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茉迪这晚睡得不怎么踏实,朦胧中想了很多。`

    她觉得自己真是个幸运儿,来洛杉矶闯荡不过是11个月,人生却早已驶向了另一个方向。她想起自己被骗,想起得到斯黛拉的好心帮助,奇迹般的见到叶惟,一起出席金球奖……

    她把这11个月的人生过了一遍,直至这一天,自己参演的第一部电影要映了!

    不再只是个幸运儿,还是以一个电影演员的身份,与大家一起踏上荣誉的红地毯,太奇妙了。这是个新起点,似乎可以往前做些新美梦,找回妈妈、把哥哥从乡下接出来当她的助理、出演第二部电影。

    茉迪喜欢叶惟,但对他并没有非分之想,在tlb剧组她是见识到了,那是不可能的。对于她,叶惟的意思有好朋友、恩人、偶像、导师,她总是希望自己能在他那里做到更好,在他的女朋友面前也是这样,不管那是谁。

    这天早上,茉迪准备好后就在公寓等待,时近9点收到叶惟的短信通知,车子到了。

    她来到公寓外面街道,是一辆豪华的黑色保姆车,她上车后就出了。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一名中年女助理,如果是斯黛拉一定会说上很多话,但她认识过后只是静静的坐着,明知道这很不好,却真的不懂交际。

    茉迪留意到车外的街景到了什么富人住宅区,她看不出这是哪里,车子最后停在一栋双层大屋的前院。在她下车的同时,有个棕外套蓝牛仔裤的少女从屋门那边迎来,她一看清楚是谁,顿时怔着了。

    少女走到跟前,脸露亲和的微笑,大方的伸出右手,“欢迎,你好,茉迪!认识一下,我是莉莉-柯林斯。”

    “你、你好……”茉迪的话声有点哆嗦,动作笨拙的伸手和她握手。忽然间,心头涌起那个骗子善劝般的话:“你要穿得像莉莉-柯林斯,像妮娜-杜波夫,像她们这样才行。”

    “叫我莉莉。”莉莉-柯林斯笑说,向女助理和司机打过招呼,就带着她走进屋子,健谈的问道:“你喜欢哪位设计师的风格?我特别喜欢斯特拉-麦卡特尼、马修-威廉姆森、维维安-韦斯特伍德、亚历山大-麦昆……”

    对方热情的声音渐低,茉迪感到尴尬在滋生,只能如实的说:“我不知道,我是说,我不懂这些。”

    “噢,没事。”柯林斯点点头,清笑道:“谁也不是天生就懂时尚,但谁都能时尚!我认为你很适合马修-威廉姆森,他的设计飘逸、精致,色彩线条丰富但非常能突显女性的姿态,像一诗,很适合你的气质。如果你想走独特的路线,大胆但不浮夸,像一件艺术品,我推荐亚历山大-麦昆,我想你戴骷髅丝巾那会很个性的。你要喝点什么吗,茶还是咖啡?”

    茉迪支唔着要了一杯茶。

    其实都是她尴尬,莉莉-柯林斯是热情大方、谦和有礼,一点都不像小镇里那些皇后,有件漂亮新衣服就高傲地炫耀多天。莉莉态度自然,风趣博学的为她介绍时尚潮流什么的,让她渐渐的也变得自然。

    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多数时候只能听着,不过还算听得明白,她喜欢马修-威廉姆森的风格,莉莉听了说好,还说给她搭配今年香奈儿的复古风,这都适合她的气质。

    走在简雅宽敞的服装间,看着一排排挂衣架上满挂的各式衣服,各种风格、款式、品牌……茉迪感到眼花缭乱,没有看见帽子、手袋、鞋子等,应该又另外有专门的房间。

    她忽然古怪的想,如果斯黛拉和萨菲走在这里会说些什么?真的事情就不同。

    “这条裙怎么样?”莉莉从一排连衣裙衣架取下一条浅色调的印花绉纱连衣裙,往身上比划,说道:“这条裙就是马修-威廉姆森今年早春的设计,我真喜欢它的印花,繁多、斑斓,可就是有清雅的感觉,你看这些线条,很有东方韵味。《可爱的骨头》不是有着佛学观吗,穿它出席正好了。”

    茉迪望着一身华衣的莉莉,就这么突然有了个决定,也许是清楚了自己的想法:我要自信起来,像惟格、莉莉这些人一样自信,我不要穿得和莉莉一样,我要穿出自己的风格。

    她一直都记着惟格说的“奥利弗是真正的赢家,因为她赢了自己!”

    “莉莉……”茉迪鼓起勇气说。

    “嗯?”莉莉应了声。

    “谢谢你的好意,但我想穿我自己那套职业连衣裙。”茉迪的声音已经弱了三分,很怕对方觉得她是不识好人心。

    莉莉闻言一怔,随之笑了起来,点点头:“好的,那我们要在佩饰方面多花心思了!”

    ……

    上午的阳光高照,圣莫尼卡12街西段一所住宅里,搬家进行时。`

    经过昨晚的一番考察,莉莉喜欢,叶惟自己也喜欢,所以决定让阿甘成为他的房东,住得高兴说不定就买下来。正式租房合同还没有签呢,他就忙着要搬过去。

    因为下午的映礼,今天他给自己放假,但他没什么要为映礼忙的,准时到场就行了。派拉蒙那边邀请了一堆不知道谁去助阵,他有点不乐意,自己电影的映礼红地毯成了秀场,乌烟瘴气的,想到就烦。

    在这里住了近一年,虽然一大半时间在外头,要收拾的东西却真不少,他叫上吉娅来干活,列夫他们忙学业都没空。

    他的私人物品早已收拾好了,就是工作室的物什要区别对待,至于其它的让老妈监督搬家公司保证万无一失。

    吉娅要先收拾工作室的奖杯陈列柜,柜里放着些主要奖杯,还有个陈列室,放那些说不上名字的小奖杯、青少年选择奖的冲浪板等等。都是艾米弄的,之前他都随便放置,包括那个目前他最主要的得奖,lms获得的金球奖音乐/喜剧类最佳影片。

    这个奖杯可谓命运多舛,扔在客厅的茶几上就有一段日子。叶惟拿着它转动着瞧了瞧,笑了笑,扔进脚边的塑料箱里,撞到h电影节叶惟奖奖杯,砰的一声闷响。

    吉娅愕然的张大嘴巴,“你疯了吗?”

    “什么?”叶惟望向她,“就一个奖杯而已,奖项拿了又摔不走。”

    “你别收拾这里了,你走开,我看得心痛。”吉娅拿起那金球奖奖杯检查,“我还没有那么酷。”叶惟突然道:“吉娅,这个奖杯送给你了,你拿走吧。”吉娅一副“有这种好事?”的疑惑样子,“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看到它,它惹我生气。”叶惟耸肩,莉莉应该也不想看到它,谁都知道他和艾米相识于金球奖。

    “那我拿走了,卖铜铁也值点钱。”吉娅瞧着手中的奖杯,当今天的劳动报酬。

    “你把它扔进太平洋填海也没所谓。”叶惟走向书柜收拾藏书,一本本地放进箱子。当拿到《走进丛林:一个探险家的亚马逊指南》,他随意地翻动起来。

    退役军官、旅游探险家约翰-坎宁安这本书是他读了又读的,但今年来除了刚搬家那会,还是第一次打开。它有很高的丛林冒险指导价值,像怎么预防和应对一系列疾病、中毒的急救措施、野生动物的习性、植物的作用……

    他突然停在了中间一页,上面的丛林插图边有圆珠笔笔谈写着的:

    “**。”叶惟忽而的笑骂,看到16岁的自己,或者说顾游。自言自语的轻声只有自己能听清楚:“对不起,尤尼克,我有我的女孩要照顾。妮娜也不需要我,她会很好的,越来越好,那就是她一直做的。”

    他合上这本书,把它也放进书箱里。

    听到一阵嘀嘀咕咕,吉娅瞥了瞥叶惟,在说我坏话?“眼里只有奖杯,没想到吉娅那么庸俗”?

    嘿!她没劲的拍拍手掌,走向他的办公桌,就看见一份图文并茂的分镜剧本放在那,旁边有铅笔、橡胶等工具,像是刚刚画写的。她一边拿起,一边问道:“小子,我能瞧瞧这个吗?”

    她已经看到最上面的第一页,顿时很疑惑,希斯克拉姆?诱tube视频的脚本?数字是镜头序号,带字母的表示是延续。刚看了几眼,她就失声喷笑:“哈哈哈哈!”

    不就是个只有几个场景的视频吗,还制作这么精细的电影脚本般的玩意。哦懂了,这是向女朋友秀才华和心思啊!

    “真有你的,真有你的!”吉娅看得欢乐,她好像现了一个秘密,这对情侣要公布恋情了!

    “吉娅!”叶惟一声惊呼,冲过去一把抢过分镜表,生气道:“不酷,伙计,这可不酷。”

    “那是什么?你的下部电影?”吉娅乐哈哈的打趣,说真的’sb都快制作好了,viy的新项目还没有声息呢,真不像他。

    叶惟看着手中的分镜表,也不禁乐笑了:“比那个更重要。”

    吉娅问道:“还没有新项目的想法吗?”叶惟耸了耸肩,她又好奇问:“你想拍商业片,还是继续文艺片?”叶惟想着回答:“我不知道,吉娅,我需要休假,我暂时什么电影都不想拍。`尤其一做就要奔波一年半年好几个月的项目,暂时没兴趣。”

    “那我不担心。”吉娅做双手抓东西的动作,笑得猥琐,“你的兴趣总是来得很快,哈哈。”

    “也许。”叶惟一边把办公桌上其它几份文件拿好,一边笑道:“但肯定不是商业片,我还年轻,我现在也不缺钱,我想享受更纯粹的拍电影的快乐,拍点酷的东西、那些商业片给不了我的。像什么时候兴头来了,弄个《驱魔录像》或者《粗话世界》,那样好玩。”

    “你可有得年轻,1o年后你都还是年轻导演。”吉娅想想就觉得恐怖,“有什么想法凑我一份吧。”

    “少不了你。”叶惟带上一叠文件,往工作室外面走去,“剩下的你收拾吧,之后运过去放在大厅就行。我走了,家里今天有客人,也该到了。”

    “喂,才刚开始!”吉娅傻了眼,朝他喊道:“助理也有人权的啊!”

    “助理没有人权。”

    “谁帮我把箱子搬到车子上去?”

    “你的助理。”

    叶惟一路大步的走出屋子,望着湛蓝的天空,没有停步,没有回头去望一眼,就这样开车离去。

    透过挡风玻璃,他看见沿途的风景,还记得新年伊始是怎么从家里搬出来搬到住所,现在像有什么结束了,回家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一股莫名的巨大快乐,不由得笑了一路。

    十几分钟就回到了布伦特伍德,回到了家。他望见那栋被花草树木环绕的灰顶白墙的两层屋子,就迫不及待的停车下车,现前院多了一辆suv,客人已经来了!也已经能听到从后花园那边传来的玩闹欢笑。

    叶惟往那边跑去,刚到半路的屋边,有两只可爱的狗狗疯奔而来扑向他,托托和贝拉!

    “哇噢!”他大笑,它们不断地蹦跳扑打他,“天使在哪里?”

    话音未落,就见到前方走来两个女孩儿,一个朵朵,一个金的小少女,笑容特别灿烂,她笑呼道:“谁是你每一天最好的朋友?”朵朵挥拳的大叫:“阿娜,阿娜!”她又笑呼:“谁带你前去特雷比西亚玩?”

    叶惟抱起了两只狗狗,也笑得开心,大叫道:“阿娜,阿娜!”

    “就是我啦!”安娜跳起打了个空翻,稳稳的落地,右手竖起一只大拇指,神气十足,“阿娜索菲亚-罗伯!”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我爱的!还差一个莉莉。

    ※※

    ※※

    下午的时候,叶惟和莉莉到巴林顿狗狗公园悄悄的见面,他把贝拉带来让莉莉溜着掩人耳目,他溜托托,不过都松绑的。

    “茉迪的情况怎么样?”他问起这事。

    “我推荐给她一条漂亮的裙子。”莉莉歪了歪头,对他轻笑说:“但是,茉迪做了最棒的选择!她很了不起。”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嘿对了,你看看这些。”叶惟停步下来,从运动挎包里拿出一叠文件递给她,兴冲冲的道:“这是我最新想到的一些方案,我强烈推荐最上面的那个,非常有趣。”

    “哦?”莉莉接过看了起来,看着一幅幅分镜图,嘴角微翘,却又眉头微皱,“哇噢…”叶惟跃跃的笑问:“怎么样?台词都可以改,你喜欢怎么就怎么,但两年前的那段影像改不了了,无能为力。”

    她看了看他,有些欲言又止,继续看其它方案,全是视频,有个最后是“烟花灿烂,繁星璀璨”……

    她笑了声,措辞有思考过才说:“惟,这些方案是不是都有点过于华丽了?”他怔着的眨眨眼睛,“这不算什么吧?很快就能拍好剪好,一点都不费事,而且这么重要的时刻。”

    莉莉也以兴冲冲的语气说出想法:“我有个主意,我们就布一组两张图片,一张是过去的我们,一张是现在的我们,一样的背景内容,只是我们更大了。再用文字说‘我们又在一起了,真棒啊。’”

    叶惟努力消化的样子,好一会,忽然问:“我能说不吗?”

    “瞬间黑幕。”莉莉故作凶恶的作势要卷衣袖揍人。

    “等等!”叶惟叫停,神秘的道:“你再想想,不要急,映礼结束了再告诉我你的决定。”

    “嗯…好吧,我再想想。”莉莉又看起手中文件,肯定不是这个,在海滩上,詹妮弗-劳伦斯骑着一头公牛奔来,然后他们在一群人中走出,劳伦斯把牛交给他们,他们骑上牛一起奔向远方。这是什么……

    哦标明这是开玩笑的,恶搞《大人物拿破仑》……真是散性思维。

    ……

    回到洛杉矶后,詹妮弗除了筹备《朱诺》的试镜,就闲着没事做,盯着日历过日子,12月15日却似乎遥遥无期。

    今天才是11月4日,tlb映的日子。

    她这几天上网看了很多新闻,听说会有很多青少年女星去蹭红地毯,几乎都没参加过viy选秀会的。虽然她们是明星,她却有些不屑,现在知道来套近乎了,当初怎么不参加?真受不了。

    年初那场viy选秀会,已经正在开花结果,viy帮的声势越来越大。

    不只是嫡系,还有旁系,像那个艾玛-斯通,她出演了喜剧片《太坏了》的一个主要女配角,第一次电影演出。烂仔帮里贾德-阿帕图那一支派的电影,他们明年两部电影,一部是《一夜大肚》,另一部是《太坏了》,这部2ooo万预算的青春喜剧片简直是必定成功的。9月时就开拍了,现已杀青,明年暑假上映。

    外界一直以来对viy选秀会充满争议,其中之一是惟给一些落选少女了建议电邮。那个珍妮塞丝-罗德里格兹向《纽约时报》骂了他一顿,说他的建议是侮辱奚落她,把惟形容为“怪物”。

    但艾玛-斯通最近向《娱乐周刊》透露,当初她也有收到惟的电邮,他给了她很多建议,特别是把一头金染成红,那真的彻底改变了她的形象气质和事业。斯通似乎不想被完全划进烂仔帮,她说:“参加viy选秀会的经历是一笔宝贵财富,我一直都觉得我和叶惟有某种师徒关系,希望以后能和他合作。”因此她被认为是viy帮的一员。

    詹妮弗不傻,现在ss成功了,眼瞧着tlb也要成功,艾玛-斯通才出来“仗义”说话,之前干嘛去了?

    惟不会被这些人灌**汤迷得晕头转向吧?新电影找她们演之类?

    一部2ooo万预算的贾德-阿帕图商业片主要女配角,一部3oo万预算的viy**电影的女主角,哪个比较厉害?

    尽管斯通的片酬比她的两万块要多,詹妮弗觉得是自己。

    如果说viy少女帮是一支篮球队—肯塔基州没有nba球队,而现在她是湖人队球迷了,哈哈—她打中锋,妮娜-杜波夫打大前锋,伊丽莎白-奥尔森打小前锋,艾玛-罗伯茨打得分后卫,艾丽西卡打组织后卫。viy是教练,也许这能拍一部“天才教练美少女球员奇迹队”什么的电影。

    她意思是,自己怎么着也是一员悍将,比特丽莎-梅诺尔要厉害,是三当家或者四当家。具体很难判定,艾玛-罗伯茨好像没被推荐试镜《朱诺》,不过人家今天去捧场助阵了。

    她和tlb有什么关系吗?都是叶惟的电影。

    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詹妮弗自己这几天有想过会不会被他邀请去助阵,甚至作为女伴……还想如果去要穿什么,其实她真的穿不惯晚装裙,但柯达剧院啊!没有生,她没有被邀请,艾丽丝也没被邀请。

    为什么?为什么要有为什么?viy贵人事忙,没那么多时间照顾她的感受。想清楚点,她也不想去,那是奥尔森的地盘。她希望自己出席的第一个电影映礼是自己的电影。而惟早有许诺’sb会有映礼,这就是他的心思吧。

    她和艾丽丝通了次国际长途电话,都说“等下个月我们的映礼!”然后好一阵激动。

    今天属于《可爱的骨头》,明天属于《冬天的骨头》!

    詹妮弗最近几天就这么无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作。

    ……

    “出!”

    下午4点,丽兹大吼一声,不管身后奥尔森姐妹能杀死人的目光,穿着那条白色束腰无袖连衣裙,拿着个黑色香奈儿手包,走上保姆车,出征tlb红地毯!

    如何在不妥协的前提下成长?这就是,多肉就是成长的代价。

    如果他不懂欣赏,她会很失望的,其他人就随便吧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552章 服装    “茉迪,我可怜的茉迪,你说你该怎么办?”

    圣莫尼卡一所中档的青年公寓里正一片愁云惨雾,斯黛拉在走来走去,萨菲连连的叹息,茉迪也倒着双眉。

    其实她们的日子是过得越来越好,茉迪是当中最好的,演了“大琳茜”,不算电影明星怎么也是个电影演员了。她早就不做餐厅侍应之类的劳苦工作,有viy的建议和帮助,她今年上表演课、在线高中课程等增进自己,而作为一名“未来女孩”,多个小成本独立电影剧组向她抛出橄榄枝,前途明亮得很。

    得益于大礼包,上了些表演课和改善生活,斯黛拉也不做侍应了。

    她现在在一个即兴表演剧团里混,有时候又去小孩的生日派对扮小丑赚点外快,影视试镜没有停,但没什么上升,她的竞争力还是不够,长得不够漂亮、不够特别,演技不够高超、不够性格……

    萨菲是更差的那个,她什么都更普通,基本上只是还住在洛杉矶而已,不做群演连饭都开不了。

    虽然安慰自己说“不是只有银幕电影演员才是演员”,两人的明星梦却在清醒过来,她们不是完全没机会,但表演实在要讲点天赋。又不甘心就此转行,或者做助理、秘书等演艺圈相关工作,而viy给她们指了一个方向,创业!

    事着人生,斯黛拉厚着脸皮问茉迪要了叶惟的号码打过去问的,他建议说:“你们可以试试拍诱tube视频,经营一个喜剧频道,弄些搞笑视频赚广告费。当两个美女放得下身段恶整自己逗人笑,年轻人肯定会感兴趣,那能行的。”

    两人听了都感觉打开了一个新世界,是啊!问题是她们不懂拍视频……

    “你们自学吧?都只需要些简单的技术,一回两回就懂了,搞笑视频关键在于点子,还能找人合作。”

    叶惟介绍了些朋友给她们认识,她们开了个诱tube频道“crazy-girls”从此开始了搞笑视频事业的发展。十月初的事了,到现在她们就弄了一个家庭录像水平的视频“把我的bff的生日蛋糕扔在地上”,她们是从“婚礼之神”那复制来的想法,演的,不过那天真是萨菲生日,她晚上回来,斯黛拉捧着个蛋糕迎上去笑说“生日快乐!”并说了一通称赞祝福的话,正当萨菲感动惊喜不已的时候,斯黛拉一下把蛋糕砸到地上并放声大笑,萨菲欲哭无泪,而固定好的“隐藏摄像机”拍下了这一切。

    这个就2分钟的视频至今有3万多点击,并为频道吸引了643个订阅,评论板的一条条“lol”让她们都很高兴,被关注的、明星的感觉。现在谈收入、网络红人还太早,但她们真的好像找到人生新希望,正策划着频道的第二个视频!

    现状是她们三个的收入都只够勉强维持她们的演艺生活,添衣化妆打扮等各方面都很拮据,平时就算了,明天茉迪要出席tlb首映礼!连一套像样的半正式新衣服都没有。

    “明天的红地毯是个战场啊!”斯黛拉向茉迪说,谁会是最明丽动人的那个?谁会被媒体们评选为“最佳着装”?

    她边走动边说:“伊丽莎白-奥尔森,人家有时尚界宠儿奥尔森姐妹撑腰;达科塔-约翰逊,绝对也有私人造型化妆团队;西尔莎-罗南也是星二代,衣服多得穿不过来;凯尔茜-周是医学博士的女儿,有钱人。”

    大家都知道tlb的六位未来女孩里就数茉迪和玛歌特-罗比是穷鬼,又数茉迪更穷。她们不知道罗比的准备,但是茉迪准备穿那套白色的职业连衣裙,是很好看,问题她已经在多次的活动场合穿过了!现在又来一次?

    “不如我穿普通的外套牛仔裤?”坐在沙发上的茉迪小声说。

    “你在幽默?不?那你就是在犯傻。”斯黛拉真没好气,要是她有茉迪的外貌、天赋和好运,哎!听到茉迪又说“演员还是要看表演实力的”,她不禁问道:“viy有推荐你去试镜《朱诺》吗?你的长相和实力哪里比不过伊丽莎白-奥尔森?”

    茉迪有些语塞,萨菲倒帮腔起来:“真不能怪茉迪,我们烦这个的时候,奥尔森兴许在和叶惟约会,事情就不同。”

    斯黛拉又怎么会不知道,从这种活动就显出差异,主办方是不管服装和行车的,茉迪既没有私人团队,也不够地位能让名牌提供衣服,租辆保姆车请一两个临时助理都说没钱,想出个风头可不容易!其实有个办法是穿什么奇装异服去,但想来会被viy厌恶,那就得不偿失了。

    “怎么办呢?”

    “茉迪,我们凑钱给你去租一套。”

    萨菲的想法切合实际,正当三人只能这样的时候,茉迪的手机有来电,她拿着一看顿时呆了,说了声“viy打来的。”客厅里响起了两把惊叫声,斯黛拉急道:“听我来,外放!”她让茉迪等着手机嘟了三声,才道:“接,热情点!!!”

    茉迪真怕叶惟那边等急了,一接通就连忙说:“你好,惟。”斯黛拉和萨菲相视无奈,这叫热情啊?这叫慌张。

    “嘿茉迪,晚上好。明天就是首映礼了,要走红地毯,服装造型方面没问题吧?”叶惟的亲和声音从手机传出。斯黛拉还没反应呢,茉迪就答道:“没…没问题,谢谢你的关心。”她们无力的要倒地。叶惟哈哈笑问:“你想又穿那套职业连衣裙出席?”茉迪由慌变愣:“你怎么、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叶惟笑了声。

    斯黛拉做着口型:“求助啊,求助啊!”茉迪闷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叶惟已经在继续说:“是这样的,我女朋友突然想到这事,她说不能轻视,让我打给你问问。既然这样,她想帮忙,就是她当你的造型师,借一套她的衣服给你用,她的身形和你差不多。你知道的,我们是好意,你应得一个完美的首映礼。”

    “噢。”茉迪看看两个好友,她们都怔着了,这让她更为慌乱“我真谢谢丽兹……”

    “不,不是!!”叶惟几乎是尖叫,“不是丽兹,不是她!茉迪,我和她清清白白。”茉迪傻了的支唔:“呃,我,我是呃,听说了绯闻……”他一声笑叹:“我们也有绯闻。正确答案是别轻信那玩意。怎么样?如果你愿意,明天你就知道她是谁,现在我不告诉你,哈哈,被好奇心引着走吧小妞!”

    茉迪真的很感激,这虽然有点难为情,但怎么好拒绝别人的好意呢?她脸红着道:“好的,谢谢你们。”

    “那太棒了!你还住在那里吗?”

    “没有,我们搬了。”

    “那你等会把地址短信给我,明天早上会有专车去接你的,我有其它事要忙,所以我就不管了。”

    “哦,哦好的。”

    结束通话后,客厅里一时无声,直至萨菲倒吸一口冷气:“那是谁?”斯黛拉紧接着惊道:“viy的神秘女友是想用你教训奥尔森一顿啊!”萨菲随即也醒悟过来,“是啊,茉迪,你成代理人了。”

    茉迪不太同意地摇头,更相信viy说的“我们是好意。”

    ……

    “丽兹,你认真的?”

    豪华的家庭化妆间里正有一场争吵,玛丽-凯特和阿什丽的灰绿双眸都闪烁异光,像让小妹穿着这身去tlb首映礼会是奥尔森家族的耻辱。最近丽兹又吃胖了不少,还穿束腰无袖连衣裙,让她的水桶腰、宽肩膀和肉手变得更显眼,简直是重大灾难。

    丽兹右手撑着腰,一边扭身一边瞅全身镜中的自己,“挺好啊,很有曲线美。”

    “你要穿这身,你是去出丑。”玛丽-凯特被气着了,她和阿什丽郑重其事的准备多时,小妹当耳边风。

    “为什么你这么叛逆?”阿什丽冷不丁的问了句。

    她们真的不懂,迷叶惟就算了,不得不承认他是个电影天才,有些利用价值,那现在要收获了,不穿好一些?这不只是她伊丽莎白-奥尔森一个人的事情,奥尔森姐妹的时尚威望都会受影响,品牌价值不升反降。

    “我真感觉很好,我就穿这身。”丽兹越看越喜欢,她不胖,她只是不瘦。可她们又怎么会懂呢?丽兹有点戏谑的说:“你们就妒忌吧,当初我参加viy选秀会,还说我疯了,明天我的第一部电影要首映咯!真高兴。”

    玛丽-凯特苦了脸,还不至于妒忌小妹,但少不了些心情复杂。事实证明丽兹是对的,叶惟的一年三部电影已经成功一部了,第二部更加声势浩大,他闹腾一年人气不断走高,在新兴社交网站的影响力更无人能比。丽兹年初说的“你们不懂电影”、“我要当个真正的演员”、“叶惟很好”都在应验,家里最聪明的孩子?

    “明天你就不高兴了。”阿什丽冷笑说,“你确定你这样比得过叶惟的女伴?”

    “唔……”丽兹望着镜中的自己,灰眸眨了眨,他会带女伴出席吗?谁?莉莉?

    “难道真就是你?”玛丽-凯特神情紧张,绯闻担忧早已成真,丽兹何止是和叶惟扯在一起,现在是绑在一起了。她们之前极力反对她和叶惟联手上《大观》封面,所有人还在劝她,她把飞往斯普林菲尔德的机票都买好了。

    “不是我。”丽兹耸肩,“我认识他晚了。”发生那事后,这几天他都不搭理她了,《朱诺》剧本也不多谈,意思很明显,好朋友变为朋友。她笑说:“你能拿命运怎么办?”

    玛丽-凯特和阿什丽相视一眼,都悄然的松了一口气。

    “我这身衣服真的不好看吗?”丽兹看看她们。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