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79届奥斯卡产生了很多争议,因为诸多的大爆冷,因为最佳影片的归属……全球媒体都在第一时间作报道,而怎么都离不开叶惟,电影天才空手而归!

    美联社聚集于非裔演员的大丰收、马丁-斯科塞斯的圆梦,和叶惟的失败:“当晚典礼最大的意外是叶惟和他的电影没能拿到任何奖项。”法新社的重点是斯科塞斯率《无间行者》大胜,首度获奖的人们,和叶惟的失败:“最佳改编剧本的最大热门叶惟最终落选,引发了当晚最大惊叫。”路透社着眼本届奥斯卡对气候、艾滋病问题的关注,各国的收获,和叶惟的失败:“尽管叶惟个人有4项提名,但尽数被对手击败。”

    《纽约时报》批评广告浸透了奥斯卡,致使典礼繁复冗长,艾伦的主持没有惊喜,斯科塞斯和四位得奖演员一如预期,“詹妮弗-哈德森装出惊讶的模样,在台上泪流满面,但除了她,恐怕没有人能掩饰那点‘我早就知道了’的厌倦。”

    不过也有一些冷门,以《丹麦诗人》获得最佳动画短片的特丽尔-柯弗坐在最远处,花了比感言多三倍的时间才走到台上,简直是学院在排座上的滑铁卢。另外,“与叶惟有关的一次次意外落空支撑起了奥斯卡之夜的悬念。”

    《洛杉矶时报》则刊文道:“《无间行者》证明了沉默是金。即使是典礼结束走出柯达剧院的时候,《无间行者》的制片人格拉汉姆-金依然保持低调,坚称这场胜利是因为幸运,“我们没想到会得这个奖,真的。”它在遭受激烈的批评中捧走最佳影片,这表明好莱坞开始不满过去的竞争策略,而相对的大输家是由韦恩斯坦兄弟公关的《冬天的骨头》,叶惟聪明反被聪明误。”

    “对叶惟的支持者来说,打开报纸可能不会看到什么好消息。”《今日美国》如此报道。

    什么竞争策略?叶惟怎么就犯蠢了?影迷粉丝们留心着各方的说法。

    《娱乐周刊》的奥斯卡分析师戴夫-卡格尔马后炮的表示:“奥斯卡的定律是,拿很多小奖可能会让你错失大奖,人们不喜欢让你全部拿走,所以你志在大奖就得弃舍小奖。《潘神的迷宫》拿走三个小奖输掉最佳外语片是一方面,另外就是叶惟的三部电影,现在看他们是把所有可控的票都孤注一掷到最佳影片上,但那不足够让《冬天的骨头》获胜,其它奖项没了那些票也都输了。”

    谈到两个剧本奖的爆冷,卡格尔说这是连锁反应:“冬骨冲影片、分票,它像是被牺牲的祭品。但冬骨强大的广告攻势、最好的评价口碑(主流影评新鲜度,《通天塔》59%,《无间行者》93%,《硫磺岛来信》94%,《女王》100%,《冬天的骨头》100%,总新鲜度冬骨98%高于《女王》的97%)确实提醒了很多人对独立电影的支持,他们并不一定给冬骨投票,但他们有作出另一个认可,今年的选择也不多,《半个尼尔森》幸运地受益了。”

    “这都是冬骨冲影片奖所造成的。还有一定程度上,它分走了《女王》的女性票,这是《女王》输掉的原因之一。而你要知道因为帮助斯科塞斯而给《无间行者》投票的人们极少会动摇,几乎不会。冬骨就是个搅局者,它自己没有赢,让别人也赢不了,稳定票最多的《无间行者》赢了。”

    卡格尔总结道:“可以说这都因为叶惟和韦恩斯坦兄弟过高的野心。”

    《好莱坞报道者》的安妮-汤普森则说:“叶惟就像是一个没有闸门的大坝,他气势汹汹,但无法控制洪流的去向。”

    在所有叶惟在后台、晚宴、庆功派对的照片中,他都笑容依旧,与女友莉莉形影不离的要么搂肩要么牵手,被评为今年最甜蜜的情侣档之一。詹妮弗-劳伦斯等未来女孩们也未见什么异样,看上去欢声笑语的。

    劳伦斯在《洛杉矶时报》的采访中却说:“你说这是个人崇拜或什么都行,叶惟没有一个奖?太扯了。”艾丽西卡-维坎德则说:“我没有当场痛哭,那有点夸大了。我只是感到不能呼吸,如果不是我妈妈扶着,我会倒在地板上。”集团的小女孩西尔莎-罗南也说:“可能有什么是我不懂的,但我支持我的导演,我知道他的工作做得有多好。”

    而叶惟继续大秀幽默:“我不失望,戈尔先生才要失望,因为我已经赢走了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他还在摄影背景板前搂着阿尔-戈尔,当众拿前副总统取乐:“戈尔先生,你是对的,是全球气候变暖害得我们竞选失败,是全球气候变暖让我们身处地狱。”

    lat描述当时嘉宾们记者们笑成一片,照片中手握小金人的阿尔-戈尔也是大乐。叶惟的调侃不只是表面意思,源于“a-snowball-s-chance-in-hell”这俗语,雪球在地狱里的一个机会,雪球能在充满熊熊烈火的地狱有什么机会?所以它意为毫无机会。

    叶惟并非没有任何收获,他在多家媒体的发言评选中荣获“最幽默的颁奖发言”、“妙语连珠奖”等。

    艾伦收到的评价却一般般,虽然她履行了事先承诺的“让本届奥斯卡更加文明一些”,但温和无害、家长里短的《艾伦秀》风格不是特别受欢迎,被许多评论家所批评。《旧金山纪事报》的蒂姆-古德曼说:“它是漫长、平淡、臃肿、无聊的。”《丹佛邮报》的电视评论家乔安妮-奥斯特罗夫更是哀叹:“德詹尼丝忘记了奥斯卡奖的首要主持方针:它不是关于主持人的。”

    她拿自己开玩笑是没有伤害到哪个嘉宾,可伤害嘉宾才是人们想看的奥斯卡!

    换作是去年的乔恩-斯图尔特,开场时绝对会拿叶惟和他的少女演员的绯闻说说,像是“我参加过viy选秀会,我没有拿到角色因为我不肯和叶惟谈恋爱。”如果要更尖锐辛辣“很多年轻女生都关心怎样才能出演叶惟的电影,第一步是晚上到他家去试镜。”那么镜头会拍拍劳伦斯和维坎德,乔恩再说“叫上你朋友一起去,成功率会更高。”

    不过本届的收视成绩单能交差。根据尼尔森的统计,颁奖礼吸引了平均4182万观众收看,较去年增加2.5%,约7862万人观看了全部或部分的奖项。

    这里面有多少人因为叶惟零奖而大失所望、大骂出口就不知道了。

    但这真是有冤无处诉,独立电影界很不爽?奥斯卡不是独立精神奖,而且不是有《半个尼尔森》了吗。女性们很不爽?本届的女性得奖主那么多。说族裔问题也别往今年说,从提名名单到获奖名单,非裔影人乐呵呵的;亚裔影人其实也是赢家,不只是杨紫烨拿了奖,《无间行者》的幕后很多人呢,被斯科塞斯、金、莫纳汉都感谢的“丹”林暐要升官发财了,罗伊-李也赚到了,好莱坞翻拍亚洲电影的风潮将会更盛。

    再说如果放眼影史,不用多久以前,就4年前的《纽约黑帮》10项提名最终零奖回家,一样是斯科塞斯、莱纳昂多、斯昆梅克这帮人。叶惟的年龄肯定是个问题,可是彼得-奥图从年青时陪跑到现在快进棺材!斯科塞斯呢?

    面对各界多方的一些质疑,学院主席西德-甘尼斯就这么向《纽约时报》辩解:“我不认为学院在评奖过程中有针对叶惟的情况存在,只不过他今年不走运,这就是奥斯卡。”

    质疑得最猛烈的是影迷粉丝们,社交网络上都炸锅了,为什么那么多人讨厌安妮-海瑟薇?因为她不是詹妮弗-劳伦斯。叶惟没有一个奖?太扯了!viy在社交网络的力量再度爆发,奥斯卡黑幕、老家伙容不下年轻人、欠他一座小金人……

    “我想要回我的一个晚上!”、“惟为什么不去把头发染白,那他就能得到一座奥斯卡了,lol。”

    诱tube上的crazy-girls频道因为最新视频“斯黛拉和萨菲与你观摩第79届奥斯卡”人气大增。她们一向是招牌式的viy疯粉,之前的奥斯卡预测视频中就由于争论可骨和冬骨谁会赢下更多奖而打起口水战,这次她们尖叫、怒骂、摔东西、沮丧得一言不发,让惟密们又好笑又同感。斯黛拉的结语“奥斯卡就像我的人生,烂透了。”更成了流行金句。

    有些影迷则忙着狂喷哈维-韦恩斯坦,都怪这个猥琐死贱精!他做了那么多衰事,却由叶惟承受报应?太不公平了!

    据tmz报道,当晚韦恩斯坦兄弟低着头匆匆地离开柯达剧院,还把预订的庆功派对取消了,脱离米拉麦克斯后的首秀竟然颜面扫地、害人不浅、贻笑大方!但哈维-韦恩斯坦有出现在一些晚宴照中,应该有去恭贺斯科塞斯等人,脸色确实不怎么好,眼神像要杀人一般。而且他们至今没有接受媒体采访,显然采取了冷处理。

    不是每个人都为叶惟不平,同样数量庞大的惟黑们是欢呼雀跃:“叶惟没有拿奖真让我透心爽!他就是配不上。”、“要不是为了增加点收视,他连提名都不会有。”、“别再吹嘘这家伙了,甚至不该让他上电视。”

    早在这一片纷扰前,叶惟在奥斯卡之夜就发了一条推特,继而被疯狂转发,还有纹身师立即争着往身上纹:

    “we_don-t__will_re-great.”

    我们不遗憾,因我们会再次伟大。

    北美媒体说什么都有,而《泰晤士报》等英国媒体大吐苦水。《女王》也就捧走如期的最佳女主角,皮特-摩根落空最佳原创剧本又怎么回事?整晚就念最佳导演提名时有过镜头,斯蒂文-弗莱尔斯都几乎睡着了。彼得-奥图更像是去被羞辱。

    中国媒体和网民们也很闷怒,之前各方的预测差不多全错,杨紫烨获奖是不是因为家丑?从筹拍就说冲奥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就一个最佳服装设计提名还输了。这让很多人骂奥斯卡,也很多人则是骂张艺谋拍大烂片,讨好老外反被打脸。《无间行者》不就是一部翻拍片,还没《无间道》细腻动人,凭什么拿奖?还不是凭老马的关系。

    而对于让人又爱又恨的惟哥,有另一番轰然,不是因为他零奖,叶惟耍大牌!

    cctv6在北京时间26号晚上转播了颁奖典礼,红毯秀环节里录到叶惟的却是拒绝接受采访,还神情轻佻,有几个提名就尾巴翘上天。这事早在中午就曝出,一部分网民一时间群情鼎沸。

    “拿了几个提名,还真当自己是个腕了。”、“封杀这汉奸,狠狠的批他,别让他骗国人的钱!”、“奥斯卡在白天办,夜萎就能拿奖了。”、“妓者就喜欢拉关系,活该被夜萎鄙视。”、“李安拍的搞基片色-情片,叶惟拍的变态片吸毒片,奥斯卡?呸!”

    许多网络媒体和博客主也痛批叶惟气焰嚣张、不知所谓,给他的家人丢脸。

    与此同时,另一些网民为叶惟辩护:“惟哥骗你啥钱了,他的电影在中国上映过了吗?”、“为什么还有人说叶惟不会普通话?”面对各种恶毒的攻击,少女惟密们真要气哭了,相信惟宝,在这个艰难时刻叶子们要团结一致!

    但叶惟耍大牌的可能性随着报道就被质疑,caa中国区总经理罗异在新浪网电话采访中就表示:“熟知惟哥的人都知道他是最不可能耍大牌的,他是我见过最没有架子的明星。或许只是他当时有点别的急事。”

    洛杉矶时间26号清晨,北京时间晚上,叶惟的新浪博客多了篇《关于我在奥斯卡红地毯耍大牌的道歉声明》:

    “对不起,我是警察。”

第620章 这个世界还有失败    “非常荣幸能当本届主持人,多谢各位,晚安!”

    在格拉汉姆-金领奖过后,艾伦高声宣布典礼的结束,全场一片掌声,剧院上空撒下了漫天的金纸屑,闪闪发光的飘落。嘉宾们纷纷起身走动交谈,有人高兴有人烦闷,但在这里怎么都要欢笑。

    夜色已深,典礼的结束是另一个开始,叶惟和莉莉携手走在热闹的后台,祝贺别人和收获安慰,这就是有趣的地方之一。当然他也有真挚的恭贺敬赞,像弗雷克夫妇,像乔治-米勒、杨紫烨、斯科塞斯,他并不为自己没拿到最佳导演而难过。

    “哈哈,小子!”四大导演和他们妻子都在,没等叶惟两人道贺,卢卡斯大笑说:“给予的感觉怎么样?”科波拉、斯皮尔伯格都乐笑,凯特-卡普肖走向莉莉,拥抱了下这位低落的世侄女,“惟格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多提名,谁能说他输了呢?”

    莉莉微笑的向众人点头打过招呼,“我们以为能拿最佳改编剧本的,毕竟惟是双提名。”她不着痕迹的抱怨,我们是不高兴,不是因为导演和影片,是爆冷的改编剧本,奥斯卡欠了他!你们下个颁奖季该帮助他。

    “那真的很意外。”科波拉的老脸有点委屈,“吉娅刚才吼过我,我可投了惟格一票。”斯皮尔伯格说:“这就是奥斯卡,莉莉,你的男孩还有些路要走。”兴奋的斯科塞斯语速很快:“我不意外,莫纳汉把剧本改编得很棒。年轻人,明年再来,哈哈。”

    大师们还真不把两人的失落当回事,他们自己都没有在各奖项第二次提名就能赢,斯科塞斯这是第8次提名的第一次获奖。事实上今晚老斯制片提名的《硫磺岛来信》也输给《无间行者》,监制的tlb零奖。

    叶惟耸耸肩,搂过了莉莉,对斯科塞斯说:“先生,珍惜这个晚上吧。我不知道你,明年我多半能来,我的联合制片项目《朱诺》让我有那信心。”他说着一笑,众人也都笑了,斯科塞斯亲吻手中的小金人:“是的,我先享受我的夜晚,太感动了。”

    众人笑谈几句就散开了,谁想占着斯科塞斯都不行,他是今晚绝对的主角,被一群群人接连地贺喜,老脸笑开了花。

    两人走动间又与汉克斯、阿金、薇姿等人聊了聊,也不断有人来说“可惜了”,他们不断说没什么。渐渐和詹妮弗、丽兹等人聚拢,一起去媒体摄影板和本届的独立电影人赢家弗雷克夫妇合影,周围十分喧闹,所有人围着获奖者们打转。

    输家们倒省去了很多环节,叶惟一行人在后台没停留多久,就前呼后拥的从剧院后通道前去紧邻剧院的洛伊斯好莱坞饭店,出席奥斯卡官方庆功晚宴。

    “它也只是个奖,虽然我们都想拿,但我们拍电影不是为了它。这不是电影本身,只是附带的一个游戏。”

    叶惟一路上宽慰着几位未来女孩,詹妮弗听着说:“但我们都想赢。”他点了点头,看看丽兹和艾丽丝,“那也是真相,但这个世界还有失败。奥利弗和她家就失败了,不还是挺好的。”

    “是啊,能来到这里,我已经够开心的啦!”丽兹突然笑嘻嘻的样子,指着自己的脸,“注意,我在表演。”艾丽西卡顿时也即时表演,笑得灿烂:“我们还年轻,用不着失望。”詹妮弗板了板脸忽然神采飞扬的笑起来,“没有奖座,没有负担。”

    “我没有看错你们,你们是世界上最会表演的年轻女孩。”叶惟失笑。

    丽兹双手合掌,演起了艾伦:“那我怎么能拿奥斯卡提名?”艾丽西卡也演起艾伦,晃头眨目的道:“告诉他们你住在一辆车里。”詹妮弗同样开演,摊了摊双手掌,微微皱眉,“无论如何,你们都应该为来到这里高兴。”

    “哈哈哈哈……”叶惟真被逗笑了,她们就是想逗笑他,今晚最失败的最要沮丧的人是他啊。

    莉莉笑瞧着她们即兴地说演就演还演得这么传神,哇哦…其实我也是个演员…我2岁就演戏了…不过今天不想表演。

    “谢谢了。”叶惟看着成群结队的嘉宾走过,心头有什么涌起,告诉众人说:“刚才我问失败‘为什么你整天一副想死的样子?’它说‘我就是长成这个样子。’所以我不喜欢你。走吧!再不走我打你,我不是好惹的,我是个坏蛋。”

    詹妮弗听得热血沸腾,问道:“什么时候?大概什么时候?”丽兹、艾丽西卡也驻步定眸的望着他,女主角是我的!

    “我不知道,不是今天,但我很确定的是。”叶惟大步往前走去,“有一天我会横扫这里。”

    莉莉往前一步回过身,向她们挑动粗眉,摆起手掌,“别担心他,担心也没用。”她快步追上去,挽住他的手臂。

    詹妮弗扯了几下脸,丽兹呼了呼气,艾丽西卡咬着嘴唇。好吧,莉莉,但…你是在演艾伦?呵呵。

    “嘿!”后面忽然传来艾玛的叫唤,“等等,总算找到你们了。”三人等她走来才一起走,艾玛小声说:“我刚看到妮娜,她自己一路,我猜是她不想遇到莉莉。”见她们都笑容古怪,艾玛莫名其妙的,说起另一事:“我刚问了海伦-米伦要怎么找好的印度手相师,你们一起去看相不?”

    ……

    今年的奥斯卡晚宴继续由大厨沃尔夫冈-帕克带领他的团队来煮办,阔广的宴会厅还是那么热闹,一道道佳肴还是那么香诱。叶惟没有吃,他有自己的运动员营养餐,只看着莉莉细嚼慢咽,经典的法国黑松露配烤鸡的意大利式肉饭……

    严格的饮食控制是运动员成功的基础,不能破例!以及严格的作息时间。

    官方晚宴不是终点,还有庆功派对,叶惟和莉莉去了《名利场》和派拉蒙的派对赶过场子,不想去华纳或其它的了,而韦恩斯坦没办派对,那俩兄弟早已做好两手准备,不然会是一场尴尬秀。

    寻不了他们晦气,“你自己说最想拿最佳影片,你自己说不想烦颁奖季,我们也不想输。”这零奖苦果只能咽下,他现在最想的是找个地方清静下来。另一个不想跑派对的原因是不想莉莉碰见妮娜、艾米,今晚不需要更多的不愉快。

    如果不是在为足球梦奋争,叶惟会带着莉莉开车到处去,想办法弄到点酒再回去住所,然后尽情地发疯,疯狂地做爱。

    而现在,他开车载着她回家了,伤心的朵朵轻易被孩子王莉莉哄笑,时间差不多,他再把她送回她家,接着回自家休息。

    本赛季只剩下三个月,每一天的努力都至关重要,没空去难过,而且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