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达拉斯机场中转时,叶惟和詹妮弗溜达了一圈,给了她一份《朱诺》剧本。

    他对她毫不掩藏自己对《朱诺》的信心,这是个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普通女孩,魅力不比芮差,只会更可能成为流行文化银幕人物,谁演了都是大赚。

    阻碍詹妮弗演朱诺的最大问题是她的身形,170cm多的个头实在与娇小没有关系,但毕竟只是16岁的身材,大骨架长的依然是小胳膊小腿,估计等她19岁是绝对演不了的,16岁还可以。

    而且她有演技上的优势,眼神间那种轻蔑、硬朗,女流氓似的,这种气质又很能诠释朱诺的一种可能性。

    “詹妮,这个角色非常有争议,别听你的经纪人或者谁瞎说,听我的,全力去竞争朱诺!”

    听了叶惟的话,詹妮弗连连点头:“收到了。”她虽然年轻阅历少,却懂得这其中的亲密,要是叶惟瞧都不想多瞧她一眼,哪会给她推荐角色呢,他的每句话可都有着影响力。

    叶惟笑道:“加把劲吧,以你的才华,去演些愚蠢校园青春片或者谁的女朋友,那是浪费生命。”

    詹妮弗顿时也笑了:“老兄,哪能呢,我愿意别人也不愿意。我不是没试镜过那些角色,最伤人的一次,人家问‘你真是个女生吗?’”她满脸自嘲,“演那些角色要性感漂亮,我又不性感漂亮。”

    “不,你还年轻而已。”叶惟安慰的拍拍她肩膀,“不一定是你,你太高大了,但我希望是你。”

    “希望那样。”詹妮弗脸上神情平静,心里却是爽翻的大笑:

    哈哈哈哈,这什么啊,老娘也有今天!

    ……

    w’sb剧组这天13:21抵达洛杉矶机场的航班,凯伦早就在相应航站楼等接机。

    自从詹妮弗九月初去了斯普林菲尔德前筹开始,她就像失去了女儿,只在开拍前几天专程去探班过一次,就像探监一样,需要征得叶惟的同意。因为不能打扰詹妮弗的状态,整个拍摄期都不准探班,所幸还能电话联系。不然女儿真像加入了邪教而生死不明。

    那些片场流言每次都让还没有习惯过公众人物家属生活的全家惊叫,简直像一出真人秀!

    开拍前夕,叶惟和詹妮、维坎德出去鬼混了一夜;开拍当天,叶惟在片场戏弄詹妮,然后又去鬼混;叶惟让她们演吻戏演了一次又一次;叶惟不断对詹妮进行言语侮辱,对她十分残酷,甚至不准她出席维坎德的18岁生日派对;叶惟暴打詹妮……

    所有这些八卦流言,外界议论纷纷,w’sb剧组一开始还回应解释,后来大都冷处理了。

    坏小子叶惟到底做了些什么,没做了些什么,只有当事人知道。

    凯伦有时候真怀疑支持女儿追求演艺事业是否正确,这还是叶惟所带来的影响,詹妮自己越红,正常人的生活就越远。

    有次她问詹妮怎么回事,女儿发了火:“不用去管,不用去管!我能说什么?抱怨?和一群世界上最酷的人一起工作,就这样还赚了两万美金!等拍完了,又可以放长假几个月了,宣传走秀那叫干活吗?演电影辛苦什么啊?真受不了!”

    说是这么说,直到现在,凯伦接到终于归来的女儿,拉着她摸摸看看,还好好的,这才松了一口气。

    叶惟和他的几个助理就在旁边,他提着个旅行包,笑道:“劳伦斯女士,这个女牛仔还给你了,依然能骑牛一分钟。”

    “咳咳。”詹妮弗咳了几声。凯伦会意,女儿早就吩咐过要注意形象,别一副肯塔基州保守派乡下巴的模样,这里是加利福尼亚!自由主义,酷起来!凯伦尽最大努力的摆出和善笑容,感激说道:“谢谢你,你对詹妮的赏识改变了我们全家。”

    “她的优秀让我没有选择,为你的女儿感到骄傲吧。”叶惟一笑,看看詹妮弗,“走了,回头见。”

    “回头见。”詹妮弗说。

    众人一番道别后就先后离去,当叶惟等人走远了,詹妮弗顿时对母亲惊道:“刚才你在做什么?笑成那样?很奇怪啊!!”凯伦调侃女儿地问道:“那男孩真辣。”詹妮弗没劲的说:“他有女朋友了,别这样看我,不是我。”

    ……

    离开机场后,叶惟直接回去布伦特伍德,守家的托托热情得疯了,几乎咬了他一口。因为要赶去看朵朵的比赛,没和托托玩多久,他就开着自己的大众车前去伯克利霍尔学校。

    朵朵继承兄业在学校参加了女子足球队,还只是幼儿园队成员,今天有场和米尔曼学校的比赛。

    叶惟有段时间没回小学了,仍然那么优美,走在校园中自然感触良多,尤其来到多用体育场边,望着绿茵场上两群小女孩像模像样的踢着球,他在球场上真是度过了很多的美好岁月。

    两边场边有些临时座椅,家长们在观看笑谈叫好。叶惟很容易就找到老爸老妈的身影,走过去往他们旁边的空位坐下,大声道:“哇噢,看看你们的女儿!真像一道旋风。”

    “小子!”、“惟。”老爸老妈都已经在高兴欢笑,老妈要好好的瞧他肥了还是瘦了,其实才不见10天。

    避开老妈的关怀,叶惟鼓着掌的站起来,大喊道:“加油啊,山猫!加油啊,朵朵!”

    那边带球奔跑着的朵朵望来,小脸蛋顿时欣喜笑开了,然而随即就被一个小姑娘抢走了脚下足球,她叫着奔去反抢。

    叶惟突然瞧见了什么,看看爸妈,惊叫道:“发生什么事了?她的下左中切牙,不见了!什么时候!?”

    “就在今天早上。”老爸哈哈笑说,老妈也是好笑:“她吃完一颗巧克力糖,跟我们说‘这颗牙好像要掉了’她自己抓着晃了晃就掉了。”他听得不禁大笑,“天啊。”

    天啊!朵朵都开始掉乳牙了,真的不再是那个小宝宝了,可是自己也真的错过了很多。

    叶惟不由得有点失落,明年又要一头扎进后制室一个月。不管好坏,对于观众们是三部电影5小时多的时间,对于他是一年。一个盘绕多时的心思变得清晰:够了,试过了,继续这种工作狂节奏的生活没有意义,明年要活得不一样。

    ……

    比赛最后以3:3打平,但朵朵没有进球,这让她有些不高兴。这就是哥哥站出来发言的时候:“你要牢记,足球比赛是团队运动,不要问自己有没有进球,问自己有没有出力!对队友们也要这样,没有团队的任何一员,都没有这场胜利。”

    “哥哥,我们打平了啊。”朵朵听了疑惑。

    “呃…在我心中就是赢了,你知道,这事跟看待事物的角度有关系。”

    比赛结束后,一家人在学校玩了一会就先散了,老妈还得带朵朵去学钢琴,老爸和他都各有自己的事。他要把《朱诺》剧本和礼物给丽兹,她约他在比弗利山庄的罗迪欧大道购物街的香奈儿店外面路口见面。

    这是繁华热闹的路段,狗仔队也多,但也就见一面,之后她逛她的街,像在短信里说的“今天注定是一个大丰收的日子!”他继续访友派礼物,今晚和莉莉约会。

    莉莉做的安排,又是什么神秘的荒山野岭……

    也许因为他这回有点不乐意,因为…唉,丽兹约他在罗迪欧大道见面,他懒得罗嗦了,难道还得跑去石峡谷水库吗?

    苏茜是个古灵精怪的人,只不过成长被中断了;朱诺也是个不按格线来书写的人,相比苏茜的单纯,她更叛逆、粗俗、率性。不在严肃状态的丽兹就是半个朱诺,她有一种非常独特的气质,大概源于她对世俗的轻蔑,神态动作卖萌起来,就又可爱又个性。

    有这外形气质,所以相比詹妮弗,他其实更看好丽兹,她演起来是事半功倍的。他不想做不专业的事情,但丽兹愿意演而又表现出色的话,如果雷特曼看不上,他还真要和这位老兄理论理论。

    快日落了,下午近5点的阳光很温暖,叶惟来早了些,手提着一个蓝色沃尔玛超市无纺布购物袋,张望着周围。

    十字路口车来车往,宽阔的街边人行道上往来着逛街的游人,见不到有狗仔队,他忽然又开始担心,被狗仔队拍到怎么办?交接了就赶紧走人吧。身边的chanel,对面的bvlga日、barbara-bui、cuess……

    叶惟正有些出神的看着过斑马线的几位靓丽女人,突然背后响起一声笑呼:“嘿!”他说着“嘿,丽……”的转身,却有着闪电划过心头,这把声音,话声一顿转身看见半步外的少女。

    一瞬间后背涌出冷汗,他的嘴巴急刹车般的扭曲:“丽莉!”

    那少女的身形不算高大,穿了中跟凉鞋168cm左右,衣着非常时尚,宽松七分袖白色外套和白色短裙,衣领口和小手臂露出里穿的黑色衬衫,披肩浅棕秀发戴着个黑色大蝴蝶结发带,双手提着一个黑色香奈儿小手袋,外套边角上镶织的珍珠装饰闪闪发亮,她望来的双眸里神采飞扬。

    莉莉!怎么回事,她怎么在这……

    “真巧。”莉莉的笑脸眉目如画,掩不住的欣然。

    “是啊……”叶惟压下慌乱,心念电转起来,“你来逛街?”

    莉莉点头,“没有逃课哦,放学忙完了才来逛逛。那你为什么来这里?”

    她情不自禁的用上撒娇语气,难道是过来给我买礼物?早春手袋快发布了,今天这家香奈儿店发出了秘密打折发售活动的电邮和短信,这是vip客户会有的优惠。这么一想倒奇怪了,他应该收不到通知的,袋子是…沃尔玛……附近有沃尔玛?

    那就是巧遇了,这都能遇上,不是命运是什么。

    “呃。”叶惟不知道该怎么说,心乱中笑哈哈的转移话题:“你看着真漂亮。”实话如此,她这身造型真是超级优雅超级美。

    莉莉低眸看看自己,笑容又开心又有点不好意思,“这是庄严的复古风和年轻的现代风的结合,还好吧,本来搭配一双过膝高筒靴才好,但我的腿没那么长……衬得不好看。”

    “这很棒,真的,这很酷。”叶惟一边说一边想,不能让莉莉和丽兹碰面对吗?他突然看见丽兹从前一个街口过了斑马线,傻愣愣的大步走来,显然也从那边的停车场而来。

    因为莉莉背对着她,丽兹可能以为只是个时尚路人,她朝他挥手的打招呼,傻脸上也满是笑容。他已经明白了,这两位大小姐都放学了来逛街,也许就是都来chanel。

    电光石火之间,叶惟感觉进入了子弹时间,怎么办?

    一,向莉莉惊呼“前面有狗仔队!你不要回头望,快走。”莉莉肯定一溜烟走得没影;二,冲丽兹做狰狞的表情示意让她快走,但莉莉会回头望;三,一把将莉莉公主抱抱起,二话不说调头走人;四,或者就这样,碰面就碰面,有什么好怕的?他和丽兹清清白白,莉莉不会误会和生气的……

    “陪我购物不?”莉莉神情跃跃,上次一起逛街都是九月份在圣莫尼卡那次了,和他还从来没有一起逛过罗迪欧大道,以前因为他的经济不好,她手上这个clas私c-flap就要二千块,那样不适合。

    如果被狗仔队拍到……就,顺其自然,是什么就什么。

    有了这想法,她心里又在紧张,又在放松,很矛盾,就让这巧遇推自己一把。

    “香奈儿?”叶惟说,莉莉点点头,“我要买包包。”丽兹越来越近了,他越来越心焦,“但你不是有很多香奈儿包包吗?coach怎么样?”莉莉一声清笑,双眸转溜的道:“收藏啊,今年的好些初秋包我都还没有,我喜欢香奈儿。”

    叶惟心头大叫,老天爷,把卡尔-拉格斐收了吧!或者丽兹-奥尔森也行。

    丽兹这个迟钝的蠢货,不但没有会意他的眼神,脚步还更欢快了。经验告诉他不要冒险,不要!又不想骗莉莉,他上前一步伸手要搂住她肩膀拉她走,“我喜欢蔻驰。”

    “笨蛋,今天香奈儿有折扣。”莉莉笑嗔着避开,笑闹间转过身,却看见几步外的一道金发身影,伊丽莎白-奥尔森。

    叶惟心头一叹,好吧。

    “唔…嗨。”丽兹怔了怔,脚步减慢下来,怎么慢也就那么几步。他没说会带着女朋友一起来,早说嘛。她笑语打招呼:“莉莉,惟格,你们好。嘿,你怎么不说莉莉会来,早知道我也要打扮。你们两个,这可不酷。”

    她在开玩笑,但也是说真的,自己没怎么化妆,穿得很随意,蓝黑格子外套和黑牛仔裤,斜挎的也背着个clas私c-flap,不过是米色的。总之这次被莉莉衬成“天才”了,没几句台词,交接完礼物和剧本就完事。

    “嘿丽兹!”叶惟其实不想丽兹说话,这下好了,这下热闹了。

    莉莉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冷,“没有,我和他只是巧遇,你们约好了?那我不打扰你们了。”她说罢就要转身走。

    “莉莉!”叶惟连忙叫住,又连忙向愣住的丽兹瞪目做了个“配合我解释”的表情。这里人来人往,实在不是谈话的好地方,但现在不说清楚,那就麻烦大了。

    干嘛瞪我啊,我哪知道……丽兹心里嘟囔,只听到他快声的向莉莉说:“贾森-雷特曼做着个叫《朱诺》的项目,他拜托我帮他找演员人选,我现在就忙这个,我要把《朱诺》剧本给丽兹,她约了我在这见面。因为也来买香奈儿?我不知道。”

    丽兹肯定的点头:“是的,今天有折扣。”莉莉还是面无表情的,叶惟急道:“是真的,剧本就在这里。”他从购物袋里拿出一份剧本,“看,juno!”莉莉的目光望向袋子里,装满一包包一袋袋的零食。

    叶惟又解释道:“这一袋都是送给丽兹的礼物,我给大家都买了很多不同的礼物。”

    有走过的路人望来,丽兹明白该赶快了事,“没错,我们见面就只为了交接东西。”她好笑的嘿了声,“惟格,把东西给我啊。”叶惟把东西都交给丽兹,大声道:“那你看过剧本再告诉我想法。”丽兹应好:“好的,你和莉莉逛街去吧。”

    莉莉也不知道自己在笑还是没在笑,他们一唱一和真是好搭档,天才导演和天才女演员,还有个疑神疑鬼的神经质。她手上抓紧了手包带子,呵呵笑道:“丽兹,那我们先走了,很高兴见到你。”

    “拜拜,丽兹。”叶惟要的是赶紧离开这里,拉着莉莉的手就往前方走去,却被她甩开了手、冷冰冰的剜了一眼。

    “bye。”丽兹望着两人在走远,叶惟不停的向莉莉说着什么,那样子可怜得……让她有点莫名心痛。

    虽然以前就知道,还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叶惟这副模样,多酷多坏多男子气慨的人啊!风趣巧妙的话一句接一句…不是没见过他怎么和女生相处,在tlb片场,他一个人可以控住一群女生……

    愣是被莉莉收服成这样,又挺滑稽的。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542章 私心    对于《朱诺》,叶惟很有些私心,没有绝对信心的雷特曼想坑他,但这么好的剧本,他巴不得买下整个项目。

    650万美元是一大笔钱,用来拍一部胶片电影却只是小成本,而且雷特曼他们都要拿报酬的,那是预算中的一部分。

    如果失败了,雷特曼不会就此出局,新人编剧科蒂会,诺维克降格回去副制片人,或者制作录像电影去,所有主创的职业生涯都将受到非常沉重的打击。他们赌上前途去做这个项目,拿钱保障后路也是应该。

    其实只要转个弯,改用数字拍摄,650万就能变得充裕,而不是像现在考虑要用什么品牌型号的彩色负片。雷曼曼给他的制片计划书里是准备用柯达的vi私on2-200t-5217和vi私on2-expres私on-500t-5229。当然了,当然了,这都是好负片,高感光度,细颗粒,能拍到真实细致的色彩,会让观众看得很舒服。

    但是又贵又麻烦,尤其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有必要吗?

    他用数字摄影机拍四部电影了,并不怀念35mm胶片。差别没有多大,又不是拍《天堂之日》,光感质感都够用了,后期还能调色,调了之后,观众真没什么观感差异,哪分得出呢。

    w’sb甚至不会怎么费这事,一是因为它预算低,没钱做那么多;二是时间不多了,几乎是做好就要上映;三是它的画面风格凛冽粗犷,拍摄时在片场已经尽量的控制好了光影色彩,素材达到想要的色调,不需调色就很好。也就是要调几场很难控制的夜景戏和因为季节拍不出冬天到来感觉的一些镜头。

    说实话,叶惟不知道自己的下一部胶片电影会在什么时候,还有没有?现在是胶片和数字的过渡期,而数字技术正越来越好,再这样下去,柯达公司迟早都会停产vi私on、vi私on2、eastman-exr等这些负片,时间问题。

    如果他强烈建议雷特曼他们改用数字拍摄,并为他们说清楚好处、注意事项等,说不定就能解决他们的预算困境,但那样就不需要他的钱了。他没有这么做,胶片有胶片的好,而且雷特曼不是没用数字摄影机拍过短片,只不过更钟情潘纳维申,所以给了他加入的机会。

    这么渴望加入倒不是想着赚钱,《朱诺》计划走扬名电影节、与发行商买断交易的路子,就算成功又能赚多少呢;亦不是为了把它变成一部viy电影,都已经说好了,他注资的话能当个联合制片人,不干预导演创作,也没什么事做,哪怕有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也不会作为前三席贡献的制片人署名,他要前三参与也可以,但那就真有工作忙了。

    清早在酒店套房,叶惟就打给了雷特曼,对方说的“有决定第一时间通知我,任何时候”,洛杉矶才凌晨四点,希望别吵到乔西小宝宝吧。

    雷特曼不是项目的制片团队一员,除了专心创作,他当了导演,实在是不能再当制片人,否则影片一旦玩完对他是打碎满篮鸡蛋,只做导演到时候还能推卸说都是制片不好。每部电影失败都要牺牲一两个人,《嘉莉》牺牲的是可怜的金伯莉-皮尔斯。

    但事实上雷特曼是项目两位始创人之一,也负责现阶段和他的联系。

    “贾森,我看过剧本了,很有趣,但这也太犯险了,谁蠢到去拍少女怀孕电影?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这是个疯狂的赌博!不过我这个人对疯狂的事就是特别感兴趣,你的才华、贾德-阿帕图的才华给了我赌的理由。所以我出350万,凑够一千万预算,一千万拍这个剧本,怎么都够了吧?”

    叶惟话音未落,就听到手机那头响起雷特曼的不禁轻呼。他知道自己这事做得像史蒂夫-宾,就要这样。因为雷特曼亲自投钱填补空缺是完全没财力问题的,只是不想亏自己的钱。他的吃相不能太难看,故意说得没什么信心,以免反而踢他出局。

    但雷特曼却嫌钱多了:“一千万预算会让影片的销售变得困难,惟格,我们再有100-150万就够了。”

    “够在明尼阿波利斯拍摄吗?够拍9周吗?”叶惟驳斥一般,“800万是够让这个项目顺利投拍,1000万可以实现你们最初的最好的方案!”

    策划书里发行部分有说成功发行《感谢你抽烟》的福克斯探照灯已经有所重视雷特曼的新作,双方争取二度合作,但800万成本卖个1000万就很不错,1000万成本得卖到1200万去。他们折腾这么久,最初的心气早就没了。

    “我们要考虑发行……”雷特曼说。

    “如果是好电影,发行就绝对不是问题。1500万价格我们都要考虑卖不卖。”叶惟显露出矛盾的把握,哈哈笑道:“我是说你看看《半个尼尔森》现在不是卖得很好吗?没有主流片商敢高价买断的话,我们和狮门可以合作,和ifc等独立发行商也可以合作,分成发行,怕什么了?伙计,一切其实在于你们的信心,又不是向银行贷款,又没有预售版权,融资合同的回报周期长着呢,明年底上映搭顺风车是好,但不是一定,我们甚至可以参加08年的圣丹斯,拿个评审团大奖,瞧瞧有没有片商感兴趣?”

    雷特曼是真没有他这份轻狂,“投资人们不会喜欢我们只往乐观方向去想。”

    叶惟笑道:“不,你知道的,投资人们爱死了,他们不喜欢的是无法狂热的做白日梦。真正不喜欢的是下一拔投资人,因为你们之前的失败证明那只是吹牛皮,暴露了制片的本质,没什么计划,全是赌博。老兄,我们清楚怎么回事,怎么好像赌这一把,你们比我还没有信心?”

    “你输得起,我们这边几个人真的输不起。”被拆穿的雷特曼无奈笑叹了声,“这是曼森-诺维克他第一次以制片人身份参与银幕电影项目,还是第一制片人,你也知道游戏规则,如果卖不出去,赚不了钱,拍得再好对制片也是失败了。它是我们的《婚期将至》。”

    “我理解,但我不支持。”叶惟笑说,“有时候你就得全部下注,赢得荣华富贵,输就一无所有。我就这样过来的,电影不就这么回事,问问凯文-史密斯去,问问彼得-杰克逊,乔治-卢卡斯,问问你老头,问问你自己,赢或输,没有中间线。”

    雷特曼呵笑了几声,掩藏着态度。

    他不说叶惟也知道,雷特曼是导演,拍的独立文艺片,他把电影拍好,有评价口碑,有奖项荣誉就是成功了,赚不赚得了钱都不会牺牲他,所以他才不制片,担忧预算过高的是制片人们,没一个导演嫌钱多的。

    但这事怎么说呢,分而治之,不把雷特曼心中那把火给撩起来,烧起来,他又怎么会支持一千万预算?

    叶惟继续游说:“贾森老兄,想想吧,拿着1000万慢慢拍,没有制片人令人烦透的叫嚷‘你不删减一些镜头,我们没钱拍完这滩狗-屎’。明尼阿波利斯和温哥华相同吗?高中的建筑风格都不一样,还有你是想配角们说着明尼苏达州口音还是加州口音,你们到温哥华拍还不如就把故事背景改为温哥华,不然加拿大的景、加州的口音、明尼苏达州的故事地,简直是灾难。”

    温哥华因为毗连加州,口音是差不多的。对于观众这也许不是大事,对于追求艺术的导演,这就是大事。

    “就像你在初中部上十二年级一样滑稽。”叶惟的话声顿了顿,“但如果是一千万预算,那能多做多少事情?”

    这件事反转了,之前是雷特曼拉着他入伙,现在却是他拉着雷特曼要多给钱。150万和350万,18%和35%项目股份赋予他的联合制片人权力、选角事务的话语权是不同的,他想要的正是确保朱诺和利娅都由他的嫡系出演,前提是雷特曼也满意。

    叶惟知道有必要声明:“而且我告诉你,不管我投资多少,我都不会对你的工作指手画脚,这点我要写进合同。”

    “惟格,我们各方需要一场制片会议。”雷特曼有点转了口风,钱+保证,他不可能不心动。

    会议当然是需要的,叶惟应好,又道:“我明天就得开始忙《冬天的骨头》的后制,大家最好都爽利点。是了,人选的事你是问对人了,我这里有好些优秀的少女演员朋友等着演好电影。哈哈,也许我还可以担任你的选角导演,我推荐人员去试镜,谁赢下角色由你决定。”

    他虽然是半开玩笑的语气,其实就在说出自己参与选角的要求。

    导演不能接受的是空降最终人选,推荐试镜不算什么。他当然明白适合人选的重要,这是他们赌上未来的项目,如果他的要求不合理,他们肯定宁愿预算就650万也不稀罕他的钱。

    “你的人选建议很重要,我问你就为了这个。”雷特曼强调是建议,“现在的情况是,朱诺,艾伦-佩吉团队有在考虑;利娅,我们还没有候选。”他是说朱诺绝对不能也不会偏私,利娅可以听你的。

    “酷,我这边先沟通好,谁愿意了,名单好了,会议时再说。”

    早上的电话就谈了这些,350万不行的话,150万也是要加入的,自从看了这剧本,他就有些迫不及待。

    推荐谁试镜朱诺?艾伦-佩吉非常棒,丽兹也棒棒的,他最想帮助妮娜拿下角色,但读剧本的时候脑海中的“朱诺”是丽兹,可能是因为她的肚子吃撑了就会像怀孕吧,她没那么娇小但也不高大,没那么普通但也顺眼,幽默、个性、古灵精怪。

    詹妮弗还行,她有她的风格。西尔莎-罗南年纪过小不适合,安娜索菲亚有点过甜,艾玛?她外形适合,可朱莉娅听说了肯定见鬼一般大叫:“别害艾玛!”艾玛能演刁蛮少女,早孕少女?杀了朱莉娅吧。

    他还是会推荐艾玛去试镜,只是如果佩吉愿意出演,艾玛很难赢,与佩吉相同身形的人都很难赢。还有个就叫朱诺的朱诺-坦普尔,17岁,英国纪录片导演朱利安-坦普尔的女儿,今年刚开始发展表演事业,参加过viy选秀会,表现不错,外形气质都和佩吉差不多。

    在飞往达拉斯的航班上,叶惟想了又想,就他自己来说,似乎除了莉莉,这些人都可以演朱诺,都有信心导好。

    丽兹演能有她的灵动,詹妮弗演能有她的硬朗,难度最小;艾玛演能有她的俏皮,安娜有她的阳光,坦普尔有她的个性,难度中等;妮娜演也能有妮娜的活泼,难度最大,因为她太漂亮了,又无法以演技配合外形创造超越剧本的朱诺。

    但如果妮娜演了,并且有好成绩……

    私心归私心,叶惟知道妮娜不是最适合的人选,而且要她怎么赢丽兹、詹妮弗,甚至佩吉?就当他有足够权力,非要妮娜演,雷特曼绝对会翻脸。不过妮娜真的很适合利娅!一个高大漂亮的闺蜜。

    妮娜演不了朱诺演个利娅也挺好的,对她的事业大有突破,开拓恐怖片之外的形象。所以这角色就不向谁推荐了,留给妮娜保底能演这部很可能是现象级的电影。

    而朱诺,空闲时间有限,他要重点帮助丽兹和詹妮弗,她们最有资本战胜还在考虑的佩吉。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