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所有人的目光都像在望来,茉迪就这样迈起脚步走去,走向那片闪光,走向柯达剧院,这是一个人生新起点。

    她不知道自己的步姿自然不自然,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待,仿佛一切变得梦幻,心在舒畅地跃动,她笑了。害羞的人能当演员吗?能,当然能了!但是要开朗起来,做个积极快乐的追梦人。

    不管记者或影迷粉丝,焦点都不在赛明顿那里,既不是成名明星,也不是奥妹、达妹,她们正一人一边的占据了叶惟,让镜头拍着“苏茜、露丝和雷”的合照。

    记者们拍得开心,叶惟终于显现了些不羁,左手搂丽兹、右手搂达科塔的搂着她们的腰身,两位少女一个白裙一个黑裙,一个清纯一个冷艳,衬得休闲装的他意气风发。

    当茉迪走近,他笑说起了什么,丽兹也在笑语,茉迪羞涩的走去一起合照。

    “混蛋。”对面街道,莉莉移了移望远镜,对准他搂腰的手,留意有没有不礼的动作。没有,但要不要搂得那么紧……瞧瞧他笑的!像占了多大便宜。大坏蛋……这下没人说得了他了,名正言顺了,手感怎么样呀?

    如果自己现在走过去,好像三年前还没约会前在学校里那次,他会是什么反应?真想瞧瞧。

    望远镜镜头不时的移动,红毯上的众人齐聚到那块大广告牌前拍剧组合影,艾丽斯-西伯德夫妇到了,之前先到的图齐和萨兰登也重新出来了。无论他们演的角色在电影中是什么关系,此时他们都如老朋友一样亲密,享受着这个时刻。

    ……

    红毯秀之后是观众入场,而与此同时,嘉宾们大都还在后台。毕竟嘉宾总数不多,后台热闹而不拥挤,谁想找谁说话都能找到。叶惟一走进来就被“争抢”,丽兹等人还没走开,他正想找彼得-杰克逊说几句,已经有几个女生朝他走来。

    其实他认不出来是谁,因为不看迪士尼频道很多年了,也懒得猜测她们的心思,想说什么说什么。

    “我是你的大粉丝!”艾莉森-米夏卡热情似火,“今天能来为你助阵,我兴奋得好几天没睡着。”阿曼达-米夏卡点头笑道:“是啊我能作证,她昨晚半夜就开始试衣服了,老天。”艾莉森不依的嗔怪妹妹。

    “谢谢。”叶惟微笑,要说一对青春美丽的姐妹向你齐说恭维话,那本该是令人飘飘然的,只是她们太表面了些,让他觉得“妈-的,你们连这个都演不好,就这样的演技能给你们演什么?”继而觉得她们是俗物,那就不但不享受,反而恶心了。

    他自己是俗物,所以他不喜欢俗物。

    “惟,我能和你交换号码吗?”艾莉森大施电眼。

    “呃…行啊。”叶惟无法拒绝这点小要求,有点不情愿地与她们都交换了号码,用的工作手机。

    米夏卡姐妹还没走开,瓦妮莎-哈金斯笑脸着走来,一番认识,她说她有1/8中国血统,又惋惜的说:“年初我想参加你的选秀会的,但我和迪士尼的合同让我参加不了,真的非常遗憾。”

    叶惟耸耸肩,“没什么,选秀会就是个相识的渠道,现在也是,有机会可以合作。”

    “那当然好。”瓦妮莎欣然点头,“你看我在《歌舞青春》演得还好么?”叶惟坦白说:“我还没有看过。”瓦妮莎愣了愣,有点尴尬的哈哈笑,《歌舞青春》在今年一月电视首播就火了,没几个青少年没看过,她问得理所当然,他却说没看过。

    “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高中生才可以看。”叶惟笑说,还没看是由于忙碌和没兴趣,年轻人们喜欢得疯狂,他偏就不看,这让他感觉良好。又说道:“我想你演得肯定不差,唱得也不错,不然它很难有它的成绩。”

    瓦妮莎听得欢喜,也和他交换了号码。

    “viy!”另一把热情声音传来,是阿曼达-贝尼斯,她一过来就毫不客气的把瓦妮莎推开,“我真想你!”

    不知道为什么,叶惟感觉贝尼斯的眼神有点儿古怪,想我?好像这是第一次见面吧。贝尼斯自顾自说着:“我听说《足球尤物》首映礼有请你出席助阵,可是你拒绝了。”是有这么一回事。《足球尤物》是梦工厂的遗产,能有这部足球电影,还要得益于前几年英国片《我爱贝克汉姆》的意外卖座。他笑道:“那时候我在夏威夷拍电影,真的是没空。”

    “借口,你是不想看到我吧。”贝尼斯语气幽怨,突然笑了起来:“呵呵,开玩笑!”

    “我知道。”叶惟也笑,但还是感觉怪怪的……

    不得不说,卡米拉-贝勒今天可真漂亮,他乍一看到,心头跳了跳,像哇噢的一声。

    白黑色裙、浓黑双眉、小麦色肌肤,修长纤致的双手双腿,精巧的锁骨,撑起神秘弧度的酥-胸,那短袖大袖口让人的目光无从躲避,不经意间就瞧见若隐若现的抹胸,犹如回到最青涩幼稚的偷瞄女生袖口的岁月。

    他从小就看卡米拉的广告和影视表演,她成年复出后两年上演了四部电影,还演了罗兰-艾默里奇的新片《史前一万年》(1.05亿预算)的女主角,等这部商业大片上映了,不出意外她就会彻底走红。所以说她想巴结他,言重和自恋了,交际而已。也许因为这样,在这些助阵嘉宾里,他看卡米拉最顺眼。

    “我还记得你在《侏罗纪公园2》里演的那个小女孩。”叶惟一副粉丝的语气。卡米拉弯眸的笑说:“我自己不太记得了。”他想起了什么,顿时说道:“吃我的三文治!”她惊道:“你怎么会记得的?”那是她不多的台词之一。

    “因为那一幕很可爱,一直就没有忘记。”叶惟话音未落,就醒觉释放了错误的信号,卡米拉妩媚的眨了眨右眼。

    她的结交很自然:“惟格,有空我们出去喝杯咖啡或者吃顿午餐,我想我们能谈上很多。我知道你在慈善事业上的热诚,事实上我是非盈利组织kids-with-a-cae的国际代言人之一,我们帮助遭受贫困、饥饿、缺乏教育、忽视或虐待的儿童。我想了解你的基金会,看我能不能提供什么帮助。”

    “那很棒。”叶惟缓缓的点头,“但也许电邮比会面好。因为据我所知,我现在要成为任何一个女生的男闺蜜前,都需要经过我女朋友的审批。”当波y-f日end都当不够,guy-f日end?一去不复返喽。

    卡米拉一怔,显然极少被男生拒绝,对方还是个花花公子?她打趣般的道:“那你的生活真苦。”

    “不,不算。”叶惟扬起嘴角,“我正陷入无药可救的热恋,而且永远不愿意清醒。”

    “我不知道你女朋友,我觉得这又不冲突,这没什么啊。”卡米拉不敢认同的苦笑,“我有很多男闺蜜,我男朋友也可以是很多人的男闺蜜,这有什么不对?我个人可不想过那种异性朋友之间单独见个面聚一聚都不行的生活。”

    叶惟耸了耸肩,“没办法,她甚至没有世嘉游戏机,她是个穴居人,但她也是女王,女神,我的灵感。”

    听了这话任谁都明白,卡米拉同情般的一声叹息,上前拍了他肩膀一下,“可怜的囚徒,那电邮再联系。”

    嘿!叶惟不知道卡米拉听出来没有,“射-doesn-t-even-have-色ga.射-s-such-a-troglodyte.”和“the-queen,the-goddess,my-inspiration.”都是《侏2》的经典台词,斯皮尔伯格夫妇在哪里?说了有趣话没人欣赏可真难受。

    看着卡米拉走远,那裙里小翘-臀一扭一扭的,他呼了一口气,真是个惹火尤物!

    吉娅忽然轻飘飘的从旁边窜出,把他吓了一跳。吉娅也望着卡米拉的背影,“那屁股怎么样?”叶惟一边看一边道:“还用说吗,太神了。”吉娅说:“她是你的菜,对吧?”叶惟点头道:“绝对是我的菜。”

    “那你要当她的男闺蜜了?”吉娅八卦问。卡米拉-贝勒的男闺蜜众多,那是多得出了名的,媒体们因此向来对她颇有非议,贝勒还回应过说:“我永远都不会为了我有很多男闺蜜而抱歉,而且我永远都会有。”

    “什么?”叶惟惊奇的看向吉娅,这家伙听了多少?

    “看来你不了解她。”吉娅说,“她是个贱人。”

    “拜托,伙计。”叶惟嘀咕,因为开始入场,周围没人,“她挺酷的嘛,你不能随便说别人逼tch。”

    吉娅以大师的口吻说:“我是提醒你她是什么类型,你别跟我犟,你没有我清楚这些好莱坞女孩,这人很喜欢发-浪。你对你自己的定力真那么自信,就和她玩吧。”

    “不!”叶惟一口否定,“那她的审批一定不会过了,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感到可惜呢?”

    “什么审批?”吉娅疑问。

    “你别管,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都带来了。”

    ……

    柯达剧院的3400个座位已经座无虚席,观众嘉宾们人头攒动,华丽的灯光从高层圆顶照洒而下,全美最大的主舞台之一,闪耀的巨大银幕,都在筑建着这场电影首映礼的盛大!

    tlb剧组全员、明星们和媒体人们坐在靠近舞台的几个区域,而各种来路的普通观众坐在后面和高层座位。

    莉莉坐在底层的很后面,要用望远镜才能看清楚舞台上的人影。这是她自己要求的,理论上离热区越远、越不容易被认出,这时热闹的周围就没有谁注意她,她又不出名,没人认识。

    坐在热烈的气氛中,她由衷的高兴起来,爱他,就也爱托托。

    “viy和伊丽莎白-奥尔森真的很搭配,这甜蜜的一对我能接受。”

    “我期待他们的吻戏好久了!”

    左手边有观众在说话,几个女生的唧唧喳喳声,好像在谈着什么八卦。

    “会不会有床戏?原著里有床戏,他们疯狂的做……”

    “我不盼那个,pg-13级能到什么程度啊?我就盼他们吻得激烈点,我喜欢激吻。”

    “你说他们做过没有?”

    “那当然了。”

    “他们没在交往。”莉莉忍不住嘟囔,真傻。那几个少女里却有人听到了,问道:“你有什么新消息?”莉莉左看了她们一眼,轻声道:“惟不是否认绯闻了吗?他和奥尔森没有关系。”

    隔着个还没入座的空位,最左边的金发少女好笑说:“明星就那样,先否认,过一阵子就是真的。”莉莉随即问她:“但是如果是真的,viy有什么必要否认?他那么多绯闻,否认的哪个最后成真了?”少女们一时说不上来,金发少女突然想到:“斯嘉丽-约翰逊!还有艾玛-罗伯茨,你相信他们只是好朋友?”

    莉莉有点语塞,心中生起一股闷气,不由翻了记白眼,“青少年。”说你们呢,你们只是青少年!

    这声满带嘲讽的“teenagers”让这群女生都怒了,忽然有人注意到什么,大笑声起:“哈哈哈!她脑袋上有鸟屎。”金发少女瞪目地看清楚后顿时也是大笑,好几个女生探头望去,前排还有人好奇的回头望。

    莉莉一惊,她们的笑声很尽兴,右手边像一个家庭的几位观众也微笑点头,不像是她被捉弄。她坐了一会,还是从手袋里拿出化妆镜照镜看,只见额头上方的头发真有一滩凝固了的淡褐色鸟屎……

    什么时候中招的?顶着这鸟屎多久了?怎么会…这样!?

    她连忙去抓,左边的女生们又幸灾乐祸的笑起来,金发少女笑道:“可能是一只麻雀把你的脸当成鸟巢了。”这个对她眉毛浓粗的讥嘲让她们又一顿笑。而周围其他观众都不想介入一群青少年女生的纷争。

    想反击,偏偏头上就是有一滩鸟屎!莉莉气得几乎发颤,起身要去洗手间清理。

    可是这时候忧伤的tlb主题音效提示要开场了,大银幕直播着舞台情况,叶惟带着六位主演少女登台作开场,宽广的剧院内响彻了雷鸣般的掌声,数千观众们纷纷起立,就像掀起着人浪。

    莉莉也在鼓掌,犹豫着要走还是留下,不想错过开场,但开场后马上就放映,难道要顶着鸟屎看完首映吗……

    “谢谢,谢谢!”大舞台那边,叶惟站在中间,拿着麦克风说话,六个少女分别站在他两边。

    全场静下,叶惟正经的说道:“我是叶惟,欢迎大家来到由我导演的《可爱的骨头》首映礼,这是一部关于家庭、不幸、坚强、爱,关于如何从等同断肢断骨的巨大痛苦中长出新骨头的电影。首先我想向它的小说原著作者艾西斯-西伯德致上最真挚的最大的敬意,她是个乐观、优雅、勇敢、不可思议的女性。”

    这下掌声更大,不管前排明星,或后排普通人,全场观众自觉起立!能出席的都知道背景了,西伯德值得这份尊敬。

    莉莉拍着手掌地决定留下来,那点鸟屎算什么呢,不妨这么看,说不定是什么运气。这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都被她撞上,那同理其它那些不可能的事情也…嗯……

    “然后站在这里,感觉就像在奥斯卡。”众人一片轻笑,叶惟又道:“不夸大的说,冲击奥斯卡是人们对这部电影的期望,因为它有着一个深挚得让人刻骨铭心的故事,也展现了惊人的想象力,对心灵是一场重建。”

    前排这边,艾西斯-西伯德、彼得-杰克逊、斯皮尔伯格听着这番话,各有不同的感慨。这个题材尖锐的超级畅销书项目要是成功了,票房和颁奖季表现都难以预料的;要是失败了,则肯定会被媒体书迷骂得成为人类耻辱。

    当它和viy结合,成败的效果几乎是翻倍。

    为了什么都好,别拍砸了啊小孩!

    “我说的都是原著的成就,而在把它改编拍摄为电影的过程中,太多人贡献了力量。”

    叶惟接着向观众们简单介绍了tlb艰难的制片过程,谢谢了斯皮尔伯格等人的支持,又大声讲道:“我是个蠢货。当站在这里要感谢谁谁谁,我才确切明白这一点,我是个蠢货。”

    剧院内一阵惊讶的低呼,影迷粉丝们倒早已习惯,viy又开始自黑了。

    “我的家人,爸爸、妈妈、妹妹,我的好友们、我的女朋友,我只是拍了一部电影,而他们对我付出了多少?可以说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但我对他们付出的太少,我就只是拍了一部电影。我感到羞愧。谢谢他们!”

    惊呼从低骤高,有少女观众们的尖叫,viy第一次正式承认又有了女朋友……奥尔森!?

    舞台上的少女们也都惊笑的模样。

    “他要宣布了!”金发少女一边惊说,一边看看那个粗眉毛,“哈哈哈!”

    “我知道你们想什么,但她不在舞台上。”叶惟的话让众人一阵轰笑,也有失望的叹呼,他继续道:“在电影中,我演的男生谈了两段恋爱,但那是电影,而电影最有趣的是,它会带领我们到达另一个世界。我们即将到的这个世界,非常复杂,组成它的各种情感,冲突在一起,交融在一起,迸发出悲苦而坚强的光芒。”

    他顿了顿,又道:“我说够了,接下来让这些美丽的女孩说吧,我走了,就不碍眼了。”

    观众嘉宾们大笑不已,但叶惟真的转身走进后台,接过麦克风的丽兹的笑声传遍剧院:“哈哈,叶惟说了些关于影片的很棒的话,我还能说什么?”

    她望着三千四百位观众,即使见惯大场面也倍感压力,这和百老汇的舞台是不同的,而且她作为b角也没有正式登台过……

    “我从7岁起就开始上表演课了。”在全场目光中,丽兹就这么微微耸肩地开说:“到现在也有十年了,这是我第一次演电影,我发现完全是不同的回事。我觉得我很对不起惟。”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坦露起心声,很多是在访谈中也没有说的,在这个时刻,她只是想说出来。

    “一切源于我参加了他的演员选秀会,那天我是带着点情绪去的,我想‘这人有什么了不起啊,这么大的排场,我要煞煞他的威风’,结果我被选中了。从那开始,他就一直很看重我,他认为我是个表演天才。但我不是,我只是学表演很早,得到比别人更多的机会和培育,这些年我到处上表演课、培训班。我就只是这样……”

    台下响起零星的鼓励掌声,丽兹说得自己有点莫名的哽咽:“他把我当天才来看待,但我在片场证明了我不是,我笨手笨脚的演不好,他生气说我是他的跟屁虫,但我能怎么样呢?他就是个比别人都聪明八百倍的火星人,他真的了不起。”

    她深吸一口气,观众们顿时掌声雷动,她没有说完:“在帮助我表演这件事上,叶惟做了很多,虽然说这就是导演做的,但他不只是拍好他的电影而已,那样他让我做傀儡就行了,他还在培养我、启发我,我是走了什么运了?我们看电影,一般都不知道导演都做了些什么工作,以为演员最了不起。我说我的观点,不是的!叶惟不喜欢我说,但我要说,电影是导演的,而我,非常荣幸、非常感激、非常痴迷的,为叶惟的电影献上我的表演,谢谢。”

    掌声淹没了柯达剧院,少女演员们面面相觑,此时都有相同的感受。

    艾玛早已确定了自己演技上的进步,她一直牢记着惟说她的眼睛有毛病,那真成了她的内心阴影了,但也让她用更成熟的表演方式去演戏。他那一巴掌打得正是时候,不然再过上几年她演习惯了,再改就可能晚了。

    里维斯、图齐、萨兰登等人也既鼓掌又点头,viy最好的一个地方在于他不会固执某种风格,他对表演有开明的态度、充足的才华,会针对每个不同演员的需求去导戏,而不是要演员去迁就他,这使得每位演员都能自如发挥。

    后排观众席,莉莉的英眉微皱,那混蛋和奥尔森…似乎真的很搭配,有很多故事……导演和演员吗?她知道自己的表演才华暂时一般,心中嘟噜:“反正我是业余演员,正业是新闻记者、节目主持人……”

    一走神,奥尔森之后的约翰逊、罗南和茉迪一人几句的说了些什么,一阵阵掌声的,她都不太留意,不断地鼓掌。

    剧院的光线明亮,她察觉到左手边有人走来往相邻的空位坐下,眼睛余光看见什么,转头瞅了眼,顿时呆住了。“大猪恶霸”就坐在身边,他换了休闲西装而穿着牛仔外套,戴着猪头头套,周围观众投来好奇的目光。

    “嘿。”叶惟打招呼,“你头上有鸟屎。”

    “是的我知道…但你,怎么回事……”莉莉其实已经明白怎么回事,情不自禁的露起笑容。

    “我就在这里看了。”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宝贝。”叶惟深情的轻唱起了donovan的i-love-诱-baby,看着她,采用那个方案吧!他唱着:“我是真心的,你不需要胡思乱想,宝贝,我给你我全部的爱……”

    “闭嘴。”莉莉低声的嗔叫,伸手去捂他的猪嘴,心情却越发难言的激动,周围这些人要听就让他们听去好了。

    叶惟突然问道:“你说为什么会有冰河世纪?”莉莉转了转眼眸,说出第一个想法:“因为地球失恋了。”叶惟握紧她的左手,笑道:“我不那么认为,我认为,因为ice-love-诱。”莉莉不由得噗哧失笑,如果不是在这里,可能会扑去抱紧他,“不会是发霉的冰吧?”他耸肩的道:“你尝尝不就知道了。”她这回毫不犹豫的吻了他的猪嘴一口。

    他一下把猪头头套摘掉,露出了真容。

    四周观众们都惊呆了,莉莉对着左边那群傻眼少女竖起了右中指,叶惟也惊呆了。

    “我爱你,宝贝

    我是真心的

    你不需要胡思乱想,宝贝

    我给你我全部的爱

    当你陷入困境时就找我吧

    我会让你自由自在的应对

    当你感到不安,你没什么好怕的

    都告诉我,然后你很快就会看到

    我爱你,宝贝

    我是真心的

    我知道你在我的心中

    当我翻转倒挂乱七八糟的时候

    你让我重新脚踏实地

    当我处于戏剧般的一对情侣中

    你把我从恶梦中摇醒

    我爱你,宝贝

    我是真心的

    你爱我,宝贝

    我从你的眼睛看到,你也是真心的

    当你陷入困境时就找我吧

    我会让你自由自在的应对

    当你感到不安,你没什么好怕的

    都告诉我,然后你很快就会看到

    我爱你,宝贝

    我是真心的

    你不需要胡思乱想,宝贝

    我给你我的、我给你我的全部的爱

    宝贝

    我为了给你全部的爱而活

    因为我爱你,宝贝

    我是真心的

    我爱你,大小姐

    我是真心的

    我爱你,大小姐

    我是真心的

    我爱你,大小姐

    我是真心的

    我爱你,大小姐

    我是真心的”

    大银幕上放映起了派拉蒙的片头,再是逝去的梦工厂,再是追梦联盟,一只纸飞机飞过湛蓝的天空。

    看到这一幕,手握着手的两人,青春的脸庞都笑容灿烂。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554章 红地毯    下午4点半的阳光明媚,好莱坞大道的柯达剧院外一片热闹,从正门空庭到星光大道铺设着一条红地毯通道,左边用隔离栏隔开成群的摄影记者们,游人粉丝们被隔在人行道两头,工作人员们守候在车流不断的马路边,接应到来的明星嘉宾。

    《可爱的骨头》首映礼!

    虽然远没有奥斯卡颁奖礼盛大,但热烈的气氛犹如盛夏,随着正式开始入场,嘉宾们相继到来,空气都要燃烧。

    “艾莉森!阿曼达!”游人粉丝们中响起一阵青少年的激动叫声,迪士尼频道人气偶像米夏卡姐妹携手到场。

    艾莉森黑裙、阿曼达白裙,两位金发美少女都青春亮眼,微笑地走上红地毯,驻足在印有tlb海报和赞助商logo的广告牌前面,都向镜头送上飞吻,引起一片咔嚓咔嚓的拍照声,谋杀着记者们的相机胶卷。

    正主们还没到呢,现场就因为助阵嘉宾们沸腾!米夏卡姐妹还没走进剧院,一身粉红连衣裙的艾米丽-奥斯蒙特到了,她前脚刚踏上红毯,一身红色圆领中袖连衣裙的瓦妮莎-哈金斯到了,她的笑容让年轻粉丝们高呼不已。

    现象级的少儿电视电影音乐剧片《歌舞青春》的女主角,毫无疑问是今年最红的少女偶像之一!

    一些年轻人就是为了她才来捧场,这下好几位粉丝激动得要冲破隔离栏,但被保安们死死的拦住。

    因为入场时间短,众人颇有些应接不暇。年轻人们不为彼得-杰克逊夫妇的到来欢呼,而为凯-帕娜贝克的现身形成一道声浪,不为埃帕莎-默克森、斯坦利-图齐或者苏珊-萨兰登大叫,而为阿曼达-贝尼斯几乎失控!

    20岁的贝尼斯只比哈金斯大两岁,比不过斯嘉丽-约翰逊、艾米-罗森她们的权势,却不是哈金斯可比。哈金斯不管有着什么可预期的未来,目前还是个电视明星;而贝尼斯是现今排得上号的少女电影明星之一,两主一配的三部电影共1.18亿北美票房、1.60亿全球票房,这还不算她参与配音的动画片《机器人历险记》的1.28/2.60亿。

    相比那些迪士尼孩子,贝尼斯的登场让记者们更激动,有人喊着吸引她的注意:“阿曼达,看这边!”

    但贝尼斯的风头去得那么快,艾玛-罗伯茨到了!不算客串的lms等三部电影的3亿北美票房,今年主演的《美人鱼》和ss已经共有0.89亿,而她还只有15岁!

    朱莉娅-罗伯茨的侄女、viy帮的副帮主(帮主暂为两部电影1.70亿北美票房的妮娜-杜波夫)、viy绯闻女友、最火热的青少年影星之一,这位身着蓝色牛仔外套搭白色连衣裙、提着个黑色古驰手包的金发少女,带着两周北美票房周冠军之威,笑大嘴巴,让今天的红地毯星光闪耀起来。

    随后另一颗红星卡米拉-贝勒来了,这位从婴儿奶粉广告就开始其童星生涯的20岁少女,抛开儿时《侏罗纪公园2》、《巫法闯情关》等小配角的荣誉,近两年以主演新出发!四部电影已有0.49亿北美票房。

    她身着黑边黑腰带的白色职业连衣裙,一双黑色高跟鞋使其本就高挑婀娜的身材更加挺拔,淡妆的脸容精致迷人,两道乌黑笔直的粗眉十分英气,微笑地露出贝齿,弯眸既清纯又勾魂。

    记者们都惊艳地拍个不停,这一衬托对比,艾玛就只是个可爱小女孩,卡米拉是个性感女人。她的气场太大了,今天暂时的红毯赢家!卡米拉步姿优雅的时走时停,在红毯上停留许久才进场。

    “viy怎么还没来?”

    “他不会是走后台通道吧?”

    首映礼红毯上的正面对决是女星们都避免的,主办方通常会做好时间安排,但因为要拍剧组合照,tlb六位少女不得不同时出现在一个画框里,助阵嘉宾来得七七八八,正主们也该到了!

    众人最紧张的还是那位,上个月ss首映礼叶惟就惊喜了一把,这次呢?没有爽约!

    一辆黑色长林肯车停到路边,叶惟和斯皮尔伯格夫妇同车到来。粉丝们的激动叫喊又起,记者们既失望叶惟没有女生相伴,又为他的帅气眼前一亮,黑休闲西装和蓝牛仔裤显着其高大的身材,潇洒的中短黑发,似阳光似邪坏的笑容。他挥挥手,人行道右侧隔离栏后的少女粉丝们欢喜尖叫:“惟!”、“viy,我想要你的签名!”、“我想要你!”

    大道上顿时一片笑声,棕皮衣牛仔裤的斯皮尔伯格、蓝裙的凯特-卡普肖也都笑了。

    “谢谢。”叶惟还真理会,走过去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签名笔,往粉丝们拿着的海报、照片和本子上逐一签名。这下不只是少女,其他影迷粉丝也纷纷要签名,但叶惟只签完少女们的就走了,“谢谢支持,女孩们。”

    那边斯皮尔伯格夫妇已经走过红毯了,不参与合照。而叶惟还没走到摄影区,助阵的安娜索菲亚-罗伯抵达,一主一配两部电影2.38亿北美票房的超人气童星!青春可爱的休闲衣裤,笑脸可掬。

    她欢快的随在叶惟旁边,像是他的女伴,可是矮了有两个头。

    基努-里维斯、蕾切尔-薇姿的到来让全场彻底欢腾,两位大明星看上去都神清气爽,与叶惟一同接受记者们的闪光。而马上,tlb少女们开始走上属于她们的地盘!

    红色长裙的凯尔茜-周,她的欢欣掩藏不了;年纪最小的西尔莎-罗南很镇定,她身着波西米亚风格的花裙,俏脸微笑;蓝紫长裙的玛歌特-罗比的神态也不怎么自然,一看就知道是因为激动的心情。

    只有玛歌特自己才真正知道这有多么惊人、多么神奇,一个选秀会舞台的缺席者,澳大利亚黄金海岸的无名小卒,什么都不是,可她现在站在这里,感谢坎迪丝-阿科拉,感谢叶惟……

    “惟……”玛歌特叫了不远处的叶惟一声,看到多月未见的他,心情更加澎湃。她明白也尊重他的意愿,没想怎么样,只是看着他俊朗的脸庞、火辣的身材,那宽肩、雄腰和长腿,真有些情不自禁的心醉。

    但叶惟没有对她投来天才浪子的电眼,做了个鬼脸。她笑了,轻松了下来。

    玛歌特以为自己够热情,然而当一袭黑色长裙的达科塔-约翰逊一阵风似的走过,再腻在叶惟身边,自然地挽着他的手,单方面把银幕情侣当真,viy却只能笑对。看着这些,她知道比起这位星二代金球奖小姐,自己的红毯修行还差得远。

    这时候又有呼喊声起,有人大叫“奥尔森”,众人纷纷望向星光大道那边,伊丽莎白-奥尔森压轴登场!

    她身穿一套无袖束腰的白色连衣裙,一头淡金长发飘垂,灰眸有神而深邃,笑容活泼而俏丽。对于奥妹而言,什么红地毯都不是没见过的大场面,她的姿态自然而然,没进摄影区之前,还连连地做起搞怪的表情。

    是不是有点为了掩盖尴尬?记者们看清楚后就很惊疑,奥妹这身衣服不太适合她的身形吧?

    但令人更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几乎同时到来的茉迪-赛明顿的白色职业长裙好像又旧又眼熟,她没有穿高跟鞋,右手戴着好几条时尚手链、脖子一条银链星月吊坠,这份清丽的华贵倒为她加分不少。

    尽管如此,胜负已出,囊括着装、举止、风度等方面,今天的红毯大赢家是卡米拉-贝勒。

    奥尔森着装输了,赛明顿全部都输了,她笑得非常羞涩,从保姆车走下就呆在那里,似乎走不动。众人疑惑。

    “we’诱-have-reached”

    “we’诱-have-reached…”

    街道两边有拥挤的游客,脚下就是星光大道,茉迪的脑海嗡嗡作响……

    那一天,在距离这里不到一百码的位置,就在柯达剧院相邻的中国剧院外面,她满怀希望的从早上等到下午,拿着手机对着名片一遍遍的拨打电话,她还记得号码,那么清晰,2136437915。

    她也记得,当自己明白过来,她瘫坐在星光大道上失声痛哭,但现在,她站在这里闪耀。

    一瞬间,茉迪双目生泪,几乎哭了出来,眼前一切都被泪水朦胧,该怎么办?

    “丽兹!茉迪!”叶惟不着痕迹的推开达科塔,笑叫着走去:“哇噢,你们可真漂亮!”莉莉说得对,茉迪做了一个最棒的选择。就听到走来的丽兹惊喜般的说:“真的?”他打量起她,点头赞道:“是啊,视觉很亲切舒服,没有嶙峋尖锐,也没有球状发展,就处于那中间,真好看。”

    “就知道你识货!”丽兹不由甜笑。

    没有人注意在对面街道凑热闹的人群中的一个棕衣牛仔裤粗眉少女,她双手举着望远镜在看红毯的情况。

    “走啊…和奥尔森聊什么…没看到茉迪需要帮助吗…笨蛋…不能指望他了,加油啊茉迪!”

    莉莉理解茉迪的紧张,就算是她,从小随父母出席各种活动,奥斯卡红地毯也去过两次了,要亮相红毯依然会紧张,只不过不会表现出来而已,这是新手和老手的分别。

    但她真希望茉迪能自信从容地走秀,展现茉迪-赛明顿的独特魅力!她明白的。

    那行动起来啊!还有机会赢过卡米拉-贝勒,加油!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