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纽约曼哈顿的街头人来人往,七月的气候温和,人们衣着凉薄。丽兹红格t恤牛仔裤运动鞋,没戴墨镜,别人也没认出她来。她边走边吃着手中的冰淇淋,感受那一阵阵的甜美爽快。

    她的先祖为什么要到挪威,就因为天气炎热,可挪威太小了,一挤更热得不得了,所以人类才发明这些降温食物。

    她准备再去参观申请的纽约大学帝势艺术学院,这里离百老汇近,如果有什么演出机会可以方便登台。电影是导演的,舞台是演员的,要增进自己的表演功底,舞台是个比片场更好的地方。

    要不是突然被叶惟迷住,丽兹真不会这么早就演了两部电影,20岁前不是叶惟的电影,她没什么兴趣演。

    现在传出了个官方消息,那家伙要买下瑞典的超级畅销书《憎恨女人的男人》的改编拍摄权,英文版预叫《龙纹身的女孩》:一位男记者受一位商业大亨的委托去调查四十年前其16岁侄女的失踪案。男记者找到一位女黑客帮忙,他们逐渐查出可怕的真相。

    叶惟买走版权的话要做什么,恐怕谁都知道!可能他在《可爱的骨头》没有拍够查案的部分。

    作为影迷粉丝,丽兹很兴奋,作为女演员,丽兹也很兴奋。那个女黑客叫“丽斯贝丝-萨兰德”,满身纹身和穿孔的瘦小年轻女人,大龄少女是能演的,原型本就是作者拉尔森的青少年侄女,也是她想要一个龙纹身。

    消息传开,影迷粉丝们轰动,而一场腥风血雨的争斗立即提前上演。

    不说这是叶惟的走向,这么个有性格、酷酷的、大尺度的女孩儿,是个形象独特的好角色,出演就成功一半。

    因为她们几个关系亲密,艾丽西卡抢占山头一般在群发电邮宣布:“姑娘们,《憎恨女人的男人》是我的项目。我有一百个理由,一是我的年龄最适合,二是我的类型最适合,三是只有我是瑞典人,四是是我推荐叶惟读这本书的,五是……”

    詹妮弗的电邮说:“艾丽丝,你大可以列出一千个理由,但你会输给这个原因:詹妮弗-劳伦斯。”艾丽西卡电邮回说:“珍,你没办法演的,书里面有很多裸露,你还没成年,lol。”艾玛的电邮乱入:“《野孩子》有个大帅哥,好有感觉。”

    各位,我在这里!lisbeth就是elizabeth的昵称啊!

    “请叫我丽斯贝丝-奥尔森。别打我,人多机会大。”丽兹电邮回说,如果最后是布丽-拉尔森或者谁不就搞笑了。

    例行都要争一争,不过她更感兴趣的是另一个流言,叶惟要拍部青春爱情电影,有没有可能……

    她短信询问了他怎么回事,他回复说:“目前我在努力取得拍摄权开发它,并不确定是不是由我自己拍和什么时候拍,其它项目也都这样。一切都要等我的旅行结束再说!也许我会去南非当志愿的反偷猎巡林者一段时间,我爱动物。”

    哇哦,这才是!丽兹比听到什么电影项目消息都更激动,这才是viy!

    她真的觉得这太酷了,她也想去反偷猎,不管叶惟去不去,被他一说,她都想去。人生重在成长,学习和经历是必不可少的,在学校能学到东西,在外面的世界也能,像那些反偷猎的技能,太男子气慨了。

    暂时一样只是想想,新的人生阶段将要开始,又是兴奋,又是惆怅。

    丽兹把冰淇淋纸托扔进被喷有涂鸦的路边垃圾桶,逛得有点累,她走进一家街边小咖啡店,店内的顾客零零星星,她找了张落地玻璃窗边的餐桌落座,点了杯咖啡,边慢饮边想着事情。

    店内的音响轻播着电台的音乐,过了一阵,她听到响起了鲍勃-迪伦的名曲don-t-think-twice,it-s-all-日ght,不由笑了笑,这让她又想起那家伙,不看《冬天的骨头》她都知道他是迪伦的歌迷。

    透过玻璃窗,丽兹看着身旁的繁嚣街头,人们走在人行道上,车辆驶在马路上,高楼大厦,同一个天空。

    “好吧,坐下来想想为什么并不是没有用,亲爱的

    即使你现在还不明白

    坐下来想想为什么并不是没有用,亲爱的

    即使这永远不会做到什么

    当你在黎明破晓时听到公鸡的鸣叫

    你从窗外望出去,而我已经离去了

    你正是我要去漂泊闯荡的原因

    但别多想了,没事儿”

    ……

    这个时刻来得如此的突然,如此的让人没有心理准备,也如此的浪漫,在纽约曼哈顿的家中花园,艾米被求婚了。

    贾斯汀单膝跪下,双手呈上来一只藏在戒指盒中的璀璨钻戒,他戴着眼镜的脸庞那么真挚,声音那么真诚:“艾米,我知道你梦想着组建你的家庭,在家求婚是最好的,我已经得到你母亲的许可了。我知道我25岁,你20岁,都很年轻,但我不想等了,我不想失去你,我想和世界上最好的女孩组建家庭,艾米,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让我保护你一辈子,不让你再受到半点伤害,任何人都不行。”

    艾米完全愣住了,百感交集的心情让她没有办法迅速地回路过来,眉目如画的脸容迅速地涨红。

    歌剧,电影,音乐,这些梦想都已实现,而那个从还是一个头戴蝴蝶结的小女孩独自凝望家门就有的儿时梦想……

    她已经等待二十年了!愿意不愿意?

    看着恳切而越发有点焦急的贾斯汀,艾米就要说出答案,心头闪烁过从小到大的各种记忆碎片,一块块就像满天的繁星。她就像一位太空人,张开双手漫游其中,看着最触动的那一幕幕往昔,那一幕幕往昔也在看着她。

    白日梦甩到身后,珍爱眼前人。

    很快,她就不再会因为自己的名字而感到惭愧,她不会再叫艾米-罗森,她会叫艾米-西格尔。

    挺好的不是吗?

    ……

    “你为我开灯并不是没有用,亲爱的

    虽然我永远不会看到那些灯光

    你为我开灯并不是没有用,亲爱的

    我走在道路黑暗的一边

    但我其实还期望你会对我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

    试着改变我的心意让我留下来

    我们从未有过多少的倾心交谈

    但别多想了,没事儿”

    ……

    咕咚,咕咚!

    妮娜大口地灌了半罐啤酒,倚着厨房的冰柜柜门,空静的周围只有cpp在走动寻着什么,她的嘀咕打破静瑟:“真无聊。”再在多伦多待几天就找朋友去哪里旅游好了。

    突然有动静从客厅那边传来,她莫名的心头一动,亚历斯去了旅游,爸妈都没这么早回来的,该不会是什么贼吧?

    她瞅瞅周围,从橱柜抄过一把铁汤勺拿在手中,小心翼翼地往前面走去,如果是什么贼,用这个不揍死他!

    走出厨房到了过道,她贴着墙一步步挪过去,猛地探头一瞅客厅,没有人,望望那边的楼梯,连只老鼠都没有见到。没理由这就醉了啊?不会是鬼吧?她忽然看到cpp走来,没劲地叹气,笨啊你,要是有谁闯入,cpp早就冲出去了。

    妮娜抛起了铁汤勺又稳稳地接住,举着随手舞了几下,几乎敲到自己脑袋。

    没那感觉。一个念头生起,她当下回楼上卧室换了套蓝衣黑裤的紧身运动服,拿出放置起来的艺术体操用品背包,轻哼着歌出门小跑向附近湖滨悬崖边树林,马尾摇来晃去。

    阳光从树林的枝叶缝隙间洒下,前方是开阔的安大略湖,湛蓝的天空和湖景让什么都像仙境里的景色一样。

    以前她每天清晨都来这里晨运练习,好久没来了。妮娜放下背包到草地上,拿出一根彩带棒,自得其乐地舞动,看着长彩带旋成一圈圈像在变幻,她提起了左脚,右脚踮起脚尖,边转动身子边舞动彩带旋绕自己。

    虽然没能参加奥运会,工夫还在!

    妮娜越跳越欢快,不过受限于场地,没法做很多动作,直至出了一身汗,她才渐渐地停下,向安大略湖作了个敬礼,笑吁出一口气。没了竞赛的压力,她反而更能领会体操的魅力,这其实是一种美丽的追求,自我的认识。

    在全神贯注地舞动的时候,有一种宁静。

    她靠着一棵树,望着安大略湖的粼粼波光,onta日o的意思是美丽之湖,来自易洛魁语,没有起错名字,真的是很美丽。

    就这样静静的,妮娜想了很多,关于自己的人生,职业规划,愿望,想做到什么,想要什么……

    许久后,她微微地摇头,把东西收拾回去背包,提着背包回家去。临走再次看了看四周,阳光照耀、湖风吹拂,像在守护着什么美好的事物。她的目光不知怎么看到了什么,不远的一棵树的树身上并排刻着的几个英文字母。

    她被勾起了回忆,不由喃念。

    骤然间,一道猛烈的电流在心头闪过,让她浑身战栗,像翻了一个空翻,每个细胞都在沸腾在惊动。

    “我知道了!”她满脸涨了红,慌手慌脚地往树林外奔去,“我知道了!!!噢我的天,我真蠢啊,我知道了!!!!!!”

    ……

    “呼喊我的名字并不是没有用,女孩

    就像你从未那样做过

    呼喊我的名字并不是没有用,女孩

    只是我再也不会听到

    我是个踏上路途思寻答案的旅人

    我曾经爱过一个女人。我告诉一个孩子说

    我给了她我的心,但她还想要我的灵魂

    但别多想了,现在也挺好的”

    ……

    夏天是冰岛的最佳旅游季节,白天的气温不是特别寒冷,不去雪地的话穿春秋装就行。风很大,但没有大雪堵路,叶惟和莉莉刚到了雷克亚未克,先不去那些著名景点,而是租了两辆山地车在城镇附近沿着海岸越野游玩。

    天空澄清得过分,飘动的白云仿佛触手可及,尽管距离人烟不远,四处却清幽自然,石头和花草点缀出仙气萦绕的美景。

    两人各骑着山地车在泥沙路上飞奔而过,比拼谁先到达海岸边。

    这种比赛比一百次,莉莉输一百次,这次也不例外。叶惟率先到了说好的终点,刹住了车,高兴地举起双手,大笑大叫:“哈哈哈,谁是冠军!”过了半晌,落在后面的莉莉才到了旁边刹住车,她轻喘着气,“谁是刻薄鬼?”

    “感受到了吗,这么大的风(wind),因为这是场大胜(win)!”叶惟很没有风度地对着大海高呼,莉莉也笑呼起来。

    “真美,美丽的风景,美丽的人,美丽的心情。”他下了车,把山地车放倒地上。

    “好像到了天堂。”莉莉感叹,也下车把车子放地,“真让人兴奋啊啊啊!”她大吼一通,“啊!”

    “这里不是天堂,蓝湖温泉才是。”叶惟抛了记电眼,莉莉俏皮地歪头翻眸,他牵住她的手跳起了舞,“这是只有我们的舞会!”她配合他地扭动身子,踏在野草地上转来转去,时而被他抱在怀中,时而自个摆动双手,这里就是天堂!

    他跳着跳着跳开了些,玩闹的假装脚下一下打滑摔倒在地,“哎哟!”

    “嘿!”莉莉连忙走去,一看他浮夸的龇牙咧嘴样子就知道怎么回事,她皱眉地撑腰,“看来你在卡灵顿学会了假摔。”

    “这不是……”叶惟在地上左右打滚,“嘶…扭着了。”莉莉噗通笑了,弯下身伸出手要拉他,“起来,别赖在地上。”他不情愿:“我要你背我。”她惊呼:“你就像一头牛!”他说道:“他们可以是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可以。”

    校训都搬出来了,莉莉不得不从,“好吧。”她转身蹲下来作势要背他,“来,我有超能力的秘密终于还是守不住。”他起身伏到她背上,抱着她的脖子,枕靠她的秀发。莉莉使劲地要背起他,可是瞪目皱眉,咬牙切齿,根本就背不动……

    “哈哈哈。”

    听到他的坏笑,她还真爆发了,一下起身背起,或者是他自己站了起来。

    两人趄趄趔趔地走了几步,像两个傻瓜,又走几步,互相逗得大笑。他往前倒压去,她笑呼,他双手转而抱住她的纤腰,她向后靠着他,两人耳鬓厮磨,温柔地亲吻,不想因为太激烈而破坏此情此景。

    “希斯克利夫。”莉莉轻声说,和熙的阳光映得她的清丽脸容比百合花更美,“不论我们的灵魂是什么做成的,你的和我的是一模一样的。”

    叶惟听到这句《呼啸山庄》里可能最动人的话,自然而然地笑,看着怀中的她的双眸,说出心中的感受:“简,我觉得不一样。就像天空不同大地,山川不同海洋,花朵不同叶子,女孩不同男孩。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有独立的灵魂,其中有些相同、有些不同,但当我们走到一起,就会变得完整,什么都刚刚好,像从来,像现在,像永远。”

    “你真会说。”莉莉听得痴痴,转眸远望简洁而鲜明的天地大海,促狭地扬起英气的粗眉,“但我更喜欢艾米莉-勃朗特说的。”

    “那好。”叶惟心念一动,说了句勃朗特:“愿你和我就像这荒野一样,永远不变。”

    莉莉也有感而发:“我不要永远不变了,我要我们每天都更好、更好、更好……”

    叶惟笑了声,“你真贪心啊!”莉莉也笑了,“他们可以是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可以。”叶惟笑说“好吧”,校训都搬出来了,又道:“就一句话!普普通通,寻寻常常的。”莉莉点头,“好,三秒后我们同时说。”

    白云漂泊,恋人依偎,阳光照洒原野海岸,海风阵阵地吹拂,有些会随风而去,有些则会风中升华。

    三,二,一。

    “我爱你。”她说。

    “我完了。”他说。

    ……

    “就这样啦,亲爱的

    我要蹦跶到哪里去,我也说不出来

    “再见”是个好过头的词,亲爱的

    所以我只说祝你一切安好

    我不是说你有哪里对我不好

    你本可以做得更好的,但我无所谓了

    你只是有点浪费了我宝贵的时间

    但别多想了,现在也挺好的”

    (完本)

第647是章 之后是什么    随着大银幕中放起片尾,放映厅里响起轰然的掌声,嘉宾观众们为这部电影和它的演职人员们赞叹地鼓掌起立。

    娜塔丽-波特曼总算松了一口气,ti女t私tw没问题。都悬疑黑暗紧张刺激,它不像《欺凌之夜》的猛烈,而是冰冷,就像一支刺进皮肉的毒针,毒液随时灌注进去,令人毛骨悚然。

    前排的众人都起立了,叶惟和莉莉拥了拥,就去与波特曼等人轻拥互贺。一阵笑语后,待片尾结束,在热烈掌声中,叶惟和波特曼联手走到大银幕前作散场。他从工作人员那接过麦克风,首先说道:“谢谢大家。”

    掌声停歇了下来,叶惟看着全场观众们,说道:“谢谢波特曼小姐的精彩演绎。别杀我……”娜塔丽和众人哄堂大笑,惊悚的气氛都被驱散。娜塔丽对她手中的麦克风笑道:“我考虑考虑。”

    “别惹我,虽然你是哈佛毕业生,我可是哈佛-西湖被开除生。”叶惟的话又引起众人一阵大笑,他看看莉莉的笑脸,也笑了的道:“这部影片讲了一场残酷的争斗,但它只是人性在绝境下如何发展的某一种可能,非常冷酷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人类的爱会超越一切。每个人都爱自己,也许还爱别人,你的家人、你的恋人或者谁,也许还爱某种理念,像公认的正义之类。这些爱是可以胜过对自己的爱的,可以让你把自己全部贡献出去,宁愿牺牲自己,不然你很不爽,比死了还不爽,这是不是某种为了自己呢?”

    他耸耸肩,“所以爱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科学、医学都无法解释清楚。如果什么都清楚了,也会很无趣吧。这部电影也是这样。”他疑惑表情地看看旁边的波特曼,“已经有很多人问过我,阿尔米达是被谁注射病毒了吗?凶手是谁?”

    这确实是观众们最关心的问题,即使预期着阿尔米达不会有好结局,最后还是让人大呼意外。

    “我也不知道。”叶惟一笑,“这不就是悬疑的乐趣所在吗?影片中出现的每个人都有可能,包括阿尔米达她自己。从小到大,我们都被教育要提防陌生人,因为你不知道他是什么,会不会伤害你。人与人之间就充满了这种猜疑、警惕和争斗的可能性。这是真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恐惧。也许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但是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是有的,它随时会出现,随时会咬人。每个人都有,它会抗衡吞噬所有的爱,把你带进黑暗中。”

    他顿了顿,“我想,我们都生来注定为吸血鬼,靠伤害别人为生,但我们可以努力信仰美好,当有爱的吸血鬼。谢谢!”

    热烈的掌声又起,莉莉也在拍动手掌,眼眸满是爱意。

    “特别要谢谢吉拉,哦不,吉娅,过去几个月她为我们的两部电影付出很大……”

    ……

    夏天绝对是多伦多动物园大象屋的那些大象最喜欢的季节,至少它们不会在炎热中冷死。大象被冷死是多年来饱受争议的问题,很多动物保护机构和人士都请愿关闭大象屋,把那些可怜的大象迁到像洛杉矶等够热的地方去。

    妮娜是希望多伦多能有几头大象的,可是这座城市的确不适合它们住,真纠结!还是狗狗好养,顾茜茜两岁多了,她有时候叫它茜茜,有时候叫cpp,偶尔叫顾小姐,奇怪的是它都应。

    《舞出我人生2》刚在巴尔的摩杀青,她又练又拍跳了几个月街舞,终于能闲一阵子。

    回到多伦多士嘉堡第二天,妮娜溜着cpp去动物园边的红河谷公园和瑞安徒步约会。

    这是北美最大的城市野生公园,能看到很多野生动物和各种的原始荒野树木,很棒的地方。走在枫树的小径中,妮娜看看枫叶,看看茜茜一扭一扭的肥嘟嘟身姿,太可爱了,哪会有人不喜欢它。

    “妮娜……”跟在旁边的瑞安欲言又止,“有件事我们要谈谈。”

    “什么事?”妮娜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幽静的美景,有点身心陶醉。

    “我想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瑞安说。

    妮娜霍然地转头望去他,“什么?”瑞安神色温和,远望着说:“你不觉得我们的感情不同了吗,既然颠峰过去了,不如先分开一段时间,给我们别的机会,看看怎么样。”

    从她搬去洛杉矶,他们就开始了异地恋,才不到半年,但感情是有些越来越淡。可是分手?而且妮娜向来是甩人的那个,甚至是尤尼克!这下真是堵心。她驻步地好笑问:“是因为异地恋吧?你受不了了?”

    “有那方面的关系,但…感觉不同了。”瑞安保持着温和语气,决然的态度摆在脸上。

    “米丽娅姆-麦克唐纳?”妮娜问,果然见到瑞安的眼神变了变,他支唔说:“不是,你别瞎想……”她心里难受,但也不是特别难受,更多的是些烦躁,真糟糕,连承认都不敢,烂透了。

    她不由哼笑道:“分就分,反正我们不怎么适合。瑞安,我有个前任忠告给你,别做个娘娘腔!”

    瑞安顿时像被踩着了尾巴,恼怒的半吼道:“那你呢!?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你拿我当是什么?你生气就要别人哄你,我生气呢?招惹这个招惹那个,见着谁都扑上去,你和多少男生搞暧昧?你和叶惟又是什么关系?好朋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多着紧他和他的混帐事情!连这只狗都是他的。我一直忍着你,希望你会改变,但你没有,那就算了吧。”

    妮娜被吼得愣住了,一颗心像被践踏成烂泥,他说我横蛮、放荡……

    “妮娜,我本来很珍惜我们的感情。”瑞安冷下脸,“但你没有,这不是我的责任。”

    “好吧,好吧!”妮娜什么都不想说了,骂他都意兴索然,“我们分手。别再来找我!因为我不想再看到你。”瑞安无奈地摆甩了一下双手。妮娜牵着cpp转头大步回去,真没意思,分就分,天涯何处无帅哥!

    我还用得着稀罕你?你算是谁啊!就算是尤尼克!

    妈的,妈的,妈的……

    ……

    艾米上次踏足的片场是快要过去两年的《海神号》,两年没有演戏,音乐专辑的制作接近尾声,是该准备复出演演电影了。经纪公司那边很激动,一下为她谈着好几个项目。但她声明自己不会满载档期,一年演一部差不多就好。

    事业要有,婚姻家庭更要有。九月份就满21岁,要想实现22岁前嫁出去的目标,时间不多了。

    其实如果有机会,艾米真想和叶惟合作,看看自己能在天才导演的电影里到达什么表演境界。

    娜塔丽-波特曼几人已经和他合作了《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很让人期待。波特曼还将和斯嘉丽-约翰逊在即将开拍的宫廷片《另一个波琳家的女孩》对决;凯拉-奈特莉正以《加勒比海盗3》再度火爆全球,也将会演一部宫廷片《公爵夫人》。

    她们这批天才花旦中,艾米现在落到了后面,她不是很在乎,如果要追上去可要忙个不停……虽然《海神号》掉进了马里亚纳海沟,她的地位下降一档但还好,不过暂时不想演古装了。选择还是那两项,商业大片或者剧本能打动她的独立电影。

    《七龙珠》属于是商业大片。

    这是20世纪福克斯的项目,改编自日本漫画家鸟山明的同名漫画,全球最有名最成功的动漫作之一。福克斯公司拿到改编权好几年了,华裔创作影视人黄毅瑜(参与开创《x档案》,制作《死神来了》系列等)接手导演话筒后有所突破进展,最近亚洲喜剧巨星周星驰带资加入制片团队,另一位亚洲巨星周润发也有望加盟。

    这个项目有巨大的想象空间:《七龙珠》的影响力本身就那么大,尤其是在亚洲;大预算,计划是1亿美元,但会视乎项目的进展和品质而调整,也许升高也许降低,最低不少于3000万;大制片厂包装发行,预定明年暑假档上映;续集的可能性很大。

    最重要的是创作班底很好,他们熟悉龙珠文化,黄毅瑜又很有奇幻创造力,应该能掌握到它的精髓,拍出一部好电影。

    电影没什么是一定的,《海神号》那样万无一失的项目都能翻船,沃尔夫冈-彼德森没才华吗?结果它“只有艾米-罗森”。

    艾米知道每个项目都有它的风险,如果最后被坑了也没办法,演员能掌控的部分太小,连造型都不由自己来定。关键是演好自己的角色,珍重团队的努力,她重结果也重这个过程,孙悟空,变身,超级赛亚人,轰!!!

    不过她谈着的是女主角“布尔玛”,一个为了集齐七颗龙珠而能向神龙许愿而踏上寻找龙珠旅程的女孩。

    布尔玛的梦想就是她的梦想,找到自己的白马王子。

    她告诉经纪人:“我有兴趣,这个项目可以争取一下。”

    好想集齐七颗龙珠!

    ……

    叶惟在社交网络上宣布ti女t私tw完工后,丽兹就和普通的影迷粉丝一样,关心着他的下个项目,会是像《白雪公主与七龙珠》这样的商业大片,还是又来像《手都断了,没手拿奖杯》这样的文艺片或剥削片?

    《天使之舞》,《婚期将至》,《驱魔录像》,《阳光小美女》,《粗话世界》,《灵魂冲浪人》,《可爱的骨头》,《冬天的骨头》,《欺凌之夜》,《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

    之后是什么?

    年仅19岁的电影天才,再过十年也仍是个电影小子,可以肯定的是,他会在通往大师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胖是胖了点,但她18岁,与他同行的机会不会少,下次合作她一定要让他惊赞“荔枝,你真灵光!真想敲开你的脑壳看看。”

    纽约大学帝势艺术学院,学习!

    ……

    ti女t私tw的内部首映散场后,叶惟和莉莉立即回去布伦特伍德准备出发。过去的六月他们都完成了目标,他把电影做好了,她把路演节目主持好了,环游世界之旅正式开启。

    “哥哥,能不能带上我一起去?”屋子的前院草坪上,朵朵用可怜巴巴的大眼睛看着哥哥,叶浩根和顾乔只笑不语。

    “不行。”叶惟摇头,“以后某一天你也会跟某个该死的小子一起去环游世界的,这是仅限两个人的旅行!你和托托都不能去,你们就去夏令营吧。”旁边吐舌喘气散热的托托动了动耳朵。

    “哦。”朵朵感觉很不舍得。

    “家人们。”叶惟去拥了下老妈,然后是老爸,再把朵朵举抱起来,亲了她脸蛋一口,“回头见啦,小甜豆。”

    朵朵眨巴眼睛地祝愿:“那哥哥你玩得开心。”

    “会的。”叶惟放下她,蹲下身扯了托托几下,它轻咬他的手,“回头见啦,托托。”本吉一如既往的被遗忘在后院。

    一番依依不舍后,他坐上悍马车,透过车窗摆手道别,家人们也在摆手,老爸笑说:“玩得开心!”老妈吩咐说:“多打电话回来!”朵朵惊醒地大喊:“记得买礼物啊!”托托连连地吠叫!

    “全部收到!”他笑了笑,开车离去。

    去接了莉莉就前去机场,两人欢谈了一路,都十分兴奋,这趟旅行本该在三年前出发,但三年来发生的事情造就了现在的他们。无论如何,过去是过去,未来是未来,现在就是永远。

    两人在机场航站楼遇到了熟悉的狗仔队,莉莉微笑地拖着行李箱直接走过,叶惟也没有停步,随它吧。

    当时间到了19:50,两人所乘坐的飞机准时起飞前往英国伦敦。但伦敦这回只是个中转站,冰岛的雷克亚未克才是第一站,第二站则是格陵兰岛,一起探索世界的尽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