗……

    “谢谢,谢谢!”大舞台那边,叶惟站在中间,拿着麦克风说话,六个少女分别站在他两边。

    全场静下,叶惟正经的说道:“我是叶惟,欢迎大家来到由我导演的《可爱的骨头》首映礼,这是一部关于家庭、不幸、坚强、爱,关于如何从等同断肢断骨的巨大痛苦中长出新骨头的电影。首先我想向它的小说原著作者艾西斯-西伯德致上最真挚的最大的敬意,她是个乐观、优雅、勇敢、不可思议的女性。”

    这下掌声更大,不管前排明星,或后排普通人,全场观众自觉起立!能出席的都知道背景了,西伯德值得这份尊敬。

    莉莉拍着手掌地决定留下来,那点鸟屎算什么呢,不妨这么看,说不定是什么运气。这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都被她撞上,那同理其它那些不可能的事情也…嗯……

    “然后站在这里,感觉就像在奥斯卡。”众人一片轻笑,叶惟又道:“不夸大的说,冲击奥斯卡是人们对这部电影的期望,因为它有着一个深挚得让人刻骨铭心的故事,也展现了惊人的想象力,对心灵是一场重建。”

    前排这边,艾西斯-西伯德、彼得-杰克逊、斯皮尔伯格听着这番话,各有不同的感慨。这个题材尖锐的超级畅销书项目要是成功了,票房和颁奖季表现都难以预料的;要是失败了,则肯定会被媒体书迷骂得成为人类耻辱。

    当它和viy结合,成败的效果几乎是翻倍。

    为了什么都好,别拍砸了啊小孩!

    “我说的都是原著的成就,而在把它改编拍摄为电影的过程中,太多人贡献了力量。”

    叶惟接着向观众们简单介绍了tlb艰难的制片过程,谢谢了斯皮尔伯格等人的支持,又大声讲道:“我是个蠢货。当站在这里要感谢谁谁谁,我才确切明白这一点,我是个蠢货。”

    剧院内一阵惊讶的低呼,影迷粉丝们倒早已习惯,viy又开始自黑了。

    “我的家人,爸爸、妈妈、妹妹,我的好友们、我的女朋友,我只是拍了一部电影,而他们对我付出了多少?可以说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但我对他们付出的太少,我就只是拍了一部电影。我感到羞愧。谢谢他们!”

    惊呼从低骤高,有少女观众们的尖叫,viy第一次正式承认又有了女朋友……奥尔森!?

    舞台上的少女们也都惊笑的模样。

    “他要宣布了!”金发少女一边惊说,一边看看那个粗眉毛,“哈哈哈!”

    “我知道你们想什么,但她不在舞台上。”叶惟的话让众人一阵轰笑,也有失望的叹呼,他继续道:“在电影中,我演的男生谈了两段恋爱,但那是电影,而电影最有趣的是,它会带领我们到达另一个世界。我们即将到的这个世界,非常复杂,组成它的各种情感,冲突在一起,交融在一起,迸发出悲苦而坚强的光芒。”

    他顿了顿,又道:“我说够了,接下来让这些美丽的女孩说吧,我走了,就不碍眼了。”

    观众嘉宾们大笑不已,但叶惟真的转身走进后台,接过麦克风的丽兹的笑声传遍剧院:“哈哈,叶惟说了些关于影片的很棒的话,我还能说什么?”

    她望着三千四百位观众,即使见惯大场面也倍感压力,这和百老汇的舞台是不同的,而且她作为b角也没有正式登台过……

    “我从7岁起就开始上表演课了。”在全场目光中,丽兹就这么微微耸肩地开说:“到现在也有十年了,这是我第一次演电影,我发现完全是不同的回事。我觉得我很对不起惟。”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坦露起心声,很多是在访谈中也没有说的,在这个时刻,她只是想说出来。

    “一切源于我参加了他的演员选秀会,那天我是带着点情绪去的,我想‘这人有什么了不起啊,这么大的排场,我要煞煞他的威风’,结果我被选中了。从那开始,他就一直很看重我,他认为我是个表演天才。但我不是,我只是学表演很早,得到比别人更多的机会和培育,这些年我到处上表演课、培训班。我就只是这样……”

    台下响起零星的鼓励掌声,丽兹说得自己有点莫名的哽咽:“他把我当天才来看待,但我在片场证明了我不是,我笨手笨脚的演不好,他生气说我是他的跟屁虫,但我能怎么样呢?他就是个比别人都聪明八百倍的火星人,他真的了不起。”

    她深吸一口气,观众们顿时掌声雷动,她没有说完:“在帮助我表演这件事上,叶惟做了很多,虽然说这就是导演做的,但他不只是拍好他的电影而已,那样他让我做傀儡就行了,他还在培养我、启发我,我是走了什么运了?我们看电影,一般都不知道导演都做了些什么工作,以为演员最了不起。我说我的观点,不是的!叶惟不喜欢我说,但我要说,电影是导演的,而我,非常荣幸、非常感激、非常痴迷的,为叶惟的电影献上我的表演,谢谢。”

    掌声淹没了柯达剧院,少女演员们面面相觑,此时都有相同的感受。

    艾玛早已确定了自己演技上的进步,她一直牢记着惟说她的眼睛有毛病,那真成了她的内心阴影了,但也让她用更成熟的表演方式去演戏。他那一巴掌打得正是时候,不然再过上几年她演习惯了,再改就可能晚了。

    里维斯、图齐、萨兰登等人也既鼓掌又点头,viy最好的一个地方在于他不会固执某种风格,他对表演有开明的态度、充足的才华,会针对每个不同演员的需求去导戏,而不是要演员去迁就他,这使得每位演员都能自如发挥。

    后排观众席,莉莉的英眉微皱,那混蛋和奥尔森…似乎真的很搭配,有很多故事……导演和演员吗?她知道自己的表演才华暂时一般,心中嘟噜:“反正我是业余演员,正业是新闻记者、节目主持人……”

    一走神,奥尔森之后的约翰逊、罗南和茉迪一人几句的说了些什么,一阵阵掌声的,她都不太留意,不断地鼓掌。

    剧院的光线明亮,她察觉到左手边有人走来往相邻的空位坐下,眼睛余光看见什么,转头瞅了眼,顿时呆住了。“大猪恶霸”就坐在身边,他换了休闲西装而穿着牛仔外套,戴着猪头头套,周围观众投来好奇的目光。

    “嘿。”叶惟打招呼,“你头上有鸟屎。”

    “是的我知道…但你,怎么回事……”莉莉其实已经明白怎么回事,情不自禁的露起笑容。

    “我就在这里看了。”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宝贝。”叶惟深情的轻唱起了donovan的i-love-诱-baby,看着她,采用那个方案吧!他唱着:“我是真心的,你不需要胡思乱想,宝贝,我给你我全部的爱……”

    “闭嘴。”莉莉低声的嗔叫,伸手去捂他的猪嘴,心情却越发难言的激动,周围这些人要听就让他们听去好了。

    叶惟突然问道:“你说为什么会有冰河世纪?”莉莉转了转眼眸,说出第一个想法:“因为地球失恋了。”叶惟握紧她的左手,笑道:“我不那么认为,我认为,因为ice-love-诱。”莉莉不由得噗哧失笑,如果不是在这里,可能会扑去抱紧他,“不会是发霉的冰吧?”他耸肩的道:“你尝尝不就知道了。”她这回毫不犹豫的吻了他的猪嘴一口。

    他一下把猪头头套摘掉,露出了真容。

    四周观众们都惊呆了,莉莉对着左边那群傻眼少女竖起了右中指,叶惟也惊呆了。

    “我爱你,宝贝

    我是真心的

    你不需要胡思乱想,宝贝

    我给你我全部的爱

    当你陷入困境时就找我吧

    我会让你自由自在的应对

    当你感到不安,你没什么好怕的

    都告诉我,然后你很快就会看到

    我爱你,宝贝

    我是真心的

    我知道你在我的心中

    当我翻转倒挂乱七八糟的时候

    你让我重新脚踏实地

    当我处于戏剧般的一对情侣中

    你把我从恶梦中摇醒

    我爱你,宝贝

    我是真心的

    你爱我,宝贝

    我从你的眼睛看到,你也是真心的

    当你陷入困境时就找我吧

    我会让你自由自在的应对

    当你感到不安,你没什么好怕的

    都告诉我,然后你很快就会看到

    我爱你,宝贝

    我是真心的

    你不需要胡思乱想,宝贝

    我给你我的、我给你我的全部的爱

    宝贝

    我为了给你全部的爱而活

    因为我爱你,宝贝

    我是真心的

    我爱你,大小姐

    我是真心的

    我爱你,大小姐

    我是真心的

    我爱你,大小姐

    我是真心的

    我爱你,大小姐

    我是真心的”

    大银幕上放映起了派拉蒙的片头,再是逝去的梦工厂,再是追梦联盟,一只纸飞机飞过湛蓝的天空。

    看到这一幕,手握着手的两人,青春的脸庞都笑容灿烂。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