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临近中午,几乎每天下雨的曼彻斯特下起了小雨,大众车在驶离机场的道路上前行,路上各种车辆分向往来。

    叶惟看看副驾上惊魂未定的艾玛-沃特森,说道:“吓坏了?相信我,我比你害怕。但你是神秘嘉宾,我又不能让别人来接你。放松点,看了昨天上映的《蜘蛛侠3》没?还行。”

    “我还没看。”艾玛-沃特森隔着墨镜的看看他,又看看车外,应该没有狗仔队……

    “等会大家拍张大合照,如果我们不幸闹绯闻就公布出去,你说呢?”叶惟问道。

    “我同意。”无论从什么角度方面,沃特森都不希望发生那种事,他非单身、他是坏小子、他是名人。那会非常可怕。见叶惟顿时笑松了一口气,她留意起un露cky这词,不由有点揶揄的心思:“你女朋友知道这事吗?你邀请我出席,还亲自来接我?”

    “噢!”叶惟感慨,“要是莉莉没说通过,我怎么敢?”

    近来他的生活简单而充实,训练、拍电影、和莉莉边甜蜜边相思煎熬地异地恋,没出什么事。他又笑道:“她挺吃醋的。”哪天女朋友不爱吃醋,男朋友就危险了。反过来他也会吃醋,这是爱情的基因。

    “我想认识她很久了,我会和她解释的。”沃特森边说,边摘下了墨镜。

    “她没来,要留在洛杉矶录节目。”叶惟的心头一阵想念,复活节假期后就到现在,再发达的电子通信也比不过拥吻。可是曼彻斯特和洛杉矶来回一趟太久,他们早已说好努力地工作生活,在马上到来的夏天再尽享爱恋。

    他留意着导航提示,转转方向盘,又说笑:“况且莉莉是记者,她来了缠着你们问这问那的,你的心情怎么样?为什么每当伏地魔有机会杀死哈利就会拖延症发作?他爱哈利对吧?你的心情又怎么样?那不酷。”

    “我心情不错。”沃特森微翘起嘴角,细长的眉毛微扬,笑脸流转着聪慧优雅的美,“记者们可以一遍遍地问同一个问题,你也可以说完全相同的答案。都不用想,这很公平。我想柯林斯会恨我,但我做什么了?”

    “没关系,她已经报复过你了。”叶惟见沃特森疑惑地看来,耸肩道:“她给哈利下的保护咒。”

    沃特森转了转思路才明白过来,如果不是哈利-波特的母亲莉莉-波特临死前给儿子施了血缘保护咒,哈利理应早就被伏地魔杀死了。主角一死,这电影系列也就理应结束,那她就自由了。而现在她还要演不知道多少部……

    她露齿地笑道:“我觉得那是恩赐,它造就了我。”

    “当你的公关会很省心。”叶惟说。

    “我真心的!”沃特森连声,“这不是我公关想我说的,前三部我只拿每部12.5万美元片酬,今年这部是四百万,下部就要一千万喽。我没理由想它那么快结束。”叶惟哈哈笑了起来:“这我就相信你了。”她也笑了,“女孩的力量!”

    “酷。”他说。

    沃特森的目光望回前方,挡风玻璃的雨刷在一刮一刮,车子已驶在郊外小镇的林荫道路。

    这明明是第一次私下会面,上次面对面还是去年1月的选秀会,他却潇洒自如,像是每周末都一起玩的老朋友。这既让她感觉自在,又有些奇怪,他就不会有“这可是赫敏”的念头?

    通常她和年轻男生相处,都能察觉到这种不同,不管是因此好奇、爱慕、生畏、狂热、不怀好意,都是非正常的,只大她两岁的叶惟却像“你是赫敏?酷。”而现在是她有那种不同,有什么奇怪的呢,这可是叶惟!

    他不算讨厌,如传言中的幽默风趣,怪不得有那么多女孩喜欢他……谁不喜欢机智、真实、才华横溢、富有幽默、会说笑也会说睿智妙话的男生?还不但不仇恨女生去争取女权,反而一起摇旗呐喊?

    沃特森不知道别人,但自己越发有点紧张。一直就不明白叶惟,经过这充满变化的一年多,什么印象都已经不适用。

    说什么好?电影?女权?足球??猫狗?怎么才是酷的成熟的聪明的艺术的摇滚的?沉默的时间够长了,该说话了。为什么他不说话?这简直是最悲伤的事情。在学校别人甚至不能向她搭讪。

    “重新认识一下。”她终于知道该说什么,向他伸手过去,翘嘴的道:“我是艾玛-沃特森,《哈利-波特》里的那个女孩。”

    “艾玛-汤普森?”叶惟问。沃特森被这冷笑话逗得气笑,“那是特里劳妮教授,我演的是赫敏-格兰杰。”他伸手和她握了握,“我是叶惟,曼联的37号。叫我惟哥吧,但我不想叫你艾玛,一是太多了,二是我对这个名字有种被支配的恐惧。你的中间名是什么?”他看向她的笑脸。

    “夏洛特。”沃特森微微仰起下巴。

    “夏洛特。”叶惟念了遍,“charlotte有很多的昵称,罗拉、洛塔、查查……而我要叫你这个,茜茜(cece)。”

    茜茜?我奶奶都不这么叫我。沃特森不置可否地敛眉抿嘴,“你对名字真有研究啊。”

    叶惟边驶进了小镇,边说道:“是的,最近我都有在研究,因为得给我的两部新电影的角色们起名字。这事儿真棘手,在其中《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的剧本,三个主要女角色还分别叫a女孩,b女孩,c女孩。现在似乎c女孩有名字了,夏洛持。你知道它意为雄壮的、充满活力的,所以有趣的是,惟哥和茜茜是同一个意思。”

    他还真叫上了,像她是只猫。沃特森看着他,好像出现了那种不同,他是在调戏她吗,还是错觉?

    “父母都希望孩子健康快乐地长大。”她说。

    “也许。”叶惟说。

    “怎么会也许?”沃特森问,要探讨这话题吗,无论他是说笑、装酷还是漫不经心,认栽吧,“我是指心理正常的好父母。”

    “你是不是忘记了j.k.罗琳?”叶惟耸肩,“她每天想破脑袋的就是怎么不让孩子健康快乐地长大,让伏地魔和他的喽罗一次又一次地吓唬他们,朝他们吼‘别长大,赚大钱!’”车内片刻的沉默,沃特森突然再也忍不住地放声大笑,笑得双眼圆眯、双眉倒竖,尽露一口的皓齿,毫无淑女的风范。

    车子因为路口的红灯停下。

    英国是右舵行驶,叶惟隔着沃特森望向不到两步距离、就并在左边的黑色轿车,雨水让一切朦胧,但能看到那车内是个四口之家,警报解除…这女孩笑得太过火了!至于吗,随便打趣而已。前排的中年夫妇在望来,他们看到她了……

    “伙计,看着我!注意车窗。”他连忙说。总算她不蠢,她立即转过脸,解开安全带再转过身,以后脑勺对着车窗。

    正当他松了一口气,就听到那对夫妇的激动喜叫声:“赫敏!噢,艾玛-沃特森!你是艾玛-沃特森!孩子们,赫敏在我们旁边的车上!是她!!沃特森小姐,我们是你的大粉丝,噢我的上帝!”

    那后排的两个十来岁的半大孩子也激动尖叫:“赫敏在那里?还有谁?是哈利吗!?”、“爸爸,跟着,跟着!!”

    “婊-子养的……”叶惟都想闯红灯了,却有个撑雨伞的老太婆慢悠悠地过着马路,该死的吉娅,该死的冰淇淋。

    不管旁边车的人怎么喊,沃特森一动不动地侧身坐着,倒眉急疑的样子,现在怎么办?

第632章 传奇还在继续    今年的5月4日周五是条分界线,耗资2.58亿的超级大片《蜘蛛侠3》全球上映,这部系列终结作揭开了暑假档的序幕。而在此之前,《斯巴达300勇士》蝉联两周北美冠军后,《忍者神龟》一周、《冰刀双人组》两周、《后窗惊魂》三周占领宝座。

    放映8周的斯巴达已经北美票房破2亿,全球票房破4亿,成为现象级的电影。

    过去的四月份有愚人节、复活节,有犹太人的逾越节。对于曼联球迷们,最大的节日则是4月28日英超第36轮比赛,随着切尔西在客场和阿森纳1:1战平,一路雄居榜首的曼联以领先7分提前两轮获得2006-2007赛季英超联赛冠军!

    这是曼联的第9座英超冠军奖杯,也是第16顶英格兰顶级联赛的王冠。

    时隔三年拿回冠军,全球的红魔球迷一片欢腾,赞美弗格森爵爷,赞美c罗、鲁尼、吉格斯……还有隐藏在卡灵顿的巨星吉祥物叶惟。《太阳报》戏称:“尽管叶惟没有上场踢过一秒钟,但他用奥斯卡的失败激励曼联众将士重获冠军。”

    在很多媒体的曼联英雄谱盘点中,叶惟都被列进幕后英雄的行列中,笑一笑十年少!

    一些不懂足球的影迷粉丝到处询问:“这算不算惟有了英超冠军?”算吧?对吧?

    不少影迷球迷则在痛骂那个独立仲裁小组,如果批了叶惟的劳工证,曼联绝对会在最后这两轮比赛派他上场乃至的!虽然曼联输给ac米兰止步欧冠半决赛,主力们还得养精蓄锐备战19号对阵切尔西的足总杯决赛。

    只要叶惟踏上赛场就是一个全球瞩目的传奇,现在却连预备队的比赛都无法踢,只是某些人的谈资笑料。

    “我们是冠军!”叶惟的社交网络倒是充满因曼联夺冠的激动,又被很多惟黑讽刺,关你什么事?

    主流体育媒体最多打趣,攻击他是没有道理的,叶惟从试训至今在卡灵顿三个多月,没曝出过像耍大牌、与队友处不好关系、不守纪律等任何丑闻。拍电影的同时,他勤勤恳恳地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认真的态度,37号球衣销量节节上升,但没有机会上场。

    在这件事上,惟密们提起就非常郁闷,非常生气。

    那些只爱电影的影迷们是感谢独立仲裁小组,如果叶惟有了劳工证,可能就没有这两部电影了!

    叶惟于4月30日在点通(spotpass)和推特宣告《欺凌之夜》后制完工,下一步将是内部试映后再做发行。而《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在本月13日和20日相继公布另外两位当红实力女星加盟:瑞秋-麦克亚当斯,艾米莉-布朗特。

    再加上娜塔丽-波特曼,这三位将在一部100万预算的电影里同台飙戏,影迷粉丝们岂只是兴奋!

    19岁电影天才的魅力!媒体们还关注到一个有趣的情况,叶惟的爸爸是牙医,波特曼的爸爸是医生,麦克亚当斯的妈妈是护士,这个女医学生题材片场还真是自带医学背景。

    叶惟最近在网上大力推荐好基友泽维尔-多兰在点通众筹50万美元的剧情片项目《我杀了我妈妈》,它由多兰编剧、制片、导演和主演,讲述一位16岁同性恋少年和母亲爱恨复杂的母子关系,算是多兰的半自传故事。戴米安-拉什已加盟男二号演多兰的男朋友。这对出柜恋人固然勇气可嘉,然而多兰刚不久前才年满18岁。

    此前多兰最出名的是在《灵魂冲浪人》出演贝瑟尼二哥,怎么突然也拍电影了?18岁就制导编演一手抓?还没有拍过短片!?虽然有叶惟的广告,众筹额度又不高,《我杀了我妈妈》的融资进展依然缓慢。

    但也有很多影迷看好多兰,就因为叶惟说行,忘记弗雷克夫妇的《半个尼尔森》了吗?

    经过这段日子,《灵魂冲浪人》的海外票房定格在53,749,705,加上93,062,976北美票房,全球票房为146,812,681,史上最成功的冲浪电影无疑。有派拉蒙强大的发行网络,《可爱的骨头》在海外同样强劲地大收125,092,318,加上143,100,217北美票房,全球票房为268,192,535,最成功的畅销书改编电影之一,它也超越2.5亿的lms成为叶惟总票房最高的电影。

    放映了20周的《冬天的骨头》终以29,130,267北美票房全线下画,海外票房则止于18,653,131,全球票房为47,783,398。它虽是叶惟总票房最低的电影,作为一部300万制片费的r级寒沉文艺片,它自然也是取得商业的成功。

    冬骨的dvd卖得不错,奥斯卡后在美国上市两个月,平均售价15.9一套,已经卖了472,292套,销售额7,509,451。

    dvd要卖得好,是否能满足家庭观影需求是首要决定因素。

    lms至今在美已售出超过520万套dvd,销售额超过9000万美元,仅此一项周边,不管是直接有分红条款的巨星,还是因各自工会享有一点点re私dual-payments(剩余报酬)飞钱的其他主创人员,全都笑容满脸。

    为什么一位演员或一位编剧片酬不高,但有一部两部名作后,即使后来扑到太平洋或长时间不工作,依然能像《好汉两个半》的查理那样住海边别墅过富人生活?就因为剩余报酬条款的存在。

    这是美国影视业的特产之一,它不是奖金、不是分红,只有导演、编剧、主演这些线上主创有。

    比如编剧工会在1988年经过大罢工才迫使制片人工会签下的合约中,影碟影带的剩余报酬是0.3%,也就是lms每卖出一张,就有大约4美分是归编剧的。一张张支票不断地飞去,迈克尔-阿恩特因此能从520万张影碟收获超过20万美元。

    不过这份三年一签的合同到今年10月31日到期,每次续约谈判都是多方利益的博弈。三年前编剧工会使制片方加了稿费,规定六大片厂给原创电影剧本的最低报酬为10.6万美元/个,这次编剧工会已经为续约谈判桌瞄准了剩余报酬。

    分得太少了!不爽,0.3%翻一番到0.6%才差不多。

    可是如果这么一分,多年来的游戏规则就乱了,不同于稿费高低只影响制片人的利益,剩余报酬是有个总额的,像一部电影每次电视播放所产生的收入,80%归片商,20%是主创们的剩余报酬。

    影碟、电视播放,还有其它方面呢?编剧分得多了,导演和主演要继续目前的数字,就只能由制片方多给。但这一给,导演工会、演员工会什么想法?下次续约是不是也要翻番?

    制片方是出钱冒险的那群人,片酬早已发出去了,影片亏本却只能自己吞,主创们凭什么分那么多?

    但做影视的,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是常态,导编演的风险在于自身的行情,影片失败、三振出局还不知道要往哪里蹲,当明星又花钱得很,没有可观的剩余报酬,好莱坞不会这么热闹。

    0.3%条款用了快20年,期间通货膨胀,物价上涨,连苏联都解了体,这回编剧工会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大不了再罢工。

    冬骨的dvd已卖了47万套;鼓舞人心的ss平均每套16.5,已卖了2,368,875套,销售额39,086,449;令人百感交集的tlb的平均售价高达18.5,也已卖掉3,074,325套,销售额56,875,012。

    虽然幅度不大,它们的销量都还会继续增长,打折再打折,直至降到去库存的5美元左右。

    据相关机构的估计,好莱坞影视产品每年的利润中约有2/3收益来自影碟的租售。事实上很多时候,好莱坞影片的宣传、冲颁奖季、拼奥斯卡都是为了卖dvd。如果今年奥斯卡的最佳影片是冬骨,它现在的销量会远不止147万套。

    去年的最佳影片《撞车》在奥斯卡颁奖前上市四周只卖了397,522套,获奖后次周销量暴涨9%,至今已经卖出210万多套。评价更好、票房更高的《断背山》只有180万多套。今年的情况也一样,《无间行者》的670万套、1.26亿销售额遥遥领先,这样下去它的美国dvd销售额反而会比北美票房更高。

    少女三部曲的美国dvd总销量暂为591万多套,产生了大约25万美元的编剧剩余报酬。

    所以不管叶惟的片酬和分红有多少,也不管身为投资制片人能赚多少,单是拿着一堆堆的剩余报酬支票,从编剧的、从导演的,他的财富都难以估量。但被业界调侃的是,他大手大脚给迈克尔-阿恩特tlb的编剧署名而非剧本医生的一次性报酬的下场就是分0.3%蛋糕的人多了一个。

    被人嘲笑取乐的曼联吉祥物,也是这些奇迹的缔造者:

    仅4645万制片成本的6部电影总收到6.069亿北美/3.877亿海外/9.947亿全球票房,铁定的最年轻10亿制导编俱乐部成员。

    在美销售超过1300万张dvd。

    其中4部电影有6项奥斯卡个人提名,共19项提名,lms赢得男配角和原创剧本两个奖。

    带出星光灿烂的一众未来女孩。

    而他的第7部电影已完工,第8部电影即将开拍,传奇还在继续。

    ……

    近来倍受关注的詹妮弗-劳伦斯终于加盟了新项目:朱迪-福斯特执导和主演的未命名剧情片项目的联合女主角,《通天塔》编剧吉勒莫-阿里加将首度执导和编剧的剧情新作《燃烧的平原》的配角。

    两个独立项目的投资级别都在2000万预算,都有冲奖兼卖座的潜力。在同龄女孩演青春爱情片、校园喜剧片、尖叫恐怖片的同时,这位16岁肯塔基姑娘担起独立文艺界的宠儿大旗。

    当然要说票房号召力,劳伦斯虽然有奥斯卡影后提名,现在却是排在艾玛-罗伯茨、伊丽莎白-奥尔森之后的。

    她的尴尬在于演青春商业片没有别人漂亮,妮娜-杜波夫跳跳舞就很吸引青少年观众,她则可能贡献《我爱猫头鹰》;演大片受制年纪没有机会,16岁正不上不下,不像艾丽西卡-维坎德已经既年轻又成熟能演女朋友,也不像西尔莎-罗南能演小少女;演普通商业片是自灭未来最年轻影后光环,演外国电影包括英国电影是自灭美国本土原味光环,这大旗不扛也得扛。

    而上过《人物》封面的核心成员中,只剩演完《朱诺》的奥尔森不紧不慢地表示还需要学习。

    最近还有另一个惹人注目的少女演员动态,17岁的艾玛-沃特森加盟了英国bbc的电视电影《芭蕾舞鞋》出演女主角,该片将于7月开拍,年底圣诞档播出。

    此前丹尼尔-雷德克里夫和鲁伯特-格林特中场休息接拍过低成本电影《十二月男孩》和《人生驾驶课》(已上映,48%新鲜度,1万全球票房),雷德克里夫还多一部电视电影《我的儿子杰克》。

    《芭蕾舞鞋》是“赫敏”在《哈利-波特》系列之外的第一次影视演出,档次之低着实让很多人大跌眼镜。

    但也不是特别惊奇,媒体影迷回顾沃特森败走viy选秀会,怎么让“赫敏”现身于其它电影,这难题连叶惟都没有接手。

    ……

    5月5日星期六,刚刚过完五朔节的英国又迎来了周末。

    艾玛-沃特森前些天收到叶惟的一封电邮,邀请她出席《欺凌之夜》的没有媒体记者和普通观众的神秘内部放映,她答应了,终于!这天上午她自己一个人从牛津到伦敦再搭了一小时飞机抵达曼彻斯特。

    电邮里说好吉娅-科波拉会来机场接她前去秘密的放映地点。

    她戴着墨镜、背着斜挎包刚刚走出t2航站楼到达口,就怔了怔,只见叶惟从隔着人行道的接机车道奔跑过来,车道边的临时停车位排有车龙,旅客们在来来去去。

    “跟我来!吉娅出了点事。”叶惟跑来又跑回去,拉开他那辆白色大众途观的副驾车门,“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

    她一点都不想和他传绯闻,赶紧快步走去坐进车子关上车门,与此同时,他飞一般坐进驾驶座开动车子。

    不知道周围有没有旅客注意到,大众车已经驶得很远,加速向前驶去。

    “吉娅-科波拉怎么了?”

    “死不了,拉肚子而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