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嘿,都是我不好,人在失控下都言不由衷,原谅我啦。”

    明亮宽雅的客厅中,挂墙式大液晶电视屏幕里的频道被不停地切换。莉莉坐在布艺沙发上,一手抱着个抱枕,一手拿着遥控器,手机扔在旁边,脸容上面无表情。

    本来今晚定了和那混蛋去约会的,现在不去了,没有其它安排,就窝在家里过,正好,明天还得上学。

    莉莉不喜欢吵架,非常非常的不喜欢。从小时候瞧见父母吵个不停直至分离破散起,她就十分厌恶这种事,尤其在感情上,什么大吼大叫大哭摔东西……试过之后就更不喜欢了,情愿先冷处理,冷静下来再说话。

    她也有些害怕吵架,早就看透了这种事的本质,只不过是互相激怒。闹着玩的,看着对方发火,可能还高兴得很;但如果吵得严重,真正的互相惹恼了,轻则突然关系紧张,重则直接结束,因为双方都觉得相处不下去了。

    他们吵了这一场,似乎就有这种感觉,他竟然说她矫情、公主病、不相信他、高高在上……

    莉莉扔开抱枕,喘了一口大气,你呢,不讲道理的死小流氓!

    她情愿他说的是“天啊,你的眉毛再粗一点都成刘海了”,那把眉毛修细就行,或者是“天啊,你今天这身看上去太糟糕了”,她是海伦那样能引发特洛伊战争的绝代美女吗?穿什么都好看吗?虽然那混蛋一直是那么说的,她知道不是,她觉得自己长得还算好看,但身材不好。反正这样的话,可以换一个妆容造型,真不行就骂他“只在乎姿色的肤浅笨蛋!”,真是进可攻退可守。

    可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不是这回事,真不是。

    又拿过手机瞧了瞧,莉莉傲气地扬起了眉毛,回复吗?回复什么?

    一去认真想这事就心乱如麻,依然很是难以相信,他怎么能说出那些话来?那么难听、过分、毫无风度、几乎是侮辱……

    先不管说的对不对或者是不是有原因,男朋友对女朋友那样说话吗?之后转头就认错请求原谅,那你的话到底算是什么,如果都是你不好,发生了这种事,又怎么能轻易原谅你?

    真是个悲剧,也许今天就不该去逛香奈儿,不就是想买个新手包今晚约会。她不禁一声叹息。

    她知道,在自己内心的最深处,那片只有自己能看见的角落,自己一点都不想它发生。

    因为她真的爱他,珍惜着这段感情。他说她也约会也有男闺蜜,闲逛约会是有过,接受机会试试看,可还不是你花心,一下就有新女友,然后又一个新女友……她不那样,男闺蜜也没有,而且从来没有爱他那样爱过别人,他难道不明白吗?不然为什么要复合,世界上可不是只有viy这一个又有才华又帅的人。

    是啊,为什么就是放不下忘不了这混蛋?

    你真没出息啊!莉莉轻轻地摇头,真是没出息,非常没出息。

    异地恋的这一个半月里,她每天都魂牵梦萦的思念着他,他一条短信笑话能让她笑上半天,一句情话能让她激动陶醉,他的电影让她直要发花痴,他的其它才情都看了又看;他那些混账,她有说过他,但也去理解他,给他找解释:他不是故意的、他是工作、他是我的、他就那么酷……

    她又能察觉到有什么在变化,他对她的事情和心思越来越没兴趣,他张口闭口就詹妮弗、丽兹、艾玛,他要关闭“viy说了”专栏,她竟然是从他的专栏才得知,他解释说是为了《影评之死》最后迸发出的悲壮力量,说得通,但这个专栏对他们的特别意义,他似乎没有在意。

    “卢-拉姆尼克事件”,她不过是向他表达了点不满的意见,他就开始讲道理、讲对错了,弄得她也要讲,还要面对面的坐下来严肃地谈一谈。其实她觉得有些小题大作,没错,那事往大去看待是分歧,她不支持他,因为可以做到更好更适当啊。但是呢,只要他不好意思而狡黠的笑笑,说句“知道了吧,这就是你的爱的麻烦”,她差不多就被搞定了,她想自己向来就无奈中喜欢他会做一些她不会做和不敢做的“坏事”,像他说的竖中指。

    她喜欢的惟说不定转头连她都捉弄了,又会让她大笑不已;现在他就像惊讶的“什么?你认为那不酷?天啊,那你真逊啊,那我们可怎么办?”然后一切就很复杂,要决出输赢一般,为什么呢?真不明白。

    但她知道,是有问题了,也肯定有她的方面的原因。因为接连有了几次冲突?她当然不喜欢他再卷入暴力事件,能避免为什么不?那次真是要严肃对待的,又有点…吃醋,可能是她说得激动了,他又开始道歉,她还因此心疼他,觉得他太在乎了,潇洒的他要忍受束缚,她知道那不好。

    所以朵朵生日那天,她想向他说清楚自己的心意,明明也说了,他是白痴,但她就是喜欢。他说得很好,他们到了一个恋爱的新阶段,小差异是爱情食粮,也让他们更近了,真的很好,没怎么严肃就好像都解决了,那天很开心。

    结果不是那回事,她为万圣夜准备了很多,他因为工作赶不回来,她何尝有过抱怨?现在他却说原来是不想和她玩,玩得不尽兴……连一个电话都已经不想聊了。这意味什么?

    “唉!”莉莉按动手机输入好几条短信最后都删掉,再次放下手机,回什么都似乎不好。

    她不喜欢哭,哭是不能实质解决任何事的,不是吗?

    今天她掉了眼泪,可是他不为所动,还在继续说说说,说得又狠又凶,她的眼泪也不管用了。那时候,她恨不得自己放声大哭,瞧瞧他会怎么的,但那样太逊了,她忍着,只是哽咽。

    也许因为她不想把事情弄成一哭就完事,那是掩盖问题,她从来不把感情事当儿戏。他呢,那么凶…我刺激你了?一切都怪我了?还因果,最大的原因就是犯傻和你复合,否则哪有这些事对不对,你就能和你的丽兹一起做你们认为很酷的事去!

    莉莉,冷静!

    “我哪里错了么?”莉莉问自己,忍着心痛、集中注意力去思索他的话。

    都很难听,也许有些是失控的气话,却怎么都表达了他一些心思。公布恋情一事上…其实都想顺其自然了,复合不到两个月,这速度不算慢吧?普通人恋爱两个月也不一定会公告朋友们啊。还有呢,在意外界声音?没有说他酷?还要怎么说?

    莉莉希望自己能想个明白,但想来想去都一团糟,隐约感觉自己是有些不好的地方,但他的话很多都没有道理,简直让人对他有了更深的认识,真差劲。思绪理不清楚,晚上没吃药可能有影响,想起这玩意就烦闷,他要么嫌弃了,要么特殊看待她了,像个疯子,说了不能告诉他的……

    不想了,不想了。

    明天还要上学,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那个无聊恶棍…他在做什么?不想了!

    莉莉气恼的哼了声,走神的望着电视屏幕。过了不知多久,胡思乱想的脑袋发涨发疼,就在这时,手机又来了短信,她拿起一看又是叶惟发来的:“我的公主,我来了!”

    她怔了怔,随即就反应过来,他过来这里?不是说好冷静几天吗…还叫我公主,讽刺?还是?

    不,他说真的!莉莉心头一跳,这人厚脸皮,说什么他肯定都会跑来的,他是说就在路上了,如果是从他家出发,那不一会就到……她握着手机就连忙起身,奔出客厅冲向楼上。

    不能让他看见我现在的样子!一身睡衣,没有化妆,满脸油光,脸颊还有一颗粉刺,不行不行!

    吵架归吵架,就算不是绝代美女,形象不能没有!不然如果分手了,他连后悔都不会,只会把她忘记得很快。

    不管怎么,都要在那混蛋心中留下最美的一面,还要展现性感,谗死他……

    ……应该不会决裂吧?

    真没出息!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545章 这事跟自由意志有点关系    乌黑的夜空上星星寥落,晚上本来去约会的,现在叶惟回到圣莫尼卡的住所。因为没有雇请保姆园丁,又警告妈妈止步,缺乏打理的后花园已经长满了野草,在深秋的夜风中摇曳。

    他坐在休闲桌边,饮着自己沏的清茶,像喝酒一般自醉。

    放下青瓷茶盅,拿起手机瞧了瞧,从傍晚起就和莉莉陷入冷战状态,冷静?很冷静啊。按动手机给她发去一条短信:“嘿,都是我不好,人在失控下都言不由衷,原谅我啦。”

    过了一阵子,手机还没有动静。叶惟拿起茶盅豪饮了一大口,啊的长声感慨:“phuket。”忙忙《朱诺》的人选推荐工作吧,他用手机打给妮娜,不想先发短信了,妮娜娜娜娜娜

    嘟了五声后被接通了,手机传出妮娜有点疑惑的声音:“惟格?”

    “嘿,妮娜。”叶惟望向夜空,笑了一声,“最近怎么样?”

    “你等等。”妮娜话音刚落,热闹的背景声听不见了,她显然走去一个安静处,半晌才恢复声响:“有什么事吗?”

    听着她淳厚的声音,叶惟懒懒的靠着椅背,说道:“是有件正事,我想推荐你参与一个电影角色的试镜。是这样的,我刚开始加入一个叫《朱诺》的项目,导演贾森-雷特曼是我好朋友,才华横溢的一个人。它有两个角色适合你,一是女主角朱诺,但朱诺最好要长得娇小普通,所以这个算是碰运气,尽力就好;二是女配角利娅,她简直是为你而生,各方面都太适合了,你只要去试镜就能百分百的拿下。”

    “哦…谢谢你,但是。”妮娜顿了顿,应该笑得娇憨,“不了,我没有兴趣。”

    “你听说过《朱诺》?”叶惟疑问,听到她说“没有”,他连忙说:“它的故事非常有趣,我给你讲讲。”妮娜却叫停道:“不了,我真的不感兴趣。”他继续道:“不是的,它是你最喜欢的那类喜剧,讲一个个性的高中少女朱诺意外怀孕……”

    妮娜不理他在说话,大声而平静的道:“不是因为故事,你不明白吗,我不想再和你纠缠不清了。我有男朋友了!”叶惟停住了话,心脏正常反应地揪紧,妮娜又说:“瑞安-库利,《迪格拉丝中学》的主演之一。我想过了,你会让瑞安不开心,让我…胡想,我们不再来往最好。”

    叶惟握起茶盅一口把余茶饮尽,作痛的心有了决定,“妮娜,我祝福你们,你知道的。”妮娜轻嗯,他又道:“你先听我说,别插嘴。这真是一个好项目,以我的判断,它九成是会超级成功的,它很可能会是颁奖季的明星,剧本真的写得太好了,随便一个电影导演中规中矩地把它的场景台词拍出来,那也会是一部合格的电影,不管出演朱诺或利娅,对你的事业都会有莫大的提升,帮助你突破自我。”

    他呼吸了下,接着道:“你不想和我再有关连,那我不参加这项目了。你不计片酬的去加盟,利娅绝对会是你的。妮娜,一定要演《朱诺》!现在不屑它的人,不用多久,也许明年底就会集体后悔,到时候就迟了。我把剧本传真给你,你看了再考虑,好吗?”

    “嘉莉你也说是好角色。”妮娜忽然说,平淡的语气又不像抱怨。

    叶惟一愣,“嘉莉的确是好角色,只是搞砸了。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朱诺》这,它很好拍,雷特曼能拍好的。”

    “尤…尼克。”妮娜叫出口也是怔了怔,马上又说:“还是叫你尤尼克顺口。”叶惟说ok,她道:“尤尼克,我现在就很认真很认真的答复你,我不想参与你的任何项目。”叶惟无奈道:“它不是我的项目,我只是个闲人……”

    妮娜大声道:“你也听我说完,《朱诺》是吗?我记住它了,不管你参加不参加,我都不会演它,你知道我说了我就会做到。我不想你为了我,放弃你自己的利益,明白吗?我不要,我们不是那种关系了。还有,你也不要再过问我的事业,我不是小孩子,我有经纪团队,有经理人—我妈妈!你不是团队的一员,尤尼克,谢谢你,但……算了吧。”

    “妮娜……”叶惟不知道该说什么。

    手机那头的妮娜呵笑了声,“还记得那次吗,我知道你是叶惟那次,我很生气,你连夜堆了一个冰雪王国给我。那时候我是真感动,现在我明白了,雪人都是会融的,留不住的。我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你呢?这回你听我的,就让它融了吧。”

    叶惟沉默了一会,一动不动,突然眨了眨眼,说道:“我明白了,听你的。但我还是要给你剧本,你改变主意随时告诉我。”

    “不会。”妮娜语气决然,“不说了,瑞安叫我了,电影快开场了,《电锯惊魂3》,那…拜拜。”

    “拜拜。”叶惟几乎是嘀咕,放下通话结束的手机,《电锯惊魂3》?烂片。

    他握起茶壶直往嘴巴里倒,实在没茶水了,好一会才倒出几滴来,又啊的长声感慨,phuket!

    这天终于到来,前女友有了新男友,前男友怎么折腾都不想多瞧一眼,当然了。忽然想起另一位前女友艾曼妞,如果和她聊聊天,也许她能指点一下迷津……真是贱啊你!

    “恶心!”叶惟大吼自己,从莉莉那里受到的沮丧,就想从前女友那找安慰吗,那根本不能解决问题,只会更加的糟糕,而且俗不可耐!他一边捶打胸口,一边大叫:“你这个蠢货,恶心!自以为是!你他马就是一坨屎!!”

    他长叹一口气,妮娜不是任你指挥的木偶,“利娅”先空置着吧,还不知道能不能加入这项目呢。

    起身去厨房拿了一罐可乐,拉开易拉罐滋的一声,叶惟边喝边回到后园坐下。一看手机有了条新短信,连忙打开一瞧,顿时咂嘴,不是莉莉的,丽兹的。

    打开看看,丽兹写道:“天啊!!!我已经爱上《朱诺》了,你说得没错,它会是年度最好的剧本!”

    由着不知什么心情,叶惟按动手机回复道:“你个跟屁虫,我说好,你就说好。”

    “跟屁虫?不,我是个贪吃的小婊-子。”丽兹回复。

    叶惟看着哈哈笑了起来,这是朱诺的用语,是她和利娅往报纸寻找宝宝领养家庭时,形容已经有三个孩子的一个家庭是“greedy-little-逼tches”。人家是贪婪孩子,她是贪婪食物。

    他仰头故作爆笑:“哈哈哈哈哈哈!真蠢,丽兹-奥尔森……”他回复道:“你只是个蠢货。”

    不一会,丽兹又回复说:“我是一只从大海来的挪威海兽!”

    这傻帽!叶惟看着又大笑,“i-am-a-kracken-from-the-色a!”也是朱诺的话,kracken是挪威传说的北海巨妖,丽兹来说这话特别搞笑。这出于朱诺和一个亚裔女同学的谈话。

    女同学说:“我有点注意力上的麻烦。”朱诺说:“噢,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卖点我的adderall给你。”女同学说:“不,谢谢了,我戒药了。”朱诺就说:“那是个明智的选择。如果我知道有个女孩因为同时吃了太多这种治疗药,结果她就像疯了,她扯掉了她的衣服,然后跳进了商城广场的喷泉,吼着‘我是一只从大海来的挪威海兽!’”女同学说:“我听说那人就是你。”朱诺说:“好吧,很高兴遇见你。”

    这里有个信息,朱诺患有adhd,还是学校里的药贩子,会卖药给为了考试成绩而磕药的同学,也可能那只是开玩笑。如果清楚编剧迪亚波罗-科蒂的背景就明白其深意,她是朱诺的原型,她高中上的天主教私立学校,学风非常森严的地方。事实上朱诺不代表公立学校的学生,她是个私立名校里被条框和期望所压抑的人,平时不会瞎玩,她的个性与她的环境是冲突的,然后就是反抗了,就像科蒂一时兴起去跳脱衣舞,她一时兴起要破处,结果砰!

    是的,朱诺患有adhd,所以她的父亲和继母对她的那种宽容幽默的态度也具有这一层原因,而且同时她的早孕也显得更为严重,因为她是个病人,平时还要服吃阿得拉治病,这头怀孕了。

    如果了解阿得拉、利他林这些药的副作用就会更清楚,即使按照医嘱吃药,也可能会导致精神病、焦虑症、抑郁症和严重的心脏问题。他不是不认识患有adhd的同学,莉莉真是很了不起,至少她没有不停地咬手指甲、弄头发……

    该死的adhd。

    叶惟笑停了下来,莉莉的健康重要?还是你狗屁的需求?你这是爱她?怪她一直“还没准备好”?不知道青春期是最多变化的治疗阶段吗?决定着成年后还要不要每天吃药!今天还气她?想她精神病?等等……

    像有一声惊雷响起,知道她患病这事还是影响了自己对她的看法和相处方式,你怕她,莉莉是对的。

    再看手机上丽兹的这条短信,他完全没了劲头,回复道:“你有adhd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吃阿得拉?”

    “因为我是个贪吃的小婊-子。”

    “白痴。”

    “haha。”

    叶惟没了心情兴致和丽兹扯淡,你这是在做什么?丽兹不是,你才他马是个贪心的小婊-子!傻帽,蠢货,白痴,混蛋,人渣,垃圾!丽兹吸引你了?承认吧,你确实有被丽兹吸引,确实有在玩暧昧…不只是和丽兹……

    为什么?怎么没有以前和刚复合那会那样全心全意的爱莉莉?还不是由于妮娜或艾米,丽兹?

    “该死的混蛋。”叶惟骂着自己,望着夜空,思索了这些问题良久,也许问题在于,你到底不满莉莉什么?

    复合以来,自己似乎越来越没有把莉莉以女朋友看待,而是需要讨好的一个长官,一个要呵护的病人,是不介意她有adhd,是喜欢她的小迷糊小冲动,但害怕伤害她,又没有标准可言,而变得小心翼翼,有了很多本不该有的压力。

    十月份就三次见面,1号在丹佛玩、ss首映礼和朵朵生日,电话从每次聊不完到匆匆打招呼。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叶惟想了又想,就是从艾梅柏突然的威胁开始,那次虽然搞定了,但真的有什么刺进了他的心头,隐约地不停说着:事情没完,过去不是那么容易就过去的……

    从那开始就有些变了,一方面担心又出什么祸事,另一方面无论什么原因,结果就是出了很多自己搞出的祸事,都害怕惹莉莉不高兴,甚至要分手。他变得事事要向她汇报解释,有些想做或想说的都诸多顾忌,这些都消磨着那份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疲累。又因为几件事上的分歧闹得不愉快,莉莉真的不爽了,他就更加忐忑,还有了不满。

    哪是有多么不满莉莉,其实是不满这种情况吧……像是她的奴隶。竟然开始有点嫌弃莉莉,挑起她的缺点来,以此让自己心里好过一些,像“她没那么好,你不用忐忑”,这真他马幼稚,导致十天没见,不是思念反而是逃避,造反的心思也越发强烈。

    这是爱一个人吗?这不是,爱一个人是理解她的缺点,是连夜飞奔回洛杉矶只为了能拥抱她。

    那是莉莉要的,只是那样而已。

    “就只是那样而已!她是你女朋友,不对她好,对别人好?你才是脑子有病!”叶惟打了自己一巴掌,没怎么用力,怕打乱此时的反省思绪,好吧。今天这事真的跟看待事物的角度有关系。

    能怪莉莉生气吗?你自己是清楚一切怎么回事,没有背叛行为,能算正常交际,也许;但在莉莉看来,一个令人失望的万圣夜之后,男朋友和其他女生瞎玩了一夜,回来不是赶着见她,而是去见丽兹了。

    狗屁因果!这太糟糕了。

    “伙计,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心里给她制订了怎么样的恋爱守则?”叶惟问自己,想莉莉无条件信任盲从你像“没事没事,这什么情况我一眼就看出来,我相信你,我崇拜你”?因为艾丽西卡把你给捧的?

    想想她的崇拜爱慕痴迷的眼神,你不满莉莉没有那样。

    叶惟喝了口可乐刺激了下,莉莉过去崇拜你吗?好像今年重新追求她和复合以来,自己做了很多事情向她示爱,她很喜欢《灵魂冲浪人》,喜欢他的很多,但就是不会崇拜,不舍得迷失她自己,不愿意一起去冒险,不肯公布恋情。你觉得“丽兹也是大小姐啊,她都崇拜我、相信我、把星途押在我身上。莉莉就不行。”你不满,似乎做什么莉莉都不会崇拜你,也不满。

    但相同吗?

    一个是工作,一个是爱情。

    如果今天的事情发生在艾丽西卡那里,她会怎么反应?丽兹又会怎么反应?

    问问好了。叶惟立即发了一条认真的短信出去:“丽兹,坦白告诉我,如果今天你是莉莉,莉莉是丽兹,男朋友还是男朋友。你明白我的意思吧,你会怎么做?”其实不用问都知道,哪有女孩子不生气,换了是妮娜,他已经死了吧。

    没一会,丽兹发来回复:“嘭!我会把你抬起来,再扔到马路上。”

    叶惟望着手机屏幕,渐渐的一声失笑,这就是了。是的,女朋友就是这样,这就是女朋友。

    不是莉莉怎么样,也不是丽兹怎么样,是“女朋友”怎么样,是“恋爱”、“爱情”怎么样,如果有女孩不在乎不生气不撒娇,那不是相信不相信你,那是不爱你了。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思考?

    为什么?因为你又臭美,膨胀,自命不凡了!

    “你个蠢货!”叶惟大骂自己,回想莉莉的言行,她除了一开始震怒时有些失礼,之后就都很得体,直至局面的失控。在停车场她突然爆炸一般,他说了什么话让她那么愤怒?

    “那为什么会尴尬?”

    “我不知道…怕你误会吧。”

    女生的心思本就非常敏感细腻,莉莉尤其如此。

    “怕你误会”是导火索,他当初可能用了一种埋怨的语气“你的多疑是尴尬的根源”,那无疑是划分了两个阵营,一个是他和丽兹,另一个是莉莉,就像先前三人对峙时,显得莉莉是唐突的那个。

    但她才是女朋友,丽兹不是。

    他用了最糟糕的处理方式,而且当时脑子不清醒,没去想那对莉莉造成的伤害,在应该认错求原谅的时候,还去怨怪她多疑。莉莉爆发并不是因为多疑,是因为他说她多疑,像在说患有adhd的她“还不是因为你是个怪胎”。

    还所有事情都碰到一起,她一直就不悦他不注意保护隐私,他答应过她会改,今天却有意地挑衅。

    谁会不爆发?

    简直不可原谅。叶惟都懒得骂自己了,一声叹息。那他是什么时候爆发的呢?应该…呃,就是……莉莉说“请你不要告诉我我是什么”,她这话让他又有那种该死的感觉,超级超级不喜欢的,他配不上她的感觉……就迅速的失控。

    看你都做了些什么?真的把她弄哭了,逼她以这种方式示爱了,高兴了?平衡了?威风了?幼稚。

    叶惟的沉思被手机的短信打断,还是丽兹发来的:“和莉莉吵架了?”他按手机回复:“你懂的,恋爱中的常事,不说了,明天有空我再打给你谈《朱诺》的事。”丽兹回复道:“好的,我才不会为情圣担心,晚安。”

    情圣?傻蛋一个。

    不过这话说对了,这其实只是恋爱中的常事,只不过因为平时自己和莉莉太好了,或者说莉莉太好了,吵架少得接近为零,一旦发生才似乎是什么大事。唉,叶惟啊叶惟,你这么混蛋,要有多爱你才能这样忍受你?莉莉真是把你给宠坏了。

    再想想吧,如果昨晚那样的电话发生在尤尼克和妮娜之间。

    “哈哈。”叶惟想着一笑,当时玩得疯,和莉莉说了几句话就急冲冲挂线走人了。她肯定有生气了,而妮娜甚至会因为他的语气“不对”生气,妮娜会因为他哄她哄得“不够心思”生气,妮娜会因为她哄他而他“反应冷淡”生气……

    他从来没有嫌弃过妮娜这些,因为她很好哄,哄她很有乐趣,她会崇拜痴迷;但他又确实偶尔受不了她热情过度,小性子多,好奇心少。比如他兴冲冲说了一番话,有什么关于宇宙或历史或什么的新发现,她却来一句“你关心这个做什么,傻啊你,知道啦知道啦,不感兴趣,别烦我,书呆子。”有时候有趣,有时候很没劲。

    那时候,他一边享受妮娜的好,一边又嫌妮娜的笨,矛盾渐渐的越来越多。如果一直交往到现在,吵架次数比莉莉的多一百倍吧,为什么妮娜一百次你都费心去哄,莉莉一次就怨怪她?

    叶惟想得皱眉,因为在你心中……妮娜是笨妞,笨妞就那样,莉莉是仙女,仙女不该那样?

    如果你想要一个盲从你的漂亮女朋友其实很简单,找个谁都不是、毫无才华和主见的女粉丝就行了,那是恋爱吗?也许你连一天都受不了。

    试想莉莉说的那些女性好友,与哪个一起不会出问题?艾玛,嫌她刁蛮任性;詹妮弗,表演天才,女牛仔,女疯子,他喜欢和这样的人一起玩,可以玩得很疯,但不喜欢和这样的人恋爱,无声胜有声、浪漫那些,也许她就不懂;艾丽西卡,她是崇拜你,然后呢,没了;茉迪,真怀疑她会不会发脾气,她太害羞了,太静了,一天不说话都行,你喜欢那样?

    斯图尔特、沃特森,根本就不算朋友,谁会喜欢斯图尔特啊…除非是乔恩-斯图尔特;沃特森,一看到她就看看周围,哈利和罗恩呢?吉娅,吉娅不是。艾米,很少女孩能像她那么好,可她太聪明了,什么时候放,什么时候收,太会控制局面,约会就恋爱,恋爱就婚姻家庭孩子马上到来,可能最后连姓氏都得改叫罗森。

    丽兹?丽兹…挺好的,但肯定也有她的问题,像发胖、吃穷什么的。

    莉莉是大小姐了些,认识第一天,他就知道她有点神经质,那就是她啊,多可爱啊。

    多好的女孩!

    是了,她也是个女孩,一个女孩会生气,会撒娇,会难过,会不可理喻,有数不过来的优点,也有缺点。

    叶惟觉得自己想通了,也许也因为吼了她一通,吐出很多心中的乌云,让他看得更清楚。

    莉莉说得没错,以前他们是不同的,以前没有这些人,他亲密的女性朋友大都是她的朋友,现在…有些过分了。不是有些,就是过分了。其实莉莉的要求很多很高吗?不,她知书识礼,通情达理,只是有点更缺乏安全感,需要不断的向她展现对她的爱,让她每天醒来都确定自己沉浸在爱河中。不只是说几句“我爱你”,你有多久没有为她做过什么了?一个月?而复合还不到两个月?

    你个蠢货!!!难以置信,这是你的问题,全是你的问题,喜新忘旧,三心两意,见异思迁,高傲自大,好面子,臭美……你的问题毁了你和妮娜,毁了你和艾米,当然还毁了你和莉莉,现在似乎又来一次。

    “你进步了些什么?跟谁都会这样,两百亿个真爱都不管用,你他马个傻子!!!”

    叶惟站了起身,发狂的大吼大叫了一通,抓着那罐可乐使劲地扔了出去,砰的一声像在说:真可笑!

    他拿起手机看看,21:16,今天不能就这样结束!对,今晚才是万圣夜!

    给莉莉发了一条短信后,叶惟冲向屋子要马上出门,心头急速的紧张起来,不想她多难过一秒钟,更突然发现自己正在失去着她,这他马的!别,莉莉,不要像朱诺那样,不要!!!

    他一边奔跑,一边留意着路过的周围,扮什么呢?有什么道具?

    松鼠?老鼠?不不不,灵光一闪,他大叫道:“猪头!”

    有部经典的英国奇幻类cult片叫《时光大盗》,故事简单说就是一个小男孩突然某天被从衣柜跑出来的一群小矮人带着一起穿越时空到处去冒险,拿破仑、罗宾汉、古希腊……到处去。有阵子小矮人们被恶魔用魔法变成了猪头人身的东西,他可不想扮小矮人,也不是白马王子,他要扮…大的,大猪恶霸,因为莉莉而生,劫走她,穿越时空补过万圣夜!

    此时来到客厅,叶惟立即打给熟悉的道具师们,向一个个的请求帮忙:“我要一个猪头头套,可爱点的,这事跟自由意志有点关系。”、“猪头头套,有没有?”、“老兄,当然就像一只猪啊!”、“我这就去拿!”

    他正要冲出屋子,忽然瞥见茶几上的一支黑色记号笔,跑去拿起它,往右手小手臂内侧涂涂写写。

    一涂完就随手扔掉了笔,往外面冲去,很快开上大众车,在夜空下飞驰而去。

    不知道为什么,叶惟脑海里响起了《雨人》里汤姆-克鲁斯带着达斯汀-霍夫曼去赌场算牌赌钱那段的经典配乐,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也许因为他和霍夫曼都是傻子吧,还和克鲁斯都那么帅。

    “我的公主,我来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