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叶惟有四家电影公司,惟朵图像,追梦联盟,悬崖电影,年轻活力,其中后两家是个人独资,全部都近乎皮包公司。这样的公司每个独立制片人都会有,一个一个项目地做,最小的规模。

    传奇影业、华登传媒等是更大的规模,有稳定的合作大公司,每年的制片项目量和总制片投资额都有阶段计划,但不做发行。

    狮门、韦恩斯坦、相对论传媒等又是更高规模,开发、制作和发行影片的能力与业务都有,并且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业界称为迷你主流公司。虽然和六大主流公司相比,它们的架构小了很多,但五脏俱全,或多或少在和六大竞争。

    这些都叫独立电影公司。在全美影视业有十万多家,它们不是每家都有完整的产业链,但可能有自己的几项强点,在某方面具有竞争力。所以大部分中小公司会根据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来确定自己运作的主要业务,从而在影视产品的开发、制作和发行产业链中占有某一块位置。

    他的公司的竞争力都在开发制作环节,全赖于他。所以除了他自己的项目,还只是悬崖电影在《狗狗的圣诞节》、《驱魔录像2》、《朱诺》上有过投资,另外买下《半个尼尔森》再交给ifc发行。

    传奇影业想和他的合作还是老一套,而狮门想并购悬崖电影。

    狮门一直都像一条贪吃蛇,通过吞下其它公司扩大自己,乔恩-菲尔海默的最新目标是悬崖。《驱魔录像》、《冬天的骨头》等资源是轻的,关键是他这个人。

    “惟格。”乔恩在面谈晚餐中满脸渴望,“狮门可以没有我,不能没有你。”

    叶惟就听着,狮门老板弗兰克-古斯塔、大财主保罗-艾伦在电话中也都这么恳切说,邀请他去哪里哪里玩,像他很有空似的。

    他现在合作最紧密的就是狮门、派拉蒙/梦工厂和ifc,《欺凌之夜》和ti女t私tw不出意外都会交给它们中哪家发行。狮门如今打的主意是绑定他,并购悬崖、接受他的注资让他成为小股东是第一步,第二步是任职他为制片部的高管,参与开发的决策、制片的监制,像斯皮尔伯格之如梦工厂。当然他的权力不会那么大和稳固,没什么犯错空间,重点还是他自己的项目。

    狮门去年最卖座的影片是《灵魂冲浪人》,其次是《电锯惊魂3》。

    如果他加入狮门,能带去助力是肯定的;而对于他自己,19岁在迷你主流公司担任高管,共同抓着每年多个项目的生死大权,做些年头做出成绩的话,不管是自己出来开公司,或被六大招收当高管,或就在狮门升官发财,都是前景光明。

    问题是…他很忙的啊!办公室那些事情想想都打消热情,但这确实是个好机会,因为他看得到狮门的巨大潜力。

    保罗-艾伦知道他的性子,让他屈在会议室与别人扯皮他总有些不情愿,所以艾伦另有算盘,以前就谈过的,投资他一亿几千万做大一家核心业务为制片的独立公司,像传奇影业那种规模定位。

    迷你主流公司的大部分高管都曾在六大任职,艾伦投资狮门时钦定了索尼影视娱乐电视集团前总裁的乔恩-菲尔海默,而这回艾伦看中了刚刚以其开发的《无间行者》大出风头的华纳兄弟制片部高级副总裁“丹”林暐。

    三十多岁的林暐出生于台湾,是个国际食品行业高管的儿子,小时候移居美国,宾大沃顿商学院学士,哈佛商学院硕士。1999年离开哈佛第一天就进入华纳兄弟就职,一步步到了现在,他监制的电影还包括《飞行家》、《忍者神龟》、《史前一万年》等。

    相比菲尔海默,林暐还嫩了点,但如果只说开发监制的本事,奥斯卡最佳影片他都已经搞出来了。

    现在的情况是无论如何,林暐都即将从华纳离职,成立自己的电影公司,差了就工作室规模,好了就传奇影业的规模。但钱没有托马斯-图尔多,没钱也就没多少的天才友谊,传奇有扎克-施奈德和克里斯托弗-诺兰,丹有谁呢?

    《死亡幻觉》(2001)的导演兼编剧理查德-凯利,26岁时处女作一片成名,然后害怕失败,隔了五年执导新作《南方传奇》才出来,还真失败了,1700万制片费只有37万全球票房。

    保罗-艾伦给了林暐另一个方案,说动叶惟一起创业。艾伦负责出钱,林暐负责管理,叶惟负责创作。

    而在合资和发行方面,林暐有华纳、威秀等的人脉关系,叶惟有派拉蒙、安培林、普雷通等,更可以和狮门达成战略合作。在人才友谊方面,叶惟不只是自己,他和好些近几年的新星独立电影人都很好,还能拉拢像温子仁等亚裔人才。

    而且这样,他也不用在公司的运营管理上费心费时,要做的就是拍好自己的电影,也为其它项目把关,说yes或no。

    这样规模的公司,对两人都会是开始另一个层面的行业角逐,林暐是非常稀罕的,要不得再混多少年才有这种机会?在两人的面谈晚餐中,林暐滔滔不绝地游说:“惟,我的制片经验、和大制片厂打交道的能力,你的才华,我们能开创一家大公司!”

    “按理说是这样……”叶惟不是个容易被人口舌煽动的人。

    相比加入狮门,这条路确实让他更心动,虽然会更艰难,更高风险,随时两三年后公司关门大吉,个人声誉扫地。

    但越有挑战,他越有兴趣,还要是很好的时机,很好的合作伙伴。而且“小人得志”的托马斯-图尔有点惹着他了,只要公司发展得好,林暐这句话说到他心坎里“以后我们和传奇影业谁更成功还不一定。”

    资金不是问题,发行也不是问题,决定成败的就是作品,作品是最大的权力。

    去他的扎克-施奈德,去他的克里斯托弗-诺兰,去他的彼得-杰克逊,叶惟跃跃欲试。然而一旦开始,很多事情都会不一样,新公司就等于买下了一大片荒地,他是开荒的那头牛。

    “我会考虑的。”他暂时就这么答复林暐和保罗-艾伦。

    这不是唯一的资金橄榄枝,他就自己接受投资做大一家制片公司也行,自己的项目再加上每年开发两三个项目。

    加入狮门?和林暐开新公司?只加大自己公司的规模?其实无论哪条路,叶惟从来有着大展宏图的心愿,不管怎么样,未来一定会去拼搏尝试。但是不是现在?

    或者继续当一头自由自在的独狼?

    ……

    夏天越来越炎热,时间走近六月底。

    《欺凌之夜》的试映调查结果偏好,可靠度却值得怀疑。极端分子毕竟只是极少数,普通观众能参加试映会又心情愉快,他们的意见有多少参考价值?丽兹也出席了一场试映,看过后很激动,电话中对他的担忧表示不解:“人们没那么蠢吧?难道看了《朱诺》就要去怀孕吗?朱诺很酷啊!”

    叶惟感觉有点道理,难道看了《朱诺》就怀孕疯潮吗?谁知道呢,青少年!

    虽然都可能搞出人命,差别太大了。《欺凌之夜》的发行仍然未决,而不管他加不加入,狮门想重金买断这部影片。狮门喜欢争议性,更懂得怎么运用争议性去吸引观众走进影院。如果要北美发行,交给狮门十分适合。

    最近他忙着完成ti女t私tw的后制,徘徊在人生十字路口,行业则正在风起云涌。

    编剧工会(wga)和电影电视制片人联合会(amptp)的合同10月31日到期,双方的谈判委员会磨刀霍霍了几个月,得到成员们的多数支持下,各拟出了新协议,即将在七月份开始谈判。

    这件事牵动全行业的利益分配,已经每天流言四起,各家主创工会内部奔走呼喊。

    谁都知道这将是一场斗争,dvd销售的剩余报酬从0.3%升至0.6%,互联网下载的剩余报酬则由0%变为0.6%,光是这两项就注定要争个不停。以前互联网新媒体只有盗版没有利润,大家也就不在意;现在日益整治和发展,这块蛋糕越来越大,再不分钱当然太过不公平了。这项同样为0%的演员工会已经表明态度,“我们也要得到应得的东西。”

    amptp怎么肯轻易开这个口子?不分钱的理由很简单,你们没有这个权利那个权利,相反早已免费允许片商在任何新媒体平台使用整部影视产品,不分!

    谈判就是这样,即使amptp有意接受分0.3%也要先苛刻地压压价,再在拉锯战中争取拉到0.2%。而且拖延战术利于分化编剧、导演和演员的联盟和每家工会的内部,起义都要一鼓作气,时间拖得一长,人心就散了。

    所以wga持续鼓动着成员们,已经做好准备一谈判破裂、合同到期,就趁士气高人心齐的时候罢工。一旦编剧们罢工,拖延战术就是整个行业全输。谁的损失大?是本来就没什么收入和工作的编剧,不还是要做项目、要播电视节目、要办颁奖季的片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编剧们每次罢工都能拿到胜果,不过不会是一开始喊的数字。

    这些大家都心知肚明,就看谁更强硬、更能抗了。

    叶惟是什么阵营?最尴尬的阵营“创作制片人”,几乎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的编剧同时是老板。

    支持谁?如果编剧闹罢工要声援吗?布瑞恩劝他少掺和这件事,就由那些谈判领导人去斗。

    叶惟还真不准备怎么掺和。这场仗最受影响的电视业打头阵,电影业只会部分受影响,因为电影项目的剧本大都早就放在那里,大公司还堆积了一座座剧本山。但他绝对支持编剧们的合理诉求:“绘蓝图的人应该得到应得的尊重和利益!这不能只是说说而已,而要抗争到底!”他就这么告诉好友们,这么回复wga谈判委员会的游说。

    如果有需要,他也绝对支持罢工,那就不用工作了,虽然他拍电影不用依赖其他编剧。

    要是下个月开始就谈崩,一定会谈崩,11月开始罢工,那就该准备好做点别的事情了!

    哇哦,太棒啦!

    这兴奋的心情忽然让他明白,自己还在渴求息影。

    ……

    “你说我真有息影过吗?”

    “唔,没有。”

    海风吹拂着星空下的太平洋帕利塞德,住所的凉亭,叶惟和莉莉倚偎地坐在靠椅上倾谈。他闻言轻叹,“是啊!算上联合制片的《朱诺》,我今年都有三部电影了。”她说道:“你要休息一阵子,假期就到了。”

    叶惟想着道:“我感觉我的人生到了又一个转折点,有那么多的选择,但我似乎最想做点别的事情。”莉莉眨眸问:“比如?”他笑了声说:“我告诉过你,我想去非洲当护林员。我了解过南非的protrack反偷猎队!它是南非的第一个私人反偷猎组织,成立十几年了。”

    他看着她,越说越有点激动:“我完全符合去当志愿者的条件,先是一个为期6周的反偷猎培训计划,学习怎么在草原扎建适合的营地、防御袭击者、寻找水源和生火等那些野外生存技能,还有伏击偷猎者、发现陷阱、追踪和反追踪、射击、急救……”

    “听上去很危险。”莉莉有点听急了,这不同去卡灵顿试训。

    “是的…是存在一点危险。”叶惟微微地耸肩,“我爱动物,那些大象、犀牛,我真的想为保护野生动物出一份力量。那里总是需要、也总是会有被激情和梦想驱去的年轻人帮助阻止残酷的屠杀,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莉莉皱着粗眉,“但这很危险……”

    他用力地搂搂她的肩膀,笑道:“其实没什么,培训是在基地进行的,零危险。然后就可以接受一个为期8周的护林工作,新人跟着老手组成小队,也许期间小队会抓到几个偷猎者,通常都不会交火的,还比不过开车在路上的危险程度。”

    他不怕挨苦,也不怕危险,我想去,我想去,我想去!

    战争不是他喜欢的,但一身军装拿着枪走在大草原上对抗坏人保护动物,这是他从小的心愿之一。这也肯定会是一段很棒的人生经历,能使他更加成长为一个男子汉。他还想拍护林员题材的电影,亲身经历一定会有帮助。

    “6周加8周就是……”莉莉算起数来。叶惟道:“差不多100天,三个月。如果9月去,12月就回来。”

    莉莉温柔的说:“我刚要告诉你,我确定参加克利翁了。”

    英国贵族社会有个传统,年满18岁的贵族少女会在特定的一天穿上最漂亮的衣服去拜见女王,以示每年的社交季节开始。法国著名时尚品牌让-巴杜在1957年复兴了这盛事,1968年的五月风暴让它终结,1991年恢复。每年11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在巴黎协和广场的克利翁酒店举行,这就是克利翁名门少女成人舞会。

    它不但是巴黎社交界最重要的年度活动,也是全球时尚界的一次较量,每位少女的衣服都会是大师手笔。

    想参加的少女不计其数,但克利翁有一套严格的嘉宾挑选标准,首先要出身名门,外貌要漂亮,学历要够高,为人要知书达礼、聪明温和。有坏脾气和不良名声的都会被涮掉,因为候选嘉宾实在太多了。

    就这么一批世界各地的名门贵族、明星名人、富翁高官等的18岁千金们届时齐聚克利翁,在盛大的慈善舞会上展现美丽。

    莉莉将要参加今年的舞会,而“女魔头”安娜-温图尔将为她打造一条公主长裙。

    “酷!”叶惟为她高兴。每年的克利翁受全球媒体瞩目,这样的闪亮登场很能帮助莉莉建立自己的形象。他思索道:“在同一个时间,你在巴黎做慈善,我在南非做慈善,这很有意思。”

    莉莉这就有些不高兴了,非要说出来吗,“我想你陪我一起出席舞会。”

    “你爸爸妈妈会陪你去吧?”叶惟问。莉莉点头:“他们会去,自费的。”他说道:“那不就行了。”她嗔道:“我想你去!你个混蛋。”他不由笑了起来:“那到时候我到法国去,会有假期的。”

    “你已经决定了吗?”莉莉明白他的心愿,反偷猎也真的很酷,但是。

    “我还没决定。”叶惟望望夜空,看看她,“我不知道。”他不舍得离开她和家人,可是不离家又怎么做事,100天也不算多。

    莉莉轻捶他的肩膀,“我只是担心。我理解的,我们有那么多年轻的梦想,我们应该互相支持着去实现它们,不是吗?”

    “是的。”他对她点点头,“我还是没有决定。等我们旅游一个月后吧,也许我到时候很想很想复出拍电影呢,办一家大公司;也许仍然想去南非,那我就报名。”他笑望向星空,“我不知道,但我会知道的。”

    “你知道了就告诉我。”她笑看着他,也是,环游世界的盛夏才是接着。

第643章 那么多个项目    在媒体大众的眼中,叶惟最近相当低调,即使是曼联举起联赛冠军奖杯、输掉足总杯这些大事,又被《太阳报》等媒体打趣“弗格森的秘密武器永远是个秘密”等,叶惟在社交网络上都只是平常的庆祝和惋惜。

    这个另类巨星会不会续约?球迷们和影迷粉丝们又一次紧密关注,曼联的态度一直没变“我们会全力把他留在曼彻斯特。”这被一些球迷调侃“把叶惟送到曼城去就对了。”

    英国时间刚到了6月1日,多少有些出人意料,叶惟在社交网络发表长文回顾了这段经历并宣布了他的决定。该篇名为《最好的空白》的文章中分享了一些他在卡灵顿的球员生活,感谢了教练、队友、球队、球迷、粉丝等,更诉说了些心路:

    【独自绽放是一件有趣而痛苦的事情,你明知道荆棘路的尽头是片空白,你还是继续走下去。

    回想起来,先是试训,再是签约,我是那么踌躇满志。对自己的信心,对足球的爱,对实现家人朋友的期望的兴奋,对付出的汗水的回报憧憬,都在第一次穿上我的37号球衣时爆发。我从房间这头走到那头,忘记了自己想做什么,好一阵才想起来,我要打电话回家和家人共享喜悦,当电话打过去,我又不会说话了。

    然而生活不全部会照着你的努力和期愿而前行,劳工证申诉失败,所有一切都开始枯萎。那时候又恰逢我们在奥斯卡颁奖礼毫无收获,双重打击之下,我很是心灰意冷。

    这两种滋味大概每个人都会尝过,又大概会因此得到安慰,激励,启发,因此告诉自己“加油”!那时我决心挑战自己,我要走到这趟旅程的尽头,瞧瞧那里的空白。

    然后我做到了,瞧见了,那是一片平静的空白,没有成功的骄傲,也没有失败的低落。

    人生的悲剧太多,喜剧也不少,它们都会把你带进一种动人的情感波动中,那都是为之叹息、为之笑语的回忆。这片空白却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因为它会让最真实的你自己显现,也让你看见最重要的人和事。

    我看着这片空白,真正坦然地面对自己,那些希望和欲望,光明和黑暗,不受别人的影响,连自己脑海中所有的矛盾挣扎都被抛到一边,只是如此清晰地看到,现在的我要怎么做,才会确切地感到我在路上?

    我将不会和曼联续约,也不会为其它足球俱乐部征战。我短暂的足球运动员生涯暂告一段落了,未来的事说不准,但现在该是另一个开始了。电影?我从未离开。其它事情?都有可能。

    无论如何,无论再面对着什么,好的坏的善的恶的,我都有了平静的经验。我老了吗?我不爱它,但我喜欢它。它让我更谦和,又更自信了。这是一种感觉,我战胜了自我,这次是这样,下次也可以是这样。

    时常想一些创作者如何忍受一生的潦倒磨难而完成那些惊人的创作,又时常想芸芸众生如何能在世间交织挣扎。

    我想这种或长久中或顷刻间的宁静,正是支撑人类走到生命尽头的空气。

    也许在世俗中能实现的只有世俗的追求,也许理想和艺术的宿命就是自身的破灭。

    站在阳光之下,站在星空之下,我都知道,我并不是独自绽放的惟一。】

    ……

    别看叶惟平时嬉笑怒骂、毒舌、口花花,这篇《最好的空白》让人们再次见到他的感性。不过就算是这么真挚,惟黑们的冷嘲热讽仍然涌去,一部分球迷则非常失望,这就不踢了!说好的曼联新中场核心呢?

    在叶惟发表长文后,曼联官方随之发表祝愿,并且不排除会有热身赛的合作,叶惟有红魔的血液云云,37号球衣还在发售。

    这事总算定了下来,影迷们又感动又高兴,viy该“复出”拍新项目了吧!粉丝们怎么看都觉得推特等地一众少女演员的祝福有点欢天喜地,踢过职业足球了,跟“老女人”拍过电影了,回来吧。

    《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在公众的关注中从开拍到杀青,没传出什么绯闻,但在已发布的一些片场工作照里,看上去叶惟和娜塔丽-波特曼等人相处很好。而同样令人期待的《欺凌之夜》也接连有新消息,早在五月初,詹妮弗-劳伦斯就在推特上大嘴巴说:“在内部放映会看过《欺凌之夜》了,天啊……我还没回过气来。”

    什么时候能看到这两部电影?影迷粉丝们已经把它们列进必看影片的名单,可别说上映日期了,它们的发行商都还没定。

    叶惟的球员退役决定真的让整个电影业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只要他好好拍电影,就有了各方面合作的机会。对于狗仔队也是个好消息,在机场就被捕获的叶惟回到洛杉矶了!

    ……

    叶惟一回到家的前院,托托就陷入癫狂,欢喜得不停往他身上扑跳,甚至箍抱着他吠叫呜嚎起来,朵朵在旁边转来转去。老爸老妈用dv拍了下来,他看着也真是感动,就把这段影像以“托托两个半月没见我,于是……”为题上传到诱tube。没想到头号坏蛋狗又火了,竟然被称为诗人一般的狗狗,扑人明明是不良习惯。

    托托扑他,他狠狠地捏朵朵的脸蛋,朵朵求救,被老妈骂,被老爸拉去看看牙齿保养得怎么样,得到100%新鲜度的高度评价。

    跟朵朵踢球,让她见识到什么叫职业选手,对她说“我愚蠢的妹妹啊,想赢我的话,憎恨我吧,然后丑陋地活下去。”朵朵理都没理他就拍着球走了,那不是排球!她说“别忘了门将!”不错不错,有队长的风范。

    跟爸妈一起下厨煮饭,他现在为人平和了很多,更加享受这些家庭乐趣。

    回到洛杉矶的第二天是周六,门票早就预订好了,一大清早的,叶惟和莉莉带上朵朵开车前往加州迪士尼乐园!差不多一年前他们也去迪士尼乐园玩了次,心情和气氛却完全不同。

    今天朵朵一路摇头晃脑地高歌,有时候莉莉也唱,大多时候他也唱。朵朵是不错的吉祥物,但他和莉莉一致同意,无声无星乐队不需要多一个女高音。

    “啊啊啊!!!”在刺激的马特洪雪橇过山车上,三人和其他游客都尖叫不断。下了过山车后,他们看起买的抓拍系统拍下的照片,还真有不少精彩时刻,叶惟看着这张莉莉张大嘴巴、朵朵眼睛直瞪,后面的自己气定神闲,笑得几乎满地打滚。

    莉莉翻白眼的撑着腰看他,“知道了,知道你胆子最大。”

    “哥哥,你是吓傻了吧。”朵朵不服气。

    “哈哈哈哈哈!”叶惟不用说什么,就是狂笑不已:“哇嗬嗬!”朵朵做着鬼脸转身走去。他朝她喊道:“别惹一个你惹不起的人!因为你只是个小娃娃。哈哈哈哈!”

    “哥哥你欺负我!”朵朵回头气说。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叶惟说。

    “别听他的,他是个大傻瓜。”莉莉清笑地摇头,真拿这对兄妹没办法。

    两人笑着跟上奔跑开去的朵朵,乐园里人山人海的,不跟紧一点都会走失。

    10月21号满7岁的朵朵已经长成了个小姑娘,可爱健康,聪明伶俐,活泼好动,古精灵怪的,有时候很难缠,总体上很懂事。有这样的妹妹,叶惟觉得真是人生一大快事,不过……

    “一阵子没见,这小不点又长高了。”他对莉莉感叹,“越来越没小孩的感觉。”

    莉莉点头说:“我刚认识朵朵的时候,她就这么高。”她的手掌比了比,“像块大糖果。”

    “那时候她才刚3岁,还不够身高玩马特洪雪橇。”叶惟说着一笑,“时间真会改变很多东西。”莉莉嘟嘴地嗯了声。一看她故作女孩姿态,他就搂住她的肩膀,“比如让我们越来越好。”她微笑了。

    “过来啊!”朵朵在前面招手着叫喊,“我们去鬼屋,看谁怕!”

    两人边跟去边笑谈,叶惟笑道:“这小屁孩根本什么都不懂。”莉莉嗔笑说:“她以后会知道她哥哥有多么能吓人。”

    “拜托,我不是变态,我真不是!”

    “也不是个老实人。”

    ……

    六月份首周末后,叶惟就投入到ti女t私tw的后制工作中。虽然镜头素材少,也不用原创配乐,但时间还是很紧张。下个月的ia环游世界计划不可动摇,所以这个月内必须搞定。

    这个月莉莉也要努力工作,主持一些尼克频道的路演、出席时尚慈善活动等。

    身在洛杉矶,他的生活怎么都不可能比在曼彻斯特艰苦,伙食改善了,夜生活也有了,像和女朋友去约会看场电影。《一夜大肚》果然搞笑得很,正叫好卖座,它的成功使《朱诺》的行情跟着水涨船高。

    他真不是变态,但ti女t私tw让长期合作的剪辑师苏珊妮-海因斯“有些下不了手”,不就是些尸块道具吗。

    时间在忙碌中过去,《欺凌之夜》的试映调查有吉娅负责,而他的事务不只是ti女t私tw的后制。

    莉莉想尝试演演电影,她和他早已谈过。她的想法没错,就像艾伦,没名气之前谁知道艾伦是谁。一边发展新闻,一边发展电影,这样走起来就有更多机会。

    莉莉的外貌、才华、态度、家世都好中之好,演技是个问题,可她不是目标奥斯卡影后,哪怕毫无进步地仅凭本色表演,以她的条件,要当大明星只需要时间、努力和许些好运。他也不清楚她的父母能为她如何打开通道,可拿到好的试镜机会太容易了,银幕首秀能拿女主角拿女主角,再不然往一部十拿九稳的好电影里演个配角混混熟脸打开局面,如果一不小心那电影叫好卖座还入围奥斯卡最佳影片,那不得了。这是她的经纪思路,也最适合她多线发展,还想读大学。

    叶惟知道她不太想一出道就演他的电影,她有她的骄傲。

    但不妨碍他做好准备,其实有什么呢,电影的事用电影说话,导演和演员的情侣档、夫妻档多了去了。

    迪士尼的《白雪公主与七武僧》对他一直是开放态度,最近的消息是《地狱神探》的导演弗朗西斯-劳伦斯接近执导,袁和平转为武术指导,“白雪公主”意向定下的人选不是谁,是娜塔丽-波特曼。

    叶惟在片场问过,波特曼说是有这回事,还希望他接手这个项目。如果他接手,白雪公主一定不是她。不是说无论如何都是莉莉,他是真的搞不懂波特曼怎么长得像“白雪公主”了,詹妮弗能演吗?西尔莎,丽兹,莉莉,这些能演苏茜的人才是。

    这也是一种刻板印象,可白雪公主本来就有她的特质,在现今女权时代很不酷的背道而驰的特质。“女生需要拳头而不是王子”才是现在,所以白雪公主要学神秘的东方武学……要照顾传统又要适合时代,何必呢!

    所以他向来对这个项目兴趣不大,尤其明白现在莉莉多半不能胜任这样一个角色。

    从复活节假期后,叶惟有空就读起一些少女主角的小说。

    艾丽西卡严重推荐了他读已故的瑞典作家斯蒂格-拉尔森的“千禧年三部曲”,它是套近几年轰动瑞典的超级畅销书。可他不懂瑞典语,而第一本《憎恨女人的男人》的英文译本《龙纹身的女孩》预定明年1月才出版。

    然后他拿到了雷吉-凯兰德的内部稿件,他读得入了迷。但对于他,它有两个问题,一是风格阴暗,二是不适合莉莉演,倒非常适合艾丽西卡演……看来某人的心计得逞了。因为他正让团队去取得它的电影拍摄版权,不管他自己拍不拍,这绝对是个能拍成好电影的项目。而等英文版一出,它很可能也会造成轰动,到时候再拿它的改编权就难得多了。

    他最近也读了朱迪-皮考特的《姐姐的守护者》,是关于一对姐妹、一个家庭的感人故事。姐姐凯特从小患有白血病,妹妹安娜作为骨髓救兵的角色来到世上,安娜自小为了给姐姐作捐赠受尽苦痛,13岁时面对不得不捐出她一个肾给凯特,她忽然找到律师要状告父母拿回身体的自主决定权。故事的后来才揭开,原来是凯特要安娜那么做的,因为她不想妹妹过上不正常的生活。

    这故事也挺好,但有一个问题,要演凯特就得剃掉头发和眉毛。莉莉要动她的眉毛,他都跟她急。

    《姐姐的守护者》不是很好的选择,叶惟又动了自己定制的念头,像《2001太空漫游》那样找个作家做小说+电影的同时开发,一个关于患病少女的青春爱情故事。

    无论是不是和莉莉合作,他都心动着想拍这么一部清新感人的电影,断手五部曲实在暂时拍够了,而“苏茜和雷”那种感觉的故事没拍过瘾,也没演够,他想亲自出演男主角……不过如果找丽兹来演,后果不堪设想。最好是莉莉。

    几经磋商后,叶惟找到了快30岁的作家和博主约翰-格林合作,格林这几年相继出版了《寻找阿拉斯加》、《那么多个凯瑟琳》这两本青少年小说,都倍受赞誉,销量也很好。

    一开始他联系上格林,对方兴高采烈的还以为他看中了《那么多个凯瑟琳》。这书确实很有意思,也让他很有感觉:

    主角科林-辛格尔顿是个iq超过200的神童,很难相处,总是担心自己成年后失去“天才”的称号,从小到17岁只约会“凯瑟琳”他已经约会过19个名字格式为kathe日ne-xix的女孩。高中毕业后上大学之前,科林和最好朋友哈桑开车踏上公路旅行,然后遇到少女琳赛和她的朋友卡特丽娜,青春的故事开始了……

    叶惟有考虑把它拍成一部青春公路片,但这不是他找格林的目的。格林对他的合作设想满怀兴趣,说早就也有类似的想法,他以前在儿童医院做过学生牧师,那给了他很大灵感。

    叶惟没做过,但《姐姐的守护者》里凯特与另一患病少年的爱情部分很对味道,两人一合计,一位癌症好女孩和一位癌症坏小子的爱情和人生,最后当然要死人,现代青少年版的《爱情故事》,不过该轮到男孩死掉了,而以后女孩也会死。格林以莎士比亚的一句台词把项目暂时命名为《星运里的错》。

    匆匆忙忙是写不出好故事的,约翰-格林要找灵感完善想法、酝酿、创作、修订,他要改编为剧本,这真是急不来。

    1932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大饭店》开创了一种电影结构类型,一群人物在一个地方来来去去,互不认识但被串联成故事和群体,伍迪-艾伦就超喜欢用这种“大饭店模式”。

    叶惟有时候真被詹妮弗等家伙烦死,像是欠了她们的,拍部之如叫《巴啦巴啦大饭店》的电影把一帮未来女孩全部塞进去一次还清挺好。当然对于提供一个舞台给艾玛、丽兹、詹妮弗、布丽等人同台飙戏,他感到兴奋。

    这还只是个想法,抽不出空去深思剧本。

    那么多个项目,它们都不属于商业大片。他对大片并不是没有冲动,突破现实、挥洒想象力、高片薪、全球大宣发……哪会有人不喜欢。不说《白雪公主》等那些橄榄枝,他自己也从来不缺想法,还可以改编一些钟爱的漫画和小说。

    只是从制片到宣传上映,大片一做至少就两年。是用两三年的时间做一部大片,还是两三年的时间做五六部小片?尽管是心平气和,他还没有答案。而且现在的十字路口不仅仅是新项目的选择,还有公司的发展。

    或者说,作为老板,他在行业中的发展,同样有很多的橄榄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