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才10分钟出头,影片的第一幕就完了,银幕中落入一个典型的恐怖故事困境,但情况又有些复杂。

    “真热闹啊,大家好。”见众人惊恐静下,双手持枪的高个男生舒心地笑了,蓝眼睛转动地扫视了圈。多个角度的镜头也让观众看得清楚,不大的单门仓库墙上有摇滚涂鸦,两边有些打碟机、音响、金属电吉他、桌椅、沙发……

    而里边从左往右站有九个年轻人:

    托马斯,米歇尔,弗莱,尤瑟琳,塔克,伊奥拉,蒂安娜,斯蒂芬

    摇滚男,摇滚女,阔少,校花,运动员,公主,女学霸,男学霸

    失败者布莎站在尤瑟琳的右前方,她惊惶地缓缓转身,而其他人都一动不动。

    男生问道:“有人认识我吗?”依然一片寂静,没人认识他,又或是没人敢出声。男生的目光停住,喊道:“尤瑟琳-卡登!你好,你认识我吗?”尤瑟琳的声音控制不住地发颤:“认识,你是我们学校的……”

    他就是学校里的一个家伙,也许知道有这人存在,也许知道这人的昵称,然而谁都不知道、不记得、不在乎他的名字。

    “你不认识我,但我有份礼物给你,过来吧。”男生说道。尤兰达摇着头地快要吓哭。男生放开左手抬起手掌,挂在肩膀的微冲在摇晃,他邪俊的脸庞露出一丝笑容,哄道:“过来吧,没事的,就一份惊喜礼物。”

    被他右手的手枪指着,尤瑟琳的脸色越发难看,求助地看看两边哑然的众人。前方的布莎也浑身哆嗦。

    “求你了…”尤瑟琳哽咽地求饶,“我不认识你,我很对不起……”

    男生的火把粗眉微微地皱起,话声很轻:“对不起不是个好的词。那意味着有人做错了事,那也就意味着有人应该得到惩罚。是你吗?”他声音一厉。尤瑟琳急说:“不是!我没有,不是……”男生又说:“但如果你再不走过来,那你就做错事了。”

    “听他的,尤瑟琳。”她左边的弗莱小声说。右边隔着的伊奥拉又焦又怕的说:“别惹怒他…他有枪……”

    男生歪着头地瞥了右手的银色手枪一眼,轻快的道:“是的,我有枪。”他失笑般哈哈两声,目光来回扫视,“你们很害怕吗?我以为你们不懂害怕呢。过来啊,宝贝,我只是想给你份礼物。现在!”凶厉渐现于他的语气和神情。

    尤瑟琳还在原地没动,银幕内外的气氛都紧张起来,男生的画外音又响起:“现在。”尤瑟琳颤抖着踏出脚步,从木然的布莎身边走过,一步又一步,斜侧角全景,众人全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间的距离只剩三四步。

    “站在那里就好,宝贝,停下。”男生叫停,尤瑟琳痴傻般的停下,男生的目光看看她又看向她背后,张口笑道:“我只是给她礼物。尤瑟琳,我们来数三声,没事,会很有趣的。”尤瑟琳顿时瞪目摇头,有冷汗从脸容落下,“不,不!求你了,不!”

    男生握成拳的左手抬起食指,右手的手枪继续对准前方,哄孩子似的:“一。”

    “不,不……”尤瑟琳的求饶似喘息似呜咽,过肩镜头只见男生皱起了眉,她这才颤念道:“一。”男生又伸出左中指,她又颤念:“二。”男生再伸出左无名指,她停住。正面中近景,男生脸庞平静,手枪枪口几乎贴着银幕。过肩全景,满脸泪汗的尤瑟琳哭念道:“三……”她后面的众人都在望着。

    尤瑟琳刚念出三,砰的一声枪响,有弹壳抛起,男生的右手因后坐力扬了一下,《蓝色多瑙河》的高潮旋律再次爆起,尤瑟琳的脑袋爆开一片血雾,她整个人抽搐了下就直挺挺的往后倒地,众人失控的惊叫!布莎吓得站不稳的也要倒地。

    尤瑟琳嘭的倒在水泥地上,俯角近景,她的额头被打出一个血肉模糊的大洞,刚一倒地就随即流开一滩鲜血。

    惊恐万状的众人就要乱冲逃跑,男生突然一声喊破嗓子的咆哮:“都别动!!!!!!”他左手抓起微冲朝上哒哒地速开了几枪,“别他马的动!!!”众人惊恐地停下。男生的脸庞青筋暴跳,蓝眼像喷着烈火,“听着,我让你们动,你们才可以动,我让你们说话,你们才可以说话。这是规矩!!!现在排好,双手放在我能看到的地方。”

    凌乱的众人勉强排好,双手垂在身侧,布莎站到原来尤瑟琳的位置。

    正面近景镜头从左往右地扫过八个年轻人,都已是站在死亡边缘的他们神情各异,托马斯和米歇尔冷绷着脸,弗莱惊愕,布莎呆呆,塔克忍着冲动,伊奥拉在惊望地上,蒂安娜害怕,斯蒂芬像想着什么的欲言又止。

    镜头从弗莱和布莎的腰间前拍,尤瑟琳的脑袋朝着画框下方的他们,血越流越多,流向他们的脚边,门口边的高大身影被外面的黑夜模糊。

    他手上的都是真枪,而且他真会杀人。

    侧面中近景,男生没有一点因为刚刚杀了人的不安,也已经没了刚才的暴怒,虽然脸色还涨红,却像抚慰情人般的温柔笑语:“别害怕,这可是一个漫长的夜晚,我们都得享受它。尤瑟琳,对吧?”

    他突然以手枪向地上的尤瑟琳尸体又开了一枪,砰!有血雾爆起,鲜血从她腹部也开始涌流。

    这回众人只有小小的惊呼。

    银幕外的小放映厅则是完全寂静。这样的惨事,电影却以激昂的手法渲染,气氛十分诡异。德林克沃特紧张得抖腿,沃特森大感不寒而栗,前排的剧组众人也纷纷变换坐姿。

    如果说九人中最该死的人是谁,似乎就是尤瑟琳,现在她死了,其他八人呢?

    “你们得守规矩,你们都要!我可不想不加选择的就把你们全杀了。”

    银幕中,男生在仓库门口边来回度步,左手的微冲指了指众人,“我不是恐怖分子。只要你们守规矩就有活命的机会。这依然是个派对,但变成了惊悚主题。我们玩游戏,有人会在游戏过程中死亡,直至你们当中剩下三个活人,然后他们可以离开这里。明白吗?有人有疑问吗?”

    左右两个中景,八人中除了布莎,蒂安娜,斯蒂芬,他们都既不敢惹怒男生,又或不满或好笑,开什么玩笑!

    “嘿,兄弟……”一把男生声音微弱地响起,全景中众人的目光往画框右边看去,说话的人多少令人意外,眼镜男斯蒂芬。他虽然作着深呼吸,却是最镇定的那个。在摇滚男和运动员都没出声的时候,书呆子出声了。

    “斯蒂芬,你有疑问?”男生望向斯蒂芬,一副虚心的模样。

    斯蒂芬的嘴巴微扯挤出笑容,轻柔的语气也尽力要显得友善:“我没有恶意,对于你有过的遭遇,我很对不起!请你听听我的建议,事情不需要这样,这样只是让一切更加糟糕……”

    镜头一切,男生若有所思,斯蒂芬的画外音说着:“想想你的家人…想想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他们都不希望你这样的。”男生有点挣扎的皱眉侧目,握枪的双手发颤,话声很慢很沉:“别说他们……”

    “他们会知道的。”斯蒂芬连忙继续劝说,左边众人紧张的又看他又看男生,斯蒂芬说道:“趁现在事情还没有更糟糕,停手吧好吗。我知道在学校我们都不容易,有时候会有极端的想法,我想帮助你!换个角度去想,事情可以不同,我们都还年轻,人生还很长,充满着可能,现在的烦恼过上些年再看根本不算什么,你还可以回头的。”伊奥拉也鼓起勇气地说:“是啊!”除茫然的布莎外的众人这才纷纷说:“是啊,别这样。”

    男生越发痛苦的样子,低垂下了头,像随时会放声大哭。

    斯蒂芬的劝说越发自信:“我们能解决的。杀人就是另一回事了,这只是让事情更糟糕……”

    “你杀过人吗?”男生哽咽的问。斯蒂芬怔了怔才答:“没有。”男生突然抬起头,神情平静,语气沉稳:“那你怎么知道?你得做过某件事你才知道吧。”他的嘴角翘起笑意。

    斯蒂芬愕然,众人都已经噤若寒蝉。这人根本就没有半点被说动……

    “但你知道这个吧,1+2等于多少?”男生忍着邪笑。

    “兄弟!听着,兄弟……!”斯蒂芬急忙投降地双手掌前举,额头涌起冷汗,“别杀我,求你别杀我,我没有恶意。”众人神情大变却不敢帮腔求情。男生求知若渴般问道:“告诉我答案。”斯蒂芬哀求着:“别,别这么做,我错了,对不起,别杀我!”

    “告诉我正确的答案,算错了会被惩罚。”男生右手手枪移动对准斯蒂芬,插入镜头,扳机上的食指在弯曲。

    正面近景,斯蒂芬浑身打摆,颤哭声说不利索:“别、兄弟…别、别这么做……是3!”

    砰的一声枪响,众人一片惊叫,斯蒂芬的眼镜左镜片随着血雾爆开,血肉和碎片在飞溅,他直挺挺的前倒而去。《威仪堂堂进行曲》的高潮旋律响起,仿佛这是一场庄严神圣的皇家庆典,仿佛是什么国家元首接待大人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伴随的还有男生的疯狂大笑,当斯蒂芬倒地,镜头切去,男生双手高举起枪,一顿兴奋的嚎喊鬼叫:“哇嗬噢哈哈哈哈!总统阁下,我亲爱的家人!我杀人了,我杀了两个年度人物,太棒了,哈哈哈,我是英雄,我是战争英雄,哈哈哈!!!上帝保佑美利坚!!!”他连连地扣动微冲的扳机,枪口朝上冒着火光,砰砰砰砰!

    镜头扫着他癫狂的脸庞,扫着惊恐的众人,七个人:

    托马斯,米歇尔,弗莱,布莎,塔克,伊奥拉,蒂安娜

    男生渐渐地笑停下来,音乐也在消退,他又开始度步地说话:“好吧好吧好吧,斯蒂芬没有算错,但他的话太多了,一半是大道理,另一半是废话。还有人要废话吗?”

    仓库里寂静得连呼吸声都似没有,镜头拍过布莎、伊奥拉,也拍过地上血泊中的斯蒂芬和尤瑟琳,回到男生的脸庞:“当我要你们说什么,你们就说什么,别撒谎,别废话。这是规矩!非要严肃点才当真,那你们可以视这里为一个法庭,唯一的法律是丛林法则,唯一的法官是我!”

    开头不到20分钟,已经死了两个人,满地都是血。

    斯蒂芬似乎并不是欺凌者,影片至此没有这种迹象,还站出来劝说,却也被杀了。

    这个男生不只是复仇者,也是欺凌者!欺凌者到达一个环境中,通常第一步是向群体宣示力量和建立地位。

    小放映厅里的气氛也近乎凝固,霍尔特疯狂的演绎支撑起了银幕,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嘉宾们感觉自己是被枪口对准的众人中的一员,又像是那疯子,看得越投入,后背越多汗水。

    “既然你们都没有疑惑了。”银幕中,男生扫视着紧张畏惧的众人,和善地笑道:“让我们开始吧。第一个游戏,审判游戏。你们中一个人是受审者,其他人是陪审团,我是法官。谁要当受审者?”

    正面全景,没有人敢说话,七人都面无表情的,生怕被挑中。单人近景,布莎脸色苍白,伊奥拉低敛眉目……

    “谁呢?谁呢?”男生说着。

第636章 蓝色多瑙河    “布莎,事情是这样的,周末我会办一场派对,你帮我把这些请帖派给上面写的嘉宾。还有别!别大嘴巴说出去,这是我们的秘密派对,明白吗,只有我们这些人。”

    画外音先响起,银幕上才出现影像,在学校走廊储物柜边,一个漂亮的精妆金发少女正把一小叠白信封请帖交给另一个朴实的素颜棕金发少女布莎。画框右侧的布莎难以置信地双手接过请帖,“我?”

    “是啊,现在就去派。”金发少女神态不耐,“去啊!还是说你不愿意?”

    “我这就去!”布莎显露激动地呼气,拿着请帖赶紧转身走去。

    她的背影走远,走廊上学生不多,五、六个零散地在长长的储物柜边存取东西。单人侧面近景,望着布莎远去的金发少女脸露一记嗤笑,抬步往前走。正面全景,学生们纷纷望走来的少女并关柜门、避开道,但最前景的短棕发高个男生继续在忙。

    “别碍着地方,大个子。”少女边走过边抱怨,其实走廊有足够位置,她厌烦的轻声响着:“真受够这些白痴。”

    众人看看那男生也接着忙活,有人似在取笑。

    当少女快走出画框,单人侧面近景,扭头望着少女远去的高个男生的嘴角微微地牵动,火把般的粗乱浓眉下的蓝眼睛在收缩,似笑非笑的神情像哂然又像尴尬。

    银幕外的小放映厅很安静,银幕中切了场景,布莎站在一个课室的门口外张望,课室内坐了一小半的学生,一个文质彬彬的眼镜男生在讲台拿着粉笔说着什么,黑板上有显眼的“math-c露b”和写满的数学公式。他注意到地望望布莎。

    镜头一切,布莎递给男生一份请帖,“斯蒂芬,尤瑟琳让我把这份派对请柬交给你。”

    “哦,好的。”斯蒂芬接过请帖看看,也就收下了。

    场景又切,布莎到了“书吧”课室把请帖交给文秀的短发女生蒂安娜,蒂安娜颇是傲慢。

    接着她在走廊遇到迎面走来的一伙男生,他们都举止轻佻,逗戏沿路的同学。她有点促促地走上去,“嘿,弗莱。”为首的男生特别衣着光鲜,打着发胶的金发梳得闪闪亮。布莎说:“尤瑟琳让我给你一份请柬……”

    弗莱接过请帖就随手扔进旁边的垃圾桶,故意为难地说:“为什么你不让她亲自给我?”

    “我…我不知道,我是照她吩咐的……”布莎越发不安。

    “她雇请你?”弗莱调笑说,“多少钱?我想雇请你吻我的屁股。”

    布莎想走,男生们却哈哈笑着拦住她的去路,她逃一般冲着走了,被不知道谁拉了胳膊一下,后面的笑声更响!

    上升的镜头拍到挂在走廊上方的“2006年年度人物”,一幅幅学生照片中俨然有斯蒂芬、蒂安娜等人的身影,焦点移至一个微笑典雅的棕金发少女时,场景切至女洗手间,那少女和左右两个女生都正对着镜子补妆。

    她们衣着时尚、打扮漂亮、姿态成熟,尤其以名为伊奥拉的少女为首。布莎把请帖交给她,她礼貌地收下。

    场景一切,布莎走进教学楼里的一个杂物房,摇滚元素和乐器到处都是,一支乐队四男一女在摆弄乐器。一见到布莎走进,贝司手男生和鼓手男生顿时怒吼:“滚出去!你个怪胎!”、“这是谁啊,米歇尔,你叫来的?”抱着吉它的烟熏妆女生米歇尔也是冷怒,“我不认识她!”另一个抱吉它的长发男生冷脸走上去,“别惹我们!”

    “不是…不是的,对不起!托马斯,米歇尔,尤瑟琳让我给你们请柬……”布莎急忙说,把两份请帖交给托马斯后,就在他们的驱逐骂声中快步离去。

    场景到了外面的学校运动场,布莎走向一伙穿校队运动员衣服的壮健男生,为首的棕卷发男生正拍着个篮球,故意把篮球砸中路过的一个矮瘦男生,他们笑说不好意思,那男生不停步地匆匆走过,而布莎走上来。

    “塔克,这是尤瑟琳让我给你的请柬。”布莎急忙忙地把请帖交给篮球队队长塔克,又急忙忙地跑了。

    她手上已经没有请帖了,跑向运动场远处的一群身着拉拉队衣裙的女生,镜头一切,尤瑟琳是其中一员。

    至此,派对的全员都是典型人物:四个男生,读书好的学霸,有钱的阔少,炫酷的摇滚乐队主唱,运动天赋爆棚的篮球队队长;四个女生,读书好的女学霸,有钱的公主,炫酷的摇滚女孩,性感动人的拉拉队队长。

    这些就是最常见的青少年电影校园风云人物,不管是什么类型风格,喜欢或不喜欢学习的,清新上进或反叛玩闹的,运动的喜剧的歌舞的,代表学生发言、慈善、演出、比赛……他们就是酷小孩的代表面孔,还全是俊男美女。

    他们在全世界的校园中都处于食物链的顶端,每个人物都自带性格、形象、故事背景,因为他们之所以是电影常青树是因为他们是现实的影射,无论是不是恶霸,每间学校都有这些人。

    而布莎,一只或许永远不会变成天鹅的丑小鸭,长得平庸,行事平庸,毫不起眼,没人在意,背景般的多数学生中的一位。

    小放映厅里的众人除了几个失败者,多数是同龄人中的超级风云人物,却也不是从没受过校园欺凌,尤其是言语欺凌一项,即使是沃特森在学校也不断遭此困扰和其他女生的排斥。

    詹妮弗看着银幕中布莎走向尤瑟琳,尤瑟琳离队把布莎带到一边,她的心头堵了上来。

    “请帖全都派到他们手上了,弗莱说让你亲自请他。”布莎有点害怕搞砸地汇报,“有别人和他一起,我不敢说太多。”尤瑟琳发出一串呵呵笑声:“做得好,行了就这样吧。”布莎顿时露起欢喜的笑容,尤瑟琳却转身要走,她失声叫住:“尤瑟琳,那个派对……”

    尤瑟琳看向她,“什么?”布莎陪笑的说:“我不知道在哪里和什么时候办。”尤瑟琳惊笑问道:“当然了,那是秘密派对!为什么要让你知道?”布莎怔住,脸色变了。尤瑟琳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她向后边的拉拉队女生们喊道:“布莎想参加我的年度人物秘密派对!她在想什么!?”

    女孩们或轻笑或微笑的望来,布莎面如死灰的一动不动,尤瑟琳越笑越乐不可支:“谁说你被邀请了?我有说过吗?你不是我们的一分子,你只是个失败者!别傻了。但我还感谢你帮忙的,布莎,下回吧,等我办允许失败者参加的派对的时候,哈哈哈。”

    布莎已经满眼泪水,难堪、自卑、茫然,猛然转身慌不择路地奔跑而去。俯角远景镜头,布莎在往左逃奔,尤瑟琳走回去与众女孩笑语击掌,继续拉拉队的训练。

    这时交响乐版的《蓝色多瑙河》柔和地开始响起,响彻在有轻叹声的小放映厅。恶毒的故事,诡异的配乐。这首经典圆舞曲似在抚慰人心,又似是残酷无情地看着这一切,正如每天不变的太阳和河水。

    列夫感到身心和大鼻子都在起着疙瘩,瞧瞧几个座位外的偶像赫敏,她看得更专注。

    银幕中,仓皇逃奔的布莎摔倒在运动场草坪上,随即爬起身又跑。音乐的旋律渐变轻快活泼,场景切至学校走廊,垃圾桶边,那个蓝眼高个男生正打开一封请帖,他看了看,就把请帖扔回垃圾桶,慢步走开。

    当男生离开画框,正对走廊的镜头没有动,但突然加速起来:垃圾桶的垃圾被清洁工倒掉运走,学生们全走了,天黑了,天又亮了,学生们潮水般涌回来了,有人往垃圾桶扔垃圾,有男女在勾搭,影像忽然放慢,有女生们在窃窃私语,当布莎低头走过,她们都笑看着她,她成了笑料。影像又快起来,女生们走了,又有恶霸走过路过推搡别人,没人当回事,学生们不断来来去去,放学了,清洁工又倒运垃圾,学生们全走了,天黑了……高速下的校园一角是个一成不变的鸟样。

    音乐的情感在持续上升,一辆红色跑车驶在夜幕初临的乡野小路间,它驶进一个像是弃置的路边农场停在空地上,旁边已有另一辆黑色皮卡车,前面的仓库走出两道迎接的身影,尤瑟琳和塔克,阔少托马斯走下车子。

    众人的衣服都不同了,显然已经到了周末,在郊野举行的秘密派对要开始了。

    平行蒙太奇悄然现于银幕,光线昏暗的朴素女生卧室,布莎双手抱膝的靠坐在床头,面无表情的望着前方。

    就这么好一会,镜头才回到农场,天色全黑了,仓库外空地上多了几辆车,而灯火通明的仓库内看去一片热闹,风云年轻人们在聚会。镜头一切,正面特写中,一双男生的手把一颗又一颗的子弹塞进一个弹夹里,那弹夹再被装进一把银色的沙漠之鹰手枪,咔哒一声。仓库里,尤瑟琳手势并用地向众人笑说什么,他们反应不一,伊奥拉不太认同的假笑样子。

    女生卧室,床边的布莎右手拿着一把美工刀,左手食指往刀锋按去,鲜血涌流。仓库里,尤瑟琳拿着手机在按打,笑脸流露着一丝狠毒的好玩。女生卧室,布莎的左手掌满是血,颤抖的美工刀游走在左手腕上随时割下去,脸容死气沉沉。忽然这时候,床头柜的手机在震动,她停手望去。

    一个长弹夹被双手装进一把黑色的tec-9冲锋枪,冲锋枪被挂到左肩上,镜头拉远,只见是那个男生在普通的男生卧室里的书桌边,一排的满弹弹夹和那把手枪排在桌上。他把弹夹逐一装进腰间的弹夹皮带,右手拿起手枪,走到了挂在墙边的穿衣镜前。过肩镜头拍着镜子,男生扭了扭脖子,粗犷的脸庞从面无表情露出邪气狂热的笑容,他转身走人,从旁边衣帽架拿起一件灰大衣。

    音乐越来越惬意欢腾,黑夜下,布莎骑着一辆自行车在乡野小路间风速驶过,左手食指末节贴满止血贴,她的神情有着惊喜。路边田野间,那个身披大衣的男生慢悠悠地走着。仓库外,驶来的布莎停在几辆汽车边,她望着明亮热闹的仓库内,忽然似迟疑迷茫起来,来到门口却不想进去。仓库内,尤瑟琳招手地叫喊,众人也在看着,塔克、弗莱都兴奋,斯蒂芬欲言又止,托马斯和米歇尔没什么兴趣,蒂安娜静在一边,伊奥拉皱眉地说了句什么,尤瑟琳瞪了她一眼。

    夜幕下的田野间,男生远远地望见亮着灯火的农场,他把灰大衣脱下扔掉,左肩挂着微冲,右手从腰间拔出手枪,步伐加快地走去。仓库门口,布莎慢步走进仓库走向众人,笑容有点勉强。她还没受到什么欢迎,尤瑟琳就嫌弃样子地说着什么,布莎摸摸脸颊,又有些不安,似乎是被说她没有化妆。

    奔放的交响乐渐进高潮,像炽热的火焰。正对仓库门口的远景镜头中,那道男生身影突兀地从画框右下侧走进,他背身停步望了有两三秒,右手举起了手枪,大步地走向仓库。仓库内,布莎的神情越发尴尬,反打镜头,尤瑟琳几人却都脸露起了惊疑。

    疑惑的布莎回头望去,只见仓库门口出现了一个男生,他脸上一笑,右手扣动手枪的扳机,砰砰砰!朝上空的枪口喷出火光,弹壳被抛出,《蓝色多瑙河》骤然高潮爆发,这六分钟多的三线平行蒙太奇随着骇人的枪响和激动人心的音乐交汇,满仓库的惊呼尖叫让放映厅有了别的声音!

    反打镜头,回头望的布莎呆在那里,周围众人惊慌失措。

    “没有人动,没有人受伤。”男生怪笑地说道,右手手枪和左手微冲都对准了他们,“别吵了,我说别吵了!!!”

    众人的惊声戛然而止,圆舞曲也停了下来,一片死寂。

    放映厅的空气同样寂静而紧张,连原剧本也没看过的嘉宾们不知道接着会发生什么事,这是什么情况则谁都了然,这男生是来复仇的,也许尤瑟琳该死,但布莎也在……

    即使是剧组的众人,在片场听着叶惟的描述,学着他的表演,也是到了现在才确切明白他当时设想的影像、要的观感是什么,优美热烈的《蓝色多瑙河》成了让人喘不过气的收魂曲!这就是电影啊!伊莫珍咽了咽口水,在一个演员只知道一小块的时候,导演已经知道全部,因为这些都是导演的想法。

    后排的沃特森扭头望了望,想看看叶惟是什么表情,却见他侧躺在沙发上呼呼的睡得香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