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一片繁嚣中,六月份过去了,叶惟在推特宣布火速前进的《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顺利完工。

    媒体大众很好奇它是个什么东西,透露出来的信息太少了,几乎就只有“这是个三个女医学生的故事”,有没有吸血鬼等奇幻元素都不得而知。娜塔丽-波特曼在仅有的一次《洛杉矶时报》访谈中表示:“我也是开拍前一天才看到完整的剧本,不可预知的神秘感让这个故事惊心动魄。”

    7月1日星期天下午,一场内部放映会在洛杉矶比佛利中心13影城即将开幕。出席人员有剧组成员,有空来看的波特曼,凑热闹的一些朋友;所有的众筹投资者都受到邀请,但自然不是全员到场,身在洛杉矶的基本都携伴来了。

    叶惟和莉莉一起出席,他正在大银幕前给满场嘉宾观众们作开场:“拍摄这部电影是一次艰苦压抑的体验,又一次!但它对我依然是个突破,我希望你们会喜欢。那么现在,看看这头怪物吧,谢谢大家。”

    众人鼓掌响起热烈的掌声,他回到前排中间的座位坐下,握着旁边莉莉的手,望向大银幕,第八次长片与观众见面。

    “如果你感到害怕,我会抱紧你的。”他对她说。她说:“反过来也一样。”

    全场安静下来,银幕上很快出现片头,一个带血的黑白足球冲来撞碎了画面,碎片组成诱ng-blood。

    90分钟的影片开始了,放映厅的气氛颇是兴奋期待,尤其是看过《欺凌之夜》的众人,viy这反校园欺凌剥削片两部曲的第二部揭开神秘的面纱!吉娅向布莱恩小声提醒:“你要呕吐记得用呕吐袋。”布莱恩点头地看看挂在前方座位后面的袋子。

    银幕故事开始于某家医学院的一场学生鸡尾酒派对。由波特曼饰演的阿尔米达显得木讷地走在热闹的宴会厅,没有人留意她这个等同隐形的小人物。她看到一帮人在前边谈论着什么,正犹豫要不要走过去,由麦克亚当斯饰演的贝琪注意到她了。

    贝琪热情地把阿尔米达叫了过去,并把她介绍给众人认识,银幕内外都知道了她是贝琪和夏洛特的宿友。

    由布朗特饰演的夏洛特也在,但她对阿尔米达不太在意。待贝琪介绍过后,她就继续先前正讨论着的话题,2005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两位科学家发现幽门螺杆菌及其在胃炎和胃溃疡等疾病中的作用。

    其中一个叫汤姆的高大金发帅哥对夏洛特的一些言辞有些疑惑,一直沉默的阿尔米达指出夏洛特说错了,并说出正确的认知,“像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说的,幽门螺杆菌的发现加深了人类对慢性感染、炎症和癌症之间关系的认识。”

    阿尔米达出了风头,汤姆等人的注意力都到了她那里,并且称赞她的学问。她有点自信起来地露出笑容。

    而夏洛特的自嘲笑容有点牵强。贝琪则没所谓的微笑样子。

    银幕外的观众们看得起劲,三位实力派花旦的发挥稳定,只是短短的一个开场段落,三个女角色就已经跃然银幕。这也得益于常规的人设,一个嘉莉,一个中立好心的苏,还有一个刻薄的反派。

    下个场景骤然变得气氛紧张,夏洛特怒冲冲地几乎摔门走进一间三人宿舍,贝琪和阿尔米达随后走进,外面走廊有其他的学生走过。宿舍里比较宽敞,三张风格不同的书桌和床分摆各处,其中一张是吸血鬼文化的风格和摆设,另外两张分别显得雅致和平庸。宿舍有单独卫生间,窗外是夜幕。

    当最后走进的阿尔米达关上宿舍门,微醉模样的夏洛特借着酒意当即爆发了,她指责阿尔米达故意损她,明知道她和汤姆在走近,却想和她抢男人。夏洛特的话骂得很难听:“处女发起浪来是什么玩意,我算是看到了!”

    阿尔米达忽然打破沉默地驳嘴,说只是谈论医学,无意落夏洛特面子。贝琪老好人地要调停,结果也被夏洛特一并指责,贝琪顿时既无奈又生气,说了几句夏洛特该停下抱怨,清醒清醒。冲突越来越大,阿尔米达冷脸地看着喋喋不休的夏洛特,在渐渐激昂的配乐中,银幕中闪过一个闪回蒙太奇,阿尔米达在高中被人欺负,而如今在宿舍整天被夏洛特颐指气使。

    “我受够你了,你知道吗?”镜头回到宿舍,阿尔米达突然说。

    夏洛特和贝琪都怔了怔。夏洛特随即惊怒的呼喊:“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阿尔米达爆发了,她斥责了夏洛特一通,平时作风不好影响别人,不顾宿友的感受,还在这恶人先告状。夏洛特越听越惊恼,那神情像是要杀人。贝琪也没调停而是叹息了,建议说:“明天有空我们找人调宿舍吧。”与此同时,没说话的夏洛特去拿过水杯,边走向阿尔米达边喝水,突然像呛着了,噗的一下,一口水全部喷到了阿尔米达脸上。

    宿舍陷入寂静,贝琪惊呆了,夏洛特却好笑的笑起来:“哦对不起!我呛着了,对不起!”阿尔米达一直面无表情,眼睛似有厉光闪过,突然挥拳打向夏洛特。夏洛特早有准备,她的个头比对方大得多,避过拳头就凶狠地反击。

    阿尔米达完全不是对手,她被夏洛特打倒了在地,夏洛持得势不饶人地继续狠揍她。这时候在旁边惊看叫停着的贝琪扑上去要拉开夏洛特,“够了,够了!”阿尔米达爬了起来迅猛地又打去,夏洛特一脚踹到她小腿上,更挣甩开了贝琪,要一巴掌掴去。

    混乱的打斗让观众们心头直揪,就见被打惨的阿尔米达和贝琪发了狠地合力把夏洛特推了开去,猛摔出去的夏洛特砰的跌扑在那张吸血鬼风格的书桌上,桌子边角突起的大獠牙正好从她的左眼睛刺了进去,一声刚响起就戛然而止的惨叫……

    几步外的阿尔米达和贝琪惊疑地望着,夏洛特背对她们,被獠牙撑在那里,既没有摔下去,也没有起身。

    “夏洛特?”贝琪迟缓地走去,看到有鲜血沿着獠牙流到书桌,“噢我的天……”

    阿尔米达怔愣在原地。贝琪从旁看着夏洛特,那獠牙刺入的深度绝对是从眼睛刺进大脑了,呆呆的说:“她死了。”

    忽然这时候响起外面走道的路过学生的谈话声,两人死寂的看着夏洛特的尸体,鲜血从书桌侧面流了下去。

    看得入神的观众们也不敢作声,转折点发生,故事似乎这才正式开始。

    贝琪惊慌失措,阿尔米达却平静得诡异。怎么办?

    贝琪说要呼救和报警,遭到了阿尔米达的严词反对:“这事不能让别人知道!要不我们就完了。你也知道夏洛特住这里只是为了别人说她随和,她是个有权有势的千金小姐。她家不会放过我们的,我们去哪找钱打官司?”贝琪的神情变幻,阿尔米达继续说:“我拿的奖学金、你拿的赞助才可以待在这里,之后还能继续吗?就算警察和法庭说我们无罪,别人怎么看待?我们杀了人!他们会不会说我们是故意的?你要打赌吗?赌输了,别说当医生,我们的人生全完了。”

    镜头拍去,夏洛特的鲜血已经流得地上一大滩。

    贝琪沉静了一会,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阿尔米达没有说话,眼神有点挣扎。

    面对银幕抛出的问题,观众们不由也心思浮动,不能让别人知道,可是在这样的地方,能怎么办?

    “那你说怎么办?”贝琪有些急了,“把她背出去抛进大海吗?外面整天都有人!公寓楼门口还有监控。我们是最后和她一起的人。她失踪一天就该有人来找了,把她塞进床底下吗?”贝琪越说越有点哽咽,十分茫然。

    阿尔米达说道:“你和她身形差不多,等会你穿上她的衣服,束起你的头发,戴上帽子和墨镜,让监控看到夏洛特出去了。”

    “我是说她的尸体!她很快就会开始发臭!”贝琪哽咽说。

    “如果泡在福尔马林里就不会。”阿尔米达冷静的语气让人毛骨悚然。

    “什么?”贝琪怔住。

    镜头拍过死在那里的夏洛特,阿尔米达继续道:“我们就在这里把她处理掉。”贝琪怔怔的转动眼球看向旁边的尸体,“像烧掉她?”阿尔米达点头:“拆开她。”贝琪焦急地走了开去,“怎么?噢…你是说用化学物质把她融掉冲进马桶?”她说着都有点语声发颤,“那气味立即就把所有人叫来!”

    “不,我们先把她拆开。”阿尔米达沉着的腔调说着渗人的词,脸容越发显得阴冷。她的主观镜头瞥了瞥平庸书桌边的白色塑料书箱,“再放进塑料箱里,再倒进福尔马林。”

    贝琪听得发傻,阿尔米达继续说:“你再到外面找间公寓,搬家,把你的东西和她全部搬走。我们再租一艘游艇,把她搬上去,出海,把她一点点的扔进大海。”

    听着这些,观众们感觉放映厅的温度像尸体般下降。

    “不用几天,我们就能让她永远失踪。”阿尔米达说道。

    “你…你认真的?”贝琪木然,仿佛这才认识阿尔米达。开场时两人的气势已经颠倒了过来。

    “你想当杀人嫌犯吗?”阿尔米达看向贝琪,流露出几分压抑,“我不想。”贝琪在喘气,快哭了出声,“福尔马林的气味可一点不轻。”显然阿尔米达也没有考虑周全,她沉思了几秒,才说:“不需要保存很久,用低浓度的就行,再买些消毒水回来每天拖地。因为你喝醉了,吐了一地,所以夏洛特出去了。”

    贝琪茫然的说:“这行不通的,这不行的……”

    阿尔米达问:“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双人正面中近景,她们都沉默地想着什么。没有别的办法,但又要怎么走这条不得不走的不归路?

    银幕上出现了dv视频画面的影像,从0秒开始起录,阿尔米达和贝琪一左一右地望着镜头,异口同声的讲了起来:“我是阿尔米达-赫什/我是贝琪-麦克森,以下我们说的话真诚且真实,并出于自愿……”

    死亡摇滚乐队suffocation的ornaments-of-decrepancy噪音般轰隆隆地响起,镜头一切,蒙太奇:

    两人合力把被脱剩内衣裤的夏洛特尸体从书桌上拔了出来,尸体的左眼鲜血喷涌;她们把她拖进了卫生间;贝琪穿上夏洛特的衣服、乔装严实的要出去,阿尔米达用抹布清理书桌和地上的血迹;夏洛特死躺在浴缸里,血淋淋的抹布被扔到了她身上。

    夜景下的街头,换了身衣服的贝琪把一个大黑袋扔进垃圾桶,又扔了个手机,走了几步把一张手机卡扔进街路的雨水篦子。宿舍里,阿尔米达身着黄色的防化服,正戴上黑色的手套。贝琪走在像是好市多的大型超市化工用品商架间,她看看左右,若无其事的拿了一大瓶福尔马林。

    空荡荡的公寓楼过道,摇滚乐更爆了上去,非常的吵杂烦乱。宿舍里,阿尔米达正扭动着平庸书桌上的音响。热闹的学生派对,贝琪和一众男女在笑谈。阿尔米达走进卫生间,里面门口边放着一排福尔马林和一叠空的不透明的塑料箱,旁边地上铺着张透明塑料纸,上面放着一些刀具和一把小型电锯,她拿起一把解剖刀,刀锋闪烁着寒光。派对的舞池,众人在跳舞。

    夏洛特近乎赤-裸的尸体躺在浴缸里,死僵的面目恐怖。阿尔米达走去,防化服的透明面罩和里戴口罩遮挡着她的脸庞。特写镜头,解剖刀插进了尸白的肚皮里,有暗红的血涌出,解剖刀缓缓地划开肚皮。派对宴会厅门口,贝琪笑哈哈的拦着要走的一伙人,把他们又拉了回去。

    疯狂的摇滚乐中,众人跳舞和阿尔米达分尸的镜头交织。浴缸的水龙头不断涌出清水,和着血水流进排水口,一些红色发丝也在流去。有电锯声响起,墙上被点点飞溅而来的碎肉沾满。阿尔米达从一颗光头头颅后取出整个大脑,仔细地看了看。贝琪在笑舞。咚咚几声,阿尔米达拿着一小节手臂放进塑料箱内,镜头一切,只见周围好几个塑料箱都已经装满泡在福尔马林中的断体残肢,而几瓶福尔马林的瓶子倒在地上,这是最后一箱了。

    阿尔米达拿起一瓶福尔马林,瓶口被扭开,她往箱内倒去,水溶液落进箱子。俯角镜头,箱子最上方放着几节手臂和仰面的头颅,头颅的两只眼球没了,隐约可见里面空空的,已经看不太出来是夏洛特,倒下的福尔马林从眼眶灌了进去,溢满箱子。砰!阿尔米达盖上了箱盖。她推了个箱子进平庸书桌边的床底下,又推了个进雅致书桌边的床底下,都被床单遮住。

    她脱掉手套,去把音响关掉,摇滚乐戛然而止,她的眼睛定定。

    银幕外很多观众终于知道准备好呕吐袋是有需要的,那个头颅镜头让发麻的头皮和心脏彻底炸了,冷汗直冒,几乎坐不稳在椅上,这种最原始的血腥有着非常强烈的恐怖力量。

    布莱恩顾不上丢人了,吐到地上更丢人!没想到自诩西部牛仔的他竟有这一天,赶紧拿出前方椅背的呕吐袋往里面呕了出来。一看到他吐了,旁边的吉娅也有些忍得难受。还好有清洁人员过来收走呕吐袋。

    这该是叶惟拍的最恶心的一个蒙太奇,不让人心碎却令人炸毛。它不是《群尸玩过界》、《我唾弃你的坟墓》那些恶心,它真实冷静的医学气氛和细节,以及背后邪恶的计划,像块巨石塞进心头。

    银幕中场景一切,贝琪在公寓楼过道与几位同学笑语道别,“回头见。”她刚一个人转身走去,表情就全变了。她刚走到宿舍门口,顿时皱眉皱鼻子,像闻到什么刺鼻的味道……

    门被打开,贝琪走进去又立即关上门。一身平常衣服的阿尔米达坐在书桌前看书,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搞定了?”贝琪问。

    “是的。”阿尔米达说。

    “有出什么事吗?”贝琪又问。

    “还没有。”阿尔米达说,依然只看着书。贝琪走到她的床边坐下,目光低斜地像在张望什么。沉默了一阵,阿尔米达又说:“明天就着手处理掉她。”贝琪沉声的说:“大家都问她在哪里,我说不知道。”阿尔米达看了看贝琪,“我们确实不知道。”

    银幕影像的节奏很快,夏洛特的母亲在家中打电话给女儿没人接通,打了几遍后,她开始疑惑地打给别人询问寻找。

    危机在迫近,气氛越发的压抑。

    场景一切,贝琪和阿尔米达正在宿舍搬着东西,似乎为了掩饰气味,贝琪拿着一瓶泡在福尔马林中的小白鼠标本放到堆放在一辆手推车上的塑料箱上。贝琪神情难受,而阿尔米达漠然。突然这时夏洛特的母亲玛丽萨在宿舍管理员的陪同下到来,她们瞬时都有点变了面色。

    观众们紧张地看着这个极度戏剧冲突的场景,夏洛特的尸体就在那些箱子里,距离询问两人知不知道其女儿行踪的玛丽萨只有几步。两人说着早已统一好的说辞,那天晚上夏洛特出去后就没见过她,但她桌上有个吸血鬼爱好者郊外远足计划报名表。玛丽萨忧心忡忡,又激动于找到线索,她拿了报名表,并谢谢两人的帮忙。

    阿尔米达的微笑如常,贝琪的甜笑则遮掩着她的不安。

    在玛丽萨离去后,两人继续沉默地做之前的事。镜头剪辑间,她们推着手推车进了电梯,走在公寓楼外面,如此突然地迎面遇到了汤姆几人。他热情地打着招呼走来,她们又都警惕起来,伪装着笑容。汤姆一到跟前就疑惑说:“噢,好大的福尔马林味。”他的几个朋友也皱动鼻子,疑惑的看她们和手推车上的箱子、杂物与小白鼠瓶等。

    观众们陷入一股奇怪的情绪中,既代入她们,生怕被他们发现,但心中另一把声音则说,别让她们跑了!

    “是只实验小白鼠。”笑语化解危机的人却是贝琪,“它叫吉拉,阿尔米达养出感情来了。现在它死了,她本来想做成标本,可放在宿舍味道太大了,影响别人不好。今天我搬出去,就帮忙把它带出去。”

    众人顿时明白过来的模样,汤姆很欣赏的笑看着阿尔米达,称赞道:“你真好心。”这回阿尔米达笑得有点不好意思。

    镜头一切,汤姆几人走向公寓,两人推着小车继续走去。

    许多观众稍松一口气,银幕中出现颠倒蒙太奇,那天派对的一个个男女学生接受警察的盘问。警察的画外音每问一个问题,受访对方都不同。汤姆摇头说:“我最后看到她是在派对上。”

    警察问贝琪:“她出去之前有说过什么吗?请好好想清楚?”贝琪满脸苦思的道:“当时我吐得很厉害,她没说什么,但应该是嫌臭,不想待在宿舍。”警察问阿尔米达:“你们和她的关系怎么样?”阿尔米达镇定得像木讷:“还行吧。说真的,她不怎么瞧得起我,我们很少说话,我不清楚她。”

    轻快的配乐声响起,几个空镜头,风景优美的海滩边,有泳衣的游人在走动、游泳,有游艇在海面上扬帆。

    剧组成员们知道这其实是在利物浦海滩拍摄的。而银幕中一直没有确定背景地,随着骤起的电锯响声,镜头来到远离海滩的大海某处,两个女人正站在一只小型游艇的尾舱口,几个塑料箱摆在脚边,周围的茫茫大海见不到任何的其它踪影。

    阿尔米达戴着手套、拿着那把小电锯将夏洛特的残肢分成更小的碎片,再扔进大海。贝琪没有去看,她从一台数码摄像机中拆下记忆卡,用力地抛向大海。两人都不言不语,只有电锯声,海涛声,尸块落水声。

    “夏洛特”正在消失……

    她们错手杀人了吗?没有发生过这回事。

    全程目睹罪恶的观众们心情复杂。

第644章 人生十字路口    叶惟有四家电影公司,惟朵图像,追梦联盟,悬崖电影,年轻活力,其中后两家是个人独资,全部都近乎皮包公司。这样的公司每个独立制片人都会有,一个一个项目地做,最小的规模。

    传奇影业、华登传媒等是更大的规模,有稳定的合作大公司,每年的制片项目量和总制片投资额都有阶段计划,但不做发行。

    狮门、韦恩斯坦、相对论传媒等又是更高规模,开发、制作和发行影片的能力与业务都有,并且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业界称为迷你主流公司。虽然和六大主流公司相比,它们的架构小了很多,但五脏俱全,或多或少在和六大竞争。

    这些都叫独立电影公司。在全美影视业有十万多家,它们不是每家都有完整的产业链,但可能有自己的几项强点,在某方面具有竞争力。所以大部分中小公司会根据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来确定自己运作的主要业务,从而在影视产品的开发、制作和发行产业链中占有某一块位置。

    他的公司的竞争力都在开发制作环节,全赖于他。所以除了他自己的项目,还只是悬崖电影在《狗狗的圣诞节》、《驱魔录像2》、《朱诺》上有过投资,另外买下《半个尼尔森》再交给ifc发行。

    传奇影业想和他的合作还是老一套,而狮门想并购悬崖电影。

    狮门一直都像一条贪吃蛇,通过吞下其它公司扩大自己,乔恩-菲尔海默的最新目标是悬崖。《驱魔录像》、《冬天的骨头》等资源是轻的,关键是他这个人。

    “惟格。”乔恩在面谈晚餐中满脸渴望,“狮门可以没有我,不能没有你。”

    叶惟就听着,狮门老板弗兰克-古斯塔、大财主保罗-艾伦在电话中也都这么恳切说,邀请他去哪里哪里玩,像他很有空似的。

    他现在合作最紧密的就是狮门、派拉蒙/梦工厂和ifc,《欺凌之夜》和ti女t私tw不出意外都会交给它们中哪家发行。狮门如今打的主意是绑定他,并购悬崖、接受他的注资让他成为小股东是第一步,第二步是任职他为制片部的高管,参与开发的决策、制片的监制,像斯皮尔伯格之如梦工厂。当然他的权力不会那么大和稳固,没什么犯错空间,重点还是他自己的项目。

    狮门去年最卖座的影片是《灵魂冲浪人》,其次是《电锯惊魂3》。

    如果他加入狮门,能带去助力是肯定的;而对于他自己,19岁在迷你主流公司担任高管,共同抓着每年多个项目的生死大权,做些年头做出成绩的话,不管是自己出来开公司,或被六大招收当高管,或就在狮门升官发财,都是前景光明。

    问题是…他很忙的啊!办公室那些事情想想都打消热情,但这确实是个好机会,因为他看得到狮门的巨大潜力。

    保罗-艾伦知道他的性子,让他屈在会议室与别人扯皮他总有些不情愿,所以艾伦另有算盘,以前就谈过的,投资他一亿几千万做大一家核心业务为制片的独立公司,像传奇影业那种规模定位。

    迷你主流公司的大部分高管都曾在六大任职,艾伦投资狮门时钦定了索尼影视娱乐电视集团前总裁的乔恩-菲尔海默,而这回艾伦看中了刚刚以其开发的《无间行者》大出风头的华纳兄弟制片部高级副总裁“丹”林暐。

    三十多岁的林暐出生于台湾,是个国际食品行业高管的儿子,小时候移居美国,宾大沃顿商学院学士,哈佛商学院硕士。1999年离开哈佛第一天就进入华纳兄弟就职,一步步到了现在,他监制的电影还包括《飞行家》、《忍者神龟》、《史前一万年》等。

    相比菲尔海默,林暐还嫩了点,但如果只说开发监制的本事,奥斯卡最佳影片他都已经搞出来了。

    现在的情况是无论如何,林暐都即将从华纳离职,成立自己的电影公司,差了就工作室规模,好了就传奇影业的规模。但钱没有托马斯-图尔多,没钱也就没多少的天才友谊,传奇有扎克-施奈德和克里斯托弗-诺兰,丹有谁呢?

    《死亡幻觉》(2001)的导演兼编剧理查德-凯利,26岁时处女作一片成名,然后害怕失败,隔了五年执导新作《南方传奇》才出来,还真失败了,1700万制片费只有37万全球票房。

    保罗-艾伦给了林暐另一个方案,说动叶惟一起创业。艾伦负责出钱,林暐负责管理,叶惟负责创作。

    而在合资和发行方面,林暐有华纳、威秀等的人脉关系,叶惟有派拉蒙、安培林、普雷通等,更可以和狮门达成战略合作。在人才友谊方面,叶惟不只是自己,他和好些近几年的新星独立电影人都很好,还能拉拢像温子仁等亚裔人才。

    而且这样,他也不用在公司的运营管理上费心费时,要做的就是拍好自己的电影,也为其它项目把关,说yes或no。

    这样规模的公司,对两人都会是开始另一个层面的行业角逐,林暐是非常稀罕的,要不得再混多少年才有这种机会?在两人的面谈晚餐中,林暐滔滔不绝地游说:“惟,我的制片经验、和大制片厂打交道的能力,你的才华,我们能开创一家大公司!”

    “按理说是这样……”叶惟不是个容易被人口舌煽动的人。

    相比加入狮门,这条路确实让他更心动,虽然会更艰难,更高风险,随时两三年后公司关门大吉,个人声誉扫地。

    但越有挑战,他越有兴趣,还要是很好的时机,很好的合作伙伴。而且“小人得志”的托马斯-图尔有点惹着他了,只要公司发展得好,林暐这句话说到他心坎里“以后我们和传奇影业谁更成功还不一定。”

    资金不是问题,发行也不是问题,决定成败的就是作品,作品是最大的权力。

    去他的扎克-施奈德,去他的克里斯托弗-诺兰,去他的彼得-杰克逊,叶惟跃跃欲试。然而一旦开始,很多事情都会不一样,新公司就等于买下了一大片荒地,他是开荒的那头牛。

    “我会考虑的。”他暂时就这么答复林暐和保罗-艾伦。

    这不是唯一的资金橄榄枝,他就自己接受投资做大一家制片公司也行,自己的项目再加上每年开发两三个项目。

    加入狮门?和林暐开新公司?只加大自己公司的规模?其实无论哪条路,叶惟从来有着大展宏图的心愿,不管怎么样,未来一定会去拼搏尝试。但是不是现在?

    或者继续当一头自由自在的独狼?

    ……

    夏天越来越炎热,时间走近六月底。

    《欺凌之夜》的试映调查结果偏好,可靠度却值得怀疑。极端分子毕竟只是极少数,普通观众能参加试映会又心情愉快,他们的意见有多少参考价值?丽兹也出席了一场试映,看过后很激动,电话中对他的担忧表示不解:“人们没那么蠢吧?难道看了《朱诺》就要去怀孕吗?朱诺很酷啊!”

    叶惟感觉有点道理,难道看了《朱诺》就怀孕疯潮吗?谁知道呢,青少年!

    虽然都可能搞出人命,差别太大了。《欺凌之夜》的发行仍然未决,而不管他加不加入,狮门想重金买断这部影片。狮门喜欢争议性,更懂得怎么运用争议性去吸引观众走进影院。如果要北美发行,交给狮门十分适合。

    最近他忙着完成ti女t私tw的后制,徘徊在人生十字路口,行业则正在风起云涌。

    编剧工会(wga)和电影电视制片人联合会(amptp)的合同10月31日到期,双方的谈判委员会磨刀霍霍了几个月,得到成员们的多数支持下,各拟出了新协议,即将在七月份开始谈判。

    这件事牵动全行业的利益分配,已经每天流言四起,各家主创工会内部奔走呼喊。

    谁都知道这将是一场斗争,dvd销售的剩余报酬从0.3%升至0.6%,互联网下载的剩余报酬则由0%变为0.6%,光是这两项就注定要争个不停。以前互联网新媒体只有盗版没有利润,大家也就不在意;现在日益整治和发展,这块蛋糕越来越大,再不分钱当然太过不公平了。这项同样为0%的演员工会已经表明态度,“我们也要得到应得的东西。”

    amptp怎么肯轻易开这个口子?不分钱的理由很简单,你们没有这个权利那个权利,相反早已免费允许片商在任何新媒体平台使用整部影视产品,不分!

    谈判就是这样,即使amptp有意接受分0.3%也要先苛刻地压压价,再在拉锯战中争取拉到0.2%。而且拖延战术利于分化编剧、导演和演员的联盟和每家工会的内部,起义都要一鼓作气,时间拖得一长,人心就散了。

    所以wga持续鼓动着成员们,已经做好准备一谈判破裂、合同到期,就趁士气高人心齐的时候罢工。一旦编剧们罢工,拖延战术就是整个行业全输。谁的损失大?是本来就没什么收入和工作的编剧,不还是要做项目、要播电视节目、要办颁奖季的片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编剧们每次罢工都能拿到胜果,不过不会是一开始喊的数字。

    这些大家都心知肚明,就看谁更强硬、更能抗了。

    叶惟是什么阵营?最尴尬的阵营“创作制片人”,几乎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的编剧同时是老板。

    支持谁?如果编剧闹罢工要声援吗?布瑞恩劝他少掺和这件事,就由那些谈判领导人去斗。

    叶惟还真不准备怎么掺和。这场仗最受影响的电视业打头阵,电影业只会部分受影响,因为电影项目的剧本大都早就放在那里,大公司还堆积了一座座剧本山。但他绝对支持编剧们的合理诉求:“绘蓝图的人应该得到应得的尊重和利益!这不能只是说说而已,而要抗争到底!”他就这么告诉好友们,这么回复wga谈判委员会的游说。

    如果有需要,他也绝对支持罢工,那就不用工作了,虽然他拍电影不用依赖其他编剧。

    要是下个月开始就谈崩,一定会谈崩,11月开始罢工,那就该准备好做点别的事情了!

    哇哦,太棒啦!

    这兴奋的心情忽然让他明白,自己还在渴求息影。

    ……

    “你说我真有息影过吗?”

    “唔,没有。”

    海风吹拂着星空下的太平洋帕利塞德,住所的凉亭,叶惟和莉莉倚偎地坐在靠椅上倾谈。他闻言轻叹,“是啊!算上联合制片的《朱诺》,我今年都有三部电影了。”她说道:“你要休息一阵子,假期就到了。”

    叶惟想着道:“我感觉我的人生到了又一个转折点,有那么多的选择,但我似乎最想做点别的事情。”莉莉眨眸问:“比如?”他笑了声说:“我告诉过你,我想去非洲当护林员。我了解过南非的protrack反偷猎队!它是南非的第一个私人反偷猎组织,成立十几年了。”

    他看着她,越说越有点激动:“我完全符合去当志愿者的条件,先是一个为期6周的反偷猎培训计划,学习怎么在草原扎建适合的营地、防御袭击者、寻找水源和生火等那些野外生存技能,还有伏击偷猎者、发现陷阱、追踪和反追踪、射击、急救……”

    “听上去很危险。”莉莉有点听急了,这不同去卡灵顿试训。

    “是的…是存在一点危险。”叶惟微微地耸肩,“我爱动物,那些大象、犀牛,我真的想为保护野生动物出一份力量。那里总是需要、也总是会有被激情和梦想驱去的年轻人帮助阻止残酷的屠杀,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莉莉皱着粗眉,“但这很危险……”

    他用力地搂搂她的肩膀,笑道:“其实没什么,培训是在基地进行的,零危险。然后就可以接受一个为期8周的护林工作,新人跟着老手组成小队,也许期间小队会抓到几个偷猎者,通常都不会交火的,还比不过开车在路上的危险程度。”

    他不怕挨苦,也不怕危险,我想去,我想去,我想去!

    战争不是他喜欢的,但一身军装拿着枪走在大草原上对抗坏人保护动物,这是他从小的心愿之一。这也肯定会是一段很棒的人生经历,能使他更加成长为一个男子汉。他还想拍护林员题材的电影,亲身经历一定会有帮助。

    “6周加8周就是……”莉莉算起数来。叶惟道:“差不多100天,三个月。如果9月去,12月就回来。”

    莉莉温柔的说:“我刚要告诉你,我确定参加克利翁了。”

    英国贵族社会有个传统,年满18岁的贵族少女会在特定的一天穿上最漂亮的衣服去拜见女王,以示每年的社交季节开始。法国著名时尚品牌让-巴杜在1957年复兴了这盛事,1968年的五月风暴让它终结,1991年恢复。每年11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在巴黎协和广场的克利翁酒店举行,这就是克利翁名门少女成人舞会。

    它不但是巴黎社交界最重要的年度活动,也是全球时尚界的一次较量,每位少女的衣服都会是大师手笔。

    想参加的少女不计其数,但克利翁有一套严格的嘉宾挑选标准,首先要出身名门,外貌要漂亮,学历要够高,为人要知书达礼、聪明温和。有坏脾气和不良名声的都会被涮掉,因为候选嘉宾实在太多了。

    就这么一批世界各地的名门贵族、明星名人、富翁高官等的18岁千金们届时齐聚克利翁,在盛大的慈善舞会上展现美丽。

    莉莉将要参加今年的舞会,而“女魔头”安娜-温图尔将为她打造一条公主长裙。

    “酷!”叶惟为她高兴。每年的克利翁受全球媒体瞩目,这样的闪亮登场很能帮助莉莉建立自己的形象。他思索道:“在同一个时间,你在巴黎做慈善,我在南非做慈善,这很有意思。”

    莉莉这就有些不高兴了,非要说出来吗,“我想你陪我一起出席舞会。”

    “你爸爸妈妈会陪你去吧?”叶惟问。莉莉点头:“他们会去,自费的。”他说道:“那不就行了。”她嗔道:“我想你去!你个混蛋。”他不由笑了起来:“那到时候我到法国去,会有假期的。”

    “你已经决定了吗?”莉莉明白他的心愿,反偷猎也真的很酷,但是。

    “我还没决定。”叶惟望望夜空,看看她,“我不知道。”他不舍得离开她和家人,可是不离家又怎么做事,100天也不算多。

    莉莉轻捶他的肩膀,“我只是担心。我理解的,我们有那么多年轻的梦想,我们应该互相支持着去实现它们,不是吗?”

    “是的。”他对她点点头,“我还是没有决定。等我们旅游一个月后吧,也许我到时候很想很想复出拍电影呢,办一家大公司;也许仍然想去南非,那我就报名。”他笑望向星空,“我不知道,但我会知道的。”

    “你知道了就告诉我。”她笑看着他,也是,环游世界的盛夏才是接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