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叶惟跟着布丽来到二楼,不算豪宅的屋子到处都布置精巧,他还以为是到二楼的会客厅,没想到布丽走到一间明显是卧室的房间前打开门,他怔了怔,看看她。

    “请进来。”布丽的圆方脸自然地抿嘴微笑,扎成马尾的长发金得闪眼。

    “ok。”叶惟不是老学究,但就这么走进非女友、非家人、非吉娅的女生卧室,心头颇有点不安的负罪感。

    一走进去,布丽打开房灯,他顿时有些意外,感觉自己进了一个奇幻天地。

    这是个宽敞的大卧室,首先吸引他目光的是四周墙壁,没有挂什么海报,而是画满了涂鸦,不是巨大的、摇滚的,是色彩斑斓、精致的各种景物,有很多如鹿、大象的野生动物,有像《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植物,有神话故事的巨人,他又看到一个日本武士,她喜欢黑泽明不是说说而已。

    他进过的女生闺房不算多,也不算少,这里真是非典型,像化妆台、衣物、照片墙、布偶、胸罩等那些要么见不到,要么像藏在角落。占主导地位的是各类创作工具,有吉它等乐器,画板、录音设备、天文望远镜、导演取景器……

    他越看越感觉到了女生版的自己的卧室,所以井井有条的,依然有着女生品味的雅致温暖。

    “要口香糖吗?”布丽拿着一瓶绿箭口香糖递向他,叶惟要了几粒一并嚼起来,她往手掌倒了一把扔进口也开嚼。

    看着他在四望,却不说话,她这才感到难为情,“很古怪是吧……”

    “不,我的卧室里有一块黑石板,就立在床头前,你可想而知。”叶惟说道。

    真的吗?布丽惊讶了下,那够怪胎的,能睡得踏实吗?

    叶惟走到一个墙边储物柜前,望着放在柜上的一颗石膏骷髅头,“我能碰碰它吗?”布丽点头道:“它是我做的。”他拿起这颗骷髅头与之对视,“它叫什么名字?”布丽不以为怪:“詹姆斯。”

    “你好,詹姆斯。”他放下骷髅头,走向窗前的一张鸟巢般的藤吊椅坐进去,正好能观赏到窗外的月色,不由感叹:“你有个超棒的卧室。”

    “谢谢。”布丽心里欢喜,人生有几回能和叶惟聊天呢,想说什么说什么:“在我还是个孩子时,我父母离婚了,我和米茜跟着我妈妈挤在一间小小的旧公寓里,那时我就梦想着有个像这样的卧室。”

    “你做到了,这很了不起。”叶惟舒坦的摇动吊椅,“我认识的十个演员里面,大概也就一两个人的父母是没离婚的。”

    布丽不确定他的意思,但口香糖的清爽让她的脑筋转得快,“也许这不特别,可这些过去让我明白生活的艰辛,虽然我没有上过学,没体验过校园欺凌,我想我懂得那是什么感受。”她其实想说,拜托别炒掉我。

    “放松点,是我在你的卧室里。”叶惟起身,布丽笑了声,肉肉的大圆脸还算甜美,他笑问道:“为什么不去上学?在家学习的人我有认识一些,从未去过学校的就你了。”

    布丽有点惊疑的样子,“我想过的,只是像在哈佛-西湖那样的学校里不准嚼口香糖,那不适合我。”叶惟吹了个泡泡,啵的一声爆了,才道:“没那么严,你偷偷嚼还是可以的,如果上课嚼、嚼完到处粘,你就有麻烦了。”布丽也吹起泡泡,那种生活一定很闷。

    叶惟走到影碟架前低身瞧了瞧,里面几乎全是经典的外国电影,他拿起一盒《七武士》vhs录像带,看看正反面,说道:“很少有年轻女孩像你这么喜爱外国电影。”

    “我觉得外国电影比美国电影要更真实。”布丽跟在他后边,“我想成为一名艺术家,我喜欢这些艺术的东西。”

    “你很酷。”叶惟看了她一眼,布丽呵的笑了起来,他把手中的录像带放回去,感慨说:“‘赢得胜利的是农民。’伙计,农民是世界上最狡猾的,农民总是会赢,因为他们只要赢。”

    听到《七武士》的台词,布丽也来了劲头,“美国电影就是太少这些了,而外国电影能帮我…形成我的世界观。但美国电影也不是没有,我认为像《2001太空漫游》,它比其它任何电影都能更长久地保存下去,还有你的电影。”她露齿笑了笑,“我认为,你不是农民,你是个理想主义者。”

    “事实上,这两天我感觉我是个农民。”叶惟走近旁边的绘画板,一看上面未完成的恐龙素描就知道布丽的画功不浅。他边看画边说:“所以我在到处找人骂我,你能骂骂我吗?”

    “因为…奥斯卡?”布丽问道。

    “有一些,不是主要的。”叶惟耸耸肩,看着她的棕眼睛,“关于我的英超劳工证申诉没通过的事,我很郁闷,我有想放弃。你怎么看?注意点说话了,虽然撒谎是人的本性,但今天我不想听到半句谎言。”

    布丽听得出《罗生门》的味道,正好她不太会撒谎,说道:“我不清楚你想什么,我就想自己有没有这样,我在想什么,再去推断你。”见叶惟点头,她继续道:“我喜欢表演和电影是因为能逃避现实,我的童年不怎么有趣。我想喜欢什么事物都是有理由的,通常都和童年有关。你喜欢踢足球,那肯定有你的原因。”

    对于童年的记忆,很多都模糊了,可她永远记得半夜被妈妈捂着嘴的悄悄哭泣惊醒时的滋味。她不喜欢她父亲,有几年没和他说过一句话了,有些人就是不适合当父亲。

    “还真有关。”叶惟回忆着一笑,“我有个超级严格的妈妈,还想让我学钢琴。我怎么能在户外野呢?踢足球。”

    他真诚的语气让布丽心跃,“我想当你踢足球,与我表演的感受是有相同的方面的,会有兴奋、沮丧、冲动等各种感情同时交织在一起,我是在一场演出中,你是在一场球赛中,这种力量能够让我们产生超脱于我们所生活的环境之外的感觉。”

    “确实是这样,就像从各种的束缚中跳了出去。”叶惟不禁同意,突然跑到她家来找她骂也是这种超脱的感觉,他大笑道:“打破了生活和思维的局限,得到自由!”

    布丽也大感找着了知己,声音都激动了:“然后回头再看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像看到组成自己的一块块拼图。”

    “确实!”叶惟往下甩了一下拳,“所以我才喜欢和不同的演员合作,你们每个都不一样。”他竖起大拇指,“布丽,你知道不,你真的很有见解,我喜欢你说的,继续。”

    布丽其实也憋了很久,平时和家人说不来这些,同龄朋友们能多说些的也没有。她倾诉般说:“我是离不开这种感觉的,像表演、音乐,这些不同的创作都能给我这种感觉,我离不开创作,我需要它们,因为我是我。我想你也因为在追求它们,或者被它们驱动,这被称为梦想或者什么,你才去踢职业足球。我不觉得那是玩,那是因为你是你。但如果你感到自己成农民了,我也有过这种感受,当我的专辑只卖了3500张,我想放弃,其实过去一年我差不多放弃表演了……”

    她的脸有些涨红,“我想成败得失会蒙蔽我们真正要的感知,可我们又离不开,这才让我们痛苦。”

    “你提醒了我真正要的是什么!”叶惟连连地点头,“我全部明白了,谢谢你。”

    “唔…这是我的荣幸……”布丽笑得灿烂,口香糖团在翻腾,右手做了个摇滚手势,“我感觉自己也清楚了很多。”

    叶惟也抬手摇滚,兴奋于一些想法:“我要一边完成这个赛季,一边用空余时间创作些别的,我发现我离不开脑力活。布丽,你做好准备吧,杨伯拉德刚刚告诉我,电影下个月就开拍。”

    什么!布丽惊喜的瞪目,口中的口香糖几乎掉了出去。

    “现在它叫《欺凌之夜》了,《杀人英雄》不够酷,筹不到钱。”他对她眨眨眼睛,压声道:“想赚钱就投钱吧。”

    布丽连忙点头应好,the-night-of-bullying!

    叶惟一边拿出裤袋的手机看,一边道:“别放弃表演,你行的。我听过一个传说,奥斯卡欠下‘阿拉伯的劳伦斯’彼得-奥图太多了,而循环是相对的,所以叫劳伦斯的年轻女演员会拿回来,像詹妮弗-劳伦斯,像你。”布丽没有会意的怔疑,他耸肩,“拉尔森?我是说,larson意为劳伦斯的孩子……”布丽噢了声!

    “我先走了,我女朋友找我。”他摇摇手机,“我有预感她真要骂我了,我得做好准备。”

    “好的。”布丽抿嘴,翘动的嘴角暴露了她在心里偷笑。

    “等等,另一件事,差点忘了。”叶惟走了两步又回过身,几乎撞到布丽身上,“我有个请求,你能帮我画一幅我妹妹朵朵的人像速写吗,再签上你的寄语。朵朵很喜欢你的歌,尤其是那部芭比电影的那首插曲,hope-has-wings?她有阵子整天唱。”

    布丽这真的反应不过来,前年的《芭比与魔幻飞马之旅》!她演绎了一首插曲,就是hope-has-wings。

    “行啊!”她笑道。

    “还有给我一份你的简历,是的我们是谈工作。另外你能给我唱唱那歌吗?好久没听了,挺想听的。”

    “行啊……先吐掉这个,唔唔,那我开始了:

    当我被困在地面上

    那里没有上升,只有下降

    每一步都让我越来越坠落

    不知道怎么开始

    怎么像风一样飞起

    很快我就能高飞

    我只要保持呼吸

    还有让自己坚信

    因为希望有翅膀

    带起你

    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只不过那个奇迹正等待成真

    所以我抬起我的眼睛

    仰望天空

    感到自己的心

    开始飞翔

    我将用我的梦想一飞冲天

    因为希望有翅膀”

    ……

    吉娅突然接到了叶惟的来电:“吉娅大师,收拾好你的东西,带上我住所里那两台red-one,准备去英国了。”

    “为什么?”她惊呆的意识到什么。

    “拍电影!知道圣地亚哥-杨伯拉德吗?他的b级片项目请你当第二制片人、副导演,帮他拉起剧组,让他什么都不用做,就坐在导演椅上看着你们忙。不过要你使用化名。”

    “我就知道,你是圣地亚哥!!!”

    “我不是,我是惟哥,再见。”

    ……

    离开布丽家后,打了个电话给吉娅,叶惟情绪高昂地开车到了莉莉家,夜色已深,她脸沉沉的让他进了屋子。

    “我真讨厌你,我真讨厌你!”一走进屋子,还在门厅,莉莉就愤怒幽怨的瞪着他,一通劈头盖脸的斥骂:“为什么你总是这样,为什么?你去哪里了?找谁去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多想和你一起面对这难关…多少次了!我给你机会,但你不给我!都被你剥夺走……多少次了!是我们在恋爱,为什么在你需要支持的时候,你不让我陪着你?为什么?这样我就不重要了?只是个快乐女孩?你太自私了,太混蛋了。”

    看到她双眸落泪,越骂越哽咽,叶惟顿时慌了,“莉莉,你知道的,我只是不想在你面前像个蠢蛋……”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莉莉怒叫,渐有点哭声:“你有没有想过我怎么想?我不要这样,那不是理由,因为你不想丢脸?因为你要保护我?你不能这样的,这是错的!不是这样的……”

    叶惟心痛得不知说什么,上前一把抱住她,不顾她的挣扎,使劲地箍着狂吻起来。莉莉挣了一会就不作任何动静,紧紧的抿着嘴巴。他吻了她的嘴唇许久,从狂热到温柔,“我爱你。我错了,我不会再让你像刚才那样哭,我保证。”

    “不像刚才那样,但有别样,对吗?”莉莉不想讽刺他,却真的生气、失望、茫然,这两天不是只有他难过的。

    “什么都不。”叶惟搂紧她一些,“我之前去布丽-拉尔森家了。”

    莉莉愕然,“谁?布丽-拉尔森?你开玩笑吗?你疯了吗!?”

    “她全家都在,我是去找她谈工作和多职业这事的,我准备拍新电影了,我也不会离开卡灵顿。”

    “你是说她帮助你作出决定了?”莉莉话声发颤,这就是被剥夺走的!这样对吗?叶惟急忙解释:“不,那之前我就有决定了,但她确实说了些很棒的话。先看看这个。”他从背包中拿出一份演员简历翻开一页递给莉莉,她瞥了眼。

    “布丽-拉尔森真是个不错的演员,但我之所以找她是因为。”叶惟说得认真,“她的第一个影视角色是剧集to-have——to-hold的lily-quinn,我就是爱一切和莉莉有关的东西。”

    莉莉疑惑的瞅清楚,还真是,可又怎么样,“你别想胡扯一下就……”

    “重点来了。”叶惟深情的放电,“她是莉莉-奎因,你是莉莉女王!”莉莉没好气的故作好笑,把自己引得真失笑了。

    “哈哈!”他拉住她的手,往屋外笑奔出去,奔向远处的跑车,“属于我们的大冒险开始!我有太多话要和你说了,今天的事情、我的想法、我想听你的想法……太多太多!”

    “去哪里?”她不情不愿的语气。

    “到处去!”

    ……

    “我可以飞上云端

    离那些质疑远远的

    那有多么美妙啊

    感觉阳光照着我的脸庞

    如此美丽的一个地方

    是的,我知道它在等待

    安全的滑翔

    充满信念的鼓励

    因为希望有翅膀

    带起你

    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只不过那个奇迹正等待成真

    所以我抬起我的眼睛

    仰望天空

    感到自己的心

    开始飞翔

    我将用我的梦想一飞冲天”

    ……

    2月27日星期二,叶惟耍大牌事件有了最新进展。

    这绝对不是罗异想看到的,但他不意外,因为叶惟已经很好玩般告诉过他:“要封杀就封杀我吧,这可真酷,像我是被通缉的游侠儿。”惟哥又发了两篇新浪博客,一篇注明是给影迷粉丝看,说清楚了当天的情况,并说:“红地毯有那么多美女,记者非要采访我、观众非要听我说几句心情不错,图什么?”

    另一篇注明是给批判他的媒体博主们看,简短的一段话:

    “你们需要医生吗?我正好认识几个,你们可能患了吹水癖或者吹毛癖之类的疾病。”

    以及一张“朋友们,该吃药了”的脑残片配图。

    而叶惟也在其所有的社交网站和个人网站宣布将留守曼联至本赛季结束,继续提升自己,继续为俱乐部作内部贡献。

    ……

    曼彻斯特当地时间3月1日周四清早,一身黑色训练服的叶惟重新跑进卡灵顿训练基地。在宽广连并的绿茵训练场上,预备队和u18队的队员们都正在热身,“喝水”丹尼-德林克沃特最先奔过来,高兴的叫着:“惟哥!”

    “早啊喝水!”叶惟跑过去,推了推德林克沃特的脑袋,“别跟我谈奥斯卡,因为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两人笑着一起迎着阳光跑动起来。

    这是一场赛果注定为零的比赛,也许还有些浪费时间,但我要踢到终场。

    ……

    湛蓝天空下的叶家后院草坪,朵朵戴着一副红色耳机听着歌,脚下踢动着个足球,小脸坚毅。

    哥哥会有一天能上场的!要不就我上场!

    “像一团火焰,像一簇火花

    我为这些改变而陶醉

    夜空中的繁星

    在呼唤我的名字

    跟我来,我能看见

    现在,我正在我的道路上前行

    因为希望有翅膀

    带起你

    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只不过那个奇迹正等待成真

    所以我抬起我的眼睛

    仰望天空

    感到自己的心

    开始飞翔

    我将用我的梦想一飞冲天

    我的生命中有了新的希望

    无论到哪它都能让我自由

    它放着光芒,它无处不在

    从北到南,它带我前去

    我的生命中有了新的希望

    无论到哪它都能让我自由

    它放着光芒,它无处不在

    从北到南,它带我前去

第626章 欺凌之夜    三月份走来,今年奥斯卡在争议声中远去。不管影迷粉丝们怎么想,叶惟无奖已是事实,他被美国媒体幸灾乐祸,被中国媒体接连批骂,有没有耍大牌已不是关键,放肆的回应让他“终于露出坏小子的马脚”,倒还没有被封杀。

    在外界的视线中,失败者叶惟是活得有滋有味。

    他果真继续职业球员的生活,不只是像《太阳报》登出他的训练照片,他弄了个诱tube自拍视频“走进卡灵顿”,往曼联的训练中心拍了一圈,还在球场秀了些脚法。他的末世丧尸背景小说all-dead连续地更新,还放出一组自绘的概念插画,让粉丝们高兴雀跃,感谢作出英明决定的独立仲裁小组!

    他的网站spotpass也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众筹50万美元的《欺凌之夜》通过,用时还不到一个月。

    这引起了一些媒体的报道,但该项目的主创圣地亚哥-杨伯拉德没有接受采访,也没有任何现身,他的所谓大受欢迎的诱tube视频只是几个伦敦风景视频。缺乏宣传也就没有关注,除了在《好莱坞报道者》、imdb这种资料库有踪影,这项目像是不存在,它只是千千万万的小成本项目中普通一员而已。

    与此同时,杨伯拉德另一个目标众筹100万美元的r级恐怖片项目《世界上没有吸血鬼这种东西》悄然上线。

    ……

    为了该死的圣地亚哥,吉娅最近忙得头顶冒黑烟,那家伙这回铁了心要当甩手掌柜,还下了死命令要在9号周五晚开机,计划连着拍七天,除周末两天全天拍,其余五天在傍晚至晚上工作,拍完他正好回洛杉矶为莉莉庆生。

    20岁的她第一次当制片人和副导演,尽管在片场长大,又跟随他拍了几年,她自己一个可搞不定。

    她的主要帮手是之前在冬骨表现出色的莉娜-杜汉姆,以及活跃在英国的35岁意大利制片人卡洛-迪西,他是参与制作些电视电影、影碟电影的级别,但胜在精通英国的制片门道和财务法律。

    他们三个和圣地亚哥组成制片团队,再拉起了基本规模的剧组,凡事都要做好保密,人员都得便宜好用。圣地亚哥钦定了摄影师和艺术指导,前者是活跃于英国的45岁叙利亚小摄影师阿里-阿沙,他去年掌镜的《非常暴力》入得那人法眼,阿沙将成为史上第一位用red-one拍电影的摄影师;后者是tet和冬骨的老人朱莉-贝格霍夫,由她领导美术部门。

    剧组中的老朋友还有不少,但多数是在英国招人。还好这就是个小项目,单一的实地场景,平常的服装道具,前筹工作其实没多少,只是各部门都要火速前进,一切才忙得胃痛。

    圣地亚哥自信只拍一周不是没有原因,是剧本够简单。

    它是个典型的鬼怪屋故事,有屋子(一个有限的空间),有怪兽,角色们在屋子中遭遇怪兽造成的危险,要么战胜怪兽,要么死亡。绝大部分恐怖惊悚片就这么一回事,《大白鲨》、《异形魔怪》、《电锯惊魂》、《蔷花,红莲》、《驱魔录像》全都是。

    它算不上新奇,就是一所学校里的一群风云人物兼霸凌者年轻男女这天在镇子一个荒僻弃置的农场仓库开派对,布丽-拉尔森饰演的女主角是全场唯一的被欺凌者,她本是舞会皇后戏耍的书呆子,为其派邀请函却没被邀请,还被嘲笑。据圣地亚哥说这取材于詹妮弗的真实经历。不同的是这是双重戏耍,晚上布丽在家伤心得割手指自残、想割腕自杀时,她接到舞会皇后的来电,说那只是开玩笑,让她前去派对。布丽还是去了,为能参加他们的派对忐忑而高兴。

    这是迅速的第一幕,就在布丽到达热闹的仓库,派对刚开始,舞会皇后等人刚要耍她,尼古拉斯-霍尔特饰演的男主角闯进仓库了,他是学校里的被欺凌者,没被邀请,他双手都拿着枪,一进去就把舞会皇后爆了头。人们吓坏地尖叫,但周围不会有人听到,仓库只有一个门口,被霍尔特把守着,他让大家都安静下来,谁再吵杀谁,果然又杀掉一个还在哭的女孩。

    之后第二幕就是他怎么慢慢地、残忍邪恶地拷问、审判、折磨、杀戮仓库里的霸凌者,身陷绝境的布丽随时会死亡。

    它有趣在于怪兽是男主角(或是大反派?);女主角是要活下去的人,逃离屋子或杀掉怪兽;反派们也要活下去,可恨可悲又可怜。这种设定上的混乱产生了张力,观众移情代入到哪一方?男主角的无法捉摸产生悬念。霍尔特是被欺凌者还是欺凌者?布丽能不能存活?这欺凌之夜会怎么结束?

    剧本有大片的空白,仓库场景的很多细节都将即兴创作,关于男主角做什么、说什么,其他人又怎么反应。吉娅觉得里面已经有些很有意思的东西,令人深思?震撼人心?就看编剧兼导演圣地亚哥的了,《十二怒汉》一样是经典中的经典。

    简易版的剧本、没有分镜剧本,连角色名字都没有,他说“拍着就知道了”,一周!这项目像是他踢完球、茶闲饭后的游戏,或者是想试试red-one?她不清楚,但知道不能小瞧他,这人拿着什么故事都能拍成好电影。

    除了编导就是演员了,女主角将是观众主要的代入,如果她不能把观众绑在椅子上紧张、关心、心情起伏跌宕,那她和影片都会失败。另一个重点当然是男主角,他要亦正亦邪、坏得有魅力,让观众看着他就被吸引得不想走。圣地亚哥在导演阐述中说比如1989年《蝙蝠侠》里的“小丑”杰克-尼科尔森,1994年《乌鸦》里的李国豪,他们都是肆意的疯狂的,没有一点犹豫。

    布丽-拉尔森和尼古拉斯-霍尔特行不行?

    吉娅不确定,应该吧,这不有个天才导演在呐!她还参与了选角工作,但仓库里每一位年轻男女演员都由导演最终决定的,他起用了一些毫无名气的新人,女生中有几位他曾经资助过的受骗少女,没有茉迪,没有任何一位未来女孩。

    这项目要加入都得签署保密协议,所以每个演员加入后都会震惊一下子,圣地亚哥是叶惟!

    在不久的将来,肯定有很多少女会被气得大叫:“什么!?布丽-拉尔森是谁?怎么就成他的新宠了?”

    9号周五下午6点日落时分,在曼彻斯特的卡灵顿小镇的南面一个红砖墙旧农场仓库,《欺凌之夜》即将开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