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与妮娜通了电话后不久,叶惟就离开了圣莫尼卡海滩。

    安慰话听够了,他想找人骂骂他,当然要骂得有道理有见解。现在他很难挨这种骂,家人们喜欢他,男孩们羡慕他,女孩们爱慕他,连狗狗们都不吠他,看到他就高兴得发狂。

    与其坐着忧郁,不如横冲直撞。谁能骂骂我呢?好想被人骂一顿。

    他可不想被莉莉骂,那除了不良反应什么都没有。

    吉娅好了,反正她也是无所事事,正和詹妮弗的二哥布莱恩在约会。

    叶惟先回去住所拿光剑,又一次看到那两台数字摄影机red-one的样机。

    2005年吉姆-简纳德创立red公司,在2006年的nab展会,简纳德宣布要开发像素高达4k的数字电影摄影机并开始接受预订。他那时候预订了两台,索尼hdc-f950早就不能满足他了。现在red-one还没交货上市,先把样机给那些数字技术领军人物用用,像彼得-杰克逊,像他,希望他们用过之后公开赞叹好用,底下给点意见,而且最好再订它个十台八台。

    拿到机器有大半个月了,他还没用它拍过东西。参数非常棒,2k像素的每秒120帧,4k像素的每秒30帧,随拍随看,小巧精致,简直是惹火尤物小甜心,还要有两台。史上第一部用red-one拍摄的电影?只是不想打开这个潘多拉魔盒。

    到达约好的曼德维尔峡谷公园再跑上山已经是下午四点多,叶惟带来两把珍藏的mr光剑,给了吉娅一把卢克-天行者的绿剑,自己拿着一把达斯-维达的红剑。吉娅见他心情不好,没有计较辈分的问题。

    两人在山顶的荒地上相距十步站定,周围尽目是开阔的风景,蓝天撒下猛烈的阳光,夺走光剑的耀眼光芒。

    布莱恩担当这场决战的见证者,“开始!”

    “卢克,我给了你生命,现在我给你死亡。”叶惟粗沉着嗓子。吉娅大吼道:“我宁愿当绝地英灵,也不当黑暗的奴隶!”叶惟已经双手抡着光剑冲上去,一剑劈向她,“啊!!!”

    吉娅也挥起光剑抵挡,柳眉高高的拧起,“嚯!!”

    砰砰砰的一通光剑碰撞声响四散开去,绿光和蓝光带出一道道残影,两人疯狂地打起来,布莱恩看得流冷汗。

    虽然吉娅长得高大,但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他也不用什么技巧,耍了一阵后,就用纯粹的力量劈她,一剑接着一剑,吉娅顿时招架不住,没几下就被打得连剑都握不稳。

    “哈哈哈!卢克,你是个卢瑟。”叶惟发出狂笑,右手举剑向着天空,左手抬掌作势释放原力。

    “看你后面,娜塔丽-波特曼!”吉娅惊讶的大叫,就在叶惟回头望去之际,她怒吼着双手握剑斜劈过去!

    叶惟感到后背挨了一下,虽然剑身剑头都是圆的,他的背肌又很不错,吉娅这殊死一击还是打得挺痛,他惨叫一声,倒在野草丛上,大字型的倒地不起。

    吉娅累得真够呛,用剑头撑着地面喘息不已,“你以为我为什么叫大师?”布莱恩有些害怕的走近。

    “来吧,吉娅大师,骂我吧。”叶惟望着天空上飘动的白云。吉娅对此很感兴趣:“怎么骂?”他无语了:“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我还需要你骂吗?你怎么想就怎么说。”

    “唔…呃,你的申诉没通过很正常。”吉娅想着说,“我不太了解英超,但人家那是个顶级职业联赛,你想去踢就让你去踢啊?你是有实力,不过,假如是别人做这件事,你怎么看?会不会觉得这是玩闹,那为什么要让你玩?人家英超好端端的办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要给你玩几个月?小子,太阳不是围着你转的,你太自以为是了。”

    她越说越痛快,真骂上了:“你被宠坏了,被你的成功宠坏!一开始你跟我说是为了追梦,可现在我看你更想的是出风头,肯定不能上场就不想玩了,这不是说明你其实只在乎结果,不在乎过程吗?你在《阳光小美女》说的你自己知道,也许你忘记了!你可以和曼联签几年啊,下个赛季再申诉,不行就再申诉,那你为什么不呢?很多球员都这样的吧?别人还不是在玩票,是全部生命就做这事,比你惨得多对吧。你为什么不?因为你是玩票,那人家以这个理由拒绝你,你有什么好抱怨的……”

    “够了够了。”叶惟一个骨碌弹起身,往回路走去,“吉娅,我不想被你骂,这真让我难受。”

    “站着!我还没有骂够呢。”吉娅追上来。

    叶惟一溜烟的奔跑,“不是你,我找骂我不能伤害我的人骂我去。把我的两把光剑带回去我办公室!”

    “你准是傻了,它们是我的战利品。”

    离开公园后,叶惟继续游荡,已经放学的莉莉打来电话问他在哪,但他还需要时间,只说晚上10点前会找她。他回家了一趟,又去找列夫、陈诺这些小子,他们都很忙,随便骂了些什么。他真不喜欢被男生骂,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快到六点,日落了。他没有和谁一起共进晚餐,就买了些快餐坐在街边椅子吃,看看来往的路人,看看马路的车辆。吉娅骂得不无道理,他只看着努力的结果,却忽略了这个过程中的收获、这段经历对自己的提升。

    明知道会是失败收场还去努力,也会有它的有趣之处。

    世界上又有多少人的努力一定会开花结果?多数人都只是徒劳,这些徒劳塑造了世间的普通人们。这些挣扎、忍耐、失败,这种痛苦,必定是有什么可以沉淀下来而升华自我的,必定是宝贵的。

    人可以欺骗别人,但欺骗不了自己。成功或失败,别人那里有一套定义,自己心中也有一套定义。

    扪心自问,不回去卡灵顿,这绝对是失败。回去卡灵顿,有可能成功,那是自我的认同。

    那也是向别人的证明,也是慈善工作,球衣卖得越多,就越多孩子得到帮助。

    叶惟隐隐已经有了决定,放下了手中的汉堡包,不能吃这些垃圾食物。又突然想到找谁来骂骂自己,拿出手机翻查通讯录打了个号码,布丽-拉尔森。她是“芮”的替补演员,她并不知道,但已加盟了《杀人英雄》。

    他也想看看她现在状态怎么样,上次见还是在去年选秀会。

    嘟嘟了好几声,那头接通了,叶惟笑呼道:“嘿,布丽,是我,叶惟。”

    “嗨……!”布丽-拉尔森的声音像在故作镇定,“惟格,你好。”也许她以为这是“你出局了,祝你好运”电话。

    “你在哪里?现在。”叶惟问道。

    “我在家。”布丽压抑着疑说,“怎么了?”

    叶惟如实道:“我现在能到你家去找你吗?几个原因,一是我想找你骂骂我,二是除了我女朋友家,我好久没去过哪位女生的家了,三是我想看看你,我们好久没见了。”沉默的布丽应该愣住,他耸耸肩,事情的确就是这样。

    “我不太明白……”布丽尴尬地笑。

    “那就不需要现在就明白,行或者不行?”

    “行。”布丽考虑了两秒,“我非常乐意为你做事。”

    “噢谢谢,我这就过去。”叶惟起身要走,问道:“你家地址是哪里来着?”

    ……

    布丽-拉尔森其实不姓拉尔森,1989年10月1日,她出生在加州的萨克拉门托,名叫布丽安娜-西多妮-迪早尼尔。

    父母都是按摩师,而她3岁告诉妈妈“我要当演员”,6岁开始学习戏剧表演,不久她父母离婚了,她和妹妹米茜都跟妈妈。刚过了9岁生日,她妈妈再婚了,她们搬到了洛杉矶,西北边郊外小镇圣克拉里塔。这镇子人口十五万,相对而言非常不发达,但工业很昌盛,她继父就是个工业视频摄影师。

    圣克拉里塔离好莱坞不算远,也就半个多小时车程。

    她得到了在家乡没有的机会,同年上了两次《杰-雷诺今夜秀》的短剧表演,并继而演了两集剧集,次年再接再厉又演了两集,都不同的电视剧的小配角,还第一次演电影《特别快递》,250万预算但没有发行银幕。

    那阵子运气真不好。她赢得了fox频道和喜剧演员罗伯特-舒密尔新开剧集《舒密尔》的一个常规角色,剧集拍摄前,舒密尔被诊断出患有癌症,这剧集“暂缓”开拍10个月后,fox宣布取消。

    这一切都是以布丽-拉尔森这个艺名发生的。她自己起的艺名,desaulniers实在太难发音了,她的瑞典外婆的larson就好得多。不过她的母语是法语,因为祖父母是法裔加拿大人。

    布丽还是很走运的,继续往剧集和电视电影跑跑龙套后,出演新剧《单亲老爸》的常规角色两季22集直至它被砍掉,顺便一提,凯特-戴琳斯在剧中演她的姐姐,她们挺好的。她还演了部迪士尼的电视电影《赛车娇娃》,还在《彻夜狂欢》、《女孩梦三十》中演小配角,但都没有大作为,而且随着长大,她变得不够漂亮,一张圆脸以前叫苹果,现在叫大饼,人家演《歌舞青春》,她是没有戏的。还能演家庭喜剧,肯尼迪/马歇尔和华登传媒1500万预算的《我爱猫头鹰》主演之一。

    其实她很会唱歌,唱歌的兴趣人人都有,她则是作曲填词搞创作,03年14岁通过个人网站宣传她的歌曲。要她说啊,叶惟在诱tube唱歌比她晚得多了。这一宣传引起注意,她和环球唱片签约了,起初发展得像大有作为,她继续在网上发歌颇有人气,还获得i臀es的官方发布,冲上公告牌百强单曲榜第31位。她成歌星了,出席了很多现场表演,还当了杰西-麦卡尼巡演的嘉宾。

    前途一片光明?2005年10月她的首张专辑发售,13首歌全是她作的,那种心情就是征服乐坛从这开始。卖了3500张。原来她的人气就只是这么一回事。她没有结束音乐生涯,继续做新歌,但成为什么歌星暂时是看不到希望。

    就以这样的身份和故事,布丽参加了去年初的viy选秀会,并没有目标角色,能赢什么就什么。尽管她所在的组别只有她一个是工会演员级的老演员,她只得到一封叶惟亲笔发来的落选电邮,说她不错,建议多多努力。那是客套吗?一直弄不清楚。

    然后4月份《我爱猫头鹰》上映了,首周三千多家影院,单馆一千多美元,最后只有811万北美票房,再加上墨西哥和西班牙的10万海外票房。演戏这边也搞砸了,她第一部主演的银幕电影也许就是最后一部。

    这让她又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真适合走表演这条路,但她确定自己离不开创作,所以摄影、室内设计、手工、写作、写歌、绘画、导演、下厨……她都学都做,还学了些动物训练。

    她从小没有去上学,接受家庭教育长大,老师是苛刻的妈妈。可她真不向往学校,学校舞会?不感兴趣。观看体育比赛并喊加油?不感兴趣。找个帅哥谈情说爱?不感兴趣。她想要的是整天嚼着口香糖,往卧室的墙壁画画,做些乱七八糟的手工,这就是她的高中。

    某种程度上,布丽觉得自己是个整天宅在家中房间里的怪人。

    就是会精心制作个关于为什么她应该要哭着还是尖叫着完成某件事的幻灯片报告的那种怪人。天知道为什么,看着那样的幻灯片,由自己制作的,她觉得很酷。

    就这么酷了一年,没有新片,没有专辑,多了些奇怪的东西。她没有去到处试镜,想先弄清楚自己的心,要不要继续演戏,演的话哪个角色才是她一生在等待的机会?外面的世界可不等她,一群超新星未来女孩诞生。

    然后这个月初,影视经纪人突然打来激动说叶惟邀请她加入一个叫《杀人英雄》的项目,没有剧本,只有个比故事梗概详细一些的介绍,制导编都是叶惟的朋友圣地亚哥-杨伯拉德。

    事情太突然了,又要迅速作决定,她甚至没和杨伯拉德说过半句话,也没看到他的短片,但叶惟说:“那家伙比泰伦斯-马力克还孤癖,你见不到他的,我保证他懂得拍电影。”

    完全出于对叶惟的迷信,她意向加盟了新公司“年轻活力影像(诱ng-blood-picture)”的这个50万预算r级惊悚片项目。意向片酬是一万块一周,这不是正式合同,她随时能辞演,而且项目要完成众筹才能启动,拍几周、档期什么也才能确定。

    刚刚签下意向书,她就傻了,杨伯拉德打了个电话给她……

    “为什么是我?”布丽想不明白,她相信即使是零片酬,这都可以让所有适龄少女演员争到底,为什么找她演?

    “因为我在用人方面很花心,我想试试使用你。”

    就这样,布丽加盟了《杀人英雄》,她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苦等的机会,反正有他就是好机会。

    可是它在spotpass上线后根本没有动静,天天刷新天天是个零,比专辑的销量还惨,这让她真有些心寒,她就没有铁杆粉丝吗?为了项目不流产,她保密着动员家人朋友做投资,但保密阻碍着进展。

    昨天奥斯卡,今天傍晚突然间,叶惟打来了。她感觉《舒密尔》的事情又要发生,被奥斯卡气着、劳工证没拿到,叶惟不玩了,《杀人英雄》不拍了,他要集结核心未来女孩拍新片了……结果他说是找她骂他。

    布丽自己够怪的,所以见怪不怪,好吧!

    当她放下手机,走出卧室,仿佛按了《人生遥控器》的快进:

    她奔下一楼大叫着叶惟要来了,她妹妹、妈妈、继父都一脸傻样,她解释交待了一通,乱哄哄的,跑车的轰鸣声传来,米茜尖叫着去开门迎了叶惟进来,大家打招呼、谈奥斯卡,叶惟说了句什么让大家笑疯了。到了客厅,不知怎么播起了《2001太空漫游》,她继父最爱这部电影,不夸张的说每天看一遍,就是个无限循环,这不奇怪,这是他们那个时代最酷的电影。

    但当她回过神来,最疑惑的是……

    叶惟赤着上身趴在搬来的一张按摩床上,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她妈妈正为他做着按摩,捏着他强壮的肩部肌肉,他舒服得叫出声:“啊…太棒了,噢太棒了!希瑟,你的技巧比英超曼联队训练中心的按摩师还好,你的双手有魔力…哇哦……”

    “呵呵呵。”她妈妈笑得开心,妈妈都多少年没给家人外的其他人按摩了。

    叶惟显然也是《2001太空漫游》迷,不时地跟她继父讨论:“老兄,每次听到这音乐我就起一身的鸡皮疙瘩。”他说的是黑石板出现时的requiem-for-soprano-mezzo-soprano。她继父同意道:“我听了这么多年,每次听都还会害怕,但就是离不开它!”

    布丽其实现在也浑身疙瘩。

    “真棒啊,命运让我在这个时候观看它,还要享受着超棒的按摩,真走运……”叶惟轻声。

    米茜是个懂事女孩,知道该帮姐姐抓紧机会表现,笑道:“布丽也爱看这电影,不过更爱看外国电影,她总是看外国电影。”

    被米茜踢了一下,布丽彻底回过神,接过话说:“呃是的,像让-吕克-戈达尔的电影,尤其是《女人就是女人》,还有p-j-霍根的《穆丽尔的婚礼》,还有黑泽明和约翰-卡索维茨。”

    “酷,都非常酷。”叶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注意力似乎全在电视屏幕。

    布丽当然希望能和叶惟成为朋友,至少别让自己的笨拙弄丢了机会,如果这是另类的试镜呢?她需要在这位19岁的大人物面前好好表现。又说道:“斯坦利-库布里克的场面调度是神奇的。”

    “是的,嘘…我们都别说话了怎么样?”叶惟诚恳的语气,“静静地看电影。”

    “哦好的。”布丽应下,向米茜摇摇头,别帮倒忙。她觉得被嫌吵的原因不在于说话,而是她说了废话。

    这弄得客厅的气氛有了些紧张,但叶惟依然放荡不羁,享受完一个按摩才慢悠悠的起身穿回t恤,与她继父肩并肩的坐在沙发上一起静看电影,不时发出感慨声,一看就是两个多小时。

    看到宇航员鲍曼不得不摧毁失控的飞船智能系统哈儿9000型计算机,叶惟哀鸣起来;看到最著名的穿越星际段落,他的眼睛一眨都不眨,气息粗沉的呼呼;接着鲍曼到了那个神秘的房间,他从镜子看到自己在衰老,他看到里间有一个老人背身坐在一张餐桌前就餐,当老人转过身来,就是鲍曼自己,老人走出里间到了外面,同一个房间,他到餐桌前就餐,不小心把酒杯打破了,他转头看去,看到床上不知什么时候躺着个连白发也没了的老人,是他自己,床上的鲍曼抬起手指,他看到黑石板出现在床的对面,他变成了一个光团中的婴儿,主观镜头推向黑石板,像是进去了……

    also-sprach-zarathtra响起,镜头一切就对准宇宙中的月球,往下方移去,地球在画框右边出现了,左边是同样大小的光团婴儿,鲍曼,他回到地球了,他在望着地球。

    布丽就坐在叶惟旁边,这么近距离,她能看到他的手臂每个毛孔都在竖起,当到了最后一幕,他目眶满是泪水,但脸庞却是笑着的,直至出片尾演职信息,他和她继父才大呼小叫起来!

    “太震撼了!”他说。

    “这是我活下去的动力。”她继父说。

    布丽趁机抒发见解:“它应该有神话故事的影子。”她这句话好像说对了,叶惟望向她:“怎么说?”这她就被问住,她喜欢看神话故事,说到研究却还没有,转转眼睛,“我只是感觉它出干什么古老的故事源,虽然它是最经典的科幻之一。”

    其他人都没话说,她继父虽然痴迷这电影,但更加是对青春年代的追忆、对故事本身的观赏。像这电影、又像《女人就是女人》、《罗生门》什么的,都非常丰富、复杂、难以理解,他们都没办法真正看懂。她其实很享受自己是家里最懂电影的人这个事实的,然而在叶惟面前……

    见没人说话,叶惟兴冲冲的道:“我赞同你!我认为这源于一切神要灭世的神话故事。我完全出于电影、神话学说这番话,如果有什么冒犯请原谅,在《圣经》旧约创世记里,上帝因为见地上的人全是恶,后悔造人了,要消灭掉全部所造的生命,只有蒙恩的诺亚和他妻儿和一些动物能幸存下来,后来洪水真的灭世了。这样的神话在全世界各个文明都能找到,就像在中国的神话里,水神和火神因为他们的恩怨打架,水神输了,他愤怒地把一根支撑天地的柱子撞断了,天空穿了,洪水到处是,如果不是另一个造人的女神把天补回去就全完了。所以灾难和生命是相对的,神和人类也是相对的。”

    “是的。”布丽点头,这好理解。

    叶惟又机关枪一般说道:“人类是不是邪恶的呢?也许。但人类、整个地球所有这些,对于神是什么?我是《2001太空漫游》的电影和原著粉丝,我合着去理解它。那婴儿叫星童,星童是宇宙中的高级生命,也可以说就是神。他们用黑石板这种启智工具在银河里到处播下文明的种子,像地球,猿人被启智就成了人类。这些偶然地有了文明的星球会产生一种文明的能量,被他们定期收割。鲍曼在那房间从一个人类变成了星童,他也可以去播种和收割了,再进一步进化。第一个拿什么来试手呢?他用一个念头,回到地球旁边,这对于他已经只是个闪闪发光的玩具。地球人都吓傻了,他们赶紧发导弹打他,他只是想了想,半个地球就爆成废墟,它完了,地球人世界末日了。

    你能说神是残酷的吗?像上帝,像其他灭世的神明,不!我觉得他们不残酷,他们只是不在乎。地球这一切对于他们算是什么?当你采了自己种下的蔬菜吃,那是残酷的吗?

    我想远古人类仰头望着天空,和现代人类望着地球外的宇宙,心情没什么不同,都会明白、感受到自己的渺小。那是一种与人类文明同生的、融入到地球生命dna里或灵魂深处的孤寂、茫然、恐惧。古人害怕突然某一天世界末日,因为神不喜欢人类了、神打架了、神降下灾难了;现代人害怕突然某一天某个更高级的外星文明要入侵地球毁灭我们了、彗星要穿破天空撞地球了、太阳要爆发了。有分别吗?但这样的神、这样的外星高级文明、这样的灭世灾难,这个星童,也正是人类自己。是我们自己对未知的恐惧、我们的残酷、我们的意志产生了神、外星人、还有恶魔。摧毁地球的其实就是人类。这是我从《2001太空漫游》看到的它的灵魂,永恒不变的人性一面。我说完了。”

    客厅里一片寂静,直至米茜拍了拍手掌,布丽点点头:“是啊……”她继父才是被吓傻了,她妈妈站着像块黑石板。

    她倒想问,突然一个大导演莫名其妙的跑到你家,全家陪他一起看了场电影,然后他叽里呱啦了一通基本上没有人听得懂的东西,还没有幻灯片讲解!你什么心情?

    “呃…不好意思,最近我都从事体力活。”叶惟耸了耸肩,“脑袋憋了有一阵子。布丽,我们能谈谈吗?”

    “当然。”布丽点头,大家不明白就不需要明白吧。

    当下她带着叶惟到了楼上她的卧室,她知道这怪透了,但如果有个地方是能让他一踏足就会了解她,她的房间。

第623章 四处游荡    歌曲:rainy-days-and-摸ndays歌手:carpenters

    播放:

    自言自语,感到自己老了

    有时候真想放弃

    做什么都不对劲

    四处游荡

    除了皱眉无事可做

    雨天和星期一总让我低落

    ……

    周一这天上午8点多,叶惟在家后院接到了伦敦的来电,哦哦嗯嗯的说了一通,当放下手机,他不禁一脚猛踢向脚边的足球,足球砰的砸中远处的围墙。他深吸一口气,站着良久没动。

    申诉没有通过,再怎么严格控制饮食、作息,再怎么玩命地训练,都上不了场。

    故事的结局已经定了,而他还在第一幕转折点。

    家中没有人,妈妈送朵朵上学去了,爸爸去了诊所,叶惟回客厅沙发坐着发呆了会,又起身走去。许久不见的茫然在打招呼,也许它从未远去。然后呢?第二幕是什么?回去还是不回去曼彻斯特?回去做什么?不回去又做什么?

    他给莉莉发了短信,开车到了哈佛-西湖高中部正门外面,车子停在马路边临时停车位。他没有进去,虽然门卫认得他,他就在门口边的小草坪上徘徊。校内一片宁静,8点已开始第一个学时,很少人会把这学时排为x时间,除了想睡懒觉的。

    莉莉排了数学,不知她找的什么借口溜了出来,白衬衫黑摆裙,身姿优雅,但皱起了双眉,她已经知道了。一见到她,叶惟就快步上前抱紧她,她也抱住他。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把脸庞埋在她的秀发中。

    “一切都会好的,一定会。”她抓着他的手,走向有灌木墙遮挡的侧门坡道,“我们到那边说。”

    到了灌木墙后面,莉莉看看坡路两头无人,就投进他怀抱主动吻起了他,叶惟搂着她回吻得激烈。直至有一辆黑色轿车驶进来,不是校长的,该是哪位教员,两人避到一边目送车子驶向停车场。

    相视一眼,他们都笑了起来,两个坏学生,一个被开除的,一个逃课的。

    “简,我好多了。”

    “记得那次么。”莉莉声音温柔,清亮的双眸如星,“我到处找都找不到你,后来到了克雷斯伍德山庄公园才找到你。现在的情况总不会比那时候糟糕。”叶惟点头,莉莉又道:“我真喜欢这样,我们有什么都一起面对。”

    叶惟回想那时候,心情更加复杂,“你有没有发现,那时的高兴、伤心都那么澎湃,现在像,人越老越没劲。”

    “我们不老!”莉莉扬眉,“我们只是…大了些。你要‘年轻’随时都可以,现在就打给弗格森告诉他!”她握起粉拳。

    “不。”他知道她指什么,笑道:“情况不同,曼联尽力了。据说是因为斯塔福德郡大学的一个教授,那老家伙针对着我,可我没有他的号码。”莉莉其实也很气,“真不公平,由七个人就决定别人的努力果实,愚蠢,腐朽。”

    她骂了几声,抿抿嘴,又安慰说:“惟,这件事不管你要走要留,我都在你身边。跟随你的心走,好吗?”

    “好。”叶惟搂过她吻了一口,就推推她的肩膀让她回去校内,“上课去吧,傍晚再见。”

    “我想逃学,今天。”莉莉故作鬼祟的俏皮语气。

    “莉莉,我想自己一个到处走走。”叶惟摇头,“有你在,我哪有心思思考?都在你这。但我得思考一下。”

    莉莉放不下心来,却理解他想整理心绪,“那傍晚见。”

    “傍晚见。”

    驾车从哈佛-西湖高中部到了位于圣莫尼卡的公司总部,叶惟在办公室处理起了工作事务。

    接受了几个电话采访,谈起了一通通电话,乔恩-菲尔海默、哈维-韦恩斯坦、赫尔曼-赖特。听了赖特一番像敢怨不敢言的话,他叹道:“我也很意外,他们确实是主攻最佳影片,我才知道,但我一直有这意愿,他们又确实是在抓机会。”

    “如果冬骨明确放弃改编剧本去冲影片,不分tlb的剧本票,事情很可能会不一样,他们就是想碰运气吃独食……”赖特继续要追究韦恩斯坦兄弟的责任,这全在于没有合作,反而充满暗算。

    “你第一天认识那对兄弟吗?”叶惟真的很没劲。

    赖特的话从免提的电话座机传出:“惟格,他们会说是我的错,我只是想你清楚。”叶惟笑道:“我很清楚。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能怎么样呢?只能是我下次参加颁奖季,还找你公关,不找他们了。这个承诺我给你,我们没事。我不想说话了,天啊为什么科学还没有研发出心灵感应?就这样。”

    按了按座机结束通话,他望着办公桌上的一个红色球衣陶土公仔,心头依然凌乱。

    既不想待在洛杉矶,想离开这片喧嚣一阵子,又没有地方可去。心声一会说“去卡灵顿继续努力吧,这不是尽头。”心声一会又说“上不了场还去做什么,不要浪费时间,做点别的什么都好。”

    在办公室把工作做完时已经是中午,叶惟离开公司到了第三步行街瞎逛,往几间餐厅和饮料店胡食了一通。好几次被陌生人认出,合影、签名、谈奥斯卡,他们都说“太可惜了,你应该赢一座奥斯卡的。”仿佛他变成了马丁-斯科塞斯。

    他也陆续接到知道了消息的家人、好友、女性朋友、吉娅的电话短信,安慰话总是差不多的。詹妮弗倒有说:“我向你坦白,我现在又不高兴,又高兴,你这事都把我弄疯了。”

    丽兹发来的短信:“往好的方面想,你没了在场上断腿的风险。我承认我不懂安慰别人。你有一双很棒的腿。”《朱诺》上周就在明尼阿波利斯开机拍摄,因为拍摄安排,她今天才前去剧组会合。

    逛着逛着,叶惟到了金字塔录像这家音像店,很久没来过了,今天忽然想淘几张老唱片慰劳自己。

    在店内的老歌区域一排音像架前,毫无预兆的,叶惟和艾米遇了个正面,她一看到他就惊笑了,眼睛很圆,牙齿很白。他虽然暗呼老天,却没有特别意外,甚至觉得艾米是特意守在这里。避开了整个奥斯卡,避不开游荡,真够讽刺的。

    “走过店门口时,我有直觉会碰见你。”艾米走来,她身着米色中袖t恤和蓝牛仔裤,长棕发扎成高马尾,衬得高挑曼妙的身姿活力十足,“直觉让我进来,我进来让直觉成真。如果我不进来,转头就忘了这直觉。直觉有不准的时候么?”

    “你进来,但没有碰见我。”叶惟说。

    艾米的倩容笑了笑,“你以为当我拿着像卡朋特的唱片出去,还会记着那直觉吗?”叶惟看看她空着的双手,“看上去你一无所获。”她笑说:“如果我空手出去,我就想真有在记忆中碰见你了,直觉还是准了。”

    “你可真够乐观,艾曼妞。”叶惟也不知道为什么笑,上次和她这样聊天快一年前了,他突然问道:“你男朋友呢?”

    “不是24小时约会。”艾米的目光肆意打量着他,也是十分自然。叶惟看着她,“昨天也没见他。你看到我了,是吗?”艾米说道:“我看见你逃得像只兔子。我和贾斯汀,贾斯汀-西格尔,他真不错,我们在上升中,但暂时还没到那里。他还需要击败我记忆中的你,最后一步,你很危险了。”

    叶惟哂笑,什么最后一步,九步结婚成功法则?他微微摇头的笑道:“我不在乎,艾米。”

    “我没记错,你是个伤人的混蛋。”

    “好吧,你的音乐专辑做得怎么样了?”

    说到这事,艾米的笑容显露满足,“还没好,还在努力,计划是今年10月或11月面世。”叶惟大感漫长:“还要等9个月?”艾米笑答:“计划是这样。做音乐很闷也很有趣,我挺享受的,还想它慢点。因为做完它我就复出演电影了,我经纪人在谈着几个项目。”她见他若有所思,问道:“你怎么样?准备踢多久的足球?”

    “我不知道。”叶惟不想说劳工证申诉失败的事情,不想说话。

    艾米见他情绪低落的,以为是别的原因,“职业很辛苦吧?”叶惟轻叹道:“是的,非常辛苦。”艾米安慰道:“疯狂地努力本身就是乐趣,同时也让你渴望着努力过后的那一点休息,等到那时候,就会非常舒畅。”

    “是啊……”叶惟明白那种感受,只是有其它疑惑。

    “我走了,今天没有收获。”艾米见有其他顾客注意到他们,毕竟不是以前,又对他笑了笑,“下次再见。”

    叶惟沉默地点头,转头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叫道:“嘿,艾米!”艾米停步回头看来,脸容温婉,“什么?”他刚才是想说什么的,但忽然间忘记了,想说什么呢?他耸耸肩,“没什么。”

    在艾米离去后,叶惟在店内待够半小时才走,最后也是空手走出音像店,没发现有狗仔队的踪影。

    不想再可能碰见艾米,他离开第三步行街来到了海滩,找了个还算静的位置坐下,望着大海,听着沙沙的海浪声。

    发了不知多久的呆,直至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顿时满心意外,妮娜打来的。上次是什么时候?不记得了。

    “咳咳……”叶惟清了清嗓子,才接通笑道:“嘿,妮娜。”

    “嘿,惟格。”妮娜的憨笑声传出,“方便聊电话吗?”

    “行啊,我现在自己一个坐在沙滩。”他如实说,看看周围,望望湛蓝的天空。

    “就是…”妮娜似乎有些尴尬,又像不安。叶惟不禁问:“你还好吗?”妮娜连忙大声:“当然!我没出事,我没有。我是想说,昨晚奥斯卡真的好可惜,还有英国的劳工证,我知道了。”

    他噢了声,“没什么,生活的未知而已。”

    “我只是觉得,在运动场上遭到挫折这方面,我有经验,所以我想告诉你……其实是你告诉我的。”妮娜说得很轻慢,像在思前想后:“快乐不能让你伟大,痛苦才可以。什么什么的,我一直记得,不是每句都记得清楚,但…总之,不要沉在痛苦中,要承受它,超越它,打败它。”

    她越说越小声,“我不知道这样说适合不适合,你有女朋友,我有男朋友,你不要误会,但就是……”她忽然一叹,“算了,我不转圈子了,好累。”她随即冲冲的道:“你给我振作起来!今天就振作起来。别又戴副眼镜,半死不活的样子,我不喜欢看到你那样子。懂吗?振作吧你!”

    “我懂。”叶惟不由一笑,心头像被她的火焰点燃,“谢谢,妮娜,我答应你,我今天内就会振作起来。”

    “那…没事了。”妮娜话音未落,却又说:“还有…呼!我想跟你说句对不起。”叶惟疑问:“为什么?”

    她嘀咕般说着:“我好早就想说的了,不过好像很奇怪。我们交往的时候,我太依赖你了……我就是太依赖你了。我总指望你能在所有时候都给我能量,可是在你难过的时候,我都没有给你能量…有时候还给你添麻烦。现在我觉得那时候对你很不公平,我太不成熟了……我是说,痛苦让我成熟了些。但你对我也有不公平的方面,扯平了…唉,我在胡说什么!我得挂了,再见。”

    叶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手机就嘟嘟的作响,他望着大海天空,自语道:“无论如何,它过去了,成了一笔人生财富。”

    今天就振作起来!真是一个难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