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多伦多从十月下旬就下起了雪,到处一片白皑。

    《嘉莉》三周票房2565万,冷得就像这初冬的天气。妮娜依然有些失落,但接受了现实。最近《迪格拉丝中学:下一代》第6季在ctv开播了,她的角色“米娅-琼斯”正式登场。13号和20号两集过后,人气很高,ctv已经想为“米娅-琼斯”出迷你集,只差她点头同意,这让她的心情在好起来。

    往好的方向去想,哇噢,“妮娜-杜波夫”算是电影明星,至不济也有剧集演,生活又更丰富多彩的,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失败可能真能让一个人进步,妮娜觉得自己最近看开了很多,对那个人,尤尼克也好,叶惟也好,也都看开了。也许是真正地向自己承认一个事实吧,她和他真的不在同一个频道,这不是追不追赶就能解决的问题,再说他和莉莉-柯林斯都复合了。

    那些搁以前很重要的想法,哇噢…过去了,感觉从来没有发生过。

    妮娜从小就受欢迎,从来都一队队男生追求,要不要单身完全是由自己决定。这是她青春期开始约会后最长的一次空窗期,也就收到分手信后有过几次hangout,一起溜狗游公园、逛街、看电影,都不满意。

    有那么优秀的前男友,她还真看不上那些幼稚无知的家伙,还不如和戴米安玩。

    演《迪格拉丝中学》有认识到一些新朋友,其中一个叫瑞安-库利,是开剧起的常驻角色j.t.约克的演员。一开始注意他是因为他的姓氏cooley跟那人起的cooler几乎一样,所以很奇怪的她对瑞安很有好感,自然就特别留心他。

    瑞安今年18岁,小了叶惟三个月,他是爵士乐乐队manteca成员查利-库利的儿子,在音乐、戏剧艺术方面都挺有才华的,长得一般高大,矮了叶惟半个头左右,一头棕色卷发,笑起来很阳光帅气,而且为人亲和有礼,最好的还够成熟。

    在之前拍摄期,妮娜和瑞安就成了不错的朋友。

    其实虽然她加盟晚,可能演个一两季就不演,但真是剧组里的空降大人物。几个女主演有的连电视电影都没演过,而她怎么都是好莱坞新星,制片费2500万美元电影的女主角…虽然成绩不好。

    所以有些人不是很喜欢她,都保持客气地疏远,甚至还有人对她表现出敌意,说话都带着酸味,真是莫名其妙。

    瑞安不同,他有着一个很好的待人态度,平和、懂得尊重别人、说话有经过大脑。

    如果说瑞安是运动员还是书呆子,妮娜觉得是书呆子,但她现在特别对书呆子有感觉……说些她听不懂的话,那会很帅。瑞安不是真的书呆啦,比青少年们博学而已。他肯定有察觉到她的好感,在她面前表现得很好。

    女主演米丽娅姆-麦克唐纳很喜欢瑞安,相处间她看得出来。这19岁女人对她很大敌意,好像怕她一来,就把她米丽娅姆的一切都抢走,女主演、瑞安。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助长了她对瑞安的兴趣。

    妮娜一度还以为瑞安和米丽娅姆在约会,直至前些天瑞安终于踏出那步邀请她出去玩,她问:“你和米丽娅姆?”瑞安连声说:“朋友,朋友!”他们一起演五年了,从十四、十三岁到十九、十八,要约会早约会了,瑞安对米丽娅姆没感觉。

    但那时候她还没好,对瑞安也就爱理不理的,现在心态不同了,尤尼克都沉入安大略湖湖底了。前几天她主动叫了瑞安出去hangout,就是在公园走走,要散人回家时瑞安认真的问:“我们能约会吗?”

    她看他真的挺顺眼,试试吧,就点头说:“可以啊。”

    瑞安高兴得笑个不停,迟缓的去牵她的手,不像尤尼克当初立即就敢把她搂得紧紧的,还说什么“你完了。”她干脆一把牵过他的手,郑重的说:“我对约会很严肃的,只能一对一,没那么多耍滑头的步骤,明白没?”

    “当然了。”还算瑞安回答得快。

    单身有单身的好,能安安静静的整理自己,约会也有约会的好。

    他们第一次约会在10月29号周日晚上,回想当初,她和尤尼克的第一次约会其实很随便,跟hangout似的,她那时以为他就不懂这些所以没在意。但瑞安知道规矩,到国家电视塔上的360餐厅吃晚餐,瑞安穿着正装和皮鞋,头发梳得整齐;她穿深蓝色正装连衣裙和高跟鞋,拿着个银色小手包,有点严肃过头了……

    餐厅在360度地缓缓旋转,多伦多的璀璨夜景就在窗外,餐桌互相靠得很近但顾客们一点都不吵杂,弥漫着一股天然的浪漫气氛,就差一个长得管家般的男侍应在旁边拉小提琴。

    “妮娜,请坐。”瑞安把一张木椅子拉开,微笑的看她,女士优先。

    “谢谢。”妮娜往椅子坐下,手包放在椅边,看着瑞安往对面椅子落座,绅士淑女的感觉不错。一位女侍应走来,两人都点了餐,侍应走开后,妮娜继续没有说话,等待瑞安先开展话题。

    瑞安也在看着她,眼神很正气,抿着的嘴巴笑咧开,说道:“你说过你很擅长爵士舞,我是受着爵士乐的熏陶长大的,我很喜欢听迪恩-马丁、弗兰克-辛纳特拉他们的歌。我有想过约会你到舞厅玩,又怕你觉得那样轻浮。”

    妮娜笑了笑,应道:“我还真擅长很多舞蹈,爵士舞是其中之一。我也有学过爵士乐,弗兰克-辛纳特拉的歌是很棒,他演戏也好,我看过他的《十一罗汉》,演得真好。”

    “《十一罗汉》可是鼠帮的巅峰之作!”瑞安顿时兴奋说,像想到什么而停顿,笑了起来:“你知道‘鼠帮’吗?”妮娜点头,他笑道:“我喜欢鼠帮的音乐,但我的生活理念不是那样子。”

    “哈哈!”妮娜不由得乐笑,“rat-pack”是辛纳特拉、迪恩-马丁等明星组成的一支没有固定成员的乐队,那些人全是整天享乐泡妞的花花公子,在那个时代很红,也影响着现今的文化,像领带系得松松垮垮的。《十一罗汉》是鼠帮电影代表作,不过现在人们说起ocean-s-eleven通常都是说前几年布拉德-皮特等人的新版。她熟知这些,是因为尤尼克也喜欢鼠帮。

    “你这话我听过。”她说着犹豫了下,还是道:“我前男友也这么说过。”瑞安一怔后笑道:“他就是一只老鼠,他说谎了,我没有。”他不是老鼠!妮娜正要反驳,算了吧,他是不是老鼠关你什么事呢,瑞安是不是才关你事。

    但有个情况她想事先声明,认真道:“瑞安,如果我想提起我的前男友viy我就会提起,他对我的影响真的很大,老版《十一罗汉》就是他介绍我看的。你不介意吧?”她不想约会一个畏惧或嫉恨叶惟的人。

    “不介意。”瑞安的笑容不变,“我认为你的率真很迷人。”

    这话中听,好感度上升!妮娜心头跃动得快了,也感到更轻松了,作为奖励给了他一记电眼,欢笑道:“其实你约会我去舞厅,我可会高兴得多,我这人坐不住,动起来我就高兴。”

    “那下回?”瑞安笑问。

    “绝对的!”

    ……

    10月31日斯普林菲尔德的天气果然一如天气预报,乌沉沉的却就不下雨。w’sb剧组抓紧时间地拍摄,今天杀青就为了这样的景象效果,有几场戏甚至作了重拍。

    “我知道是谁了。”

    “啊?”

    “杰苏普。我知道是谁了。”

    萧索的山林间,多利家屋子外的空地,数字摄影机正在高速地运转,众人都望着表演区的状况,除了演员们的念白声没有其它声音,谁都知道这场戏的重要性。事前叶惟冷声的说要“一条过”,折磨了詹妮弗一个月,几乎就为了这仅有一次的哭泣。

    眼泪叔叔想到是谁杀了杰苏普,他一知道就一定要去复仇,而芮知道他这一去就必死无疑。

    约翰-哈克斯的话音还未落,站在他一步外的詹妮弗就骤然变了脸色,扁起发颤的嘴巴,张开双手一把抱住他,紧抱得自己颤抖。她哭了起来,发出不可受制却又沉沉压抑的呜咽声,被人打得半死的时候芮没有死,这一刻她哭了,哭得让人心碎。

    两个弟弟都不知所措的站在后边,年幼的脸庞像闪烁起了厉光。

    哈克斯只是轻轻的搂了她一下,拍拍她的后背,就推开她,转身走去,什么都没有再说,一步都没有停留。

    詹妮弗咬牙地把哭声咽回肚子里去,右手抬起擦抹通红双目的眼泪,望着眼泪叔叔开车离去。

    “cut,好!快。”叶惟几声大喊,众人立即忙活开来,机位、灯光、录音……分镜剧本上接着是眼泪叔叔驶车离去的镜头,然后芮和两个弟弟走到屋子门廊台阶坐下,而现在趁詹妮弗的情绪和神态还在,先拍那之后的镜头。

    这场戏开拍前就调度好了,镜头正对着屋子,它几乎占了整个画框,就这么一间破屋子,却可以压垮几条人命。

    战斗人员们迅速地各就各位,摄影机再度运转,场记板打下,“fire。”

    忍着哭的詹妮弗坐在木台阶的中间,搁在膝上的双手抬起,又擦眼泪,又擤了一把鼻涕,就用右手手指擤出来扔到地上,一边伸脚去踩磨掉,一边往左手衣袖擦手,仍发出非常低的抽泣声。

    两个弟弟坐在她的两边,有点不确定的尝试般去握她的手。

    左边的哈罗德轻声问道:“我们有了这钱,你是不是就要走了?”芮转头看向他,沙哑的声音说:“你怎么这么想?”右边的桑尼看看她,低落的说:“我们听你说过部队什么的,那是我们不能去的地方。你是要离开我们了吗?”

    芮一动不动的望着桑尼,沉默了半晌,抽泣也已经停了。她忽然转头前望,平静的说道:“不会。我没有你们两个在肩上压着,会迷路的。”

    三人静静地坐着,都望着远方,哈德罗忽然说:“下雪了。”

    “明天我们就能堆雪人了。”芮说。

    镜头之外,艾丽西卡看向还沉静的叶惟,剧本至此结束。最后的“snoen.”是改编的,原著中开头就是冰天雪地的寒冬,最后是桑尼问“这些钱我们怎么花啊?我们先买什么东西?”然后芮说“车。”她觉得应该是说无论如何,生活会继续,会变得越来越好,喻意女权运动也是这样。

    而在改编剧本,她问过惟,他给她解释了一些,还开玩笑让她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但她真有保密。

    危机似乎已经度过,黑夜和冬天的到来却意味黑暗和严酷这才刚开始,这场雪将会很大,大得明天就能堆雪人,不过再怎么艰难,也可以勇敢乐观的面对。

    不只是这样,“明天我们就能堆雪人了”有更重要的另一层意思:

    堆雪人是一种享受生活,也是一种能力,但明天是什么时候?人们总是说明天会更好,希望在明天;女权主义总是说男人可以,女人也可以,“我们”都可以,我们能怎么怎么,我们也能怎么怎么,继续奋争下去,明天我们就能怎么怎么了。

    但是在明天,不是在今天。这是女权运动的核心、现状和愿望。

    被打得鼻青脸肿后依然继续奋争、更多奋争,这就是女权终究一步步地进步的原因吧。

    此时除了三位演员,副导演安德森等很多人都朝叶惟望,这镜头拍完了,他是该喊cut了。

    叶惟知道状况,不喊又有什么所谓?拍好的影像不会丢失,为什么不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詹妮弗,你能给我惊喜吗?不需要多么惊艳,只需要你有行动,不要像块木头,做个优秀演员会做的……

    片场陷入了寂静,三位演员都没有动,没有说话,只有坐着的微动作,静得有点诡异。就在这时候,詹妮弗突然站了起身,朝着镜头外的方向走去,哈德罗和桑尼有些犹豫的怔在台阶。

    “cut!!!”叶惟激动的大吼一声,一挥拳头,“非常好!”

    这不是杀青镜头,但这就将是影片的结局!真高兴,真他马的高兴,詹妮弗能做出最后这个行动,她怎么可能不成功?这就是理解力,这就是想象力,反应力,这就是表演!

    他不知道她想什么,这个行动给了他更大的剪辑空间,结局画面可以止于他们就坐在那里,可以止于芮站起来站到一半的那瞬间,标志着女权的奋力崛起,还可以止于芮走来,女权大潮走来,而男权在尴尬犹豫。

    太他马棒了!

    “继续!”

    叶惟的欣狂感染了整个片场,众人都露起笑容,吉娅也是识货的人,对面无表情的詹妮弗直竖大拇指。

    艾丽西卡明白詹妮做到了,“不要当我的应声虫”,从开拍天到杀青日,从保留意见到即兴发挥,詹妮做到了。看看把viy开心得……好期待在电影院里观看这部电影,肯定会被震撼心灵。

    听着一次次的fire和cut,她看着剧组在屋前空地忙来走去,把余下的其它镜头都拍完,又已经过了大半个小时,到了下午五点多。

    “cut。”叶惟又一次叫停后,他环顾四周的众人,终于露出笑脸,像耗尽了激情的话声透着疲累:“大伙儿,杀青。”

    片场顿时爆起一片欢呼,但每个人都有些激动不起来的疲静,又似乎还难以置信。叶惟望向还傻站在眼泪叔汉车子那边的詹妮弗,笑道:“詹妮弗,詹妮,珍,拍完了。”

    “拍完了?”詹妮弗眼直直的望着他,一脸精神恍惚,突然奔跑地冲向他,她的眼泪止不住地涌流洒落,没有给他一拳,却是一把抱住他,抱得比之前芮抱眼泪叔叔还紧,像要把他抱碎。

    她又哭了起来,这回几乎是放声痛骂,一边哭一边骂着:“我恨你,我恨你……”

    众人都主动的回避视线,各做自己的杀青收拾,吉娅对艾丽西卡无奈地耸耸肩,再拍一个月,詹妮弗可能会疯掉。

    叶惟双手用力地抱了哭泣的詹妮弗一下,坏笑的道:“恨我的人太多了,这话等你走上奥斯卡舞台再说吧,不然你的恨算得上是什么呢?”

    “我一定会说,有一天…我会的,我恨你……”詹妮弗还在哭着,埋首在他肩膀。

    “走吧,别抱着我,你自由了。”叶惟说。

    詹妮弗什么都没说,只是紧紧地抱着他。

    叶惟猛力地推开了她,高举起双拳,对所有人喔嗬的兴奋大叫:“今晚万圣夜派对!我要扮松鼠!谁都不要和我抢!”

    ※※

    “下雪了!!!噢我的天,尤尼克,快看,那就是雪!”

    “是的,雪。”

    “你以前见过下雪?怎么都不激动?”

    “呃,全世界够寒冷的地方都会下雪,雪其实是一种大气固态降水……”

    “哈哈,闭嘴,多伦多的雪特别大!你看,照这样下去,明天我们就能堆雪人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

第537章 封面人物    《冬天的骨头》是部没有男主角的电影,“眼泪叔叔”是一号男配角,当时有意出演并参与试镜的演员很多,最后约翰-哈克斯击败了小罗伯特-唐尼等人赢得角色。

    47岁的约翰-哈克斯不是明星,一个摸爬滚打多年的演员,这已经是他演过最大的角色之一。在1988年的爱情喜剧《好人约翰尼》中,唐尼演男二号,而哈克斯只是名字都没有的龙套“披萨男孩”,现在真是每个人都有出头天。

    叶惟不是不喜欢唐尼的表演,眼泪也是其所擅长的一类角色,但哈克斯更适合,还不是需要关照的大牌。哈克斯沉稳的表现并没有让他后悔这个选择,看上去简直完美。

    从洛杉矶归来后,他不问外事的全心投入到w’sb的拍摄当中,每天从清晨忙到晚上,仅有的一天周休则配合tlb的宣传。

    这段时间w’sb正式超越tet成为他拍得最辛苦的一部电影,脑力体力都倍受耗损,拍那场锯手戏还几乎掉落河里。而且在怎么折磨詹妮弗这事情上,他越发绷紧了神经,人心是肉做的,骂她打她,自己也不好受。

    詹妮弗同样的身心疲累,光是每天开演前化妆三小时就有她够的了。从芮被揍的戏到剧本结束,故事时间也就几天,所以她的妆容变化很小,脸是紫青的肿,鼻子嘴巴稍微收拾了下,还是一个鸟样。

    演员在片场很多时都是在等待,有次他看见她靠坐在演员椅上像是睡着,走去朝她脸庞连连地出虚拳,她都没有反应,睡得像死了一样。他大吼一声惊醒她,她吓得又叫又跳的翻倒在地,望着居高临下的他。

    那瞬间,她的眼神就好像在说:“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有些不忍心。

    这股压抑气氛笼罩着剧组,而每周六天、每天超时的工作节奏实在太累,大家都望着杀青日在前进,但终究要到31号周二。主要原因是天气预报那天将是乌云密布的阴天,是月底这几天里拍结局场景的最佳日子。

    31号下午才杀青,就算赶上傍晚的航班回洛杉矶,到家安顿下来那都11月1日了,万圣夜怎么都赶不上。

    叶惟决定留在斯普林菲尔德和剧组过完万圣夜再一起回去,当然包括演员们等许多人员将各散东西。艾丽西卡回去瑞典,詹妮弗倒也回去洛杉矶,因为为了她的演艺事业发展,他们家已经搬到洛杉矶了。

    他知道莉莉一直挺期待他们的第一个恋爱万圣夜,当告诉她最新消息,她果然颇感可惜的语气:“天气的事也没办法,那留到明年吧。现在我真想念伦敦。”他说:“我想念你。”莉莉嘘了声:“别说那个词。”他笑说:“好的,柯林斯小姐。”

    他们都不觉得“留到明年”算什么约定,如果展望十年后还要多说几句,明年那是一定还在一起的。

    万圣夜不是大日子,叶惟想自己是有点更想在斯普林菲尔德玩的,在洛杉矶约会的话又不能公开露面,去哪里玩都不方便,如果两个人躲起来玩那和平时没什么分别。

    剧组艰苦了一个月,每个人都理应得到一场欢乐的万圣夜派对。

    他到时候要扮作一只松鼠,大声喊,大声笑,以松鼠舞引爆全场。

    ……

    派拉蒙今年的营收只是一般,目前表现最好的动画片《篱笆墙外》(5-19)也不过1.55亿北美票房,还未上映的电影中有破亿潜力的只有下周的《鼠国流浪记》,下下周的tlb,以及圣诞档的《夏洛特的网》。

    tlb被寄予的期望更大了,宣发的投入也大,开幕将达3205家影院,之前商业喜剧《赖家王老五》(3-10,北美0.88亿)的档次。这绝对是tlb在调研试映场中给了派拉蒙信心,很糟糕或很不确定恐怕只有2500家上下开幕,这让影迷们更加期待。

    互联网上早已有风声在造势,一些“有幸先睹为快但不能剧透”的观众/宣传人员,这是一部“年度最催人泪下的电影”,“它会往每位观众心头烫下终生难忘的烙印”,“难以形容的触动”,“叶惟迄今最好的电影”……

    是不是最好还不知道,但tlb无疑是叶惟今年三部曲的重头戏:改编超级畅销书,2500万预算最高,声势最大,主流片商发行,十个未来女孩里六个属于tlb,还有一众明星组成的豪华卡司和他自己。

    叶惟是影片宣传主力之一,另一位是伊丽莎白-奥尔森。

    近日两人的绯闻有了新情况,他们被拍到出入斯普林菲尔德的一家餐馆,然而还有吉娅-科波拉等几人同行。原来这是两人于26日周四为parade杂志拍完封面照和做完专访后的聚餐。

    所有人为了迁就叶惟而到了斯普林菲尔德,但《大观》是全美最被广泛阅读的星期天周刊杂志之一,有3200万销量、5400万读者。《娱乐周刊》好上,不是全美各界的大明星却不会出现在《大观》,还不是其中一篇文章或者访谈,而是封面访谈。

    艾玛-罗伯茨近两年来有过色venteen、teen、teen-vogue等11次杂志封面了,在《大观》未露过面。两大年轻女新星斯嘉丽-约翰逊(19岁,2003-12-7)、艾米-罗森(18岁,2004-10-19)至今都只有一篇相同栏目“in-step-with”的访谈,她们都还不够格上封面。娜塔丽-波特曼都要岁时(2004-11-28)才有过一次封面访谈“每一点点好的帮助”。

    叶惟也是第一次登上《大观》封面,之前18岁生日时(2006-2-19)有过一篇文章报道“辉煌的18岁:叶惟”,这次上封面还要得益ss的势头和tlb的宣发。

    据知情人向雅虎娱乐透露本来只是叶惟的封面,他因为忙碌拍片不想上,荒诞的想把机会让给伊丽莎白-奥尔森。可《大观》对小奥尔森没有兴趣,她还不够资格,后来双方经纪提出一个双人封面访谈的方案,得到各方的同意。

    叶惟大方是一回事,小奥尔森敢以蹭光的方式上封面,还真够勇气,本就是奥尔森姐妹的妹妹,这样一个不好就会被人批评她裙带关系。谁来采访和写稿就特别重要了,著名新闻记者珍妮-沃尔给了众人信心,“电影天才和他的女主角”。

    这期《大观》在10月29号周日发售,封面照是天蓝的背景,叶惟和伊丽莎白-奥尔森左右而站,时尚俊丽的衣装,她抬起胳膊靠着他的肩膀,都脸露青春阳光的微笑,一对唯美的年少人儿。

    通过访谈文章,每位杂志读者都看到两人默契十足,言语充满个性和妙趣,不是在恋爱也真是很好的朋友。

    宽敞明亮的客厅里,莉莉看着手中这本《大观》,眉头微微的皱动,应该高兴才对,但为什么这么心闷。

    【虽然都在洛杉矶出生长大,18岁的叶惟和17岁的伊丽莎白-奥尔森有着非常不同的童年,相同的是与电影的连系。

    “我的超级影迷牙医爸爸为我的每颗牙都起了名字,全是他喜欢的演员。我曾经用‘杰克-尼科尔森’咬人,你能想象那个,可是我还用‘梅丽尔-斯特里普’吃东西呢?”这位已经全球知名的电影天才说。

    “我那时候还不懂什么叫电影,以为就是拍家庭录像带。”奥尔森说。

    她最出名的身份是奥尔森姐妹的妹妹,自4岁起就在姐姐们多部的录像电影中客串出镜,这位一直被遗忘的小妹第一部主演电影《可爱的骨头》将在11月10日上映,一个不幸被邪恶连环杀手(斯坦利-图齐)奸杀的少女在天堂观看她离世后的人间,她的父亲(基努-里维斯)、母亲(蕾切尔-薇姿)、外婆(苏珊-萨兰登)、男朋友(叶惟)等人的种种变故。

    这部改编于艾丽斯-西伯德所著的畅销书的奇幻家庭电影是叶惟今年又一部力作,兼任制片人、编剧和导演的他说:“丽兹极有才华,不过一开始我以为她是那种被宠坏的千金小姐,后来在片场发现,哪有呢,这家伙很好使唤,还超搞笑。”

    有才华和有趣是他们互相最大的评价,奥尔森笑说:“说起搞笑我对他是甘拜下风。他还有很多方面都非常了不起,我很少崇拜一个人,可我真的崇拜他,我认为他是个真正的独立电影人。”

    对于她,叶惟也有不少看法:“丽兹最大的问题是她太聪明了,她聪明得有些过了头,聪明到思维懒惰。其次的问题是她太率性了,她就像‘我认真的想过啦,我要这么做!’其实她思考的时间只有一秒种。因为她聪明,通常这一秒钟的思考就能让她如鱼得水,但也几乎所有时候,她都是在率性而为。有些人想得很多,有些想得很少,她是想得太快,是优点也是缺点吧。”

    “好吧。”奥尔森说,她耸了耸肩,继续说:“我只是觉得人生在世,你怎么做你都只能控制那么点,所以无论你怎么都控制不了的事情,你根本不用去担心它。”叶惟说:“就像体重。”

    奥尔森称她是反节食主义者,两年前她姐姐玛丽的厌食症困扰让她对此坚定不移,她说:“如果我死了可以不饿肚子地活着,那我就死了吧。”叶惟说:“很好的生活哲学。”尽管他一次次打趣她特别能吃,也说坚决反节食:“我们的生活观念被肤浅的时尚标尺扭曲了。有时候你为了工作要保持节制,但绝不能为了追求什么模特身材而把自己瘦成藤条,那既不美,也不健康。健康是第一的。”

    “从我7岁开始,我就一直被问你什么时候长大、你长大了要做什么。”奥尔森说。演员、模特,她拒绝进军电视荧屏,到了百老汇发展,而后定下大银幕的目标,她还在寻找自己的位置。她说:“我都有想过,我也已经参加过戏剧和电影了。不同的是,戏剧有季节,电影总是在发生,我几乎每周都去看独立电影,那真让我兴奋。”

    “事实上她最爱的电影可不是独立电影,是《异形魔怪》。”叶惟说。谈起这部1990年的惊悚喜剧,他们都像有说不完的话,相似的兴趣爱好造就了他们的友谊。她说:“我们经常拿它互开玩笑。”他说:“不包括这个,我在吃什么东西,她会突然窜出来想抢走,我能做的就是努力保住。”她说:“他把话说反了。”

    与他们的友情不同,在《可爱的骨头》中他们饰演一对苦情的初恋小情侣,还都将献出自己的银幕初吻。

    “我得说丽兹演得真不错,她这个人很好学,这让我的工作还算顺心。除了有那么几次,她就突然失灵得像她的脑袋被吃掉了,那些时候我就会忍不住想‘我疯了吗,按概率她家就不会再出明星。’”叶惟说。他喜欢以玩笑话表达他对奥尔森的爱护,自从在年初他举办的一场演员提拔会上看过她的表演后,他就把她视为未来最成功的女演员之一。他说:“丽兹是个表演天才。”

    奥尔森说:“他的表演才华被忽视了,你说他是一个表演天才也可以的,真的很能带动你的表现。可能因为他比我更自恋吧,要演好电影你必须自恋,很多时候可只有你自己对着镜头唠叨。拍绿幕戏的阶段那更疯狂,不但是自己一个人演,还没有场景,做什么都像个疯子。”叶惟说:“的确,一旦我们没有全心投入,就会完全出戏。好几次,我们一看监视器都笑翻。”

    “想象也是至关重要,有些时候我们真想不出他的描述,还好他会给你画出来,画得像真的一样。我就建议他‘你以后别讲了,都画吧。’他立即就画了一个汉堡包,我说‘你还是讲吧。’……】

    没有继续看下去,莉莉合上这本《大观》放到沙发,起身走去。

    走了几步,她回头瞥了瞥,折回去把杂志翻过来背面朝上,盖住了封面。

    刚又走了几步,她再次折回,翻回封面朝上。手机用户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