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欺凌之夜》要怎么发行?这个问题横在叶惟的心中。

    列夫和陈诺颇有发言权,他们受过不少校园冷暴力。列夫激动说:“惟哥,这么好的电影,不发行才是造孽啊!”

    陈诺也劝说:“它的发行对我们网站的发展至关重要,现在人们都在期待第一部网络众筹制片的电影能有什么成绩。不在美国发行就会打击这股热情,让普通投资者丧失信心,怀疑它的品质和怀疑这种融资模式的影片能不能发行。”

    “妈的!诺亚,你就是那种人,为了自己把地球毁灭都行。”叶惟怒骂好友。

    “但它明摆着是反欺凌……”陈诺这回强硬的坚持意见,“惟哥,我们管不了我们无法控制的事情。”

    吉娅也倾向于发行,“又不是《我唾弃你的坟墓》,我们这电影是有艺术价值的。它让受欺凌观众在电影世界出了一口气,最后又让人感慨深思,这和《大-麻烟狂潮》的说教也是不同的。”

    “我看了没想杀人,我就觉得其实大家都好愚昧好可怜。”詹妮弗非要给了看法,“这电影因为我才有的,我得参与。”

    诺亚的话有道理,但叶惟并不太担心,50万制片费对现在的他真的太少了,要不是制片匆忙和不想与厂家扯皮,通过mp3等植入广告就可以回本兼赚个翻。如今单是出售英国的版权,投资人们都会有丰厚回报,其它质疑自有方式击破。

    《欺凌之夜》完工了,他全部的业余时间投入到《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的前筹。

    到了12号星期六这周末,莉莉专程来曼彻斯特一趟缓解相思之苦。她看过影片后安慰说:“别那么忧郁,这不是你的错。”她不是说会引发犯罪的隐忧,而是看到他对人性的悲叹。他还能说什么呢,抱着吧!

    莉莉对发行一事也拿不定主意,能不能申请为nc-17级?

    他与mpaa的评级抗争时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先等试映场调查结果再说。

    5月13日,英超第38轮结束,曼联在主场0:1不敌西汉姆,以28胜5平5负积89分夺得联赛冠军结束06-07赛季。

    叶惟和莉莉到老特拉福德球场观看了这场比赛,都穿的37号球衣。当裁判吹响终场的哨声,全场七万六千多名球迷观众爆起山呼海啸般的欢呼,两人也激动大喊,我们是冠军!

    颁奖典礼接着进行,曼联一线队球员们和弗格森等人在绿茵场上举起英超奖杯,接受万民的沸腾:红魔,红魔!

    莉莉说:“在我心中,你是最棒的!”叶惟问:“那就是其实不是喽?”莉莉大笑,“其实也是!”他们拥吻了起来。

    叶惟结束了自己在曼联半个赛季的“征途”,当然合同还没完,足总杯决赛还没踢,但就这样了。这天晚上,他站在卡灵顿训练基地大门口,让莉莉给他拍了一张照片,就头也不回地拉着她走了。

    外界很关心的续约与否,他已经有了决定,不。

    虽然闷了点,他并不讨厌运动员生活,他更是热爱足球,继续为此奋斗也挺好的。但对于他最大的问题是离开家人和莉莉,过去几个月,他真的想念和朵朵打闹,想念和莉莉甜蜜,甚至想念溜托托,想念得叫“赫敏”茜茜,叫“喝水”丹丹,叫“吹风机”弗弗,一天比一天难熬。

    要说这段足球经历,不但是圆了足球梦,也让他更明白到对他而言什么是最重要的。

    莉莉的意见是:“如果你要继续踢,我就该考虑申请哪间英国大学了。”

    “不踢了。”叶惟告诉她,“这里的雨确实太多了点,我不想讨厌下雨。”莉莉点点头,一切尽在爱恋的眼眸中。

    ……

    5月19日,足总杯决赛在伦敦的新温布利球场打响,在全场九万名双方球迷观众的呐喊助威中,切尔西最终以1:0击败曼联捧走冠军奖杯,复仇成功的穆里尼奥和蓝军欢呼雀跃,弗格森和红魔众将败兴而走。

    前一天在曼彻斯特,《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剧组开机拍摄。

    叶惟这次启用了很多老朋友,想试试red-one的肖恩-毛瑞尔扛起摄影机,艺术指导继续是朱莉-贝格霍夫,选角导演是艾维-考夫曼,她挑选了一些很适合的好演员。

    而主演是由他拍板决定的,三位当红花旦都以不同的分红方式加盟,但她们更看重的是这次合作。为了给她们信心,瞧瞧他现在的拍片状态,她们都看了一场《欺凌之夜》。

    娜塔丽-波特曼说:“这些小女孩还真是厉害,再过几年我就得改行当导演了。”瑞秋-麦克亚当斯很有同感,她演的《贱女孩》才过去三年,就感觉已经跟不上潮流,高中生是再也演不了了。艾米莉-布朗特才开始上升,感触不深。

    管它呢,对于执导她们,尤其是“阿米达拉女王”波特曼,叶惟充满兴劲。

    为什么喜欢拍电影?绝对包括这个原因:能和喜欢的女演员一起工作。

    不过即使如此,他希望准时拍完,所有镜头都会少拍,力求在有限的数量中拍出最好的质量,这活他不陌生。倒不是预算问题,不够钱可以再众筹,是时间问题,他想捏朵朵的脸颊了!虽然也许以后要被她骂“我本来是瓜子脸,愣被你捏成苹果脸。”

    苹果脸很好啊,和朵萝茜这个好名字是绝配。而这个项目,由布朗特演的c女孩定名为夏洛特,被另外两人杀死的人,红发,高傲,刻薄;波特曼演的a女孩叫阿尔米达,棕发,内向,沉静;麦克亚当斯演的b女孩叫贝琪,金发,甜美,明亮。

    ti女t私tw和《欺凌之夜》有共同点,悬疑紧张的故事中,满是阿尔米达和贝琪的人性挣扎与变化,直至暗流的爆发。

    才离开一头怪物,又投入到另一头怪物里去。当叶惟在摄影棚的宿舍场景对片场众人喊出开机的“fire!”,之后一次又一次,一个场景又一个场景,一天又一天,给波特曼讲戏,给麦克亚当斯示范走位,给这个那个说这说那,每天做无数的决定……

    拍摄表的任务越来越少,他的精神越来越有些疲惫。

    这个故事有肢解情节,当然会有断手,“断手五部曲”消耗掉的相关创作意欲,不是睡一觉就会填满的。就像乔治-米勒,做完《疯狂的麦克斯》三部曲也要做部《小猪宝贝》回回气。

    当5月31日下午6点在街道片场喊出杀青镜头的“cut!!!”,看着众人一片劫后余生般的欢腾,吉娅累得躺到地上,叶惟也长吁了一口气,真的觉得一个阶段过去了,下部电影该拍点别的了。

    两周14天时间,剧组每个人都很辛苦,基本上从日出拍到日落,曼彻斯特最近5点日出而21点日落。像波特曼这样的巨星毫无怨言,真让他敬佩她的专业素养,麦克亚当斯的表现也很好,这是一次愉快的合作。

    杀青派对是大家应得的,而派对结束后,叶惟就赶着回去洛杉矶,等不及和莉莉带着朵朵去迪士尼乐园玩了。

    六月份,美好的盛夏到来。

第641章 很可悲    在《狩猎波尔卡》这段人生旋律的循环轰炸下,片尾演职表结束,电影放完了,小放映厅里才有忐忑的掌声响起,然后众人才如梦初醒的纷纷鼓掌起立,你看我我看你,掌声变得雷动。

    不管这部电影有什么内涵,过去的85分钟正片充满悬念,惊悚而跌宕起伏,压抑而震撼。

    男生没有兑现让三位幸存者离去的承诺不让人意外,全员死亡也不让人意外,他其实是个受尽欺凌的矮丑胖子;还有伊奥拉的改变,布莎的改变,男生受布莎感染后的真情流露,这些才是影片高潮的来源。恐怖,但不仅仅是恐怖。

    形式的疯狂运用,配乐的诡异演奏,都让《欺凌之夜》散发着一种如它故事本身的邪气,骇人但又迷人。

    少不了精湛的表演,和那些有着低成本剥削片特色的枪火、鲜血、残肢、尸体,这样一部制片费仅50万美元、制片周期仅两个来月的电影,令人敬畏。

    “呼!”后排座的詹妮弗一记长长的叹息,回身看向从沙发揉着眼睛起身的叶惟,感叹道:“老兄,我感觉我都要虚脱了。”

    这就是她的观感。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需要补充睡眠啊?”叶惟耸肩,看到后排一个个在望来,没去管列夫他们虚不虚脱,笑问在鼓掌的沃特森:“茜茜,怎么样?你会演这样的电影吗?”

    茜茜…?詹妮弗讶然看向旁边的艾玛-沃特森。

    “布莎的话我会考虑。”沃特森认真说。

    “那下次。”叶惟点点头,走向前面的银幕。说真的,“布莎”一点都不好演,被折磨、毁形象的程度不比“芮”轻,沃特森要演这种角色,她的团队都不会同意,公主系的角色才符合她的公众形象。

    考虑个鬼!詹妮弗心生不满,那是以我为原型的人物!如果布莎没死就该由妈妈带着去纽约旅游,再立志当演员了。布莎本该是我的,我一定能演好,再拿个奥斯卡提名。不过现在布丽-拉尔森演得是真好。

    “布丽,太棒了。”叶惟来到前边和出席的几位主演逐一拥抱,给了布丽一个大大的,“难以置信你想放弃表演!千万别,你的才华可不能用于训练猫猫狗狗,那种事该是吉娅做的。”

    “喂,你这是在欺凌我!”吉娅大叫,却满脸兴奋。第一次制片,就出了部经典!

    “驯兽师也是我的梦想好吗?”叶惟笑说,拍着布丽的肩膀,“只是这家伙演电影更好。”

    布丽有些说不出话,大概就像醉酒,哇噢!她演了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电影,第一部。

    “伙计,做得好。”叶惟和高兴的霍尔特拉手地撞撞肩,就笑着张手轻拥激动的伊莫珍,开玩笑地赞叹她:“危险品!你的爆炸溅了我一身。”

    “唔…哈哈!”伊莫珍先厌恶的一声,却按不住欣喜而笑。他这话是很恶心很欺负人的,她的姓氏poots(波茨)和poo(便便)念着几乎一样,所以这向来是她被欺凌的绰号,要是poo爆炸……

    但她这回真的爆炸了,“伊奥拉”,没想到能看到这样的一个自己。在片场拍摄时哪有这种效果,拍摄顺序使剧情乱七八糟,也没有后期特效和配乐,就导演发疯似的唠叨着噔噔噔哒哒哒,结果…轰!

    “谢谢你,找我演这么棒的电影。”她感激说,和viy合作的机会实在太过难得,看看周围,而且没来的大牌女孩还有多少?一演就是好电影当然争破头。她心中很多想法还需要整理,他们没出演的都是首次看第三幕,恰是升华的部分。

    在众人的掌声中,叶惟走到银幕前讲话,“谢谢,请坐。你们都看到了,我的电影保持了断手的传统,四连断。”

    这黑色幽默让许多人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詹妮弗哈哈大笑,断手四部曲,一部比一部残酷。

    叶惟皱眉的道:“这部电影完工后,我问自己‘你为什么要拍这种电影?’你要提出问题可以,但你提出了一个永远无法解决的问题。在座各位,包括我,都是那男生痛恨的人。我们不是失败者,我们是世界上过得最快活的年轻人之一。我希望全世界每个人都幸福快乐,但那样不可能。所以我只能退而求其次了,我希望每位观众能被这么一部黑暗影片启发好的东西。因为有些人性的黑暗不是你视而不见它就不存在,把它弄清楚怎么回事,才能更好地驾驭它。如果让大家难受了,不好意思。”

    落座的众人静静地听着,气氛有些低落下去。

    “所以接下来是派对的大麻时间。”叶惟看向吉娅,“吉娅,去把大麻都拿出来。”吉娅的反应倒快:“全被我抽完了,抽得都拉肚子了。”众人一片失笑声,列夫吹起口哨!叶惟也笑了:“好吧。也许你们知道,有部经典cult片叫《大-麻烟疯潮》,它本来是为了反大麻而拍的政府宣教片,它展示怎么抽大麻,还有抽了之后会怎么发疯,还有女孩们和男孩们,你们不要碰那玩意!”

    他摊开双手,“结果它发行后,只是让更多年轻人抽上大麻,大家就像‘哇是啊,好啊,抽这个爽啊!哈哈哈。’”

    看着他嗨翻般仰头狂笑,忽然间嘉宾们都看出了端倪,怎么那男生的神态动作声音都像是这货……

    “这电影让我有这方面的担忧。”叶惟无奈,“我们固然是为了反欺凌、反校园枪击,可你们都看到,尼奇太他马帅了!”众人轻笑,霍尔特的俊脸被吉娅摸了摸,叶惟大声:“顺便说一下,他单身,这里单身的姑娘想追就赶紧了。”

    詹妮弗也觉得霍尔特挺帅的,演戏也很好。

    吼喊着爆发演一场戏,演个神经病,那都不难。难就难在能放能收,而且霍尔特的收放转变是在顷刻间,前一秒还是温柔,下一秒就暴怒,下一秒又温柔。怎么在整体上形成一个具有说服力的形象,不只是个疯子,这真需要天赋和才能。

    布丽对霍尔特没感觉,但知道他前途广阔,就算是有惟拉着走,那也要他走得动,不是每个青少年演员都走得动。她自己差不多也那样,惟拉着她走,给了她巨大的加成。

    “尼奇太酷了,他的吸引力也许会使一些年轻人非但没有启发好的东西,反而激发出了仇恨,像《大-麻烟疯潮》。”

    叶惟严肃起来,扫视了众人一圈,继续道:“这件事我不会问你们的意见,你们也别给我说什么。因为如果出了什么事,你们的意见会让你们良心不安,没必要,你们只是演了部电影。我说这件事是因为,大伙儿。”他温声道:“我知道你们为了它付出很多,拍摄那周像去了一趟地狱,像尤兰达,每天化妆几小时,再躺在那里演死尸。”

    我想问做群众演员好吗?能提升演艺事业吗?尤兰达望着他,不禁道:“viy,要不是你,我现在肯定是块路边的大麻碎渣。”她不是在拍马屁,没有他资助她去进修了那些表演课,她哪会演戏呢。

    “拜托,你再差也是路边的野花。别岔开话题!”叶惟吼了尤兰达一声,与众人笑了笑,才又道:“我知道你们满怀期待,哪天《欺凌之夜》上映,叫好卖座,有了更多影迷粉丝,打开事业的局面。我何尝不希望呢?你们都这么优秀。谢谢!很感谢你们。但基于激发犯罪这个担忧,请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它也许不会在美国等非禁枪地区发行,只参加该地的电影节。”

    小放映厅戛然地寂静,不在美国发行?霍尔特,布丽,伊莫珍,尤兰达都有点蒙了。

    “我们会先做一些青少年观众的试映场,再根据观众们的调查结果来做决定。”叶惟说道。

    第二制片人的吉娅早已知道,也是决策者之一,她稍后负责给众人详细地解释,虽然不跟演员说都没什么。

    “不过放心吧,它会在禁枪国家发行,并会得到应得的宣发运作。”叶惟露起笑容,“那么谢谢大家出席这场神秘放映,等会走的时候每人一套我堆在家里派不出去的厂商赠品《阳光小美女》和《灵魂冲浪人》的dvd,回家就看吧,调节心情。都有艾玛-罗伯茨,所以别做傻事,小心揍你们。”

    众人又笑起来,叶惟却话锋一转:“让我们想想,这电影的故事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记得艾丽丝吗?其实她和蒂安娜是死党,你会记得一个普通同学的电话号码吗?你甚至都不知道。蒂安娜是个聪明鬼,她想通过语气不对劲来求救。艾丽丝没有领会,她很生气,不是因为蒂安娜说她笨,是蒂安娜抛下她去了风云人物派对,还打来电话炫耀:‘我过的生活和你不同了!’

    确实很笨的艾丽丝想着想着才想到个问题,为什么蒂安娜用陌生的号码打来?还那么古怪?她打给蒂安娜、打回去,都没有人接。她知道不好了,打给蒂安娜家询问,没人知道怎么回事。蒂安娜的父母焦急地报了警,警察出动了。

    噢不!震惊全球的枪击案是一定的,布莎会被认为是受害者之一还是凶手之一?

    她没去断手,没有打出忏悔电话,没有死在仓库,一滴血都没流在那里,那把冲锋枪上有她的指纹了。而她刚被尤瑟琳耍了一把,她的手指伤口和房间的美工刀显示她有自杀想法和攻击倾向,她接到尤瑟琳的来电。那男生怎么会知道神秘派对的地点和时间?布莎带他去的,她要报复。

    两个失败者一起杀人,再到了外面自杀。布莎自己下不了手,让男生先开枪杀她。他们都死于那把左轮枪,它是用来自杀的。他们死前还胡乱打光了冲锋枪的子弹。布莎的脸有擦伤?身体有撞伤?男生有被打的痕迹?他们都疯了,谁知道他们怎么闹的。也许这就是那世界的推断!他们都被钉上耻辱柱,他们的家人也是。

    约瑟夫-伯克也会染上嫌疑,别忘了在同伴支持会他和布莎认识,他还接了一通电话。他有参与吗?伯克会在学校待不下去,每个人要么离他远远的,要么冷眼看他。家长们要求校方把这人弄走,太危险了。

    伯克不得不转校,但在新学校也遭到排斥欺凌,日子过得很惨。他说‘不是这样,警方都说和我没关系!’没人在乎。

    警方出错了呢?里面有内幕呢?那明显不合理,那不是真相。噢!你也是这么觉得,还有你,你,你……

    所谓的‘真相’就是多数人自以为是的刻板印象、利己需求和漫不经心。很可悲是吧,很可悲。”

    叶惟说得随意,众人听得满脸错愕,就在压抑的气氛中,这场神秘放映会落下帷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