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布莎,事情是这样的,周末我会办一场派对,你帮我把这些请帖派给上面写的嘉宾。还有别!别大嘴巴说出去,这是我们的秘密派对,明白吗,只有我们这些人。”

    画外音先响起,银幕上才出现影像,在学校走廊储物柜边,一个漂亮的精妆金发少女正把一小叠白信封请帖交给另一个朴实的素颜棕金发少女布莎。画框右侧的布莎难以置信地双手接过请帖,“我?”

    “是啊,现在就去派。”金发少女神态不耐,“去啊!还是说你不愿意?”

    “我这就去!”布莎显露激动地呼气,拿着请帖赶紧转身走去。

    她的背影走远,走廊上学生不多,五、六个零散地在长长的储物柜边存取东西。单人侧面近景,望着布莎远去的金发少女脸露一记嗤笑,抬步往前走。正面全景,学生们纷纷望走来的少女并关柜门、避开道,但最前景的短棕发高个男生继续在忙。

    “别碍着地方,大个子。”少女边走过边抱怨,其实走廊有足够位置,她厌烦的轻声响着:“真受够这些白痴。”

    众人看看那男生也接着忙活,有人似在取笑。

    当少女快走出画框,单人侧面近景,扭头望着少女远去的高个男生的嘴角微微地牵动,火把般的粗乱浓眉下的蓝眼睛在收缩,似笑非笑的神情像哂然又像尴尬。

    银幕外的小放映厅很安静,银幕中切了场景,布莎站在一个课室的门口外张望,课室内坐了一小半的学生,一个文质彬彬的眼镜男生在讲台拿着粉笔说着什么,黑板上有显眼的“math-c露b”和写满的数学公式。他注意到地望望布莎。

    镜头一切,布莎递给男生一份请帖,“斯蒂芬,尤瑟琳让我把这份派对请柬交给你。”

    “哦,好的。”斯蒂芬接过请帖看看,也就收下了。

    场景又切,布莎到了“书吧”课室把请帖交给文秀的短发女生蒂安娜,蒂安娜颇是傲慢。

    接着她在走廊遇到迎面走来的一伙男生,他们都举止轻佻,逗戏沿路的同学。她有点促促地走上去,“嘿,弗莱。”为首的男生特别衣着光鲜,打着发胶的金发梳得闪闪亮。布莎说:“尤瑟琳让我给你一份请柬……”

    弗莱接过请帖就随手扔进旁边的垃圾桶,故意为难地说:“为什么你不让她亲自给我?”

    “我…我不知道,我是照她吩咐的……”布莎越发不安。

    “她雇请你?”弗莱调笑说,“多少钱?我想雇请你吻我的屁股。”

    布莎想走,男生们却哈哈笑着拦住她的去路,她逃一般冲着走了,被不知道谁拉了胳膊一下,后面的笑声更响!

    上升的镜头拍到挂在走廊上方的“2006年年度人物”,一幅幅学生照片中俨然有斯蒂芬、蒂安娜等人的身影,焦点移至一个微笑典雅的棕金发少女时,场景切至女洗手间,那少女和左右两个女生都正对着镜子补妆。

    她们衣着时尚、打扮漂亮、姿态成熟,尤其以名为伊奥拉的少女为首。布莎把请帖交给她,她礼貌地收下。

    场景一切,布莎走进教学楼里的一个杂物房,摇滚元素和乐器到处都是,一支乐队四男一女在摆弄乐器。一见到布莎走进,贝司手男生和鼓手男生顿时怒吼:“滚出去!你个怪胎!”、“这是谁啊,米歇尔,你叫来的?”抱着吉它的烟熏妆女生米歇尔也是冷怒,“我不认识她!”另一个抱吉它的长发男生冷脸走上去,“别惹我们!”

    “不是…不是的,对不起!托马斯,米歇尔,尤瑟琳让我给你们请柬……”布莎急忙说,把两份请帖交给托马斯后,就在他们的驱逐骂声中快步离去。

    场景到了外面的学校运动场,布莎走向一伙穿校队运动员衣服的壮健男生,为首的棕卷发男生正拍着个篮球,故意把篮球砸中路过的一个矮瘦男生,他们笑说不好意思,那男生不停步地匆匆走过,而布莎走上来。

    “塔克,这是尤瑟琳让我给你的请柬。”布莎急忙忙地把请帖交给篮球队队长塔克,又急忙忙地跑了。

    她手上已经没有请帖了,跑向运动场远处的一群身着拉拉队衣裙的女生,镜头一切,尤瑟琳是其中一员。

    至此,派对的全员都是典型人物:四个男生,读书好的学霸,有钱的阔少,炫酷的摇滚乐队主唱,运动天赋爆棚的篮球队队长;四个女生,读书好的女学霸,有钱的公主,炫酷的摇滚女孩,性感动人的拉拉队队长。

    这些就是最常见的青少年电影校园风云人物,不管是什么类型风格,喜欢或不喜欢学习的,清新上进或反叛玩闹的,运动的喜剧的歌舞的,代表学生发言、慈善、演出、比赛……他们就是酷小孩的代表面孔,还全是俊男美女。

    他们在全世界的校园中都处于食物链的顶端,每个人物都自带性格、形象、故事背景,因为他们之所以是电影常青树是因为他们是现实的影射,无论是不是恶霸,每间学校都有这些人。

    而布莎,一只或许永远不会变成天鹅的丑小鸭,长得平庸,行事平庸,毫不起眼,没人在意,背景般的多数学生中的一位。

    小放映厅里的众人除了几个失败者,多数是同龄人中的超级风云人物,却也不是从没受过校园欺凌,尤其是言语欺凌一项,即使是沃特森在学校也不断遭此困扰和其他女生的排斥。

    詹妮弗看着银幕中布莎走向尤瑟琳,尤瑟琳离队把布莎带到一边,她的心头堵了上来。

    “请帖全都派到他们手上了,弗莱说让你亲自请他。”布莎有点害怕搞砸地汇报,“有别人和他一起,我不敢说太多。”尤瑟琳发出一串呵呵笑声:“做得好,行了就这样吧。”布莎顿时露起欢喜的笑容,尤瑟琳却转身要走,她失声叫住:“尤瑟琳,那个派对……”

    尤瑟琳看向她,“什么?”布莎陪笑的说:“我不知道在哪里和什么时候办。”尤瑟琳惊笑问道:“当然了,那是秘密派对!为什么要让你知道?”布莎怔住,脸色变了。尤瑟琳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她向后边的拉拉队女生们喊道:“布莎想参加我的年度人物秘密派对!她在想什么!?”

    女孩们或轻笑或微笑的望来,布莎面如死灰的一动不动,尤瑟琳越笑越乐不可支:“谁说你被邀请了?我有说过吗?你不是我们的一分子,你只是个失败者!别傻了。但我还感谢你帮忙的,布莎,下回吧,等我办允许失败者参加的派对的时候,哈哈哈。”

    布莎已经满眼泪水,难堪、自卑、茫然,猛然转身慌不择路地奔跑而去。俯角远景镜头,布莎在往左逃奔,尤瑟琳走回去与众女孩笑语击掌,继续拉拉队的训练。

    这时交响乐版的《蓝色多瑙河》柔和地开始响起,响彻在有轻叹声的小放映厅。恶毒的故事,诡异的配乐。这首经典圆舞曲似在抚慰人心,又似是残酷无情地看着这一切,正如每天不变的太阳和河水。

    列夫感到身心和大鼻子都在起着疙瘩,瞧瞧几个座位外的偶像赫敏,她看得更专注。

    银幕中,仓皇逃奔的布莎摔倒在运动场草坪上,随即爬起身又跑。音乐的旋律渐变轻快活泼,场景切至学校走廊,垃圾桶边,那个蓝眼高个男生正打开一封请帖,他看了看,就把请帖扔回垃圾桶,慢步走开。

    当男生离开画框,正对走廊的镜头没有动,但突然加速起来:垃圾桶的垃圾被清洁工倒掉运走,学生们全走了,天黑了,天又亮了,学生们潮水般涌回来了,有人往垃圾桶扔垃圾,有男女在勾搭,影像忽然放慢,有女生们在窃窃私语,当布莎低头走过,她们都笑看着她,她成了笑料。影像又快起来,女生们走了,又有恶霸走过路过推搡别人,没人当回事,学生们不断来来去去,放学了,清洁工又倒运垃圾,学生们全走了,天黑了……高速下的校园一角是个一成不变的鸟样。

    音乐的情感在持续上升,一辆红色跑车驶在夜幕初临的乡野小路间,它驶进一个像是弃置的路边农场停在空地上,旁边已有另一辆黑色皮卡车,前面的仓库走出两道迎接的身影,尤瑟琳和塔克,阔少托马斯走下车子。

    众人的衣服都不同了,显然已经到了周末,在郊野举行的秘密派对要开始了。

    平行蒙太奇悄然现于银幕,光线昏暗的朴素女生卧室,布莎双手抱膝的靠坐在床头,面无表情的望着前方。

    就这么好一会,镜头才回到农场,天色全黑了,仓库外空地上多了几辆车,而灯火通明的仓库内看去一片热闹,风云年轻人们在聚会。镜头一切,正面特写中,一双男生的手把一颗又一颗的子弹塞进一个弹夹里,那弹夹再被装进一把银色的沙漠之鹰手枪,咔哒一声。仓库里,尤瑟琳手势并用地向众人笑说什么,他们反应不一,伊奥拉不太认同的假笑样子。

    女生卧室,床边的布莎右手拿着一把美工刀,左手食指往刀锋按去,鲜血涌流。仓库里,尤瑟琳拿着手机在按打,笑脸流露着一丝狠毒的好玩。女生卧室,布莎的左手掌满是血,颤抖的美工刀游走在左手腕上随时割下去,脸容死气沉沉。忽然这时候,床头柜的手机在震动,她停手望去。

    一个长弹夹被双手装进一把黑色的tec-9冲锋枪,冲锋枪被挂到左肩上,镜头拉远,只见是那个男生在普通的男生卧室里的书桌边,一排的满弹弹夹和那把手枪排在桌上。他把弹夹逐一装进腰间的弹夹皮带,右手拿起手枪,走到了挂在墙边的穿衣镜前。过肩镜头拍着镜子,男生扭了扭脖子,粗犷的脸庞从面无表情露出邪气狂热的笑容,他转身走人,从旁边衣帽架拿起一件灰大衣。

    音乐越来越惬意欢腾,黑夜下,布莎骑着一辆自行车在乡野小路间风速驶过,左手食指末节贴满止血贴,她的神情有着惊喜。路边田野间,那个身披大衣的男生慢悠悠地走着。仓库外,驶来的布莎停在几辆汽车边,她望着明亮热闹的仓库内,忽然似迟疑迷茫起来,来到门口却不想进去。仓库内,尤瑟琳招手地叫喊,众人也在看着,塔克、弗莱都兴奋,斯蒂芬欲言又止,托马斯和米歇尔没什么兴趣,蒂安娜静在一边,伊奥拉皱眉地说了句什么,尤瑟琳瞪了她一眼。

    夜幕下的田野间,男生远远地望见亮着灯火的农场,他把灰大衣脱下扔掉,左肩挂着微冲,右手从腰间拔出手枪,步伐加快地走去。仓库门口,布莎慢步走进仓库走向众人,笑容有点勉强。她还没受到什么欢迎,尤瑟琳就嫌弃样子地说着什么,布莎摸摸脸颊,又有些不安,似乎是被说她没有化妆。

    奔放的交响乐渐进高潮,像炽热的火焰。正对仓库门口的远景镜头中,那道男生身影突兀地从画框右下侧走进,他背身停步望了有两三秒,右手举起了手枪,大步地走向仓库。仓库内,布莎的神情越发尴尬,反打镜头,尤瑟琳几人却都脸露起了惊疑。

    疑惑的布莎回头望去,只见仓库门口出现了一个男生,他脸上一笑,右手扣动手枪的扳机,砰砰砰!朝上空的枪口喷出火光,弹壳被抛出,《蓝色多瑙河》骤然高潮爆发,这六分钟多的三线平行蒙太奇随着骇人的枪响和激动人心的音乐交汇,满仓库的惊呼尖叫让放映厅有了别的声音!

    反打镜头,回头望的布莎呆在那里,周围众人惊慌失措。

    “没有人动,没有人受伤。”男生怪笑地说道,右手手枪和左手微冲都对准了他们,“别吵了,我说别吵了!!!”

    众人的惊声戛然而止,圆舞曲也停了下来,一片死寂。

    放映厅的空气同样寂静而紧张,连原剧本也没看过的嘉宾们不知道接着会发生什么事,这是什么情况则谁都了然,这男生是来复仇的,也许尤瑟琳该死,但布莎也在……

    即使是剧组的众人,在片场听着叶惟的描述,学着他的表演,也是到了现在才确切明白他当时设想的影像、要的观感是什么,优美热烈的《蓝色多瑙河》成了让人喘不过气的收魂曲!这就是电影啊!伊莫珍咽了咽口水,在一个演员只知道一小块的时候,导演已经知道全部,因为这些都是导演的想法。

    后排的沃特森扭头望了望,想看看叶惟是什么表情,却见他侧躺在沙发上呼呼的睡得香甜。

第635章 个性是危险的    从机场到东面的波特-施里格利村庄也就半小时多的车程,两人聊着聊着就到了。这村庄人口只有二百多,隔得老远才有一点人烟,车子停在一所乡野间的家庭式小影院的停车场,五、六个车位停满车辆。

    叶惟下车走向旁边的维多利亚风格双层大宅屋,沃特森跟在他后边,留意着周围的开阔草坪。

    “放松点,我们已经包下这里一天了。吉娅!!!!!!”叶惟大吼一声,一脸苦相的吉娅从屋子走出,他大步走去,捶捶吉娅的肩膀,“神秘嘉宾到,交给你了。”

    “欢迎欢迎。”吉娅揉着肩膀地走向艾玛-沃特森。

    “你好,吉娅,很高兴认识你。”沃特森伸手走来。

    吉娅和她握手道:“我也是,我和叶惟一起看的《哈利-波特与火焰杯》,朋友间的约会。”沃特森笑道:“我一直很想认识你姑妈索菲亚-科波拉,我是她的粉丝。”吉娅说着谢谢,瞅着后边,“你男朋友没来啊?汤姆-达克?”

    媒体传言沃特森正和同龄英式橄榄球运动员汤姆-达克在约会。达克不只是肌肉发达,还在去年的英国会考成绩优异,虽然他们没宣布恋情,也没否认。可能沃特森还在观察和垂涎汤姆-费尔顿吧,但她不是单身的,随时就会有公开的第一任男朋友。

    “就我。”沃特森标志地翘嘴角。

    “那家伙是你的菜吧。”吉娅望着走远的叶惟。沃特森讶笑了下,权当开玩笑:“还不错,但不是我的最爱。”吉娅意味深长地说:“叶惟这个人有项本领,他能让每个女孩都说还不错,真的,我见过的每个。”

    所以呢?沃特森听出吉娅的泼冷水,“我想是因为他很有趣。”

    “不只是有趣。”吉娅带头走进了屋子,热闹的派对声音传来,她一路走到会客厅,“欢迎神秘嘉宾,艾玛-沃特森。”

    “大家好,很荣幸来到这里。”沃特森看了宽敞的屋内一圈,没有之前想的那么多人,十几个全是同龄年轻人。

    《欺凌之夜》的几个主演,尼古拉斯-霍尔特,布丽-拉尔森,伊莫珍-波茨,尤兰达-琼斯都在,还有詹妮弗-劳伦斯!还有些人是她不认识的,众人看到她顿时一片欢呼。

    “想做什么做什么,饿了想吃什么自己到厨房拿,放映下午4点开始。”吉娅说罢,就宣布道:“派对继续!”

    “禁止粉丝行为,除了尖叫。”叶惟正张开双手拦着一众激动的好友,丹尼-德林克沃特是唯一受邀的曼联队友。列夫和陈诺也被他请来了,点通网第一个众筹成功的项目的首映当然不能错过。

    列夫尖叫道:“赫敏!”他又用法语喊了遍,粉丝的他非常清楚,艾玛出生在巴黎并住到五岁,她的律师父母离婚后,她和弟弟随母亲回到英国住在牛津,她还有很多半血缘的弟妹,她的父母分别再婚生的。

    “别说你认识我。”叶惟懒得理了,走回电视音响那边的布丽演唱会。

    派对继续!布丽拿着麦克风继续倾情唱起她的life-after-诱:“嘿,我再也不需要你了!我每一天都过得更好呢!”

    伊莫珍和尤兰达是忠实的观众,叶惟走去就欢喊起来:“布丽安娜,布丽安娜,布丽安娜!”布丽把麦克风对向他,他高唱道:“你不觉得有趣吗?这样的结局。我终于有了新生活,独自度过每个夜晚。”布丽左手指指他,有点摇头晃脑,接过唱道:“现在的我有太多话要说,太多事要做。这就是我的生活,离开你的生活。”

    这时詹妮弗双手扭动,跳着步地走到叶惟旁边撞了他一下,两人摆着手地胡乱舞动。

    在远处看着的沃特森忽然明白,也许他之前在车上的确有调戏她,但对待她似乎是客气的了……他只是谁都调戏。一不留神,她身边已经围着几个粉丝样的男生,“你好,沃特森小姐。”、“波njour,ravie-de-vo-rencontrer.”

    果然在这里没有谈话机会,还好刚才谈了一些。

    ……

    叶惟跟布丽飙歌,跟詹妮弗对舞,去屋子另一个客厅和德林克沃特用ps2打《实况足球》,和吉娅打架,大呼小叫,闹了一大通,到厨房吃了点东西,来到后院的大草坪想呼吸点新鲜空气,就看到伊莫珍在前边散步。

    “嘿,伊米。”他走去。

    “惟格。”伊莫珍的蓝眼睛看来,脸上露出笑容。

    两人平时没有联系,电影杀青后有的联系就是之前闹绯闻和这次放映。叶惟对此一直有点过意不去,他和莉莉被伤害,伊莫珍也是,她对外的感情生活还是白纸一张,无端端传这种三角绯闻,真不好。

    “心情怎么样?”叶惟记者般问道。

    “像一场演出要开始了。”伊莫珍笑露戴着透明隐形牙套的洁齿,“每次上舞台前,我习惯出来走走。”她14岁时加入周末制的诱ngblood剧团受训和演出,那是她表演生涯的开始。

    叶惟恍悟地问:“不会破坏了你什么迷信仪式吧?”见她笑着摇摇头,他又道:“我听丽兹-奥尔森说在百老汇登台前要互祝断一条腿,这我可不敢用于足球比赛。”伊莫珍噗通大笑,他追忆地道:“我曾经在加拿大当艺术学校的交换生,我上台表演过的,现在身体和声音都生疏了。”

    “我就知道你的即兴表演还在。”伊莫珍由衷地称赞,在片场已经充分见识过叶惟天才的创造力,不只是霍尔特,包括她在内的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当过他的扯线木偶先由他亲自示范怎么演,演员再模仿表现。

    但吉娅说这不是他标准的导演风格,只不过《欺凌之夜》拍摄时间太短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专横?”叶惟饶有兴趣的语气,“不把演员当人看的暴君?看着我的眼睛。”

    “一点点。”伊莫珍毫不畏惧地看着他,“这听起来自命不凡,但我能感到你对我们的不在乎。工作和生活,你都不在乎,有时候我像个玩具。但我又能理解,你是让你自己保持着这种创作情绪,怎么欺凌怎么玩我们这些人、这部电影。”

    “你非常聪明。”叶惟点头承认,“确实这样。在片场和后制工作室,很多时候我都陷入癫狂,这是部癫狂的电影。”

    伊莫珍悄松了一口气,其实面对着他颇有压力,片场时拍摄时间紧张,她又不是线上人员,所以没谈过什么话,除了讲戏就是偶尔几句开玩笑。现在她不觉地打开话匣子:“我的电影表演经验不多,可都和好导演合作。我感觉舞台角色比较私人,更多由演员自己塑造;而电影的首要是实现导演的想法,再抓着一些微小的机会塑造自己的东西。我是说,如果走的方向不是导演要的方向,那就是无意义的。”

    “你和丽兹-奥尔森肯定谈得来。”叶惟一笑,边欣赏着她的美态,边说道:“无论演什么、导演是谁,你得给你的角色加一些你的个性进去,不是性格,是个性。”

    “个性不危险吗?”伊莫珍犹豫地问,“我从来不敢投放个性,我害怕那会破坏角色的性格,阻碍进入角色的内心。”

    叶惟的建议都因人而异,伊莫珍演戏太收,以致平庸无奇。他说道:“你演十个都活泼热情的女孩,分别在哪里?性格都是一样的,不同的是个性。没有个性的角色和龙套没有不同。危险品总是让人警醒,让人印象深刻。伊莫,让你自己危险一点。”

    伊莫珍皱眉地思索,“我不太懂……”

    “看你自己了,我打电话给女朋友去啦,回头见。”叶惟边走开,边拿出手机要打给莉莉,洛杉矶那边已是清晨。

    “回头见。”伊莫珍看着叶惟走远,抿抿嘴,望向灰朦的天空。

    ……

    当时间到了下午4点,众人前去屋子的放映厅看电影。虽然不比晚上有气氛,85分钟正片片长的电影放完后,6点解散去吃晚餐正适合。

    不大的放映厅只有两排四块的十六张豪华皮坐椅,勉强够用。叶惟已经早一步叫上几个男生合力搬了客厅一张长沙发过来摆在最后面供他睡觉,因为他看过每一帧足够多遍,短期内可能会看得打瞌睡,那当然要睡得舒服。这是家庭影院的奥义。

    众人落座好,剧组成员们坐前排,嘉宾们坐后排,叶惟站在挂墙式银幕前做开场。

    “呃,要开场了,照例要说点什么。”他扫视着静听的众人,“其实在座各位中可能很多人没受过校园欺凌,或者说是不同平常的方式。布丽还没去过学校,那很酷。反正现在我要你们都回想自己的被欺凌经历,校园内外的都可以,父母离婚的想父母离婚,都想想吧。”

    詹妮弗微微一想就心头刺痛,从小被欺负和反抗大的……

    其他人也许是天之骄女,尤兰达不是,被欺凌?被骗?太多了。

    沉下去的气氛中,众人心思各异,各有遭遇。

    “开始吧。”稀稀疏疏的掌声响起,叶惟走向不影响视线的后方沙发坐下,有种回到哈佛-西湖初中部那个杂物房的感觉。

    他看着那边的吉娅操作放映,从2月底开始前筹到现在不到三个月时间,这部电影确确实实是剥削片的制作流程,它还没有给分级机构评审过,绝对会是r级,不过这里也没有小朋友。

    当吉娅走开,银幕上随即播起片头,一个带血的黑白足球冲来撞碎了画面,碎片组成诱ng-blood。

    前排的布丽,后排的沃特森,还有其他人,都在望着前方的屏幕。

    叶惟“业余”拍的这部《欺凌之夜》,会是什么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