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年一度的电影娱乐盛事!数以亿计的观众会观看到的奥斯卡红毯秀正在进行,官方指定频道。

    “我是克里斯康纳利,欢迎各位和我一起踏上2007年的奥斯卡星光大道!”

    知名的频道记者康纳利现身于电视屏幕中热闹的红地毯现场,他灰色西装配紫色领带,白发衬得中年笑脸发红,对麦克风说着道:“记者们和摄影机都守在各个不同的区域,我们会一同把巨星们留在这条红地毯上。在欣赏这些漂亮姿影的同时,我们也能感受到这里的热烈气氛,和今晚的颁奖嘉宾、表演嘉宾、入围者一同庆贺!我们欢迎第一位登场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镜头一转,莱昂纳多接受着康纳利的采访,他的棕发往后梳,英俊的脸庞露着标志的微笑。

    “因为演出血钻提名最佳男主角,也是无间行者的男主角之一,欢迎你再度参与盛会,莱昂。”

    “谢谢,今晚我很高兴能来,我对这两部电影都很欣赏。”莱昂纳多向递来的麦克风说道。

    康纳利又道:“我们先谈谈血钻,你有这么多选择,为什么会想演这部电影?”莱昂纳多随即答道:“你很难遇到严肃看待世界问题的影片,钻石所引起的纷争是个很重要的议题,我真的很想支持这个话题,希望好莱坞今后还能拍出更多这类的电影。”

    康纳利点点头再问:“你在无间行者也十分出色,这是你和马丁斯科塞斯第三次合作。你曾说过和他合作是件很幸运的事,他在表演上是如何给你指导的?”

    “真是言语难以形容。”莱昂纳多回答,“他是我最喜欢的导演,也是我的老师。他是个电影历史学家,他是我见过最重视电影制作和历史传承的人,每次和他合作都是次美妙的经历。”

    “对你和他都是个完美的组合。”康纳利称赞。

    “谢谢。”莱昂纳多道谢。

    “请尽情享受今晚的盛会。”康纳利以祝福结束采访,莱昂纳多转身离去,康纳利望向镜头,笑道:“现在把镜头转给丽萨凌,看看红地毯别处的盛况。丽萨?”

    “谢谢,克里斯。”镜头一转,著名的美籍华裔主持人和记者凌志慧也一脸笑容,她着黑色露肩晚礼裙,颇有风采。她摆摆手介绍所处的位置:“这里就是颁奖典礼真正的起点,明星们的下车处,他们走下各式高级礼车,对着摄影镜头微笑,再踏上进入奥斯卡之路的红地毯。”

    奥斯卡红毯有其人性化的一面,在入口搭建有一顶白顶红帷帐的、设有前后门的临时大帐篷,嘉宾们下车后走进帐篷,歇歇脚、补补妆,饿了还有自助餐点吃,以最好的状态走出帐篷踏上红毯。

    凌志慧正站在帐篷的前门边,算是真正起点,可以看到远处被围栏和保安拦着的路人们,以及在下车进场的嘉宾们。她往左走了几步,摄影机跟着横移,左侧三人入镜,她笑道:“在我身边的三位嘉宾,这位男生是不需多做介绍的叶惟。惟格,欢迎再度参加奥斯卡盛会。”

    最左侧的叶惟向镜头一笑,很诗意的说:“奥斯卡雕像还是立在那里,但人们已经不同了。”

    凌志慧继续介绍他右边的两位女嘉宾:“这两位青春美丽的女孩都是首次参加奥斯卡,入围最佳女主角的詹妮弗劳伦斯,该奖第二年轻的提名人,16岁提名最佳女配角的艾丽西卡维坎德,来自瑞典,18岁,也非常非常年轻。你们在冬天的骨头里都创造了伟大的表演。”

    两位少女都笑言谢谢。

    詹妮弗身着露肩的白色拖地长裙,修长挺拔的身姿,精致盘起的棕发,简素而华美的银色耳环和珍珠项链,手中的浅金色古驰经典格子手包,都使她明媚动人,如同一位高贵的公主,毫无肯塔基假小子的气息。

    艾丽西卡则是一袭露背低胸的收身红裙,深棕长发侧分地披垂而下,没有多余的饰物去争抢那雪白肌肤的秀丽,戴着银手链的纤手提着个黑色的古驰经典款手包,鲜艳的色彩对比强烈,性感迷人,却又清新自然。

    “两位在生活中也是好友。”凌志慧笑问。她们点头说是,艾丽西卡先回答:“在演这部电影的过程中,我们成就了彼此的友谊,我们很珍惜。”詹妮弗接过话:“我们的成长经历很不一样,但正好受得了对方。”

    凌志慧又问:“你们都在这么年轻的年龄取得惊人的成就,奥斯卡提名对你们的事业和生活有什么影响?”

    这回詹妮弗笑了笑的先答道:“影响太大了,我过上另一种人生。以前我谁都不是,现在全世界都在认识我。”艾丽西卡接着道:“我觉得最大的影响是你有机会出席这种场合,与世界上最优秀的电影工作者交流,这对你的视野是很大的开阔。”

    在她们回答过程中,叶惟都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们,像在观赏什么美好的事物。

    采访又怎么会漏掉他?凌志慧转而问道:“你呢惟格?你以冬天的骨头和可爱的骨头有四项提名,最佳影片,最佳导演,两项最佳改编剧本,这真是个奇迹。”

    “是的,我同意。”叶惟笑说,“这甚至治好了我的忧郁症,不过我有预感典礼过后,它会回来而且更严重。”

    两位少女都笑了,凌志慧也哈哈一笑,“谢谢你们,祝愿三位今晚过得愉快。”三人说了谢谢,叶惟就率先走向那边的帐篷门口,她们跟在后边。荧屏影像成了分割画面,另一格的康纳利笑道:“谢谢,丽萨,我这边采访到詹妮弗哈德森。”

    凌志慧点头笑道:“交给你了,克里斯。”

    洛杉矶下午四点多,柯达剧院前的星光大道热闹非凡。

    叶惟三人接受完凌志慧的采访后,在入口帐篷稍作停留,她们检查妆容补了补粉,他从自助餐桌的鲜花瓶拿了一支玫瑰花放进衣袋,与其他歇脚嘉宾笑谈,等她们好了,就一同走向出口的红地毯。

    三人刚走出帐篷,阳光和灯光顿时扑面而来,还有幸运观众们的激动高呼,而媒体席这边也纷纷哗然。

    长长的红地毯简直看不到尽头,一位位嘉宾在不同的媒体席前驻足,美艳的女星们摆着让摄影师们捕捉姿容,有人在接受电视台的摄像采访,也有人在接受纸媒的文字采访,记者们在呼唤来往的嘉宾,工作人员们在背景忙碌待命。

    红毯没有停留限制,任何一位嘉宾可以像走后面用栏杆红带隔开的快速通道般直接过去,也可以接受一家家媒体的摄影和采访地过去,找人闲谈和合影,直至要开场了,被工作人员赶进剧院。

    明星们都想走奥斯卡红毯就因为这些全球的媒体,对于詹妮弗和艾丽西卡,她们虽然在颁奖季大出风头,二千万票房造就的名气却比不过一亿四千万的丽兹,今天多做几个采访、多让拍几张照片,还要和西尔莎等人会合,找到梅丽尔斯特里普、海伦米伦这些老资历合照显传承,这是工作的一部分。

    而叶惟已经不需要这样,他也没有兴趣不断地告诉记者们他心情怎么样,除非是莉莉!

    他们先慢步地走去,不时地驻足,让好莱坞报道者等一些摄影媒体拍合照。杰夫维斯帕,史蒂夫格拉尼茨,凯文梅尔等知名摄影师拍了个够。差不多了,叶惟对两位少女说了声“我先走了,里面见。”就大步走人,目光留意着媒体席。

    他知道具体方位,尽管一路有媒体记者“惟格!”的大声招呼,他没有停下脚步,从红裙的妮可基德曼和黄裙的娜奥米沃茨后边走过,又走过白裙的卡梅隆迪亚兹、蓝裙的艾米丽布朗特、灰蓝裙的朱迪福斯特

    当路过一家四席摄像媒体,有个记者用汉语大喊:“惟哥!我们是中国央视6套的记者,能做个采访吗?”叶惟脚步微顿,挥手应了句“不好意思,回头见。”就继续走,走了几步又有场边记者喊:“,你好!我们是法国n的记者,你的电影在法国很受欢迎。”叶惟边走边朝对方笑道:“我有个约会,不是伊娃格林,回头见。”

    他决心要把今年第一个红毯采访给莉莉,展台也叫不住,突然双眼一亮,哈哈看到了!

    前方不远的有尼克频道烂绿泥标识的三席摄像媒体,摄像师在里边操作架设好的广播级摄像机,而外边一位套装白裙少女记者手持无线麦克风,正笑语盈盈的采访着克尔斯滕邓斯特。

    她虽然不是穿着盛丽的正式晚礼服,在他看来却全场最美。因为工作只是红毯采访,之后她会作为他的女伴出席正礼。

    “我的女孩,不错嘛。”叶惟放慢脚步地走过去。

    “克尔斯滕,你看起来美极了。”采访一开始,莉莉称赞克尔斯滕,对方身着卡尔拉格斐所设计的粉蓝色透视人鱼裙,金发束成一个发结,几缕刘海遮额,既性感又优雅,令人炫目。

    她已经进入工作状态,多得先前轻松采访了吉伦哈尔姐弟。克尔斯滕绝对是个大收获,这可是少儿们的巨星。她笑道:“这是你第三次担任奥斯卡颁奖人了,今天你会和托比马奎尔联合颁发最佳原创剧本,蜘蛛侠3就像在奥斯卡提前上映了。”

    “谢谢,这种盛典总是非常迷人,我很高兴能再次参与。”克尔斯滕微笑的回答,“和托比一起颁奖让我也很期待,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有趣的颁奖词。”

    “等不及想知道。”莉莉笑着点头,再问道:“除了在红地毯上这么美丽,平时你喜欢做什么呢?”

    “我喜欢和我的猫待在一起,那很多乐趣。”克尔斯滕语气认真,“它可以抱着我,而我如果真的饿坏了可以吃掉它。”两人都大笑起来。莉莉笑道:“你并不是一个节食主义者。”克尔斯滕答道:“我不节食,我不素食,我想对于我,没有吃的问题。很多年轻女孩都被陈词滥调的美丽困扰,我尝试打破它们。”

    “超棒的生活理念,谢谢克尔斯滕。”莉莉笑说,看见一道走来的身影,也采访得够时间了。

    克尔斯滕说了谢谢后前行走人,莉莉叫唤都不用叫,望向镜头就扬起双眉,高声笑道:“这位嘉宾被称为电影天才,19岁就制作出世界上最激动人心的电影,他连续第二年竞争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还入围了最佳改编剧本,他是才华横溢的,叶惟!”

    “谢谢,莉莉,谢谢。”在热闹的红毯中,叶惟走进了尼克频道的镜头范围,站在莉莉右手边。

    他看着她,她也在看着他,相视而笑,周围一切仿佛都在柔化,焦点只有彼此。

    看看四周的模糊背景,这里是2007年奥斯卡红地毯,想想第一次闲逛,那是2003年11月的时候,他说“我要制作电影”,她说“我要成为一个节目主持人”,现在“他们可以是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可以”!

    两人默默地相视,什么都不用说,就像说了所有,这感觉真美,这感觉真好。

    不过这是红毯采访!

    虽然不是直播,但它会播出的,摄像机开着,不但不剪掉,导演和音效师说不定还给这段加个浪漫音效,像人鬼情未了的nn:噢,我的爱,我的亲爱的

    “那么!我在想,你有足足四项提名,有没有特别想拿到哪一项?”莉莉的笑问把他们拉回红毯,叶惟这才眨了眨眼睛,看着她地答道:“当然是最佳影片,它是挂制片人的提名没错,其实更是属于整部电影的,这是参与制作冬天的骨头每位人员的荣誉,还有他们的家人、他们的伴侣,像女友。”

    “好的好的。”莉莉让他别贫嘴下去了,级的冬骨并不是少儿们的兴趣,孩子是看都没看过的,观众们更感兴趣的是生活方面!她瞧着他,笑问道:“为什么你没戴领带领结?好像从来没见你戴过。”

    “这样更潮、更酷吧。”叶惟抚抚脖子,“我是从一些老牌摇滚巨星那里学来的风格,你觉得好看吗?”

    莉莉点头赞道:“挺好的。”他说了声谢谢,她又问道:“你很受女孩子欢迎,你是怎么做到的?”惊喜!混蛋,看你怎么答这八卦问题!当着你女朋友的面!

    叶惟微微地耸了耸肩,想说什么说不出来。莉莉噗哧笑出声,逮到你了!叶惟支唔道:“来到这里感觉很棒。”莉莉用眼神示意,不能这样,拜托!叶惟灵机一闪连忙道:“我不只是受女生欢迎,我还受男生欢迎,还受动物们的欢迎,我人好。”

    “哇噢。”莉莉赞叹了声,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他的采访够了,“惟,希望你有个美好的夜晚。”这时候他应该走人,然后她找下一位嘉宾。叶惟也这么做,但走到她身边时凑向她耳语说:“美不美好就看我女朋友的了。”

    莉莉白了他一眼,驱逐的意味很重。在她生气之前,叶惟快步走人。

    她笑了笑,看到了谁走过,顿时高兴地呼唤:“嘿!杰克布莱克,你好,我们是尼克频道!”

    叶惟回身望去,只见莉莉继续采访到杰克布莱克,远处的詹妮弗、艾丽西卡正分开走秀,他还看见双骨的其他提名人,斯坦利图齐和他的妻子,还有他突然惊讶的看见一道身影,艾曼妞

    艾米就在那边驻足走秀,她穿着杏色的裹身束腰晚礼裙,露着左肩和上侧的左酥胸,大衣结绑在右肩上,两道性感的锁骨平展,双耳戴着精致的耳环,黑棕秀发露额的往后盘梳,一张清纯的脸容眉目如画,双颊和嘴唇都淡淡的粉红,微笑中流露着一种吃草动物的温暖温柔。

    这是去年分手一别后,他首次遇到她,有什么仿如昨日,这让他害怕。

    叶惟立即转身走人,本来还想回去接受几个采访,现在风紧扯呼!

    他什么媒体和熟人都顾不上了,快步走到红毯的尽头,从巨大的奥斯卡雕像边拐弯进入柯达剧院门口,又走了一段路,奔上了两层楼高的台阶,从入口走进剧院,这才松了一口气。

    “惟!”艾米的叫声从身后传来。

    叶惟心脏一紧,怎么可能!艾曼妞你会轻功吗?

    好吧,大家都早成前任了。他扭头看去才发现听错,是周围的喧闹声扭曲了这位堆笑的工作人员女士的话:“惟格,你在红毯上停留得太短暂了,时间还早,如果可以请你回去再活动活动?”

    “再见。”他没有停下地摆手。

    “现在是在加利福尼亚洛杉矶好莱坞高地的柯达剧院现场直播,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欢迎您观看第79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

    洛杉矶时间到了1730,频道准时开始直播典礼。去年奥斯卡的北美平均收视是4080万,在近年中表现一般,在阳光小美女兵团的助力下勉强守住四千万关口。此时的电视观众也是四千万起跳,不只是在家中,还在酒店酒吧等各处娱乐场所,在各个观摩慈善派对,在拥挤的街头看着街上大屏幕!

    所有观众看着影像随着旁白到了柯达剧院内,全场一片热烈的掌声,舞台的红帷幕徐徐地拉开,后面的巨大屏幕上显示“ns”,镜头一切播起这部介绍入围者们的开场短片。

    中近景镜头,一把年纪的白发蓝眼睛老爷子彼得奥图傻愣愣的站在白色摄影背景布前,画外男音快声问道:“你曾因阿拉伯的劳伦斯获得提名。”奥图说:“我获得过。”画外音又问:“那你为什么没得奖?”奥图无趣的说:“因为别人赢走了。”

    欢快的音乐响起,伊纳里图、斯皮尔伯格、斯蒂芬弗雷斯一众提名人相继地逐一出镜,一两句话介绍着他们从事和角逐什么,又说起获得提名的心情。伊纳里图再次出镜数起大热门通天塔的各项提名:“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女配角,最佳剪辑,最佳配乐。”影像紧接叶惟的首次出镜,他想不起来的样子:“都有什么?我记不清楚了。”伊纳里图有点小得意地说:“也许提得太多了,不是吗?”叶惟耸肩说:“我就记得我有三部电影,它们总有13项提名,我占了4项。”

    然后是一场“攀比”,有人第3次陪跑、第4次、第5次、第6次,画外音问马丁斯科塞斯“你有8次还是没能赢得奥斯卡”,老马丁说:“不是,我落败7次,但这可能是第8次。”奥图说:“8次。”众人又谈起失败的滋味,莱纳昂多出镜想着道:“我大概获得过四五次提名,好像吧3次。什么都没有就这样死掉算是被谋杀还是自然死亡?”

    获奖?它根本不存在。提名人们纷纷自我挖苦。又谈到最佳原创剧本,皮特摩根说:“我是为女王而来。”他随即惊讶失笑,皱眉说:“真不敢相信,我为女王而来?对不起,只是英国人这么说太不真实了。”海伦米伦用英腔说:“有节制,有礼貌,光明正大。”皮特摩根郑重其事的说:“对女王有任何性幻想等同叛国罪,这点要说清楚。要砍头的!”他作着被砍头的别扭状。

    接着是最佳艺术指导5分钟的短片在掌声中结束,影像对准了舞台后面的奖杯架,一尊尊小金人摆在架上,旁白说道:“女士们先生们,这些就是奥斯卡的入围者们。”

    镜头上升并向座无虚席的观众席推近,3300多位嘉宾占满三层的每块区域,有些嘉宾在起立,有些底层前排嘉宾正与周围人笑语、握手,无间行者区的、通天塔区的、少女三部曲区的,几乎每个人都在鼓掌。

    旁白同时说着:“现场有171位最顶尖的影星和电影制作者从全球聚集到柯达剧院,在座的各位都是行业佼佼者,其中许多在今年已经获得无数殊荣。但是今晚将是最大的奖项,大家翘首企盼的盛事,也是最高荣誉,这就是奥斯卡。现在向大家介绍79届奥斯卡颁奖典礼的主持人,艾伦德詹尼丝!”

    镜头回旋推向殿堂般的舞台,全场爆起一阵沸腾的掌声高呼声,艾伦德詹尼丝从舞台中间的宫殿圆柱门通道健步走出,她一头短金发,身着褐红色的中性套装,笑容自信,走到了舞台的前方台阶边。

    镜头切去,嘉宾们笑得高兴。而电视观众们无疑也更加振奋,尤其是艾伦秀的粉丝们,那些家庭主妇。

    “谢谢大家,今晚真是盛大,这真让人兴奋,你们刚刚看过的短片由奥斯卡得奖导演艾洛莫里斯制作。”

    艾伦快声地说起开场秀,神态语气认真,“今晚,大家一同向入围者致敬,跟以往只向得奖者致敬是不同的。”台下一片大笑,她顿了顿又道:“你知道今天晚上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是个小女孩时就有了这个梦想,一直希望主持奥斯卡颁奖典礼,所以这对我来说是美梦成真。”嘉宾们立时送上掌声和许些尖叫。

    不像去年主持人乔恩斯图尔特的辛辣,艾伦的主持风格向来是温和友善,她拿自己开了些玩笑后,又谈到今年是最国际性的一届,候选人们中有人来自墨西哥、西班牙、日本、瑞典这时候镜头对准鼓掌着的艾丽西卡,还有些到处占座的美国人。

    在乐笑声中,艾伦又笑说:“现在一定是你们最喜欢的时刻,因为现在谁得奖还没定论。除非你是英国人,得奖的几率就高一些。”又是一阵笑声,镜头拍向那些英国入围者,停在凯特温丝莱特那里,其实她可能要第5次陪跑了,另一位简直已捧走影后奖杯的英国人海伦米伦第3次。

    艾伦在舞台上度来度去,继续群嘲众人,引得台下一阵阵笑声。镜头不时捕捉前排的巨星嘉宾们的笑脸,他们随时会被艾伦点名开玩笑,也随时会上镜,女星们笑归笑,都注意着形象。

    “我实在无法想象你们现在的心情,你们坐在那里忐忑不安,担心会不会得奖或者要说什么,因为所有的朋友都在看。不过说真的,不用担心那些,因为我可以告诉你们该担心什么,现在有十几亿人在看本节目,这才要担心。”

    剧院内又一阵笑声,艾伦也笑了,继续道:“而且我也有让你们缩短致词时间的压力。老实说,我们不是没时间让你们致词,而是没时间听无聊的致词。”爆笑起,她又说:“所以如果你们没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能讲,我建议你们编一些,像我记得我小时候住在布朗斯,即使你不是来自那里,人们爱听你说你来自布朗斯。”

    嘉宾大笑不已,她没有停话:“他们说我成不了演员,因为我不能阅读。就是能你也不行!你知道的。告诉人们你住在一辆车里,他们就是爱听。听着,别这么紧张。因为我们也许不会赢,你不必去担心,这不会起任何作用。”

    这下剧院内又是笑声又是掌声。

    丽兹也正在柯达剧院内,不过是在底层后排,之前没走红毯秀,走的快速通道。

    她的门票倒不是花大钱买来的“填位票”因为受限座位的安排,每年会有百来个零散的空置座位。奥斯卡的发票和排座都是门学问,学院的成员远比剧院的座位数多,给谁?给什么位置?通常先给本年度有好作品的人,然后是明星们,再是有头有面有势力的老骨头,像吉娅的爷爷科波拉,年年没电影年年有票。顺便说一下,吉娅搞了张填位票也来了。

    正厅前排是给个人类提名人,特别是表演奖的提名人,后排则是给技术类提名人、剧组成员和亲属们,她算是的剧组成员。而各界名流、观摩学员到上层去。排座有两项铁规,一是不要把同奖项的两位提名人摆在一起,二是尽量把获奖热门排在走道边的位置,以方便他们上台拿奖。还要顾及大家的恩怨情仇,像学院不会把艾米罗森排在叶惟旁边,也不会排到她旁边,因为她和叶惟有过绯闻,她刚才瞧见罗森了。

    艾玛也来了,妮娜也来了,都是第二层的名流,六位未来女孩领袖全在,这可真热闹。

    “无论如何,你们都应该为来到这里高兴。”舞台上的艾伦继续说。距离太远了,丽兹看的大屏幕,也笑得欢跃。

    艾伦望向台下一处,说道:“看看坐在那里的詹妮弗劳伦斯。”镜头随即单人近景给了坐在前几排靠中间的詹妮弗,她正面无表情,留意到上镜了才淡笑。詹妮弗是今晚第一个被主持点名的人,可见她的热度,虽然她坐的不是热门位置。

    剧院欢腾起来,丽兹边鼓掌,边高呼地助威:“呼呼呼!”

    “詹妮弗劳伦斯,那实在疯狂,是吧?”艾伦疑惑的模样,问道:“你几岁?14岁?16岁?15岁?我还是别问了,她的眼神像在说你为什么不闭嘴。”全场轰然大笑,詹妮弗的笑容这才更盛,艾伦说道:“她只是个孩子,可是看上去比我都心智成熟。”笑声停不下来,艾伦又道:“今年有很多青少年。”

    镜头适时地拉远,只见詹妮弗的右侧是莉莉、坐在过道边的叶惟,左侧是她妈妈和艾丽西卡等人。

    丽兹从屏幕看着他们的笑脸,望向前方是背影,这感觉真像苏茜在天堂看着人间。

    “那是叶惟。”随着艾伦的话声,镜头对准了微扬嘴角的叶惟,她又道:“我喜欢你,小子。你像个闹钟,每当看到你,我就知道我的人生快过完了。”又是一片轰笑,叶惟依然自若,旁边的莉莉在鼓掌。

    “年轻的入围者他们充满喜悦、希望,一点也不担心竞争,只是很高兴能来这里。”艾伦继续说着,“你第一次被提名是这样,然后经过几次提名后,你就真的很想赢。我是指我说的对吗?彼得奥图?”

    镜头切去,笑声轰起,74岁的彼得奥图自己也笑颤肩膀,这本来就好笑,又有刚刚的对比。艾伦也乐了:“彼得奥图尔今晚是第八次获得提名,第八次是吗?”相间44年入围8次最佳男主角至今空手无金人,这真是一个传奇。

    全场响起掌声,镜头给了奥图,又给了莱纳昂多,后辈相比还差得远。

    拿老头儿寻过开心,艾伦又陆续点名打趣了几位嘉宾,女配大热门詹妮佛哈德森,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他因为主持获提名最佳纪录长片的难以忽视的真相出席典礼,还有莱纳昂多等人。

    在艾伦拿着手摇鼓与一群白袍歌舞者走下舞台祝贺众人后,气氛已经十分热烈,艾伦回到舞台上,笑道:“噢天啊,我想可以开始了,今晚第一对颁奖主持人是奥斯卡得主妮可基德曼和扮演007的丹尼尔克雷格!”

    一片掌声中,两位嘉宾从圆柱门通道走出走向舞台前方

第612章 奥斯卡到来    《可爱的骨头》获得本届独立精神奖的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和最佳男配角,贾森-雷特曼的《感谢你抽烟》捧走最佳剧本,《半个尼尔森》包揽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老友有钱》赢下最佳女配角。

    叶惟连系起来的小集团可谓大获全胜,在登台拿最佳导演奖时,他向嘉宾们说道:“这个故事有大量天堂和人间的场景交替,怎么拍苏茜才没有重复、繁琐的感觉?这难题和当颁奖季热门很像,你一次次拿相同的奖项,但你要感谢的是同一帮人,你就得变着花样去感言。我今天不能说得太多,我要留着一些等明天奥斯卡再说。”

    帐篷内全场嘉宾一片爆笑,掌声也雷动响起,要拿导演奖当然是开玩笑,拿双提的改编剧本奖是大概率。

    而在当晚举行的金酸莓奖颁奖典礼上,叶惟既没有出席也没有获奖,《魔女嘉莉》的三项提名全都陪跑。

    2月25日星期天到来,奥斯卡进行时!洛杉矶闪耀着星光,全球的媒体观众正在瞩目!

    詹妮弗看着化妆穿衣间镜子中的自己,被瑞秋-佐伊造型团队一点点地打扮起来,艾丽西卡在旁边,叶惟在另一边。今天他们将会一起亮相红地毯,而她们的妈妈陪伴出席典礼。

    叶惟这混蛋已经做好造型,还是黑色套装和白衬衫,不打领带或领结。他正和两位星妈聊得起兴,一句“最近怎么样呀?有什么有趣的新鲜事吗?”就引得她们滔滔不绝,他一副知心模样,是个女性都谈得来。

    她最近过得极度新鲜,出了国,去了英国、法国和瑞典;出席了很多颁奖礼,还在圣塔芭芭拉国际电影节拿了个“最佳新人奖”;作了很多媒体采访,到nba全明星赛现场看球,免费的球票,在拉斯维加斯吃喝玩乐。

    如果这叫工作,那她就是从事世界上最让人享受的工作。

    叶惟提醒说“小心膨胀,你不知道我付出什么代价才压住它”,詹妮弗觉得,心吗?胸吗?确实都在膨胀。

    漫长的三个多小时打扮后,化妆穿衣间完成任务,众人准备出发前往星光大道的柯达剧院!

    因为她们穿衣而到了外面等候厅的叶惟一看到她们出来,就惊艳的笑赞:“詹妮,艾丽丝,你们真是不可思议!哇噢!”他向佐伊竖起大拇指:“瑞秋,卡尔-拉格斐、安娜-温图尔、王薇薇他们又要成为你的配角了,哈哈哈。”佐伊高兴的笑脸,叶惟又道:“她们的美和你的才华创造了这些衣服,这会震撼全场。”

    在欢快的气氛中,众人往工作室外面走去,詹妮弗对走在旁边的叶惟悄声道:“不管怎样,你造就了我,老兄。”叶惟抬手搂着她的肩膀,“世界的尽头有金子,而你是那种会走到世界尽头的人,你拿到注定的金子而已。你准备好领奖讲稿了没?”

    “没,又不可能拿奖。”詹妮弗扭头看向他,“输定了不是吗?”

    叶惟说道:“我不这么看。你可以告诉别人你没想拿奖,但自己可以怀着希望去,一整晚有个盼头,在颁奖嘉宾揭晓结果的时候紧张,然后惊喜也好,失望也好,这都是乐趣。珍惜生活就是珍惜生活给你的这些感受,无惧它,挑战它,品味它,别浪费了。”

    詹妮弗看着他,脸上渐渐的露笑,“你总是这样,还是就对我总是这样?说这些人生道理。”

    “那你感觉怎么样?喜欢听吗?”叶惟也笑了,“你喜欢我就说,你不喜欢我就不说。”

    “我真想往你脸上来一拳。”詹妮弗被他的眼神逗得有点忸怩,甩开肩上他的手,向前大步走去,还没换高跟鞋。

    叶惟哈哈乐笑着耸肩,问旁边的窃听者艾丽西卡:“我又混蛋了吗?”艾丽丝点点头,他转而搭着她的肩膀,“女朋友不在,我就抵抗不住逗美女的诱惑,有时候必须承认你们的魅力。”艾丽丝反逗他:“你敢不敢在红地毯也这样?”

    “不是敢不敢,是愿不愿意,会伤害她我就不愿意。”他笑说。

    莉莉应该已经进驻红地毯媒体席了,加油啊粗眉姑娘!

    ……

    运气处处见于奥斯卡。

    从星光大道铺到剧院入口的长长红地毯需要步行3-4分钟才能走完,近500名从官网申请座票而被抽中的幸运观众分坐在右侧两块粉丝观礼台,不同于街道栅栏外挤破头的观众们,他们能近距离地看到明星们走过,还有礼物拿。

    观众席的正对面就是媒体席。奥斯卡红毯并不划分摄像、拍照区,而是以媒体分席位,标准的两级阶梯都只给一家媒体,但每个席位只有约17英寸(43.18cm)宽、25英寸(63.5cm)长。

    海外各国的顶级电视台通常能有两至四个席位,而像《好莱坞报道者》这种只申请了摄影师席位的、像tmz这种八卦网站,就只有一个席位。当然存在被优待的媒体,摄影和采访的《洛杉矶时报》四席、abc频道的新闻节目和脱口秀都能分四席。这样下来也有近百家媒体,一眼望去,云集在红毯左侧的全球媒体人们基本上肩挨着肩。

    媒体席分为四个区域,在这之间设有四个宽大的展示台,都是学院的官方合作直播方abc频道的地盘。明星们是随意接受摄影和采访的,一般就算谁都不理会,都会在某个abc展台停留,这些影像可是奥斯卡正礼前播出的红毯秀集锦。

    下午16:00开始红毯秀,17:30开始颁奖典礼,此时15:45,星光大道上早已一片喧闹,两侧座席都人山人海的满座。

    摄像采访的尼克频道占了三席,勉强够地方让记者采访一至两位嘉宾。

    周围的热闹成了嗡嗡声,身着白套装礼裙的莉莉正坐在折叠椅上,抓紧时间温习手中的一大叠资料和预备的采访稿。

    因为嘉宾们的入场顺序和是否接受采访都不确定,必须要随机应变,既要尽量采访到少儿们感兴趣的那些首要嘉宾,也要做好采访每位路过嘉宾的准备。惟、詹妮弗等自己人是一定能采访到的,玛吉-吉伦哈尔、汤姆-汉克斯也没问题,她还要采访到妮可-基德曼、安妮-海瑟薇、迪卡普里奥、威尔-史密斯等这些人,大家看在她父母的份上会给面子,他们都给一些人打过招呼了“我女儿在红毯采访!”,这是她作为频道的新人能得到这个机会的主要原因。

    莉莉不否认这关系,要做的是全力做好这份工作,证明给自己和别人看,莉莉-柯林斯不只是个摇滚星二代!

    快到四点了,她放下文稿,站了起身,拿过无线麦克风,望向远方的红地毯入口,即将星光璀璨。

    电影,新闻,我们的梦想终于会在这里相触。

Comments are closed.