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歌曲:rainy-days-and-摸ndays歌手:carpenters

    播放:

    自言自语,感到自己老了

    有时候真想放弃

    做什么都不对劲

    四处游荡

    除了皱眉无事可做

    雨天和星期一总让我低落

    ……

    周一这天上午8点多,叶惟在家后院接到了伦敦的来电,哦哦嗯嗯的说了一通,当放下手机,他不禁一脚猛踢向脚边的足球,足球砰的砸中远处的围墙。他深吸一口气,站着良久没动。

    申诉没有通过,再怎么严格控制饮食、作息,再怎么玩命地训练,都上不了场。

    故事的结局已经定了,而他还在第一幕转折点。

    家中没有人,妈妈送朵朵上学去了,爸爸去了诊所,叶惟回客厅沙发坐着发呆了会,又起身走去。许久不见的茫然在打招呼,也许它从未远去。然后呢?第二幕是什么?回去还是不回去曼彻斯特?回去做什么?不回去又做什么?

    他给莉莉发了短信,开车到了哈佛-西湖高中部正门外面,车子停在马路边临时停车位。他没有进去,虽然门卫认得他,他就在门口边的小草坪上徘徊。校内一片宁静,8点已开始第一个学时,很少人会把这学时排为x时间,除了想睡懒觉的。

    莉莉排了数学,不知她找的什么借口溜了出来,白衬衫黑摆裙,身姿优雅,但皱起了双眉,她已经知道了。一见到她,叶惟就快步上前抱紧她,她也抱住他。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把脸庞埋在她的秀发中。

    “一切都会好的,一定会。”她抓着他的手,走向有灌木墙遮挡的侧门坡道,“我们到那边说。”

    到了灌木墙后面,莉莉看看坡路两头无人,就投进他怀抱主动吻起了他,叶惟搂着她回吻得激烈。直至有一辆黑色轿车驶进来,不是校长的,该是哪位教员,两人避到一边目送车子驶向停车场。

    相视一眼,他们都笑了起来,两个坏学生,一个被开除的,一个逃课的。

    “简,我好多了。”

    “记得那次么。”莉莉声音温柔,清亮的双眸如星,“我到处找都找不到你,后来到了克雷斯伍德山庄公园才找到你。现在的情况总不会比那时候糟糕。”叶惟点头,莉莉又道:“我真喜欢这样,我们有什么都一起面对。”

    叶惟回想那时候,心情更加复杂,“你有没有发现,那时的高兴、伤心都那么澎湃,现在像,人越老越没劲。”

    “我们不老!”莉莉扬眉,“我们只是…大了些。你要‘年轻’随时都可以,现在就打给弗格森告诉他!”她握起粉拳。

    “不。”他知道她指什么,笑道:“情况不同,曼联尽力了。据说是因为斯塔福德郡大学的一个教授,那老家伙针对着我,可我没有他的号码。”莉莉其实也很气,“真不公平,由七个人就决定别人的努力果实,愚蠢,腐朽。”

    她骂了几声,抿抿嘴,又安慰说:“惟,这件事不管你要走要留,我都在你身边。跟随你的心走,好吗?”

    “好。”叶惟搂过她吻了一口,就推推她的肩膀让她回去校内,“上课去吧,傍晚再见。”

    “我想逃学,今天。”莉莉故作鬼祟的俏皮语气。

    “莉莉,我想自己一个到处走走。”叶惟摇头,“有你在,我哪有心思思考?都在你这。但我得思考一下。”

    莉莉放不下心来,却理解他想整理心绪,“那傍晚见。”

    “傍晚见。”

    驾车从哈佛-西湖高中部到了位于圣莫尼卡的公司总部,叶惟在办公室处理起了工作事务。

    接受了几个电话采访,谈起了一通通电话,乔恩-菲尔海默、哈维-韦恩斯坦、赫尔曼-赖特。听了赖特一番像敢怨不敢言的话,他叹道:“我也很意外,他们确实是主攻最佳影片,我才知道,但我一直有这意愿,他们又确实是在抓机会。”

    “如果冬骨明确放弃改编剧本去冲影片,不分tlb的剧本票,事情很可能会不一样,他们就是想碰运气吃独食……”赖特继续要追究韦恩斯坦兄弟的责任,这全在于没有合作,反而充满暗算。

    “你第一天认识那对兄弟吗?”叶惟真的很没劲。

    赖特的话从免提的电话座机传出:“惟格,他们会说是我的错,我只是想你清楚。”叶惟笑道:“我很清楚。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能怎么样呢?只能是我下次参加颁奖季,还找你公关,不找他们了。这个承诺我给你,我们没事。我不想说话了,天啊为什么科学还没有研发出心灵感应?就这样。”

    按了按座机结束通话,他望着办公桌上的一个红色球衣陶土公仔,心头依然凌乱。

    既不想待在洛杉矶,想离开这片喧嚣一阵子,又没有地方可去。心声一会说“去卡灵顿继续努力吧,这不是尽头。”心声一会又说“上不了场还去做什么,不要浪费时间,做点别的什么都好。”

    在办公室把工作做完时已经是中午,叶惟离开公司到了第三步行街瞎逛,往几间餐厅和饮料店胡食了一通。好几次被陌生人认出,合影、签名、谈奥斯卡,他们都说“太可惜了,你应该赢一座奥斯卡的。”仿佛他变成了马丁-斯科塞斯。

    他也陆续接到知道了消息的家人、好友、女性朋友、吉娅的电话短信,安慰话总是差不多的。詹妮弗倒有说:“我向你坦白,我现在又不高兴,又高兴,你这事都把我弄疯了。”

    丽兹发来的短信:“往好的方面想,你没了在场上断腿的风险。我承认我不懂安慰别人。你有一双很棒的腿。”《朱诺》上周就在明尼阿波利斯开机拍摄,因为拍摄安排,她今天才前去剧组会合。

    逛着逛着,叶惟到了金字塔录像这家音像店,很久没来过了,今天忽然想淘几张老唱片慰劳自己。

    在店内的老歌区域一排音像架前,毫无预兆的,叶惟和艾米遇了个正面,她一看到他就惊笑了,眼睛很圆,牙齿很白。他虽然暗呼老天,却没有特别意外,甚至觉得艾米是特意守在这里。避开了整个奥斯卡,避不开游荡,真够讽刺的。

    “走过店门口时,我有直觉会碰见你。”艾米走来,她身着米色中袖t恤和蓝牛仔裤,长棕发扎成高马尾,衬得高挑曼妙的身姿活力十足,“直觉让我进来,我进来让直觉成真。如果我不进来,转头就忘了这直觉。直觉有不准的时候么?”

    “你进来,但没有碰见我。”叶惟说。

    艾米的倩容笑了笑,“你以为当我拿着像卡朋特的唱片出去,还会记着那直觉吗?”叶惟看看她空着的双手,“看上去你一无所获。”她笑说:“如果我空手出去,我就想真有在记忆中碰见你了,直觉还是准了。”

    “你可真够乐观,艾曼妞。”叶惟也不知道为什么笑,上次和她这样聊天快一年前了,他突然问道:“你男朋友呢?”

    “不是24小时约会。”艾米的目光肆意打量着他,也是十分自然。叶惟看着她,“昨天也没见他。你看到我了,是吗?”艾米说道:“我看见你逃得像只兔子。我和贾斯汀,贾斯汀-西格尔,他真不错,我们在上升中,但暂时还没到那里。他还需要击败我记忆中的你,最后一步,你很危险了。”

    叶惟哂笑,什么最后一步,九步结婚成功法则?他微微摇头的笑道:“我不在乎,艾米。”

    “我没记错,你是个伤人的混蛋。”

    “好吧,你的音乐专辑做得怎么样了?”

    说到这事,艾米的笑容显露满足,“还没好,还在努力,计划是今年10月或11月面世。”叶惟大感漫长:“还要等9个月?”艾米笑答:“计划是这样。做音乐很闷也很有趣,我挺享受的,还想它慢点。因为做完它我就复出演电影了,我经纪人在谈着几个项目。”她见他若有所思,问道:“你怎么样?准备踢多久的足球?”

    “我不知道。”叶惟不想说劳工证申诉失败的事情,不想说话。

    艾米见他情绪低落的,以为是别的原因,“职业很辛苦吧?”叶惟轻叹道:“是的,非常辛苦。”艾米安慰道:“疯狂地努力本身就是乐趣,同时也让你渴望着努力过后的那一点休息,等到那时候,就会非常舒畅。”

    “是啊……”叶惟明白那种感受,只是有其它疑惑。

    “我走了,今天没有收获。”艾米见有其他顾客注意到他们,毕竟不是以前,又对他笑了笑,“下次再见。”

    叶惟沉默地点头,转头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叫道:“嘿,艾米!”艾米停步回头看来,脸容温婉,“什么?”他刚才是想说什么的,但忽然间忘记了,想说什么呢?他耸耸肩,“没什么。”

    在艾米离去后,叶惟在店内待够半小时才走,最后也是空手走出音像店,没发现有狗仔队的踪影。

    不想再可能碰见艾米,他离开第三步行街来到了海滩,找了个还算静的位置坐下,望着大海,听着沙沙的海浪声。

    发了不知多久的呆,直至手机响了起来,他一看顿时满心意外,妮娜打来的。上次是什么时候?不记得了。

    “咳咳……”叶惟清了清嗓子,才接通笑道:“嘿,妮娜。”

    “嘿,惟格。”妮娜的憨笑声传出,“方便聊电话吗?”

    “行啊,我现在自己一个坐在沙滩。”他如实说,看看周围,望望湛蓝的天空。

    “就是…”妮娜似乎有些尴尬,又像不安。叶惟不禁问:“你还好吗?”妮娜连忙大声:“当然!我没出事,我没有。我是想说,昨晚奥斯卡真的好可惜,还有英国的劳工证,我知道了。”

    他噢了声,“没什么,生活的未知而已。”

    “我只是觉得,在运动场上遭到挫折这方面,我有经验,所以我想告诉你……其实是你告诉我的。”妮娜说得很轻慢,像在思前想后:“快乐不能让你伟大,痛苦才可以。什么什么的,我一直记得,不是每句都记得清楚,但…总之,不要沉在痛苦中,要承受它,超越它,打败它。”

    她越说越小声,“我不知道这样说适合不适合,你有女朋友,我有男朋友,你不要误会,但就是……”她忽然一叹,“算了,我不转圈子了,好累。”她随即冲冲的道:“你给我振作起来!今天就振作起来。别又戴副眼镜,半死不活的样子,我不喜欢看到你那样子。懂吗?振作吧你!”

    “我懂。”叶惟不由一笑,心头像被她的火焰点燃,“谢谢,妮娜,我答应你,我今天内就会振作起来。”

    “那…没事了。”妮娜话音未落,却又说:“还有…呼!我想跟你说句对不起。”叶惟疑问:“为什么?”

    她嘀咕般说着:“我好早就想说的了,不过好像很奇怪。我们交往的时候,我太依赖你了……我就是太依赖你了。我总指望你能在所有时候都给我能量,可是在你难过的时候,我都没有给你能量…有时候还给你添麻烦。现在我觉得那时候对你很不公平,我太不成熟了……我是说,痛苦让我成熟了些。但你对我也有不公平的方面,扯平了…唉,我在胡说什么!我得挂了,再见。”

    叶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手机就嘟嘟的作响,他望着大海天空,自语道:“无论如何,它过去了,成了一笔人生财富。”

    今天就振作起来!真是一个难题。

第622章 零是比赛的开始    “什么?噢…我没有耍大牌,那时候我只是在赶路。”

    一大清早的,还没有走出卧室,叶惟就有一堆的电话、短信和电邮事务需要处理。

    听着手机那头的莱斯利-达特说什么耍大牌,他真有些好笑,哈哈大笑了起来,告诉对方道:“昨天我在红毯上只接受了尼克频道的漂亮记者的采访,再向她要了号码,现在她是我女朋友了,就是这样。你作官方回应吧,谢谢。”

    “惟格,你最好也亲自往中文社交网络解释。”莱斯利建议,“不要毁了你在中国的地位。”

    “当然了,我爱中国,还要这么好玩。”叶惟结束通话后,走向已开的电脑登上新浪博客,说什么好呢?

    他一翻眼睛,灵光闪过就输入《无间道》的一句经典台词做“道歉”:对不起,我是警察。我要赶去天台,为什么?因为我要跳楼自杀或者被人一脚踹下去,奥斯卡零奖了嘛。

    搞定!发布了这篇博客,叶惟笑了笑,浏览起了中文和英文网络的新闻,又很快全部关掉,这些繁闹让人厌倦。

    今天还得接受些采访,这个颁奖季就算了结了。也是今天,劳工证的申诉会有仲裁结果!英国那边已经是下午,申诉听证会即将举行。有着曼联的全力争取,通过是大概率的事情。

    一想到这,叶惟就心头跃跃,由着这股心情,发了一条推特:“zero-is-the-start-of-the-game.”

    零是比赛的开始。

    “哇噢!”他吼喊一声,气昂昂地往卧室外奔出去,“家人们,起床了!朵朵,起床了,清晨足球训练时间!”

    兴奋的托托冲跳而来。

    ……

    英国伦敦,一场英超球员的劳工证申诉听证会正在进行。宽敞的会议室里,由四位足球管理机构的人员和三位独立专家所组成的独立小组,正听取着曼联团队一行五人的上诉。

    ●该球员有着最优秀的水平

    ●该球员能为英国足球顶级联赛的发展做出重要贡献

    叶惟符合这两项标准吗?

    尽管看过了叶惟的体测录像和报告,都显得很棒,独立专家之一的斯塔福德郡大学文化、媒体和体育教授埃利斯-卡什莫尔却脸色不善,语气颇有不满:“叶惟从来没有踢过职业联赛,更别说顶级职业联赛。他怎么就有着最高的足球竞技水平?”

    仲裁员们都望着从会议椅起身的曼联青年队教练保罗-麦克吉内斯,他让助理用会议电视又播起叶惟的队内赛录像,游说道:“先生们,我们通过训练和队内比赛,可以作出诚实的判断。叶惟的水平、潜质正是那类特殊天才球员!他到了曼联只有一个月,但他异常勤奋、进步神速,你们能看到,他的对抗能力、他的传球能力、他的视野……”

    “我想先问一个问题。”卡什莫尔又说,“叶惟和曼联只是签了一份截至今年6月的短期合同。”

    麦克吉内斯已经知道卡什莫尔不站在曼联阵营,叶惟太过特殊了,遭到的阻挠不同一般年轻天才球员,这场申诉不是走流程。他看着其他仲裁员,“能不能拿到劳工证决定叶惟会不会和我们签长合同,他在考虑和曼联签约三年以上,我们也有意愿把他培养为中场核心,一位全球性的巨星球员。”事实上叶惟没有给曼联长远承诺。

    卡什莫尔随即质问:“叶惟能帮助英超在北美和亚洲的推广,这是好的结果。坏的结果是叶惟在夏天不和曼联续约,他玩够了,或者他的水平让你们不能派他上场,这赛季结束他就回好莱坞了。曼联不能确定任何事,你们和他不是有三年、五年合同。那英超是否真的需要这样的一个短期推广?这是否反而会让英超蒙羞?因为某一家俱乐部的短期利益,让全球视英超不职业?你们有看奥斯卡吗?或者相关的新闻?叶惟像是足球运动员吗?麦克吉内斯先生,请你解答我这些疑虑。”

    会议室陷入沉闷,仲裁员们面面相觑,麦克吉内斯有点支吾,看向脸沉沉的公关经理菲尔-汤普森。

    ……

    关于耍大牌的道歉声明?惟哥道歉了!?

    中文网络的影迷粉丝们打开一看,有感到迷惑的,什么意思?有失笑的,就知道是调戏!

    如果cctv6记者说:“给我个机会。”惟哥说:“怎么给你机会?”记者说:“我以前没得选择,现在我想做一个好人。”惟哥说:“好啊,去跟法官说,看他让不让你做好人。”记者说:“那就是要我去死!”惟哥说:“对不起,我是警察。”这是什么道歉?

    记者说:“有谁知道?”

    这不是戏弄是什么,惟哥的意思是“记者才是坏人,诬蔑我耍大牌,我才是好人。”

    浪子惟哥又一次浪到国内来了。日志的评论板一片混乱,有人既叫好又担心收不了场,惟哥始终是不懂中国啊!有人继续漫骂,耍了大牌还这种态度,这戏子还真当自己是个腕了!

    事实证明叶惟给罗异添了乱,虽然甜蜜的官方说法很快出来,但对他的批判愈演愈烈。

    博主皮鲁撰文“叶惟骨子里的美国式傲慢”批评:正因为他实际上瞧不起中国,不尊重国内的粉丝,才随意拒绝采访、一直只说而不拍华语电影、在奥斯卡只字未说普通话、无视也在场的奚仲文等人、向来无心提携国内影人和电影……

    博主老解则以“请勿对叶惟的狂傲顶礼膜拜”抨击,文中称叶惟虽有好慈善的一面,做了些好事,但这不能掩盖他的狂傲、反叛、疯癫、违法,需要警惕这对青少年心理健康造成的毒害。博主方圆看世界撰文“是时候对叶惟的放肆说不!”文中表示叶惟屡屡对国内的事情撒野,凭仗者无非是国内一厢情愿的认亲戚,这样的叶惟不配被称哥,一味奉承他只是助长歪风。

    一些媒体也纷纷责问,“冷眼看叶惟怠慢中国记者”,“叶惟产生的文化垃圾”,“再谈《冬天的骨头》引进被剪,无疾而终谁之过?”,“奥斯卡颁奖夜无奖使叶惟热降温”、“坏小子叶惟终于露出原形”……

    中国媒体很闹腾;美国媒体对于红地毯更关注女星们的着装评比,而对叶惟更热衷他的失败;英国媒体不只是关心奥斯卡,还有对英超也许影响重大的一个裁决,也是球迷们、惟密们非常非常关注的情况。

    伦敦当地26日下午4点,经过两小时激烈的听证,独立小组就曼联对叶惟的劳工证申诉作出裁决,不通过。

    令人震惊的大爆冷!

    参与仲裁的其中一位专家埃利斯-卡什莫尔告诉《每日邮报》、《泰晤士报》等到场的媒体记者:“我们听取了曼联提供的资料,叶惟首先不符合第一项规定,他离顶级水平很遥远;第二项规定的达标存疑,我们提出极可能发生的负面影响,曼联并没有给出良好的解决方案。”

    曼联的发言人菲尔-汤普森则在新闻发布会表示十分遗憾,难以接受这个申诉结果。

    申诉失败意味着叶惟本赛季就这样了,他可以下赛季再申诉,能不能通过另说,本赛季已经不可能在曼联的正式比赛中看到37号登场。那么叶惟会和曼联提前解约走人,还是继续留在卡灵顿?或曼联把他租借出去?

    对于记者们都问的这个问题,汤普森也没有答案:“我们会和他商量后续,我们肯定希望他留下来。”据透露曼联和叶惟的合同有条款明确,即使他离开卡灵顿,本赛季都不会加盟其它球队,曼联给他37号不是儿戏。

    叶惟注定无法上场!!!许多曼联球迷激动欢呼,不会更丢人了!许多影迷粉丝却也喜叫,回来拍电影吧!

    《太阳报》网站立即报道并且奚落说“叶惟的职业生涯看上去已经结束了”,《伦敦标准晚报》网站则庆幸般说“感谢好心人的支持,拒绝给叶惟特权保住了英超的尊严”,雅虎体育惊叹“叶惟的球员通道被关闭”,天空体育转了口风“英超宣布不需要最佳导演落选人”,tmz嘲谑“为了是个零,叶惟把奥斯卡奖座和英国劳工证都扔了,接下来是什么?”……

    难过惊怒的是期待着叶惟踏上英超赛场、理解支持他追足球梦的各国人们,一天之间,像什么都变了。

    这正是,千夫万报齐讨伐,一纸公函杀英雄!

    fuc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