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3号凌晨,viy拍了频道时隔多月终于有了新视频,粉丝们知道的都先睹为快。但这回不像“北极熊向人类的问好”的刺激有趣,这个15分钟的谈话自拍“反校园欺凌:我为唯一一次欺凌道歉”片名就很严肃。

    当观众们点开视频,只见叶惟坐在一间雅致办公室的电脑桌边,对着摄像头笑谈起来:“嘿,大伙儿,好久不见。”

    影迷粉丝接着听到他首度公开谈论新版《魔女嘉莉》,他对它的评语是“有好的想法,但缺乏力量”,不失为是一部好电影,而妮娜-杜波夫实际上做了出色的表演。

    在八卦媒体看来,谈及这位前女友时,叶惟的神情难掩温柔,话声都轻缓了些:“妮娜…妮娜的表演,有些对她的评论很不公平。他们之所以说她不好只是因为茜茜-斯派塞克的嘉莉太具代表性,她创造了一个新嘉莉,但有些人就是不懂欣赏,只想着拿她和斯派塞克进行无理的比较,可她们并不是基于同一种角色思路和同一部电影,要说她怎么样就该只看她怎么样。这是我的意见。”

    叶惟为妮娜的辨护让他们的粉丝们纷纷又说出一向有的声音:“为什么要分开呢?真喜欢你们在一起。复合吧!”

    主流媒体的新闻焦点在反校园欺凌那里,叶惟谈完《嘉莉》后就继续说这话题,他透露自己遭过无数的言语欺凌和一些欺凌,但今天不想谈,而要谈他的“唯一一次有意欺凌”,初读幼儿园时嘲笑一个体胖女孩。

    viy这般吐露心声让人震惊,影迷粉丝都赞同他刷新了自黑新高度的说法。一般明星名人揭露自己不为人知的过去都说的受害经历,或者解释自己某段时间为什么混账,然而大反派直接公开说“我欺凌过别人一次,我一直为之非常羞愧。”

    叶惟不只是说出秘密,还倾诉那次欺凌是如何渐渐的改变了他,他又如何和被欺凌者佩帕成为好朋友……最后要向佩帕电话道歉!他表示已经发过短信给佩帕,她同意公开谈谈这件事。

    以后也许还会有,而现在这种事情真是诱tube史上第一回,道歉者还是个大明星,还是viy!

    “对于道歉我已经有了心意,我将永远不会对这件事道歉”的叶惟,对另一件他惭愧的、没人知道的陈年旧事道歉了。

    视频和新闻报道的评论板充满了人们的热议,大部分人称赞viy的勇气和良知,坏小子一方面很坏,另一方面却可称楷模,绝不是那些幼稚烦人的青少年明星中的一员;也有小部分人质疑这是叶惟自导自演的一场秀,幼儿园?这样说谁能责怪他?

    但感动的留言把它们淹没,人们像在同侪互助会般倾谈着自己的故事,说要做点什么,说这个视频意义不凡。

    视频影像中,叶惟拿着手机打给了佩帕,并把通话声外放,嘟嘟几声后被接通了,他的脸庞没了笑容,有点紧张的说:“嘿,佩帕,我是惟。”

    “噢天啊…惟,你说真的?”手机响起一把惊讶的少女声音。

    无数观众看到这都笑了,她的反应就像“viy真的还记着我这小人物?要向我道歉!?”

    叶惟呵哈的笑了起来,脸上似有几乎从未出现过的腼腆,他说道:“佩帕,我非常对不起。那天的情景,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你不说话、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我和那个女孩像两个小丑地不停言语攻击你……那时我真的,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能那么残忍和白痴。你知道后来我们成了朋友,我认识到你是个非常善良非常好的人,那让我变得更好了。但在今天之前,我从来没有向你就这事正式道歉过,我想我以前有很多懦弱,但现在我要告诉你,我一直都放不下这事,事实上每次我倒霉了,我都会想这是不是我的报应,我真的很对不起。”

    “噢,惟……”佩帕沉默了一会,只有感慨的呼吸声,“惟格,之前你短信我,我真不敢相信,搞什么鬼?我还在想你是不是要恶作剧我,哈哈哈,那才像是你做的。”叶惟轻笑道:“不不不。”女声越说越认真:“那件事当时的确对我造成很大的伤害,那是第一天上学,我本来就担心着我的体重,你们的取笑真让我很难过。但你是个好人,很好的混蛋,是吧?后来的发展…我想想,你是我最意想不到的朋友,我们是朋友对吧。”

    “当然。”叶惟点头说。

    “在学校里当小丑很不容易。”佩帕叹说,“当我走在学校里,每个人看我,我都担心是不是在笑我,是不是又在背后说我些什么。谁能想到你给了我很大的支持,虽然你没安慰我或者像‘我要和你约会’……”两人都不由大笑,佩帕又说:“但你真有和我做朋友,你是不多会注意我、尊重我的人,还有可能你不记得了,那次手工课作业,五人一组做木屋,我们分在一组。”

    叶惟眨了眨眼睛,神情像在努力回想,也不知道想起来了没有,他“噢”的一声。

    “你是领导,我还以为自己会像以前那样被自动视为废物,我说什么都会被其他人说‘闭嘴,没人让你说话’。”佩帕笑了声,“结果那次手工课到现在还鼓励着我,你有问我意见,派给我装饰木屋的任务,我还记得我把一棵塑料圣诞树放在门廊那,你问我‘你怎么想到的?’……后来我们组的木屋是最棒的。你不知道,那对我意味太多了。后来上了中学,我在中学还是过得不怎么好,但我应对起来还行,你让我知道不是每个人都那样对我的。其实你要给我道歉,我真觉得该道歉的不是你,怎么会是你呢?现在我想当室内设计师,那是你的影响。”

    “哇噢。”叶惟笑得又惊又喜,“佩帕,我想不到会是这样,糟糕了,这视频发出去,别人说我们是演戏。”

    佩帕哈哈大笑,“如果你找我演戏也行啊,我也想当电影明星。”

    “ok,有机会的话。”叶惟点点头,“那你愿意原谅我吗?”

    “很早我就原谅你了,还在幼儿园的时候。”佩帕乐道,“但这事真让我开心,电影天才viy还向我道歉!我在学校的日子可能更不好过了,很多女生想撕碎我的,哈哈哈。”

    “如果她们是婊-子,她们就会。”叶惟一笑,“谢谢你,佩帕!谢谢你的原谅、你了不起的乐观,我真是松了一口气。我等会再打给你,视频不能太长,不然大家可就不耐烦啦。”

    “哦好的,那等会聊。”

    “再见。”叶惟结束通话后,沉静了半晌,忽而对镜头作了个激动欢欣的表情,笑叹道:“你们要我怎么说呢?佩帕…天呐,真棒。噢放下了,放下了,我终于不用再带着这块大石生活了,这种感觉真好。话说回来,你们看到了吗?那是一个嘉莉,佩帕是个嘉莉,但她和茜茜-斯派塞克的嘉莉是两种类型的女生。她没有超能力…我想,她有的。”

    他停了停话,神情认真:“她有一种坚强成长的能力,她也有一种感化别人的能力,就算是我这样的坏蛋,都被她收拾了。我希望她的超能力每个人都有。

    我想说,看了这个视频的各位,如果你有什么欺凌史,不要以为那没什么大不了,只是玩闹什么的,不!那就是大事,鼓起你的善良与勇气,不要再逃避了,向被你欺凌过的人打个电话,道歉,谈谈你当时他马的怎么想的。白痴们,欺凌别人那不是酷,那是你是个婊-子养的,你父母是婊-子。

    不过我可不指望那些白痴有几个能理解,所以!如果你有什么被欺凌史,放松点,乐观点,一切都会好的,不要在乎那些婊-子的发贱,要带着大石过日子的不是你们。要是有什么混蛋坏蛋良心未泯向你道歉,我有个奉劝,一笑泯恩仇吧!这不是大道理,这是viy说了。佩帕,再一次谢谢你。谢谢大家观看,下个视频见,再见!”

    影像里的叶惟摆摆手,露起阳光灿烂的笑容。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549章 更好    2号周四早上,叶惟心情欢畅地走进w’sb的剪辑室,与剪辑师苏珊妮-海因斯一起领头开始它的剪辑工作,这是他们的第四度、年内第三次合作。海因斯全程参与了少女三部曲的剪辑,在一个以导演为绝对主导的剪辑室里,这位老熟人发挥着非常好的作用。

    影片的剪辑风格与ss全然不同,平实、冷峻、极简形式,在配乐方面同样如此,尽量少用甚至不用音乐,所以配乐师麦切尔-丹纳的工作量很少,这是他们第一次合作,丹纳也是《与魔鬼共骑》的配乐师。斯普林菲尔德背景地和故事情感使插曲注定要用乡村音乐女歌手经典曲目,比如琼-贝兹的歌,当然得在预算允许范围之内。

    当进入工作状态,叶惟把快乐转为了效率,一早上过去稍有疲倦,午休时和女朋友通几条短信,就又劲头十足。

    是的,女朋友!他已经想起了认识纪念日是哪一天,11月5日,就是这周的星期天!而tlb首映礼在周六4号举行。

    大事真的一件接着一件。他的合同里有明确条款标明他的私生活和宣传发行没有配合关系,所以派拉蒙要炒他和丽兹的绯闻,但他一向坚决否认,他的恋情想什么时候公布就公布,在tlb公映前夕公布没有问题,似乎还像是配合宣传。

    叶惟有和莱斯利、tlb宣传团队先说了一声,宣传方那边想知道是谁,他让他们等新闻报道,识趣的话停掉绯闻炒作吧。

    虽然决定明年不要再这么忙,他现在仍在忙碌号列车上高速前进。

    2号这天傍晚,叶惟带着索尔顿律师,在非常规时间出席了《朱诺》的一场关于他投资的制片会议,他要在半夜开这场会都行。其实不是第一制片人,他就并不想加入到制片的实务工作中去,雷特曼他们显然也不希望,因为他要做前三制片人的话意味着现在的团队构架要有大改变。

    他当个出钱不出力的co-producer就行了,但这次投资因为女朋友的吃醋、妮娜的拒绝出演,让他突然没多么在乎。在会议中告诉曼森-诺维克、利安妮-哈尔丰、吉姆-米勒等制片人:“我有数字强迫症,要么让我投350万,要么我一分钱都不会投。”

    有黄金的人的傲慢是幽默,一众制片人会感到被冒犯吗?这事挺搞笑的,他要给他们钱啊!

    他们就像一只流浪狗,他拿着一块饼干站在那里,“你要么过来,这块饼干全给你,别想我捏碎给你一点点。”流浪狗小心翼翼地走来,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上前吃掉了饼干。

    诺维克、雷特曼等人全票通过接受悬崖电影的350万投资,《朱诺》的预算定为1000万美元。有了这些钱,它可以在明尼阿波利斯拍摄了,8周,但依然要省着来。

    叶惟几乎当场就签下合同,不过他不是想当冤大头,现在是有些钱但还没到砸钱玩的地步,这是一笔高风险的电影投资。35%股份赋予他的权力就是,他是以后决定《朱诺》怎么发行的那几个人之一,雷特曼都不行,他可以。要怎么发行不是现在就能知道的,得看过成片再作商议,电影没拍出来之前没人知道。这是个《星球大战》都被鄙弃的有趣行业!

    他的制片工作真不多,而贵为联合制片人,贵为viy,他在演员人选方面有些话语权了,项目也需要他的影响力。

    他已经推荐了丽兹、詹妮弗和艾玛竞争“朱诺”,把剧本、个人的角色见解、针对每个人不同的建议电邮给她们就拉倒,就不经理人一般跟随了,女朋友不喜欢、他也明白自己不能那样和没兴趣那样了。

    而在“利娅”方面,既然妮娜不演,他把这个保底机会给了丽兹……只是因为适合,前提是演朱诺的不是詹妮弗,168cm的丽兹不适合搭配她,两者必须要一高一矮。如果丽兹能演朱诺,他再推荐其他人去试镜利娅。

    艾梅柏?当然不了,170cm就不适合。叶惟这天和艾梅柏通过一个电话,他打去的,告诉了她他将不再资助她了,资助了她15万美元就这样结束,不用还,而且他会从通讯录中删除她,不想再有任何联系。

    正是为了与某些东西划清界线,像洗礼一样。

    艾梅柏倒也像松了一口气,欣然接受和祝福他。她这么豁达不是她转了性子,是她转了运,《男孩都爱曼迪-莱恩》在上个月的奥斯丁电影节卖出去了,这部75万制片费的b级恐怖片的品质似乎不错,狮门买走了。

    他真的和这事无关,从来没有向狮门或任何人表示过“艾梅柏那部电影可真棒,一定要买,不买吃亏”,但因为艾梅柏加盟该片的时候他们还在约会,又因为他为她花了些钱换造型置行头,她被认为是他的宠儿,她加盟该片被认为是他的决定,然后……

    无论如何,这事发生后他没有去问,狮门买走是要赚钱的,这部电影肯定能发行影碟了,如果卖得好,也许还能得到一周几家北美影院试映的机会。

    事业有个或上或下的势头,艾梅柏在电影领域的小小成就、性感的本钱、有所进步的演技,使她赢得了cw频道新剧集《棕榈泉秘事》的一个主要角色的竞争,即将就要开拍,明年播出。所以她的事业是突然上升了,虽说离什么明星都还很远,却有了看得到的前途。

    现在艾梅柏是怕了他找她麻烦,毁掉她争战已久的影视明星道路。

    叶惟没有那意思,也不会再帮她,出头天到来了,就看她自己的本事。至于那些恩怨随风散了吧!他不再害怕什么公布艳照威胁了,因为他有了不同的心态,不同的信心,那不会毁了爱情,恐惧和逃避才会。

    他其实还资助着一群少女,都是小数额,并要视乎表现和情况,一个类似奖学金的东西。他有想过停掉,但似乎有些追梦少女真的需要帮助,现在小有名气的特丽莎受过帮助,茉迪受过帮助,还有玛歌特……

    特丽莎不是,茉迪不是,但玛歌特是他的一个心魔,一份羞愧。他早已把玛歌特视为学生,还会继续帮助她,只是是时候直面心魔了。平时没有联系,这天他打给了玛歌特,向她作了一番诚挚的道歉。

    玛歌特却很是纳闷,不理解他为什么觉得自己有错,甚至说卑鄙?对她来说,那是美好的珍贵的回忆。

    “奥利弗和叶惟都不会那样做,那就是为什么。”他说。

    玛歌特似懂非懂。她以后会懂的,等她真正爱一个男生。

    叶惟不要再有这种自我背叛了,他要把这些羞愧一个个的清理掉,要以一个更好的姿态做男朋友。

    他把这些都告诉了女朋友,不是为了什么,就是想她知道,他有多么为她痴狂,她高兴,他就高兴,她的赞美是最大的治愈。

    有一份羞愧埋藏在他心中十几年了,如果真能回到过去,他说不定会当场揍自己一顿。他和妮娜说过的他唯一一次有意的校园欺凌。也许自己从小是个混蛋,但他决定挑战这只老心魔,以诱tube谈话视频的方式谈谈嘉莉、谈谈校园欺凌,再公开向那位老朋友打电话道歉。

    有些事情,不能只停留在态度上的改变,要用行动,只有用行动才可以实现:自己真的更好了。

    她才不是傻瓜。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