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什么?噢…我没有耍大牌,那时候我只是在赶路。”

    一大清早的,还没有走出卧室,叶惟就有一堆的电话、短信和电邮事务需要处理。

    听着手机那头的莱斯利-达特说什么耍大牌,他真有些好笑,哈哈大笑了起来,告诉对方道:“昨天我在红毯上只接受了尼克频道的漂亮记者的采访,再向她要了号码,现在她是我女朋友了,就是这样。你作官方回应吧,谢谢。”

    “惟格,你最好也亲自往中文社交网络解释。”莱斯利建议,“不要毁了你在中国的地位。”

    “当然了,我爱中国,还要这么好玩。”叶惟结束通话后,走向已开的电脑登上新浪博客,说什么好呢?

    他一翻眼睛,灵光闪过就输入《无间道》的一句经典台词做“道歉”:对不起,我是警察。我要赶去天台,为什么?因为我要跳楼自杀或者被人一脚踹下去,奥斯卡零奖了嘛。

    搞定!发布了这篇博客,叶惟笑了笑,浏览起了中文和英文网络的新闻,又很快全部关掉,这些繁闹让人厌倦。

    今天还得接受些采访,这个颁奖季就算了结了。也是今天,劳工证的申诉会有仲裁结果!英国那边已经是下午,申诉听证会即将举行。有着曼联的全力争取,通过是大概率的事情。

    一想到这,叶惟就心头跃跃,由着这股心情,发了一条推特:“zero-is-the-start-of-the-game.”

    零是比赛的开始。

    “哇噢!”他吼喊一声,气昂昂地往卧室外奔出去,“家人们,起床了!朵朵,起床了,清晨足球训练时间!”

    兴奋的托托冲跳而来。

    ……

    英国伦敦,一场英超球员的劳工证申诉听证会正在进行。宽敞的会议室里,由四位足球管理机构的人员和三位独立专家所组成的独立小组,正听取着曼联团队一行五人的上诉。

    ●该球员有着最优秀的水平

    ●该球员能为英国足球顶级联赛的发展做出重要贡献

    叶惟符合这两项标准吗?

    尽管看过了叶惟的体测录像和报告,都显得很棒,独立专家之一的斯塔福德郡大学文化、媒体和体育教授埃利斯-卡什莫尔却脸色不善,语气颇有不满:“叶惟从来没有踢过职业联赛,更别说顶级职业联赛。他怎么就有着最高的足球竞技水平?”

    仲裁员们都望着从会议椅起身的曼联青年队教练保罗-麦克吉内斯,他让助理用会议电视又播起叶惟的队内赛录像,游说道:“先生们,我们通过训练和队内比赛,可以作出诚实的判断。叶惟的水平、潜质正是那类特殊天才球员!他到了曼联只有一个月,但他异常勤奋、进步神速,你们能看到,他的对抗能力、他的传球能力、他的视野……”

    “我想先问一个问题。”卡什莫尔又说,“叶惟和曼联只是签了一份截至今年6月的短期合同。”

    麦克吉内斯已经知道卡什莫尔不站在曼联阵营,叶惟太过特殊了,遭到的阻挠不同一般年轻天才球员,这场申诉不是走流程。他看着其他仲裁员,“能不能拿到劳工证决定叶惟会不会和我们签长合同,他在考虑和曼联签约三年以上,我们也有意愿把他培养为中场核心,一位全球性的巨星球员。”事实上叶惟没有给曼联长远承诺。

    卡什莫尔随即质问:“叶惟能帮助英超在北美和亚洲的推广,这是好的结果。坏的结果是叶惟在夏天不和曼联续约,他玩够了,或者他的水平让你们不能派他上场,这赛季结束他就回好莱坞了。曼联不能确定任何事,你们和他不是有三年、五年合同。那英超是否真的需要这样的一个短期推广?这是否反而会让英超蒙羞?因为某一家俱乐部的短期利益,让全球视英超不职业?你们有看奥斯卡吗?或者相关的新闻?叶惟像是足球运动员吗?麦克吉内斯先生,请你解答我这些疑虑。”

    会议室陷入沉闷,仲裁员们面面相觑,麦克吉内斯有点支吾,看向脸沉沉的公关经理菲尔-汤普森。

    ……

    关于耍大牌的道歉声明?惟哥道歉了!?

    中文网络的影迷粉丝们打开一看,有感到迷惑的,什么意思?有失笑的,就知道是调戏!

    如果cctv6记者说:“给我个机会。”惟哥说:“怎么给你机会?”记者说:“我以前没得选择,现在我想做一个好人。”惟哥说:“好啊,去跟法官说,看他让不让你做好人。”记者说:“那就是要我去死!”惟哥说:“对不起,我是警察。”这是什么道歉?

    记者说:“有谁知道?”

    这不是戏弄是什么,惟哥的意思是“记者才是坏人,诬蔑我耍大牌,我才是好人。”

    浪子惟哥又一次浪到国内来了。日志的评论板一片混乱,有人既叫好又担心收不了场,惟哥始终是不懂中国啊!有人继续漫骂,耍了大牌还这种态度,这戏子还真当自己是个腕了!

    事实证明叶惟给罗异添了乱,虽然甜蜜的官方说法很快出来,但对他的批判愈演愈烈。

    博主皮鲁撰文“叶惟骨子里的美国式傲慢”批评:正因为他实际上瞧不起中国,不尊重国内的粉丝,才随意拒绝采访、一直只说而不拍华语电影、在奥斯卡只字未说普通话、无视也在场的奚仲文等人、向来无心提携国内影人和电影……

    博主老解则以“请勿对叶惟的狂傲顶礼膜拜”抨击,文中称叶惟虽有好慈善的一面,做了些好事,但这不能掩盖他的狂傲、反叛、疯癫、违法,需要警惕这对青少年心理健康造成的毒害。博主方圆看世界撰文“是时候对叶惟的放肆说不!”文中表示叶惟屡屡对国内的事情撒野,凭仗者无非是国内一厢情愿的认亲戚,这样的叶惟不配被称哥,一味奉承他只是助长歪风。

    一些媒体也纷纷责问,“冷眼看叶惟怠慢中国记者”,“叶惟产生的文化垃圾”,“再谈《冬天的骨头》引进被剪,无疾而终谁之过?”,“奥斯卡颁奖夜无奖使叶惟热降温”、“坏小子叶惟终于露出原形”……

    中国媒体很闹腾;美国媒体对于红地毯更关注女星们的着装评比,而对叶惟更热衷他的失败;英国媒体不只是关心奥斯卡,还有对英超也许影响重大的一个裁决,也是球迷们、惟密们非常非常关注的情况。

    伦敦当地26日下午4点,经过两小时激烈的听证,独立小组就曼联对叶惟的劳工证申诉作出裁决,不通过。

    令人震惊的大爆冷!

    参与仲裁的其中一位专家埃利斯-卡什莫尔告诉《每日邮报》、《泰晤士报》等到场的媒体记者:“我们听取了曼联提供的资料,叶惟首先不符合第一项规定,他离顶级水平很遥远;第二项规定的达标存疑,我们提出极可能发生的负面影响,曼联并没有给出良好的解决方案。”

    曼联的发言人菲尔-汤普森则在新闻发布会表示十分遗憾,难以接受这个申诉结果。

    申诉失败意味着叶惟本赛季就这样了,他可以下赛季再申诉,能不能通过另说,本赛季已经不可能在曼联的正式比赛中看到37号登场。那么叶惟会和曼联提前解约走人,还是继续留在卡灵顿?或曼联把他租借出去?

    对于记者们都问的这个问题,汤普森也没有答案:“我们会和他商量后续,我们肯定希望他留下来。”据透露曼联和叶惟的合同有条款明确,即使他离开卡灵顿,本赛季都不会加盟其它球队,曼联给他37号不是儿戏。

    叶惟注定无法上场!!!许多曼联球迷激动欢呼,不会更丢人了!许多影迷粉丝却也喜叫,回来拍电影吧!

    《太阳报》网站立即报道并且奚落说“叶惟的职业生涯看上去已经结束了”,《伦敦标准晚报》网站则庆幸般说“感谢好心人的支持,拒绝给叶惟特权保住了英超的尊严”,雅虎体育惊叹“叶惟的球员通道被关闭”,天空体育转了口风“英超宣布不需要最佳导演落选人”,tmz嘲谑“为了是个零,叶惟把奥斯卡奖座和英国劳工证都扔了,接下来是什么?”……

    难过惊怒的是期待着叶惟踏上英超赛场、理解支持他追足球梦的各国人们,一天之间,像什么都变了。

    这正是,千夫万报齐讨伐,一纸公函杀英雄!

    fuck!

第621章 巨大争议    第79届奥斯卡产生了很多争议,因为诸多的大爆冷,因为最佳影片的归属……全球媒体都在第一时间作报道,而怎么都离不开叶惟,电影天才空手而归!

    美联社聚集于非裔演员的大丰收、马丁-斯科塞斯的圆梦,和叶惟的失败:“当晚典礼最大的意外是叶惟和他的电影没能拿到任何奖项。”法新社的重点是斯科塞斯率《无间行者》大胜,首度获奖的人们,和叶惟的失败:“最佳改编剧本的最大热门叶惟最终落选,引发了当晚最大惊叫。”路透社着眼本届奥斯卡对气候、艾滋病问题的关注,各国的收获,和叶惟的失败:“尽管叶惟个人有4项提名,但尽数被对手击败。”

    《纽约时报》批评广告浸透了奥斯卡,致使典礼繁复冗长,艾伦的主持没有惊喜,斯科塞斯和四位得奖演员一如预期,“詹妮弗-哈德森装出惊讶的模样,在台上泪流满面,但除了她,恐怕没有人能掩饰那点‘我早就知道了’的厌倦。”

    不过也有一些冷门,以《丹麦诗人》获得最佳动画短片的特丽尔-柯弗坐在最远处,花了比感言多三倍的时间才走到台上,简直是学院在排座上的滑铁卢。另外,“与叶惟有关的一次次意外落空支撑起了奥斯卡之夜的悬念。”

    《洛杉矶时报》则刊文道:“《无间行者》证明了沉默是金。即使是典礼结束走出柯达剧院的时候,《无间行者》的制片人格拉汉姆-金依然保持低调,坚称这场胜利是因为幸运,“我们没想到会得这个奖,真的。”它在遭受激烈的批评中捧走最佳影片,这表明好莱坞开始不满过去的竞争策略,而相对的大输家是由韦恩斯坦兄弟公关的《冬天的骨头》,叶惟聪明反被聪明误。”

    “对叶惟的支持者来说,打开报纸可能不会看到什么好消息。”《今日美国》如此报道。

    什么竞争策略?叶惟怎么就犯蠢了?影迷粉丝们留心着各方的说法。

    《娱乐周刊》的奥斯卡分析师戴夫-卡格尔马后炮的表示:“奥斯卡的定律是,拿很多小奖可能会让你错失大奖,人们不喜欢让你全部拿走,所以你志在大奖就得弃舍小奖。《潘神的迷宫》拿走三个小奖输掉最佳外语片是一方面,另外就是叶惟的三部电影,现在看他们是把所有可控的票都孤注一掷到最佳影片上,但那不足够让《冬天的骨头》获胜,其它奖项没了那些票也都输了。”

    谈到两个剧本奖的爆冷,卡格尔说这是连锁反应:“冬骨冲影片、分票,它像是被牺牲的祭品。但冬骨强大的广告攻势、最好的评价口碑(主流影评新鲜度,《通天塔》59%,《无间行者》93%,《硫磺岛来信》94%,《女王》100%,《冬天的骨头》100%,总新鲜度冬骨98%高于《女王》的97%)确实提醒了很多人对独立电影的支持,他们并不一定给冬骨投票,但他们有作出另一个认可,今年的选择也不多,《半个尼尔森》幸运地受益了。”

    “这都是冬骨冲影片奖所造成的。还有一定程度上,它分走了《女王》的女性票,这是《女王》输掉的原因之一。而你要知道因为帮助斯科塞斯而给《无间行者》投票的人们极少会动摇,几乎不会。冬骨就是个搅局者,它自己没有赢,让别人也赢不了,稳定票最多的《无间行者》赢了。”

    卡格尔总结道:“可以说这都因为叶惟和韦恩斯坦兄弟过高的野心。”

    《好莱坞报道者》的安妮-汤普森则说:“叶惟就像是一个没有闸门的大坝,他气势汹汹,但无法控制洪流的去向。”

    在所有叶惟在后台、晚宴、庆功派对的照片中,他都笑容依旧,与女友莉莉形影不离的要么搂肩要么牵手,被评为今年最甜蜜的情侣档之一。詹妮弗-劳伦斯等未来女孩们也未见什么异样,看上去欢声笑语的。

    劳伦斯在《洛杉矶时报》的采访中却说:“你说这是个人崇拜或什么都行,叶惟没有一个奖?太扯了。”艾丽西卡-维坎德则说:“我没有当场痛哭,那有点夸大了。我只是感到不能呼吸,如果不是我妈妈扶着,我会倒在地板上。”集团的小女孩西尔莎-罗南也说:“可能有什么是我不懂的,但我支持我的导演,我知道他的工作做得有多好。”

    而叶惟继续大秀幽默:“我不失望,戈尔先生才要失望,因为我已经赢走了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他还在摄影背景板前搂着阿尔-戈尔,当众拿前副总统取乐:“戈尔先生,你是对的,是全球气候变暖害得我们竞选失败,是全球气候变暖让我们身处地狱。”

    lat描述当时嘉宾们记者们笑成一片,照片中手握小金人的阿尔-戈尔也是大乐。叶惟的调侃不只是表面意思,源于“a-snowball-s-chance-in-hell”这俗语,雪球在地狱里的一个机会,雪球能在充满熊熊烈火的地狱有什么机会?所以它意为毫无机会。

    叶惟并非没有任何收获,他在多家媒体的发言评选中荣获“最幽默的颁奖发言”、“妙语连珠奖”等。

    艾伦收到的评价却一般般,虽然她履行了事先承诺的“让本届奥斯卡更加文明一些”,但温和无害、家长里短的《艾伦秀》风格不是特别受欢迎,被许多评论家所批评。《旧金山纪事报》的蒂姆-古德曼说:“它是漫长、平淡、臃肿、无聊的。”《丹佛邮报》的电视评论家乔安妮-奥斯特罗夫更是哀叹:“德詹尼丝忘记了奥斯卡奖的首要主持方针:它不是关于主持人的。”

    她拿自己开玩笑是没有伤害到哪个嘉宾,可伤害嘉宾才是人们想看的奥斯卡!

    换作是去年的乔恩-斯图尔特,开场时绝对会拿叶惟和他的少女演员的绯闻说说,像是“我参加过viy选秀会,我没有拿到角色因为我不肯和叶惟谈恋爱。”如果要更尖锐辛辣“很多年轻女生都关心怎样才能出演叶惟的电影,第一步是晚上到他家去试镜。”那么镜头会拍拍劳伦斯和维坎德,乔恩再说“叫上你朋友一起去,成功率会更高。”

    不过本届的收视成绩单能交差。根据尼尔森的统计,颁奖礼吸引了平均4182万观众收看,较去年增加2.5%,约7862万人观看了全部或部分的奖项。

    这里面有多少人因为叶惟零奖而大失所望、大骂出口就不知道了。

    但这真是有冤无处诉,独立电影界很不爽?奥斯卡不是独立精神奖,而且不是有《半个尼尔森》了吗。女性们很不爽?本届的女性得奖主那么多。说族裔问题也别往今年说,从提名名单到获奖名单,非裔影人乐呵呵的;亚裔影人其实也是赢家,不只是杨紫烨拿了奖,《无间行者》的幕后很多人呢,被斯科塞斯、金、莫纳汉都感谢的“丹”林暐要升官发财了,罗伊-李也赚到了,好莱坞翻拍亚洲电影的风潮将会更盛。

    再说如果放眼影史,不用多久以前,就4年前的《纽约黑帮》10项提名最终零奖回家,一样是斯科塞斯、莱纳昂多、斯昆梅克这帮人。叶惟的年龄肯定是个问题,可是彼得-奥图从年青时陪跑到现在快进棺材!斯科塞斯呢?

    面对各界多方的一些质疑,学院主席西德-甘尼斯就这么向《纽约时报》辩解:“我不认为学院在评奖过程中有针对叶惟的情况存在,只不过他今年不走运,这就是奥斯卡。”

    质疑得最猛烈的是影迷粉丝们,社交网络上都炸锅了,为什么那么多人讨厌安妮-海瑟薇?因为她不是詹妮弗-劳伦斯。叶惟没有一个奖?太扯了!viy在社交网络的力量再度爆发,奥斯卡黑幕、老家伙容不下年轻人、欠他一座小金人……

    “我想要回我的一个晚上!”、“惟为什么不去把头发染白,那他就能得到一座奥斯卡了,lol。”

    诱tube上的crazy-girls频道因为最新视频“斯黛拉和萨菲与你观摩第79届奥斯卡”人气大增。她们一向是招牌式的viy疯粉,之前的奥斯卡预测视频中就由于争论可骨和冬骨谁会赢下更多奖而打起口水战,这次她们尖叫、怒骂、摔东西、沮丧得一言不发,让惟密们又好笑又同感。斯黛拉的结语“奥斯卡就像我的人生,烂透了。”更成了流行金句。

    有些影迷则忙着狂喷哈维-韦恩斯坦,都怪这个猥琐死贱精!他做了那么多衰事,却由叶惟承受报应?太不公平了!

    据tmz报道,当晚韦恩斯坦兄弟低着头匆匆地离开柯达剧院,还把预订的庆功派对取消了,脱离米拉麦克斯后的首秀竟然颜面扫地、害人不浅、贻笑大方!但哈维-韦恩斯坦有出现在一些晚宴照中,应该有去恭贺斯科塞斯等人,脸色确实不怎么好,眼神像要杀人一般。而且他们至今没有接受媒体采访,显然采取了冷处理。

    不是每个人都为叶惟不平,同样数量庞大的惟黑们是欢呼雀跃:“叶惟没有拿奖真让我透心爽!他就是配不上。”、“要不是为了增加点收视,他连提名都不会有。”、“别再吹嘘这家伙了,甚至不该让他上电视。”

    早在这一片纷扰前,叶惟在奥斯卡之夜就发了一条推特,继而被疯狂转发,还有纹身师立即争着往身上纹:

    “we_don-t__will_re-great.”

    我们不遗憾,因我们会再次伟大。

    北美媒体说什么都有,而《泰晤士报》等英国媒体大吐苦水。《女王》也就捧走如期的最佳女主角,皮特-摩根落空最佳原创剧本又怎么回事?整晚就念最佳导演提名时有过镜头,斯蒂文-弗莱尔斯都几乎睡着了。彼得-奥图更像是去被羞辱。

    中国媒体和网民们也很闷怒,之前各方的预测差不多全错,杨紫烨获奖是不是因为家丑?从筹拍就说冲奥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就一个最佳服装设计提名还输了。这让很多人骂奥斯卡,也很多人则是骂张艺谋拍大烂片,讨好老外反被打脸。《无间行者》不就是一部翻拍片,还没《无间道》细腻动人,凭什么拿奖?还不是凭老马的关系。

    而对于让人又爱又恨的惟哥,有另一番轰然,不是因为他零奖,叶惟耍大牌!

    cctv6在北京时间26号晚上转播了颁奖典礼,红毯秀环节里录到叶惟的却是拒绝接受采访,还神情轻佻,有几个提名就尾巴翘上天。这事早在中午就曝出,一部分网民一时间群情鼎沸。

    “拿了几个提名,还真当自己是个腕了。”、“封杀这汉奸,狠狠的批他,别让他骗国人的钱!”、“奥斯卡在白天办,夜萎就能拿奖了。”、“妓者就喜欢拉关系,活该被夜萎鄙视。”、“李安拍的搞基片色-情片,叶惟拍的变态片吸毒片,奥斯卡?呸!”

    许多网络媒体和博客主也痛批叶惟气焰嚣张、不知所谓,给他的家人丢脸。

    与此同时,另一些网民为叶惟辩护:“惟哥骗你啥钱了,他的电影在中国上映过了吗?”、“为什么还有人说叶惟不会普通话?”面对各种恶毒的攻击,少女惟密们真要气哭了,相信惟宝,在这个艰难时刻叶子们要团结一致!

    但叶惟耍大牌的可能性随着报道就被质疑,caa中国区总经理罗异在新浪网电话采访中就表示:“熟知惟哥的人都知道他是最不可能耍大牌的,他是我见过最没有架子的明星。或许只是他当时有点别的急事。”

    洛杉矶时间26号清晨,北京时间晚上,叶惟的新浪博客多了篇《关于我在奥斯卡红地毯耍大牌的道歉声明》:

    “对不起,我是警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