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广告时间过后,直播镜头回到已然风起云涌的剧院内,立即就有一片轰笑!

    艾伦用一个婴儿前背带似的黑背带背着一尊小金人出场,她装模作样的介绍说:“刚才在后台看到威廉-莫纳汉和其他人不知道该怎么拿奖座,所以我想出这个点子‘艾伦奥斯卡专用背包’。当你背上它参加派对,就能和人握手或者喝酒、抽烟,同时还能炫耀自己的奥斯卡小金人。我会在后台开卖,然后在电视购物频道上也销售。”

    嘉宾们乐笑阵阵,这是在开涮刚才的爆冷啊!莫纳汉不知道怎么拿,而叶惟买了背包也没奖座。

    苦笑的惟密们真不好受,艾伦引出颁发最佳服装设计的艾米丽-布伦特和安妮-海瑟薇。

    两位女星一登场就斗嘴,演着《穿普拉达的女魔头》里的角色矛盾,紧张于有没有给斯特里普买好咖啡?镜头不断对准斯特里普,她也是即场演起了“米兰达”,那恶魔风范让全场乐不可支。

    两人接着介绍舞台上五部提名影片的服装展示,包括中国媒体观众十分关心的《满城尽带黄金甲》,不过奚仲文并没有获奖,胜出的是米兰拉-坎农诺,索菲亚-科波拉在《迷失东京》后的新作《绝代艳后》。

    去年这部电影票房评价双失意,55%新鲜度,56%喜爱度,4000万制片费只有1596万北美票房,就这一项提名。这是60岁的意大利人坎农诺第3次得奖且8次提名,前两次是《乱世儿女》和《烈火战车》。

    坎农诺和科波拉家族合作数十年了,她也感言说到这点:“首先谢谢弗朗西斯,在拍摄《棉花俱乐部》(1984)时让我认识了索菲亚,当时她还很年少,现在她成了我的导演。我认为她拍了一部充满诗意的精彩电影,她启发了我的灵感。”

    吉娅有给米兰拉欢呼鼓掌,但回头就继续嘀咕,难道是在冲最佳影片?反正她爷爷的影片票投了冬骨。

    热烈的掌声中,汤姆-克鲁斯出场为谢里-兰辛颁发今年的琼-赫肖尔特人道主义奖。

    这位62岁传奇女人是好莱坞大制片厂第一位女性总裁(80年代在20世纪福克斯),92年至04年是派拉蒙掌门人,她任职12年期间造就了一连串叫好又叫座的经典电影,包括最佳影片《阿甘正传》、《勇敢的心》、《泰坦尼克号》;她也是大慈善家,在抗癌、救助儿童、教育奖学金等方面颇多建树,现在退休了,更把全部时间献给她的非营利机构。

    全场嘉宾都起立致敬兰辛,她的领奖感言更让掌声如雷:“因为工作的原因,我见过很多科学家,他们每天都努力寻找疾病的解药,默默无闻地工作,没有灯光也没人注意,但他们总是有着热情和信念。我也见过很多学校的老师,面对着你无法想象的困难,但他们还是努力教导着我们的孩子。对我来说,他们是真正的英雄,今晚,我和他们分享这份荣耀。”

    丽兹当然敬佩兰辛,又奇怪的想,叶惟继续他的慈善事业下去,总有一年这个奖会是他的,这么看他肯定能拿奥斯卡。

    兰辛和克鲁斯离场后,艾伦又到了台下的过道!这次她找伊斯特伍德采访和为她的社交网站拍张合照,当她拿出一部卡片机,嘉宾们哄堂大笑。艾伦问着:“有人愿意帮忙吗?噢!史蒂芬-斯皮尔伯格!”

    众人又笑又鼓掌,伊斯特伍德、他的妻子迪娜,然后是斯皮尔伯格、他的妻子凯特-卡普肖,老斯笑着接过相机帮忙,向迪娜抱歉说:“对不起。”迪娜笑说:“不用,我能理解。”艾伦依贴着伊斯特伍德的说:“他比较有经验,要把我们都拍进去,史蒂芬。”欢笑不断,艾伦是著名的同性恋者。没想到老斯拍了一张,艾伦看看却不满意:“让我们在照片里面各占一半。”

    笑声爆起,这位伟大导演只好认认真真地站起身,双手拿着相机为他们重拍了一张。艾伦总算才满意了。

    叶惟看着也笑得高纵,他知道这爆冷不一定是彻底的坏事,但没给莉莉或者谁说,失望的滋味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品尝。他转头看大家也都在笑,这样也挺好。

    紧接着格温妮丝-帕特洛出场颁发最佳摄影:“多亏手机,现在几乎每个人都成了摄影师,多亏诱tube,这些摄影师都能推出影片。假如你想让自己的摄影技术更好,你就需要看这5部电影。”

    以tlb获提名的肖恩-毛瑞尔很紧张期盼,跟着叶惟走终于是混出头了。而公关人员们也很紧张,tlb拿走这奖的话,叶惟这帮人就算是被打发走了,那股平衡会重新出现……

    “获得奥斯卡的是。”帕特洛宣布说,“吉尔莫-纳瓦罗,《潘神的迷宫》。”

    剧院又一次陷入欢腾,掌镜过25部电影的纳瓦罗首次提名就获奖,他登台领奖感言说:“这个奖对全剧组都是一种认可,还有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的远见和才识。……我还要谢谢我的孩子们,我的妻子,你们让我展翅高飞,谢谢。”

    《潘神的迷宫》至此已经拿下3项技术奖,3/5可以说是目前的最大赢家。少女三部曲则继续没有收获。

    马上又要是广告时间,镜头又来到台下,艾伦正蹲着身子在叶惟座席边的过道上,眼神深情的望着他,手中麦克风对着他。全场响起大笑,一个中年的女同性恋,一个年少的花花公子,她越显得深情越搞笑。

    叶惟忽然生气的说:“我说了,我不是美女,我女朋友才是。”

    轰笑、高呼和掌声响彻了剧院,艾伦都被这广告和同性恋的双关玩笑兼花花公子的情话逗得不禁笑场。

    旁边的莉莉早就入镜,她侧看着叶惟和艾伦,露齿笑得烂漫。这是观众们第三次从奥斯卡颁奖礼看到她,她刚满11岁和将满15岁时就坐在她父亲菲尔身边,现在她即将18岁了,出落得那么优雅漂亮。

    作为一位新晋的节目主持人和记者,艾伦无疑是她的榜样。

    “惟格,我想请教你。”艾伦认真的模样,“我怎么才能拿到奥斯卡提名?女主角、女配角都可以。”

    嘉宾们的爆笑又起,夹带着口哨声高呼声!叶惟的神情不变,莉莉笑着抚掌,拉远的镜头把亦在乐笑的詹妮弗、艾丽西卡也拍了进去。

    其实艾伦也是老牌的喜剧明星,演电影也演剧集,四季的《艾伦和她的朋友》拿了4次艾美奖喜剧类剧集最佳女主角提名,金球奖等其它奖项提名和获奖都一箩筐,但就是没进过奥斯卡。

    她问得好笑,今晚又有之前杰克-布莱克等人的辛酸控诉,就更好笑了。

    镜头回到前排,叶惟打量着艾伦,说道:“你有机会的,我喜欢你在《海底总动员》里的表演,不过要更蓝一些。”

    “哈哈!”艾伦和所有嘉宾观众都见识到了叶惟名副其实的口才,这可不同都能先准备好的颁奖领奖。

    先前大导演们都只有被整的份,这次是艾伦被整。这句似乎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幽默在于《海底总动员》是部动画片,艾伦是主角之一“多利”的配音员,叶惟说的是表演(ac挺)却不是配音(voice-ac挺),多利是一条热情乐观的蓝藻鱼,b露e也意为忧郁沮丧,不“更蓝一些”是拿不到提名的,双骨可都是悲剧,看到芮被打成什么样了吗?

    就在全场的笑声掌声中,典礼音乐响起连接去广告,这时洛杉矶的天空早已是夜幕。

    广告回来后,娜奥米-沃茨和小罗伯特-唐尼联手出场。走向舞台前方麦克风的路上,唐尼连连地故作轻佻,沃茨像没好气又像好笑。热烈掌声停歇,唐尼颁奖道:“现在颁发最佳视觉效果,它让我们看到外星人、体验宇宙奇景、表现慢动作或者看蜘蛛侠在城市里攀爬。”他顿了顿,“对我来说,这只是90年代中期平常的午夜。”

    看着他的沃茨立时又惊讶又无奈的转头笑,全场一片失笑,渐渐才有了些掌声,唐尼微微弯身地敬礼。

    如果不了解唐尼的人生故事也就没什么好笑的,他是指吸毒造成的幻觉,那时候他还是不可救药的自毁顽童明星。

    “但是今天我们都可以体验这种刺激感。”沃茨辛苦的圆场。唐尼侧身背负双手,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沃茨又说:“谢谢在电影中创造出视觉奇迹的幕后人员。”她强调是在电影中,唐尼翘嘴地笑。

    “真讨厌那家伙。”叶惟对莉莉耳语说,莉莉白了他一眼说:“我还以为他是你偶像。”叶惟大感奇怪的样子,“他想演眼泪叔叔,你猜我怎么跟他说的?放手吧伙计,别再碰毒品了,在电影中也别。”

    《加勒比海盗:聚魂棺》击败《海神号》、《超人归来》获奖。

    接着法国国宝级影星凯瑟琳-德纳芙和日本影星渡边谦主持引出朱塞佩-托纳多雷(意大利电影大师,《天堂电影院》、《海上钢琴师》、《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等)非时间顺序剪的、印象主义手法的蒙太奇“50部最佳外语片”:

    维托里奥-德-西卡的《擦鞋童》(1946),亚历桑德罗-阿曼巴的《深海长眠》(2004),黑泽明的《罗生门》(1950),李安的《卧虎藏龙》(2000),科斯塔-加夫拉斯的《z》(1969),费里尼的《大路》(1954),特吕弗的《日以继夜》(1973),《德尔苏-乌扎拉》,《关于我母亲的一切》,《官方说法》,《铁皮鼓》,《无主之地》……

    剧院此时的安静是今晚至今之最。看着这个蒙太奇,听着哀伤的配乐,迷影人是不可能不被触动的。

    叶惟浑身起了疙瘩,双目在发热泛泪,也不知哪根心弦被拨动,忽然间如此的感动,如此的谦卑,如此的热爱电影,就是想哭,就像观看该死的朱塞佩-托纳多雷的影片。

    当蒙太奇结束,镜头在雷鸣的掌声中对准一区嘉宾席,每位嘉宾都在鼓掌,相邻的卢卡斯和科波拉都皱眉像要哭。

    克里夫-欧文和凯特-布兰切特登台颁出了本届的最佳外语片,德国的《窃听风暴》爆冷获胜!制导编弗洛里安-亨克尔-冯-多纳斯马激动得握拳跳了起来,剧院里也一片惊呼大叫,太意外了!《潘神的迷宫》拿了三小奖输了大奖。

    “噢天啊,看了托纳多雷的短片后我已经哭过一次了。”舞台上,多纳斯马紧握着小金人,话声哽咽:“我从心底感谢学院给我这份荣誉,感谢索尼经典的迈克尔和汤姆把这部电影带给你们……”他谢谢一大通后,典礼音乐响起驱赶他:“最后是我妻子克里斯蒂安娜,不不!我还要说一件事,就一件事:克里斯蒂安娜,我爱你!”

    嘉宾们的掌声雷动。见多纳斯马真情流露,叶惟使劲地拍着手掌,真有些他马的羡慕,妞一定着迷这样的告白……

    艾伦出场搞怪后,去年的最佳男配角“爷爷”艾伦-阿金负责颁发最佳女配角!许多嘉宾都给这位老戏骨起立,叶惟等人当然最为殷切,也弥漫起紧张的气息,会结束零蛋吗?詹妮弗咬着牙:“艾丽丝!”艾丽西卡这还眼湿湿的呢。

    本来《追梦女郎》的詹妮弗-哈德森是拿定这个奖的,现在却有大爆冷的可能,尤其《追梦女郎》也预订着最佳男主角。一届四个表演奖被一部电影的三位非裔演员赢得,这不是奥斯卡的做派。

    “很高兴为奥斯卡颁奖。”阿金往左侧玻璃讲台前站定,冷面笑匠却没有搞笑:“今晚的盛况在我的年轻时代是不可想象的,我们所处的多元化时代创造了无限的可能性,这份宽阔的赞赏更为难得。”他的话让全场送上掌声,“以下是入围最佳女配角的多元化女演员们。”

    这次没有讲述,直接是报出名字然后看片段再看提名人的反应:

    《丑闻纪事》的凯特-布兰切特在抿嘴微笑,掌声一般大;《追梦女郎》的詹妮弗-哈德森笑得忐忑,掌声中有欢呼;《通天塔》的菊地凛子在咧嘴笑,掌声呼声直追哈德森。

    “西尔莎-罗南,《可爱的骨头》。”阿金又念道。大屏幕中播起tlb的片段,琳茜的哈维先生家的二楼卧室焦急地寻找着线索,发现了动静的哈维先生冲向二楼。直播镜头切去,12岁的西尔莎扬嘴浅笑,嘉宾掌声非常大,还有少女的助威呼喊!

    “艾丽西卡-维坎德,《冬天的骨头》。”随着阿金的话声,冬骨的片段出现在大屏幕,黄褐色的旧房车车门梯阶上,盖尔抱着她的宝宝,松了一口气的对芮说:“谢天谢地,是你,甜豆。我以为又是弗洛伊德的爸妈,那两个老东西总是盯着我,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事。”镜头切去,艾丽西卡只是淡笑,看上去有点怅然,掌声呼声再次响彻。

    很多观众突然才明白艾伦开场说的“告诉他们你住在一辆车里。”

    此时此刻,公关人员们的各异心思可能比典礼还精彩,这里爆冷会出大事,但不爆冷更会出大事。

    屏幕中是五格分割画面,五位女演员都抿着嘴,布兰切特微笑不变,哈德森已经没了笑容,像等待着生死判决,菊地凛子的神情露出明显的盼望,西尔莎也渐变面无表情,艾丽西卡像在虔诚祈祷。

    阿金宣布道:“获得奥斯卡的是……”

    赢家只有一个。

第616章 阴谋论    “快讯:《无间行者》爆冷获最佳改编剧本”

    一条条即时新闻在出炉,全球媒体都言辞惊讶,社交网络上也一片纷乱,有之前碰运气下注莫纳汉的赌徒们的喜叫、有惟黑们的欢呼,更有影迷粉丝们的愤慨:“奥斯卡犯了一个傻子都不犯的大错!”

    也许这将是今晚最大的黑马,也许不是,但无论如何,这是本届最大的争议之一。

    在汉克斯宣布结果后,柯达剧院就到处都有嘉宾在私语,后台和后台通道的人们交谈声更大一点:“他太年轻了,还得陪跑些年头。”、“叶惟是有才华,可他是个新人,学院里的朋友还不够。”、“看看彼得-奥图,这小孩也就没什么好抱怨的。”

    公关人员们却情绪复杂,一些正厅嘉宾的心头猛跳,甚至包括《无间行者》的大人物,这不是他们想看到的爆冷。

    叶惟输掉这个奖,很失败,讨厌他的人都可以尽情哈哈大笑了?一半一半。

    奥斯卡不是一场一对一的拳击,它是个连环的乐高。在这种没有主宰影片的年份,又不是动画片、纪录片和外语片这些单独奖,每个冷门背后都牵涉太多,而这一个,把颁奖季从开始到现在形成的平衡、本届奥斯卡的预期全打破了。

    要知道叶惟今天是带领3部电影13项提名前来的,总要拿走一项,以其公关团队的投入和能力,这几乎是必定的。学院心知肚明,这也是今年的卖点之一,国际化、多样性、斯科塞斯和奥图能否圆梦、莱纳昂多和温丝莱特、叶惟和天才少女……

    所有超过5项提名的7部影片中,现在《追梦女郎》、《潘神的迷宫》如期拿奖了,《通天塔》预订最佳配乐或最佳原创剧本,《女王》预订最佳女主角,《无间行者》预订最佳导演,《可爱的骨头》或《冬天的骨头》本该拿最佳改编剧本,如果冬骨拿了,那可骨拿配乐或摄影,《通天塔》拿原创剧本。

    4项提名有影片在内的《硫磺岛来信》也如期拿走了最佳音效剪辑。

    这样不管最终谁夺得最佳影片,所有热门谁都有奖,学院可以向行业和外界交差。这就是媒体观众预测的、电影人心理接受了的、学院预期的,就是这样,还安排了汉克斯给叶惟颁奖。

    一个爆冷让这一切摇摇欲坠,viy电影拿的是哪项?最佳男配角也已经被排除。

    配乐?摄影?女配角?女主角?导演?影片?双骨总要拿走一项!这边爆冷了,它们的爆冷概率也在上升。

    如果说必定有什么输家,tlb公关领队赫尔曼-赖特肯定是其中一员,之前输了最佳影片提名战,现在输了十拿九稳的改编剧本。怎么回事!?赖特在希尔顿酒店的会厅看着电视,周围众人很死寂,这还怎么出席之后的派拉蒙庆功派对?

    赖特擦着额头的冷汗,署名的问题发生了,叶惟这个傻货!

    本来编剧工会规定对改编剧本创作达33%才能联合署名,他问过阿恩特:“你做了多少工作?”阿恩特说:“应该没有33%,我就做了些润色。”阿恩特甚至同意别署其名字。然而他接手的冲奖阶段已经迟了,早在前期制片阶段,叶惟就大方的给阿恩特署名了,突然剥夺掉反而落人话柄,这一署就署到奥斯卡,这一署就署掉最佳改编剧本奖。

    又因为阿恩特的姓氏是a,叶惟是y,不像制片人,编剧署名没有第一第二之分,叶惟还得按字母顺序排在后面。别人一看还以为主要靠阿恩特。

    赖特去年运作过lms拿最佳原创剧本,得主正是阿恩特,连续两年?这不是势头,这是障碍。冲奖预算中还要花钱去宣传说明情况,tlb剧本是叶惟主创的,他能占到90%,阿恩特就润色了下。

    如果tlb的编剧栏只有叶惟,不会有这些问题。但阿恩特在那里就是在那里,评委们一瞧提名名单,勾选谁?正因为这样,金球奖都选择把宝押到冬骨上面去了:叶惟会赢得改编剧本,不过是以他单独署名的冬骨。

    赖特今年万般憋屈,如果冬骨的推手不是韦恩斯坦兄弟,如果它不是征服了全球评论界,如果它不是“完全非意识-形态的方式,影史中最伟大的女性主义作品之一”,那么tlb还是能赢,只是如果止于如果。

    问题是,如果韦恩斯坦兄弟冲这个奖,《无间行者》是不可能爆冷的……

    想到了什么,赖特有些不寒而栗,感到自己的道行还是浅了些,他相信这种感觉,现在许多公关人员都会有。老天爷!那两个婊-子养的从一开始打的主意就不是改编剧本而是…最佳影片。

    常言说“奥斯卡就是比拼谁的朋友多的游戏”,这句话说破了根本。

    朋友多是可以赢花钱多的,花钱是为了交朋友。但所有五千多位快六千多的奥斯卡评委全是行业各个位置精英中的精英,过上些年不用说叶惟也会被招收成为评委。当一部影片要去游说叶惟、汉克斯、斯皮尔伯格这些人,想方设法往试看dvd里捎去的小礼物,能影响他们的选择吗?

    公关的目标只是赢得他们的好感,使他们愿意在一堆dvd里选择看该部影片,当影片占用了他们宝贵的时间,那它被欣赏、被投票的机率就得以提高。但这份好感靠不住的,轻易被好朋友、老朋友等实在的相关人脉击倒。

    正如不管《无间行者》怎么游说汉克斯,他都多半不愿意不给叶惟投票。

    韦恩斯坦兄弟在好莱坞和颁奖季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他们的朋友非常、非常多,多得让他们制造出《莎翁情史》的惊天大案,还有《芝加哥》,它们都是最佳影片。后者其实也就是2003年的事,那年哈维-韦恩斯坦还以《纽约黑帮》亲自占一个影片提名。

    他们还和狮门影业有着合作关系,像一起制作了巨大争议却赚了大钱的《华氏911》。

    去年狮门以《撞车》大爆冷赢走最佳影片,除了因为公关奇招,它的人脉才是奇迹发生的土壤。

    狮门本来只是加拿大人弗兰克-古斯塔自己掏了1600万再融资4000万在1997年开创的公司,办了几年亏损严重。如果不是保罗-艾伦早就关门了,这位微软创始人之一有钱没地方花,往独立电影投资好了,梦工厂、狮门。在2000年1月,保罗-艾伦和索尼娱乐电视集团前总裁乔恩-菲尔海默等投资人集的3310万注入狮门的账户,菲尔海默接管狮门。同年6月又以5000万的股票、现金和3600万的债务形式收购了三角影视制作公司,狮门由此上了规模。

    有了保罗-艾伦这个金主,狮门不差钱,有了菲尔海默,狮门也不差人脉和才能,差的是名声。

    这名声可以让天才的平庸的独立电影人纷纷来投靠,可以源源不断地购买独立电影,不管那是什么质量,买!因为它要建立一个影视资源库,以实现长尾效应和成立电视网、线上点播网络的全方位长远策略,以期望先成为独立电影公司的霸主,再成为迷你主流,最终成为一家主流影视娱乐集团。

    现在六年过去,狮门已经建立起了它的品牌形象,独立的、偏门的、不走寻常路的、求片若渴的。纪录片有《华氏911》,剧情片有《撞车》,商业恐怖片有《电锯惊魂》系列,商业喜剧有《黑疯婆子》系列……你有好电影来找我,我就让你上天。

    整家狮门的大人物们都是交际花,而其中当数给狮门创造了庞大利益、让菲尔海默在驱魔之争中踢了前东家索尼的屁股一脚的叶惟被奉若神明,《华尔街日报》的知情人这么说:“乔恩-菲尔海默恨不得把自己的女儿送给叶惟换一部电影。”

    狮门近年在颁奖季屡有收获,离不开菲尔海默的人脉资源。

    赖特一直都知道叶惟是只小狐狸,他分头下注,把《灵魂冲浪人》交给狮门来做,把冬骨交给韦恩斯坦兄弟。 s受困于影评的打压,狮门愣是搞到了两项提名,但它的力量远不仅仅是这样,而又绝对、绝对、绝对站在叶惟的阵营,《冬天的骨头》。要是冬骨也给狮门发行,就没有韦恩斯坦兄弟的助力了,但是现在……这两股力量被叶惟扭到一起去了。

    “难道这是viy对我的报复?”赖特生起了这个可怕的阴谋论念头,他们因为lms的制片人冲奖署名闹过不愉快,会不会是叶惟从那就一直记恨着他,表面上和气合作,暗地里要把他赫尔曼从lms赢得的地位拿走。假如tlb空手走出柯达剧院。

    这是个大计划?包括让阿恩特署名tlb?不会吧…惟不像是那种人…他有这种才华,但他没这么狠的……

    赖特不是行业菜鸟,知道有这样的可能,而且这也太诡异了。

    今年的最佳影片形势十分复杂,不存在大热门,谁拿了都可以说是爆冷。

    《硫磺岛来信》有机会,它的三个署名制片人伊斯特伍德、斯皮尔伯格和罗伯特-洛伦兹就是保证。《通天塔》有机会,《无间行者》也有机会,尤其后者辐射的关系网非常大,光是一个杰克-尼科尔森就朋友无数。

    不过它不是大热恰恰是由于失去韦恩斯坦兄弟的支援。

    它只署了第一制片人的名字,格拉汉姆-金。这帮人近年合作过《纽约黑帮》、《飞行家》,都叱咤当年的颁奖季,到了《无间行者》没有再合作。如果那两个贱东西今年闲着,他们说不定就帮《无间行者》了,可现在他们有冬骨。

    《无间行者》除了“友谊”跟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当年以《芝加哥》零封《纽约黑帮》的人也是哈维-韦恩斯坦。

    夸奖自己、贬低别人是冲奥玩法。赖特突然才发现,最近提名影片在媒体上相互攻讦,但冬骨避开了火力。

    《无间行者》被抓着是翻拍电影和补偿来攻击,为什么当年代表中国香港竞争过最佳外语片的《无间道》连提名都拿不到?补偿斯科塞斯一个最佳导演还不够?连最佳影片也要补偿?《好家伙》都不是。

    《通天塔》?去年见《撞车》大出风头,就跟风又来这么一出多种族多语言多线交织的相同命题的电影?给提名就够了!没看到连影评界都说不怎么样吗,投机取巧、做作、为奥斯卡而设计,69%新鲜度而已,争什么争。

    《硫磺岛来信》的问题在于日本,《女王》的问题在于英国。它们就是不适合!

    而《冬天的骨头》是纯正的美国本土电影,100%新鲜度,有风骨的独立艺术电影,难得一见的女权电影…两年前《百万美元宝贝》是刚拿过,但冬骨的女权不同!它又不只是女权,它对贫困地区、弱势群体等的关注也非常有深度,它最适合终结今年的混战。

    有着影评界、独立电影界、女权界的保驾护航,对手很难攻击冬骨的影片本身,就拿些叶惟和女演员的绯闻、它是非工会项目、它简直是赶制出来的这些来说。抓着抹黑也是够它受的,然而火力不大,都以为它满足了,专心和tlb争剧本去了。

    “双骨之争”被炒得很热,派拉蒙和华纳兄弟你来我往个不停,却没留心冬骨的暗中发展。

    冬骨的一个确切问题也让人麻痹大意,叶惟太他妈年轻了!只有19岁,不管他是什么族裔,他都年轻得过分,如果只是他一个人署名,冬骨没有机会拿奖。但它署了两个名字,叶惟,彼得-赫勒。

    赫勒是个犹太裔中年男人。

    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今年颁奖季的宣传,叶惟并没有怎么参加,他忙着度假和踢足球去了。

    赖特对此还有怨言,哈维-韦恩斯坦却似乎趁机行事,他们让“viy的管家”彼得-赫勒打头阵。早有媒体称赫勒去年为了少女三部曲忙得头发都白了,据称叶惟把所有脏活累活都是扔给他来办。这回赫勒携着电影到处出席电影节和颁奖礼宣传造势,外界不留意,但在行业内,彼得-赫勒最近真是风光,今天他就带着老婆和女儿一起出席典礼。

    不知不觉间,事情仿佛变成赫勒是第一制片人,是他带着天才小子拍出这部电影,是这个中年犹太男人!

    另一边,热炒叶惟息影,尤其这小子还真的和曼联签约了,舍得远离了洛杉矶。好像冬骨就是他的告别作,他从此不再拍电影了,不给他以后都给不了,这样的死亡气息是颁奖季的大杀器。

    这绝对是个计划!叶惟也许一直知情,也许不是。因为实际上是他的利益被损害了,本来改编剧本是必拿的,一拿就成最年轻的奥斯卡最佳编剧,而现在的豪赌赌输了什么都没有。另一方面,即使是冬骨拿剧本奖,对韦恩斯坦兄弟都没什么看头,他们不需要拿一个必拿的奖彰显他们的本事,最佳影片不同……

    叶惟对着直播镜头作的玩味表情不只是在耍酷,或许他确实意识到,哈维-韦恩斯坦以惯用的伎俩又玩弄了人心。

    赖特愕然的咽咽口水,在失去最佳改编剧本而有了拿最佳影片机会的爆冷前,《冬天的骨头》就做好了登位的一切准备。

    现在恐怕所有人都在惊疑,那些必投少女三部曲的一票都投哪里去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