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夜幕降临北美大陆,斯普林菲尔德的乌蒙夜空没有繁星,w’sb剧组的万圣夜杀青派对在双橡园乡村俱乐部举行,每位成员可以自由选择出席与否。

    要在双橡园办聚会就必须是俱乐部会员或有一位会员的担保发起。剧组中没有会员,但找个会员帮忙很容易,叶惟打个电话给丹尼尔-伍德里尔的事情。剧组预计了一个有舞池的会馆宴会厅,场地、餐饮等费用优惠后都2万美元。这笔花销不包括在300万制片预算里,是唯一老板叶惟掏腰包给的福利,为他工作是出了名的辛苦,他慷慨大方也是出了名。

    能承办这场派对,会所经理迪安娜-希区柯克其实是喜出望外,别看她的姓氏好像和电影很有关系,这还是她首次服务电影剧组。双橡园本来提议办一个允许一些会员家庭参加的盛大派对,叶惟谢绝了。

    这是非常私人的派对,严禁任何的拍摄和八卦,口号是“尽情装扮吧,哪怕是一只松鼠!”

    这时灯火通明的会馆里w’sb剧组的宴会厅热闹一堂。派对是鸡尾酒会形式,休闲衣着和万圣节装扮都可以。连日来的忙碌让众人没那么多准备,得到放松就已经满足,服装组和化妆组的人员扮得最起劲,只是有些雷同,一群欧扎克山脉的黑帮分子。

    而年轻人们之前忙里偷闲准备得最多,有妖魔鬼怪,也有哈利-波特、加勒比海盗、超人……

    全场最抢眼的是叶惟、吉娅、詹妮弗和艾丽西卡这“冰河世纪”四人组,早就让吉娅备好全副行头了。

    叶惟扮成松鼠“鼠奎特”,不但穿着一件带尾巴头套的松鼠皮连体衣服,还抱着一颗巨大的榛子。詹妮弗是剑齿虎“迪亚哥”,艾丽西卡是猛犸象“曼尼”,吉娅则是树懒“希德”。

    人们在走动、笑谈、坐在椅子休憩,而在灯光闪耀下的舞池,一阵阵欢呼叫好。

    “”叶惟动作滑稽的抱着大榛子,像咕噜般说话,扭动身子跳舞。场边的詹妮弗突然冲过来要抢榛子,他连忙双手紧抱,冲她呲牙的嘶鸣:“it’s-my-precio!it’s-precio!”

    他的声音让众人乐不可支,扮西部女牛仔的杜汉姆笑呼:“彼得-杰克逊真应该看看你的表演!”叶惟脸上露起奸笑,把榛子高高的抛起又接住,耸起肩膀、左看右看,发出“嘻嘻嘻”的低笑声,“my-precio!”

    “什么世道,松鼠都不怕老虎了!”詹妮弗又要抢,这回几乎扑到叶惟身上把他当牛骑,终于又可以一起玩个疯!

    “哈哈!来吧我们跳一支!”叶惟把榛子放进背袋,握起詹妮弗的手跳起随意的舞蹈。她人来疯的呼啦呼啦,对他叫着:“来啊,松鼠兄弟!来啊,松鼠兄弟!”

    在轻快的密苏里乡村乐曲中,两位可怕舞者再度登场,艾丽西卡在振臂高呼,旁人们也是欢腾,吉娅已经也开跳了。

    詹妮弗彻底地展露自己野丫头的真面目,晃着脑袋、扭着腰臀、双手捶来摆去,时不时一声大叫。她起兴,叶惟也尽情,配合着她的狂野舞姿,扭起屁股摆松鼠尾巴,上次这么欢乐还是在开拍前那晚上。

    一支疯舞过后,詹妮弗还想继续跳,但叶惟被艾丽西卡抢过了。

    艾丽丝是个超级舞者,叶惟当然要使出最大的舞技,与她跳起交谊舞,芭蕾舞?抱歉,脚踝是足球运动员的生命!

    “你说为什么会有冰河时期?”他笑看着艾丽丝望来的眼眸,一手搂着她的腰身,一手握手慢跳,只见她脸容失笑。

    这是她在viy选秀会的问答环节答过的问题,还有“最喜欢《冰河世纪》里哪只动物?”和“企鹅在北极还是南极?”她当时慌急的回答:“大自然的调节。”、“那只长毛象。”、“南极。”她还以为他一直不曾留意。

    “为什么呢?”叶惟追问,不要再上自然课了。

    “因为……”艾丽西卡想着,抓住灵光就说:“地球想请所有动物吃雪糕。”叶惟怔了怔,转了一圈才道:“ok,很有想法。在我看来是因为‘艾西时代’太酷了。”艾丽西卡会意而笑,alicia和ice。

    “你明年真会到瑞典玩吗?”她问。

    “是的,真会。”叶惟一边跳,一边答道:“但我们下次见面可不是在瑞典而是在洛杉矶,下下次也是。”

    “我的‘盖尔’你还满意么?”她又问,舞步变得有点紧张。

    “非常满意。”叶惟点头,“只有惊喜没有失望,我告诉你,你这段时间多逛街,你自由自在地逛街的日子不多了。”艾丽西卡笑了起来,贴近着他,像下定了决心,轻声问:“我怎么才能得到你的吻?”

    “啊?”他几乎触电般一把扔开她,立即道:“怎么都不能,我有女朋友。”

    艾丽西卡一瞬间被巨大失望击中,又不太相信,“真的?”他坚定的点头,她不由笑叹:“我只是想确定一下,因为我喜欢你。”她的表白自然大方,“我对你有了每个女孩都会有的感觉。”

    “谢谢,非常谢谢!”叶惟也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情况了,有些好笑的是穿着松鼠服呢,与她跳到一边空静处,真诚的道:“艾丽丝,你是个令人愉快的女孩,所以我很喜欢和你聊天,可是我真的有女朋友了,不管我身处哪里,我的心在她那里。”

    艾丽西卡的眸子满是羡慕,叶惟一声笑,与她一边转圈,一边道:“虽然是这样,我相信有一种方式能继续我们的友谊,男女间的纯友谊是很难的,但不是没有,像我和吉娅,对吧。”

    “当然!”艾丽西卡本来就没抱多少期望,也就没多少失望。他的应对真好,她表白了、被拒绝了,却没有尴尬的感觉,反而好像变得更亲密,他知道我喜欢他。

    叶惟忽然有了什么主意,神秘的笑道:“艾丽丝,最近我真的是沐浴在爱情的阳光下,这个月片场又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你、詹妮弗,都给了我灵感,我写了一首说唱叫《导演》。”

    “我能听你唱吗?”艾丽西卡兴趣十足。

    “不是听我唱,是一起唱!‘冰河世纪’乐团的首演!”叶惟越想越兴奋,松开艾丽丝,往热闹的周围吼了声:“gia!”

    吉娅不知从哪里跳着冒了出来,詹妮弗也来凑热闹,叶惟问道:“我的吉它在哪里?”吉娅愣说:“我不在乎,都杀青了。”叶惟低吼:“想玩好玩的,就给我找来一把该死的吉它!还有你们两个跟我来……”

    众人吃甜点饮饮品,兴致来了到舞池跳舞,舞池的歌曲唱了一首首,派对的气氛正浓,离散场的十点还早。

    “女士们先生们。”在又一首歌曲后,突然整个宴会厅响起广播声,马灵和卡希尔停下了舞,全场都安静了下来。会所dj说道:“今晚的派对有一个表演环节,请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你们的表演嘉宾,‘冰河世纪’乐团!”

    宴会厅顿时掀起一片掌声,众人闹腾的叫嚷,向着舞池围了过去。

    只见舞池中叶惟、詹妮弗、吉娅和艾丽西卡从高到矮并排而站,七彩的灯光让他们像摇滚明星一般,但就叶惟身上带着一把原色木吉它。四人都很酷的严肃着脸,齐声道:“大家好,欢迎来到冰河世纪!今天我们要献上一首我们的说唱歌曲director。”

    围得水泄不通的众人一听到director,本就热腾的气氛更加欢乐,副导演安德森也在叫呼!

    “哟,哟,哟。”叶惟随手弹了吉它几下,试试嗓子,深呼吸了一记,认真起来但神情是在故作狂傲,弹起简单的吉它伴奏,语速适中的开唱:“baby_light,leave_日ght,day_for_night,tontana,肉ndy-肉ndy_on_the_flight.(柔光灯,放那儿,日光夜景,双人近景镜头,最后转拍那架飞机。)”

    他看着走出去的詹妮和艾丽丝,继续唱着:“诱_listen_director-s_b日ght,james_and_athena,a_honey_honey_in_the_迷nd.(你们听着导演的聪明话,詹姆斯和阿西娜,一对真心真意的甜蜜情侣。)”

    众人听了这两句充满片场气息的歌词,四周已经有笑呼声响起。一个月下来,菜鸟们也都熟悉了很多行话。

    杜汉姆情不自禁地哈哈鼓掌,baby-light是500-1000瓦的柔光灯,leave-日ght是“leave-are-日ght-there(把那玩意放在那里)”的简称,day-for-night早就是通俗的说法,摸ntana是西班牙语中“山”的意思,拍到胸-部的近景,肉ndy-肉ndy是指镜头连贯地从这边快速拍向另一边的东西。

    布光,布景,机位,镜头运动,导戏,一连串场面调度描述出一幅画面:在柔和的月光下,机场里一对情侣在依依不舍地道别,也许是男的或女的要搭飞机离去。

    在叶惟唱的同时,两位少女演员走到前面站定,无声地相觑,似在深情地对视。

    这时吉娅拍着手掌地大吼:“nonbatants,no波dy_摸ves,no波dy_gets_hurt!(非战斗人员们,没有人乱动,就没有人受伤!)”她这话让副导演们纷纷爆笑,很多人都当即石化般自动配合这一出。

    叶惟扬着眉头,接过唱:“lights,camera,action!(打灯光,开始摄影,开拍!)”

    他在弹吉它,两位少女继续不动的深情对视,他骤然就吼叫着唱:“cut!no_good.诱_touched_her_shoulder,诱_takes_his_chest.摸ve_in_a_little_clo色r.(停!这条没过。你搭着她的肩膀,你摸着他的胸膛。[双关:你接手她的压力,你拿走他的金库。]更亲近一点。)”

    众人的笑声更大,不知谁吹起口哨,这肯定不是w’sb的导演!

    两位少女应声的有了动作,女扮男的詹妮弗刚伸手搭好艾丽西卡的肩膀,吉娅紧张的唱道:“director!波gies_at_私x_o-clock.(导演!六点钟方向有怪兽出没/镜头可能花了,我们有麻烦了。)”

    叶惟霍地看向吉娅,一脸惊怒的样子。这惹起众人的大笑惊呼,才刚刚开拍啊!如果真的发生在片场,除导演之外的人都有麻烦。叶惟尖叫道:“what_have_i_got?this_isn-t_even_walk-and-talk!(我得到了些什么?这甚至不是“边走边谈”镜头!)

    这是个双人近景,都没有走动,怎么会遇到怪兽呢?

    吉娅瞪目的高声道:“but_if_they_are_looking_at_that,we_are_in_t肉ble.(但如果观众们看到那个,我们就有麻烦了。)

    叶惟发出一种极其狂妄自大的笑声,收回不屑的眼神,唱道:“逼g_deal,i_can_fix_it_in_edit_table,such_as_rear_!(大惊小怪,我能在剪辑桌上解决它,比如用背投。开拍!)

    又一阵爆笑,摄影师迈克尔-格雷迪笑得最欢,这首歌还真是他们这些人才能得到最大的乐趣!

    吉娅的整句话就是摄影师经常对导演说的,当出现某些东西不搭配,有视差,穿帮,越轴等的问题时。有时导演会说“你说得对”,有时导演就说“大惊小怪”。

    无论如何rear-projection都无法解决,背面投影是指在拍摄时,将某个事先录好的场景(高速公路、滑雪、冲浪、向后退去的路景等等)投射在演员背后,以造成演员真的在驾车之类的假象。背投是最落后的,早已被正面投影front-projection所替代,但自从cgi技术普及后,这些投影技术现在都被淘汰了。“导演”说要在剪辑室用背投解决镜头穿帮的问题……

    看着众人的笑脸,叶惟有点忍不住笑场地露笑,连忙敛回来,这可是演出!

    詹妮弗和艾丽西卡不愧是全职演员,她们在听到action后就演起来,搭肩膀和搭胸膛地靠近。

    叶惟越发不满地唱着,每一次cut和action都在递增,又在配合歌词的表演什么叫深情,模样很滑稽。

    “cut!give_me_摸re_damn_e摸_jt_like_dull_!

    (停!给我更多该死的感情,不要就像些呆头鸭。开拍!)

    cut!don-t_诱_understand_what_is_affection?that-s_d乳nk_on_each_other_!

    (停!难道你们不懂什么叫爱情?那就是在彼此的脖子上飘飘然地陶醉。开拍!)

    cut!don-t_诱_understand_what_is_affection?that-s_feel_have_all_good_露cks.action!

    (停!难道你们不懂什么叫爱情?那就是感觉拥有了全天下所有的好运。开拍!)

    cut!don-t_诱_understand_e_heart_roll_!

    (停!难道你们不懂什么叫爱情?那就是心无时无刻都在翻腾着摇滚乐。开拍!)”

    知道viy是怎么哄女孩的了!众人越发的欢乐,马灵看看卡希尔,杜汉姆搞怪的模仿着叶惟对爱情的演绎,飘飘然的、开心的、激动的。但一次次表演的两位少女似乎也有了不满,就在叶惟又喊开拍时,意外发生了。

    詹妮弗突然说道:“i-under-protest.(我保留意见。)”叶惟被烫着的尖叫:“what_the_f-uck?(什么见鬼的?)

    全场顿时一片轰然大笑,所有人都在喝彩,这两句本来就有笑点,对于他们剧组那更是有着特殊的一面。之前这事是禁忌话题,现在两人自己把它拿出来打趣了,真是拔掉了每个人心头不管有没有的刺。

    与此同时,詹妮弗十分质疑的问道:“诱_are_a_bastard__ac挺_and_say_a波ut_love?(你是个混蛋花花公子,怎么可能理解方法演技和谈什么爱情?)”

    叶惟暴怒的神情像要用吉它砸她脑袋,鬼叫道:“are_诱_trying_to_私t_my_chair?who_do_诱_think_诱_are?stanislavski_says_诱_suck!action!(你是想坐我的导演椅吗?你以为你是谁啊?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说你烂透了!)”

    “噗哈哈…!”吉娅笑场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骂方法派也骂表现派,“导演”是体验派。

    开拍又起,艾丽西卡忍着笑地继续和詹妮弗演起深情的道别。

    众人的欢呼声在围绕,七彩灯光在聚散,叶惟在摇头晃脑,一边弹着吉它,一边快声说唱:“

    “cut!give_me_摸re_damn_e摸_jt_like_dull_!

    (停!给我更多该死的感情,不要就像些呆头鸭。开拍!)

    cut!don-t_诱_understand_what_is_affection?that-s_all_pain_can_be_!

    (停!难道你们不懂什么叫爱情?那就是一切悲伤痛苦都可以成为过去。开拍!)

    cut!don-t_诱_understand_what_is_affection?that-s_raintree_always_follow_!

    (停!难道你们不懂什么叫爱情?那就是造雨喷洒车从此一直如影随形。开拍!)

    cut!don-t_诱_understand_what_is_affection?that-s_whole_world_green-acres_!”

    (停!难道你们不懂什么叫爱情?那就是整个世界都《绿色田野》风格。开拍!)

    “呼呼!!!”众人因为这些情话而热烈,吉娅竖起大拇指,还真别说,这坏小子对爱情是有一套见解的。

    造雨用的raintree一直跟着,想下雨就下雨,多浪漫啊。green-acres是60-70年代家喻户晓的喜剧剧集,一对夫妇从纽约搬到乡下农场生活的故事,看上去很蠢但是有大批家庭主妇观众追捧的肥皂剧。它的场景总是阳光充足,风光明媚,摄影平面化,画面前景打光明显甚至是过度,整体制作精良,人物在画面中呈现完美形象,这就是“《绿色田野》风格”。

    在片场是这样的,通常是摄影师受不了导演对布光的不满,就抱怨说:“你到底想要我拍什么?《绿色田野》吗?”艺术指导朱莉-贝格霍夫也笑得开怀,w’sb的打光很少,画面萧索凛冽,完全是反ga。

    “director.”这次轮到了艾丽西卡出声打断,叶惟喘着粗气的望向她,随时就要爆发。艾丽西卡疑问道:“are_诱_from_tennes色e?(你是来自田纳西州的吗?)叶惟又一声尖叫:“what_the_f-uck?”艾丽西卡耸肩摊手:“becae_诱_are_the_only_talent_i_色e.(因为你是我唯一看到的天才。)”

    老鸟们又一片爆笑,talent这个词意为天才,但在片场是指龙套演员,在镜头中会被观众看得到,通常还有几句台词那种,他们并不一定真的是天才。这个词可以揶揄一切小人物。

    另一位演员也不满了,你不就是个龙套导演吗,还指手画脚。

    “no!i_from_sweden,and_i_can_let_诱_done!(不,我来自瑞典,我还能让你完蛋!)”叶惟大吼,转眼就是哀求的样子,快被演员逼疯的导演,继续唱道:“plea色_give_me_摸re_damn_e摸_jt_like_dull_!(求你们了,给我更多该死的感情,不要就像些呆头鸭。开拍!)

    詹妮弗和艾丽西卡又一次次表演,叶惟又一次次发飙:

    “cut!don-t_诱_understand_what_is_affection?that-s_french_kiss_in_crowded_!

    (停!难道你们不懂什么叫爱情?那就是在人山人海的公园里法式热吻。开拍!)

    cut!even_de-ex-machina_can-t_save_诱_私m·pletons,sucks!action!

    (停!就算“机械之神”都帮不了你们这对头脑空空情感单调的傻瓜,烂透了!开拍!)

    cut!screw_诱_sandbags_don-t_know_love!fuck_off!

    (停,你们这些不懂爱情的沙袋给我滚蛋!滚!!!)”

    他发疯般大吼,舞池边的爆笑声刷新分贝,机械之神还不是所有人都明白的话,sandbags却大家都熟悉,沙袋是片场最常见的多功能工具之一,像为演员标记走位。

    这时候,詹妮弗和艾丽西卡都怒了,挥着拳头的冲上去要揍他。叶惟顿时吓坏了一般,慌忙往人群外面跑去,连连的喊着:“cut!cut!cut!”追打他的两位少女齐声凶喊:“sure!we-ll-cut-诱-in-half!(当然!我们会把你剪成两段!)”

    众人欢呼大笑,掌声雷动,分开了一条路,望着跑过的三人远远的跑了去,跑出宴会厅不知去了哪里。

    吉娅咳咳的说道:“that-s-it,that’,that’s-a-rat.(就这些了,杀青。没错,那是只老鼠。)”wrap和rat的谐音,副导演吐槽导演,那是个讨厌的家伙!

    一说完这话,她终于也能像他们那样放声大笑,“冰河世纪”乐团的首演圆满成功!哈哈哈哈!

    ……

    洛杉矶同样笼罩着万圣夜的气氛,小孩子们忙着讨糖,到处有欢庆的派对聚会。

    莉莉很为未能如愿的和惟一起过第一个恋爱万圣夜感到可惜,还准备了很多……天气原因没办法。她有想过要不要到斯普林菲尔德会合他,但这天既不是在假期,明天还得上学;他又兴冲冲的说要出席剧组的派对,她如果也去那等于宣布恋情,这事怎么说呢…感觉困住了。

    她最后没去,今晚出席了学生会举办的一场万圣夜派对活动,与几位好友玩得一般高兴,时间差不多就走人回家。这边10点那边都12点凌晨了,他应该回酒店休息了吧,在这个节日,听他说鬼故事也还好。

    手机拨打过去,嘟嘟几声后接通了,莉莉笑道:“万圣夜快乐,松鼠。”

    “哈哈,万圣夜快乐,哥特女鬼!”手机传出叶惟的笑喊声,还有嘈杂纷乱的声音,不同的女生声在叫喊:“为什么会有冰河世纪?”、“因为我们太酷了!”

    “詹妮,滚开!你们都滚开……”他一通叫骂,又笑道:“是詹妮弗和艾丽西卡,吉娅也在,我们一伙人正要去电影院看《电锯惊魂3》。我说了要和女朋友通电话,她们就捉弄我,她们不知道你是谁。”

    莉莉微微的皱眉,这么晚了他还在玩闹,还要去看午夜场,“噢,那么。”那你不想和我聊聊天?

    “嘿我得出发了,明天见,晚安,拜拜,爱你!”

    “……好的,晚安,明天见。”

    她还没说完,他那边已经风风火火的挂断,有那么赶吗……冰河世纪?

    为什么会有冰河世纪?因为被一个混蛋害的。

    为什么会有侏罗纪?因为被一个混蛋害的。

    为什么莉莉心情郁闷?因为被一个混蛋害的。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538章 明天我们就能堆雪人了    多伦多从十月下旬就下起了雪,到处一片白皑。

    《嘉莉》三周票房2565万,冷得就像这初冬的天气。妮娜依然有些失落,但接受了现实。最近《迪格拉丝中学:下一代》第6季在ctv开播了,她的角色“米娅-琼斯”正式登场。13号和20号两集过后,人气很高,ctv已经想为“米娅-琼斯”出迷你集,只差她点头同意,这让她的心情在好起来。

    往好的方向去想,哇噢,“妮娜-杜波夫”算是电影明星,至不济也有剧集演,生活又更丰富多彩的,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失败可能真能让一个人进步,妮娜觉得自己最近看开了很多,对那个人,尤尼克也好,叶惟也好,也都看开了。也许是真正地向自己承认一个事实吧,她和他真的不在同一个频道,这不是追不追赶就能解决的问题,再说他和莉莉-柯林斯都复合了。

    那些搁以前很重要的想法,哇噢…过去了,感觉从来没有发生过。

    妮娜从小就受欢迎,从来都一队队男生追求,要不要单身完全是由自己决定。这是她青春期开始约会后最长的一次空窗期,也就收到分手信后有过几次hangout,一起溜狗游公园、逛街、看电影,都不满意。

    有那么优秀的前男友,她还真看不上那些幼稚无知的家伙,还不如和戴米安玩。

    演《迪格拉丝中学》有认识到一些新朋友,其中一个叫瑞安-库利,是开剧起的常驻角色j.t.约克的演员。一开始注意他是因为他的姓氏cooley跟那人起的cooler几乎一样,所以很奇怪的她对瑞安很有好感,自然就特别留心他。

    瑞安今年18岁,小了叶惟三个月,他是爵士乐乐队manteca成员查利-库利的儿子,在音乐、戏剧艺术方面都挺有才华的,长得一般高大,矮了叶惟半个头左右,一头棕色卷发,笑起来很阳光帅气,而且为人亲和有礼,最好的还够成熟。

    在之前拍摄期,妮娜和瑞安就成了不错的朋友。

    其实虽然她加盟晚,可能演个一两季就不演,但真是剧组里的空降大人物。几个女主演有的连电视电影都没演过,而她怎么都是好莱坞新星,制片费2500万美元电影的女主角…虽然成绩不好。

    所以有些人不是很喜欢她,都保持客气地疏远,甚至还有人对她表现出敌意,说话都带着酸味,真是莫名其妙。

    瑞安不同,他有着一个很好的待人态度,平和、懂得尊重别人、说话有经过大脑。

    如果说瑞安是运动员还是书呆子,妮娜觉得是书呆子,但她现在特别对书呆子有感觉……说些她听不懂的话,那会很帅。瑞安不是真的书呆啦,比青少年们博学而已。他肯定有察觉到她的好感,在她面前表现得很好。

    女主演米丽娅姆-麦克唐纳很喜欢瑞安,相处间她看得出来。这19岁女人对她很大敌意,好像怕她一来,就把她米丽娅姆的一切都抢走,女主演、瑞安。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助长了她对瑞安的兴趣。

    妮娜一度还以为瑞安和米丽娅姆在约会,直至前些天瑞安终于踏出那步邀请她出去玩,她问:“你和米丽娅姆?”瑞安连声说:“朋友,朋友!”他们一起演五年了,从十四、十三岁到十九、十八,要约会早约会了,瑞安对米丽娅姆没感觉。

    但那时候她还没好,对瑞安也就爱理不理的,现在心态不同了,尤尼克都沉入安大略湖湖底了。前几天她主动叫了瑞安出去hangout,就是在公园走走,要散人回家时瑞安认真的问:“我们能约会吗?”

    她看他真的挺顺眼,试试吧,就点头说:“可以啊。”

    瑞安高兴得笑个不停,迟缓的去牵她的手,不像尤尼克当初立即就敢把她搂得紧紧的,还说什么“你完了。”她干脆一把牵过他的手,郑重的说:“我对约会很严肃的,只能一对一,没那么多耍滑头的步骤,明白没?”

    “当然了。”还算瑞安回答得快。

    单身有单身的好,能安安静静的整理自己,约会也有约会的好。

    他们第一次约会在10月29号周日晚上,回想当初,她和尤尼克的第一次约会其实很随便,跟hangout似的,她那时以为他就不懂这些所以没在意。但瑞安知道规矩,到国家电视塔上的360餐厅吃晚餐,瑞安穿着正装和皮鞋,头发梳得整齐;她穿深蓝色正装连衣裙和高跟鞋,拿着个银色小手包,有点严肃过头了……

    餐厅在360度地缓缓旋转,多伦多的璀璨夜景就在窗外,餐桌互相靠得很近但顾客们一点都不吵杂,弥漫着一股天然的浪漫气氛,就差一个长得管家般的男侍应在旁边拉小提琴。

    “妮娜,请坐。”瑞安把一张木椅子拉开,微笑的看她,女士优先。

    “谢谢。”妮娜往椅子坐下,手包放在椅边,看着瑞安往对面椅子落座,绅士淑女的感觉不错。一位女侍应走来,两人都点了餐,侍应走开后,妮娜继续没有说话,等待瑞安先开展话题。

    瑞安也在看着她,眼神很正气,抿着的嘴巴笑咧开,说道:“你说过你很擅长爵士舞,我是受着爵士乐的熏陶长大的,我很喜欢听迪恩-马丁、弗兰克-辛纳特拉他们的歌。我有想过约会你到舞厅玩,又怕你觉得那样轻浮。”

    妮娜笑了笑,应道:“我还真擅长很多舞蹈,爵士舞是其中之一。我也有学过爵士乐,弗兰克-辛纳特拉的歌是很棒,他演戏也好,我看过他的《十一罗汉》,演得真好。”

    “《十一罗汉》可是鼠帮的巅峰之作!”瑞安顿时兴奋说,像想到什么而停顿,笑了起来:“你知道‘鼠帮’吗?”妮娜点头,他笑道:“我喜欢鼠帮的音乐,但我的生活理念不是那样子。”

    “哈哈!”妮娜不由得乐笑,“rat-pack”是辛纳特拉、迪恩-马丁等明星组成的一支没有固定成员的乐队,那些人全是整天享乐泡妞的花花公子,在那个时代很红,也影响着现今的文化,像领带系得松松垮垮的。《十一罗汉》是鼠帮电影代表作,不过现在人们说起ocean-s-eleven通常都是说前几年布拉德-皮特等人的新版。她熟知这些,是因为尤尼克也喜欢鼠帮。

    “你这话我听过。”她说着犹豫了下,还是道:“我前男友也这么说过。”瑞安一怔后笑道:“他就是一只老鼠,他说谎了,我没有。”他不是老鼠!妮娜正要反驳,算了吧,他是不是老鼠关你什么事呢,瑞安是不是才关你事。

    但有个情况她想事先声明,认真道:“瑞安,如果我想提起我的前男友viy我就会提起,他对我的影响真的很大,老版《十一罗汉》就是他介绍我看的。你不介意吧?”她不想约会一个畏惧或嫉恨叶惟的人。

    “不介意。”瑞安的笑容不变,“我认为你的率真很迷人。”

    这话中听,好感度上升!妮娜心头跃动得快了,也感到更轻松了,作为奖励给了他一记电眼,欢笑道:“其实你约会我去舞厅,我可会高兴得多,我这人坐不住,动起来我就高兴。”

    “那下回?”瑞安笑问。

    “绝对的!”

    ……

    10月31日斯普林菲尔德的天气果然一如天气预报,乌沉沉的却就不下雨。w’sb剧组抓紧时间地拍摄,今天杀青就为了这样的景象效果,有几场戏甚至作了重拍。

    “我知道是谁了。”

    “啊?”

    “杰苏普。我知道是谁了。”

    萧索的山林间,多利家屋子外的空地,数字摄影机正在高速地运转,众人都望着表演区的状况,除了演员们的念白声没有其它声音,谁都知道这场戏的重要性。事前叶惟冷声的说要“一条过”,折磨了詹妮弗一个月,几乎就为了这仅有一次的哭泣。

    眼泪叔叔想到是谁杀了杰苏普,他一知道就一定要去复仇,而芮知道他这一去就必死无疑。

    约翰-哈克斯的话音还未落,站在他一步外的詹妮弗就骤然变了脸色,扁起发颤的嘴巴,张开双手一把抱住他,紧抱得自己颤抖。她哭了起来,发出不可受制却又沉沉压抑的呜咽声,被人打得半死的时候芮没有死,这一刻她哭了,哭得让人心碎。

    两个弟弟都不知所措的站在后边,年幼的脸庞像闪烁起了厉光。

    哈克斯只是轻轻的搂了她一下,拍拍她的后背,就推开她,转身走去,什么都没有再说,一步都没有停留。

    詹妮弗咬牙地把哭声咽回肚子里去,右手抬起擦抹通红双目的眼泪,望着眼泪叔叔开车离去。

    “cut,好!快。”叶惟几声大喊,众人立即忙活开来,机位、灯光、录音……分镜剧本上接着是眼泪叔叔驶车离去的镜头,然后芮和两个弟弟走到屋子门廊台阶坐下,而现在趁詹妮弗的情绪和神态还在,先拍那之后的镜头。

    这场戏开拍前就调度好了,镜头正对着屋子,它几乎占了整个画框,就这么一间破屋子,却可以压垮几条人命。

    战斗人员们迅速地各就各位,摄影机再度运转,场记板打下,“fire。”

    忍着哭的詹妮弗坐在木台阶的中间,搁在膝上的双手抬起,又擦眼泪,又擤了一把鼻涕,就用右手手指擤出来扔到地上,一边伸脚去踩磨掉,一边往左手衣袖擦手,仍发出非常低的抽泣声。

    两个弟弟坐在她的两边,有点不确定的尝试般去握她的手。

    左边的哈罗德轻声问道:“我们有了这钱,你是不是就要走了?”芮转头看向他,沙哑的声音说:“你怎么这么想?”右边的桑尼看看她,低落的说:“我们听你说过部队什么的,那是我们不能去的地方。你是要离开我们了吗?”

    芮一动不动的望着桑尼,沉默了半晌,抽泣也已经停了。她忽然转头前望,平静的说道:“不会。我没有你们两个在肩上压着,会迷路的。”

    三人静静地坐着,都望着远方,哈德罗忽然说:“下雪了。”

    “明天我们就能堆雪人了。”芮说。

    镜头之外,艾丽西卡看向还沉静的叶惟,剧本至此结束。最后的“snoen.”是改编的,原著中开头就是冰天雪地的寒冬,最后是桑尼问“这些钱我们怎么花啊?我们先买什么东西?”然后芮说“车。”她觉得应该是说无论如何,生活会继续,会变得越来越好,喻意女权运动也是这样。

    而在改编剧本,她问过惟,他给她解释了一些,还开玩笑让她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但她真有保密。

    危机似乎已经度过,黑夜和冬天的到来却意味黑暗和严酷这才刚开始,这场雪将会很大,大得明天就能堆雪人,不过再怎么艰难,也可以勇敢乐观的面对。

    不只是这样,“明天我们就能堆雪人了”有更重要的另一层意思:

    堆雪人是一种享受生活,也是一种能力,但明天是什么时候?人们总是说明天会更好,希望在明天;女权主义总是说男人可以,女人也可以,“我们”都可以,我们能怎么怎么,我们也能怎么怎么,继续奋争下去,明天我们就能怎么怎么了。

    但是在明天,不是在今天。这是女权运动的核心、现状和愿望。

    被打得鼻青脸肿后依然继续奋争、更多奋争,这就是女权终究一步步地进步的原因吧。

    此时除了三位演员,副导演安德森等很多人都朝叶惟望,这镜头拍完了,他是该喊cut了。

    叶惟知道状况,不喊又有什么所谓?拍好的影像不会丢失,为什么不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詹妮弗,你能给我惊喜吗?不需要多么惊艳,只需要你有行动,不要像块木头,做个优秀演员会做的……

    片场陷入了寂静,三位演员都没有动,没有说话,只有坐着的微动作,静得有点诡异。就在这时候,詹妮弗突然站了起身,朝着镜头外的方向走去,哈德罗和桑尼有些犹豫的怔在台阶。

    “cut!!!”叶惟激动的大吼一声,一挥拳头,“非常好!”

    这不是杀青镜头,但这就将是影片的结局!真高兴,真他马的高兴,詹妮弗能做出最后这个行动,她怎么可能不成功?这就是理解力,这就是想象力,反应力,这就是表演!

    他不知道她想什么,这个行动给了他更大的剪辑空间,结局画面可以止于他们就坐在那里,可以止于芮站起来站到一半的那瞬间,标志着女权的奋力崛起,还可以止于芮走来,女权大潮走来,而男权在尴尬犹豫。

    太他马棒了!

    “继续!”

    叶惟的欣狂感染了整个片场,众人都露起笑容,吉娅也是识货的人,对面无表情的詹妮弗直竖大拇指。

    艾丽西卡明白詹妮做到了,“不要当我的应声虫”,从开拍天到杀青日,从保留意见到即兴发挥,詹妮做到了。看看把viy开心得……好期待在电影院里观看这部电影,肯定会被震撼心灵。

    听着一次次的fire和cut,她看着剧组在屋前空地忙来走去,把余下的其它镜头都拍完,又已经过了大半个小时,到了下午五点多。

    “cut。”叶惟又一次叫停后,他环顾四周的众人,终于露出笑脸,像耗尽了激情的话声透着疲累:“大伙儿,杀青。”

    片场顿时爆起一片欢呼,但每个人都有些激动不起来的疲静,又似乎还难以置信。叶惟望向还傻站在眼泪叔汉车子那边的詹妮弗,笑道:“詹妮弗,詹妮,珍,拍完了。”

    “拍完了?”詹妮弗眼直直的望着他,一脸精神恍惚,突然奔跑地冲向他,她的眼泪止不住地涌流洒落,没有给他一拳,却是一把抱住他,抱得比之前芮抱眼泪叔叔还紧,像要把他抱碎。

    她又哭了起来,这回几乎是放声痛骂,一边哭一边骂着:“我恨你,我恨你……”

    众人都主动的回避视线,各做自己的杀青收拾,吉娅对艾丽西卡无奈地耸耸肩,再拍一个月,詹妮弗可能会疯掉。

    叶惟双手用力地抱了哭泣的詹妮弗一下,坏笑的道:“恨我的人太多了,这话等你走上奥斯卡舞台再说吧,不然你的恨算得上是什么呢?”

    “我一定会说,有一天…我会的,我恨你……”詹妮弗还在哭着,埋首在他肩膀。

    “走吧,别抱着我,你自由了。”叶惟说。

    詹妮弗什么都没说,只是紧紧地抱着他。

    叶惟猛力地推开了她,高举起双拳,对所有人喔嗬的兴奋大叫:“今晚万圣夜派对!我要扮松鼠!谁都不要和我抢!”

    ※※

    “下雪了!!!噢我的天,尤尼克,快看,那就是雪!”

    “是的,雪。”

    “你以前见过下雪?怎么都不激动?”

    “呃,全世界够寒冷的地方都会下雪,雪其实是一种大气固态降水……”

    “哈哈,闭嘴,多伦多的雪特别大!你看,照这样下去,明天我们就能堆雪人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