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号周四早上,叶惟心情欢畅地走进w’sb的剪辑室,与剪辑师苏珊妮-海因斯一起领头开始它的剪辑工作,这是他们的第四度、年内第三次合作。海因斯全程参与了少女三部曲的剪辑,在一个以导演为绝对主导的剪辑室里,这位老熟人发挥着非常好的作用。

    影片的剪辑风格与ss全然不同,平实、冷峻、极简形式,在配乐方面同样如此,尽量少用甚至不用音乐,所以配乐师麦切尔-丹纳的工作量很少,这是他们第一次合作,丹纳也是《与魔鬼共骑》的配乐师。斯普林菲尔德背景地和故事情感使插曲注定要用乡村音乐女歌手经典曲目,比如琼-贝兹的歌,当然得在预算允许范围之内。

    当进入工作状态,叶惟把快乐转为了效率,一早上过去稍有疲倦,午休时和女朋友通几条短信,就又劲头十足。

    是的,女朋友!他已经想起了认识纪念日是哪一天,11月5日,就是这周的星期天!而tlb首映礼在周六4号举行。

    大事真的一件接着一件。他的合同里有明确条款标明他的私生活和宣传发行没有配合关系,所以派拉蒙要炒他和丽兹的绯闻,但他一向坚决否认,他的恋情想什么时候公布就公布,在tlb公映前夕公布没有问题,似乎还像是配合宣传。

    叶惟有和莱斯利、tlb宣传团队先说了一声,宣传方那边想知道是谁,他让他们等新闻报道,识趣的话停掉绯闻炒作吧。

    虽然决定明年不要再这么忙,他现在仍在忙碌号列车上高速前进。

    2号这天傍晚,叶惟带着索尔顿律师,在非常规时间出席了《朱诺》的一场关于他投资的制片会议,他要在半夜开这场会都行。其实不是第一制片人,他就并不想加入到制片的实务工作中去,雷特曼他们显然也不希望,因为他要做前三制片人的话意味着现在的团队构架要有大改变。

    他当个出钱不出力的co-producer就行了,但这次投资因为女朋友的吃醋、妮娜的拒绝出演,让他突然没多么在乎。在会议中告诉曼森-诺维克、利安妮-哈尔丰、吉姆-米勒等制片人:“我有数字强迫症,要么让我投350万,要么我一分钱都不会投。”

    有黄金的人的傲慢是幽默,一众制片人会感到被冒犯吗?这事挺搞笑的,他要给他们钱啊!

    他们就像一只流浪狗,他拿着一块饼干站在那里,“你要么过来,这块饼干全给你,别想我捏碎给你一点点。”流浪狗小心翼翼地走来,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上前吃掉了饼干。

    诺维克、雷特曼等人全票通过接受悬崖电影的350万投资,《朱诺》的预算定为1000万美元。有了这些钱,它可以在明尼阿波利斯拍摄了,8周,但依然要省着来。

    叶惟几乎当场就签下合同,不过他不是想当冤大头,现在是有些钱但还没到砸钱玩的地步,这是一笔高风险的电影投资。35%股份赋予他的权力就是,他是以后决定《朱诺》怎么发行的那几个人之一,雷特曼都不行,他可以。要怎么发行不是现在就能知道的,得看过成片再作商议,电影没拍出来之前没人知道。这是个《星球大战》都被鄙弃的有趣行业!

    他的制片工作真不多,而贵为联合制片人,贵为viy,他在演员人选方面有些话语权了,项目也需要他的影响力。

    他已经推荐了丽兹、詹妮弗和艾玛竞争“朱诺”,把剧本、个人的角色见解、针对每个人不同的建议电邮给她们就拉倒,就不经理人一般跟随了,女朋友不喜欢、他也明白自己不能那样和没兴趣那样了。

    而在“利娅”方面,既然妮娜不演,他把这个保底机会给了丽兹……只是因为适合,前提是演朱诺的不是詹妮弗,168cm的丽兹不适合搭配她,两者必须要一高一矮。如果丽兹能演朱诺,他再推荐其他人去试镜利娅。

    艾梅柏?当然不了,170cm就不适合。叶惟这天和艾梅柏通过一个电话,他打去的,告诉了她他将不再资助她了,资助了她15万美元就这样结束,不用还,而且他会从通讯录中删除她,不想再有任何联系。

    正是为了与某些东西划清界线,像洗礼一样。

    艾梅柏倒也像松了一口气,欣然接受和祝福他。她这么豁达不是她转了性子,是她转了运,《男孩都爱曼迪-莱恩》在上个月的奥斯丁电影节卖出去了,这部75万制片费的b级恐怖片的品质似乎不错,狮门买走了。

    他真的和这事无关,从来没有向狮门或任何人表示过“艾梅柏那部电影可真棒,一定要买,不买吃亏”,但因为艾梅柏加盟该片的时候他们还在约会,又因为他为她花了些钱换造型置行头,她被认为是他的宠儿,她加盟该片被认为是他的决定,然后……

    无论如何,这事发生后他没有去问,狮门买走是要赚钱的,这部电影肯定能发行影碟了,如果卖得好,也许还能得到一周几家北美影院试映的机会。

    事业有个或上或下的势头,艾梅柏在电影领域的小小成就、性感的本钱、有所进步的演技,使她赢得了cw频道新剧集《棕榈泉秘事》的一个主要角色的竞争,即将就要开拍,明年播出。所以她的事业是突然上升了,虽说离什么明星都还很远,却有了看得到的前途。

    现在艾梅柏是怕了他找她麻烦,毁掉她争战已久的影视明星道路。

    叶惟没有那意思,也不会再帮她,出头天到来了,就看她自己的本事。至于那些恩怨随风散了吧!他不再害怕什么公布艳照威胁了,因为他有了不同的心态,不同的信心,那不会毁了爱情,恐惧和逃避才会。

    他其实还资助着一群少女,都是小数额,并要视乎表现和情况,一个类似奖学金的东西。他有想过停掉,但似乎有些追梦少女真的需要帮助,现在小有名气的特丽莎受过帮助,茉迪受过帮助,还有玛歌特……

    特丽莎不是,茉迪不是,但玛歌特是他的一个心魔,一份羞愧。他早已把玛歌特视为学生,还会继续帮助她,只是是时候直面心魔了。平时没有联系,这天他打给了玛歌特,向她作了一番诚挚的道歉。

    玛歌特却很是纳闷,不理解他为什么觉得自己有错,甚至说卑鄙?对她来说,那是美好的珍贵的回忆。

    “奥利弗和叶惟都不会那样做,那就是为什么。”他说。

    玛歌特似懂非懂。她以后会懂的,等她真正爱一个男生。

    叶惟不要再有这种自我背叛了,他要把这些羞愧一个个的清理掉,要以一个更好的姿态做男朋友。

    他把这些都告诉了女朋友,不是为了什么,就是想她知道,他有多么为她痴狂,她高兴,他就高兴,她的赞美是最大的治愈。

    有一份羞愧埋藏在他心中十几年了,如果真能回到过去,他说不定会当场揍自己一顿。他和妮娜说过的他唯一一次有意的校园欺凌。也许自己从小是个混蛋,但他决定挑战这只老心魔,以诱tube谈话视频的方式谈谈嘉莉、谈谈校园欺凌,再公开向那位老朋友打电话道歉。

    有些事情,不能只停留在态度上的改变,要用行动,只有用行动才可以实现:自己真的更好了。

    她才不是傻瓜。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548章 爱情故事    塔沃曼刚回到家就发现不对,客厅很有些凌乱,沙发摆放的位置都不同了,莉莉的一个手袋被扔在地板上。

    “莉莉?亲爱的?”她心中闪过些不好的想法,立即沿着线索走去。莉莉说过傍晚和惟格见过,他晚上要和家人相处,约会取消,今晚不出街了。现在都:16了,莉莉也该睡觉的了,但屋子里还到处亮着灯。

    她在走廊突然看见了打斗痕迹,一个飞马铁艺雕像翻倒在地,墙上有个大脚印,周围其它一些艺术装饰品都乱糟糟的。

    “莉莉!”她一边喊,一边奔向后花园,隐约有声响从那边传来,越近听得越清楚,莉莉声音惊慌:“别,恶心!”还有男人的笑声:“哈哈哈哈!”她一下慌了神,正要先报警再取枪去拼命,却听到莉莉也笑了:“哈哈,白痴。”

    塔沃曼顿时愣住,反应过来就长松了一口气,几乎被吓死!那是谁?惟格?听笑声像是。他们似乎也听见她的叫声了,静了下来。塔沃曼故意弄响脚步声,“莉莉?”

    当她来到屋后厨厅,只见莉莉站在通往后院的门口,像把守在那里。她瞧瞧女儿这身性感打扮,脸容通红和头发蓬乱的,就知道小情侣刚在亲热,她没看见周围有什么人影,明显躲在后院。

    “我刚才听到你在和谁说话?”塔沃曼问道。

    “是的。”莉莉面无表情的点头,“大猪恶霸,还记得吗?”

    baddie.逼g-pig?什么?塔沃曼听不明白,莉莉突然做起了狰狞的表情,嘴巴张动,有一把粗犷低沉的声音响起:“我就是大猪恶霸,塔沃曼女士,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嘿嘿嘿嘿嘿……你的女儿是我的了,嘿嘿嘿!”

    她又好笑又无奈:“惟格,出来吧,我认出你的声音了。”

    “谁是惟格?你不记得我了吗?”莉莉使劲地抓扯自己的头发,满脸的极度痛苦,她的哭声:“妈妈,救救我……”那把恐怖的怪声随即又起:“呵呵呵呵!嘿嘿嘿!哈哈哈…^#^^…你女儿的心脏真好吃啊…我爱死了…咔咔咔咔!”

    莉莉痛苦的捂着胸口,塔沃曼却没有被吓到,显然这是“《驱魔人》恶作剧”,但怎么能相信呢,女儿演得很浮夸,那混小子又没有认真恐怖,“诱r-daughter-s-heart-is-so-delicio.”这种话与其说是吓她,还不如说是说给莉莉听的情话。

    “你们吓不到我。”她笑着摇头,“好了,‘大猪恶霸’,出来吧,我知道你就在门后。”

    “嘿嘿嘿…为什么你不自己过来看看呢?”莉莉依然狰狞着脸孔,作着对不上的凌乱嘴型:“但你确定?如果你过来看不到我,你女儿这张美若天仙的脸,将会被她自己撕烂。”莉莉抬手作势要抓脸,做了个诡异的笑容,“吉尔,你的选择!”

    塔沃曼盯着莉莉看,忽然自己做起鬼脸逗她笑,女儿一笑场他们就搞砸了,敢耍大人?

    “吉尔,你的选择。”莉莉没有笑场,怪声又说了遍。

    “那你想要什么?”塔沃曼问,就顺顺他们的意思,被捉弄也认了。

    “13年前我就告诉过你我要什么,今天我是来拿的。”大猪恶霸的怪声回答,“给你一分钟想清楚再告诉我,那是什么?”塔沃曼怔着:“什么?”莉莉僵冷起了脸容,看仇人般看着她,一言不发。

    “十三年前?”塔沃曼不知道这是不是什么电影的梗,想了会想不到,“印第安纳-琼斯?法柜?糖果?”像是万圣夜的不给糖就捣乱,她笑问:“你们还要糖?”

    突然这时候,莉莉痛苦不堪的往地上倒去,塔沃曼正要走过去,背后骤然响起尖叫:“回答错误…咿哈!!!”她惊了惊的转头看去,就看到一个面目可憎的猪头人身的东西,顿时吓得大叫:“噢!!”

    她的脸色一瞬间变坏了,趔趄的后退几乎没站稳,这是什么……

    “哈哈哈哈哈!”莉莉发出再也忍不住的爆笑声,不愧是足球队队长,跑得真快啊,“妈妈,他就是大猪恶霸!”

    “是的,就是我,还记得吗?”猪头人说。

    塔沃曼一看清楚那人的身型和手指纹身就知道是谁,她看看“大猪恶霸”,看看欢奔过来的女儿,看着两人激动的击了击掌,心有余悸的吁了声,“天啊,你们…那可以吓死人的……”

    “噢对不起,塔沃曼女士,万圣夜快乐。”叶惟恢复正常嗓音,笑道:“今晚才是万圣夜。”

    莉莉真的乐了,抱着他的手臂,兴奋说:“我妈妈刚才,‘那你想要什么?’哈哈!”叶惟搂紧了她,朝塔沃曼笑道:“我要你女儿。”莉莉白了他一眼,却没有放开他,不断在笑。

    这感觉真好,一起玩有趣的蠢事,还是一次即兴表演合作,他导演,她表演!

    “你们。”塔沃曼也是笑了,笑得开怀,但说道:“惟格,立即离开我家;莉莉,回去楼上你房间,你被禁足了。”

    “唔……”欢欣着的两人都愣了下来。叶惟摘掉了头套,莉莉急说:“我们还要看一部电影。”他说:“《爱情故事》。”她嗔说:“妈妈,你就别管了,你自己去休息吧。”

    “什么时候了?年轻人们?”塔沃曼不得不严肃起来,都快凌晨了,莉莉需要遵守严格规律的时间管理安排,必要的行为治疗影响着停药后是否还能保持正常的行为。而且睡眠是否充足会影响多巴胺的水平,多巴胺分泌过少就会无法集中注意力,睡不好的平常人都会犯困走神焦虑,类似adhd症状,睡不好的adhd患者是不可能保持专注的,所以这方面没有商量余地。

    莉莉的病情反复与那段时间她常常失眠有关。现在好不容易稳定回来,叶惟又总是带着她违规,三番两次晚睡甚至通宵。塔沃曼不是没有和他谈过这些,却又要来一次,当着她面。

    “惟格,时间不早了。”塔沃曼没有明说,顾着女儿的自尊心。

    叶惟有些犹豫的看向莉莉,“呃…也许……”

    莉莉顿时又心急又心痛,激动的叫道:“妈妈,拜托,这不公平!”叶惟对她耳语:“都怪我,自作自受。”莉莉不由乐笑,冷静了些但依然央求母亲:“就看完这部电影,看完我马上去睡觉,他马上走,妈妈?求你了。”

    塔沃曼也真是难办,知道这样很扫兴,但这是个连锁的生活循环系统。凌晨睡觉就已经很晚,看完那电影还不得闹到2点去,莉莉不是精力过剩的叶惟,每次违规对她的健康都是巨大损害。

    “就一次!”莉莉又急了,因为这个该死的病,都让他们快完了。能怪他吗,谁会喜欢这么多有的没的,谈恋爱还那么麻烦,要照顾她那么多,就像他说的“无法和你一起玩个痛快”,一想到这,她就想哭,可是也不能怪妈妈,只能怪自己。

    察觉到莉莉的情绪躁动,叶惟连忙安慰地捋捋她的肩膀,笑道:“是啊,塔沃曼女士,我知道这事跟多巴胺有关,但医学界有个共识,爱情会激发多巴胺的分泌,事实上,我,区区在下。”他指指自己,“是莉莉的灵丹妙药。”莉莉噗哧的失笑:“闭嘴!”

    塔沃曼笑看着女儿,被她眼巴巴的望着…谁没有年轻过呢,混小子其实说得有道理,正面情绪确实是灵丹妙药,现在赶莉莉去睡她肯定更加睡不好的…有了无奈的决定:“那好,就一次,再给你们一个半小时。”

    “太棒了,谢谢妈妈!”莉莉欢呼雀跃,叶惟却犯了难:“《爱情故事》的片长好像不只一个半小时。”

    “哪里快进一些就行了,我建议在奥利弗带詹妮弗回他家的那段。”塔沃曼笑说,她当然看过《爱情故事》,犹记得年少时第一次观看感动得一塌糊涂。

    莉莉闻言不满:“那里怎么能快进!”叶惟真心支持她:“绝对不行啊!我还记得詹妮弗的‘holy-shit’,我第一次来这里做客也是那样。这部电影一分钟都不能快进。”

    “一个半小时已经开始,你们再不抓紧就只能也要把他们认识那段快进了。”

    “开什么玩笑!”、“那是最好的!”

    “我可不管。”

    莉莉牵着叶惟的手转身奔去,“走走走!”

    “我们回到它首映那天怎么样?”

    “那还等什么?”

    塔沃曼随即疑惑了,只见两人一边走一边喊着:“《爱情故事》首映那天,lcbfhfaa!”叶惟一把抱起了莉莉,“抓紧了!”莉莉箍抱着他,“好的!”他们跑得没影了,话声还在传来:“记住了,那是70年代,如果有什么改变也许会扼杀我们的出生,所以我们都不要现身,就看一场电影!”、“即使以你的法力?”、“即使是我大猪恶霸!”

    他们在说什么?

    ……

    叶惟和莉莉感到周围一阵剧烈的时空扭曲,他们不得不抱在一起,当景象再度清晰可见,已经身处豪华而老旧的剧院里。

    剧院座无虚席,70年代衣着和发型的观众们都在望着前方的大银幕,快开场了!两人快步来到中排位置过道,用魔法变了一张隐形的古典沙发出来,手牵手的坐下,正如他们第一次一同看这部电影时那样。

    1970年,《爱情故事》,当年1亿票房,调整通货膨胀后排在影史第31位,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男女主角、原创剧本等7项奥斯卡提名的划时代爱情经典。

    当两人刚刚舒惬的相搂好,大银幕上出现了古旧的派拉蒙片头,忧伤的钢琴乐响起了,一个男子孤独的坐在空荡无人的溜冰场外,镜头在向他的背影缓慢地推近,旁白声响起:“你能谈一个25岁就去世的女孩的一生些什么?谈她的美丽动人和才华横溢?她喜欢莫扎特和巴哈?还有披头士?以及我?”

    莉莉已经噢的一声,叶惟搂紧她:“我不会像詹妮那样的。”莉莉看向他,“我也不会。”

    在现今这个经典故事显得老套,奥利弗-巴雷特和詹妮弗-卡瓦莱里在哈佛大学相识,他是富家子,哈佛大学的“巴雷特堂”都是其爷爷捐建,亲和帅气;她是面包师的女儿,风趣幽默。两人一见钟情,从欢喜冤家到坠入爱河,但詹妮弗遭到了奥利弗父亲的轻蔑,他不但瞧不起她,还反对儿子要与詹妮弗结婚的想法。

    本就和父亲关系不好的奥利弗怒而和家族划清界线,和相爱的詹妮弗结婚。她为了他放弃去巴黎追求音乐学业的机会,当起一个小学音乐老师,供养他继续攻读法学院。奥利弗失去了家里的经济支持,更因为富有背景拿不到奖学金,只能一边上学一边做些苦工帮补。两人的日子过得清贫,却相濡以沫,偶有矛盾吵架也只是让感情变得更好。

    就这样过了几年,奥利弗终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成为一名律师。他们搬到纽约,生活开始什么都美满起来,他们想要一个孩子。然而就在这时候,詹妮弗却被诊断出了血癌,虽然有治疗,奥利弗为了她的医药费向父亲低头,但詹妮还是在圣诞夜离开了人间,留下奥利弗独自伤悲。

    因为家世背景,叶惟一向说自己是詹妮弗,莉莉是奥利弗;可是詹妮弗的演员艾丽-麦古奥是个粗眉美女,詹妮的父亲叫“菲尔”;他是男生,她是女生……所以他们总有说不完的打趣。

    影片的开头第一幕是最快乐的,两人看着奥利弗和詹妮弗在校园怎么相识相恋,都不由连连的欢笑。

    “还记得那只松鼠吗?”莉莉忽然轻声问。

    “呃…当然。”叶惟点头,好像,应该。

    “我在想它现在怎么样。”她微笑。

    “一定很好。”他吻了她一口,初识那会真是有趣。

    银幕中的情侣正漫步校园内,詹妮弗对奥利弗有些像玩游戏,他不满继续这种关系了,说道:“我认为你害怕,你筑起一道玻璃墙来防止受到伤害,但也让人无法接近。这是个保险,不是吗?詹妮,至少我有勇气承认我的感情,总有一天你会有勇气承认其实你也在乎。”

    詹妮弗看着他半晌,忽然道:“我在乎。”奥利弗怔住了。他们亲吻在一起,在柔和的钢琴乐中,银幕出现了他们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没有裸-露镜头,只是肩膀和后背,十分唯美。

    这让银幕外的气氛越发旖旎,叶惟吻着莉莉的娇嫩嘴唇,双手也开始不安生。她很快捉住他的手,轻笑道:“只能亲吻。”他笑了笑,“ok。”看电影吧!她却又偷吻般啄了啄他的嘴巴,他回击地啄去。

    “你不记得那只松鼠了,对么?”

    “怎么可能,它那么肥。”

    两人看着银幕里詹妮弗向奥利弗说了第一次的“我爱你”,在蒙太奇中,他们在雪地嬉闹、搞怪、拥抱、热吻……

    都回忆起了很多,第一次“我爱你”,第一次“我喜欢你”,第一次“你好”。

    ※※

    “你总是在我的心中,你总是在我的心中!告诉我,请告诉我你甜蜜的爱还没有逝去。”

    “还唱,还唱,还唱!”

    “给我,请你多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使你满意,心满意足”

    “可不可以闭嘴!”

    “不好意思,你父亲是小猫王,这是猫王的歌,关你什么事了?”

    “因为…因为你唱得很难听,让人受不了。”

    “那是你的听力问题。”

    2003年11月5日,哈佛-西湖初中部。

    监工教员叫了好几声“停下,回来”,两个学生还在一边打闹一边互骂,只能严肃地喊道:“叶惟,莉莉-柯林斯,你们两个再不停下来好好工作,都罚一个小时墨鱼任务时间。”

    这招有效,两人顿时不约而同的住声奔回来,与翠丝特、巴布继续前行,一路收拾清理垃圾。

    不多时就来到了校内的足球场附近,球场上正有九年级-十年级级别的男子队在踢比赛,裁判吹着哨子,场边的教练、一些学生父母、学生观众等人正在大呼小叫。

    突然,一个出了边线的足球飞得老远,落到叶惟几人旁边。

    场边一大堆备用球,当然不需要去捡,但见到是叶惟,就有人笑喊道:“惟,麻烦把球踢回来!”

    “没问题!”叶惟基本都认识那些己校球员,就放下了垃圾篓,颠起那颗足球一脚踢去,足球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到了发边线球的球员身边,这一脚十分潇洒,让场上的哈佛-西湖队员们欢呼不已。

    眼见球队士气大盛,场边的教练也很开心,向叶惟挺了挺大拇指!

    “你真有一脚。”巴布不禁称赞。

    “跟职业球员差得远了。”

    叶惟说着谦虚话,神情却颇为得意。

    莉莉看了看翠丝特,眼神像在说“看到他多么可恶没有?”她忽然打趣道:“队长,为什么你不下场去踢?”

    “可以吗?”叶惟故作惊喜,当然知道这是开玩笑。

    “百分之百的不可以!”莉莉白了他一眼,抬步走去。

    这个玩笑可不怎么有趣。叶惟看看巴布,看看翠丝特,奇了怪了,“她是看上我了吗?”两人都帮不上他的无奈样子。他冲她的背影做了个鬼脸,谁在乎!摇滚巨星的女儿了不起吗?漂亮了不起吗?我为什么要受这份大小姐脾气?

    叶惟决定不管莉莉-柯林斯了,既然她态度恶劣,他当她透明就是。

    巴布和翠丝特对他是没有意见的,三人一边捡拾零星的垃圾,一边聊得挺欢,反而是莉莉被孤立了一般,像雾都孤儿。

    当四人来到校区西面边缘的树丛边,发现了一个乐事薯片的袋子,巴布就要去钳起来,却突然有一只硕大的松鼠从树木间窜了出来,吱吱叫着,吓了巴布一跳。

    美国的松鼠大都不怕人,校园里的尤甚,这一只也不例外,它跳跃在薯片袋子边,好像怕袋子被他们抢走,也许是因为那里面还有什么薯片残渣。

    真不知道这是学生乱扔的垃圾,还是松鼠抢走的战利品。

    “走开!”叶惟驱赶地喝了一声,举起垃圾篓作势要打它。

    “你做什么!”莉莉急忙叫住,仿佛叶惟下一秒就会把那只松鼠踢到太平洋,走了上前挡着,瞪大流彩的双眸,急道:“别伤害它!想都别想,它只是一只小松鼠。”

    松鼠已经吓得放弃了对薯片袋的争夺,随时逃窜到树上。

    “我只是驱赶它……”

    “你吼了,那会吓着它的,也会使它对人类失去信任,那它就不敢向学生要食物了,它会饿死的。”

    “好吧,好吧,我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我居然吓到了一只3磅重的‘小松鼠’!杀了我吧!”

    叶惟大叫着走开,不想掺和这事。

    “那我可以钳走这袋子吗?”巴布尴尬的问道,翠丝特点头:“钳走吧。”

    “没事,你安全了。”莉莉不理叶惟的嘲讽,眼神温柔的望着那只松鼠,微微弯下身子,一边从斜挎包里取出一包饼干,一边哄小孩般的笑说道:“别听他的,你才不胖,不要节食哈。我这里有一点吃的,给。”

    她撕开了包装纸,把饼干扔给了松鼠。它也真是机灵,一下跃起就双手接住饼干,然后又一下飞奔回去树上。

    “不说谢谢吗?这样不太礼貌呢。”

    莉莉一脸甜美的笑容,抬头望着树上的松鼠,舒展的双眉既妩媚又英气。

    不远处,叶惟三人聊着天,不是说这事怎么样,而是谈着电影的话题。

    “老兄,你好像挺懂电影的啊,《黑客帝国3》今天上映,你看了没有?我看了午夜场。”

    “哈哈哈!上个月27日那天我已经看过了,是的,我是迪士尼音乐厅全球首映礼的幸运观众之一!还几乎要到基努-里维斯的签名。太酷了,我爱它!虽然现在影评界对它评论不高,但我爱它,这是完美的收官作。”

    “噢?打斗戏精彩不?”

    “我不想说那个!翠丝特,你知道要看懂这种电影、理解导演想讲什么,你需要整理思绪和线索,你甚至得了解导演的为人。沃卓斯基兄弟是佛教的粉丝,他们喜欢真幻、轮回、因果那些理论,这在《矩阵革命》里都有表现。

    是的,这电影有着很深的佛教思想,最重要的是两点,一,在佛教看来,一切都是空的,没什么真实和虚幻的分别,所以虚拟世界、母体、锡安、母体之外、地球、宇宙、宇宙之外……哪个世界才是真的?或者所有一切都是虚幻?一切都只是程序?

    这问题没有答案,我们没有,沃卓斯基兄弟也没有,凡人不会知道的。

    二,人和机器人的争斗,这个话题在很多的科幻电影里都有探究,一定会是人类胜利吗?只有人类才是正义吗?不,万物平等,人和机器人没什么分别。这电影构建了一个完整的科幻世界,真的说了些话,还有着那么酷的风格、视觉效果、动作场面……”

    “哇噢!”叶惟说得激动,感叹道:“沃卓斯基兄弟有这样的一个三部曲,真是大师级的人物了。你们说呢?”

    巴布和翠丝特都呆住了,下巴快要贴到地上,能说些什么?说他们看前两部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这些,只是觉得基努-里维斯打得很帅?

    “怎么,你刚才说的那个词……没什么了。”翠丝特讪笑地摆摆手。

    “原来有这么多深意?”巴布傻笑的挠挠头,“看来我得去再看一遍……”

    “万物平等,但可以吓唬松鼠。”那边的莉莉嘟囔着什么地走来,把饼干包装纸放进叶惟抱着的垃圾篓里,又道:“看来你对电影的了解,不只是记得影片的上映时间,还记得一些影评。”

    “哈哈哈!”叶惟不禁大笑起来,毫不退让:“莉莉,告诉你一个秘密,就你,我曾经把《帝国大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八小时的片子,我一秒都没有错过,我就是一个超级书呆子!”

    事实上,莉莉三人都不知道《帝国大厦》是什么……

    叶惟耸了耸肩,道:“反正我不会否认我对电影的狂热,拍电影是我的梦想。”

    “那很好啊。”翠丝特和巴布都是笑赞,又表示期待:“说不定以后哪一天,我们就会看到你的电影了。”、“是啊!”

    “我相信那一天不会很远。”叶惟点了点头,笑道:“至少,明年学校的电影节上,你们会看到一部短片。”

    “太棒了!”两人的语气变得兴奋。

    “我希望不会是什么踢球打中了松鼠的家庭视频。”

    “嘿,为什么你这么刻薄?”

    “因为你是个刻薄的家伙!”

    眼见叶惟和莉莉眼瞪眼的又吵了起来,不远的教员再度挥来了监工的鞭子。

    ※※

    看着《爱情故事》的两人渐渐地没怎么说话,他们看电影都不喜欢说话,今天算是说得多的了。有时候乐笑,有时候轻吻,情不自禁的叹息,情不自禁的落泪,一秒钟都没有快进,直至最后奥利弗独自坐在溜冰场外,令人心碎。

    “你知道我和你一起看电影最尴尬的是什么吗?”莉莉问。

    “什么?”叶惟眨目地看她。莉莉微笑说:“你感触得泪流满脸,而我只是眼眶泛泪。”她为他擦起了泪。他搂紧了她,温声道:“毕竟死的人是詹妮啊。莉莉,别离开我。”她点点头,“我不敢。”

    “为什么你不敢?”他问。

    “我怕一离开就找不回你了。”她说。

    两人凝视着彼此眼睛,就要以热吻感受那妙不可言的爱情力量。

    突然这时有敲门声响起,把他们从70年代拉了回来,她家的家庭影院……

    “年轻人们,1点多了,超时了。”塔沃曼的严肃声音传来。

    莉莉顿时一脸无奈,叶惟笑道:“我们最好听从,你母亲法力高强。”莉莉歉意的看他,正要说“对不起”,叶惟吻了吻她的嘴儿,说道:“不,爱就是永远不必说对不起。”她笑了:“是的,爱就是永远不必说对不起。”

    ……

    这次塔沃曼没有再宽容,几乎是用扫地把叶惟赶出去,莉莉只好乖乖的送他走。

    “明天见。”

    “嗯,晚安。”

    夜深了,秋风寒冷,两人就在前院草坪道别。叶惟又说:“你回去吧,我看着你安全走进屋子,我就走。”披上件棕色大衣的莉莉又抚了他的手一下,就转身回去。当她走出几步,他喊住她:“嘿!”

    莉莉转头望来,叶惟说道:“我可能几个月都不会打电话给你了。”她先是一怔,“为什么?”有点迟钝地意识到自己被整,这是奥利弗整詹妮弗的话,果然又听到他笑道:“也可能我一回家就会打给你。”她真的不得不嗔说:“混蛋。”

    她继续往屋子走去,忽然转身倒退着走,朝他喊道:“你想怎么样公布我们的恋情?这几天给我些有意思的方案,我要挑选一个,然后在我们认识三周年那天,两次都公布!”

    “什么……”这次轮到叶惟一怔,他没有反应过来,反而傻了般望着她。

    什么?什么!?什么!!!他傻傻的道:“你是说……”

    “我说了什么就是我的意思。”莉莉握拳的大步倒走,大声喊道:“还有这句,我恨你,你个傻瓜!”她突然笑容灿烂。

    “我爱你!!!”叶惟激动地大喊起来,老天啊!怎么会有这种好事!他激动得挥拳、蹦跳、翻起了筋斗,一个接着一个,成了,成了,太棒了!认识三周年那天?哪天来着?不管了,会想到的!

    “我也爱你。”远处的莉莉弯眸笑说,快步奔进了屋子。

    叶惟渐渐的静下,站立了良久,这才转身离去。他仰头望着星空,左手提着猪头头套,右手握拳的高高举起,做出《早餐俱乐部》结局的经典动作。

    一个流氓,一个公主,一个爱情故事。

    仿佛一切也都定格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