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随着大银幕中放起片尾,放映厅里响起轰然的掌声,嘉宾观众们为这部电影和它的演职人员们赞叹地鼓掌起立。

    娜塔丽-波特曼总算松了一口气,ti女t私tw没问题。都悬疑黑暗紧张刺激,它不像《欺凌之夜》的猛烈,而是冰冷,就像一支刺进皮肉的毒针,毒液随时灌注进去,令人毛骨悚然。

    前排的众人都起立了,叶惟和莉莉拥了拥,就去与波特曼等人轻拥互贺。一阵笑语后,待片尾结束,在热烈掌声中,叶惟和波特曼联手走到大银幕前作散场。他从工作人员那接过麦克风,首先说道:“谢谢大家。”

    掌声停歇了下来,叶惟看着全场观众们,说道:“谢谢波特曼小姐的精彩演绎。别杀我……”娜塔丽和众人哄堂大笑,惊悚的气氛都被驱散。娜塔丽对她手中的麦克风笑道:“我考虑考虑。”

    “别惹我,虽然你是哈佛毕业生,我可是哈佛-西湖被开除生。”叶惟的话又引起众人一阵大笑,他看看莉莉的笑脸,也笑了的道:“这部影片讲了一场残酷的争斗,但它只是人性在绝境下如何发展的某一种可能,非常冷酷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人类的爱会超越一切。每个人都爱自己,也许还爱别人,你的家人、你的恋人或者谁,也许还爱某种理念,像公认的正义之类。这些爱是可以胜过对自己的爱的,可以让你把自己全部贡献出去,宁愿牺牲自己,不然你很不爽,比死了还不爽,这是不是某种为了自己呢?”

    他耸耸肩,“所以爱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科学、医学都无法解释清楚。如果什么都清楚了,也会很无趣吧。这部电影也是这样。”他疑惑表情地看看旁边的波特曼,“已经有很多人问过我,阿尔米达是被谁注射病毒了吗?凶手是谁?”

    这确实是观众们最关心的问题,即使预期着阿尔米达不会有好结局,最后还是让人大呼意外。

    “我也不知道。”叶惟一笑,“这不就是悬疑的乐趣所在吗?影片中出现的每个人都有可能,包括阿尔米达她自己。从小到大,我们都被教育要提防陌生人,因为你不知道他是什么,会不会伤害你。人与人之间就充满了这种猜疑、警惕和争斗的可能性。这是真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恐惧。也许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但是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是有的,它随时会出现,随时会咬人。每个人都有,它会抗衡吞噬所有的爱,把你带进黑暗中。”

    他顿了顿,“我想,我们都生来注定为吸血鬼,靠伤害别人为生,但我们可以努力信仰美好,当有爱的吸血鬼。谢谢!”

    热烈的掌声又起,莉莉也在拍动手掌,眼眸满是爱意。

    “特别要谢谢吉拉,哦不,吉娅,过去几个月她为我们的两部电影付出很大……”

    ……

    夏天绝对是多伦多动物园大象屋的那些大象最喜欢的季节,至少它们不会在炎热中冷死。大象被冷死是多年来饱受争议的问题,很多动物保护机构和人士都请愿关闭大象屋,把那些可怜的大象迁到像洛杉矶等够热的地方去。

    妮娜是希望多伦多能有几头大象的,可是这座城市的确不适合它们住,真纠结!还是狗狗好养,顾茜茜两岁多了,她有时候叫它茜茜,有时候叫cpp,偶尔叫顾小姐,奇怪的是它都应。

    《舞出我人生2》刚在巴尔的摩杀青,她又练又拍跳了几个月街舞,终于能闲一阵子。

    回到多伦多士嘉堡第二天,妮娜溜着cpp去动物园边的红河谷公园和瑞安徒步约会。

    这是北美最大的城市野生公园,能看到很多野生动物和各种的原始荒野树木,很棒的地方。走在枫树的小径中,妮娜看看枫叶,看看茜茜一扭一扭的肥嘟嘟身姿,太可爱了,哪会有人不喜欢它。

    “妮娜……”跟在旁边的瑞安欲言又止,“有件事我们要谈谈。”

    “什么事?”妮娜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幽静的美景,有点身心陶醉。

    “我想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瑞安说。

    妮娜霍然地转头望去他,“什么?”瑞安神色温和,远望着说:“你不觉得我们的感情不同了吗,既然颠峰过去了,不如先分开一段时间,给我们别的机会,看看怎么样。”

    从她搬去洛杉矶,他们就开始了异地恋,才不到半年,但感情是有些越来越淡。可是分手?而且妮娜向来是甩人的那个,甚至是尤尼克!这下真是堵心。她驻步地好笑问:“是因为异地恋吧?你受不了了?”

    “有那方面的关系,但…感觉不同了。”瑞安保持着温和语气,决然的态度摆在脸上。

    “米丽娅姆-麦克唐纳?”妮娜问,果然见到瑞安的眼神变了变,他支唔说:“不是,你别瞎想……”她心里难受,但也不是特别难受,更多的是些烦躁,真糟糕,连承认都不敢,烂透了。

    她不由哼笑道:“分就分,反正我们不怎么适合。瑞安,我有个前任忠告给你,别做个娘娘腔!”

    瑞安顿时像被踩着了尾巴,恼怒的半吼道:“那你呢!?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你拿我当是什么?你生气就要别人哄你,我生气呢?招惹这个招惹那个,见着谁都扑上去,你和多少男生搞暧昧?你和叶惟又是什么关系?好朋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多着紧他和他的混帐事情!连这只狗都是他的。我一直忍着你,希望你会改变,但你没有,那就算了吧。”

    妮娜被吼得愣住了,一颗心像被践踏成烂泥,他说我横蛮、放荡……

    “妮娜,我本来很珍惜我们的感情。”瑞安冷下脸,“但你没有,这不是我的责任。”

    “好吧,好吧!”妮娜什么都不想说了,骂他都意兴索然,“我们分手。别再来找我!因为我不想再看到你。”瑞安无奈地摆甩了一下双手。妮娜牵着cpp转头大步回去,真没意思,分就分,天涯何处无帅哥!

    我还用得着稀罕你?你算是谁啊!就算是尤尼克!

    妈的,妈的,妈的……

    ……

    艾米上次踏足的片场是快要过去两年的《海神号》,两年没有演戏,音乐专辑的制作接近尾声,是该准备复出演演电影了。经纪公司那边很激动,一下为她谈着好几个项目。但她声明自己不会满载档期,一年演一部差不多就好。

    事业要有,婚姻家庭更要有。九月份就满21岁,要想实现22岁前嫁出去的目标,时间不多了。

    其实如果有机会,艾米真想和叶惟合作,看看自己能在天才导演的电影里到达什么表演境界。

    娜塔丽-波特曼几人已经和他合作了《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很让人期待。波特曼还将和斯嘉丽-约翰逊在即将开拍的宫廷片《另一个波琳家的女孩》对决;凯拉-奈特莉正以《加勒比海盗3》再度火爆全球,也将会演一部宫廷片《公爵夫人》。

    她们这批天才花旦中,艾米现在落到了后面,她不是很在乎,如果要追上去可要忙个不停……虽然《海神号》掉进了马里亚纳海沟,她的地位下降一档但还好,不过暂时不想演古装了。选择还是那两项,商业大片或者剧本能打动她的独立电影。

    《七龙珠》属于是商业大片。

    这是20世纪福克斯的项目,改编自日本漫画家鸟山明的同名漫画,全球最有名最成功的动漫作之一。福克斯公司拿到改编权好几年了,华裔创作影视人黄毅瑜(参与开创《x档案》,制作《死神来了》系列等)接手导演话筒后有所突破进展,最近亚洲喜剧巨星周星驰带资加入制片团队,另一位亚洲巨星周润发也有望加盟。

    这个项目有巨大的想象空间:《七龙珠》的影响力本身就那么大,尤其是在亚洲;大预算,计划是1亿美元,但会视乎项目的进展和品质而调整,也许升高也许降低,最低不少于3000万;大制片厂包装发行,预定明年暑假档上映;续集的可能性很大。

    最重要的是创作班底很好,他们熟悉龙珠文化,黄毅瑜又很有奇幻创造力,应该能掌握到它的精髓,拍出一部好电影。

    电影没什么是一定的,《海神号》那样万无一失的项目都能翻船,沃尔夫冈-彼德森没才华吗?结果它“只有艾米-罗森”。

    艾米知道每个项目都有它的风险,如果最后被坑了也没办法,演员能掌控的部分太小,连造型都不由自己来定。关键是演好自己的角色,珍重团队的努力,她重结果也重这个过程,孙悟空,变身,超级赛亚人,轰!!!

    不过她谈着的是女主角“布尔玛”,一个为了集齐七颗龙珠而能向神龙许愿而踏上寻找龙珠旅程的女孩。

    布尔玛的梦想就是她的梦想,找到自己的白马王子。

    她告诉经纪人:“我有兴趣,这个项目可以争取一下。”

    好想集齐七颗龙珠!

    ……

    叶惟在社交网络上宣布ti女t私tw完工后,丽兹就和普通的影迷粉丝一样,关心着他的下个项目,会是像《白雪公主与七龙珠》这样的商业大片,还是又来像《手都断了,没手拿奖杯》这样的文艺片或剥削片?

    《天使之舞》,《婚期将至》,《驱魔录像》,《阳光小美女》,《粗话世界》,《灵魂冲浪人》,《可爱的骨头》,《冬天的骨头》,《欺凌之夜》,《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

    之后是什么?

    年仅19岁的电影天才,再过十年也仍是个电影小子,可以肯定的是,他会在通往大师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胖是胖了点,但她18岁,与他同行的机会不会少,下次合作她一定要让他惊赞“荔枝,你真灵光!真想敲开你的脑壳看看。”

    纽约大学帝势艺术学院,学习!

    ……

    ti女t私tw的内部首映散场后,叶惟和莉莉立即回去布伦特伍德准备出发。过去的六月他们都完成了目标,他把电影做好了,她把路演节目主持好了,环游世界之旅正式开启。

    “哥哥,能不能带上我一起去?”屋子的前院草坪上,朵朵用可怜巴巴的大眼睛看着哥哥,叶浩根和顾乔只笑不语。

    “不行。”叶惟摇头,“以后某一天你也会跟某个该死的小子一起去环游世界的,这是仅限两个人的旅行!你和托托都不能去,你们就去夏令营吧。”旁边吐舌喘气散热的托托动了动耳朵。

    “哦。”朵朵感觉很不舍得。

    “家人们。”叶惟去拥了下老妈,然后是老爸,再把朵朵举抱起来,亲了她脸蛋一口,“回头见啦,小甜豆。”

    朵朵眨巴眼睛地祝愿:“那哥哥你玩得开心。”

    “会的。”叶惟放下她,蹲下身扯了托托几下,它轻咬他的手,“回头见啦,托托。”本吉一如既往的被遗忘在后院。

    一番依依不舍后,他坐上悍马车,透过车窗摆手道别,家人们也在摆手,老爸笑说:“玩得开心!”老妈吩咐说:“多打电话回来!”朵朵惊醒地大喊:“记得买礼物啊!”托托连连地吠叫!

    “全部收到!”他笑了笑,开车离去。

    去接了莉莉就前去机场,两人欢谈了一路,都十分兴奋,这趟旅行本该在三年前出发,但三年来发生的事情造就了现在的他们。无论如何,过去是过去,未来是未来,现在就是永远。

    两人在机场航站楼遇到了熟悉的狗仔队,莉莉微笑地拖着行李箱直接走过,叶惟也没有停步,随它吧。

    当时间到了19:50,两人所乘坐的飞机准时起飞前往英国伦敦。但伦敦这回只是个中转站,冰岛的雷克亚未克才是第一站,第二站则是格陵兰岛,一起探索世界的尽头。

第4646章 去赢得战争    故事就这样了吗?不待观众们放松下来,银幕中又起危机,监控影像出现,“夏洛特”走出公寓楼离去。电脑前的玛丽萨来回地观看这片段,眼神越发下沉,喃喃说:“这不是夏洛特,她走路不是这样的,这不是她……”

    场景一切,阿尔米达和贝琪的医学院生活继续,她们如常地上课,有所变化地过日子。贝琪的低落被她男朋友保罗看出,但她说没什么。阿尔米达则似乎获得了新生,她变得更开朗积极,说话多了,还答应了汤姆的约会邀请。

    两人看了场喜剧电影,整晚都笑得很开心,爱情在萌动。不过当汤姆谈起失踪了的夏洛特,他既不明白,又同情夏洛特的家人,阿尔米达也说不明白,在汤姆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她不太自然。

    只有阿尔米达自己知道怎么回事,以及另一个人。

    监控影像无法确定是或不是,虽然警方认为那就是夏洛特,玛丽萨没有打消怀疑,她自己追查起来,她到医学院找最后见过夏洛特的阿尔米达和贝琪再度询问。三人在校园草地边走边谈,玛丽萨说起这怀疑,两人应对如流,但她有点察觉到不对劲,是贝琪的步姿,跟那个“夏洛特”一模一样,她朝贝琪惊怒的失声:“是你!”

    两人都怔住,玛丽萨怒说:“噢天啊…是你们!你们做了些什么对吗?夏洛特在哪里!?”贝琪顿时有点慌张,“什么?我不知道,我……”玛丽萨更加惊疑。迅速冷静下来的阿尔米达化解了危机,那天晚上夏洛特出去了,她和其他很多目击者都能证明,试问在稍有动静就惊动四周的学生公寓,她们能做什么?

    “玛丽萨,我们很理解你的心情。”阿尔米达安慰起了半信半疑的玛丽萨,“我们也很担心夏洛特。”贝琪这才也出言安慰,微笑中颇有牵强。她们让玛丽萨不要放弃希望,可能夏洛特就是压力太大,和谁一起去公路旅行了,哪天就会回来。

    玛丽萨向两人道了歉,表示刚才她是情绪失控,可是夏洛特去哪里了呢?

    在大海。银幕外的观众们心头默说,看着银幕的紧张度在不断走高,场景一切,阿尔米达和贝琪爆发了冲突。

    “你会害死我们的!”在夜空下的空无别人的海滩边,阿尔米达叱斥贝琪,“你想那女人揪着我们不放吗!?”

    大海显得一片黑暗,像是连接着地狱。贝琪沉默而神色挣扎,阿尔米达继续斥说“她没有任何确切的证据,不存在那样的东西,我们根本用不着慌。”她好半晌才说:“我觉得我们走了一条错路……”阿尔米达默静了下,贝琪又讥笑说:“那时候我们该呼救的,那是个意外,我们是准医生,也许她还能抢救回来,现在……”

    “是你说她死了。”阿尔米达的脸色冷沉,“现在我们只能走下去。”

    “那女人不会放弃的……”贝琪轻声说。

    玛丽萨一定还会追查,而且只会越来越不顾一切,她们作为最后目击者,不可能不被纠缠。现在是没事,之后呢?是没有确切的证据,或者说嫌疑都指向贝琪,她乔装出去,她买的福尔马林、电锯等物,她搬的家,她租的游艇。

    “只要你不松口,什么事都没有。”阿尔米达说道。

    正面近景,贝琪面无表情,海风吹动她的金发,她说:“好吧。”

    斜侧全景,两人的身位差着半步,都在望着黑暗的大海,景深的阿尔米达仰了仰头。她们在想什么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影像气氛已经似在酝酿什么,忽然转了场,镜头近距离的平拍着一只正在透明小培养箱内走动的小白鼠,它越走越快、越走越乱,突然就倒下抽搐,吱吱的惨叫声响起。镜头渐渐地拉远,只见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女人站在放培养箱的医用办公桌后面,她的脑袋没有入画,但身形看上去是阿尔米达。

    难道她打算……人性中的阴暗面,让揪起心的观众们都会意这个镜头的暗示。

    玛丽萨向警方提出请求调查阿尔米达和贝琪两人,警官说她们没有嫌疑,让玛丽萨不要因为着急就乱来。

    白天,玛丽萨在医学院教学楼外张望什么,贝琪和其他几个女生见着她就绕路走,她们都又无奈又同情的样子。

    男生公寓,汤姆打电话要约会阿尔米达,她说没空,因为约了贝琪。汤姆被两个宿友取笑他坠入爱河。汤姆承认自己被阿尔米达迷住了,并赞叹了她一番,她是个非常、非常好的女孩。

    入夜,贝琪和阿尔米达站在她租的公寓小阳台边喝啤酒边交谈近一周的情况,虽然玛丽萨没放弃,但确实起不了风波。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变得缓和,也许是有了酒意,她们交心倾谈起来,都至今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阿尔米达透露自己从小受尽校园欺凌,并不喜欢夏洛特这样的人,却没想过会那样。贝琪问她当时是什么感觉,阿尔米达也懂得说笑了:“上过最好的一堂解剖课,所有人体组织一清二楚。”贝琪失笑了起来,笑得有些撕心裂肺、有些癫狂,“哈哈哈哈……”阿尔米达也是呵呵笑起来。她们碰了碰手中的啤酒罐。

    正当观众们的感知混乱,诡异的配乐声悄然而起,几个空镜头表明夜色已深,好些被捏扁的啤酒罐扔在阳台地面。

    镜头一切,俯角,光线阴暗,醉酒的贝琪倒睡在公寓内的床上,一道背影从左侧入画,她走到床边看着贝琪。插入镜头,她抬起了右手拿着的一支细小的一次性注射针,该是胰岛素注射针,针筒里装满了液体。左手拔掉了桔红色的针帽,露出微型的针头,在阴暗中泛闪着寒光。

    身影弯身凑向贝琪,突然这时候,贝琪发出梦呓的从仰躺缓缓转身为侧躺,身影骤然地停住。

    观众们陷入怪异的紧张,想阿尔米达成功注射?想贝琪惊醒过来?

    贝琪没什么动静,那身影又动了,她往床边坐下,左手把贝琪的上衣掀起一些露出腰肚,右手猛一下就将注射针的针头刺进贝琪的腰侧。特写镜头,针头几乎全刺了进去到达腹腔,按在针柄底的食指推动,液体全部推进,针头随即拔了出去。

    侧面中近景,贝琪还睡得深熟,一点异样都没有。镜头拉远,仿佛贝琪就是那只小白鼠,那道坐在她身后的女人身影在这场景中第一次面部入画,光线虽暗,却可以看得清楚是谁,阿尔米达。

    也看得清楚她的神情,一种娜塔丽-波特曼风格的诡邪。

    这个时刻真让观众们心头悸动,强大的气场无需激烈地爆发就完全释放,那眼神叫人害怕,如此黑暗的波特曼!

    但阿尔米达在做什么?那是什么毒药吗?使贝琪死在睡梦中?她怎么摆脱嫌疑?

    然而紧接着的场景,贝琪却安然无恙的走在校园,与男友保罗笑谈着走进教学楼。观众们看得提心吊胆,不该是这样啊!银幕转场到了解剖课的教室,分为几个小组的白衣医学生各围着教学桌,桌上各放着手臂、小腿等断肢,一个白发的男医师指导他们辨认各层组织。贝琪、阿尔米达在同一组,她们隔着桌子而站,都在看着那只断手。

    贝琪的脸色不怎么对劲,旁边的保罗留意到了,关心的问道:“贝琪,还好吗?”这桌的众人看向她,贝琪强撑的说:“我只是有点头晕,我还不习惯这些……”她说着说着,气息越来越沉重,她喘了一口大气。

    众人都重视起来,保罗忙问:“你需要休息一下吗?”阿尔米达也在看着。

    “我…我……”贝琪已经说不出话,摇摇欲坠的像要晕倒,她扶撑住教学桌,难受地瞪大了眼睛……

    阴森急速的配乐声中,银幕出现闪回蒙太奇,在基础课的教室,学生们座无虚席,阿尔米达坐在其中记着笔记。一位中年女老师在讲台的投影幕布前教着课:“脑膜炎球菌性脑膜炎的另一个临床类型是暴发型,它的潜伏期仍是1-7天,但患者会突然发病,迅速地陷入昏迷,停止呼吸,通常在24小时内甚至6小时内就会危及性命……”

    镜头已经回到解剖课的教室,贝琪浑身开始抽搐,双眼的瞳孔在放大,发出痛苦喘息的嘶声。

    “贝琪!”保罗惊呼着扶住她。白发医师边冲过去边叫喊:“把她平躺地上,散开,快去拿担架!叫救护车!”众人一片慌忙散开,好几个学生向教室外面冲去,“我去拿!”有人拿出手机来打。

    而阿尔米达吓傻一般呆站在那里左看右看,想做什么却不知道能做什么。

    保罗让贝琪往地板躺下,她的抽搐越发剧烈,呼吸衰竭的惨嘶,嘴巴呕吐出了白沫,气息和抽搐都渐渐地减弱……

    她像在死去的眼睛直直的不知道望着什么,不知道是不是想说什么,是“阿尔…阿尔…”还只是些惨叫?

    颠倒蒙太奇,教堂在进行一场葬礼,贝琪的灵柩和笑容灿烂的大照片摆在礼台,台下坐满了黑色正装的哀伤家属和师生们,汤姆和保罗都在。阿尔米达站在礼台的麦克风前严肃地致辞:“我记得刚进医学院的时候,我没有一个朋友,是贝琪热心的认识我、帮助我。她帮了我很多,她总是这样,拿出最大的善意去待人,她本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医生,她有天使的心肠。”

    阿尔米达微微哽咽的话声成了画外音,镜头回到那个教室,贝琪被几个同学抬上了担架,阿尔米达帮忙抬着她的脚,看上去比谁都紧张担心。画外音说着:“我不知道上帝为什么安排这种厄运给她,可能是因为贝琪太好了,上帝急着在天堂见她。”担架被众人抬着飞奔而去,有强光打向贝琪的脸庞,她的眼球依然固定,已经没有光反应。

    “贝琪,我们爱你,愿你在天堂安好。”教堂里,阿尔米达潸然泪下。

    前排的家属们纷纷落泪,一位贝琪母亲模样的中年女人用手帕擦拭红肿的泪目。

    银幕外的放映厅气氛不是压抑也不是激动,呼出一口气的观众们颇有些“叹为观止”。世界上除了阿尔米达自己,再没有人知道她错杀了夏洛特、谋杀了贝琪,即使有嫌疑,谁都没有任何证据,这是完美的谋杀。

    如果说夏洛特是刻薄,阿尔米达是可怕,之前和现在都是。

    人们从教堂散去,汤姆和阿尔米达边走边谈,他安慰她要节哀,生活要向前看。他还终于向她表白:“人生太无法预料了,我们都要抓住每一天。阿尔米达,我们能正式发展恋爱关系吗?”阿尔米达欣慰地点头,被汤姆拥抱住。

    场景一切,轻快的配乐,阿尔米达在只剩自己一人的宿舍对着镜头化妆、换了几身衣服,选定了一套,她笑了笑,笑容积极自然,甚至像是温暖,她的新生活即将开始!

    上帝到底爱的是什么?

    邪恶却带来自信,黑暗却带来光明,好人总是早逝,罪人往往可以笑到最后。

    一个人到了绝境才会知道自己是什么。

    银幕中映起一个浪漫的蒙太奇,阿尔米达和汤姆在海边餐厅烛光晚餐,爱情的火焰在燃烧。他们一起坐在教室中听课。他们在海滩上奔跑、玩闹。他们露出赤-裸的肩膀、盖着床单的躺在床上亲密聊天。

    已是第三幕的影片走近结束,观众们最大的悬念当然是阿尔米达的结局,就是这样吗?

    蒙太奇结束后,阿尔米达回到宿舍,发现玛丽萨在匆急地翻查她的东西,被她当场逮了个正着。阿尔米达没有发怒,依然平静的表示理解,请玛丽萨离去。但玛丽萨爆发地说是她杀了夏洛特和贝琪,宿舍三人一失踪一死,还活得好好的那个肯定有古怪!冲突引来了周围的其他女学生,众人又可怜据说精神失常的玛丽萨,又同情被指骂但没还口的阿尔米达。

    阿尔米达?这么个家伙能做出什么来呢?

    玛丽萨被保安带走了,阿尔米达对众人苦笑说:“我真的理解她,这没什么。”

    “我听说了昨晚的事。”随着汤姆的画外音,场景一转,两人漫步在城市的街道上。阿尔米达还是说没什么:“我只是被骂了一顿,她的女儿不见了。”汤姆提出搬出去同居的想法,他想和她住一起,而且她那个宿舍的确邪门,都有流言说那里被诅咒了,还有种说法是夏洛特招惹来了吸血鬼,那里很危险就是。阿尔米达被他的各种理由逗笑,答应了下来,汤姆很高兴。

    又转了场,两人甜蜜幸福地搬着东西进去一间小公寓,一箱箱一盒盒的。阿尔米达搞怪地戴着听诊器去听他的心跳,“你爱我吗?”汤姆点头:“我爱你!”她笑得很开心,“我也爱你。”镜头快剪下,他们把东西摆放布置,公寓的模样连连变化。汤姆突然笑问:“吉拉在哪里?”阿尔米达怔了怔:“啊?”汤姆也怔了:“呃…吉拉,那只小白鼠?”

    观众们的心弦瞬间绷紧。

    “安葬了。”阿尔米达的神色有点变差,摇晃了下脑袋。汤姆紧张的问:“怎么了?”阿尔米达对他笑了笑,“可能没休息好,这几天犯头晕。”汤姆认真说:“我们等会去医院看看。”阿尔米达正要笑说什么,骤然一声痛叫,身子剧烈地摇摆了下,左手按住脑袋,眼睛流露出惊恐,像想到什么,或者猜疑什么。

    “阿米!”汤姆连忙扶住她,也满脸惊慌,“我们这就去。”

    阿尔米达突然双手捂头,痛得五官狰狞,忍不住地放声痛叫:“啊!!!!!!”

    影像硬切,苍白空荡的医院ct室,死一般的寂静,有ct机运转的沉重滴声。俯角全景,一身蓝色病服的阿尔米达脚朝画框下方的躺在ct机的扫描床上,平拍中景,床板正往上方的扫描架中空圆圈推去,俯角近景,她面无表情的脸容进了扫描架被挡住。

    切回全景就这么静止了半晌,沉重的滴声又响起,床板继续推去,阿尔米达一动不动。

    镜头来到ct室外面,一个中年男医生坐在办公桌的几块电脑屏幕前,看着即时的扫描结果。汤姆凝重的站在旁边,看看电脑屏幕的ct片子,又透过大玻璃窗看看里面的阿尔米达。

    “这…这个情况。”医生神情严肃。汤姆皱眉的看着他,“没什么大事吧?”医生说道:“肿瘤在她的脑部到处都是,还出现在她的腹部,癌细胞已经扩散了。”汤姆呆住。

    镜头一切,俯角近景,扫描床上的阿尔米达的头部出了扫描架,她睁着眼睛像在直视观众,眼神是那么复杂诡谲。

    她还不知道结果,但她知道不会什么事都没有。

    迎着那眼神,观众们心头直沉,那亦正亦邪的脸容缓缓地扯动嘴角笑了,似自嘲,似嘲弄,似茫然,似解脱……

    这是上天的惩罚吗?

    银幕突然转场,也不知道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也不知道是在哪里,阴暗的光线,镜头近距离平拍另一个透明小培养箱,箱内有只身上长满了肿瘤的小白鼠死气沉沉的躺在那里,那些肿瘤一团团一块块的从它体内鼓起,十分畸形。

    镜头拉远并右移,隐约可见是张雅致的书桌,有一张打印照片贴在装满七彩幸运星的瓶子上,三个女人在宿舍的自拍合影。

    夏洛特傲着脸,贝琪在甜笑,阿尔米达不太自然。

    等待阿尔米达的将是病魔的折磨和死亡,同一宿舍的三人全部都死于非命。无尽的寒意从观众们的心底涌出,这不是什么天谴,阿尔米达显然也是被别人注射了病毒才会患上癌症并扩散得这么快,已经有一段时间的了,也许比她谋杀贝琪还早……

    人性的本质是善是恶?也许无关善恶,而是你死我活的自私。

    凶手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她。是谁?贝琪?夏洛特?

    还是真的那间宿舍招惹来了吸血鬼?

    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

    终场画面定格在那张三人合照,-til-tuesday乐队的winning-the-war在生寒的放映厅响起,银幕中切至黑场,先是落着血的巨大白字显示出影片主创们的名字,然后演职表从下往上滚动:

    【natalie-portman】

    “你只是为了它而战斗

    【rachel-mcadams】

    “你知道最痛的是什么”

    【e迷ly-b露nt】

    “你也许曾经为它伪装

    但现在它靠得太近了”

    【directed-by antiago-诱ngblood】

    “去赢得战争

    并输掉每一次冲突”

    【screenplay-by antiago-诱ngblood】

    “你关上了门

    噢,从此幸福快乐”

    【produced-by antiago-诱ngblood

    peter-heller

    gia-coppola】

    ……

    “我们早就应该停止了

    当仍然有爱的时候

    但我们都会屈服于自我

    而且从来不会停止

    去赢得战争

    并输掉每一次冲突

    你关上了门

    噢,从此幸福快乐

    我知道,你也知道

    去赢得战争

    而不是赢得一切

    我知道,你也知道

    去赢得战争

    而不是赢得一切

    我知道,我也知道

    去赢得战争

    而不是赢得一切

    去赢得战争

    并输掉每一次搏斗

    你关上了门

    噢,从此幸福快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