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媒体大众的眼中,叶惟最近相当低调,即使是曼联举起联赛冠军奖杯、输掉足总杯这些大事,又被《太阳报》等媒体打趣“弗格森的秘密武器永远是个秘密”等,叶惟在社交网络上都只是平常的庆祝和惋惜。

    这个另类巨星会不会续约?球迷们和影迷粉丝们又一次紧密关注,曼联的态度一直没变“我们会全力把他留在曼彻斯特。”这被一些球迷调侃“把叶惟送到曼城去就对了。”

    英国时间刚到了6月1日,多少有些出人意料,叶惟在社交网络发表长文回顾了这段经历并宣布了他的决定。该篇名为《最好的空白》的文章中分享了一些他在卡灵顿的球员生活,感谢了教练、队友、球队、球迷、粉丝等,更诉说了些心路:

    【独自绽放是一件有趣而痛苦的事情,你明知道荆棘路的尽头是片空白,你还是继续走下去。

    回想起来,先是试训,再是签约,我是那么踌躇满志。对自己的信心,对足球的爱,对实现家人朋友的期望的兴奋,对付出的汗水的回报憧憬,都在第一次穿上我的37号球衣时爆发。我从房间这头走到那头,忘记了自己想做什么,好一阵才想起来,我要打电话回家和家人共享喜悦,当电话打过去,我又不会说话了。

    然而生活不全部会照着你的努力和期愿而前行,劳工证申诉失败,所有一切都开始枯萎。那时候又恰逢我们在奥斯卡颁奖礼毫无收获,双重打击之下,我很是心灰意冷。

    这两种滋味大概每个人都会尝过,又大概会因此得到安慰,激励,启发,因此告诉自己“加油”!那时我决心挑战自己,我要走到这趟旅程的尽头,瞧瞧那里的空白。

    然后我做到了,瞧见了,那是一片平静的空白,没有成功的骄傲,也没有失败的低落。

    人生的悲剧太多,喜剧也不少,它们都会把你带进一种动人的情感波动中,那都是为之叹息、为之笑语的回忆。这片空白却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因为它会让最真实的你自己显现,也让你看见最重要的人和事。

    我看着这片空白,真正坦然地面对自己,那些希望和欲望,光明和黑暗,不受别人的影响,连自己脑海中所有的矛盾挣扎都被抛到一边,只是如此清晰地看到,现在的我要怎么做,才会确切地感到我在路上?

    我将不会和曼联续约,也不会为其它足球俱乐部征战。我短暂的足球运动员生涯暂告一段落了,未来的事说不准,但现在该是另一个开始了。电影?我从未离开。其它事情?都有可能。

    无论如何,无论再面对着什么,好的坏的善的恶的,我都有了平静的经验。我老了吗?我不爱它,但我喜欢它。它让我更谦和,又更自信了。这是一种感觉,我战胜了自我,这次是这样,下次也可以是这样。

    时常想一些创作者如何忍受一生的潦倒磨难而完成那些惊人的创作,又时常想芸芸众生如何能在世间交织挣扎。

    我想这种或长久中或顷刻间的宁静,正是支撑人类走到生命尽头的空气。

    也许在世俗中能实现的只有世俗的追求,也许理想和艺术的宿命就是自身的破灭。

    站在阳光之下,站在星空之下,我都知道,我并不是独自绽放的惟一。】

    ……

    别看叶惟平时嬉笑怒骂、毒舌、口花花,这篇《最好的空白》让人们再次见到他的感性。不过就算是这么真挚,惟黑们的冷嘲热讽仍然涌去,一部分球迷则非常失望,这就不踢了!说好的曼联新中场核心呢?

    在叶惟发表长文后,曼联官方随之发表祝愿,并且不排除会有热身赛的合作,叶惟有红魔的血液云云,37号球衣还在发售。

    这事总算定了下来,影迷们又感动又高兴,viy该“复出”拍新项目了吧!粉丝们怎么看都觉得推特等地一众少女演员的祝福有点欢天喜地,踢过职业足球了,跟“老女人”拍过电影了,回来吧。

    《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在公众的关注中从开拍到杀青,没传出什么绯闻,但在已发布的一些片场工作照里,看上去叶惟和娜塔丽-波特曼等人相处很好。而同样令人期待的《欺凌之夜》也接连有新消息,早在五月初,詹妮弗-劳伦斯就在推特上大嘴巴说:“在内部放映会看过《欺凌之夜》了,天啊……我还没回过气来。”

    什么时候能看到这两部电影?影迷粉丝们已经把它们列进必看影片的名单,可别说上映日期了,它们的发行商都还没定。

    叶惟的球员退役决定真的让整个电影业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只要他好好拍电影,就有了各方面合作的机会。对于狗仔队也是个好消息,在机场就被捕获的叶惟回到洛杉矶了!

    ……

    叶惟一回到家的前院,托托就陷入癫狂,欢喜得不停往他身上扑跳,甚至箍抱着他吠叫呜嚎起来,朵朵在旁边转来转去。老爸老妈用dv拍了下来,他看着也真是感动,就把这段影像以“托托两个半月没见我,于是……”为题上传到诱tube。没想到头号坏蛋狗又火了,竟然被称为诗人一般的狗狗,扑人明明是不良习惯。

    托托扑他,他狠狠地捏朵朵的脸蛋,朵朵求救,被老妈骂,被老爸拉去看看牙齿保养得怎么样,得到100%新鲜度的高度评价。

    跟朵朵踢球,让她见识到什么叫职业选手,对她说“我愚蠢的妹妹啊,想赢我的话,憎恨我吧,然后丑陋地活下去。”朵朵理都没理他就拍着球走了,那不是排球!她说“别忘了门将!”不错不错,有队长的风范。

    跟爸妈一起下厨煮饭,他现在为人平和了很多,更加享受这些家庭乐趣。

    回到洛杉矶的第二天是周六,门票早就预订好了,一大清早的,叶惟和莉莉带上朵朵开车前往加州迪士尼乐园!差不多一年前他们也去迪士尼乐园玩了次,心情和气氛却完全不同。

    今天朵朵一路摇头晃脑地高歌,有时候莉莉也唱,大多时候他也唱。朵朵是不错的吉祥物,但他和莉莉一致同意,无声无星乐队不需要多一个女高音。

    “啊啊啊!!!”在刺激的马特洪雪橇过山车上,三人和其他游客都尖叫不断。下了过山车后,他们看起买的抓拍系统拍下的照片,还真有不少精彩时刻,叶惟看着这张莉莉张大嘴巴、朵朵眼睛直瞪,后面的自己气定神闲,笑得几乎满地打滚。

    莉莉翻白眼的撑着腰看他,“知道了,知道你胆子最大。”

    “哥哥,你是吓傻了吧。”朵朵不服气。

    “哈哈哈哈哈!”叶惟不用说什么,就是狂笑不已:“哇嗬嗬!”朵朵做着鬼脸转身走去。他朝她喊道:“别惹一个你惹不起的人!因为你只是个小娃娃。哈哈哈哈!”

    “哥哥你欺负我!”朵朵回头气说。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叶惟说。

    “别听他的,他是个大傻瓜。”莉莉清笑地摇头,真拿这对兄妹没办法。

    两人笑着跟上奔跑开去的朵朵,乐园里人山人海的,不跟紧一点都会走失。

    10月21号满7岁的朵朵已经长成了个小姑娘,可爱健康,聪明伶俐,活泼好动,古精灵怪的,有时候很难缠,总体上很懂事。有这样的妹妹,叶惟觉得真是人生一大快事,不过……

    “一阵子没见,这小不点又长高了。”他对莉莉感叹,“越来越没小孩的感觉。”

    莉莉点头说:“我刚认识朵朵的时候,她就这么高。”她的手掌比了比,“像块大糖果。”

    “那时候她才刚3岁,还不够身高玩马特洪雪橇。”叶惟说着一笑,“时间真会改变很多东西。”莉莉嘟嘴地嗯了声。一看她故作女孩姿态,他就搂住她的肩膀,“比如让我们越来越好。”她微笑了。

    “过来啊!”朵朵在前面招手着叫喊,“我们去鬼屋,看谁怕!”

    两人边跟去边笑谈,叶惟笑道:“这小屁孩根本什么都不懂。”莉莉嗔笑说:“她以后会知道她哥哥有多么能吓人。”

    “拜托,我不是变态,我真不是!”

    “也不是个老实人。”

    ……

    六月份首周末后,叶惟就投入到ti女t私tw的后制工作中。虽然镜头素材少,也不用原创配乐,但时间还是很紧张。下个月的ia环游世界计划不可动摇,所以这个月内必须搞定。

    这个月莉莉也要努力工作,主持一些尼克频道的路演、出席时尚慈善活动等。

    身在洛杉矶,他的生活怎么都不可能比在曼彻斯特艰苦,伙食改善了,夜生活也有了,像和女朋友去约会看场电影。《一夜大肚》果然搞笑得很,正叫好卖座,它的成功使《朱诺》的行情跟着水涨船高。

    他真不是变态,但ti女t私tw让长期合作的剪辑师苏珊妮-海因斯“有些下不了手”,不就是些尸块道具吗。

    时间在忙碌中过去,《欺凌之夜》的试映调查有吉娅负责,而他的事务不只是ti女t私tw的后制。

    莉莉想尝试演演电影,她和他早已谈过。她的想法没错,就像艾伦,没名气之前谁知道艾伦是谁。一边发展新闻,一边发展电影,这样走起来就有更多机会。

    莉莉的外貌、才华、态度、家世都好中之好,演技是个问题,可她不是目标奥斯卡影后,哪怕毫无进步地仅凭本色表演,以她的条件,要当大明星只需要时间、努力和许些好运。他也不清楚她的父母能为她如何打开通道,可拿到好的试镜机会太容易了,银幕首秀能拿女主角拿女主角,再不然往一部十拿九稳的好电影里演个配角混混熟脸打开局面,如果一不小心那电影叫好卖座还入围奥斯卡最佳影片,那不得了。这是她的经纪思路,也最适合她多线发展,还想读大学。

    叶惟知道她不太想一出道就演他的电影,她有她的骄傲。

    但不妨碍他做好准备,其实有什么呢,电影的事用电影说话,导演和演员的情侣档、夫妻档多了去了。

    迪士尼的《白雪公主与七武僧》对他一直是开放态度,最近的消息是《地狱神探》的导演弗朗西斯-劳伦斯接近执导,袁和平转为武术指导,“白雪公主”意向定下的人选不是谁,是娜塔丽-波特曼。

    叶惟在片场问过,波特曼说是有这回事,还希望他接手这个项目。如果他接手,白雪公主一定不是她。不是说无论如何都是莉莉,他是真的搞不懂波特曼怎么长得像“白雪公主”了,詹妮弗能演吗?西尔莎,丽兹,莉莉,这些能演苏茜的人才是。

    这也是一种刻板印象,可白雪公主本来就有她的特质,在现今女权时代很不酷的背道而驰的特质。“女生需要拳头而不是王子”才是现在,所以白雪公主要学神秘的东方武学……要照顾传统又要适合时代,何必呢!

    所以他向来对这个项目兴趣不大,尤其明白现在莉莉多半不能胜任这样一个角色。

    从复活节假期后,叶惟有空就读起一些少女主角的小说。

    艾丽西卡严重推荐了他读已故的瑞典作家斯蒂格-拉尔森的“千禧年三部曲”,它是套近几年轰动瑞典的超级畅销书。可他不懂瑞典语,而第一本《憎恨女人的男人》的英文译本《龙纹身的女孩》预定明年1月才出版。

    然后他拿到了雷吉-凯兰德的内部稿件,他读得入了迷。但对于他,它有两个问题,一是风格阴暗,二是不适合莉莉演,倒非常适合艾丽西卡演……看来某人的心计得逞了。因为他正让团队去取得它的电影拍摄版权,不管他自己拍不拍,这绝对是个能拍成好电影的项目。而等英文版一出,它很可能也会造成轰动,到时候再拿它的改编权就难得多了。

    他最近也读了朱迪-皮考特的《姐姐的守护者》,是关于一对姐妹、一个家庭的感人故事。姐姐凯特从小患有白血病,妹妹安娜作为骨髓救兵的角色来到世上,安娜自小为了给姐姐作捐赠受尽苦痛,13岁时面对不得不捐出她一个肾给凯特,她忽然找到律师要状告父母拿回身体的自主决定权。故事的后来才揭开,原来是凯特要安娜那么做的,因为她不想妹妹过上不正常的生活。

    这故事也挺好,但有一个问题,要演凯特就得剃掉头发和眉毛。莉莉要动她的眉毛,他都跟她急。

    《姐姐的守护者》不是很好的选择,叶惟又动了自己定制的念头,像《2001太空漫游》那样找个作家做小说+电影的同时开发,一个关于患病少女的青春爱情故事。

    无论是不是和莉莉合作,他都心动着想拍这么一部清新感人的电影,断手五部曲实在暂时拍够了,而“苏茜和雷”那种感觉的故事没拍过瘾,也没演够,他想亲自出演男主角……不过如果找丽兹来演,后果不堪设想。最好是莉莉。

    几经磋商后,叶惟找到了快30岁的作家和博主约翰-格林合作,格林这几年相继出版了《寻找阿拉斯加》、《那么多个凯瑟琳》这两本青少年小说,都倍受赞誉,销量也很好。

    一开始他联系上格林,对方兴高采烈的还以为他看中了《那么多个凯瑟琳》。这书确实很有意思,也让他很有感觉:

    主角科林-辛格尔顿是个iq超过200的神童,很难相处,总是担心自己成年后失去“天才”的称号,从小到17岁只约会“凯瑟琳”他已经约会过19个名字格式为kathe日ne-xix的女孩。高中毕业后上大学之前,科林和最好朋友哈桑开车踏上公路旅行,然后遇到少女琳赛和她的朋友卡特丽娜,青春的故事开始了……

    叶惟有考虑把它拍成一部青春公路片,但这不是他找格林的目的。格林对他的合作设想满怀兴趣,说早就也有类似的想法,他以前在儿童医院做过学生牧师,那给了他很大灵感。

    叶惟没做过,但《姐姐的守护者》里凯特与另一患病少年的爱情部分很对味道,两人一合计,一位癌症好女孩和一位癌症坏小子的爱情和人生,最后当然要死人,现代青少年版的《爱情故事》,不过该轮到男孩死掉了,而以后女孩也会死。格林以莎士比亚的一句台词把项目暂时命名为《星运里的错》。

    匆匆忙忙是写不出好故事的,约翰-格林要找灵感完善想法、酝酿、创作、修订,他要改编为剧本,这真是急不来。

    1932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大饭店》开创了一种电影结构类型,一群人物在一个地方来来去去,互不认识但被串联成故事和群体,伍迪-艾伦就超喜欢用这种“大饭店模式”。

    叶惟有时候真被詹妮弗等家伙烦死,像是欠了她们的,拍部之如叫《巴啦巴啦大饭店》的电影把一帮未来女孩全部塞进去一次还清挺好。当然对于提供一个舞台给艾玛、丽兹、詹妮弗、布丽等人同台飙戏,他感到兴奋。

    这还只是个想法,抽不出空去深思剧本。

    那么多个项目,它们都不属于商业大片。他对大片并不是没有冲动,突破现实、挥洒想象力、高片薪、全球大宣发……哪会有人不喜欢。不说《白雪公主》等那些橄榄枝,他自己也从来不缺想法,还可以改编一些钟爱的漫画和小说。

    只是从制片到宣传上映,大片一做至少就两年。是用两三年的时间做一部大片,还是两三年的时间做五六部小片?尽管是心平气和,他还没有答案。而且现在的十字路口不仅仅是新项目的选择,还有公司的发展。

    或者说,作为老板,他在行业中的发展,同样有很多的橄榄枝。

第642章 别那么忧郁    《欺凌之夜》要怎么发行?这个问题横在叶惟的心中。

    列夫和陈诺颇有发言权,他们受过不少校园冷暴力。列夫激动说:“惟哥,这么好的电影,不发行才是造孽啊!”

    陈诺也劝说:“它的发行对我们网站的发展至关重要,现在人们都在期待第一部网络众筹制片的电影能有什么成绩。不在美国发行就会打击这股热情,让普通投资者丧失信心,怀疑它的品质和怀疑这种融资模式的影片能不能发行。”

    “妈的!诺亚,你就是那种人,为了自己把地球毁灭都行。”叶惟怒骂好友。

    “但它明摆着是反欺凌……”陈诺这回强硬的坚持意见,“惟哥,我们管不了我们无法控制的事情。”

    吉娅也倾向于发行,“又不是《我唾弃你的坟墓》,我们这电影是有艺术价值的。它让受欺凌观众在电影世界出了一口气,最后又让人感慨深思,这和《大-麻烟狂潮》的说教也是不同的。”

    “我看了没想杀人,我就觉得其实大家都好愚昧好可怜。”詹妮弗非要给了看法,“这电影因为我才有的,我得参与。”

    诺亚的话有道理,但叶惟并不太担心,50万制片费对现在的他真的太少了,要不是制片匆忙和不想与厂家扯皮,通过mp3等植入广告就可以回本兼赚个翻。如今单是出售英国的版权,投资人们都会有丰厚回报,其它质疑自有方式击破。

    《欺凌之夜》完工了,他全部的业余时间投入到《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的前筹。

    到了12号星期六这周末,莉莉专程来曼彻斯特一趟缓解相思之苦。她看过影片后安慰说:“别那么忧郁,这不是你的错。”她不是说会引发犯罪的隐忧,而是看到他对人性的悲叹。他还能说什么呢,抱着吧!

    莉莉对发行一事也拿不定主意,能不能申请为nc-17级?

    他与mpaa的评级抗争时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先等试映场调查结果再说。

    5月13日,英超第38轮结束,曼联在主场0:1不敌西汉姆,以28胜5平5负积89分夺得联赛冠军结束06-07赛季。

    叶惟和莉莉到老特拉福德球场观看了这场比赛,都穿的37号球衣。当裁判吹响终场的哨声,全场七万六千多名球迷观众爆起山呼海啸般的欢呼,两人也激动大喊,我们是冠军!

    颁奖典礼接着进行,曼联一线队球员们和弗格森等人在绿茵场上举起英超奖杯,接受万民的沸腾:红魔,红魔!

    莉莉说:“在我心中,你是最棒的!”叶惟问:“那就是其实不是喽?”莉莉大笑,“其实也是!”他们拥吻了起来。

    叶惟结束了自己在曼联半个赛季的“征途”,当然合同还没完,足总杯决赛还没踢,但就这样了。这天晚上,他站在卡灵顿训练基地大门口,让莉莉给他拍了一张照片,就头也不回地拉着她走了。

    外界很关心的续约与否,他已经有了决定,不。

    虽然闷了点,他并不讨厌运动员生活,他更是热爱足球,继续为此奋斗也挺好的。但对于他最大的问题是离开家人和莉莉,过去几个月,他真的想念和朵朵打闹,想念和莉莉甜蜜,甚至想念溜托托,想念得叫“赫敏”茜茜,叫“喝水”丹丹,叫“吹风机”弗弗,一天比一天难熬。

    要说这段足球经历,不但是圆了足球梦,也让他更明白到对他而言什么是最重要的。

    莉莉的意见是:“如果你要继续踢,我就该考虑申请哪间英国大学了。”

    “不踢了。”叶惟告诉她,“这里的雨确实太多了点,我不想讨厌下雨。”莉莉点点头,一切尽在爱恋的眼眸中。

    ……

    5月19日,足总杯决赛在伦敦的新温布利球场打响,在全场九万名双方球迷观众的呐喊助威中,切尔西最终以1:0击败曼联捧走冠军奖杯,复仇成功的穆里尼奥和蓝军欢呼雀跃,弗格森和红魔众将败兴而走。

    前一天在曼彻斯特,《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剧组开机拍摄。

    叶惟这次启用了很多老朋友,想试试red-one的肖恩-毛瑞尔扛起摄影机,艺术指导继续是朱莉-贝格霍夫,选角导演是艾维-考夫曼,她挑选了一些很适合的好演员。

    而主演是由他拍板决定的,三位当红花旦都以不同的分红方式加盟,但她们更看重的是这次合作。为了给她们信心,瞧瞧他现在的拍片状态,她们都看了一场《欺凌之夜》。

    娜塔丽-波特曼说:“这些小女孩还真是厉害,再过几年我就得改行当导演了。”瑞秋-麦克亚当斯很有同感,她演的《贱女孩》才过去三年,就感觉已经跟不上潮流,高中生是再也演不了了。艾米莉-布朗特才开始上升,感触不深。

    管它呢,对于执导她们,尤其是“阿米达拉女王”波特曼,叶惟充满兴劲。

    为什么喜欢拍电影?绝对包括这个原因:能和喜欢的女演员一起工作。

    不过即使如此,他希望准时拍完,所有镜头都会少拍,力求在有限的数量中拍出最好的质量,这活他不陌生。倒不是预算问题,不够钱可以再众筹,是时间问题,他想捏朵朵的脸颊了!虽然也许以后要被她骂“我本来是瓜子脸,愣被你捏成苹果脸。”

    苹果脸很好啊,和朵萝茜这个好名字是绝配。而这个项目,由布朗特演的c女孩定名为夏洛特,被另外两人杀死的人,红发,高傲,刻薄;波特曼演的a女孩叫阿尔米达,棕发,内向,沉静;麦克亚当斯演的b女孩叫贝琪,金发,甜美,明亮。

    ti女t私tw和《欺凌之夜》有共同点,悬疑紧张的故事中,满是阿尔米达和贝琪的人性挣扎与变化,直至暗流的爆发。

    才离开一头怪物,又投入到另一头怪物里去。当叶惟在摄影棚的宿舍场景对片场众人喊出开机的“fire!”,之后一次又一次,一个场景又一个场景,一天又一天,给波特曼讲戏,给麦克亚当斯示范走位,给这个那个说这说那,每天做无数的决定……

    拍摄表的任务越来越少,他的精神越来越有些疲惫。

    这个故事有肢解情节,当然会有断手,“断手五部曲”消耗掉的相关创作意欲,不是睡一觉就会填满的。就像乔治-米勒,做完《疯狂的麦克斯》三部曲也要做部《小猪宝贝》回回气。

    当5月31日下午6点在街道片场喊出杀青镜头的“cut!!!”,看着众人一片劫后余生般的欢腾,吉娅累得躺到地上,叶惟也长吁了一口气,真的觉得一个阶段过去了,下部电影该拍点别的了。

    两周14天时间,剧组每个人都很辛苦,基本上从日出拍到日落,曼彻斯特最近5点日出而21点日落。像波特曼这样的巨星毫无怨言,真让他敬佩她的专业素养,麦克亚当斯的表现也很好,这是一次愉快的合作。

    杀青派对是大家应得的,而派对结束后,叶惟就赶着回去洛杉矶,等不及和莉莉带着朵朵去迪士尼乐园玩了。

    六月份,美好的盛夏到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