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莉莉,这根本就说不通,就算我和丽兹偷偷约会也不会约在那里,那里是香奈儿!”

    “嗯,我知道,我什么都没有误会,我相信你们说的。”

    “那…那你别生气好吗。”

    “我生气有什么关系,我不生气又有什么关系?”

    “我的世界的阴晴。”

    “你的世界一向都阳光灿烂。”

    “因为你在我的心中,是的,你就在我的心中,从这一天起,现在和永远……”

    “闭嘴,别唱了,闭嘴!”

    “一唱这首歌,我就是停不下来。刚才的气氛是有点尴尬,我道歉,但是,这事实上是一种…因果。”

    落日映得天空通红,叶惟跟着莉莉一路来到对面街巷间的小型停车场,两边五十多个车位几乎停满了车,其中不乏豪车的身影,叶惟的车子不是停在这边,莉莉的是。

    由于安静,这时没有停车和取车的人,他们的争执声显得特别响亮,斜对面不很远的露xe酒店后门的两个守门人似在望来。

    叶惟看着莉莉冰冷的脸容,不是在生气就有鬼了。他觉得这事真他马冤枉,没人做错什么,只是在错误的时间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碰见了。无论如何,他想她息怒,哄她,却没有策略,说着说着就扯到了因果,认真的?

    “什么因果?”莉莉敛眉的问道。

    “因为。”叶惟耸了耸肩,“我的丽兹有工作上的来往,所以会有这种正常的见面。”

    “那为什么会尴尬?”莉莉又问。叶惟一怔,“我不知道…怕你误会吧。”莉莉突然的气红了脸,冲他吼道:“你搞什么啊!?”叶惟愣住的张张嘴,“我只是要把《朱诺》的剧本给丽兹。”莉莉却更加生气了,挥起手袋打他。

    “不是那回事!打着工作的名义就可以这样吗,正常?你和伊丽莎白-奥尔森……这一带有多少狗仔队你不清楚?如果被狗仔队拍到你们站在一起的照片,那就是个约会!如果是在这里,那就是你们到酒店开房了,八卦媒体会说你们开房做什么?谈剧本!?你们这样的‘约会’有多少次了?你和其他女孩的呢?你告诉我有多少次了?你个白痴!!!”

    被莉莉怒骂一通,叶惟深吸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这句“诱-fool”让他心头发沉:我是蠢货,你呢?

    当然了!他知道,他完全知道,应该怎么摆平一个生气中的女孩,知道和女朋友吵架的时候还讲道理是造反找死不想活,但这都是因果!不解决掉原因是不行的,这回真的不想哄了,他想解决。

    “莉莉,我们这个恋爱状态对我来说够了。”叶惟能多认真就多认真,“我们公布恋情吧,是时候了。周末《可爱的骨头》首映礼,你和我一起出席好吗?我想你和我一起出席。”

    “不!”莉莉几乎是想都没想,望着一辆黑色轿车在巷道徐徐驶过,才继续怒道:“我说了多少次,我不喜欢公开的谈恋爱。什么事情都要曝光才好?什么都要破坏掉?每个人都谈论,祝福的、质疑的、侮辱的……那样你就高兴?对你是出风头?‘我搞定了菲尔-柯林斯的女儿’?那可真酷,真酷!”

    莉莉-柯林斯,你疯了吗?叶惟又一下深呼吸,追上要取车离去的莉莉,问道:“那你怎么能怪我?”

    她怔了怔,他慢语调的说:“我是说这就是原因,因为我们秘密恋爱,媒体们才能肆无忌惮地猜测和造谣,一些女孩以为我单身而对我有了不适当的好感,我不是说丽兹,而是…你指的那些,到头来你怪我,你要我做个没人喜欢的男生?我做不到。”

    “哈哈。”莉莉一开始还沉静,听到最后笑了,“那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为什么我没有一箩筐一箩筐的绯闻!?”

    “你还不是明星!”叶惟不禁说,“你还只是一个校园女生。”

    莉莉越发的冷眸寒声:“我出生没几天就上了杂志封面,我的眼睛甚至还没能睁开。从我记事起,我每天都被狗仔队追着,我在路上跳一下都能上该死的《太阳报》头条,所以请你别告诉我我是什么!”

    “哇哦!哇哦……”叶惟不知道为何发笑,“看来又是我的错。”

    “怎么敢?你是天才怎么会错,你只是分不清楚界线,你只是不懂保护自己的隐私,你只是在犯浑!”莉莉拿出车匙按了按,旁边的玛莎拉蒂车嘟嘟了声,她又望向他,“我不同,我发过誓,我会不同。”

    叶惟倚靠着她的车子,点点头似在深思什么。

    “走开,我走了。”莉莉说。

    这时候两人都见到那边的一个守门人走了过来。守门人还没说什么,莉莉就平静的道:“先生,我和他认识,没事,不需要帮助。我们在谈事情,你走吧,谢谢了。”守门人说了句“好的,你需要帮助就喊”,叶惟被他多看了几眼,顿时怒火冲起,瞪他道:“什么!?她是我女朋友!认识我吗?认识她吗?”

    “上车!给我滚进车子里去。”莉莉怒了,一把拉开驾驶座车门。

    叶惟举手地坐进去,莉莉怒说“坐过去!”叶惟没有动,她只好关上车门,自己走去坐进副驾。

    等守门人走远,莉莉问:“刚才是怎么回事?”叶惟笑了笑,仰头靠座的哈哈大笑:“做应该做的事。莉莉,我不喜欢高调谈恋爱,但我更不喜欢做贼似的!以前,现在,你知道我任何时候都可以公布,我一直都在等你的旨意,因为我不想给你压力,我想宠着你,所以我不说。你真觉得我有多么享受?朵朵生日、万圣夜、每次约会,我们都最好跑去科罗拉多大峡谷?”

    “万圣夜你在哪里?”莉莉竭力的抑下哭意,还好意思说万圣夜,一直等他的电话,一直以为他会再打来……

    “斯普林菲尔德。”叶惟看见她眼眸闪烁的泪光,语气立时软了下来:“这也是同一个因果。莉莉,别人说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在乎呢?我这么说不是自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但这个世界多数人就是些无聊人。生活多美好,为什么要浪费时间陪那些无聊人扯淡?他们脑子不好使,你能怎么的?为此痛苦吗?他们应该自己努力变得更好,而不是我们为了他们的看法变得更差。”

    莉莉一言不发,不知道想着什么,有没有听进去。

    叶惟伸手去握她的手,又道:“我不想每件事都向你汇报,你也说不需要,我不想害怕你,不想我们的关系像长官和下属,我想继续我们的爱情,不会被公布影响的爱情,只会更强大。我真的觉得是时候了,这事已经在杀害我们了。”

    “那依你的因果系统,是不是我害得你绯闻丑闻缠身?”莉莉望向他,任他握着手,却没有动作。

    “那是另一回事……”叶惟无奈的皱皱眉。

    莉莉追问道:“你打詹妮弗-劳伦斯怪我吗?被艾玛-罗伯茨打怪我吗?和杜晨-科洛斯上床怪我吗?被艾梅柏-希尔德威胁怪我吗?你有去看过你的八卦吗,你有至少20个约会关系,如果加上流言,翻倍,三年时间,这就是你!都怪我吗?”

    “八卦媒体是什么,你不是不知道!”叶惟被打败般往方向盘倒去。

    “除了那些假的,你问问自己,有多少是真的?”莉莉强颜的笑,“要我数出来吗?”叶惟叹道:“我们不是说好了么,都过去了。我是花了一段时间,但我现在就属于你。”

    “说得好听,你是我男朋友,你还是多少人的男闺蜜?看着我!妮娜?奥尔森?罗森?劳伦斯?罗伯茨?维坎德?赛明顿?斯图尔特?沃特森?还有谁?吉娅?我信得过吉娅。其他的,我不喜欢她们!以前不是这样的,我们就是我们,没有这些人,我不想我们的世界有这些人!惟,你和奥尔森其实什么关系?一脚踏两船?”

    “不是!”叶惟沉闷半晌,猛地一下抬头看向数落着他的莉莉,有些压不住情绪地抱怨:“你就是永远不肯相信任何人。”

    莉莉的眼眸中骤然又燃起了烈火,话声发颤:“我不相信你?我不相信你,我们会复合吗?你个白痴!!!我相信你啊,你是没有劈腿,可你就是有在玩暧昧!别人是两万个真爱,你是两亿个真爱,谁都可以。”

    她这话说得莫名其妙,叶惟却听得明白。这是种爱情观,地球上有两万人可以是你的真爱,就看你先遇到哪一个。在第二个理想伴侣出现前,你已经和前一个有了稳固的爱情,那就会成为好朋友,不然就容易摇摆不定,直至与谁有了灵魂的爱。

    “两百亿个又怎么样?我们是我们了。”他真有点动气,“我非常确定这点,也许是你还没有确定。”

    “玩暧昧的不是我!”莉莉更动气,指向外面,“下车!不想和你吵了。”

    “不……”叶惟连连的深呼吸,莉莉又说“下车。”他心头霍然爆炸一般,造反就造反,今天就不伺候大小姐了!

    他微瞪发怔的她,“柯林斯小姐,你根本不懂发生着什么事情!如果因为我的人际交往,让你感觉不好,我先抱歉,但那是工作,那是生活!你也一样,你有多少男性朋友是我不认识的?你之前约会谁了?我他马什么都不知道。我有巴不得你去读女校吗?我相信你!所以我不找你麻烦。如果说恋爱要互相牺牲,是的,你有牺牲,但我也有牺牲!”

    他马的快半年没做爱了,有个漂亮女朋友爱抚都不行,没有需求吗?我混蛋?

    昨晚和艾丽西卡风流一夜才是混蛋,还说我玩暧昧,你才是个傻瓜!!!

    “哈哈哈,你牺牲!我不懂因果,反正我害得你牺牲大了对吧。”莉莉怒笑了起来,泪光泛涌。

    叶惟心痛如绞,嘴巴却停不住:“我只是说我也有牺牲,我有在乎我们的感情,不是你把道理全占了。你说万圣夜,是的我是没有赶回来,我本可以赶回来,为什么不?因为我想玩个痛快,千万别误会,跟爱、性、暧昧都无关,只是随便发疯,结果我还要和其他人才能玩,我都不能和你一起疯。”

    “你…白痴……”莉莉几乎哭了出来,紧抓手包,“是啊,我害惨你了,害你不能继续发臭,是我不好……”

    “只有你说我臭!别人都他马说酷。我是戏耍媒体、教训卢-拉姆尼克,那就是臭了?”

    叶惟不去看她,望着前方楼房的白色墙壁,一口气说道:“噢是的,瞧我这记性,你是个公主,你还要当星二代的模范,你要参加那些名门慈善晚会,你要当香奈儿或者什么的代言人,你要当最年轻的脱口秀主持人,你要完美的正面形象,人人谈起你就说个性但正派,看啊,莉莉-柯林斯多好啊!对不起,是我害你。所以这就是你的顾虑?这就是为什么一直不肯给我这个穷小子、坏小子个‘名份’。那我们要不要来一次dtr,重新谈谈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休闲的?严肃的?秘密情人?”

    他怎么能说这些话?莉莉感到心都碎了,浑身冒着心寒的冷汗,跟他倾谈的梦想,他现在拿来攻击她。

    “我不是一个公主…是你一直说我是个公主,其实你一直都觉得我是有毛病,认识第一天就说我是个神经质,是个要奉承的被宠坏的星二代,不管我怎么样,你都没有改变看法。也许这是事实吧,有什么是我不能,但妮娜能、奥尔森能给你的……那你为什么要招惹我?让我自生自灭…不好么?”

    为什么还说什么非我不可,说什么永远爱我……

    就算我真有哪里不对,不是说好要宠坏我么?你不能让我真以为自己是个公主,你却不满我信以为真,你不能这么做。

    “你……”莉莉几近哭泣,已经说不出话。

    叶惟能察觉到自己在失控,像就要弄哭她,像想得到她的泪泣,却又心惊肉跳,你疯了?这是莉莉,你在恶毒的骂着莉莉。该死的嘴巴继续说着:“你知道什么是丽兹能而你不能的吗,妮娜能,你也不能,詹妮弗能,你也不能,我特别讨厌你这点,就是这个!这就是!”

    他竖起了双手中指,“来啊,向你鄙夷的事物竖中指吧!你不。你是个淑女,所以有些好玩的事你说那是臭,那么酷的,你说我坏,你高高在上。你也知道我就这样一个人,我想的话我躺在街上睡大觉都可以,我不在意那些无聊谈论,是你在意!

    那本就是当明星名人的一部分,你不想接受这部分,但你又想当明星名人。要离开好莱坞、离开洛杉矶,我现在就可以回家收拾行李晚上走人,你呢?莉莉?你以这座城市呼吸,你喜欢它,又讨厌它,又害怕它!为什么不给它这个!”

    叶惟摆动起了两根中指,莉莉一双泪目瞪着他,突然爆发的大叫:“我是在意,我是在意啊!!!你不在意你很酷,我不酷行不行,我就喜欢装,就喜欢争取好的避免坏的,怎么样?不行吗!?”

    她想向他竖中指,可那不正是被他带着走么…从来没有被谁这么说过,还要是他…说那些女的能而我不能……

    原来他这么不满我吗?一直觉得忍受我这么多、牺牲那么多吗?真可笑啊!这一切都。

    “viy,我还会继续装,装淑女下去!直至某一天我变了想法,我想,那时候是我年轻,太自以为是了。现在,给我下车。”莉莉见他不动,挥起手包打他,哭喊道:“下车!”

    叶惟微微摇头:“不,走不动了。”

    “我理解,我是个目标,目标达成,你就没劲了。”莉莉一边开副驾车门,一边哽咽道:“我向你承认,你做到了,你搞定了我,又一次!你做到了,你可以做下一件你感兴趣的事情去了,搞定丽兹?谁想要你谁要,你个傻瓜,不可救药的大傻瓜!”

    “我不是傻瓜。”叶惟心中凌乱而空白,“对不起,我失控了。”

    “也是,我们中只有我是白痴。”莉莉感觉心脏从巨痛渐变麻木,原来所谓的永远,是不到两个月吗?不是快乐,也不是痛苦,只有可怕的麻木,似乎没什么爱连系着“我们”,而“不可调和的分歧”正在把“我们”分开。

    “莉莉!”叶惟叫了声,扑身伸手去拉住她,“我说了很多过激的话,有些是气话,但这句非常确定,我爱你。”

    “我想冷静几天。”莉莉回眸的望向他,“你说的,我说的,我们都好好想想…我们该怎么继续下去或者不。”

    叶惟皱着眉头,发了一通脾气后,回想起来,仿佛刚才的激烈争吵不曾发生过,可就是有什么发生了,他和她第一次热恋中因为确切的矛盾吵翻。

    他不放手,关心的道:“我开车载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莉莉轻声说。

    “我们要冷静,这不就是冷静的行为吗?”他对她笑笑,“给我车匙。”她还是说不:“车子就停在这里,我去逛街,我会叫助理来接我,你别担心了。”她使劲地甩开他的手,走下车子。

    叶惟也只好下车,日落后的天空在变暗,他望着莉莉走远的背影消失在街巷出口转角,马路上依然车来车往。

    莉莉,对不起。男生和女朋友这样吵很没品很蠢,要继续最后肯定还得认错,只是有时候,男生也会生气。

    如果不生气,很累的。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543章 子弹时间    在达拉斯机场中转时,叶惟和詹妮弗溜达了一圈,给了她一份《朱诺》剧本。

    他对她毫不掩藏自己对《朱诺》的信心,这是个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普通女孩,魅力不比芮差,只会更可能成为流行文化银幕人物,谁演了都是大赚。

    阻碍詹妮弗演朱诺的最大问题是她的身形,170cm多的个头实在与娇小没有关系,但毕竟只是16岁的身材,大骨架长的依然是小胳膊小腿,估计等她19岁是绝对演不了的,16岁还可以。

    而且她有演技上的优势,眼神间那种轻蔑、硬朗,女流氓似的,这种气质又很能诠释朱诺的一种可能性。

    “詹妮,这个角色非常有争议,别听你的经纪人或者谁瞎说,听我的,全力去竞争朱诺!”

    听了叶惟的话,詹妮弗连连点头:“收到了。”她虽然年轻阅历少,却懂得这其中的亲密,要是叶惟瞧都不想多瞧她一眼,哪会给她推荐角色呢,他的每句话可都有着影响力。

    叶惟笑道:“加把劲吧,以你的才华,去演些愚蠢校园青春片或者谁的女朋友,那是浪费生命。”

    詹妮弗顿时也笑了:“老兄,哪能呢,我愿意别人也不愿意。我不是没试镜过那些角色,最伤人的一次,人家问‘你真是个女生吗?’”她满脸自嘲,“演那些角色要性感漂亮,我又不性感漂亮。”

    “不,你还年轻而已。”叶惟安慰的拍拍她肩膀,“不一定是你,你太高大了,但我希望是你。”

    “希望那样。”詹妮弗脸上神情平静,心里却是爽翻的大笑:

    哈哈哈哈,这什么啊,老娘也有今天!

    ……

    w’sb剧组这天13:21抵达洛杉矶机场的航班,凯伦早就在相应航站楼等接机。

    自从詹妮弗九月初去了斯普林菲尔德前筹开始,她就像失去了女儿,只在开拍前几天专程去探班过一次,就像探监一样,需要征得叶惟的同意。因为不能打扰詹妮弗的状态,整个拍摄期都不准探班,所幸还能电话联系。不然女儿真像加入了邪教而生死不明。

    那些片场流言每次都让还没有习惯过公众人物家属生活的全家惊叫,简直像一出真人秀!

    开拍前夕,叶惟和詹妮、维坎德出去鬼混了一夜;开拍当天,叶惟在片场戏弄詹妮,然后又去鬼混;叶惟让她们演吻戏演了一次又一次;叶惟不断对詹妮进行言语侮辱,对她十分残酷,甚至不准她出席维坎德的18岁生日派对;叶惟暴打詹妮……

    所有这些八卦流言,外界议论纷纷,w’sb剧组一开始还回应解释,后来大都冷处理了。

    坏小子叶惟到底做了些什么,没做了些什么,只有当事人知道。

    凯伦有时候真怀疑支持女儿追求演艺事业是否正确,这还是叶惟所带来的影响,詹妮自己越红,正常人的生活就越远。

    有次她问詹妮怎么回事,女儿发了火:“不用去管,不用去管!我能说什么?抱怨?和一群世界上最酷的人一起工作,就这样还赚了两万美金!等拍完了,又可以放长假几个月了,宣传走秀那叫干活吗?演电影辛苦什么啊?真受不了!”

    说是这么说,直到现在,凯伦接到终于归来的女儿,拉着她摸摸看看,还好好的,这才松了一口气。

    叶惟和他的几个助理就在旁边,他提着个旅行包,笑道:“劳伦斯女士,这个女牛仔还给你了,依然能骑牛一分钟。”

    “咳咳。”詹妮弗咳了几声。凯伦会意,女儿早就吩咐过要注意形象,别一副肯塔基州保守派乡下巴的模样,这里是加利福尼亚!自由主义,酷起来!凯伦尽最大努力的摆出和善笑容,感激说道:“谢谢你,你对詹妮的赏识改变了我们全家。”

    “她的优秀让我没有选择,为你的女儿感到骄傲吧。”叶惟一笑,看看詹妮弗,“走了,回头见。”

    “回头见。”詹妮弗说。

    众人一番道别后就先后离去,当叶惟等人走远了,詹妮弗顿时对母亲惊道:“刚才你在做什么?笑成那样?很奇怪啊!!”凯伦调侃女儿地问道:“那男孩真辣。”詹妮弗没劲的说:“他有女朋友了,别这样看我,不是我。”

    ……

    离开机场后,叶惟直接回去布伦特伍德,守家的托托热情得疯了,几乎咬了他一口。因为要赶去看朵朵的比赛,没和托托玩多久,他就开着自己的大众车前去伯克利霍尔学校。

    朵朵继承兄业在学校参加了女子足球队,还只是幼儿园队成员,今天有场和米尔曼学校的比赛。

    叶惟有段时间没回小学了,仍然那么优美,走在校园中自然感触良多,尤其来到多用体育场边,望着绿茵场上两群小女孩像模像样的踢着球,他在球场上真是度过了很多的美好岁月。

    两边场边有些临时座椅,家长们在观看笑谈叫好。叶惟很容易就找到老爸老妈的身影,走过去往他们旁边的空位坐下,大声道:“哇噢,看看你们的女儿!真像一道旋风。”

    “小子!”、“惟。”老爸老妈都已经在高兴欢笑,老妈要好好的瞧他肥了还是瘦了,其实才不见10天。

    避开老妈的关怀,叶惟鼓着掌的站起来,大喊道:“加油啊,山猫!加油啊,朵朵!”

    那边带球奔跑着的朵朵望来,小脸蛋顿时欣喜笑开了,然而随即就被一个小姑娘抢走了脚下足球,她叫着奔去反抢。

    叶惟突然瞧见了什么,看看爸妈,惊叫道:“发生什么事了?她的下左中切牙,不见了!什么时候!?”

    “就在今天早上。”老爸哈哈笑说,老妈也是好笑:“她吃完一颗巧克力糖,跟我们说‘这颗牙好像要掉了’她自己抓着晃了晃就掉了。”他听得不禁大笑,“天啊。”

    天啊!朵朵都开始掉乳牙了,真的不再是那个小宝宝了,可是自己也真的错过了很多。

    叶惟不由得有点失落,明年又要一头扎进后制室一个月。不管好坏,对于观众们是三部电影5小时多的时间,对于他是一年。一个盘绕多时的心思变得清晰:够了,试过了,继续这种工作狂节奏的生活没有意义,明年要活得不一样。

    ……

    比赛最后以3:3打平,但朵朵没有进球,这让她有些不高兴。这就是哥哥站出来发言的时候:“你要牢记,足球比赛是团队运动,不要问自己有没有进球,问自己有没有出力!对队友们也要这样,没有团队的任何一员,都没有这场胜利。”

    “哥哥,我们打平了啊。”朵朵听了疑惑。

    “呃…在我心中就是赢了,你知道,这事跟看待事物的角度有关系。”

    比赛结束后,一家人在学校玩了一会就先散了,老妈还得带朵朵去学钢琴,老爸和他都各有自己的事。他要把《朱诺》剧本和礼物给丽兹,她约他在比弗利山庄的罗迪欧大道购物街的香奈儿店外面路口见面。

    这是繁华热闹的路段,狗仔队也多,但也就见一面,之后她逛她的街,像在短信里说的“今天注定是一个大丰收的日子!”他继续访友派礼物,今晚和莉莉约会。

    莉莉做的安排,又是什么神秘的荒山野岭……

    也许因为他这回有点不乐意,因为…唉,丽兹约他在罗迪欧大道见面,他懒得罗嗦了,难道还得跑去石峡谷水库吗?

    苏茜是个古灵精怪的人,只不过成长被中断了;朱诺也是个不按格线来书写的人,相比苏茜的单纯,她更叛逆、粗俗、率性。不在严肃状态的丽兹就是半个朱诺,她有一种非常独特的气质,大概源于她对世俗的轻蔑,神态动作卖萌起来,就又可爱又个性。

    有这外形气质,所以相比詹妮弗,他其实更看好丽兹,她演起来是事半功倍的。他不想做不专业的事情,但丽兹愿意演而又表现出色的话,如果雷特曼看不上,他还真要和这位老兄理论理论。

    快日落了,下午近5点的阳光很温暖,叶惟来早了些,手提着一个蓝色沃尔玛超市无纺布购物袋,张望着周围。

    十字路口车来车往,宽阔的街边人行道上往来着逛街的游人,见不到有狗仔队,他忽然又开始担心,被狗仔队拍到怎么办?交接了就赶紧走人吧。身边的chanel,对面的bvlga日、barbara-bui、cuess……

    叶惟正有些出神的看着过斑马线的几位靓丽女人,突然背后响起一声笑呼:“嘿!”他说着“嘿,丽……”的转身,却有着闪电划过心头,这把声音,话声一顿转身看见半步外的少女。

    一瞬间后背涌出冷汗,他的嘴巴急刹车般的扭曲:“丽莉!”

    那少女的身形不算高大,穿了中跟凉鞋168cm左右,衣着非常时尚,宽松七分袖白色外套和白色短裙,衣领口和小手臂露出里穿的黑色衬衫,披肩浅棕秀发戴着个黑色大蝴蝶结发带,双手提着一个黑色香奈儿小手袋,外套边角上镶织的珍珠装饰闪闪发亮,她望来的双眸里神采飞扬。

    莉莉!怎么回事,她怎么在这……

    “真巧。”莉莉的笑脸眉目如画,掩不住的欣然。

    “是啊……”叶惟压下慌乱,心念电转起来,“你来逛街?”

    莉莉点头,“没有逃课哦,放学忙完了才来逛逛。那你为什么来这里?”

    她情不自禁的用上撒娇语气,难道是过来给我买礼物?早春手袋快发布了,今天这家香奈儿店发出了秘密打折发售活动的电邮和短信,这是vip客户会有的优惠。这么一想倒奇怪了,他应该收不到通知的,袋子是…沃尔玛……附近有沃尔玛?

    那就是巧遇了,这都能遇上,不是命运是什么。

    “呃。”叶惟不知道该怎么说,心乱中笑哈哈的转移话题:“你看着真漂亮。”实话如此,她这身造型真是超级优雅超级美。

    莉莉低眸看看自己,笑容又开心又有点不好意思,“这是庄严的复古风和年轻的现代风的结合,还好吧,本来搭配一双过膝高筒靴才好,但我的腿没那么长……衬得不好看。”

    “这很棒,真的,这很酷。”叶惟一边说一边想,不能让莉莉和丽兹碰面对吗?他突然看见丽兹从前一个街口过了斑马线,傻愣愣的大步走来,显然也从那边的停车场而来。

    因为莉莉背对着她,丽兹可能以为只是个时尚路人,她朝他挥手的打招呼,傻脸上也满是笑容。他已经明白了,这两位大小姐都放学了来逛街,也许就是都来chanel。

    电光石火之间,叶惟感觉进入了子弹时间,怎么办?

    一,向莉莉惊呼“前面有狗仔队!你不要回头望,快走。”莉莉肯定一溜烟走得没影;二,冲丽兹做狰狞的表情示意让她快走,但莉莉会回头望;三,一把将莉莉公主抱抱起,二话不说调头走人;四,或者就这样,碰面就碰面,有什么好怕的?他和丽兹清清白白,莉莉不会误会和生气的……

    “陪我购物不?”莉莉神情跃跃,上次一起逛街都是九月份在圣莫尼卡那次了,和他还从来没有一起逛过罗迪欧大道,以前因为他的经济不好,她手上这个clas私c-flap就要二千块,那样不适合。

    如果被狗仔队拍到……就,顺其自然,是什么就什么。

    有了这想法,她心里又在紧张,又在放松,很矛盾,就让这巧遇推自己一把。

    “香奈儿?”叶惟说,莉莉点点头,“我要买包包。”丽兹越来越近了,他越来越心焦,“但你不是有很多香奈儿包包吗?coach怎么样?”莉莉一声清笑,双眸转溜的道:“收藏啊,今年的好些初秋包我都还没有,我喜欢香奈儿。”

    叶惟心头大叫,老天爷,把卡尔-拉格斐收了吧!或者丽兹-奥尔森也行。

    丽兹这个迟钝的蠢货,不但没有会意他的眼神,脚步还更欢快了。经验告诉他不要冒险,不要!又不想骗莉莉,他上前一步伸手要搂住她肩膀拉她走,“我喜欢蔻驰。”

    “笨蛋,今天香奈儿有折扣。”莉莉笑嗔着避开,笑闹间转过身,却看见几步外的一道金发身影,伊丽莎白-奥尔森。

    叶惟心头一叹,好吧。

    “唔…嗨。”丽兹怔了怔,脚步减慢下来,怎么慢也就那么几步。他没说会带着女朋友一起来,早说嘛。她笑语打招呼:“莉莉,惟格,你们好。嘿,你怎么不说莉莉会来,早知道我也要打扮。你们两个,这可不酷。”

    她在开玩笑,但也是说真的,自己没怎么化妆,穿得很随意,蓝黑格子外套和黑牛仔裤,斜挎的也背着个clas私c-flap,不过是米色的。总之这次被莉莉衬成“天才”了,没几句台词,交接完礼物和剧本就完事。

    “嘿丽兹!”叶惟其实不想丽兹说话,这下好了,这下热闹了。

    莉莉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冷,“没有,我和他只是巧遇,你们约好了?那我不打扰你们了。”她说罢就要转身走。

    “莉莉!”叶惟连忙叫住,又连忙向愣住的丽兹瞪目做了个“配合我解释”的表情。这里人来人往,实在不是谈话的好地方,但现在不说清楚,那就麻烦大了。

    干嘛瞪我啊,我哪知道……丽兹心里嘟囔,只听到他快声的向莉莉说:“贾森-雷特曼做着个叫《朱诺》的项目,他拜托我帮他找演员人选,我现在就忙这个,我要把《朱诺》剧本给丽兹,她约了我在这见面。因为也来买香奈儿?我不知道。”

    丽兹肯定的点头:“是的,今天有折扣。”莉莉还是面无表情的,叶惟急道:“是真的,剧本就在这里。”他从购物袋里拿出一份剧本,“看,juno!”莉莉的目光望向袋子里,装满一包包一袋袋的零食。

    叶惟又解释道:“这一袋都是送给丽兹的礼物,我给大家都买了很多不同的礼物。”

    有走过的路人望来,丽兹明白该赶快了事,“没错,我们见面就只为了交接东西。”她好笑的嘿了声,“惟格,把东西给我啊。”叶惟把东西都交给丽兹,大声道:“那你看过剧本再告诉我想法。”丽兹应好:“好的,你和莉莉逛街去吧。”

    莉莉也不知道自己在笑还是没在笑,他们一唱一和真是好搭档,天才导演和天才女演员,还有个疑神疑鬼的神经质。她手上抓紧了手包带子,呵呵笑道:“丽兹,那我们先走了,很高兴见到你。”

    “拜拜,丽兹。”叶惟要的是赶紧离开这里,拉着莉莉的手就往前方走去,却被她甩开了手、冷冰冰的剜了一眼。

    “bye。”丽兹望着两人在走远,叶惟不停的向莉莉说着什么,那样子可怜得……让她有点莫名心痛。

    虽然以前就知道,还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叶惟这副模样,多酷多坏多男子气慨的人啊!风趣巧妙的话一句接一句…不是没见过他怎么和女生相处,在tlb片场,他一个人可以控住一群女生……

    愣是被莉莉收服成这样,又挺滑稽的。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